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幸福结局”是今天探班的最好形容,拉莫改观后,热心得完全像变了个人,答应帮忙、答应客串,还多待了半小时才走。其实她一直就挺仗义,不然大概叶惟还未能见到威利斯一面。

    为了不影响剧组的效率,莉莉和拉莫一起离去,然后她们去了逛街购物,本以为要绝交的两人,友情反而更深了。

    一直到了夜幕,和拉莫吃过晚餐后,莉莉才坐着林肯车回到家,提着几袋新衣服,哼着歌地走进古堡似的大屋。

    进了门,她见大厅那边亮着灯光,就走了过去,只见母亲坐在沙发上看着《VOGUE》。

    “莉莉。”见到女儿回来了,塔沃曼面露笑容,一边放下杂志,一边问道:“今天的探班怎么样?”

    “好极了,比我想的还要好。”莉莉笑说着,来到挂在墙上的一面古典花纹小圆镜前,对着镜子拨拨头发、扭扭身子,忽然轻皱起眉头,问道:“妈妈,我最近是不是胖了点?”

    “没有,亲爱的,你有些瘦才对。”塔沃曼说道,很多以前不怎么在意的方面,莉莉开始在意了……

    “拉莫说我的体形没有曲线……”莉莉侧身地摆了几下,的确哪里都很平。

    塔沃曼笑了声:“你还只是个青少年,没曲线很正常。”

    莉莉却想起了“小克莉丝”,虽然肤浅庸俗,但哪个男生不喜欢约会对象身材火辣的……她的眉毛一挺,有了决定:“妈妈,我想光是参加学校的体育还不够,我要报一个女士健身班,你帮我找一个好的,不怕辛苦,要好。”

    “亲爱的,你已经够好了。”

    “你就帮我找找,我要变得更好。”

    “好吧。”也不是什么大事,塔沃曼微笑应下了,这不是她想见到的,却还是继续发生下去,莉莉正越陷越深……

    “妈妈,有没有可能,一个男生其实不怎么喜欢粗眉,只是为了哄女孩开心才说喜欢?哎,算了,当我没问过,我才不在乎……”

    莉莉嘀咕着抚了抚自己的眉毛,想象自己变成细眉会是什么样子,她用手指遮掉一小半,顿时感觉很怪异,怎么都觉得“灌木丛”更好看啊……

    算了,算了!她提着衣服袋子,往大厅外走去,“我回房间做作业了,明天我要玩个痛快。”

    “明天妈妈有空,我们要去哪里玩吗?”塔沃曼起身问道。

    “我明天有安排了,下午要回学校和大家一起客串惟的短片杀青戏,拉莫都要去!你说我能缺席吗?当然不行。”莉莉一边笑说走去,一边拿出手机拨打什么电话。

    很快,上楼梯的咚咚声,以及笑谈声隐约传来:“晚上好……说了让你别问,再问就有点娘娘腔了……哈哈,闭嘴……”

    塔沃曼摇摇头,是好是坏,唯有用时间才可以证明了。

    ……

    这天对叶惟来说也是美好的,拍摄进展都按计划完成了,整个日程表只剩下几个外景,明天有充足的时间去搞定,上午到父亲的牙医诊所拍,下午到学校拍,没问题。

    对安娜而言,这天则有点大落大起,大半天时间她的情绪都十分低落,就差没有患上忧郁症了,剩下小半天,完全复苏!

    “阿娜,开始振作吧,坚强起来,抓住这个好机会!让王颖那些人看看你的真正实力,让他们震惊!!让他们请你主演!!!”

    “好!!《都是戴茜惹的祸》,你们等着,‘奥珀尔’是我!不是泰勒,不是罗南,是我!!阿娜索菲亚-罗伯!!!”

    当时,她咬牙地翻起了筋斗,让人很难看清楚,那是天使,还是魔女!

    第二天,12月14号,早上的拍摄非常顺利;下午,《天使之舞》剧组终于来到了梦想启航的地方,哈佛-西湖初中部。

    在周日下午,没有校方活动的情况下,这片校园极少会像今天这么热闹,上百的学子们欢声笑语地回校,有些还带上家人朋友,如同返校节一般,他们看着这个盛况,都为此感到骄傲。

    “太酷了,没有人拍中学生短片可以搞出这个阵势。”

    “是的,没有人,除了VIY!”

