0

    短片在剧院的杀青戏拍得很顺利,最后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天使之舞》全体剧组成员感谢众人的支持后,正式杀青。

    此前叶惟激昂的演讲,不但让大家明白了他的梦想,也彻底粉碎了焦点电影的龌龊阴谋,同学们相信他,家长们也相信了他,加油吧,VIY,努力创造一个奇迹出来!

    老校长也送上了自己的祝福:“惟格,你说少了一类人,人类除了丧尸和活人,还有一种,叫做英雄。英雄是活人勇敢地对抗丧尸的一种力量源泉,你会是一个英雄。”

    一个英雄!多么重的期望,但叶惟喜欢。

    拍摄阶段结束,后期制作阶段随之而来,距离圣诞节只剩11天了,短片的后制自然越快完工越好。

    叶惟定下的计划是,一个星期之内,完成这项任务。

    所以他只给自己放了一个晚上假,与莉莉进行了一次很棒的约会,先是共进晚餐,然后到电影院看了部电影,这是他们第一次约会看电影,看的是上映了半个月的《幽灵鬼屋》,没吓着,也没睡着,只小笑了一顿。

    走出电影院时,两人都同意,应该看《爱是妥协》的。

    第二天,叶惟就一头扎进短片后制的工作中,学校那边继续请假,因为他需要到南加大去。

    不过没几天就是寒假了,不会缺多少课,,或者说,X时间。

    未经压缩的标清视频每秒就有30MB,一分钟1800MB(1。75GB),这三天拍下的可用素材超过一个小时,那是多少?105GB!把他的PC机硬盘格式化,然后才能装进去,但那可怜的内存,剪辑时还是无法处理过来。

    而南加大的索尼媒体中心楼里,有着各种专业的后期制作设备,像有着全套非线性剪辑设备的数字剪辑室。有达鲁姆他们的ID,叶惟可以大展拳脚。

    如果说片场拍摄时,越往后,越多让人感到沉闷的时候,那么后期制作,几乎整个过程都是沉闷枯燥的。

    想想吧,一整天坐在电脑桌前,望着好几个显示屏幕,处理一帧帧的影像画面,不断地组合、排列、删增,那真的没什么乐趣可言,除非热爱这样。所以要成为一个好的后制人员,就要耐得住寂寞,有着超高的耐心、超集中的注意力,内心要强大!

    而且做好默默贡献的心理准备,因为就算以后作品大获成功,也没人记得剪辑师是谁、音频制作师是谁……

    剪辑、声乐、特效,这是电影制作环节里,比编剧还要地位低下的工作,讽刺的是,却又无比重要。

    这次叶惟亲自担当剪辑师,特效那边则由达鲁姆他们联系好的几位动画数字艺术系同学帮忙,一个星期内可以搞定。

    剪辑和特效制作是同时进行的,因为镜头编号一样,做上特效之后,直接覆盖上去就行。

    而要进行配乐,当然得先剪辑好,但有了粗剪版之后,音频剪辑方面就可以开工了,先做好对白、动态、环境、音效四条音轨,这个任务由福林领班,其他人有空就打下手;剩下音乐那条音轨,由叶惟负责,他兼任着配乐师。

    他的目标是三天之内剪辑完毕,然后全力做声乐,时间不多了。

    第一天,上午,叶惟把所有的素材整理好,下午,粗剪版出来了,看上去不错。

    第二天,他在粗剪版的基础上进行精剪,正片时长只能是十分钟以内,由于场景转换多,节奏上需要好好把握。

    同时,达鲁姆他们帮忙制作字幕、片尾演职人员表,表里剧组人员不多,但要感谢的人就太多了,数百人每个人都要照顾到,简直要播到世界末日才能播完,所以……字体小一点吧,最重要是心意。

    此外他们还负责校色的工作,按照叶惟的意图,夏季、冬季和春季。

    第三天,叶惟继续对初步的精剪版进行修改,细节的选择上,技巧的运用上,都要做到最好。

    这时还是上午,灯光昏暗的剪辑室里,靠墙摆放的U形办公桌上的四块显示屏,左右两块显示着剪辑软件Sony-Vegas的页面,中间两块都定格着安娜的特写,一个镜头不同的二条,她的笑容有细微的分别,左边更灿烂,右边却有着点顽皮的感觉。

    叶惟坐在办公椅上,双目一眨不眨,正思考着要选择哪一个。

    突然间,剪辑室的门被敲了几下,随即打开了,一把惊讶的话声响起:“咦,你是谁?”

