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好意思,詹姆斯,我不喜欢焦点。”

    pATINA餐厅一角的餐桌边,叶惟笑说了句,沙姆斯的神情顿时一变,惊讶着急地要说什么。

    但叶惟继续说着:“很久之前,我就有了这个决定,日光小美女》片尾表没有任何焦点的位置。焦点只会感到后悔,并且成为一个全世界知道的傻瓜,关于当初对日光小美女》、对我的判断。所以,我不会和焦点合作。”

    “惟,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沙姆斯停下了刀叉,和气地劝道:“焦点对你有错在先,你生气是应该的,谁能不生气呢?只是你也可以接受我们的道歉,原谅我们,着眼对大家都有利的选择。”

    叶惟一边悠然地吃着沙拉,一边道:“说真的,如果你在半年前说这番话,我也许会考虑,但是现在,我真的不缺乏选择。很多公司都有兴趣投资我的新片,包括派拉蒙、福克斯探照灯,还有定了的普雷通和梦工厂,我为什么需要焦点?”

    这些话句句属实,布瑞恩最近都乐坏了。

    “我知道……”沙姆斯并不奇怪,不管是哪个电影人,凭着《婚期将至》现在做出的成绩,拿到几百万投资都不是困难的事,何况是一个有着巨大商业价值的独一无二的神童偶像。

    小老头还是一脸的诚恳,“我的制片经验和圈内人脉,那不是普通投资可以给你的。”

    “是的,我也那么认为,詹姆斯,我不讨厌你。我憎恨焦点,我憎恨大卫-林德,而你和我是朋友,所以我有个主意。”

    叶惟用餐刀切了一小块煎鸡蛋,叉起来吃,又喝了口果汁,不急着说下去。

    “什么主意?”沙姆斯只好接话地问道,察觉到主动权被这个天才少年拿走了。

    “你加入游戏,但跟焦点、环球没有关系,你另外注册一家只属于你的电影公司,以它来参股,这样日光小美女》有什么成绩,都会有你一份,而你的经验和人脉也能帮助我做到更好。”

    听了叶惟信心满满的话,沙姆斯怔了怔,这年轻人想要的双赢吗?

    他有些无奈地道:“你知道我是焦点的联合CPO给焦点创造业绩才是我的工作……”

    “也不代表你不能做其它投资啊。”叶惟微微耸肩地一笑,“难道你不能做私人投资么?”

    “可以是可以……”沙姆斯回答。

    一个电影人有着多家制片公司很正常,像斯皮尔伯格既是梦工厂(成立于1994年,创始人斯皮尔伯格、杰弗瑞-卡森伯格、大卫-格芬)的老板之一,也是安培林娱乐(成立于19Bl年,创始人斯皮尔伯格、凯瑟琳-肯尼迪、弗兰克-马歇尔)的老板之一,两家公司经常合资拍片,却也不是每次这样。

    而因为投资、分红等财务问题,很多时候空壳公司更是必要的,比如好机器虽然属于焦点的一部分,但不是就此消失,它也是《断背山》的制片商之一,因为牵涉到他的私人投资。

    他之所以用好机器,而不是另立电影公司,是因为好机器是环球集团内的成员,不会有任何惹董事会不高兴的风险。

    他属于焦点,如果他的私人投资无法给环球带来利益,那几乎等于是损害公司的利益,这样投资日光小美女》,有风险。

    “好机器怎么样?”沙姆斯鼓动的语气,“这样我才能动用公司的资源,不然我做不了什么。”

    “那也没办法,没有焦点是我的底线。”叶惟态度坚决,不是不懂人情世故,反过来地游说:“我觉得你大可以这么交待,大卫-林德搞砸了事情,我很愤怒,而你好不容易才取得我的友情,能以私人名义参与制片,重要的是,你会继续打动我,目标是取得日光小美女》的发行。”

    “那你真会把发行交给我吗?”沙姆斯眉头一抬,如果取得发行权,那真不错……

    只可惜叶惟笑着摇摇头,“不会,但你尽力了,都怪林德之前搞得太砸。至少你是环球里跟我关系最好的人,你比林德更懂得经营人脉关系。再说了,詹姆斯,你现在还有什么可输的?”

