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格林威治时间7月7号,随着在瑞士蒙特勒的第3届蒙特勒爵士乐音乐节的演出结束,菲尔-柯林斯的“告别之旅”世界巡演欧洲站也落下帷幕,2场场场爆满,这位80年代的摇滚巨星,在今天仍然星光灿烂。

    他将休息一小段时间,然后开始筹备美国站的巡演,还有继续制作下半年发行的精选碟。

    瑞士日内瓦湖畔岸边山坡上的住宅区是世界上最宜居的地方之一,风景优美,氛围宁静,到处是茂盛的草木,分布着古朴而隐秘的房子,望去蓝天下的日内瓦湖,一片粼粼的清亮,宛若倾地的银河。

    菲尔-柯林斯一家平时定居于此。

    最近菲尔真是吃得好睡得香,巡演很成功,老婆奥瑞安的第二胎ll月底左右就要生了,检查发现又是个男孩;而宝贝女儿的心也回来了,他的甜心小宝贝,谁都抢不走

    不过这个美梦,被一把刺耳嘈杂的歌声吵醒了。

    “udh噢,噢--”

    “哈哈哈”红顶古屋前的草坪上,莉莉用手机播着一段录音,看着爸爸满脸的古怪,仿佛这是人类史上最好笑的一幕,她笑得几乎从木椅子滚到地上去,虽然不是第一次播,却每次都那么爆笑。

    “噢噢”菲尔突然鬼叫了几声,没好气的道:“那混小子连都唱不好?他是在故意毁歌”

    莉莉想说什么笑得说不出来,停了录音缓过劲来,才笑嗔道:“我不同意你,惟唱得够好了,你不懂欣赏而已我去给尼克听听。”她起身往屋子里走去,轻声哼唱着什么。

    我不懂欣赏?菲尔除了愕然,能说什么呢,每多一个女孩子恋爱,就多一个失宠的父亲

    看到莉莉都爱得是非不分了,他很妒忌,又其实挺高兴,当然希望她能一直快乐下去。

    那混小子唱歌是不行,但至少很懂得哄她,这点是值得称赞的……慢着……

    老脸上闪现了一个“有了”的神情菲尔想着不禁哈哈一声,好主意,好主意

    说实在,在很多方面,他都觉得自己对不起莉莉,亏欠她太多了,根本不可能补偿得了。而且他也已经意识到,自从有了尼古拉斯,工作忙起来的时候,他总会疏忽年长的莉莉,然而她只是个从小经历着一大堆家庭扯淡事的青少年而已。

    他不想再这样了,所以决心这次巡演后,把时间的大部分给家人。

    这段日子在这种态度和努力下,以前的摇滚父女二人组终于重现世界,菲尔倍感珍惜,也想更多地让莉莉高兴,而现在要让她高兴绕不开一个人,叶惟。

    他也一直想补救那次失言打击莉莉这段感情的过错,虽然有帮她拿到弗格森的签名照,可那真的不算什么,好像已经有很久很久,他都没有给什么惊喜莉莉了,一想到这点就让他着急。

    莉莉又不是普通的青少年,她的成长让她对惊喜有着高标准,买些贵重礼物什么的没用,不花心思,她根本看不上眼。这也当然,也不看看她是谁的女儿,她的血液里流着抒情摇滚的精神。

    菲尔越来越老了,哄女孩子开心的才能也越来越退化,还是用最拿手的唱歌吧,像《c‘11BeTHat》那次就非常好。

    而现在就有一个机会,到洛杉矶找那混小子,带他到录音室录一首像样的歌,把CD送给莉莉

    好主意也是时候会一会那小子了……

    光头老脸上露出一记略带凶光的撇嘴眯眼的表情,算算时间,洛杉矶那边刚刚到凌晨,还适合打电话,菲尔当即走到一边去,留意着屋子,拿着手机打给了吉尔-塔沃曼,一接通就小声道:“把那个混小子的号码给我。”

    “谁?你说什么?”

