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周北美票房

    6月2号月l号,204年

    ————电影————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

    《蛛蛛侠2》—-第l位——0天)——4,152家—————15,476——,2664—,2664

    《婚期将至》-第ll位——-第6周———108家(3家)—21—,6——2,414,017

    《大人物拿破仑》-第18位-第-周——73家(55家)———,24—6604B———I2I15

    7月4号,独立日,全美最隆重的假日之一,叶惟全家外出游玩了一天,非常尽兴,以《婚期将至》现在的票房表现,他们家已经没有财务困境了,生活水平只会越来越好。

    票房的惊喜还在继续,上了三千万,望见四千万,虽然不及一部超级大片开幕两天的数字,却已是一个巨大奇迹

    现在IP普雷通都有些后悔,如果当初更重视这一次发行,肯定可以有更好的成绩,如今却只能补救多少是多少了。

    前两天叶惟和迈克尔-阿恩特吃了顿晚餐,谈了日光小美女》的很多,他不是那种讨厌和编剧坐一起的导演,阿恩特也不是那种喜欢指点江山的编剧,所以两人谈得很愉快。

    当叶惟谈及自己正物色着第二制片人,阿恩特推荐了两个人,罗恩IM邛克萨、阿尔伯特-伯杰,最早的剧本买家和当初的回购方。

    早在买下剧本不久,叶惟就知道了他们,并不是无名小卒,两人搭档做独立影片很多年了,有合伙的制片公司“真诚影片(caPta)”,制作过《山丘之王》等影片,还参与过校园风云》、《冷山》的投资,他们都是制片人名单中的一员,合作过史蒂文-索德伯格、亚历山大-佩恩、安东尼甲格拉等名导,去过戛纳,到过奥斯卡,他们是知名的独立制片人。

    他们的专业能力不用怀疑,但叶惟有着其它的顾虑。

    “迈克尔,你知道以他们的财力,他们那时候不匹配,不是没有6万,是他们对这个项目失去信心了。”

    “我知道的,他们其实一直没有放下,最近让我帮忙联系,希望能和你有一次面谈。”

    阿恩特极力推荐,叶惟也有点意动,不过首先有一个问题,那两人是不是大卫-林德的帮派成员?要知道他们正制作着的《绝命圣诞夜》(预算66万)就是和焦点合作的项目,定档明年年底上映。

    好消息是,当他问过沙姆斯,两人不算“林德帮”一员,因为他们本身就不是喽罗,与米拉麦克斯、福克斯探照灯、新线等公司都有着关系,《绝命圣诞夜》只是一次普通合作而已。难怪之前剧本战时,焦点肯帮忙吓唬两人,落到其它公司手上又是麻烦。

    而这又正是他另一个顾虑,耶克萨和伯杰太“豪华”了,两个都6多岁的人,有着那么深的资历,不一定适合他

    沙姆斯对此说:“他们是级独立制片人里面,最懂得跟年轻导演合作的人之一。”

    的确,1993年的《山丘之王》是索德伯格的第三部作品,那时他还是个成名不久的3岁神童;《校园风云》则是佩恩成名后的第二部作品;还合作了瑞克-法穆易瓦、萨姆-琼斯两位青年导演的处女作,虽然最后都不算成功。

    现在叶惟有了成名作,是第二部作品,又是日光小美女》,自然被两个老家伙看上。

    过了独立日,6号这天,叶惟和两人进行了一次面谈,当会议结束后,他仍然拿不定主意。

    两人很热情很健谈,很会理解年轻人,也很会掌控年轻人,一会说“我们对日光小美女》的计划”,一会又说“制片这块交给我们,你全力去搞创作”,话很好听,却是在夺取权力。

    叶惟一开始听得高兴,感觉自己找到了,突然想到这点,顿时起了一身冷汗,第一制片人是我不是其他谁

    这两只老狐狸能让年轻导演高高兴兴地把片场外的权力交出去,甚至会插手片场内?

    一个事实是,他根本不够格指挥他们,以两人老辣的手腕和资深的经验,他们会成为剧组的导师。

    现在闹翻了随时可以一拍两散,签了合同、到了拍摄期就不行了,出现创作分歧的时候怎么办?6岁小子凭什么不听?

