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距离你们确定演员还有一段时间吧?”

    罗伯茨没有直接答复,这句话的意思显然是“我可以考虑”,YPAHh叶惟高兴得几乎喊了出来,难道还想她立即答应吗?她没有拒绝就是现阶段的胜利他就能继续为邀请而努力,直至打动她。

    其实她拒绝掉,也不会影响到艾玛的客串,只凭她和汉克斯的交情,只凭她是朱莉娅-罗伯茨,谁都清楚这一点。

    大人物愿意考虑真是给面子了,她可是息影状态

    叶惟随即说道:“是的,筹备期才刚刚开始。”

    “复工的事情,我要先等我的宝宝出生了再去想。”罗伯茨看着浑圆的肚子,目光流露出即将为人母亲的温柔,“我现在真的思考不了工作上的事,第一次做妈妈,很多事情我也想不到会是怎么样。只有到了那时候,我才能知道自己有没有时间、精力和兴趣去演电影。”

    “我理解。”叶惟点头不已,一副知心男闺蜜的语气:“等你生了宝宝再说,那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了吗?女孩的话,我多少有些经验。”

    罗伯茨顿时绽露出很甜的笑容,话声能溢出幸福:“悄悄告诉你,不要说出去,我怀着的是龙凤胎epat。”

    “什么?哇喔”叶惟惊呼起来,真的惊讶,真的为她感到高兴,不带半点恭维或虚假,完全是对美好事物的祝愿,欣喜地道:“这太好了,两个宝宝看来上帝要把一切的美好都赐予你,你是个幸运的母亲你是个伟大的母亲”

    “谢谢。”罗伯茨被这番话甜到入心,感慨万千:“自从认识了丹尼,好事就在我的人生里不断发生,感谢上帝

    “丹尼是多么幸运啊”叶惟开玩笑的道:“我得告诉他小心点,妒忌他的人太多了,放到一块可以成为第6l个州,朱莉娅-罗伯茨男粉丝之州。”

    跟大人物说笑是有风险的,随时一个不好弄巧成拙,甚至当时笑哈哈,过段时间大人物突然想起来还觉得不爽,那也是搞砸。

    本来保住今天的胜利果实就够丰盛了,但他还是选择了冒险,要打动息影的罗伯茨,不冒险是不行的,而且女人都会喜欢这种称赞不是吗?既赞了她,又赞了她丈夫。

    “哈哈,臭小子,你真会哄人”罗伯茨又是亲昵的笑骂,“事先声明了,我知道你有女朋友的,莉莉-柯林斯,你跟艾玛交朋友要注意点,她只是个没有恋爱经验的小女孩。”

    她不得不承认,VIYf她哄得很开心,艾玛?这种男生是危险品,他花不花,不关她的事,但不要花到艾玛身上去。

    “啊?”叶惟怔了怔,听得心惊,不是因为被称Yu6rat,而是后一句话,也是自己缺乏考虑的方面

    他表现得越贴心,越引发了罗伯茨的一个警惕,这臭小子会不会同样这么哄艾玛?

    一个3岁的久经爱情的已婚孕妇和一个13岁的情窦初开的女校少女是不同的如果他又那么“c11”,艾玛会不会被哄得头晕转向?喜欢上不该喜欢的人?

    罗伯茨年轻时可是受过巨大情伤的,几乎成了精神病,她会不紧张自己的心头肉艾玛吗?她当然不会

    如果她看到不好的苗头,说“你们要终止做朋友了”……没艾玛,没罗伯茨,没汉克斯,如果因为这么个荒谬的原因而游戏结束,真不知应该做什么表情

    别说以后,今天处理不好都要完蛋,能做的只有降低罗伯茨的警惕,让她觉得他和艾玛做朋友OK。

    这些心念一闪而过,也不能把气氛搞得很严肃,叶惟失声般一笑,话语却透着认真:“我会注意的,我和莉莉的感情非常好,说真的她对我来说……用她爸的一句歌词说就是‘Te‘aI11c,aI11Ife(她是我所需要的一切,是我生命的全部),。而且很明显,艾玛对我没兴趣,她喜欢鲁伯特-格林特那种有趣的雀斑男生。”