    进来的是一个中年白人男人,应该是学院的教师,他正愕然的样子,很显然不明白怎么会有一个少年在这里剪辑着什么。

    “我?”叶惟转动椅子,面向来人,不慌不忙地笑道:“一个特洛伊人。”

    “是么……”男人皱眉想着,却没什么线索,“你叫什么名字?怎么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你……”

    “啊噢!这下真尴尬。”叶惟耸耸肩,也不认识对方是谁,在那个梦中,他没见过这人,就道:“我叫叶惟,影视制作专业的学生,来做个短片作业而已。嘿先生,我遇到了些选择难题,你可以过来帮我参考一下吗?”

    这是大杀招,保证对方落荒而逃,除了剪刀,谁会喜欢剪辑?

    果然不出所料,那男人的眼神变了,呵呵道:“我还有些事要忙,你慢慢剪吧。”他说罢就匆匆转身走了,头都不回,学院里有这么一个青少年年纪的亚裔学生?奇怪,那应该有印象的啊?

    叶惟轻轻吹了声口哨,继续望向屏幕,就选择有点顽皮这个!

    第三天过后,精剪版大功告成!众人看了都很高兴,单是看默片就很好。

    第四天,叶惟开始配乐!重中之重之重的工作,音乐对于电影、尤其短片太重要了,表达情感、营造气氛、烘托高潮,全靠它了。试想《泰坦尼克号》“You-Jump,I-Jump”的时候,没有播《我心永恒》,是不是少了些什么?

    经过这段时间的酝酿,他对短片的配乐已经成竹在胸了,全片共有四处需要用到音乐:开头场景、第一个日夜更替的场景、第二个日夜更替的场景、安娜重新振作的蒙太奇。

    开头配一段温和欢乐的音乐,竹笛、风笛声都不错;第二处也是欢乐的,更为轻快,还用笛子;第三处则是悲伤的哀鸣,爱尔兰风笛,《Danny-boy》那样的感觉不错,加一点点柴可夫斯基的《悲怆》钢琴声。

    这三处都好配,而且也好找,这里的配乐室有着很多商业音乐库,像BACKTRAXX,几百美金就可以配完。

    但第四处的蒙太奇,就有些挑战了,这是全片最大的感人催泪点,音乐既要烘托出安娜的坚强,也要描述出父母、贝拉和大家对她最大的爱,还得给整个故事定调,以及能延续到舞台场景再度响起,支撑高潮,直至片尾演职表播完。

    所以一定要配上一首具有爆发力的4、5分钟的歌曲才行。

    只是他不可能原创和录制一首好歌出来,真没那才华,只能用现成的,那就回到一个老问题上……著作权!版权费!

    他不能随便使用布兰妮或者汀布莱克的歌,他们都不知道有他这个人,不过……他认识一个摇滚巨星的女儿。

    是的,莉莉!是的,她老爸写给她的那首歌,《You‘ll-Be-In-My-Heart》!

    这首歌是那么的适合,歌词适合、曲调适合、时长适合、联系取得使用权也适合,一切都完美!

    而且它可是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有多么大的感人爆发力,有多么好,配乐门外汉都知道吧?

    虽然这有些冒昧,但《天使之舞》是没有任何商业用途的学生短片,于是这天晚上,叶惟约了莉莉出来,到柠檬水餐厅一边喝着果汁,一边对她说了这个请求。

    “《You‘ll-Be-In-My-Heart》?”

    如水的夜空下,两人还是坐在店外街道上偏僻的小餐桌边,莉莉闻言后,顿时噗哧失笑起来:“不会是超呆乐队演奏的版本吧?”

    “不是,那个版本适用于一切喜剧,但这次,我需要用柯林斯先生演奏的版本。”叶惟满脸认真。

    “柯林斯先生……好严肃。”莉莉的笑声更欢了,饮了几口苹果汁,双肩微颤,还在笑:“他早就把这首歌送给我了,所以你能不能用,问他没用,问我吧。”

    叶惟笑了笑后,继续认真着语气:“那我能用吗,柯林斯小姐?”

