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宽敞古典的大厅里,叶惟看着对面沙发上的朱莉娅-罗伯茨有着期待的笑容,仿佛时间凝滞了,唯有心思高速地转动:

    汉克斯知道剧本上没有适合艾玛的角色,罗伯茨很可能已经问过汉克斯了,不管汉克斯是怎么回答她的,结果都是让她亲自问我。如果罗伯茨明知道这是强人所难,却还是问了,那她显然有第二步。

    等我说“没有”,她会不会说“可以想办法让艾玛露个面吗?”那继续拒绝还是说可以?汉克斯显然希望我的答案能让大家都高兴,不然他不会走开。

    所以拒绝只会成了不识趣的傻子,既然这样,为什么要说一次没有?

    但一时间也想不到完美的解决,想久了会显得没诚意,叶惟怔了怔似的,就反问道:“艾玛有兴趣出演我的新片?”心念一瞬不停地继续想着……

    罗伯茨轻笑了声,小声的道:“别跟她说我告诉过你,她很喜欢和欣赏你的,从看了《天使之舞》就开始了,她当然有兴趣。”

    真的吗?叶惟没有全信,也没有不信,反正艾玛是个大人物,“那真要谢谢她。”

    “艾玛已经确定主演尼克频道的一部新剧《Ufabu》,这是她未来几年的工作重点,我对她的计划是先在青少年观众中打响名头,同时积累表演经验,几年后再主攻银幕,期间她也会参与适合的电影工作,如果她能加入你的电影,那非常棒。”

    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青少年演员,能分享天才少年的光芒,出演倍受关注的神童电影,从什么角度来说都只有赢

    就算日光小美女》搞砸了,也没人会归咎于一个客串演员,青少年演员客串青少年导演的电影,也不会被说愚蠢,只会让大众觉得她跟天才是一路人,正气、甜美、有天赋、前途无量。

    罗伯茨有点自嘲的语气:“惟格,艾玛不知道这些,她不喜欢我这么帮她,无论行不行,请你都别跟她说,这是我们的事情。”

    “我明白。”叶惟点点头,“我很欣赏艾玛这样的心态,我是说,长辈的帮助能让她一开始的路好走一些,接下来却要靠她自己了,如果想着依赖长辈,那她走不远的,但她没有,我相信她一定会有一番成就。”

    这话罗伯茨爱听,道:“艾玛的天赋和努力,一向都让我骄傲。”

    努力不努力,叶惟不清楚,而她的确很有天赋,她的三次银幕演出都没有愧对她的姓氏,让人感叹基因的强大。

    心念还在电转,罗伯茨的话让他明白了只要让艾玛客串就可以,这样的话,他心头突然有了个主意……

    当下他笑道:“是啊,你也别跟她说,前两年我看《初生牛犊》,真是被她的纯朴烂漫惊艳到了。”

    “哈哈。”罗伯茨听得开心。

    久经江湖的大人物们极容易分辨出哪些是恭维话,哪些是真话。所以叶惟的策略向来是,说恭维话也要基于真情实感而去发挥,他之前做功课看的《初生牛犊》,对艾玛-罗伯茨的表演多么惊艳谈不上,就觉得她挺可爱,演得挺好

    真诚的声音、高兴的神情,他继续道:“和艾玛合作,其实是我有了很久的愿望了,但是……”

    一听到这个“BHT”,满脸笑容的罗伯茨微微皱了皱眉,BHT就是H。

    “但是日光小美女》剧本里面并没有适合她的角色,任何角色都不是她的年纪和形象,就算是龙套,也根本没有那样的角色存在,但是……”

    听到第二个“BHT”,笑容渐散的罗伯茨疑惑了,但是什么?

    叶惟的话声不断:“我很想跟她合作,所以我想可以改写一段戏,让艾玛客串个角色。那段戏是在餐厅,主角们一家人在点餐,争论着家里的小女儿‘奥利弗,好不好吃雪糕。那里有一个侍应,剧本里对她的设置是个肥胖的中年妇女,她的作用在于‘奥利弗,被她爸爸‘理查德,拿来做教育:如果你吃雪糕,就会变成她那样。”

    罗伯茨不由疑道:“把侍应改为适合艾玛的形象?”总不能让艾玛当个小胖妹上银幕。

    “不是。”叶惟摇头,“那个侍应的作用很重要,她肥胖,她底层,但她很开心。我是想多加一个纤细漂亮的女孩进去,做一个双重衬托,吃雪糕和不吃雪糕的人分别怎么样,那女孩由艾玛客串,她在旁边桌看书喝咖啡。”

    好主意罗伯茨的笑容又回来了,很有兴趣地问:“可以具体讲讲那场戏吗?”