    罗伯茨微微地点头,一如之前的笑容似乎没有情绪变化,“她那什么偶像只是小孩子非要认个偶像而已,无论如何你注意点。本来年轻人的事我不该多管,但是艾玛这孩子没有一天正常的童年,现在青少年了,我只是想尽力保护她……”

    “我明白,我明白。”叶惟此时除了唯诺,也没别的好说,心里嘀咕:星二代有几个能有正常童年?比惨?7个月大父母离异的艾玛、6岁大父母离异的莉莉还不是最惨的,人家吉娅大师还没出生,父亲就不幸去世了,还不是蹦到现在。

    不过也许从未拥有过,反而最容易坦然吧,曾经拥有得越多,失去了也才越痛苦。

    “你是个聪明的小坏蛋,我相信你知道怎么做的。”罗伯茨笑道。

    叶惟感到了很大压力,这换句话说,不要辜负我的信任啊你辜负了,有你好看的。

    这下真是自己给自己设下圈套,既不能让艾玛讨厌,也不能让她对自己有任何恋爱那种喜欢,怎么才能做到?

    他不知道,如果她不是对亚裔男生无感的人,他真的不知道,而且一个事实是,他向来可以把无感的女生变为有感。

    因为VIY太他马有趣了那做个无趣的人?还要不要做朋友做好朋友了,没有越来越好的交情,怎么通过艾玛的嘴巴继续游说罗伯茨?现在的第一任务就是艾玛,她是打开宝藏的钥匙

    所以不行,那做个有趣的人?又绕回来了

    这天下午近傍晚,要来的终于还是到来,年轻人独处的机会,游人不多的沙滩上,西奥多活泼地奔在前面,叶惟和艾玛走在后面一些,海浪声沙沙,叶惟真不想说话。

    “艾玛,我在筹备着一个新片项目日光小美女》,你知道吧?”

    “是的,你真厉害。”

    “你姑妈希望你可以在里面客串一个角色,我同意了。”

    “噢我的—天”艾玛顿时停下脚步,满脸惊急烦怒,握着小拳头,“她怎么能这样,我都警告她不要这么做了,她是个控制狂我不要,我才不要做个被朱莉娅-罗伯茨操控的布偶,永远都不”

    真不知这个策略对不对,叶惟轻呼了口气,游戏开始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不只是满意还惊喜    宽敞古典的大厅里,叶惟看着对面沙发上的朱莉娅-罗伯茨有着期待的笑容,仿佛时间凝滞了,唯有心思高速地转动:

    汉克斯知道剧本上没有适合艾玛的角色,罗伯茨很可能已经问过汉克斯了,不管汉克斯是怎么回答她的,结果都是让她亲自问我。如果罗伯茨明知道这是强人所难,却还是问了,那她显然有第二步。

    等我说“没有”,她会不会说“可以想办法让艾玛露个面吗?”那继续拒绝还是说可以?汉克斯显然希望我的答案能让大家都高兴,不然他不会走开。

    所以拒绝只会成了不识趣的傻子,既然这样,为什么要说一次没有?

    但一时间也想不到完美的解决,想久了会显得没诚意,叶惟怔了怔似的,就反问道:“艾玛有兴趣出演我的新片?”心念一瞬不停地继续想着……

    罗伯茨轻笑了声,小声的道:“别跟她说我告诉过你,她很喜欢和欣赏你的,从看了《天使之舞》就开始了,她当然有兴趣。”

    真的吗?叶惟没有全信,也没有不信,反正艾玛是个大人物,“那真要谢谢她。”

    “艾玛已经确定主演尼克频道的一部新剧《Ufabu》,这是她未来几年的工作重点,我对她的计划是先在青少年观众中打响名头,同时积累表演经验,几年后再主攻银幕,期间她也会参与适合的电影工作,如果她能加入你的电影,那非常棒。”