    “泡我们女儿的那个混小子”

    “你想做什么?”塔沃曼的声音惊疑而警惕,“菲尔,你最好不要捣乱。”

    “我只是想给莉莉一个惊喜……”菲尔只好说了自己的主意,“注意保密,不然就不是惊喜了。”塔沃曼无奈笑道:“我不妨碍你哄莉莉,但你要把事情做得漂亮,惟格那孩子很懂事,就是某些方面和你……是一类人,我担心你们会起冲突。”

    菲尔低笑了起来:“呵呵,我都53岁了,连鼓都快打不动了,你担心什么。”

    塔沃曼发给他号码后,他立即打了过去。

    夜空下的洛杉矶,布伦特伍德,叶家。

    忙碌了一晚上的文案工作,叶惟正要睡觉,都关了灯躺到床上去了,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现在有两部手机,一部是工作号码,下班时间后一般没人会打来;另一部是正响着的原本的私人号码,奇怪的是来电者是个陌生的国外号码,谁啊?

    “你好?”

    “你好,叶惟对吗,我是菲尔-柯林斯,莉莉妈妈给我的号码。”

    OK,菲尔-柯林斯,叶惟后知后觉了半秒,眼睛骤然地瞪大,一下子腾身而起,这把声音的确是……

    怎么回事他整个人摔下了床,古怪地呲牙咧嘴,太突然了,又激动又有些无措:“哇喔,真意外,嗨柯林斯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心里顿时一突,“莉莉还好吧?”

    “莉莉没事,她不知道我找你。”

    “哦哦。”叶惟应了几声,真是意想不到,起身走动起来,“什么事?柯林斯先生请说。”

    “小子,你再叫我一声柯林斯先生,,我保证你有大麻烦。”

    “呃。”叶惟耸耸肩,把房间里的灯打开,一时间不懂怎么跟对方相处,那是菲尔-柯林斯,不用多说的大人物,但他不想用生意交际那一套,因为这人还是莉莉的父亲。

    对方似乎也讨厌那些客套,正好,他坦然的问道:“收到了,菲尔,什么事?”

    “你唱歌唱得烂透了,就那种水平还好意思唱给莉莉听,为你感到丢脸。”菲尔先刻薄了几句,才说出计划,最后道:“两天之内我们完成这事情,给莉莉个惊喜,有兴趣加入吗?”

    “当然”叶惟早已听得一脸兴奋,大感有趣和冲劲,“很酷的主意,莉莉会感动坏的,我加入”

    “明后两天你有空不?”

    叶惟现在的工作时间很自由,而且正处于考察刚建的制片人团队的阶段,要看到他们的工作成果是要等待的,又到周末了,所以当然有空。他笑道:“是的,没问题,关于莉莉的事,我总是有空的。”

    “那就行,我这就着手飞去洛杉矶,你那边的明天下午就能到。保护好你的嗓子,这两天不要乱喊,录好歌了我随便你。”

    两人又谈了些细节,怎么接头,怎么保密……

    通话结束后,过了半晌,叶惟才回过神来一般就要兴奋地高呼“我要去摇滚了”,立刻又捂住嘴巴,保护嗓子

    录歌,录歌,要唱哪一首歌呢?

    他昂然地走向书架边的CD柜,一人高的柜子里放满了唱片,它们见证着那一个五分钟热度的音乐梦,很多的老歌,披头士、皇后、卡朋特这些都是最爱,创世纪的也有几张,菲尔-柯林斯的个人专辑更是集齐了,只差一些精选碟。

    其实他向来就喜欢听菲尔-柯林斯,《AuBapaanIe》是他最爱的歌曲之一,跟莉莉约会后,也听得更多了。

    “哪首呢?”叶惟翻动起了一张张柯林斯的个人唱片,看看这上面的介绍,它们可是在全球卖出了超过l亿张包括7座格莱美奖和17个提名,6座全英音乐奖和7个提名、l座奥斯卡和-个提名,2座金球奖和l个提名……