    “唔,我要考虑清楚,这里面关系着太多了……”莉莉的右手托了托下巴,看着他的明眸一眨,旋即就笑道:“考虑好了!看我多聪明,答案是——YES!你可以用,让它更经典吧!”

    “谢谢!太棒了!”这是意料之中的结果,可叶惟仍然高兴不已,欢呼几声后,又说道:“但我们还得做好书面授权文件的。”

    “行啦,你先用上,短片做好后给我一份拷贝和法律文件,今年圣诞节,我爸爸全家来美国过,到时我给他一个惊喜!”莉莉十分期待,很快,爸爸、妈妈都会认识一个极有才华的年轻人。

    “OK。”叶惟点点头,又说了遍真挚的心语:“谢谢你,莉莉。”

    莉莉微笑地饮着果汁,没说什么。

    谈完正事,两人笑说起了即将的假期怎么过,圣诞节、新年接踵而来呢。

    叶惟还是没有旅游计划;而莉莉准备和母亲一起去纽约度假,然后在大苹果城,也会和父亲一家相处几天,她几乎就要邀请他一起去玩,只是想想不太适合,就压下这心思,多买礼物吧!

    “其实圣诞节对我没什么特别意义,我不是基督教教徒,但我喜欢它的喜庆热闹。”叶惟声音平和。

    他觉得趁此机会,弄清楚彼此一些资料。如果只是普通朋友,自然没必要谈这些禁忌话题;不过如果想深入交往,知道比较好。他不想自己惹怒了她,还糊里糊涂,相信她也是。

    “我也差不多。当年我妈妈刚搬回美国,只认识一个跟我同龄的孩子,翠丝特,她读都尔的圣马尔定,所以我就也去读,其实我不是天主教徒。但过了这么多年,我感觉自己算是半个教徒吧?我不知道。”莉莉挺眉想了想,没有答案。

    叶惟说了声OK,又问道:“可以问问你的血统吗?我不想突然冒犯到你。”

    “我想想……”莉莉一边数着手指头,一边道:“我外公是俄罗斯犹太人,外婆是有一半德国血统的美国人,爸爸那边全是英国人,就是这样了。”

    “犹太人、俄罗斯、德国、美国、英国,这就是二战的欧洲战场啊!”叶惟不由道,“你更像是老兵的后代。”

    “嘿,你这就冒犯到我了!”莉莉嗔道,桌下踢了他一脚。

    “抱歉,我这人就是有口直心快的缺点。”叶惟笑了笑,“我9\/10中国血统,大概1\/10的外星血统,我小时候被外星人绑架改造过,注入了一些外星基因,他们说他们来自一颗叫酷的星球。”

    “哈哈哈,不是叫自恋的星球吗?”

    开心的约会过后,第四天,后制在继续,全部的配乐完成!

    第五天,所有的音频也制作完毕,五条音轨开始混音。

    第六天,全部特效镜头都做好了,剪辑室里,叶惟点着鼠标,把特效镜头替换掉原先的普通镜头。

    第七天,混音完成!加上片头片尾和字幕,压缩、加密,拷贝进DVD光盘!

    当电脑屏幕显示100%,然后拷贝框消失不见,这意味着,《天使之舞》正式制作完成!

    “耶!!!”剪辑室里,叶惟和达鲁姆等人欢笑击掌,都非常激动,连日以来的辛劳和努力,终于变为了闪亮的成果!就是这种梦想成真的感觉,让他们如此的喜爱影视制作。

    “老兄们,真的很谢谢你们的帮忙,谢谢!我爱你们!”叶惟一一拥抱这些大学生,连连笑喊:“我爱你们!”

    “光说谢谢可不够,如果你以后真的成了独立长片的制片人和导演,我们也该毕业了吧?你可得给我们一份工作!”、“是啊,但下次要有薪水!”、“还有奖金,哈哈!”

    “放心,等我的长片开拍了,一定有你们打杂的地方!”

    正当他们笑语纷纷,憧憬着未来之际,突然剪辑室的门被敲响和打开,又是那个中年老师,他惊愕地看着他们,经过调查,已经很肯定学院里没有一个青少年学生。

    “达鲁姆、皮特……?你们在这里做什么,那小孩是谁?!”