    线下成员们怎么想可以不管,但监制加里-高兹曼呢?如果有罗伯茨、汉克斯这样的巨星演员呢?他们会怎么想,会怎么说?

    巨星闹别扭是另一种情况,只要是和巨星合作,任何制片人和导演都要处理那种状况。

    可制片人搭档跟你闹有什么意思,这是两个不受控制的制片人,不是只会执行他的意图,还会做很多别的,乃至往影片打上比导演烙印更深的制片人烙印。

    叶惟不可能喜欢这一点,他要自始至终做老大,然而他又明白,拍电影是一种协同创作,不能因为担心被人分走权力,就找些无能之辈合作,那样得不到好的意见,对作品而言毫无益处。

    电影制作中的权力关系,实在是一个复杂的东西。

    没有当场作出决定,当晚叶惟打给了在加拿大拍着《断背山》的李安讨点建议。

    “你知道我和沙姆斯为什么会合作这么多年吗?”

    听到李安意味深长的反问,叶惟一怔,因为你们是柜子里的伙伴?事实证明他想歪了,李安自答道:“我讨厌不雇用上次合作的人。之前说怎么怎么感激他们,要拍新片了,却不再用他们,这可能是我最讨厌的事。”

    一言惊醒梦中人真正的尤达大师叶惟一下有了很多新的感触和想法,“安,谢谢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因为李安很忙,聊了几句就要拜拜,但叶惟忽然想起一事,连忙问道:“等等,我听说你当年几乎和朱莉娅-罗伯茨合作过?”

    这是前两天一次电话通话听艾玛说的,她感到很有趣,说“我们的合作像一个终于,。”

    “哦是的,那是在我从NYH毕业后待业那六年里,当时我做着一部血腥惊悚片,20万预算,请到朱莉娅-罗伯茨来演,都几乎开始启动前期制作了,制片商和发行商突然谈不妥,还是没拍成。后来她那个档期去演了《风月俏佳人》,两年后我才拍了《推手》。”

    是真的啊叶惟也大感有趣,有时候历史就是这么好玩,想想如果当年那部影片拍成了会怎么样?

    首先,虽然一众知名女演员都因为《风月俏佳人》的女主角“薇薇安”是个妓-女而拒绝出演,那时还是个小角色的朱莉娅-罗伯茨一样不会是“薇薇安”,她会是李安的长片处女作的女主角,另一个女演员演了“薇薇安”,因此红极一时。

    然后,李安拍血腥惊悚片他真的想象不到会是什么样,世界错失了一个恐怖大师?上帝都看不过眼而出手纠正的错误?

    那部影片也许会让李安和罗伯茨大获成功,也许不会。但他们怎么都还是闯出了一番事业。

    坏消息是,那天罗伯茨并没有谈起这个缘分,显然她对加盟一事没多少兴趣;好消息是,罗伯茨不排斥和华人导演合作,当年李安只是个3多岁没证明过自己的明星学生而已,她却敢在自己的事业关键期L因为《钢木兰花》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有了些名气)选择相信李安,眼光好、会信任有才华的任何人。

    不过那是2岁的罗伯茨,所以叶惟也不问李安要点跟罗伯茨打交道的经验了,没用,那时候和现在的罗伯茨是两

    “安,如果你和罗伯茨有什么联系,麻烦多多称赞我几句。”

    “呵呵,我们没有联系。”

    “呃OK,没什么了,谢谢。”

    第二天,叶惟给了耶克萨和伯杰“H”的答复,理由是对日光小美女》的定位不一致,而且已经决定好搭档人选了。

    没有告诉他们,彼得-赫勒aHe

    没错,作为一个独立制片人,行业地位、能力和经验等各方面,彼得-赫勒都远不是两个老家伙的层次,还几乎被《乔丹传人》害死,但他不是废物。在《婚期将至》重制版的制片过程中,他展现了过硬的能力和勤恳的态度,否则也不会做过一部36万成本影片的第二制片人。