    《AuBapaanIe》当然好,公告牌T100的冠军歌曲,柯林斯对社会反思的代表作,但它不是情歌,不适合。

    《AIu-AI1On》?同样的冠军歌曲,同样有着无数的翻唱版本,普通话版和粤语版都有,26年玛丽亚刂莉和后街男孩乐队联手翻唱过,一发布就在英国成了空降冠军。

    叶惟觉得自己的翻唱版肯定比不过他们,而且这一首太伤情了,不适合。

    但他真的爱死它,因为它最初是同名电影《冲破禁忌》的插曲,那片子的男主角是他最喜欢的演员之一“督爷”杰夫-布里吉斯,当年拿到奥斯卡提名,后来又成了《似是故人来》的主题曲。

    “怎么也得唱一首冠军歌曲吧”叶惟嘀咕,《OueMeNht》?《T-Ha》?都不适合,还是《udh》或者《GrrIuOfLe》吧。他看着歌目,不管冠军不冠军,真多经典啊,《TAIr-T》、《1Mta-It-uIBatu》

    “酷。”他突然不禁感慨,这可全部是柯林斯自己作曲、填词、演唱和打鼓的,真是个才华横溢的家伙

    突然又生起一种庸俗的感觉,是以前没怎么有过的,终于有些理解列夫他们吼的“那是莉莉-柯林斯”,自己居然和菲尔-柯林斯的女儿在恋爱很庸俗,却很惊人

    “c-1m-vIubIv,aI11Tave-,1ta-a-at-vTc-1m-1-bIv(当我感到忧伤,我要做的只是,看你一眼,然后我就不那么忧伤了),就唱《Grr-KtudlOfLe》”

    B号当天,菲尔-柯林斯就瞒着几乎所有人,带上助理就坐飞机前往洛杉矶。

    到达洛杉矶时是下午2点多,由于时差还是B号,菲尔一行人从机场直接往约定的会面地点位于西好莱坞的“西湖录音棚”赶去,这是最好的录音室之一。

    除了一些同机乘客、机场人员疑似地看到巨星身影,没有人知道混蛋柯林斯来了。

    西湖录音棚有着大大小小的多个录音室,菲尔一行人进了大厅,在前台工作人员惊讶热情的带路下,来到一个门口贴着预定客户“菲尔-柯林斯”名字的小型录音室,开门走进去,只见一个黑发少年早已候在沙发那里,一看到他顿时笑着走来。

    “菲尔,很高兴见到你。”少年伸出了右手。

    菲尔微眯双眼地打量起了对方,6岁就长得比他还要高大,穿着有吉他图案的灰T恤和牛仔裤,看上去还算顺眼

    与此同时,叶惟也在看着柯林斯,心里不可能没有紧张,无论是摇滚巨星还是女朋友的爸爸,都让人情绪不安,两者同为一个人真有些不敢乱看,是的,生怕给对方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行了行了,别跟我说客套话,我听不懂。”菲尔和小子握了一下手,看看那边的混音控制台、里面玻璃窗后的录音间,都没发现录音工程师和录音助理的身影,问道:“人呢?”

    “他们到别的室去了,说你到了再叫他们。”叶惟会意地说,既然柯林斯多次让我做自己,那就做自己吧。

    他忽然想到什么,不由微笑地问道:“我想冒昧问你一个老套的问题,《TAIrTcut》,是你真的见到一个人见死不救,还是……只是失恋歌?”

    他是想起了这首经典的一个著名故事,它有一句歌词是“如果你告诉我你溺水了,我不会伸出援手1vhnmevvutu1uhnc1caTa0”,就有个广为流传的故事说柯林斯某天看到一个人溺水了,而旁边有一个家伙看见,那人并没有伸出援手地走开,所以有了这首歌。

    “哦?”菲尔的脸色立时一变,这小子什么意思

    难道不知道这是他第一任前妻安德里娅-伯提内利出轨后,他愤而写下的歌?而且……虽然那些事都早已过去了,他和伯提内利和塔沃曼都做回朋友好久了,但身为莉莉男朋友,问这个适合吗?

    “不好意思……”叶惟察觉到不对劲,似乎问了不该问的,连忙道歉说:“我只是好奇,这问题困扰我有些年了

    菲尔一边走向混音控制台,一边嗤笑了声:“失恋歌而已,那个故事是以讹传讹(ute-Ia。”

    “喔,先生注意你的用词”叶惟霍地一下皱起眉头,心里涌起了一股怒火。

    cIueeIa(中国人的小声交谈)是个不友善的词,相当于中文里以讹传讹、不可理喻、流言蜚语的意思,最早是因为欧洲人无法理解中国文化和语言而有的说法,这是个有种族主义争议的过时词,谁会当着一个华人面前这么说?

