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的歌”

    录音室里,菲尔-柯林斯的老脸满是兴趣,“我都是三婚的人了,你唱我的情歌给莉莉,怎么可能比得过唱自己的情歌?”

    叶惟眼神里闪过一道兴奋,“其实我一向有尝试做歌,我还在学校学了音乐基础和吉他,但是在这个方面……”他自嘲地摊手:“我实在没什么天赋,要么做得一团糟,要么像幼稚的儿歌。”

    “有基础?那就行了”菲尔认定了这个主意,“我们不是要做一首冠军歌曲,只是做一首歌这一点都不难。

    “对你来说是一点不难。我给你一页剧本,让你把它拍出来难不?我觉得一点不难。”叶惟说得笑了。

    两人说话之间,走到那边的小沙发坐下,也不急着录歌了,先商量好决定。

    菲尔在怂恿说道:“难道你不想给莉莉做一首歌?她给我唱过你的‘莉莉之歌,,你确定那是歌曲?”

    “那的确是歌……”叶惟的回答声几乎听不见那么小,想想莉莉听到专业版“莉莉之歌”的惊喜和感动样子,自然非常向往,又摇头笑叹:“你以为我不想像你那样做首《udh》出来哄女孩?我真是没天赋,同样的时间,我去拍部示爱短片会更好。”

    “小子,不是说永远别对自己说做不到吗?”菲尔也面露自嘲了,道:“你都不知道莉莉因为你的电影项目,讽刺了我是胆小鬼多少回。我和奥瑞安有办着一个天才儿童和青少年梦想基金啊,专门扶助艺术方面的神童,像你,你当初申请的话,会拿到一笔梦想资金的,以你的短片,10万美元应该有吧。可莉莉一下子要拿60万,我真的无法答应。”

    叶惟听了又是一愣,心头被什么重击了,震荡得一片空白,除了那朵百合花,“她从来没有跟我说过。”

    “我不奇怪。”菲尔对此意料之中,那就是他的宝贝女儿,“有一阵子,她都把我当仇人了。”

    “她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叶惟又喃喃了一遍,突然高声地道:“菲尔,你女儿真让我疯狂就那么做,我们做一首新歌”

    “欢迎加入”

    “那我该先作曲还是先作词?”

    “除了‘莉莉之歌,,你以前还作好了什么曲?”

    “一大堆没有名字的曲,有几首我觉得不错。”

    叶惟当下用啦啦啦地哼唱起来,只见菲尔的表情从有一点点期待到木然再到无语两人不约而同地果断道:“先作词吧”

    “你也有作词的基础对吗,主歌、副歌那些,就不用我罗嗦教了?”菲尔问。

    “是有基础,但你没有什么要传授给我么?”叶惟脸上闪烁着跃跃,心里则有些幻想,感觉就像中文武侠小说里,他在一个孤岛奇遇到一位江湖传奇级别的高人前辈,不奢求对方传他一甲子的功力,怎么也得教一招半式吧?

    菲尔说了声好吧,想都不用想地传授道:“首先你要确定自己想表达什么,一个主题,再在这个主题的范围内,把你的情感抒发出来,先别管那么多,写下一些句子,然后再去组合排列和调整押韵,这样比较适合你。”

    “主题当然是告诉莉莉,我有多么着迷她。”叶惟思索起来,顿时灵光一闪:“以花为思路怎么样?之前我写过一首诗给她。”

    想到莉莉把那首打油诗当成了至宝,菲尔就妒忌,不过还是做善意的指导:“我知道那回事,写得太含蓄了,做流行情歌还不够奔放,你需要把自己的情感更直接地说出来,告诉她”

    “好的先生。”叶惟一边想,一边拿出随身带的圆珠笔和标签纸记录下来,半晌,颇感好笑的道:“我发现情歌无非就是说我爱你,我好爱你,爱情真好,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有那些话才是情歌。”菲尔嘲笑了声,“你能想到说我爱你的其它方式?”