    我今天一整天就等着你这句话叶惟心中兴奋地大喊,罗伯茨肯定听汉克斯或者谁讲过日光小美女》的梗概纲要,应该没看过详细的剧本,又也许看过,现在都是个推销的好机会

    “那场戏很有趣,应该说整个剧本都有趣极了,它前前后后被很多人创作了三年多,没有改烂,反而把每个场景都写得十分精妙,结合成了一个充满力量的故事,这是个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级别的剧本,我知道萨姆jl丨德斯也有兴趣执导它。”

    这些信息罗伯茨不一定不知道,可从叶惟口中说出来,日光小美女》的吸引力定然有所上升。

    “餐厅那场戏是他们在点餐,奥利弗想吃雪糕,她妈妈‘谢丽尔,支持,她爸爸理查德反对,这是最重要的两个观点,代表着他们每个人不同的生活态度,谢丽尔认为胖就胖了,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做自己想做的;理查德认为胖就是失败,要成功就不能做自己想做的,只能按照他的‘成功法则,来做。

    到了结局的时候,会有一场互相呼应的戏,理查德主动提出要去吃雪糕,他们都有了改变。

    说回那场戏,他们其实是吵起来了,我会加一些台词进去,造成一种他们不礼貌谈论别人的效果,主要是理查德,吃雪糕像侍应,不吃雪糕像旁边那位小女士。在这里我会着重艾玛的视角,他们在谈论,而她其实可以听到,以她的神情反应去突显那一家人的古怪,以及经营着影片的喜剧气氛。”

    谈起怎么拍电影,那是最滔滔的VIY叶惟随着灵感去说,有点激动地做起镜头手势:

    “所以艾玛不是只有一两个镜头、让人很难留下印象的路人,她应该会有……四、五个的近景或特写镜头,还有一两句的台词,她有表演的空间,而且观众们绝对会有印象。”

    有印象当然好,但要是好印象罗伯茨又问道:“她不是反派吧?”就怕是不吃雪糕的刻薄女孩,那可不行,艾玛的银幕形象是甜心好孩子。

    “不是的。”叶惟哪会那么蠢,继续道:“她是正派,我一下子还没想好她的台词,还得问问编剧迈克尔河恩特的意见,我们会一起改到最好。思路是艾玛起身要走了,她向他们一家说‘我也吃雪糕的,,或者对奥利弗说忄管你爸爸怎么说,你很美丽,,她的台词会有触碰主题的作用:吃不吃雪糕没关系,胖的瘦的没关系,你开心的时候才是你最美丽的时候。”

    “这真好”罗伯茨不禁赞叹,大嘴巴咧到极致,不只是满意还惊喜

    不用清楚具体的故事,光是这一场戏,光是听叶惟的讲述,她知道艾玛的角色可以是个出彩的角色,美丽,善良,点题

    想想艾玛一句话让主角们又惊讶又出糗,如果这都不能让人印象深刻,那真是她自己的问题了。

    还让罗伯茨高兴的是,她看到了这个神童的一些特质,正如在史蒂文-索德伯格等好导演那看到的一样。

    其实她早就知道剧本没有适合艾玛的角色,她都准备着游说叶惟在剧本哪里加个角色给艾玛,也能看出他一开始的惊讶和思索,似乎不知道怎么办,然而短短一会,他就完美地解决了,既让艾玛可以客串,又让剧本变得更好,这就是才华。