    而且他们有过一次愉快的合作了,叶惟的意图、想要的东西,赫勒总是能忠实和有效率地做好,这是他对第二制片人最看重的能力。

    只有一个赫勒还不够,还需要一个可以说些有用的制片建议的人,制片团队也需要更多的人手。

    所以叶惟同时确定了第三制片人的人选,经由沙姆斯推荐的,马克-福利尼奥a11a

    福利尼奥是个三十出头的英国制片人,行业里的新人,只做过一部小成本惊悚片《悬疑对战》的策划制片人,那影片直接推向影碟市场后,评价不高,INDb上只有6分。

    但叶惟跟他一番交流后,发现他其实很有想法,他的才华正好可以弥补赫勒的缺点,赫勒的执行能力也能弥补他的稚嫩。

    而且因为福利尼奥在电影业只是个“没有资历的英国佬”,权力上没有问题。

    创作冲突是没有对错可言的,这就像把一群超级英雄放到一起,现在要对付一个坏蛋,他们肯定会有不同的方法,蝙蝠侠想这样,钢铁侠想那样,再加个超人进来,能吵得打起来把地球打穿。

    不同于军队、警局、法院等那些有着清晰的等级制度的机构,电影业的等级和秩序很容易混乱,大牌演员敢对导演说“这里我觉得就这么演才对,你要么接受,要么我不演了”,导演能怎么的?到了后期剪辑,制片人说“你这样剪不行,我们要商业”导演又能怎么的?

    制片过程中,监制对制片人说“你们这么拍多半要亏钱,少亏点吧,拍摄日期减10天”,制片人能怎么的?制片人再跟导演说了,导演气个半死然后走人“这没法拍,我不拍了,你们别署我的名字”制片人又能怎么的?

    在协同创作上,每个人的看法都可以不同,起争执的时候,决定胜负的只有一样东西:权力。

    这是不管在学校拍片,在好莱坞拍片,在哪里拍片都是共通的面貌。

    不过现在好了,这个制片团队里,叶惟是绝对的老大。

    但不是说他没有老大,像监制加里-高兹曼,也许汉克斯也会挂上监制策划的(vcttvac头衔,假如罗伯茨加盟的话大概也会挂上一个cutIvepra,他们都可以是老大,只是不太管事而已。

    另外还有收买人心的助理制片人cIaeac头衔,詹姆斯-沙姆斯已经预定一个了。

    叶惟问过吉娅大师要不要一个,她很鄙夷的说:“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做你小蜜的,死心吧。”

    做事的主要就是他们三个pra,如果以后日光小美女》获得什么奖项的最佳影片提名,他们正是“在制片活动中占据主导地位”的能署名的那三人。

    “你说、你说真的?惟格,你真的选择我?”

    彼得-赫勒接到叶惟的电话后,震惊了,完全意料不到,好事突然落到自己头上难以置信,现在要跟VIY合作的制片人太多了,队伍中绝对不乏一流制片人的身影,Y竟然选择他这是什么道理?

    “就是你,老兄,我想通了,器材是新的好,搭档是旧的好。这是我们证明自己的能力远不止《婚期将至》的共同机会”

    “谢谢我会的,我会的……”赫勒激动中灵光一闪,问道:“我有参股的机会吗?”

    他也有一间制片公司“赫勒巅峰影片(eaHhataa)”,之前参股过《阴魂咆哮》和《乔丹传人》,都是亏钱买卖;没有参股《婚期将至》是他永远的痛,很大原因是他没有争取过,以为它就是自己制作过的一部影碟电影《全额奖学金》那样而已,那个没有参股是正确的,这个则是一生的错误。他不想再犯一次了。

    “有机会。”叶惟笑说,以股份作为制片人的制片费是独立制片的一种常规做法,又省钱又能让制片人卖命,“具体的我们要和普雷通、梦工厂方面一起沟通,我想你能参股00。”

    “好的,好的。”赫勒奋然的连连应是,挂了电话后,中年人忍不住一声高呼出来,走运了

    得立即通知毛瑞尔,听惟格的语气,摄影团队很可能也继续用《婚期将至》的班底

    要是因为接了其它片约而葬送这个机会,就成傻子了。

    马克-福利尼奥同样被突然飞来的幸运大饼砸晕,简直不可思议,前一刻他还只是新项目《三面交错》(0万英磅预算)的四位联合制片人之一,下一刻他成了神童的新片日光小美女》的第三制片人