    “‘Suudh?反正我不太想直接说HB我想找个更有趣的主题。”

    “你可以试试。”

    叶惟想着往后靠向了沙发背,望着录音室的天花板,说道:“从小到大,我一直都被人叫坏小子、恶魔、混蛋……现在想想,以前的我有时候我还真挺混蛋的。”

    菲尔也靠向沙发背,双肘搭了上去,“我一辈子都被别人说是丑陋的混蛋,也许我做过的唯一一件好事是没争到莉莉的抚养权。”

    “不,两件好事,你在《铁钩船长》里演得挺不错。”叶惟扭头看了菲尔一眼,念起台词:“是的,好吧……”

    最近因为要游说罗伯茨,他又看了一遍《铁钩船长》,结果发现菲尔-柯林斯在里面客串了一个小龙套Tc。

    “哈哈,《铁钩船长》?”这是菲尔自己都要忘记的事了,想起来很好笑,“当年在片场,斯皮尔伯格几乎气疯了,朱莉娅-罗伯茨,那女人发了神经,他叫她什么……?”

    老家伙一时想不起,叶惟说道:“TIuke11。”菲尔立时一拍手掌:“对,TIuka11还跟我说是什么电影魔咒发生了。”叶惟猜测道:“《日以作夜》?弗朗索瓦-特吕弗那部。”菲尔又拍了下掌:“对,《日以作夜》幸好我只待了一天就走了。”

    叶惟好奇地问道:“你和斯皮尔伯格先生是好朋友?”因为《铁钩船长》,他发现菲尔-柯林斯和斯皮尔伯格似乎挺熟悉,不只是合作电影,两人还一起被戴安娜王妃接见过。

    “老朋友了。”菲尔说,“现在联系得不多。”

    叶惟噢的一拍额头:“早知道有这层关系,我叫莉莉麻烦你帮忙,把我的短片给斯皮尔伯格先生看,也许事情会简单得多。”

    “莉莉不会那样帮你,她不喜欢叫我帮忙。”菲尔清楚为什么,她不喜欢脖子上挂着“菲尔-柯林斯的女儿”这么个东西。

    “说笑而已,我更喜欢我所经历的,所以我才是我。”叶惟真心的道,“而且没有那些努力,斯皮尔伯格先生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一个人,靠裙带关系的小小白脸?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信任我,你知道最初是因为他对我的看法,给了汉克斯信心投资我。”

    “这些内情我全部清楚,莉莉拿来讽刺过我很多很多次还有可以别叫他斯皮尔伯格先生吗?我一身鸡皮疙瘩了

    菲尔突然有点怒气般,“你能专心写词吗?我能和你闲扯到下个月2号,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时间。”

    “OK,OK,还不是因为你打了岔。”叶惟举了举纸笔,在这个女朋友的大人物父亲面前越发自在了,像个熟悉的老朋友。

    “说回刚才的,以前大家都说我混蛋,而现在大家都说我阳光,发生这个变化有着很多的原因,其中重要的一个是认识了莉莉,她让我尝到了爱情的滋味,这是我第一次真正地爱上一个女孩说是我的初恋都行,这么强烈,这么不能自己……”

    叶惟抒发着内心的灼热情感,菲尔满意地点点头,虽然也起着鸡皮疙瘩,但高兴,看得出这小子是真着迷莉莉。

    “总的来说,她让我改变了这可以做主题吧?一个坏小子和一个好女孩相遇了,然后,就好像……中了她的巫术,中了她的毒被她完全的入侵,心、脑、身体,像病了,抵抗不了,越病越重,死了,死亡也是新生,从此成了她一个人的骑士”

    “不错的想法,就按这个思路写一首看看。”菲尔听得赞了一声,“这才像个神童。”

    叶惟嘿嘿一笑,往一页标签纸上写着,“歌词结构简单点,主歌,副歌,主歌,副歌,怎么样?”

    “我收回刚刚的话,你怎么能对自己这么没要求?”

    “说真的,这一分钟,我真想揍你。”

    “我早就想揍你了,泡我女儿?还去夏威夷两人旅游换了在我年轻时,你以为我不会揍你?”