    而他没有让她一点点难堪,这是机灵和贴心;从开始到说完,还尽显着他的自信、激情和专业。

    有这样的制片人和导演,日光小美女》也许成不了一部经典,却绝不会是一部烂片,艾玛的客串是零风险、高回报。

    “我想不错的,问题是艾玛会不会答应。”叶惟耸肩笑了笑,说得好像是他求着艾玛客串一般,实际上现在也差不多,罗伯茨说“还是算了”他会说“不行,艾玛必须客串”。

    他有大人物想要的,大人物也有他想要的,他给了,才可能得到。欢迎成为一位制片人

    “这就要你去问她了。”罗伯茨双眼笑眯眯,露着两排大白牙,又叮嘱了遍:“千万别让她知道这是我提出的主意。”

    叶惟默默地点头,心中却有别的想法,艾玛知道了不是问题,她发脾气才是问题,但如果她知道了,不是发她姑妈脾气,而是感谢她姑妈的良苦用心呢?跟她姑妈说“VIYR勺话让我明白,姑妈你真好”呢?

    罗伯茨是会惊喜还是会郁闷?他觉得会惊喜,如果再有那么一点点感动……嘿嘿

    这些话不用跟罗伯茨说,免得惹她疑虑,还嫌他多事。叶惟只道:“朱莉娅,你真的提了一个好主意。”

    是时候说说自己想要的了,等艾玛或汉克斯他们一回来,今天就没有机会了。自然点,自己以前有跟别人说过心中的“ALt”,说不定罗伯茨早已知道,那小子盯着你呢。

    叶惟换了换坐姿,微笑的道:“我也有个主意,事实上剧本上有个以你为原型的角色,女主角,家里的妈妈,谢丽尔。”

    果然,罗伯茨闻言并没有惊讶,哈哈笑了起来:“你还在邀请汤姆出演男主角对吧?你好大的胆子啊”

    一个6岁少年的真正处女作,同时邀请好莱坞身价最高的男演员和女演员来主演,胆大得真是敢上月球了

    “哈哈”叶惟也是笑,这句“Haevu”是颇为亲昵的说笑,说明罗伯茨并不反感他的邀请,他的好印象、艾玛客串的人情,显然起了关键的作用。

    那就落实这个邀请吧,他兴奋的道:“有时候我也会被自己的想法吓到,或许新人就是这样,想的全是怎么才能把影片做到最好,就算明知道一些想法不实际,也要去试一试,也才会有那些让人惊艳的处女作,新人是自由的

    所以我才不管你的片酬有多高,我只知道你演谢丽尔是最好的,汤姆演理查德也是一样,一试想你们的银幕化学反应我就兴奋,全世界都想看到你们的合作”

    罗伯茨的笑容不变,却是婉拒的语气:“现在片酬不能决定我是否接一个角色,全在于兴趣,其实我对日光小美女》挺有兴趣,和汤姆合作?会有那一天的,不能是现在而已。”

    她低头看看肚子,一边轻抚一边道:“我已经是个妈妈了,孩子和家庭是我的首位。”

    “当然。”叶惟心头响起警报,说片酬真不是个聪明的选择朵朵,你又要出来拉哥哥一把了

    “我以前并不太能理解母亲的伟大,直至我的妹妹朵萝茜出生,她现在-岁半大,我是亲眼看着我妈妈怎么把她从一个小面团那么点,养到现在像只小猴子。”

    他比划地做着手势,真的很感慨:“我妈妈,以她的才能,她完全可以有一份很好的翻译工作,也许全世界到处去,过着繁华的人生,但她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全部贡献给家庭。

    在朵萝茜刚出生那段日子,我们全家都被她折腾坏了,没有规律的哭闹,尤其半夜睡得好好的,把全家人吵醒我妈妈照顾得最多,她辛苦得让我难受,那时候我忍不住问她,你不后悔吗?你明明可以是个成功人士,却做了个家庭妇女。”

    许是有着共鸣,罗伯茨微微动容,想知道他妈妈的回答。

    “她说,我已经是个成功人士了,所有女人想得到的,无非就是一个家。”

    看到罗伯茨不由的点点头,叶惟心中一松,继续感叹:“我就想,为了孩子,母亲们真能牺牲一切。今天你让我更加肯定这一点。说起来日光小美女》也是讲的这些,私人生活是最重要的,公众生活则不是。”