    “明年电影节的最受欢迎奖奖杯,BOSS已经拿回家了,约翰-威廉姆斯那些人甚至都没有看上一眼。”

    “咦……看看那边,他们也来了!”

    “这是个不好的预兆,我们得赶紧告诉惟哥。”

    与此同时,校内的萨珀斯坦剧院,正是一片喧腾,剧组在舞台上忙着布置,台下宽辽的观众席,人们在笑谈、入座、走动,弥漫着一股高兴之情,每个人。

    在剧院这么个封闭的大场地里,要拍得好看,真的很考验导演的场面调度才能,单是塑造好空间方位感,就要下大工夫。

    虽然这场戏要拍的镜头不多,但叶惟非常看重,因为它不但是短片的第三幕高潮和结局,还因为它和《阳光小美女》高潮段落的舞台场景是共通的,这是他写剧本时做的一个设计,从而可以更适合地展现自己。

    所以分镜画到最好,来到现场后,也根据实际情况做了一些调整和新设计。

    其实最难的部分,还是灯光,剧院本身就有天花灯光,却不好控制,要做的太多了,测光、调整、测光,几乎整个剧组都成了灯光组……

    这些要讲专业技术的事情,列夫、巴德他们帮不上忙,但接待来宾却可以,还有把学校里有空的教职员们拉来客串,稀释一下观众席上的青春脸庞。他们拉来了十几人,加上大家带来的50多个大人,以及20个群演,已经足够了。

    “哎哟,欢迎!”

    这时候,剧院门口,列夫几人见到莉莉为首的一群美少女来了,翠丝特、康妮,还有一个身材高大的陌生少女,传说中的拉莫-威利斯!列夫双目放光,有她妈妈黛米-摩尔的影子,不错,不错……

    拉莫瞥了他们一眼,一群衣着古怪的小孩,没兴趣。

    “哇,好热闹。”透过门口,莉莉望见剧院里的盛况,不由高兴地微笑,“惟呢?”

    而拉莫看清楚后,对叶惟的号召力更感惊讶,她一直都知道什么是追梦联盟,也一直认为只是有钱孩子们玩玩而已,从未想过他们会有这么大的凝聚力、这么高的热情,叶惟在哈佛-西湖的影响力,真是超乎想象。

    “惟哥在舞台那边忙着。”巴德回答道。

    “我去看看。”莉莉就要快步走去。

    就在这时,众人却见到叶惟带着李明等一队近十人走来门口,他看到莉莉等人,顿时打起招呼,但注意力显然不在她们那。

    莉莉今天可是精心打扮过的,穿的都是昨天新买的衣服,小外套、低领衫、及膝中裙,整个人青春洋溢,十分清甜。

    “呵呵。”拉莫对莉莉饱含深意地笑了声,他对你没兴趣呢。

    才不是。莉莉转转明眸,挺起英眉,自信的样子。

    “伙计们,吉姆-周发短信告诉我,约翰-威廉姆斯那帮贱人正在靠近剧院。”叶惟向他们笑了笑,重声道:“不管他们想来做什么,都不会如愿。拉莫,准备见见我们的校霸朋友吧。”

    “如果他们想捣乱,我们就打他们出去!”、“有很多老师在,他们不敢怎么的。”、“他们试试?死定了!”……男生们纷纷大怒,莉莉也气道:“怎么这些校霸这么烦人!”

    “大家不用紧张,我们有人数优势。”叶惟看看身后剧院,出拳道:“就算他们当中有一个史密斯也没用,我会中国功夫。”

    “哈哈!”、“遵命,救世主。”、“我这有个墨镜,惟哥你戴上,保证酷爆全场。”

    “是吗?我看看,有黑风衣吗?”

    拉莫看着说笑打闹的男生们,还有几个跟在旁边看戏的漂亮女生,怎么看,都感觉叶惟这伙人更像校霸一些……

    过不了一会,约翰-威廉姆斯一行六、七人果然来了,他们脸上带着挑衅的神情,显然就是想来捣乱。但他们刚一靠近,有些被剧院内的声势吓到了,没想过会有这么多人,而且还没进门,就被叶惟等人堵住。

    叶惟戴着个墨镜,一副关心的语气:“嗨,野猪们,好久没见了,听说你们得了疱疹,还好吗?”

    “哈哈哈!”周围男生们自然是使劲大笑,几位女生噗的忍笑,而拉莫打量着他们,问道:“他们也能得疱疹?互相搞的?”