    “呵呵。”沙姆斯不由自嘲地笑了,叉起一块白菜来吃,不得不承认叶惟的话有道理,他现在确实处境不妙,在环球的地位远远落后于林德了,虽然对《断背山》有很大信心,可林德手中的几个项目都不差。

    而日光小美女》有可能给林德重重一击,他说道:“你说得对,前提是日光小美女》获得成功。”

    “老兄,我有这个信心。就算不成功,你只是亏了一点点钱而已。”叶惟嚼着鲜美的蛋白,“当然还有最惨的,林德赢,你输。”

    “林德赢,我输……”沙姆斯喃喃了几遍,真被这个天才少年说得心情复杂,“如果这样,我就做不了你的制片人了。”

    他私人投资与公司毫无关系的项目,只能像买股票一般,不可能把时间和精力放进去,哪方面都不允许。

    “没关系,只要我们的友谊在,我们就会有合作机会。”叶惟的神情好笑,“这次你要的话,我还能给你一个助理制片人的头衔。”

    “哈哈”沙姆斯会意地大笑出声,半年前谁能想到眼前的景况?

    在日光小美女》这种成功机率很大的天才影片里挂一个助理制片人头衔,谁都会喜欢的。

    叶惟又笑道:“如果我拍了部好电影,要冲击什么奖项,那在公关上我真需要你的私人人脉的帮助,而且我们是朋友了,平时我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向你请教,对不对,朋友之间的善意。”

    “对。”沙姆斯越看这个青春少年,越觉得看着一只小狐狸,自己早已全然失去了对餐桌的控制。他似是叹息的呼了声,“我能参股多少?”

    “0,这数字很适合,高了反而会让环球感到你用心不纯。”

    叶惟耸肩,侍应又上菜来了,等其走后,继续道:“我认为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机会,林德输,你赢。方案就是这样了,詹姆斯,要不要合作,你来决定。”

    沙姆斯的老脸上连连变换着笑容,感慨道:“安还担心你年纪太小,要在这个行业吃很多亏才会长大,但显然他错了……”

    “他是对的,我和我的家庭已经吃过很多亏了,我一直避免着坏事情再度发生。”

    叶惟一边切起了牛排,一边悠悠道:“像这种算计,詹姆斯,我不总是这样,我只是要给大卫-林德一点回应,在这方面我不喜欢老子的学说,我喜欢一句古老的经文:以眼还眼,以牙还牙。ECKHIN”

    这小子不得了,沙姆斯默默点头,“我会考虑的……”

    “最好快点给我答案,因为就是这几天,我们会向外界宣布日光小美女》项目。”叶惟说道。

第一百六十八章 胜利者叶惟    “你好,小子。”

    听到这把沉沉的声音,叶惟心中不禁有点波动,曾经跟这声音谈话是那么小心翼翼,曾经又那么愤怒,不过现在都不会了。

    望着蓝天,他说道:“夏延企业和日光小美女》的瓜葛,我不会宣传,算是还给你那杯红酒,但你那份陷阱合同呢?它也能随风而去吗?我是个新人,我不太懂好莱坞的坏规矩,我也没兴趣去懂那些垃圾。

    但我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而你们想骗走我的项目绝对是错。洛威特后来还一次又一次地犯错,他做了多少错事,我不知道你是否都清楚,也许跟你无关,我不在乎。

    我不在乎洛威特在不在你旁边、会不会听到这些,看在拉莫的份上,我要给你一个忠告。”

    对方的气息更重了,叶惟继续说自己想说的:“理查德-洛威特,一只满肚子坏水、虚张声势的小苍蝇,正在杀害着你的事业,你之所以还没被杀死,只不过因为你是威利斯,不是因为他有多大能耐。

    他无法带给你奖项,是因为他无法为你找到好的文艺片约,是因为好的文艺片电影人都瞧不起他。

    还有阿诺瑞夫金,另一只虚张声势的小苍蝇,我虽然没多少制片经验,却知道好的制片人需要有一种重要品质,是他所没有的,制片主见。而他?你怎么高兴,他就怎么做,不管那么做对项目会有什么影响,他不是在制片,是给你拍马屁。

    而你真的被拍得很开心,威利斯先生,在这点上你很可笑。”

    “呵呵……”威利斯的怒笑声从手机传出,暴风雨的前夕般压抑:“小子,电影卖到二千万,就觉得可以教训丨我了?”