    “这个理念很正确。”罗伯茨认同的道。

    “是啊,特别现在互联网时代,越来越多人都有了公众生活,像开个博客、个人网站什么的,公众生活是一回事,别人看不到的私人生活又是另一回事,成功和失败的定义是什么?光鲜的公众生活,但烦恼的私人生活?平淡的公众生活,但快乐的私人生活?日光小美女》的故事赶上最适合它的时代了,观众们会很有感受。”

    叶惟趁机推销了把,又道:“我只想让你明白,我不是在胡闹,邀请你是有过认真考虑的,档期、每天工作时长等等这些全部可以为你而调整,取得你在家庭和工作之间的平衡。”

    他说着一笑,“当然这是我一个大胆的新人尝试而已,我试了才能心安,无论你的答复是什么。”

    说得轻松,其实心弦紧张地绷着,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如果罗伯茨直接说不,那真是没有机会,趁早不要浪费力

    罗伯茨张口就要说什么。

第一百七十一章 这小子真的很会说话    太平洋帕利塞德接壤着布伦特伍德,这天下午,叶惟开车不用半小时,就到了目的地,海滩边的汉克斯家的别墅

    汉克斯家有着多处的房产,而这一处绝对的幽静美丽,宽广的占地面积上,绿野花园围绕中,是建于上世纪2年代的古典房屋,布局精巧,有着凉亭和中间庭院,而内部的装潢既古典又豪华,壁炉、天花板吊灯、旋转楼梯……

    还有可以望见太平洋的海景阳台,夏季的海风阵阵地吹来,住在这种地方,命都长几年。

    这是叶惟第一次到汉克斯家做客,也是初次见到汉克斯的老婆丽塔-威尔逊,几乎让他大喊“威尔逊”,不知道那只排球怎样,丽塔-威尔逊给他的印象就是亲和友善,一如她丈夫。

    夫妻两人抚养有四个孩子,汉克斯与前妻所生的科林6岁)、伊丽莎白2岁)都已经过上独立生活,今天自然不在;而快满15岁的切特也不在,与朋友去旅游了;只有B岁的杜鲁门-西奥多在。

    这小孩还可以,虽然也有星二代式的骄傲,但不像贝丽那么气焰嚣张,属于能沟通的。

    罗伯茨一家还没有到,绿树成荫的庭院中摆着木桌椅,叶惟正和汉克斯笑谈着《婚期将至》的惊人表现。

    “现在的成绩真是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汉克斯宽厚的脸庞十分开怀。

    “不包括我,我并不意外。”叶惟说着大笑了起来。

    汉克斯也哈哈地乐了:“你是让人意外的人,大家知道日光小美女》的计划后,很多人都跟我说,你真疯狂可我能听到他们的羡慕。”现在愿意投资叶惟的公司多得要排队,普雷通却早就得到了,多威风多高兴。

    叶惟今天是有任务在身的,眼下是个好机会,顿时半开玩笑的问道:“汤姆,我的工作做得不错吧,你出演‘理查德,的可能性是不是高了些?”

    “确实高了些。”汉克斯点点头,手指在木桌上敲了敲,“惟,你的专业能力再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了,只是我的表演事业正陷入了一点困境,我必须更加慎重地考虑接下来的两三份片约。”

    在《老妇杀手》、《幸福终点站》之后,汉克斯的身价有所下降,像他这样的巨星,真的经不起再一次失败或平庸。那会让他被媒体大众定义为“过气”、“现在演的都是烂片”,一旦有了标签,再要撕掉就难了。所以相比半年前,对他来说,加盟日光小美女》的风险更大了,叶惟游说的难度也反而更高了。

    这一点在出发前,叶惟就已经明白,突破点显然不在“阿甘”这里,而在于其他人。

    汉克斯大智若愚,不敢做第一个吃西红柿的人,但如果他看到有人吃了,他会不会心动,会不会跟着吃?很可能会。这个人不能是小角色,只能是像他一般的大人物,比如朱莉娅-罗伯茨。

    有罗伯茨,有汉克斯。

    第一任务变了,但也不能失去汉克斯的兴趣,有了些成绩就有这好处,现在展露更多的信心,都不会显得狂妄。叶惟说笑般的道:“有时候大导演不灵了,说不定小导演的独立文艺片会灵呢?”