    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青少年演员,能分享天才少年的光芒,出演倍受关注的神童电影,从什么角度来说都只有赢

    就算日光小美女》搞砸了,也没人会归咎于一个客串演员,青少年演员客串青少年导演的电影,也不会被说愚蠢,只会让大众觉得她跟天才是一路人,正气、甜美、有天赋、前途无量。

    罗伯茨有点自嘲的语气:“惟格,艾玛不知道这些,她不喜欢我这么帮她,无论行不行,请你都别跟她说,这是我们的事情。”

    “我明白。”叶惟点点头,“我很欣赏艾玛这样的心态,我是说,长辈的帮助能让她一开始的路好走一些,接下来却要靠她自己了,如果想着依赖长辈,那她走不远的,但她没有,我相信她一定会有一番成就。”

    这话罗伯茨爱听,道:“艾玛的天赋和努力,一向都让我骄傲。”

    努力不努力,叶惟不清楚,而她的确很有天赋,她的三次银幕演出都没有愧对她的姓氏,让人感叹基因的强大。

    心念还在电转,罗伯茨的话让他明白了只要让艾玛客串就可以,这样的话,他心头突然有了个主意……

    当下他笑道:“是啊,你也别跟她说,前两年我看《初生牛犊》,真是被她的纯朴烂漫惊艳到了。”

    “哈哈。”罗伯茨听得开心。

    久经江湖的大人物们极容易分辨出哪些是恭维话,哪些是真话。所以叶惟的策略向来是,说恭维话也要基于真情实感而去发挥,他之前做功课看的《初生牛犊》,对艾玛-罗伯茨的表演多么惊艳谈不上,就觉得她挺可爱,演得挺好

    真诚的声音、高兴的神情,他继续道:“和艾玛合作,其实是我有了很久的愿望了,但是……”

    一听到这个“BHT”,满脸笑容的罗伯茨微微皱了皱眉,BHT就是H。

    “但是日光小美女》剧本里面并没有适合她的角色,任何角色都不是她的年纪和形象,就算是龙套,也根本没有那样的角色存在,但是……”

    听到第二个“BHT”,笑容渐散的罗伯茨疑惑了,但是什么?

    叶惟的话声不断:“我很想跟她合作,所以我想可以改写一段戏,让艾玛客串个角色。那段戏是在餐厅,主角们一家人在点餐,争论着家里的小女儿‘奥利弗,好不好吃雪糕。那里有一个侍应,剧本里对她的设置是个肥胖的中年妇女,她的作用在于‘奥利弗,被她爸爸‘理查德,拿来做教育:如果你吃雪糕,就会变成她那样。”

    罗伯茨不由疑道:“把侍应改为适合艾玛的形象?”总不能让艾玛当个小胖妹上银幕。

    “不是。”叶惟摇头,“那个侍应的作用很重要,她肥胖,她底层,但她很开心。我是想多加一个纤细漂亮的女孩进去,做一个双重衬托,吃雪糕和不吃雪糕的人分别怎么样,那女孩由艾玛客串,她在旁边桌看书喝咖啡。”

    好主意罗伯茨的笑容又回来了,很有兴趣地问:“可以具体讲讲那场戏吗?”

    我今天一整天就等着你这句话叶惟心中兴奋地大喊,罗伯茨肯定听汉克斯或者谁讲过日光小美女》的梗概纲要,应该没看过详细的剧本,又也许看过,现在都是个推销的好机会

    “那场戏很有趣,应该说整个剧本都有趣极了,它前前后后被很多人创作了三年多,没有改烂,反而把每个场景都写得十分精妙,结合成了一个充满力量的故事,这是个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级别的剧本,我知道萨姆jl丨德斯也有兴趣执导它。”

