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周北美票房

    7月2号月B号,204年

    ————电影————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

    《蜘蛛侠2》—-第l位——-第l周——4,152家—————6406———146205—2lI26-

    《婚期将至》-第2位——-第6周———1015家(74家)—46B—,6I746——-IUU6762

    《大人物拿破仑》-第6位-第4周——142家(6家)——6,42——I194442———,659

    第六周的《婚期将至》上了三千万票房,着实可喜可贺,但它的影院数量也开始下降了,平均单馆数字亦在一步步下跌,这显示出它的票房高峰已经过去,剩下的是尾巴部分。

    而《大人物拿破仑》则在逐步绽放出闪耀的光芒,影评界在争议,年轻人们却非常喜欢它这部成本仅仅40万美元的CHLT片,正在出人意料地上升,让媒体们高呼怪事奇怪的影片,奇怪的成功

    2岁的杰瑞德-赫斯和岁的杰露莎-赫斯,这对年轻夫妻都开始受到很大的关注,以他们的年纪,在电影业里也是神童

    在ll号这天,莉莉从瑞士日内瓦回到了英国伦敦的奇西克老家,准备陪伴奶奶几天,然后再回美国。

    柯林斯家族与艺术娱乐行业结缘,源于现年9l岁的琼-柯林斯,她是一位赫赫有名的剧场经纪人,在影视业也有不凡的建树,发掘出曾经红极一时的童星杰克-瓦尔德(6岁凭《奥利弗》拿到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

    当时瓦尔德和菲尔一起踢足球比赛,来看儿子踢球的琼慧眼识珠,她还发掘出后来的王牌主持人兼演员基思-切格温,当然还有菲尔,她以前是儿子的经纪人,同时还是一位制片人。

    她有一个女儿和两个儿子,大女儿嘉露芬-柯林斯继承母业,也是个经纪人和演员;小儿子克莱夫-柯林斯是个漫画家,他的讽刺漫画在英国广受欢迎;自幼痴迷打鼓的大儿子菲尔成了个摇滚巨星。

    虽然都9l岁了,琼依然矍铄健旺,见到最喜爱的孙女莉莉回来,老人家的精神更加好,不过没见着那混蛋儿子,顿时有些来气:“菲尔没有陪你回来吗?”

    莉莉扶着奶奶的手,一起往这座英伦古屋的幽雅后园散步走去,笑答道:“他去美国了,要忙一些工作上的事,两三天后回来。”她也不奇怪,爸爸不忙就不是他了。

    “工作,又是工作。”老奶奶又无奈又气,莉莉连忙求情地笑道:“最近爸爸的表现很好,应该是真有急事,他去得很匆忙。”

    “莉莉,这个暑假你就留在英国吧,奶奶舍不得你走。”老人像个小孩撒娇般说道。那双英气的粗眉一颦,莉莉有些为难:“我喜欢这里,但我和惟,我男朋友,我们有旅游计划奶奶,我很抱歉。”

    老人乐笑了起来:“奶奶逗你的,我就留你到15号,呵呵呵,那幸运的小子。”

    “哈哈。”莉莉也笑了,俏皮地吐吐舌头,“我也是个幸运的女孩。”

    “这很好,好极了。”琼看着孙女的甜蜜笑颜,心里十分开怀,“奶奶活到这把年纪,总有些看人的眼光,我看惟,很不错。”

    “是的,他是。”莉莉的笑容更甜了。

    “为什么你这么笨,真让我失望,这种曲调是噪音它甚至不是暴躁摇滚,它就是噪音。”

    “老家伙,我想跟你谈谈分镜头”

    “有本事用电话把你的分镜头唱给莉莉听。”

    “谁知道?也许再过十年二十年,有那样的无线通讯技术呢?”