    众人面面相觑,忽然都笑了:“我们的导演,惟。”

    叶惟吹了一声口哨,从电脑光驱拔出DVD,在南加大保安到来之前,还是赶紧闪人好……

第六十一章 疯狂原始人    “幸福结局”是今天探班的最好形容,拉莫改观后,热心得完全像变了个人,答应帮忙、答应客串,还多待了半小时才走。其实她一直就挺仗义,不然大概叶惟还未能见到威利斯一面。

    为了不影响剧组的效率,莉莉和拉莫一起离去,然后她们去了逛街购物,本以为要绝交的两人,友情反而更深了。

    一直到了夜幕,和拉莫吃过晚餐后,莉莉才坐着林肯车回到家,提着几袋新衣服,哼着歌地走进古堡似的大屋。

    进了门,她见大厅那边亮着灯光,就走了过去,只见母亲坐在沙发上看着《VOGUE》。

    “莉莉。”见到女儿回来了,塔沃曼面露笑容,一边放下杂志,一边问道:“今天的探班怎么样?”

    “好极了,比我想的还要好。”莉莉笑说着,来到挂在墙上的一面古典花纹小圆镜前,对着镜子拨拨头发、扭扭身子,忽然轻皱起眉头,问道:“妈妈,我最近是不是胖了点?”

    “没有,亲爱的,你有些瘦才对。”塔沃曼说道,很多以前不怎么在意的方面,莉莉开始在意了……

    “拉莫说我的体形没有曲线……”莉莉侧身地摆了几下,的确哪里都很平。

    塔沃曼笑了声:“你还只是个青少年,没曲线很正常。”

    莉莉却想起了“小克莉丝”,虽然肤浅庸俗,但哪个男生不喜欢约会对象身材火辣的……她的眉毛一挺,有了决定:“妈妈,我想光是参加学校的体育还不够,我要报一个女士健身班,你帮我找一个好的,不怕辛苦,要好。”

    “亲爱的,你已经够好了。”

    “你就帮我找找,我要变得更好。”

    “好吧。”也不是什么大事,塔沃曼微笑应下了,这不是她想见到的,却还是继续发生下去,莉莉正越陷越深……

    “妈妈,有没有可能,一个男生其实不怎么喜欢粗眉,只是为了哄女孩开心才说喜欢?哎,算了,当我没问过,我才不在乎……”

    莉莉嘀咕着抚了抚自己的眉毛,想象自己变成细眉会是什么样子,她用手指遮掉一小半,顿时感觉很怪异,怎么都觉得“灌木丛”更好看啊……

    算了,算了!她提着衣服袋子,往大厅外走去,“我回房间做作业了,明天我要玩个痛快。”

    “明天妈妈有空,我们要去哪里玩吗?”塔沃曼起身问道。

    “我明天有安排了,下午要回学校和大家一起客串惟的短片杀青戏,拉莫都要去!你说我能缺席吗?当然不行。”莉莉一边笑说走去,一边拿出手机拨打什么电话。

    很快,上楼梯的咚咚声,以及笑谈声隐约传来:“晚上好……说了让你别问,再问就有点娘娘腔了……哈哈,闭嘴……”

    塔沃曼摇摇头,是好是坏,唯有用时间才可以证明了。

    ……

    这天对叶惟来说也是美好的,拍摄进展都按计划完成了,整个日程表只剩下几个外景,明天有充足的时间去搞定,上午到父亲的牙医诊所拍,下午到学校拍,没问题。

    对安娜而言,这天则有点大落大起,大半天时间她的情绪都十分低落,就差没有患上忧郁症了,剩下小半天,完全复苏!

    “阿娜,开始振作吧,坚强起来,抓住这个好机会!让王颖那些人看看你的真正实力,让他们震惊!!让他们请你主演!!!”

    “好!!《都是戴茜惹的祸》,你们等着,‘奥珀尔’是我!不是泰勒,不是罗南,是我!!阿娜索菲亚-罗伯!!!”

    当时,她咬牙地翻起了筋斗,让人很难看清楚,那是天使,还是魔女!

    第二天,12月14号,早上的拍摄非常顺利;下午,《天使之舞》剧组终于来到了梦想启航的地方,哈佛-西湖初中部。

    在周日下午,没有校方活动的情况下,这片校园极少会像今天这么热闹,上百的学子们欢声笑语地回校,有些还带上家人朋友,如同返校节一般,他们看着这个盛况,都为此感到骄傲。

    “太酷了,没有人拍中学生短片可以搞出这个阵势。”

    “是的,没有人,除了VIY!”