    笑声顿时更大,列夫几乎要疯狂大喊,威利斯这女儿,好辣啊!!

    刚一照面,威廉姆斯等人就气疯了,这里还是哈佛-西湖吗!那些老师现在都死哪里去了!

    “花木兰,你们最好让开,这个剧院不是你的!”

    “赫德纳特校长批准了我的剧组使用剧院三小时,所以,是的,直到17:00之前,没有我的同意,你们半步都不能进去。”

    “可笑,只有你一个人交了学费吗?!”

    “不只是我,还有上百个各年级学生。你不满意的话,找老校长说去,别在这里罗嗦。”

    叶惟态度强硬,但威廉姆斯自然不肯就这样罢休,僵持半晌,因为剧组那边有问题找叶惟,他就让兄弟们守着这些野猪:“看看他们多可怜,真不肯走的话,让他们进来看看世面吧,但你们要紧盯着,有什么就叫我。”

    刚看着叶惟前脚走了,威廉姆斯就露出自诩英俊的笑容,邀约道:“莉莉,你看起来真棒,晚上有空出来喝杯咖啡吗?”

    莉莉理都不理他,转身跟了上去,“惟,晚上有空吗?”

    “有吧?我得问问我的助理,最近忙得记忆力衰退。”

    “失败疱疹自搞男。”拉莫留下一句呵笑,也走了。

    气疯已经不足以形容威廉姆斯的心情,一来就连连吃瘪,好不容易进去剧院了,却像犯人般被禁锢在距离舞台最远的山顶位置,稍有动作,曾经的像李明这些呆子胆小鬼,居然恶狠狠地按着他们,这个世界疯了吗!乱了套了!

    “你们想都别想,坐下!”最凶的还是丁满和彭彭,似乎随时准备要打架。

    “这没有道理!”他们很郁闷,这里不是橄榄球场,一身肌肉当然派不上用场,为什么?看看那边坐了多少人,都感觉要满座了,而直接让他们成了乖宝宝的是,老校长也来了!这老头真的是无处不在啊……

    看着舞台那边,叶惟和老校长笑谈着什么,忘年交似的,威廉姆斯知道,地球颠倒过来了,美国正处于最黑暗的位置!

    谁为学校争取荣誉?是橄榄球队,不是娘们足球,也不是什么见鬼的电影短片,是他们,是他!

    可现在,他们成了一群犯人……而且,如果眼前的场面会是叶惟的短片影像,威廉姆斯也知道,自己那部“更衣室帅哥展”,很可能真的比不过……

    就在他们心情复杂、众人心情高兴之下,时间渐渐过去近半小时,在叶惟的指挥下,宾客们一一入座完毕。

    有老校长坐镇,叶惟也不管野猪们了,近二百人集中坐在前面的位置,最前排的有安娜戏里戏外的父母、玛丽太太等邻居群演、他的家人们,莉莉、列夫等追梦联盟大股东,大人物拉莫,以及老校长、艾西老师等地位超然的教员。

    首先要拍的是从舞台面向观众席的全景镜头,所以摄影机正摆在舞台中央,剧组人员们正对机器进行着最后一遍检查。

    众目睽睽之下,大学生们毫不怯场,叶惟也是,安娜同样一脸泰然,其实她在舞台上比在镜头前还自在呢。

    只有贝拉先前小小地闹了个别扭,但经过安娜的抚慰,已经适应舞台了。

    “即将开拍,请全场安静下来,谢谢!”

    聚光灯打了打舞台中央,叶惟拿着麦克风,望着前方的众人,众人的目光也在望着他。

    他笑了笑,感觉回到了年初那次公开演讲,这是八年级的一门必修课,要么公开演讲一次,要么参加一次公开辩论。他年初春季学期时完成,那时来了一百个听众左右,都快忘记自己演讲了些什么了,“为什么我们需要更长的活动时间”?

    但今天,现在,他想讲讲别的!

    “大家好,欢迎来到这里,即将开机了,我要感谢你们的帮忙。但在此之前,我有些话想对你们说说,我亲爱的朋友们、老师们、家人们,还有那几只小跳蚤,别瞪了,麦克风是我的,你们今天可擒杀不了任何人。”

    剧院顿时响起了一片笑声,只有后排的威廉姆斯等人脸色尴尬,该死的木兰……

    众人都对叶惟的即兴演讲大感兴趣,莉莉眸光流转,列夫、巴德等人神采飞扬,惟哥又要说酷话了!