    尽管离签下合同还早,随时可能被换走,但这个一展才能的机会多么难得

    另一边,高兹曼明白叶惟选择老搭档的用意,颇是感叹他的老练,对此表示了支持。VIY这只金凤凰值得被信任,而且他自己也不是闲人,必要时能直接出任制片人,用不着别人来给VIY带路。

    之前没出任是因为对叶惟缺乏信心,又有和INAX公司合作的新项目《华丽的荒土:月球漫步记3》在做,还有后制中的《极地特快》、《别惹蚂蚁》,不想太忙,而现在有些不好意思,再看看吧。

    有人高兴,也有人郁闷,耶克萨和伯杰实在想不明白,那小子为什么这般决定

    “罗恩,是我们说错什么话了吗?他看上去明明很高兴的啊”

    “我也不知道,那小孩应该是顾忌着我们会接管项目吧,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精了。”

    “不是现在的年轻人,是他,从回购剧本到这次,他一次次耍了我们,狡猾的小子哎,我们还要继续游说吗?

    “算了,这么贪权的自作聪明的一个人,跟他合作没什么意思,日光小美女》剧本其实也没那么好,算了。我们专心做好《绝命圣诞夜》和《身为人母》吧,它们才是重点。”

    “我是很感兴趣他会找什么制片人,连我们都不要,我希望他不会后悔,嘿”

    “我们给过他机会了,算了。”

    制片团队总算初步确定了下来,真是取得了一大进展,叶惟心情爽快,这天晚上又一个人来到地标影城看电影,前几天已经看过《蛛蜘侠2》了,今晚是来看《日落之前》的,1995年的经典爱情片《日出之前》的姊妹篇。

    刚往影厅中间的一个位置坐下,观众们坐得挺满,他忽然又收到一条熟悉的短信:“在做什么?”

    叶惟有点无语,也有点习惯了,随手回复克里斯汀:“看电影。”

    “什么电影?”

    “《日落之前》。”

    “好看吗?”

    “你再打扰就不好看,你不打扰就好看。”

第一百七十五章 有个女孩一直在我的脑海中    这天在汉克斯家吃过晚餐,聚会才散了,结果是每个人都高兴。

    艾玛还没提及答应了客串的事,但罗伯茨可以看出成了,宝贝侄女看她的眼神似乎还有点感激,那臭小子怎么做到的丹尼-莫德和叶惟也成了朋友,谈摄影谈得起兴。而汉克斯夫妇见聚会这么成功,也笑逐颜开。

    “呼”

    当叶惟回到家,逗了朵朵和托托一会,回到房间一下跳到床上大字型躺着,望着木天花板,这才感觉到一股疲累

    他忽然想起行业人员对一些电影职业的常见调侃描述:演员是爱慕虚荣、骄傲狂妄的大笨蛋;编剧是孤僻内向、不切实际的空谈家;经纪人是卑鄙无耻、暗箭伤人的骗子;导演是权欲极强、自私自我的控制狂;

    而制片人是冷酷无情,嗜钱如命,毫无才华,是非不分,对艺术和创作毫无兴趣,满脑子算计的坏种。

    “哈哈哈朱莉娅-罗伯茨,你那个小鬼侄女,我才没有兴趣,等她有6英尺高再说吧不过我看她是永远长不到的啦”

    大笑大叫了一番,心里舒坦了很多,叶惟拿起手机看看,回起了短信,回刚刚调侃的艾玛“到家了,托托知道后很高兴,等不及要认识新朋友了”,又回列夫他们……

    然后发了一条给吉娅:“我和艾玛-罗伯茨是朋友了,她要客串日光小美女》。”

    不一会,吉娅就回短信:“那么刺激?”叶惟回复:“是啊,好兴奋。”吉娅又回:“我喜欢那只小猫咪,我还准备以后找她拍电影,没想到被你抢先了,你个该死的花花公子。”

    叶惟咬着牙,双手迅速地按着手机键回复:“这就是我要警告你的,别他马的乱编,我不想有任何的误会”

    “一个有罪的人总喜欢声称自己无辜。动心了?”