    “哈哈哈”叶惟也笑了,像拉莫说的,老糊涂,“等你成了个老得打不动的过气动作明星时,教训丨你的人就不只是我了。这就是我想说的话,对了顺便说一下,管好贝丽吧,继续骄纵她只会毁了她,再见。”

    按了结束通话,他入定般想了想,又打给了洛威特,通了。

    “惟格,谢谢你打给我,和布鲁斯谈好了吗?”洛威特的话声满是盖不住的紧张,好像快要被一条绳子勒死。

    “我有几句话跟你明说,如果你他马的再继续踢我,最好一次就把我踢爆,不要给我任何再爬起来的机会。否则我以后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把你完完全全的搞死让你只能躲到冥王星去,知道冥王星吗?继续与我为敌,你会知道的。”

    嘟嘟嘟——

    叶惟的声音不高,语气不重,却有着一股言出必行的力量。

    绿油油的高尔夫球场上,洛威特的脸庞涨红成了猪肝色,心里憋得发慌,却又无处发泄,这小子,该死的小子…

    一个狂妄的小子在鬼叫而已,现在最重要是威利斯的态度。

    他当然不愿意让叶惟和威利斯直接谈话,却毫无主动权,那小子是块又臭又硬的石头,威利斯是个随时爆炸的炸弹,而且其实不需要他转告就能谈话,他阳奉阴违的话,可能正是中了那小子的算计。

    要不要这就打给威利斯问问?洛威特犹豫地走了一段路,哪还有心思打高尔夫,突然这时手机来电了,威利斯

    他的心脏被重重地抓着,额头又冒起一层冷汗,自己最重要的客户、自己之所以是CAA王牌经纪人的原因、自己的权杖

    接通,轻声:“布鲁斯,事情好了吗?”

    “那事好了,但是。”威利斯的语气很沉静,静得让洛威特心惊,很多时候,冷静比暴怒难对付得多,但是什么

    “我们的合作结束了,今天我就会向CAA要求给我更换经纪人。”

    “不,不,不”洛威特失声惊叫了出来,一个踉跄,急得几乎晕倒过去,“布鲁斯,冷静……再给我一个机会”

    没错,除了威利斯,他还有好几个分量不轻的明星客户,然而这是一副多米诺骨牌,一旦最前面的王牌倒下,就是他的灾难的开始。威利斯都炒了他,其他人怎么想?行业怎么想?

    数不清楚的经纪人(甚至是经纪公司),从签到一个重要客户开始飞黄腾达;又数不清楚的经纪人,从失去一个重要客户开始倒霉。这是10%先生的职业特性,客户的身价越高,他的身价才越高。

    而像威利斯这样级别的巨星,他的代理合同是CAAR勺一种传统合同,属于公司,经纪人共享,所以他说换经纪人就能换经纪人,他事实上还能享受多个经纪人的服务。更别说BICM等其它经纪公司一直存在的竞争。

    威利斯要换经纪人,洛威特什么都做不了,能做的就是全力让他回心转意。

    “我知道我在叶惟的事情上犯了太多的错误,布鲁斯,我保证以后再都不会有类似的情况发生”洛威特苦苦地哀求,“我会补救的,我一直都在为你寻找着可以冲击获奖季的影片的男主角片约,已经有进展了,布鲁斯,再给我一个机会”

    “不用说了。”威利斯的话没有丝毫缓和,反而有些不耐:“这几年来,我对你的能力很失望,是时候给我自己一个机会了。”

    完了洛威特深知对方的脾气,完了,他脸色发白,要用球杆撑着才还能站稳,迅速换到B计划,哀求道:“那让我担任你的联合经纪人,你的事务公司里我最清楚,我可以先不抽佣金,直到我为你找到让你满意的项目为止。”

    “不了,我要一个新的形象,你以后也不要再用我的名义,我们的合作结束了。”

    “布鲁斯,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

    “我们还是朋友,只是不再合作,就这样吧今天我就会向CAAf说的,就这样吧。”

    嘟嘟,通话被挂断,洛威特呆呆的站在那里,双目在失焦,整个世界转来转去……

    输了,在这场和叶惟、布瑞恩-斯伯莱尔阵营的斗争中,他彻底地惨败,走错了一步,走向了无底深渊。

    没有了威利斯,也没有了大牌经纪人洛威特,布瑞恩伯莱尔那帮人不会放过他的,他在公司的日子不会好过……他的阵营就像一道堤坝开始遍布了一条条裂痕,随时轰隆一声,全部爆开。