    菲尔比划了下满是老茧的拳头,叶惟哈哈大笑起来,突然这时他的私人手机来电震动了,从裤袋拿出一看,顿时惊道:“嘘,是莉莉她那边很晚了,这应该是她打给我的睡前电话。”

    那张老脸急了:“你们还有睡前电话。”叶惟的语气流露出得意:“先生,只要有空,每天。”菲尔的脸色黑了

    接通来电,叶惟笑道:“嗨,女王陛下,晚上好。”

    “我的大人,方便聊电话吗?”莉莉的清声从手机传出。

    叶惟挪了挪身子坐到沙发边,远离凑过来以左耳几乎贴到他脑袋的菲尔,道:“现在还真有点不方便,旁边有别人。”你爸爸

    “哦那不打扰你了,晚安。”

    “晚安,做个好梦,这次我要上演帽子戏法,对阵皇马”

    “哈哈我尽力,明天告诉你结果。”

    结束通话后,叶惟对还是凑了过来的菲尔做了个“我没有恶意”的投降手势,“健康的通话。”

    菲尔疑惑的问道:“你们最后说的是什么意思?足球?”叶惟耸肩一笑:“是梦,莉莉前些天梦过一次我踢职业足球,曼联队员,对阿森纳,进了个乌龙球;然后那天跟着我也梦到她踢职业足球,也是曼联队员,对切尔西,罚失了一个点球,哈哈我们就开始玩这个做梦游戏了,很有趣。”

    “你们还有做梦游戏……”那双老目瞪大,满脸的妒忌。

    “最近才有。”叶惟说着突然惊喜样子,“我想到了一句歌词,大概是‘就连在梦中,也都是你的身影,”

第一百七十七章 混蛋会    格林威治时间7月7号,随着在瑞士蒙特勒的第3届蒙特勒爵士乐音乐节的演出结束,菲尔-柯林斯的“告别之旅”世界巡演欧洲站也落下帷幕,2场场场爆满,这位80年代的摇滚巨星,在今天仍然星光灿烂。

    他将休息一小段时间,然后开始筹备美国站的巡演,还有继续制作下半年发行的精选碟。

    瑞士日内瓦湖畔岸边山坡上的住宅区是世界上最宜居的地方之一,风景优美,氛围宁静,到处是茂盛的草木,分布着古朴而隐秘的房子,望去蓝天下的日内瓦湖,一片粼粼的清亮,宛若倾地的银河。

    菲尔-柯林斯一家平时定居于此。

    最近菲尔真是吃得好睡得香,巡演很成功,老婆奥瑞安的第二胎ll月底左右就要生了,检查发现又是个男孩;而宝贝女儿的心也回来了,他的甜心小宝贝,谁都抢不走

    不过这个美梦,被一把刺耳嘈杂的歌声吵醒了。

    “udh噢,噢--”

    “哈哈哈”红顶古屋前的草坪上,莉莉用手机播着一段录音,看着爸爸满脸的古怪,仿佛这是人类史上最好笑的一幕,她笑得几乎从木椅子滚到地上去,虽然不是第一次播,却每次都那么爆笑。

    “噢噢”菲尔突然鬼叫了几声,没好气的道:“那混小子连都唱不好?他是在故意毁歌”

    莉莉想说什么笑得说不出来,停了录音缓过劲来,才笑嗔道:“我不同意你,惟唱得够好了,你不懂欣赏而已我去给尼克听听。”她起身往屋子里走去,轻声哼唱着什么。

    我不懂欣赏?菲尔除了愕然,能说什么呢,每多一个女孩子恋爱,就多一个失宠的父亲

    看到莉莉都爱得是非不分了,他很妒忌,又其实挺高兴,当然希望她能一直快乐下去。

    那混小子唱歌是不行,但至少很懂得哄她,这点是值得称赞的……慢着……

    老脸上闪现了一个“有了”的神情菲尔想着不禁哈哈一声,好主意,好主意

    说实在,在很多方面,他都觉得自己对不起莉莉,亏欠她太多了,根本不可能补偿得了。而且他也已经意识到,自从有了尼古拉斯,工作忙起来的时候,他总会疏忽年长的莉莉,然而她只是个从小经历着一大堆家庭扯淡事的青少年而已。