    “别开这种玩笑,我是说真的,如果你和艾玛玩的时候谈起我,你只能说一句话‘他是个很有道理的人,,OK?这是严肃的制片事务,坏了我的工作,我宰了你”

    “好吧,你说得很有道理。”

    交待好这事,叶惟看看时间快9点,伦敦那边凌晨6点,莉莉还没起床,就起身拿了本书看,《史密森尼亚马逊图鉴》。

    他从小就热爱户外活动,越是荒野越好,所以学校的“隐居”是他最爱的活动。

    每年刚开学的十月,不同年级的师生们分别进行一次野外隐居,进行露营、探险等,七年级就在洛杉矶地区,八年级到圣巴巴拉或者约书亚树国家公园,九年级到科罗拉多河。

    去年在科罗拉多河像原始人般生火、捕鱼、划独木舟,玩得真开心,也让他对荒野探险的兴趣升到一个新境界。

    半躺床上看着彩色的地图和照片,仿佛置身于那世界上最大的神秘的原始热带丛林之中,头脑飞驰,学识开阔,真是种享受。

    一读读到了10点多,他才意犹未尽地放下书,这是可以吵醒莉莉的点数,他们每天都要通电话聊聊天,有时候用网络视频。

    嘟了好几声,接通了,叶惟用伦敦腔说道:“早上好,尊敬的女王陛下。”

    “晚上好,我的大人。”莉莉的声音有点迷糊,定然是睡眼惺忪的样子,“我刚刚梦到你了。”

    叶惟顿时好奇地问:“我做什么好事了吗?”莉莉说着轻笑起来:“不知道算不算,你成了个曼联球员,然后进球了,不过是乌龙球……”叶惟不禁哈哈大笑,双脚发疯般踢来踢去,“对手是谁?”

    “阿森纳?想不起了。”莉莉听上去全醒了,“也许该告诉你了,你又多了一份礼物,不是买的哦,猜猜是什么

    “弗格森的签名照?”

    “你怎么知道的”

    “真的?”叶惟一下惊起,前两天是她爸菲尔-柯林斯“告别之旅”世界巡回演唱会的曼彻斯特站,之前他就开玩笑说“帮我向弗格森要个签名照”,反正那是菲尔-柯林斯,要张戴安娜王妃的签名照都可以,当然是以前签好的。

    事实上,戴安娜王妃和查尔斯王子都是菲尔-柯林斯的铁杆歌迷,柯林斯曾经还为戴安娜王妃的慈善基金会办过一系列的义演筹款活动,因此到了1994年,英国王室向柯林斯颁发了中尉)级的皇家维多利亚勋章。

    “你居然真拿到了?”

    手机传出莉莉的笑声:“是的,是的我告诉我爸爸,邀请弗格森吧,就那样我拿到了”叶惟像个孩子般欢呼不已:“太棒了,他知道了我?洛杉矶一个足球天赋出众的少年?我有没有试训的!机会?”莉莉笑道:“只要你愿意。”

    “好我会成为足球巨星,哈哈”

    “不要进乌龙球就好了。”

    笑了一阵,叶惟渐渐笑停下来,就要和她说说今天的事:“你过得真精彩,我也不差,今天我不是要去汉克斯家嘛,朱莉娅-罗伯茨,我邀请她了,又有好多新工作要做……”

    说着说着突然没兴致说了,他倾诉思念的道:“莉莉,我想你,只有在你面前,我才能自然的做真正的自己,想说就说,想笑就笑,想喊就喊,我想你,我想你……”

    “我也想你。”她的话声是那么温柔,“但我还不能回去,我爸爸的欧洲站演出还有几场,除了今天法国尼姆的一场,其它的我准备全部出席,这段日子我和他的关系像回到以前,像小时候跟着他去巡演一样。”

    “真好”叶惟为她开心,又听到莉莉继续说:“嗯,欧洲站完了之后,我再陪伴我奶奶几天,15号回去。”

    “那你要错过独立日了,我看你是故意的吧。”叶惟说笑,那边莉莉噗的笑了,他翻翻身,又问:“还有几站来着?”