    而舞台上,大学生们也微笑看着,安娜神情兴奋;舞台右侧,科尔温像鬼魂般站在那里,正拿着DV机拍摄……

    叶惟走了几步,稍做了番酝酿,就讲了起来:“我想说说,是什么让我们做出选择?是什么让我选择了这条艰难的路,然后走到现在?又是什么让你们选择支持我,然后陪伴我一路走来?”

    “哪怕整件事听起来非常、非常疯狂,不可理喻,天真,愚蠢……所有你能想到的不好的词语,都可以用上!哪怕有焦点电影在散布谣言,恶意中伤我!哪怕还有很多不好的声音!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要做这种选择?”

    众人一时沉默,一双双眼睛在眨动,看着叶惟笑了笑,那笑容有着青春的热血,亦有着成熟的坚定。

    “也许你们有人说,‘因为梦想’,不,梦想就是选择,为什么我们要做这样的梦想;也许又有人说,‘因为爱’,哇噢,你们都爱着我?谢谢!但不是,爱有多少时候是支持,就有多少时候是反对;那么,‘因为自由’?很近了,我们爱自由,我们讨厌陈旧的规矩,我们爱疯狂的想法,爱疯狂的事!我们爱疯狂!”

    经由广播,叶惟抑扬顿挫的话声响遍剧院,年轻人们的热血开始燃烧,大人们心头也似有感触。

    “你们之中,大部分人都是青少年,人生最好的年龄段之一,我们很容易就会疯狂起来,因为我们有力气。

    但这里还有些人,或者说世界上有一种人!他们老了,他们无法疯狂起来,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力气,他们被所谓的‘现实世界’绑住了手脚、蒙住了眼睛、侵蚀了心灵,彻底变成了平庸的人。

    他们爱平庸,因为平庸安全;他们憎恨疯狂,也憎恨别人疯狂,他们恨不得全世界都跟他们一样,因为那会让他们觉得自己真的在活着,但不是的!不是!!他们只是一具具混日子的丧尸,当见到活人,就扑上去撕咬,想把活人都变成丧尸。

    他们数量庞大,他们很可怕,但不代表他们正确!我告诉你们最可笑的一点:那个他们臆想的‘现实世界’,只要你不去遵从,那就什么都不是。

    什么是活着?活着,就是你只有15岁,你敢去挑战这个世界,你敢去创造,你敢去……活着!

    活着,就是丧尸们不理解你,没关系,丧尸们嘲笑你,谁在乎,丧尸们攻击你,打爆他们的头!

    这才是我们最近做出这些选择的真正原因,因为我们想要活着,我们每个人都想呼吸那带有冒险气息的空气,那是从原始人就开始渴望的东西!

    大伙儿,我们人类之所以走到现在,不是靠那些丧尸,是靠活人!

    是靠我们那颗会跳动的心,那一颗想要活得不同的心!是的,那正是我们想要的!

    不平凡,不同,这是我们一辈子最大的追求!哪怕可能会付出生命,也要把悬崖上那颗果子摘下来,吃掉!丧尸们?他们只会残吃彼此!

    朋友们,亲人们,我真诚地祝愿你们,永远保持这一颗心!如果你这颗心已经死了,如果你已经成了丧尸,请活过来吧!没什么比做一个活人更美妙的了,尝尝这些果子,嗅嗅那些玫瑰,这才是真实的世界!

    不要向平庸靠拢,永远不要,哪怕你的人生一直很平凡,但直到我们从悬崖上摔下来死掉之前,我们都应该去攀爬,努力让自己不平凡!每一次疯狂带来的激动喜悦,那才是人生的意义,也是我们为什么梦想,为什么疯狂。谢谢!”

    当叶惟话声落下,剧院瞬间掌声雷动,几乎是全场起立,很多人激动得满脸通红,很多人已是眼眶湿润……

    一股沸腾的疯狂洪流,淹没了整个世界!

    老校长也在起立鼓掌,老脸开怀,这是在这个剧院里,有史以来最棒的一次学生演讲!

    演讲者是——和所有丧尸、活人都不同的,VIY!

第六十章 我的朋友是明星    “CUT!”