    什么兴致都没了,不管是大人物还是女朋友的爸爸,他只想对这个老头竖中指这是原则问题,他永远悍卫的原则,就像他的先辈一样,谁都不能侮辱中国人上帝也不能

    老头儿回头望来,没有道歉的意思。叶惟严肃的道:“也许你觉得没什么大不了,那我叫你英国佬Imr)怎么样?”

    Lt是个对英国人的蔑称,在英国人听来相当难听。

    “该死的小子”老头立时怒了,“我娶了一个亚裔妻子,有一个混血儿子,快两个你看我像是什么三K党的种族主义者吗?都说你是个天才,我看你是个白痴”

    “谁知道,也许不是三K党,是光头党呢。”叶惟毫不退让,脸上显然写着:我需要一个道歉。

    “哈哈哈我发现我还挺喜欢你的,有种”菲尔突然大笑起来,富有磁性的嗓音响彻录音室:“对不起,刚才我的用词不当,那你长舌妇似的揭我伤疤怎么算?”

    “我之前就说了,对不起”叶惟突然也是大笑,会意了,这老混蛋,有意思也对,写出《AuBa-TPaanIe》的人哪会那么肤浅弱智,兴致顿时又回来了,我们要摇滚了

    两人看着彼此,越笑越好笑,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投缘感,击了一下手掌,算没事了,“哈哈哈”

    “菲尔,昨晚我想了很久,终于做出决定,我要唱《GrrIuOfLe》。”

    “我有了个新主意,为什么不做一首你自己的歌?”菲尔的老脸饶有兴趣,“你作曲、填词和唱的新歌。”

    叶惟闻言一愣,“什么?”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要做老大    一周北美票房

    6月2号月l号,204年

    ————电影————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

    《蛛蛛侠2》—-第l位——0天)——4,152家—————15,476——,2664—,2664

    《婚期将至》-第ll位——-第6周———108家(3家)—21—,6——2,414,017

    《大人物拿破仑》-第18位-第-周——73家(55家)———,24—6604B———I2I15

    7月4号,独立日,全美最隆重的假日之一,叶惟全家外出游玩了一天,非常尽兴,以《婚期将至》现在的票房表现,他们家已经没有财务困境了,生活水平只会越来越好。

    票房的惊喜还在继续,上了三千万,望见四千万,虽然不及一部超级大片开幕两天的数字,却已是一个巨大奇迹

    现在IP普雷通都有些后悔,如果当初更重视这一次发行,肯定可以有更好的成绩,如今却只能补救多少是多少了。

    前两天叶惟和迈克尔-阿恩特吃了顿晚餐,谈了日光小美女》的很多,他不是那种讨厌和编剧坐一起的导演,阿恩特也不是那种喜欢指点江山的编剧,所以两人谈得很愉快。

    当叶惟谈及自己正物色着第二制片人,阿恩特推荐了两个人,罗恩IM邛克萨、阿尔伯特-伯杰,最早的剧本买家和当初的回购方。

    早在买下剧本不久,叶惟就知道了他们,并不是无名小卒,两人搭档做独立影片很多年了,有合伙的制片公司“真诚影片(caPta)”,制作过《山丘之王》等影片,还参与过校园风云》、《冷山》的投资,他们都是制片人名单中的一员,合作过史蒂文-索德伯格、亚历山大-佩恩、安东尼甲格拉等名导,去过戛纳,到过奥斯卡,他们是知名的独立制片人。

    他们的专业能力不用怀疑,但叶惟有着其它的顾虑。

    “迈克尔,你知道以他们的财力,他们那时候不匹配,不是没有6万,是他们对这个项目失去信心了。”

    “我知道的,他们其实一直没有放下,最近让我帮忙联系,希望能和你有一次面谈。”