    “或者你可以就现在,把这首歌做好”

    2号早晨,莉莉一个人骑着自行车穿梭在奇西克的街头,伦敦和洛杉矶相比,显得更为古典安静,悠闲的行人,多变的天气,弥漫着整座城市的闲适气氛。她喜欢这种感觉,喜欢那红色的电话亭,那红色的邮筒,喜欢随处可见的书店和报刊亭。

    想念着洛杉矶那边的人,也享受着伦敦的时光,她觉得自己的根是在这里,英国美食、英国口音……

    因为想看看今天的新闻,她骑车来到前面街边的一个小报刊亭,下车停好,她上去拿了一份《每日邮报》,就要掏钱给中年报亭老板,然而眼睛余光瞥见了《太阳报》,心头立时一阵闷堵,暗呼了一口气,结了账,转身离去。

    不能再这样了克服它她突然双眸一瞪,不知哪来的勇气,回过身拿了一份《太阳报》,再次结账。

    街上来往的行人都没有注意到,那个戴着蓝色自行车头盔、推着车前行的粗眉少女,脸色非常难看。

    “如果你告诉我你溺水了,我不会伸出援手。”

    “我们的婚姻早就完了,你不肯放手已经让我感到腻烦,感到疲累,我们完了。”

    “莉莉是我的,她喜欢我多过喜欢你,她喜欢英国多过美国把她给我,我多给你一些离婚费好吗,你说个数字

    该死的混蛋……为什么要这样……

    自行车停了下来,莉莉的双目有点发红,拿起了手中的那份《太阳报》望去,眸子里的痛苦和茫然,犹如受着什么酷刑,那最大的梦魇从心底涌了上来,可厌可憎可怕,一如既往。

    忽然间,她看到报纸头版的头条新闻变了,变成了那个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让她立下了誓言的标题:

    “菲尔-柯林斯可憎的传真告诉妻子,离婚”

    在1993年,一个最火爆最精彩的明星婚恋事件,也是社会事件,发生了,轰动全球的摇滚巨星菲尔-柯林斯的“传真离婚”

    菲尔-柯林斯的婚姻生活向来倍受瞩目,1975年,岁的他第一次结婚,新娘是一位有着个女儿的加拿大女人安德里娅-伯提内利,他成了丈夫,成了乔莉的继父,次年有了儿子西蒙。

    不过这段婚姻的美满很短暂,从正式结婚到正式离婚,也就是五年而已。

    但婚姻的破裂不是因为柯林斯混蛋,不全是,那时候他刚刚成了创世纪乐队的主唱,带领乐队走向巅峰,长时间忙于巡回演出、打碟等工作事务,然后一次演出结束后回家,柯林斯发现伯提内利在和别的男人约会。

    内情具体如何,外人无从知晓,但两人在公众视线里闹的那一部分,真不好看。

    虽然后来柯林斯回忆起第一段婚姻,总会自省说有自己的责任,如果他不是太忙于工作,没有顾好家,断不会这样。而在当时,柯林斯怒写了《TAIrTcut》,又因为两个孩子的抚养权争了很久,他骂她“毒害孩子们的心灵”,她骂他“是个恶心的伪君子”,最终两个孩子都归伯提内利,柯林斯不用给她一毛钱的离婚费。

    在离婚几个月后,媒体记者们就发现,柯林斯有了新欢一个美国女人吉尔-塔沃曼。

    菲尔-柯林斯和吉尔-塔沃曼的爱情和婚姻,一开始是那么甜蜜,就连外界都非常看好,1984年两人结婚了,19B9年有了女儿莉莉,两人甚至把莉莉刚出生的婴儿照片给媒体刊登晒幸福。

    后来持续的美满,让柯林斯居然有了“MNeGu(好好先生)”的绰号和形象,在那段时间,那是个幸福的家庭。

    但永远这个词不是柯林斯的风格,199l年,莉莉两岁多的时候,狗仔队拍到“好好先生”出轨了这家伙突然和青少年的老情人旧情复燃虽然这段疯狂的激情关系很快结束,他却是已经亲手粉碎了自己的好男人形象。