    VIYR勺未来一片光明,洛威特的未来,则是一片灰暗。

    “MTafuer”洛威特突然怒吼出声,粗俗的骂声与高尚的球场很不衬,他疯了般挥着球杆砸打草坪,却因为用力过猛,身体失去平衡,一下扭着跌倒,咔嚓一声,他感到自己的左小腿腓骨响了,顿时也痛得尖叫——

    “我的腿……”

    远处的几个球友看见,都惊讶地走来。

    最近阿诺-瑞夫金也过得不安,都怪《婚期将至》无端端窜了出来,而今年公司的唯二两个项目,电影《整十码》一败涂地406万制片成本,63万北美票房,4度),电视剧《热血警探》在“UA电视网”播了第一季l2集64年-月2日264年6月14日),因为收视不理想、商业不成功,没有获得第二季的续订。

    失败的阴影笼罩着夏延企业,公司创建之初雄心勃勃买下的那一堆剧本和小说的电影改编权,都压在那里了。不断亏钱的情况下,公司今年的制片表最后只剩一部《火线对峙》,三月份时就拍完了,现在除了它的后制,公司还没有其它落实的新项目。

    威利斯的片约不会少,但那是属于个人的;夏延企业却越做越小,越做越没有希望,他这个CP说不定明天就要滚蛋。

    要不是他以前是威利斯多年的经理人、多年的老友,早就发生了吧。只是因为《整十码》的惨败,威利斯和马修-派瑞都闹得有些不开心,别说在好莱坞这个名利场,在职场上生意上,涉及利益后,还能有几个朋友?

    终于这天,他在马里布沙滩,接到了突如其来的电话。

    “我刚刚和洛威特结束合作了,他不再是我的经纪人,所有公司的事务,你不要再向他透露。”

    什么?瑞夫金吓了一大跳,从沙滩椅上站了起身,茫然的看看周围享受夏日阳光的游人们,“布鲁斯,你真的想好了?”

    “我当然想好了,这不是一时冲动,洛威特已经失去我的信任,四年了他有让我的事业更进一步吗?他什么都没带给我”威利斯的话声冒着怒火:“这事不用你说什么,你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你是个制片人了,不是经理人”

    这句话让瑞夫金瞬间冷汗直飙,没有再给洛威特求情,连忙自保地说道:“有个好消息还没告诉你,林赛-罗韩那边对出演《倒霉爱神》很感兴趣,有她加盟的话,我们再找几家片商参股,这项目一定能行”

    “林赛-罗韩?”威利斯并不高兴,却越发烦躁和索然,“我们本来有个天才就因为你们这些白痴……该死的

    嘟嘟,通话被挂断,瑞夫金长呼了一口气,日子越来越难混了。

    因为叶惟和日光小美女》项目,CAA正发生着一场巨星更换经纪人的风云,而焦点影业也是暗流涌动。

    当初叶惟以一己之力,打动到威利斯投资和加盟日光小美女》,焦点要怎么办,两位联合CPO大卫-林德和詹姆斯-沙姆斯有着不同的看法,林德极力要回购剧本,动用一切手段都要。

    而沙姆斯则说没必要,而且以叶惟的性格,他不会同意的,与其搞僵了关系,不如就投资他拍部电影出来,他的短片已经显示了他有多么才华横溢。

    但林德不同意,出售日光小美女》的第一主张和负责人是他,他自然更为紧张,也是幸运,他游说到了萨姆jl丨德斯,又说动了威利斯他们,设局要把剧本从叶惟手中拿回来,以后给他一个助理制片人头衔就是了。

    沙姆斯却另有打算……

    对于焦点联合CPO詹姆斯-沙姆斯这顿晚餐的邀请,叶惟真是十分意外,本想拒绝,因为没什么好谈,不过李安打了个电话劝说他出席,说“沙姆斯不是个坏人,他有你想要的答案”,他有些疑惑,也就答应了。

    李安和沙姆斯是多年的好朋友,从第一部长片《推手》就开始合作,到现在算上正在拍摄的《断背山》,李安9部导演影片,只有《冰风暴》的演职表中没有沙姆斯的名字,他们的交情真能演一出《断背山》或者《喜宴》。