    阿恩特极力推荐,叶惟也有点意动,不过首先有一个问题,那两人是不是大卫-林德的帮派成员?要知道他们正制作着的《绝命圣诞夜》(预算66万)就是和焦点合作的项目,定档明年年底上映。

    好消息是,当他问过沙姆斯,两人不算“林德帮”一员,因为他们本身就不是喽罗,与米拉麦克斯、福克斯探照灯、新线等公司都有着关系,《绝命圣诞夜》只是一次普通合作而已。难怪之前剧本战时,焦点肯帮忙吓唬两人,落到其它公司手上又是麻烦。

    而这又正是他另一个顾虑,耶克萨和伯杰太“豪华”了,两个都6多岁的人,有着那么深的资历,不一定适合他

    沙姆斯对此说:“他们是级独立制片人里面,最懂得跟年轻导演合作的人之一。”

    的确,1993年的《山丘之王》是索德伯格的第三部作品,那时他还是个成名不久的3岁神童;《校园风云》则是佩恩成名后的第二部作品;还合作了瑞克-法穆易瓦、萨姆-琼斯两位青年导演的处女作,虽然最后都不算成功。

    现在叶惟有了成名作,是第二部作品,又是日光小美女》,自然被两个老家伙看上。

    过了独立日,6号这天,叶惟和两人进行了一次面谈,当会议结束后,他仍然拿不定主意。

    两人很热情很健谈,很会理解年轻人,也很会掌控年轻人,一会说“我们对日光小美女》的计划”,一会又说“制片这块交给我们,你全力去搞创作”,话很好听,却是在夺取权力。

    叶惟一开始听得高兴,感觉自己找到了,突然想到这点,顿时起了一身冷汗,第一制片人是我不是其他谁

    这两只老狐狸能让年轻导演高高兴兴地把片场外的权力交出去,甚至会插手片场内?

    一个事实是,他根本不够格指挥他们,以两人老辣的手腕和资深的经验,他们会成为剧组的导师。

    现在闹翻了随时可以一拍两散,签了合同、到了拍摄期就不行了,出现创作分歧的时候怎么办?6岁小子凭什么不听?

    线下成员们怎么想可以不管,但监制加里-高兹曼呢?如果有罗伯茨、汉克斯这样的巨星演员呢?他们会怎么想,会怎么说?

    巨星闹别扭是另一种情况,只要是和巨星合作,任何制片人和导演都要处理那种状况。

    可制片人搭档跟你闹有什么意思,这是两个不受控制的制片人,不是只会执行他的意图,还会做很多别的,乃至往影片打上比导演烙印更深的制片人烙印。

    叶惟不可能喜欢这一点,他要自始至终做老大,然而他又明白,拍电影是一种协同创作,不能因为担心被人分走权力,就找些无能之辈合作,那样得不到好的意见,对作品而言毫无益处。

    电影制作中的权力关系,实在是一个复杂的东西。

    没有当场作出决定,当晚叶惟打给了在加拿大拍着《断背山》的李安讨点建议。

    “你知道我和沙姆斯为什么会合作这么多年吗?”

    听到李安意味深长的反问,叶惟一怔,因为你们是柜子里的伙伴?事实证明他想歪了,李安自答道:“我讨厌不雇用上次合作的人。之前说怎么怎么感激他们,要拍新片了,却不再用他们,这可能是我最讨厌的事。”

    一言惊醒梦中人真正的尤达大师叶惟一下有了很多新的感触和想法,“安,谢谢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因为李安很忙,聊了几句就要拜拜,但叶惟忽然想起一事,连忙问道:“等等,我听说你当年几乎和朱莉娅-罗伯茨合作过?”

    这是前两天一次电话通话听艾玛说的,她感到很有趣,说“我们的合作像一个终于,。”

    “哦是的,那是在我从NYH毕业后待业那六年里,当时我做着一部血腥惊悚片,20万预算,请到朱莉娅-罗伯茨来演,都几乎开始启动前期制作了,制片商和发行商突然谈不妥,还是没拍成。后来她那个档期去演了《风月俏佳人》,两年后我才拍了《推手》。”

    是真的啊叶惟也大感有趣,有时候历史就是这么好玩,想想如果当年那部影片拍成了会怎么样?