    他不想再这样了,所以决心这次巡演后,把时间的大部分给家人。

    这段日子在这种态度和努力下,以前的摇滚父女二人组终于重现世界,菲尔倍感珍惜,也想更多地让莉莉高兴,而现在要让她高兴绕不开一个人,叶惟。

    他也一直想补救那次失言打击莉莉这段感情的过错,虽然有帮她拿到弗格森的签名照,可那真的不算什么,好像已经有很久很久,他都没有给什么惊喜莉莉了,一想到这点就让他着急。

    莉莉又不是普通的青少年,她的成长让她对惊喜有着高标准,买些贵重礼物什么的没用,不花心思,她根本看不上眼。这也当然,也不看看她是谁的女儿,她的血液里流着抒情摇滚的精神。

    菲尔越来越老了,哄女孩子开心的才能也越来越退化,还是用最拿手的唱歌吧,像《c‘11BeTHat》那次就非常好。

    而现在就有一个机会,到洛杉矶找那混小子,带他到录音室录一首像样的歌,把CD送给莉莉

    好主意也是时候会一会那小子了……

    光头老脸上露出一记略带凶光的撇嘴眯眼的表情,算算时间,洛杉矶那边刚刚到凌晨,还适合打电话,菲尔当即走到一边去,留意着屋子,拿着手机打给了吉尔-塔沃曼,一接通就小声道:“把那个混小子的号码给我。”

    “谁?你说什么?”

    “泡我们女儿的那个混小子”

    “你想做什么?”塔沃曼的声音惊疑而警惕,“菲尔,你最好不要捣乱。”

    “我只是想给莉莉一个惊喜……”菲尔只好说了自己的主意,“注意保密,不然就不是惊喜了。”塔沃曼无奈笑道:“我不妨碍你哄莉莉,但你要把事情做得漂亮,惟格那孩子很懂事,就是某些方面和你……是一类人,我担心你们会起冲突。”

    菲尔低笑了起来:“呵呵,我都53岁了,连鼓都快打不动了,你担心什么。”

    塔沃曼发给他号码后,他立即打了过去。

    夜空下的洛杉矶,布伦特伍德,叶家。

    忙碌了一晚上的文案工作,叶惟正要睡觉,都关了灯躺到床上去了,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现在有两部手机,一部是工作号码,下班时间后一般没人会打来;另一部是正响着的原本的私人号码,奇怪的是来电者是个陌生的国外号码,谁啊?

    “你好?”

    “你好,叶惟对吗,我是菲尔-柯林斯,莉莉妈妈给我的号码。”

    OK,菲尔-柯林斯,叶惟后知后觉了半秒,眼睛骤然地瞪大,一下子腾身而起,这把声音的确是……

    怎么回事他整个人摔下了床,古怪地呲牙咧嘴,太突然了,又激动又有些无措:“哇喔,真意外,嗨柯林斯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心里顿时一突,“莉莉还好吧?”

    “莉莉没事,她不知道我找你。”

    “哦哦。”叶惟应了几声,真是意想不到,起身走动起来,“什么事?柯林斯先生请说。”

    “小子,你再叫我一声柯林斯先生,,我保证你有大麻烦。”

    “呃。”叶惟耸耸肩,把房间里的灯打开,一时间不懂怎么跟对方相处,那是菲尔-柯林斯,不用多说的大人物,但他不想用生意交际那一套,因为这人还是莉莉的父亲。

    对方似乎也讨厌那些客套,正好,他坦然的问道:“收到了,菲尔,什么事?”

    “你唱歌唱得烂透了,就那种水平还好意思唱给莉莉听,为你感到丢脸。”菲尔先刻薄了几句,才说出计划,最后道:“两天之内我们完成这事情,给莉莉个惊喜,有兴趣加入吗?”