    “明年电影节的最受欢迎奖奖杯,BOSS已经拿回家了,约翰-威廉姆斯那些人甚至都没有看上一眼。”

    “咦……看看那边,他们也来了!”

    “这是个不好的预兆,我们得赶紧告诉惟哥。”

    与此同时,校内的萨珀斯坦剧院,正是一片喧腾,剧组在舞台上忙着布置,台下宽辽的观众席,人们在笑谈、入座、走动,弥漫着一股高兴之情,每个人。

    在剧院这么个封闭的大场地里,要拍得好看,真的很考验导演的场面调度才能,单是塑造好空间方位感,就要下大工夫。

    虽然这场戏要拍的镜头不多,但叶惟非常看重,因为它不但是短片的第三幕高潮和结局,还因为它和《阳光小美女》高潮段落的舞台场景是共通的,这是他写剧本时做的一个设计,从而可以更适合地展现自己。

    所以分镜画到最好,来到现场后,也根据实际情况做了一些调整和新设计。

    其实最难的部分,还是灯光,剧院本身就有天花灯光,却不好控制,要做的太多了,测光、调整、测光,几乎整个剧组都成了灯光组……

    这些要讲专业技术的事情,列夫、巴德他们帮不上忙,但接待来宾却可以,还有把学校里有空的教职员们拉来客串,稀释一下观众席上的青春脸庞。他们拉来了十几人,加上大家带来的50多个大人,以及20个群演,已经足够了。

    “哎哟,欢迎!”

    这时候,剧院门口,列夫几人见到莉莉为首的一群美少女来了,翠丝特、康妮,还有一个身材高大的陌生少女,传说中的拉莫-威利斯!列夫双目放光,有她妈妈黛米-摩尔的影子,不错,不错……

    拉莫瞥了他们一眼,一群衣着古怪的小孩,没兴趣。

    “哇,好热闹。”透过门口,莉莉望见剧院里的盛况,不由高兴地微笑,“惟呢?”

    而拉莫看清楚后,对叶惟的号召力更感惊讶,她一直都知道什么是追梦联盟,也一直认为只是有钱孩子们玩玩而已,从未想过他们会有这么大的凝聚力、这么高的热情,叶惟在哈佛-西湖的影响力,真是超乎想象。

    “惟哥在舞台那边忙着。”巴德回答道。

    “我去看看。”莉莉就要快步走去。

    就在这时,众人却见到叶惟带着李明等一队近十人走来门口,他看到莉莉等人,顿时打起招呼,但注意力显然不在她们那。

    莉莉今天可是精心打扮过的,穿的都是昨天新买的衣服,小外套、低领衫、及膝中裙,整个人青春洋溢,十分清甜。

    “呵呵。”拉莫对莉莉饱含深意地笑了声,他对你没兴趣呢。

    才不是。莉莉转转明眸,挺起英眉,自信的样子。

    “伙计们,吉姆-周发短信告诉我,约翰-威廉姆斯那帮贱人正在靠近剧院。”叶惟向他们笑了笑,重声道:“不管他们想来做什么,都不会如愿。拉莫,准备见见我们的校霸朋友吧。”

    “如果他们想捣乱,我们就打他们出去!”、“有很多老师在,他们不敢怎么的。”、“他们试试?死定了!”……男生们纷纷大怒,莉莉也气道:“怎么这些校霸这么烦人!”

    “大家不用紧张,我们有人数优势。”叶惟看看身后剧院,出拳道:“就算他们当中有一个史密斯也没用,我会中国功夫。”

    “哈哈!”、“遵命,救世主。”、“我这有个墨镜,惟哥你戴上,保证酷爆全场。”

    “是吗?我看看,有黑风衣吗?”

    拉莫看着说笑打闹的男生们,还有几个跟在旁边看戏的漂亮女生,怎么看,都感觉叶惟这伙人更像校霸一些……

    过不了一会,约翰-威廉姆斯一行六、七人果然来了,他们脸上带着挑衅的神情,显然就是想来捣乱。但他们刚一靠近,有些被剧院内的声势吓到了,没想过会有这么多人,而且还没进门,就被叶惟等人堵住。

    叶惟戴着个墨镜,一副关心的语气:“嗨,野猪们,好久没见了,听说你们得了疱疹,还好吗?”