    首先,虽然一众知名女演员都因为《风月俏佳人》的女主角“薇薇安”是个妓-女而拒绝出演,那时还是个小角色的朱莉娅-罗伯茨一样不会是“薇薇安”,她会是李安的长片处女作的女主角,另一个女演员演了“薇薇安”,因此红极一时。

    然后,李安拍血腥惊悚片他真的想象不到会是什么样,世界错失了一个恐怖大师?上帝都看不过眼而出手纠正的错误?

    那部影片也许会让李安和罗伯茨大获成功,也许不会。但他们怎么都还是闯出了一番事业。

    坏消息是,那天罗伯茨并没有谈起这个缘分,显然她对加盟一事没多少兴趣;好消息是,罗伯茨不排斥和华人导演合作,当年李安只是个3多岁没证明过自己的明星学生而已,她却敢在自己的事业关键期L因为《钢木兰花》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有了些名气)选择相信李安,眼光好、会信任有才华的任何人。

    不过那是2岁的罗伯茨,所以叶惟也不问李安要点跟罗伯茨打交道的经验了,没用,那时候和现在的罗伯茨是两

    “安,如果你和罗伯茨有什么联系,麻烦多多称赞我几句。”

    “呵呵,我们没有联系。”

    “呃OK,没什么了,谢谢。”

    第二天,叶惟给了耶克萨和伯杰“H”的答复,理由是对日光小美女》的定位不一致,而且已经决定好搭档人选了。

    没有告诉他们,彼得-赫勒aHe

    没错,作为一个独立制片人,行业地位、能力和经验等各方面,彼得-赫勒都远不是两个老家伙的层次,还几乎被《乔丹传人》害死,但他不是废物。在《婚期将至》重制版的制片过程中,他展现了过硬的能力和勤恳的态度,否则也不会做过一部36万成本影片的第二制片人。

    而且他们有过一次愉快的合作了,叶惟的意图、想要的东西,赫勒总是能忠实和有效率地做好,这是他对第二制片人最看重的能力。

    只有一个赫勒还不够,还需要一个可以说些有用的制片建议的人,制片团队也需要更多的人手。

    所以叶惟同时确定了第三制片人的人选,经由沙姆斯推荐的,马克-福利尼奥a11a

    福利尼奥是个三十出头的英国制片人,行业里的新人,只做过一部小成本惊悚片《悬疑对战》的策划制片人,那影片直接推向影碟市场后,评价不高,INDb上只有6分。

    但叶惟跟他一番交流后,发现他其实很有想法,他的才华正好可以弥补赫勒的缺点,赫勒的执行能力也能弥补他的稚嫩。

    而且因为福利尼奥在电影业只是个“没有资历的英国佬”,权力上没有问题。

    创作冲突是没有对错可言的,这就像把一群超级英雄放到一起,现在要对付一个坏蛋,他们肯定会有不同的方法,蝙蝠侠想这样,钢铁侠想那样,再加个超人进来,能吵得打起来把地球打穿。

    不同于军队、警局、法院等那些有着清晰的等级制度的机构,电影业的等级和秩序很容易混乱,大牌演员敢对导演说“这里我觉得就这么演才对,你要么接受,要么我不演了”,导演能怎么的?到了后期剪辑,制片人说“你这样剪不行,我们要商业”导演又能怎么的?

    制片过程中,监制对制片人说“你们这么拍多半要亏钱,少亏点吧,拍摄日期减10天”,制片人能怎么的?制片人再跟导演说了,导演气个半死然后走人“这没法拍,我不拍了,你们别署我的名字”制片人又能怎么的?

    在协同创作上,每个人的看法都可以不同,起争执的时候,决定胜负的只有一样东西:权力。

    这是不管在学校拍片,在好莱坞拍片,在哪里拍片都是共通的面貌。

    不过现在好了,这个制片团队里,叶惟是绝对的老大。

    但不是说他没有老大,像监制加里-高兹曼,也许汉克斯也会挂上监制策划的(vcttvac头衔,假如罗伯茨加盟的话大概也会挂上一个cutIvepra,他们都可以是老大,只是不太管事而已。

    另外还有收买人心的助理制片人cIaeac头衔,詹姆斯-沙姆斯已经预定一个了。

    叶惟问过吉娅大师要不要一个,她很鄙夷的说:“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做你小蜜的,死心吧。”

    做事的主要就是他们三个pra,如果以后日光小美女》获得什么奖项的最佳影片提名,他们正是“在制片活动中占据主导地位”的能署名的那三人。

    “你说、你说真的?惟格,你真的选择我?”