    这些信息罗伯茨不一定不知道,可从叶惟口中说出来,日光小美女》的吸引力定然有所上升。

    “餐厅那场戏是他们在点餐,奥利弗想吃雪糕,她妈妈‘谢丽尔,支持,她爸爸理查德反对,这是最重要的两个观点,代表着他们每个人不同的生活态度,谢丽尔认为胖就胖了,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做自己想做的;理查德认为胖就是失败,要成功就不能做自己想做的,只能按照他的‘成功法则,来做。

    到了结局的时候,会有一场互相呼应的戏,理查德主动提出要去吃雪糕,他们都有了改变。

    说回那场戏,他们其实是吵起来了,我会加一些台词进去,造成一种他们不礼貌谈论别人的效果,主要是理查德,吃雪糕像侍应,不吃雪糕像旁边那位小女士。在这里我会着重艾玛的视角,他们在谈论,而她其实可以听到,以她的神情反应去突显那一家人的古怪,以及经营着影片的喜剧气氛。”

    谈起怎么拍电影,那是最滔滔的VIY叶惟随着灵感去说,有点激动地做起镜头手势:

    “所以艾玛不是只有一两个镜头、让人很难留下印象的路人,她应该会有……四、五个的近景或特写镜头,还有一两句的台词,她有表演的空间,而且观众们绝对会有印象。”

    有印象当然好,但要是好印象罗伯茨又问道:“她不是反派吧?”就怕是不吃雪糕的刻薄女孩,那可不行,艾玛的银幕形象是甜心好孩子。

    “不是的。”叶惟哪会那么蠢,继续道:“她是正派,我一下子还没想好她的台词,还得问问编剧迈克尔河恩特的意见,我们会一起改到最好。思路是艾玛起身要走了,她向他们一家说‘我也吃雪糕的,,或者对奥利弗说忄管你爸爸怎么说,你很美丽,,她的台词会有触碰主题的作用:吃不吃雪糕没关系,胖的瘦的没关系,你开心的时候才是你最美丽的时候。”

    “这真好”罗伯茨不禁赞叹,大嘴巴咧到极致,不只是满意还惊喜

    不用清楚具体的故事,光是这一场戏,光是听叶惟的讲述,她知道艾玛的角色可以是个出彩的角色,美丽,善良,点题

    想想艾玛一句话让主角们又惊讶又出糗,如果这都不能让人印象深刻,那真是她自己的问题了。

    还让罗伯茨高兴的是,她看到了这个神童的一些特质,正如在史蒂文-索德伯格等好导演那看到的一样。

    其实她早就知道剧本没有适合艾玛的角色,她都准备着游说叶惟在剧本哪里加个角色给艾玛,也能看出他一开始的惊讶和思索,似乎不知道怎么办,然而短短一会,他就完美地解决了,既让艾玛可以客串,又让剧本变得更好,这就是才华。

    而他没有让她一点点难堪,这是机灵和贴心;从开始到说完,还尽显着他的自信、激情和专业。

    有这样的制片人和导演,日光小美女》也许成不了一部经典,却绝不会是一部烂片,艾玛的客串是零风险、高回报。

    “我想不错的,问题是艾玛会不会答应。”叶惟耸肩笑了笑,说得好像是他求着艾玛客串一般,实际上现在也差不多,罗伯茨说“还是算了”他会说“不行,艾玛必须客串”。

    他有大人物想要的,大人物也有他想要的,他给了,才可能得到。欢迎成为一位制片人

    “这就要你去问她了。”罗伯茨双眼笑眯眯,露着两排大白牙,又叮嘱了遍:“千万别让她知道这是我提出的主意。”

    叶惟默默地点头,心中却有别的想法,艾玛知道了不是问题,她发脾气才是问题,但如果她知道了,不是发她姑妈脾气,而是感谢她姑妈的良苦用心呢?跟她姑妈说“VIYR勺话让我明白,姑妈你真好”呢?