    晚餐地点在西好莱坞的pATINA餐厅,一家由超级名厨乔西姆普里彻尔掌勺的贵价餐厅。

    餐厅内的装饰布局时尚而洁净,一张张散而不乱的方形餐桌上铺着雪白的餐布,映衬着各式不同颜色的美食,顾客们几乎坐了个满,侍者走来走去,却一点不碍它的幽雅,谈话声也不影响音乐的轻柔。

    其中一张靠墙的餐桌,叶惟和沙姆斯已经寒暄过了,各点了佳肴正等待着上菜。

    “说实话,如果不是对安的敬重,我不会来。”叶惟有点面无表情,他喜欢李安不等于喜欢沙姆斯,像拉莫和威利斯。

    现年44岁的沙姆斯前秃兼有些白发,和善的长圆脸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褐色的双眼也透着和善的目光,看上去是一个善良儒雅的小老头。他闻言微微一笑,说道:“年轻人,阅后即焚。”

    叶惟顿时心头一跳,瞪目的道:“是你?是你”

    那个神秘人原来是沙姆斯……以他的身份当然能知道焦点的机密,但为什么?他那样做是拆自己的台啊为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沙姆斯保持着微笑。

    叶惟心念电转,洛威特一直说的都是大卫-林德怎么样,没有提过沙姆斯,那么一直是林德说Y,沙姆斯说H?为什么?只是因为好心?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这样思考,像这些大人物,不可能只是因为好心……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利益。

    他皱眉地问道:“为什么?我需要弄明白,为什么?”

    “《断背山》是我的项目,日光小美女》不是。”沙姆斯温善的目光隐约一变,老狐狸的精光。

    听了对方这句话,叶惟突然全明白了。

    多得今天出发之前,有好好地查了一番资料,193年,詹姆斯-沙姆斯和泰德-霍珀成立了“好机器”电影公司,制作超低成本的独立电影,开始没什么成绩,直至和李安合作制作了《推手》,然后是《喜宴》、《饮食男女》……

    李安越成功,好机器也越成功。

    那时候大卫-林德还是米拉麦克斯公司的副总裁,负责国际销售的事务,后来好机器做大了,也要成立国际销售部门,1997年林德因此加入好机器,成了公司的合伙人。

    26年《卧虎藏龙》的巨大成功让好机器的价值到达一个顶峰,他们200l年把公司卖给了环球影业,又在2年跟其它几家公司合并成了现在的焦点电影,沙姆斯和林德一起出任联合CPO

    众所周知,焦点这几年的成绩很好,票房奖项都有,计划在205年上映的影片排了七、八部,正在拍摄中的《断背山》就是其中之一,由刚刚大红的杰克-吉伦哈尔和早已名气响亮的希斯-莱杰主演,还有米歇尔-威廉姆斯、安妮-海瑟薇

    这个卡司当然强大,但因为同性恋的题材不被看好,李安又才因为《绿巨人浩克》摔了一大跟头,外界都说吉伦哈尔和莱杰这次出演是自毁前途,以后你们的银幕形象是同性恋了。

    而《断背山》的制片人沙姆斯同样才狠狠地摔了一跟,他是《绿巨人浩克》的编剧和制片人

    想想环球是多么眼馋哥伦比亚的《蜘蛛侠》的成功,拿出37亿美元拍绿巨人,结果搞得一塌糊涂,董事会怒不怒?

    而下任环球影业的CP铁王座,只有一个人可以坐上去,会是沙姆斯吗?不但不,他还已经摔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行业位置。

    所以《断背山》的预算只有146万,低于同期的《不朽的园丁》、《傲慢与偏见》等焦点项目,但它是沙姆斯的项目他看中的剧本、他发起的制片,他在赌一把大的,《断背山》就是他全部的赌注。