    汉克斯闻言一笑,今年摔的两跟头都是看上去一定会成功的合作,科恩兄弟、斯皮尔伯格,电影就是这样,没有绝对。

    叶惟没有继续多说,转为认真的语气:“我还有一个筹备期去证明自己,汤姆,我不会放弃邀请你的,这是我做好工作的方式。”

    当下午过了一小半,罗伯茨一家到来了。

    一辆豪华的中型黑色房车在别墅前花园的停车位停下,叶惟觉得车上肯定配了个产科医务助理,兴许还有些医疗设备。

    “朱莉娅丹尼”当一对夫妇从后车门走出,汉克斯和丽塔热情地走上去,罗伯茨的肚子高高地隆起,咧着标志的甜美大嘴巴,而她的丈夫丹尼-莫德也笑得开心。

    叶惟和西奥多站在后边,罗伯茨先笑呼了西奥多一声,目光随即盯着叶惟看,伸手地走来:“VIY真高兴见到你,你很了不起”

    “谢谢,莫德太太,很高兴认识你。”叶惟笑着伸手上前,心头鼓劲地喊了一声,游戏开始

    朱莉娅-罗伯茨,第一位片酬登上二千万的女明星,第73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这位好莱坞女王可以任意挑选顶级剧本。

    早在上世纪UU年代,怎么请动罗伯茨加盟项目,就是好莱坞制片人们的一大未解难题,钱?片商排着队要给她片酬,除非直接给她一亿。好剧本?商业的、文艺的,在她那里都堆积如山。

    也许用她自己的话比较好解决:“决定出演一个角色的关键在于,它对我是否有着足够的吸引力,让我每天早上四点起来工作,一连忙上三个月,最后再面对观众对它这样那样的评价。”

    这番话也适用于所有不愁片约的巨星:我喜欢就演,我不喜欢就不演。

    20l年出演《正面》20万成本)时,罗伯茨不但没拿什么片酬,事实上连发型师、化妆师都没有,戏服甚至都由自己出。但那片子的导演是史蒂文-索德伯格,带给她奥斯卡影后的昔日神童6岁凭《性、谎言和录像带》拿下金棕榈奖)。

    到了现在,罗伯茨已经又是另一个境界了:我要做个好妈妈、好妻子,暂时什么都别找我演。

    不管有没有制片人敢做这种尝试,叶惟必须碰碰运气。

    他已经研究了她一番,以前的罗伯茨不算好脾气,一个案例是199l年拍《铁钩船长》时,她正巧跟当时的男朋友迪伦-麦克德莫特分了手,情伤让她患上精神障碍几乎疯掉,她的难以合作是导致影片拍摄周期延长了40天(成本增加了26万)的主因之一,气得导演斯皮尔伯格只能生闷气,以及很八婆的给她取了一个“小恶鬼Iuec”的绰号(她的影片角色叫Ttuka11e小叮当)。

    虽然现在的罗伯茨早已不是个岁的姑娘,而是3岁的成熟的准妈妈了,但叶惟觉得自己必须最高警惕,同时她经常提到“尊重”,演员都想得到别人的尊重和理解,尤其像她这样有着传奇般的过去,却想过上平静的新未来的女

    真心假意都好,他必须让大人物感觉:这小子理解我,我喜欢他

    还要见机运用好自己的唯一优势,神童,她向来对电影神童很有兴趣。

    你是小恶鬼,我是VIY谁怕谁

    这些念头一闪而过,叶惟握住了美国甜心的手,看着她依然甜美的笑脸,让自己真情流露地笑道:“我是你的大粉丝,你有太多伟大的表演了,像《致命化身》里面,你的演绎给我一种复杂的感动,非常特别。”

    在为这次会面准备之前,他就看过罗伯茨所有的电影,说是大粉丝一点都不为过。

    而说《致命化身》却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风月俏佳人》、《永不妥协》、《我最好朋友的婚礼》、《诺丁山》那些太平常了,罗伯茨被赞得都免疫了吧;《铁钩船长》是不愉快的回忆,《与敌同眠》那些涉及跟丈夫暗战、失恋分手的也不行,她现在处于甜蜜的婚姻生活呢;继母》同样不行,前妻什么的会让她想起自己的情史,随时不高兴;《钢木兰花》呢,她演的女主角最后生完孩子死了会让她不安和不高兴。