    面对丈夫出轨,吉尔-塔沃曼显露出了和解和留恋的态度,那一次,她没有任何表示,没有指责丈夫或者什么。所以外界给予了她“坚忍”、“坚强”、“贤惠”的赞叹,这是个像钢铁般坚硬,又像水般温柔的女人。

    然而,两年后,她吞下了自己亲手种下的苦果。

    1993年,菲尔-柯林斯又出轨了狗仔队拍到他跟一个年轻的亚裔女人约会,后来成了他的第三任妻子的奥瑞安-塞威。

    整个世界为之震惊,媒体的娱乐版面又被这个混蛋全面占领,怎么回事

    据柯林斯后来的说法是“在遇到奥瑞安前的几个月,我和塔沃曼就已经在办理离婚了,从那开始我们过上了各自的独立生活,。”他又说爱情是那么突然,那是他到瑞士一次演出,奥瑞安是接应他的工作人员,他对她一见钟情了,开始展开猛烈追求。

    媒体们不嫌事大,纷纷猜测,这次他们会离婚吗?还是像两年前那样,柯林斯玩了一阵又收心,塔沃曼原谅他?

    吉尔-塔沃曼,这个坚强的女人,最初继续保持着有尊严的沉默,她还在试图挽回丈夫的心,挽救这段婚姻。

    但是……不柯林斯铁了心要离婚,分居的那段日子,他继续和奥瑞安恋爱,他们的约会照片被放到各大媒体的头版,他不可能不知道跟了他13年的妻子有多么难受,可是这混蛋不在乎。

    塔沃曼不可能还受得了,据后来柯林斯说“我只是告诉她我的感受,但她不想和我说话了,她让我把话写下来给她。我就照做了,写下来用传真发给她,每个字母都是通过机器发出去的,而不是放在信封里什么。”

    在那个年代,还没有后世发达的互联网,也不用手机短信,传真是唯一的一种远程文字沟通方式。

    至于他们来来回回具体说了些什么,没人知道,本来整件事情,也不会有外人知道。

    不过几个月后,当柯林斯在德国演出,他说“我又一次试图得到莉莉,但吉尔很愤怒,不停地挂我电话,于是我就给她发了一份传真。结果它第二天成了《太阳报》的头条新闻,而且它被误读了……我不是要告诉她我有多讨厌她,只是事情早已成了一个不受控制的雪球,而我还在乱推着它。”

    吉尔-塔沃曼,终于发声了外界称为“可怕的愤怒”,她把柯林斯的那一份恶毒的传真,给了《太阳报》的记者

    11-vhd-e-vv-auIu1uhd-1eudlaTa1c,a1tIvdl

    塔沃曼向记者说“他这些话证明了他已经不是我所嫁的那个男人了,他做的一切都那么恶毒,这就像一出巨大的肥皂剧,而菲尔要开始表演了。”她怒了,为了得到莉莉,她不顾一切;又或许传真这种确凿证据本来就是她设的局?没人知道。

    “传真离婚”,世界各地的头条娱乐新闻

    这对曾经相亲相爱、现在反目成仇的夫妻的离婚细节,他们互相的攻击、背叛、欺骗、愤怒、丑陋……娱乐头条制造机器

    不只是他们,还有他们的女儿莉莉,狗仔队们没有放过4岁大的小女孩,她上学放学都会被一群群记者远远地拍摄,塔沃曼受不了,小孩子也受不了。

    柯林斯又有了一个后来并没有变为神的可笑想法,他希望能以发布“官方”街拍照片的方式,就是自己请摄影师定期拍一拍莉莉,以满足大众对她的关注,平时狗仔队们就不要去打扰她了。

    没有人听他的。

    最终的结果是,塔沃曼得到了莉莉,以及当时的176万欧元的离婚费;柯林斯得到了臭到极致的名声,民众评选的“摇滚界最讨厌的人”。

    193年正式离婚完毕,到了1999年,菲尔-柯林斯和奥瑞安结婚,以一首《c‘11BeTHat》送给了女儿莉莉。

    混蛋柯林斯实在有哄女性的本事,虽然他和前妻离婚时都会闹得很难看,但最终他和她们都能做回朋友,甚至有时候带上孩子出来见个面吃个饭,让外界甚为称奇,只是不知道幼小的孩子们心中的伤痕,是否也能愈合?