    “我想想……五站,明天巴塞罗那,然后里斯本、图卢兹……接着日内瓦,最后是蒙特勒,参加一个爵士乐音乐节。今晚我就出发去巴塞罗那,惟,要不你过来欧洲?”

    莉莉作出了又一次邀请,而这次特别的兴冲冲,真的好想他。

    叶惟可惜的道:“我想去,可是我必须把日光小美女》的制片事务送上轨道,八月份我们才可以去旅游玩个痛快。反正你爸爸的巡演还有美国站,到时候有得听。”

    “那倒是。”莉莉说,欧洲站完毕后,她爸会休息一段时间,到B月底开始一直到9月底,在美国连开2场巡演,她和惟的原计划是B月份去两人旅游,然后回来看B月-l号洛杉矶斯台普斯中心那场。

    想到这个夏天末的美好,她也没什么失望。

    “我突然想唱歌了。”叶惟心思一起,就扯着嗓子唱了起来:“有一个女孩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时时刻刻(Tae‘TI81rITat‘cmIudlAI11ett)udh-噢,噢”

    菲尔-柯林斯的个人代表作之一《udh》(1985年),当年红遍全球,在美国也是公告牌T100的冠军歌曲,“udh”是即兴的抒情顺溜词,描述了校园里一个男生对一个女生的迷恋。它创造着潮流现象的时候,两人都还没有出生呢。

    “现在她甚至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但我认为她也一样喜欢着我,udh-噢,噢”

    “哈哈,等等”莉莉笑喊地叫停,“我要录下来给我爸爸听听,哈哈哈……”

    “啊”叶惟可不管她,大喊了一声后,继续高歌自己的心情:“如果她打给我,我会在那里,我会从任何地方赶过去,她是我所需要的一切,是我生命的全部我感觉太好了,如果让我只说一个词,udh-”

    “只说这个词就好了,,udh”

    7月l号,璀璨的夜空下,西班牙巴塞罗那,帕劳-圣-霍尔迪中心,菲尔-柯林斯激情的歌声响彻场馆,1860个座位坐了个满当当,拥挤的观众们激昂地跟着一起唱出这个词。

    华丽的灯光乱舞,场馆中间的舞台简单而美观,五位伴奏乐队人员演奏着现场伴奏,柯林斯此时没有亲自打鼓,拿着一支黑色麦克风,走动地唱着,毫不掩饰自己的秃头和大肚腩。

    “现在我知道我太年轻了,我的爱情才刚刚开始,udhc,c—”

    四周的歌迷观众很多上了年纪,也很多年轻人,他们举着偶像的经典照片、字语牌子,每个人都为这个6岁的老男人而疯狂

    在西班牙让1860爆炸,没几个英语歌手可以,没几场演唱会可以。

    虽然他不再年轻,还聋了一只右耳,不再能一连打鼓打一个晚上,他的头发只剩几根了,他不再能无处不在了,但他还是菲尔-柯林斯。

    那个过去很多举动和创作被嘲为“笑话”现在却被奉为“神”的,那个被数不清楚那么多的摇滚乐队攻击、诋毁、鄙视,却越唱越火的,身家超l亿英磅的,格莱美、奥斯卡全拿,却出席任何颁奖典礼和受勋仪式,都拒绝正式晚礼服和领带领结的,对现代流行歌曲、大众文化有着巨大影响的,摇滚巨星。

    人们都恨他,人们又都爱他,如果只用一个词形容他,天才?混蛋?他的绰号小猫王It11ePIvt)?

    还是另一个刺鼻的绰号,敌基督uturI),有着邪魔般影响力的基督的敌人。

    这个老家伙,就是一个活着的传奇。

    “给我一个机会,给我一个指示,我会在任何时候告诉她,udhc,c—”

    不会有谁注意到现场混了一把鬼哭狼嚎般的歌声,除了舞台正面第一排的嘉宾席上,那个用手机播放着的少女,她笑得绚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