    只能是193年的《致命化身》,其实它是部失败之作,700万成本只收到26多万全球票房,各方评价很糟糕,罗伯茨肯定没怎么被人赞过这部影片,所以它也是一把双刃剑,搞不好就成了虚伪、做作。

    不过叶惟早有好的主意,继续说着:“当年我看的时候7岁还是B岁,一直还记得最后你那个背影,那成了我的恶梦,我觉得那是全片最吓人的,因为我想不到你的未来会怎么样,我觉得她很可怜。”

    一个小孩的纯真感受,一个悠久的童年看法。

    “谢谢……”罗伯茨一听,嘴角咧得更开,手上也更用力了点,应该是开心的。

    松开手,叶惟看看她的大肚子,就要说出准备好的“恭喜你们,愿上帝保佑你们的宝宝”,却突然真有些感慨,美国甜心终于也要当妈妈了

    他说出了此刻的感慨:“哇,看看你,我得到了答案,还有我一直以为你是属于大家的女神,但看看你现在,我真正地理解了‘1amejueIr,恭喜你们,愿上帝保佑你们的宝宝,那一定是健康、美丽的宝宝。”

    “1am-aI-ju-a81rI”是《诺丁山》的经典台词,大明星的罗伯茨对小书店老板休-格兰特的真情告白:我也只是一个女孩,站在一个男孩面前,请求他爱我。

    罗伯茨和没什么名气的摄影师丹尼-莫德的相恋结婚生宝宝,犹如真人版《诺丁山》。

    这下当罗伯茨听了这番话,让叶惟、汉克斯夫妻和丹尼-莫德都惊讶地,她的双眸一下涌出了泪水,笑容更甜,而语气凌乱:“是的,谢谢,谢谢……”她看看丈夫,又笑道:“1amejueIr1…¨”

    哇喔。叶惟暗呼了声,好像运气不错,都说孕妇容易感动,我爱科学

    汉克斯看呆了,这小子真的很会说话,很会讨人喜欢之前居然有过惟和朱莉娅会不会不对头的想法,真傻啊

    这时候,房车上走下了一个小女生,身形娇小,脸容可爱,一头侧分的长金发披肩而下,穿着淡青色的T恤和牛仔中裤,艾玛-罗伯茨。

    青少年的三岁在外形上的分别可以很大,6岁的叶惟是个高大健壮的大少年了,而13岁的艾玛-罗伯茨则是个小胳膊小腿、连他肩膀都够不到的小女生,只比安娜索菲亚显得大那么一点。

    但就是这么一个小女孩,在叶惟眼中,也是一个大人物,也许比拉鲁、贝丽都要难对付,因为他相信她很聪明。

    埃里克-罗伯茨的女儿(03年代的明星偶像,一个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因毒品自毁),朱莉娅-罗伯茨的侄女,6岁起跟着姑妈进入电影界,10岁起已经在三部电影里有过演出(一次客串)。

    她之所以是大人物,当然是因为她是罗伯茨的心头肉,罗伯茨暂时还是她的经纪人和经理人。

    她几句坏话,可能就能毁掉他在罗伯茨心中的形象,相反她几句好话,可能就能让他得到罗伯茨的两只大拇指。

    让小艾玛高兴,等于让朱莉娅高兴,甚至比让朱莉娅本人高兴还要多,别忘了为什么有今天的聚会,你们做个朋友

    “我来介绍一下,她是我的侄女,艾玛,射手女校的学生,下学年八年级。”

    罗伯茨向叶惟笑说,并不是介绍艾玛的事业情况,而是学业的状况,叶惟从中能获取到一些信息,罗伯茨不想把他和艾玛的结识定义为“发展圈内人脉”,而是年轻人自然而然的一起玩……不,是艾玛不想

    他认识的星二代女孩不少了,莉莉很不喜欢被人称为“菲尔-柯林斯的女儿”,吉娅大师虽然以科波拉家族为荣,也不爱听“你是科波拉的孙女”,拉莫也不爱听“你是威利斯的女儿”,这真是人之常情,所有人都希望有自己的名字,而不是谁的谁。