    204年,伦敦街头。

    莉莉通红的双眸噙满了泪水,突然说了声“H”,把泪水敛了回去,自言自语:“现在是204年,不同了,一切都不同了”看看这份报纸的出版日期,204年7月2号不同了

    惟不是她爸爸,她也不是妈妈,每段爱情都是不同的,那些丑陋的混账也都成为过去了……

    “不同了”她越说越坚决,再看看周围,没有狗仔队跟在远处拍着照片,也没有路人以古怪的眼神看着她,谈论着什么。

    那青春脸容渐渐露出了微笑,挺起了双眉,英姿飒爽,心扉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舒坦,那梦魇终于消散

    莉莉再看手中的《太阳报》,已经毫不畏惧和闷堵,她不屑地一笑,推着自行车走到前边的一个黑色垃圾桶边,把没有打开的整份报纸扔了进去,情不自禁地哈哈笑起来,“我自由了我不害怕了,我相信了”

    是的,我相信了……

    骤然间如同全然清醒了过来,莉莉有了一个决定。自从恋爱以来,她越喜欢,就越大脑不正常,想着比妈妈和所有人更聪明地经营一段感情、延长爱情的活力……却只是把事情弄得复杂了,只是在努力地搞砸事情。

    用不着那样,她明白了,她最需要做的是,像乔莉说的,相信相信一个人会全心会意爱她,相信爱情相信永远

    只有现在相信了,才能一起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莉莉仰头看看湛蓝的天空,转头看看外车道驶过的双层红色巴士,看看行人,笑容越发灿烂,满怀的冲动,真想立即回美国

    回去之后,她要向惟表白,告诉他,我要做你女朋友,我要你成为我的男朋友之前的IA关系过时了,她要告诉他

    惟,我爱你

第一百七十八章 你的歌    “你的歌”

    录音室里,菲尔-柯林斯的老脸满是兴趣,“我都是三婚的人了,你唱我的情歌给莉莉,怎么可能比得过唱自己的情歌?”

    叶惟眼神里闪过一道兴奋,“其实我一向有尝试做歌,我还在学校学了音乐基础和吉他,但是在这个方面……”他自嘲地摊手:“我实在没什么天赋,要么做得一团糟,要么像幼稚的儿歌。”

    “有基础?那就行了”菲尔认定了这个主意,“我们不是要做一首冠军歌曲,只是做一首歌这一点都不难。

    “对你来说是一点不难。我给你一页剧本,让你把它拍出来难不?我觉得一点不难。”叶惟说得笑了。

    两人说话之间,走到那边的小沙发坐下,也不急着录歌了,先商量好决定。

    菲尔在怂恿说道:“难道你不想给莉莉做一首歌?她给我唱过你的‘莉莉之歌,,你确定那是歌曲?”

    “那的确是歌……”叶惟的回答声几乎听不见那么小,想想莉莉听到专业版“莉莉之歌”的惊喜和感动样子,自然非常向往,又摇头笑叹:“你以为我不想像你那样做首《udh》出来哄女孩?我真是没天赋,同样的时间,我去拍部示爱短片会更好。”

    “小子,不是说永远别对自己说做不到吗?”菲尔也面露自嘲了,道:“你都不知道莉莉因为你的电影项目,讽刺了我是胆小鬼多少回。我和奥瑞安有办着一个天才儿童和青少年梦想基金啊,专门扶助艺术方面的神童,像你,你当初申请的话,会拿到一笔梦想资金的,以你的短片,10万美元应该有吧。可莉莉一下子要拿60万,我真的无法答应。”

    叶惟听了又是一愣,心头被什么重击了,震荡得一片空白,除了那朵百合花,“她从来没有跟我说过。”

    “我不奇怪。”菲尔对此意料之中,那就是他的宝贝女儿,“有一阵子,她都把我当仇人了。”

    “她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叶惟又喃喃了一遍,突然高声地道:“菲尔,你女儿真让我疯狂就那么做,我们做一首新歌”

    “欢迎加入”

    “那我该先作曲还是先作词?”