    彼得-赫勒接到叶惟的电话后,震惊了,完全意料不到,好事突然落到自己头上难以置信,现在要跟VIY合作的制片人太多了,队伍中绝对不乏一流制片人的身影,Y竟然选择他这是什么道理?

    “就是你,老兄,我想通了,器材是新的好,搭档是旧的好。这是我们证明自己的能力远不止《婚期将至》的共同机会”

    “谢谢我会的,我会的……”赫勒激动中灵光一闪,问道:“我有参股的机会吗?”

    他也有一间制片公司“赫勒巅峰影片(eaHhataa)”,之前参股过《阴魂咆哮》和《乔丹传人》,都是亏钱买卖;没有参股《婚期将至》是他永远的痛,很大原因是他没有争取过,以为它就是自己制作过的一部影碟电影《全额奖学金》那样而已,那个没有参股是正确的,这个则是一生的错误。他不想再犯一次了。

    “有机会。”叶惟笑说,以股份作为制片人的制片费是独立制片的一种常规做法,又省钱又能让制片人卖命,“具体的我们要和普雷通、梦工厂方面一起沟通,我想你能参股00。”

    “好的,好的。”赫勒奋然的连连应是,挂了电话后,中年人忍不住一声高呼出来,走运了

    得立即通知毛瑞尔,听惟格的语气,摄影团队很可能也继续用《婚期将至》的班底

    要是因为接了其它片约而葬送这个机会,就成傻子了。

    马克-福利尼奥同样被突然飞来的幸运大饼砸晕,简直不可思议,前一刻他还只是新项目《三面交错》(0万英磅预算)的四位联合制片人之一,下一刻他成了神童的新片日光小美女》的第三制片人

    尽管离签下合同还早,随时可能被换走,但这个一展才能的机会多么难得

    另一边,高兹曼明白叶惟选择老搭档的用意,颇是感叹他的老练,对此表示了支持。VIY这只金凤凰值得被信任,而且他自己也不是闲人,必要时能直接出任制片人,用不着别人来给VIY带路。

    之前没出任是因为对叶惟缺乏信心,又有和INAX公司合作的新项目《华丽的荒土:月球漫步记3》在做,还有后制中的《极地特快》、《别惹蚂蚁》,不想太忙,而现在有些不好意思,再看看吧。

    有人高兴,也有人郁闷,耶克萨和伯杰实在想不明白,那小子为什么这般决定

    “罗恩,是我们说错什么话了吗?他看上去明明很高兴的啊”

    “我也不知道,那小孩应该是顾忌着我们会接管项目吧,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精了。”

    “不是现在的年轻人,是他,从回购剧本到这次,他一次次耍了我们,狡猾的小子哎,我们还要继续游说吗?

    “算了,这么贪权的自作聪明的一个人,跟他合作没什么意思,日光小美女》剧本其实也没那么好,算了。我们专心做好《绝命圣诞夜》和《身为人母》吧,它们才是重点。”

    “我是很感兴趣他会找什么制片人,连我们都不要,我希望他不会后悔,嘿”

    “我们给过他机会了,算了。”

    制片团队总算初步确定了下来,真是取得了一大进展,叶惟心情爽快,这天晚上又一个人来到地标影城看电影,前几天已经看过《蛛蜘侠2》了,今晚是来看《日落之前》的,1995年的经典爱情片《日出之前》的姊妹篇。

    刚往影厅中间的一个位置坐下,观众们坐得挺满,他忽然又收到一条熟悉的短信:“在做什么?”

    叶惟有点无语,也有点习惯了,随手回复克里斯汀:“看电影。”

    “什么电影?”

    “《日落之前》。”

    “好看吗?”

    “你再打扰就不好看,你不打扰就好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