    “哈哈哈!”周围男生们自然是使劲大笑,几位女生噗的忍笑,而拉莫打量着他们,问道:“他们也能得疱疹?互相搞的?”

    笑声顿时更大,列夫几乎要疯狂大喊,威利斯这女儿,好辣啊!!

    刚一照面,威廉姆斯等人就气疯了,这里还是哈佛-西湖吗!那些老师现在都死哪里去了!

    “花木兰,你们最好让开,这个剧院不是你的!”

    “赫德纳特校长批准了我的剧组使用剧院三小时,所以,是的,直到17:00之前,没有我的同意,你们半步都不能进去。”

    “可笑,只有你一个人交了学费吗?!”

    “不只是我,还有上百个各年级学生。你不满意的话,找老校长说去,别在这里罗嗦。”

    叶惟态度强硬,但威廉姆斯自然不肯就这样罢休,僵持半晌,因为剧组那边有问题找叶惟,他就让兄弟们守着这些野猪:“看看他们多可怜,真不肯走的话,让他们进来看看世面吧,但你们要紧盯着,有什么就叫我。”

    刚看着叶惟前脚走了,威廉姆斯就露出自诩英俊的笑容,邀约道:“莉莉,你看起来真棒,晚上有空出来喝杯咖啡吗?”

    莉莉理都不理他,转身跟了上去,“惟,晚上有空吗?”

    “有吧?我得问问我的助理,最近忙得记忆力衰退。”

    “失败疱疹自搞男。”拉莫留下一句呵笑,也走了。

    气疯已经不足以形容威廉姆斯的心情,一来就连连吃瘪,好不容易进去剧院了,却像犯人般被禁锢在距离舞台最远的山顶位置,稍有动作,曾经的像李明这些呆子胆小鬼,居然恶狠狠地按着他们,这个世界疯了吗!乱了套了!

    “你们想都别想,坐下!”最凶的还是丁满和彭彭,似乎随时准备要打架。

    “这没有道理!”他们很郁闷,这里不是橄榄球场,一身肌肉当然派不上用场,为什么?看看那边坐了多少人,都感觉要满座了,而直接让他们成了乖宝宝的是,老校长也来了!这老头真的是无处不在啊……

    看着舞台那边,叶惟和老校长笑谈着什么,忘年交似的,威廉姆斯知道,地球颠倒过来了,美国正处于最黑暗的位置!

    谁为学校争取荣誉?是橄榄球队,不是娘们足球,也不是什么见鬼的电影短片,是他们,是他!

    可现在,他们成了一群犯人……而且,如果眼前的场面会是叶惟的短片影像,威廉姆斯也知道,自己那部“更衣室帅哥展”,很可能真的比不过……

    就在他们心情复杂、众人心情高兴之下,时间渐渐过去近半小时,在叶惟的指挥下,宾客们一一入座完毕。

    有老校长坐镇,叶惟也不管野猪们了,近二百人集中坐在前面的位置,最前排的有安娜戏里戏外的父母、玛丽太太等邻居群演、他的家人们,莉莉、列夫等追梦联盟大股东,大人物拉莫,以及老校长、艾西老师等地位超然的教员。

    首先要拍的是从舞台面向观众席的全景镜头,所以摄影机正摆在舞台中央,剧组人员们正对机器进行着最后一遍检查。

    众目睽睽之下,大学生们毫不怯场,叶惟也是,安娜同样一脸泰然,其实她在舞台上比在镜头前还自在呢。

    只有贝拉先前小小地闹了个别扭,但经过安娜的抚慰,已经适应舞台了。

    “即将开拍,请全场安静下来,谢谢!”

    聚光灯打了打舞台中央,叶惟拿着麦克风,望着前方的众人,众人的目光也在望着他。

    他笑了笑,感觉回到了年初那次公开演讲,这是八年级的一门必修课,要么公开演讲一次,要么参加一次公开辩论。他年初春季学期时完成,那时来了一百个听众左右,都快忘记自己演讲了些什么了,“为什么我们需要更长的活动时间”?

    但今天,现在,他想讲讲别的!

    “大家好,欢迎来到这里,即将开机了,我要感谢你们的帮忙。但在此之前,我有些话想对你们说说,我亲爱的朋友们、老师们、家人们,还有那几只小跳蚤,别瞪了,麦克风是我的,你们今天可擒杀不了任何人。”

    剧院顿时响起了一片笑声,只有后排的威廉姆斯等人脸色尴尬,该死的木兰……

    众人都对叶惟的即兴演讲大感兴趣,莉莉眸光流转,列夫、巴德等人神采飞扬,惟哥又要说酷话了!