    随着叶惟一声大喊,片场顿时转换成另一个形态,木偶般的众人又动了。因为安娜的表演很棒,而且故事上已经需要她恢复生气,所以叶惟毫不吝啬赞美:“阿娜索菲亚,演得很好!”

    “嗯是吗……”安娜依然像个小可怜。

    “是的。”叶惟应了是,又对众人道:“不用保一条,下一个镜头吧。”

    就当这时,负责录音的福林突然说:“导演,刚才那条的收音有嘈音,有人说话了。”叶惟闻言一下变了脸色,“搞什么!”这种低级错误都犯,哪个混蛋?不知道专业麦克风敏感得就像吃了春-药吗!

    众人一片沉默,莉莉皱眉一想,确信不是自己。

    叶惟无意追究是谁犯错,纠缠这种事只会破坏团队热情,但不待他说什么,福林无奈的道:“好像是拉莫的声音。”

    拉莫?该死的,福林,那你说什么啊!叶惟压下郁闷,哈哈笑道:“没什么,只是音轨不能用而已,反正刚才的镜头没台词,后制补录都省了,等会重录环境音就好。”福林点点头。

    虽然如此,在刚才答案揭开那一瞬间,众人都望了拉莫一眼,就像看着本-拉-登,看你都摧毁了些什么!

    拉莫心中直窜起一股恼火,这些人反而把她看成是这里最不专业的人了,可她在好莱坞片场待过的时间,比他们所有人都要多!她懒懒的道:“是的,我说话了,我说了见鬼!因为你们的骗局做得太真了,OK?”

    莉莉不由深吸一口气,几乎就要说出骂语,没有人会喜欢这样的态度,叶惟也是,但能怎么的,拉莫-威利斯现在是他老板!

    他耸肩笑道:“真的没什么,又一个意外而已,我想今天肯定是地球上哪个国家的‘意外节’,也许贝拉有那个国家的血统。”众人纷纷笑了,气氛缓和回来,他喊道:“大伙儿,下一个镜头!”

    很快,摄影机、灯光等布置好之后,又开始运转。

    “第十七场,第六个镜头,第一条。”

    “ACTION。”

    莉莉看着叶惟认真指挥的样子,看着表演区的安娜和贝拉,看着这个片场,心扉忽然就被触动了。

    她知道惟不可能不生气,但他幽默应对,那么成熟大度,而她呢,还像个小孩子那样和拉莫置气……突然,心头对拉莫的那股闷气消散了,那个最后变了味的赌约,也放下了。

    不管拉莫承不承认,不管那些带着偏见的人怎么想,这里就是在拍片,惟就是一个导演,一个专业的电影人!

    这才是最棒的!而不是输赢!莉莉脸上重新绽放出了笑容,眸子里满是摄影机边的黑发少年,眸光如星……

    “……”与此同时,拉莫的脸容越发僵硬,其实已经明白,如果这里不是演着《骗中骗》,那么……真的很专业。

    一切都跟她想象中大大的不同,器材是专业的,机位的设置也不是随便就放,灯光像模像样,录音连那么轻的嘀咕都能听到,还有那些构图精致、拍得很漂亮的素材……

    真不知叶惟这小子是不是懂什么中国法术!她突然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陷阱,瞥瞥笑得开心的英国妞,不由百感翻腾……

    输?拉莫心头一突,掀衣服没什么,但要在这些人面前出丑?这些怪人!?

    那今天一定不是“意外日”,是“上帝跟拉莫-威利斯过不去日”!

    正当她越想越坐立不安,叶惟又喊了CUT,这条NG了,贝拉的走位错误,趁着叶惟上去给贝拉“导戏”,她拿出手机看看,双眼一亮,已经待了12分钟,可以走了……

    “我走了,没什么好看的,不跟你们疯了。”

    “等等!”

    莉莉喊住了她,那边叶惟也奔了回来:“拉莫,我送你吧,我有个忙想请你帮忙。”他想在路上,游说一下拉莫,等短片制作好之后,她可以看看,看过认为还行,就帮忙给威利斯看看。

    “拉莫……”莉莉没有提起赌约的事,只诚恳地道:“你应该帮忙的。”

    “上帝,饶了我吧。”拉莫捂着额头,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我怎么才能确定,这究竟是不是见鬼的《骗中骗》……”

    叶惟真忍不住摇头失笑:“相信我,要安排这么一场骗局,比懂得拍片还要难,因为那不但要懂拍片,还要懂骗术!拉莫,你真的可以相信我们,弄这么一个骗局有什么意义,最后还不是要看短片的质量吗?”