    “当然”叶惟早已听得一脸兴奋,大感有趣和冲劲,“很酷的主意,莉莉会感动坏的,我加入”

    “明后两天你有空不?”

    叶惟现在的工作时间很自由,而且正处于考察刚建的制片人团队的阶段,要看到他们的工作成果是要等待的,又到周末了,所以当然有空。他笑道:“是的,没问题,关于莉莉的事,我总是有空的。”

    “那就行,我这就着手飞去洛杉矶,你那边的明天下午就能到。保护好你的嗓子,这两天不要乱喊,录好歌了我随便你。”

    两人又谈了些细节,怎么接头,怎么保密……

    通话结束后,过了半晌,叶惟才回过神来一般就要兴奋地高呼“我要去摇滚了”,立刻又捂住嘴巴,保护嗓子

    录歌,录歌,要唱哪一首歌呢?

    他昂然地走向书架边的CD柜,一人高的柜子里放满了唱片,它们见证着那一个五分钟热度的音乐梦,很多的老歌,披头士、皇后、卡朋特这些都是最爱,创世纪的也有几张,菲尔-柯林斯的个人专辑更是集齐了,只差一些精选碟。

    其实他向来就喜欢听菲尔-柯林斯,《AuBapaanIe》是他最爱的歌曲之一,跟莉莉约会后,也听得更多了。

    “哪首呢?”叶惟翻动起了一张张柯林斯的个人唱片,看看这上面的介绍,它们可是在全球卖出了超过l亿张包括7座格莱美奖和17个提名,6座全英音乐奖和7个提名、l座奥斯卡和-个提名,2座金球奖和l个提名……

    《AuBapaanIe》当然好,公告牌T100的冠军歌曲,柯林斯对社会反思的代表作,但它不是情歌,不适合。

    《AIu-AI1On》?同样的冠军歌曲,同样有着无数的翻唱版本,普通话版和粤语版都有,26年玛丽亚刂莉和后街男孩乐队联手翻唱过,一发布就在英国成了空降冠军。

    叶惟觉得自己的翻唱版肯定比不过他们,而且这一首太伤情了,不适合。

    但他真的爱死它,因为它最初是同名电影《冲破禁忌》的插曲,那片子的男主角是他最喜欢的演员之一“督爷”杰夫-布里吉斯,当年拿到奥斯卡提名,后来又成了《似是故人来》的主题曲。

    “怎么也得唱一首冠军歌曲吧”叶惟嘀咕,《OueMeNht》?《T-Ha》?都不适合,还是《udh》或者《GrrIuOfLe》吧。他看着歌目,不管冠军不冠军,真多经典啊,《TAIr-T》、《1Mta-It-uIBatu》

    “酷。”他突然不禁感慨,这可全部是柯林斯自己作曲、填词、演唱和打鼓的,真是个才华横溢的家伙

    突然又生起一种庸俗的感觉,是以前没怎么有过的,终于有些理解列夫他们吼的“那是莉莉-柯林斯”,自己居然和菲尔-柯林斯的女儿在恋爱很庸俗,却很惊人

    “c-1m-vIubIv,aI11Tave-,1ta-a-at-vTc-1m-1-bIv(当我感到忧伤,我要做的只是,看你一眼,然后我就不那么忧伤了),就唱《Grr-KtudlOfLe》”

    B号当天,菲尔-柯林斯就瞒着几乎所有人,带上助理就坐飞机前往洛杉矶。

    到达洛杉矶时是下午2点多,由于时差还是B号,菲尔一行人从机场直接往约定的会面地点位于西好莱坞的“西湖录音棚”赶去,这是最好的录音室之一。

    除了一些同机乘客、机场人员疑似地看到巨星身影,没有人知道混蛋柯林斯来了。

    西湖录音棚有着大大小小的多个录音室,菲尔一行人进了大厅,在前台工作人员惊讶热情的带路下,来到一个门口贴着预定客户“菲尔-柯林斯”名字的小型录音室,开门走进去,只见一个黑发少年早已候在沙发那里,一看到他顿时笑着走来。