    “除了‘莉莉之歌,,你以前还作好了什么曲?”

    “一大堆没有名字的曲,有几首我觉得不错。”

    叶惟当下用啦啦啦地哼唱起来,只见菲尔的表情从有一点点期待到木然再到无语两人不约而同地果断道:“先作词吧”

    “你也有作词的基础对吗,主歌、副歌那些,就不用我罗嗦教了?”菲尔问。

    “是有基础,但你没有什么要传授给我么?”叶惟脸上闪烁着跃跃,心里则有些幻想,感觉就像中文武侠小说里,他在一个孤岛奇遇到一位江湖传奇级别的高人前辈,不奢求对方传他一甲子的功力,怎么也得教一招半式吧?

    菲尔说了声好吧,想都不用想地传授道:“首先你要确定自己想表达什么,一个主题,再在这个主题的范围内,把你的情感抒发出来,先别管那么多,写下一些句子,然后再去组合排列和调整押韵,这样比较适合你。”

    “主题当然是告诉莉莉,我有多么着迷她。”叶惟思索起来,顿时灵光一闪:“以花为思路怎么样?之前我写过一首诗给她。”

    想到莉莉把那首打油诗当成了至宝,菲尔就妒忌,不过还是做善意的指导:“我知道那回事,写得太含蓄了,做流行情歌还不够奔放,你需要把自己的情感更直接地说出来,告诉她”

    “好的先生。”叶惟一边想,一边拿出随身带的圆珠笔和标签纸记录下来,半晌,颇感好笑的道:“我发现情歌无非就是说我爱你,我好爱你,爱情真好,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有那些话才是情歌。”菲尔嘲笑了声,“你能想到说我爱你的其它方式?”

    “‘Suudh?反正我不太想直接说HB我想找个更有趣的主题。”

    “你可以试试。”

    叶惟想着往后靠向了沙发背,望着录音室的天花板,说道:“从小到大,我一直都被人叫坏小子、恶魔、混蛋……现在想想,以前的我有时候我还真挺混蛋的。”

    菲尔也靠向沙发背,双肘搭了上去,“我一辈子都被别人说是丑陋的混蛋,也许我做过的唯一一件好事是没争到莉莉的抚养权。”

    “不,两件好事,你在《铁钩船长》里演得挺不错。”叶惟扭头看了菲尔一眼,念起台词:“是的,好吧……”

    最近因为要游说罗伯茨,他又看了一遍《铁钩船长》,结果发现菲尔-柯林斯在里面客串了一个小龙套Tc。

    “哈哈,《铁钩船长》?”这是菲尔自己都要忘记的事了,想起来很好笑,“当年在片场,斯皮尔伯格几乎气疯了,朱莉娅-罗伯茨,那女人发了神经,他叫她什么……?”

    老家伙一时想不起,叶惟说道:“TIuke11。”菲尔立时一拍手掌:“对,TIuka11还跟我说是什么电影魔咒发生了。”叶惟猜测道:“《日以作夜》?弗朗索瓦-特吕弗那部。”菲尔又拍了下掌:“对,《日以作夜》幸好我只待了一天就走了。”

    叶惟好奇地问道:“你和斯皮尔伯格先生是好朋友?”因为《铁钩船长》,他发现菲尔-柯林斯和斯皮尔伯格似乎挺熟悉,不只是合作电影,两人还一起被戴安娜王妃接见过。

    “老朋友了。”菲尔说,“现在联系得不多。”

    叶惟噢的一拍额头:“早知道有这层关系,我叫莉莉麻烦你帮忙,把我的短片给斯皮尔伯格先生看,也许事情会简单得多。”