    罗伯茨是会惊喜还是会郁闷?他觉得会惊喜,如果再有那么一点点感动……嘿嘿

    这些话不用跟罗伯茨说,免得惹她疑虑,还嫌他多事。叶惟只道:“朱莉娅,你真的提了一个好主意。”

    是时候说说自己想要的了,等艾玛或汉克斯他们一回来,今天就没有机会了。自然点,自己以前有跟别人说过心中的“ALt”,说不定罗伯茨早已知道,那小子盯着你呢。

    叶惟换了换坐姿,微笑的道:“我也有个主意,事实上剧本上有个以你为原型的角色,女主角,家里的妈妈,谢丽尔。”

    果然,罗伯茨闻言并没有惊讶,哈哈笑了起来:“你还在邀请汤姆出演男主角对吧?你好大的胆子啊”

    一个6岁少年的真正处女作,同时邀请好莱坞身价最高的男演员和女演员来主演,胆大得真是敢上月球了

    “哈哈”叶惟也是笑,这句“Haevu”是颇为亲昵的说笑,说明罗伯茨并不反感他的邀请,他的好印象、艾玛客串的人情,显然起了关键的作用。

    那就落实这个邀请吧,他兴奋的道:“有时候我也会被自己的想法吓到,或许新人就是这样,想的全是怎么才能把影片做到最好,就算明知道一些想法不实际,也要去试一试,也才会有那些让人惊艳的处女作,新人是自由的

    所以我才不管你的片酬有多高,我只知道你演谢丽尔是最好的,汤姆演理查德也是一样,一试想你们的银幕化学反应我就兴奋,全世界都想看到你们的合作”

    罗伯茨的笑容不变,却是婉拒的语气:“现在片酬不能决定我是否接一个角色,全在于兴趣,其实我对日光小美女》挺有兴趣,和汤姆合作?会有那一天的,不能是现在而已。”

    她低头看看肚子,一边轻抚一边道:“我已经是个妈妈了,孩子和家庭是我的首位。”

    “当然。”叶惟心头响起警报,说片酬真不是个聪明的选择朵朵,你又要出来拉哥哥一把了

    “我以前并不太能理解母亲的伟大,直至我的妹妹朵萝茜出生,她现在-岁半大,我是亲眼看着我妈妈怎么把她从一个小面团那么点,养到现在像只小猴子。”

    他比划地做着手势,真的很感慨:“我妈妈,以她的才能,她完全可以有一份很好的翻译工作,也许全世界到处去,过着繁华的人生,但她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全部贡献给家庭。

    在朵萝茜刚出生那段日子,我们全家都被她折腾坏了,没有规律的哭闹,尤其半夜睡得好好的,把全家人吵醒我妈妈照顾得最多,她辛苦得让我难受,那时候我忍不住问她,你不后悔吗?你明明可以是个成功人士,却做了个家庭妇女。”

    许是有着共鸣,罗伯茨微微动容,想知道他妈妈的回答。

    “她说,我已经是个成功人士了,所有女人想得到的,无非就是一个家。”

    看到罗伯茨不由的点点头,叶惟心中一松,继续感叹:“我就想,为了孩子,母亲们真能牺牲一切。今天你让我更加肯定这一点。说起来日光小美女》也是讲的这些,私人生活是最重要的,公众生活则不是。”

    “这个理念很正确。”罗伯茨认同的道。

    “是啊,特别现在互联网时代,越来越多人都有了公众生活,像开个博客、个人网站什么的,公众生活是一回事,别人看不到的私人生活又是另一回事,成功和失败的定义是什么?光鲜的公众生活,但烦恼的私人生活?平淡的公众生活,但快乐的私人生活?日光小美女》的故事赶上最适合它的时代了,观众们会很有感受。”

    叶惟趁机推销了把,又道:“我只想让你明白,我不是在胡闹,邀请你是有过认真考虑的,档期、每天工作时长等等这些全部可以为你而调整,取得你在家庭和工作之间的平衡。”

    他说着一笑,“当然这是我一个大胆的新人尝试而已,我试了才能心安,无论你的答复是什么。”

    说得轻松,其实心弦紧张地绷着,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如果罗伯茨直接说不,那真是没有机会,趁早不要浪费力

    罗伯茨张口就要说什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