    而舞台上,大学生们也微笑看着,安娜神情兴奋;舞台右侧,科尔温像鬼魂般站在那里,正拿着DV机拍摄……

    叶惟走了几步,稍做了番酝酿,就讲了起来:“我想说说,是什么让我们做出选择?是什么让我选择了这条艰难的路,然后走到现在?又是什么让你们选择支持我,然后陪伴我一路走来?”

    “哪怕整件事听起来非常、非常疯狂,不可理喻,天真,愚蠢……所有你能想到的不好的词语,都可以用上!哪怕有焦点电影在散布谣言,恶意中伤我!哪怕还有很多不好的声音!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要做这种选择?”

    众人一时沉默,一双双眼睛在眨动,看着叶惟笑了笑,那笑容有着青春的热血,亦有着成熟的坚定。

    “也许你们有人说,‘因为梦想’,不,梦想就是选择,为什么我们要做这样的梦想;也许又有人说,‘因为爱’,哇噢,你们都爱着我?谢谢!但不是,爱有多少时候是支持,就有多少时候是反对;那么,‘因为自由’?很近了,我们爱自由,我们讨厌陈旧的规矩,我们爱疯狂的想法,爱疯狂的事!我们爱疯狂!”

    经由广播,叶惟抑扬顿挫的话声响遍剧院,年轻人们的热血开始燃烧,大人们心头也似有感触。

    “你们之中,大部分人都是青少年,人生最好的年龄段之一,我们很容易就会疯狂起来,因为我们有力气。

    但这里还有些人,或者说世界上有一种人!他们老了,他们无法疯狂起来,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力气,他们被所谓的‘现实世界’绑住了手脚、蒙住了眼睛、侵蚀了心灵,彻底变成了平庸的人。

    他们爱平庸,因为平庸安全;他们憎恨疯狂,也憎恨别人疯狂,他们恨不得全世界都跟他们一样,因为那会让他们觉得自己真的在活着,但不是的!不是!!他们只是一具具混日子的丧尸,当见到活人,就扑上去撕咬,想把活人都变成丧尸。

    他们数量庞大,他们很可怕,但不代表他们正确!我告诉你们最可笑的一点:那个他们臆想的‘现实世界’,只要你不去遵从,那就什么都不是。

    什么是活着?活着,就是你只有15岁,你敢去挑战这个世界,你敢去创造,你敢去……活着!

    活着,就是丧尸们不理解你,没关系,丧尸们嘲笑你,谁在乎,丧尸们攻击你,打爆他们的头!

    这才是我们最近做出这些选择的真正原因,因为我们想要活着,我们每个人都想呼吸那带有冒险气息的空气,那是从原始人就开始渴望的东西!

    大伙儿,我们人类之所以走到现在,不是靠那些丧尸,是靠活人!

    是靠我们那颗会跳动的心,那一颗想要活得不同的心!是的,那正是我们想要的!

    不平凡,不同,这是我们一辈子最大的追求!哪怕可能会付出生命,也要把悬崖上那颗果子摘下来,吃掉!丧尸们?他们只会残吃彼此!

    朋友们,亲人们,我真诚地祝愿你们,永远保持这一颗心!如果你这颗心已经死了,如果你已经成了丧尸,请活过来吧!没什么比做一个活人更美妙的了,尝尝这些果子,嗅嗅那些玫瑰,这才是真实的世界!

    不要向平庸靠拢,永远不要,哪怕你的人生一直很平凡,但直到我们从悬崖上摔下来死掉之前,我们都应该去攀爬,努力让自己不平凡!每一次疯狂带来的激动喜悦,那才是人生的意义,也是我们为什么梦想,为什么疯狂。谢谢!”

    当叶惟话声落下,剧院瞬间掌声雷动,几乎是全场起立,很多人激动得满脸通红,很多人已是眼眶湿润……

    一股沸腾的疯狂洪流,淹没了整个世界!

    老校长也在起立鼓掌,老脸开怀,这是在这个剧院里,有史以来最棒的一次学生演讲!

    演讲者是——和所有丧尸、活人都不同的,VIY!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