    星二代们还有一个共同心态,不喜欢被人说靠家族,尼古拉斯刂奇为此都改姓氏了。

    一方面身份是抛不开的,他们得到更多机会是肯定的;另一方面又想别人着重他们自身努力的一面。不只是星二代,其他什么后代孩子也大多这样,要是他去当个牙医二代,也不会喜欢被别人说“全因为你爸是牙医”。

    所以几乎100,艾玛-罗伯茨不喜欢听到“朱莉娅-罗伯茨的侄女”,更讨厌与裙带关系扯上关系,她这种没吃过什么苦头的富家叛逆期小女孩,甚至还真不想接受捷径,也许她今天根本不想来,什么认识神童,无聊

    这些念头闪过,叶惟迅速调整了策略,不再准备称赞她在《初生牛犊》里的表现,那显然是靠罗伯茨得到的角色

    “艾玛你好,我是叶惟,很高兴认识你。”叶惟对走来的艾玛笑笑。

    “很高兴认识你,你的电影很棒。”艾玛微笑,睁着两只圆大的眼睛,平稳的话声里还充满着稚气。

    “谢谢,你认不认识海莉-纽曼?她也是射手女校的,我和她是朋友。”叶惟问道。艾玛怔了怔:“海莉-纽曼?”叶惟点头道:“她之前有参加哈佛-西湖电影节,拍了部很好的B分钟短片《她们的故事》。”

    “我不认识她,她是高年级的,但我有听说过这回事。”艾玛忽然来了什么兴趣,“我还听说电影节上,你给了大家一个惊喜。”

    叶惟哈哈一笑:“不是的,其实那是个意外,我们所有人都几乎吓坏了。”

    “怎么回事?”艾玛顿时兴趣更大。

    与此同时,罗伯茨似乎更高兴了,和丈夫、汉克斯夫妇一起笑谈闲话地走在前面,落在后面的两个年轻人说着电影节的事,而西奥多觉得没劲的自己走开玩去了。

    “当时校长的表情,我看到了……我想如果他是邓布利多,他会毫不犹豫把我变成一块石头,然后喊:Atvutu如果你们不想也被变成石头的话。”

    “哈哈你也喜欢《哈利-波特》?”

    “你该问,谁不喜欢《哈利-波特》?也许罗恩?事实上我喜欢罗恩多过哈利,我还特别喜欢鲁伯特-格林特,他演得真棒。”

    “我也是我也更喜欢罗恩,鲁伯特-格林特是我的偶像”

    “他很有趣对吧?我喜欢把优秀的同龄人视为竞争对手,但这家伙,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无法让我这么做,爱他的雀斑”

    “是啊”

    看着小艾玛兴高采烈的样子,叶惟心中稍松一口气,乡亲们,暂时安全

    其实他根本不算《哈利-波特》粉丝,他更喜欢《冰与火之歌》、《龙枪》那些,他对格林特也没什么特别好感,只不过他通过INDb知道艾玛的偶像是格林特……跟大人物打交道真累。

    但他开了交际模式,就不会让自己停,当一行人进了屋子来到大厅,他寻着机会回到罗伯茨这边,大谈怎么喜欢她的电影,又说起安娜索菲亚分享的《萨曼莎》的片场趣事,并没有急于透露自己邀请她加盟日光小美女》的意思,打好关系再说吧。

    然而又一个意想不到,当丽塔叫着艾玛前去了厨房,汉克斯和莫德也走开了,好像要给他和罗伯茨制造一个独处的片刻。

    罗伯茨靠着沙发的靠枕,轻抚着自己的肚子,看着他,笑问道:“惟格,你的新片里,有没有适合艾玛试镜的角色?”

    H对面的小沙发上,叶惟闻言心头一惊,虽然准备了很多,却没怎么准备眼下这个状况,不是说认识一下,先做个朋友,也许未来会有合作机会吗,没有说就是现在,就是日光小美女》啊

    而且真的没有,艾玛的年纪和外形都不适合演“奥利弗”,剧本上没有任何一个青春小女生的角色,就算龙套都没有。

    那怎么样,直接跟大人物说“没有”?还要不要游说罗伯茨了?难得他可以带给大人物想要的什么利益怎么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