    “菲尔,很高兴见到你。”少年伸出了右手。

    菲尔微眯双眼地打量起了对方,6岁就长得比他还要高大,穿着有吉他图案的灰T恤和牛仔裤,看上去还算顺眼

    与此同时,叶惟也在看着柯林斯,心里不可能没有紧张,无论是摇滚巨星还是女朋友的爸爸,都让人情绪不安,两者同为一个人真有些不敢乱看,是的,生怕给对方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行了行了,别跟我说客套话,我听不懂。”菲尔和小子握了一下手,看看那边的混音控制台、里面玻璃窗后的录音间,都没发现录音工程师和录音助理的身影,问道:“人呢?”

    “他们到别的室去了,说你到了再叫他们。”叶惟会意地说,既然柯林斯多次让我做自己,那就做自己吧。

    他忽然想到什么,不由微笑地问道:“我想冒昧问你一个老套的问题,《TAIrTcut》,是你真的见到一个人见死不救,还是……只是失恋歌?”

    他是想起了这首经典的一个著名故事,它有一句歌词是“如果你告诉我你溺水了,我不会伸出援手1vhnmevvutu1uhnc1caTa0”,就有个广为流传的故事说柯林斯某天看到一个人溺水了,而旁边有一个家伙看见,那人并没有伸出援手地走开,所以有了这首歌。

    “哦?”菲尔的脸色立时一变,这小子什么意思

    难道不知道这是他第一任前妻安德里娅-伯提内利出轨后,他愤而写下的歌?而且……虽然那些事都早已过去了,他和伯提内利和塔沃曼都做回朋友好久了,但身为莉莉男朋友,问这个适合吗?

    “不好意思……”叶惟察觉到不对劲,似乎问了不该问的,连忙道歉说:“我只是好奇,这问题困扰我有些年了

    菲尔一边走向混音控制台,一边嗤笑了声:“失恋歌而已,那个故事是以讹传讹(ute-Ia。”

    “喔,先生注意你的用词”叶惟霍地一下皱起眉头,心里涌起了一股怒火。

    cIueeIa(中国人的小声交谈)是个不友善的词,相当于中文里以讹传讹、不可理喻、流言蜚语的意思,最早是因为欧洲人无法理解中国文化和语言而有的说法,这是个有种族主义争议的过时词,谁会当着一个华人面前这么说?

    什么兴致都没了,不管是大人物还是女朋友的爸爸,他只想对这个老头竖中指这是原则问题,他永远悍卫的原则,就像他的先辈一样,谁都不能侮辱中国人上帝也不能

    老头儿回头望来,没有道歉的意思。叶惟严肃的道:“也许你觉得没什么大不了,那我叫你英国佬Imr)怎么样?”

    Lt是个对英国人的蔑称,在英国人听来相当难听。

    “该死的小子”老头立时怒了,“我娶了一个亚裔妻子,有一个混血儿子,快两个你看我像是什么三K党的种族主义者吗?都说你是个天才,我看你是个白痴”

    “谁知道,也许不是三K党,是光头党呢。”叶惟毫不退让,脸上显然写着:我需要一个道歉。

    “哈哈哈我发现我还挺喜欢你的,有种”菲尔突然大笑起来,富有磁性的嗓音响彻录音室:“对不起,刚才我的用词不当,那你长舌妇似的揭我伤疤怎么算?”

    “我之前就说了,对不起”叶惟突然也是大笑,会意了,这老混蛋,有意思也对,写出《AuBa-TPaanIe》的人哪会那么肤浅弱智,兴致顿时又回来了,我们要摇滚了

    两人看着彼此,越笑越好笑,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投缘感,击了一下手掌,算没事了,“哈哈哈”

    “菲尔,昨晚我想了很久,终于做出决定,我要唱《GrrIuOfLe》。”

    “我有了个新主意,为什么不做一首你自己的歌?”菲尔的老脸饶有兴趣,“你作曲、填词和唱的新歌。”

    叶惟闻言一愣,“什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