    “我今天邀请你来探班,并不是想让你投资或者怎么样,只是想让你知道,这部叫《天使之舞》的短片,真是由我制片和导演出来的,不是别人,是我!一个快16岁的中学生。”

    他自信地扬起嘴角,环顾周围众人,笑道:“你知道我有这个能力,以后当威利斯先生疑惑时,你可以告诉他,叶惟没说谎话。”

    “是的。”、“这没错。”达鲁姆、皮特、赫利……八位大学生都点头,虽然不了解叶惟的打算,但这是事实。

    “拉莫,请你再帮他这个忙。”莉莉语气恳切。

    拉莫的目光四顾,难看的脸色渐渐变得平静了下来,她突然叹出一口气,似是服气了:“莉莉,我承认,不管短片最后好不好,就拍摄水平来说,是专业级别的,鬼知道这些南加大学生为什么会跟他一起疯……但是……”

    她摊开双手,“我输了。”

    “其实是怎么回事?”叶惟早就想问了,看向莉莉,别玩大了啊。

    “你别管,这是我们女生的事。”莉莉一笑,认真的道:“拉莫,别计较那个愚蠢的赌约了,之前我们的火气都有些大,就当是个玩笑,随它去吧,你再帮惟一次就行。”

    “我不是输了就耍赖的人……”拉莫也笑了,心中的憋闷在消失,真的改观了,对叶惟改观,也对这个英国妞改观。

    她知道莉莉不是假好人,看看那双粗眉毛吧!假好人可长不出来。而且她们这些明星孩子,私下里结交,谁会装好人呢?根本没人会在乎能不能做成朋友,她是没有见过。

    “莉莉-柯林斯,你很酷,也许你不在乎赌约,但我是个老兵的孙女,我说了就会做,”

    话音未落,拉莫就大步上前,面朝摄影机方向的众人——

    “嘿,你真的不用……!”莉莉惊呼,双眸瞪大,下意识地伸手去拉——

    “什么!?”叶惟一脸古怪,要发生什么事!一方面既担心事态变得不可控制,另一方面又不禁地兴奋:小简,你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吗!?

    电光火石之间,拉莫猛然地掀起上衣,露出黑色少女背心,大喊起来:“我是个愚蠢的婊子!”

    “噢噢!”众人都惊呆了,远处的叶浩根、顾乔、珍妮特等大人们也傻了,怎么,怎么……回事?

    拉莫没脸红,莉莉的脸倒是红了,而拉莫一个转身,面向震惊的叶惟,专门又掀起上衣,呵笑道:“嘿,我是个愚蠢的婊子!”

    “呃……你好,我是惟……”纵然叶惟是个心灵手巧的男生,现在一时间都无法反应过来,他的老板、他的公主,跟他说她是个婊子……要么发生了什么好事,要么拉莫这条线,游戏结束。

    “拉莫-威利斯,你也很酷。”莉莉突然清笑出声,对拉莫也改观了,“你很勇敢,很守信用,谢谢,我的朋友!”

    拉莫也在大笑,做了蠢事却很高兴,“你们说的那个忙,我帮定了!等这个短片拍好,找我,那老头子当天就会看到,我保证。”

    “噢我的,谢谢!!”叶惟惊喜不已,一下激动得想大跳大叫,太好了,拉莫肯这么帮忙,太好了!!他又看看莉莉,知道她一定是做了很多的努力,甚至牺牲,谢谢你,莉莉!

    有所察觉,莉莉对他眨了眨眼,又不好意思般缩头一笑。

    “哇,威利斯会看到这部短片?!”大学生们都明白过来了,面面相觑,兴奋得快说不出话,那可是威利斯!好莱坞巨星!!

    还有莉莉-柯林斯!?帕雷拉突然想起,菲尔-柯林斯的女儿!噢……叶惟这些朋友,来头都挺大啊!

    “哈哈,放心吧,绝对会。”拉莫现在不但身心放松,还有了些期待,“我也想知道老头子看过短片后,会有什么反应!”

    “一定会有好结果的!”莉莉坚信。

    平复心情后,叶惟转动眼睛,有了个新主意,既然这么高兴……那就不要停了!他搓动双手,嘿嘿笑道:“拉莫,有没有兴趣客串一把?明天在我们学校剧院,一场大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