    “莉莉不会那样帮你,她不喜欢叫我帮忙。”菲尔清楚为什么,她不喜欢脖子上挂着“菲尔-柯林斯的女儿”这么个东西。

    “说笑而已,我更喜欢我所经历的,所以我才是我。”叶惟真心的道,“而且没有那些努力,斯皮尔伯格先生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一个人,靠裙带关系的小小白脸?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信任我,你知道最初是因为他对我的看法,给了汉克斯信心投资我。”

    “这些内情我全部清楚,莉莉拿来讽刺过我很多很多次还有可以别叫他斯皮尔伯格先生吗?我一身鸡皮疙瘩了

    菲尔突然有点怒气般,“你能专心写词吗?我能和你闲扯到下个月2号,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时间。”

    “OK,OK,还不是因为你打了岔。”叶惟举了举纸笔,在这个女朋友的大人物父亲面前越发自在了,像个熟悉的老朋友。

    “说回刚才的,以前大家都说我混蛋,而现在大家都说我阳光,发生这个变化有着很多的原因,其中重要的一个是认识了莉莉,她让我尝到了爱情的滋味,这是我第一次真正地爱上一个女孩说是我的初恋都行,这么强烈,这么不能自己……”

    叶惟抒发着内心的灼热情感,菲尔满意地点点头,虽然也起着鸡皮疙瘩,但高兴,看得出这小子是真着迷莉莉。

    “总的来说,她让我改变了这可以做主题吧?一个坏小子和一个好女孩相遇了,然后,就好像……中了她的巫术,中了她的毒被她完全的入侵,心、脑、身体,像病了,抵抗不了,越病越重,死了,死亡也是新生,从此成了她一个人的骑士”

    “不错的想法,就按这个思路写一首看看。”菲尔听得赞了一声,“这才像个神童。”

    叶惟嘿嘿一笑,往一页标签纸上写着,“歌词结构简单点,主歌,副歌,主歌,副歌,怎么样?”

    “我收回刚刚的话,你怎么能对自己这么没要求?”

    “说真的,这一分钟,我真想揍你。”

    “我早就想揍你了,泡我女儿?还去夏威夷两人旅游换了在我年轻时,你以为我不会揍你?”

    菲尔比划了下满是老茧的拳头,叶惟哈哈大笑起来,突然这时他的私人手机来电震动了,从裤袋拿出一看,顿时惊道:“嘘,是莉莉她那边很晚了,这应该是她打给我的睡前电话。”

    那张老脸急了:“你们还有睡前电话。”叶惟的语气流露出得意:“先生,只要有空,每天。”菲尔的脸色黑了

    接通来电,叶惟笑道:“嗨,女王陛下,晚上好。”

    “我的大人,方便聊电话吗?”莉莉的清声从手机传出。

    叶惟挪了挪身子坐到沙发边,远离凑过来以左耳几乎贴到他脑袋的菲尔,道:“现在还真有点不方便,旁边有别人。”你爸爸

    “哦那不打扰你了,晚安。”

    “晚安,做个好梦,这次我要上演帽子戏法,对阵皇马”

    “哈哈我尽力,明天告诉你结果。”

    结束通话后,叶惟对还是凑了过来的菲尔做了个“我没有恶意”的投降手势,“健康的通话。”

    菲尔疑惑的问道:“你们最后说的是什么意思?足球?”叶惟耸肩一笑:“是梦,莉莉前些天梦过一次我踢职业足球,曼联队员,对阿森纳,进了个乌龙球;然后那天跟着我也梦到她踢职业足球,也是曼联队员,对切尔西,罚失了一个点球,哈哈我们就开始玩这个做梦游戏了,很有趣。”

    “你们还有做梦游戏……”那双老目瞪大,满脸的妒忌。

    “最近才有。”叶惟说着突然惊喜样子,“我想到了一句歌词,大概是‘就连在梦中,也都是你的身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