    本来日光小美女》项目卖出去,沙姆斯应该毫无意见,他根本不在乎,不过如果林德拿了回去,请到萨姆jl丨德斯执导、威利斯主演,以及一个连锁反应下的强大阵容……

    预算极可能超过146万,然后它也被安排到205年上映,冲击同一个颁奖季。

    那么整个焦点和环球的制片、发行和冲奖资源,都会被严重分薄,不被看好的《断背山》随时变成了替补。

    所以沙姆斯不可能喜欢看到“林德的日光小美女》”,就算他们是多年的搭档和朋友,也有着权力的斗争……

    “我明白了”想通这些,叶惟不由哂笑,难怪李安会说“沙姆斯不是个坏人”,不是坏人,也不是100好人,大概全世界都没有那样的人。

    “呵呵。”沙姆斯笑笑,这时候侍应上菜了,两人都没有说话,直到餐桌上香气四溢,侍应微笑着走开,他才说道:“我只是更喜欢《断背山》剧本,而且你的事情,我得给安一个交待。”

    叶惟喝了口果汁,想着道:“无论如何,谢谢你那封信,它确实提高了我的警惕。詹姆斯,直说吧,你想怎么样?希望我不要宣传焦点的失误?还是着重宣扬大卫-林德的过错?”

    “都不是,我没有这些意思。”沙姆斯慢条斯理地用着刀叉,吃起了自己点的一盘蔬菜沙拉,“没有人知道一切,电影公司错过好项目是常有的事,焦点已经算聪明的了。”

    他看着叶惟,文雅的话声有着一股诱惑:“而且我们还有合作的可能,惟格,你知道的,焦点的制片和发行能力都很好,只要你的电影拍得好,就不会失去你应该得到的荣誉,想想看,普雷通、追梦联盟、焦点,这对大家都只有好处。合作的话,我会出任焦点方的制片人,没有林德什么事。”

    叶惟也开始吃起自己的水果沙拉,一脸思索,这样日光小美女》给焦点带去什么成绩,都是沙姆斯的功劳。

    “我有个问题,萨姆jl丨德斯当初知道内情吗?”他忽然问道。

    “据我所知”沙姆斯想了想,“门德斯不清楚详情,他知道的只是剧本在你手上,但他们会说服你让出去的,至于过程怎么样,他不是不能知道,他是不想知道。”

    他说着老脸一笑,叉起一块胡萝卜放进嘴巴,“年轻人,等你打混多些年头,你就会明白,有时候不知道一些事情比知道更好。”

    “也许。”叶惟沉吟地应了声。

    沙姆斯也不追问有没有合作的机会,一边慢慢吃着美餐,一边讲起了故事:

    “十几年前,我和泰德-霍珀在纽约成立了焦点的前身机器,做独立制片,那时候林德还在米拉麦克斯。我和霍珀都是办公司的新人,在电影业什么都不是,没有资源、没有钱,我们自称是‘无成本制片之王,,两万美元就能拍片。

    那时我们急着打响名堂,一段时间之后赚了点钱,就想拍部真正的创业片,我们正好看到了安在NYHR勺学生片《分线界》,拍得真好,就他了”

    沙姆斯说着失笑了起来,“我们就找他当时的经纪人问能不能安排我们和安谈谈,结果他的经纪人说安很忙,对我们公司那么低预算的小制作没有兴趣见鬼,那时安从NYK毕业六年了,也坐在家里六年他很忙?”

    “哈哈。”叶惟听得也不禁笑了,作为李安的影迷,他熟知李安的故事,但这些内幕是第一次听说。

    “后来安跟我们说,那经纪人对他的第一部电影的要求是至少20万美元预算的剧情片,怪不得他坐了六年。”

    回忆的神色在沙姆斯脸上浮现,“没想到过了一阵,安找上我们了。他刚刚在台湾得到了一笔新闻局给的华语片辅导金,拿着钱在寻找制片人,他有个NYHR勺朋友介绍了泰德给他,巧合他找到我们的时候,我们真是很惊讶,你不忙了?

    然后我们就第一次合作了,《推手》,那是安的处女作,也是好机器的创业作,40万美元预算,拍摄周期四个星期,那段时间我们每个人才真的都忙晕了,后来《推手》很成功,一路走过来,《卧龙藏虎》让我们都成了‘大人物,,接着有了焦点。”

    话声停了下来,沙姆斯笑叹了声,看着对面沉思的年轻人,道:“惟格,我是个卑鄙者,也是个梦想者,回首我的电影生涯,我敢向上帝说,我没有罪过。”

    叶惟依然没有说话,想着什么。

    “我知道日光小美女》项目还没有正式开展,你应该在找着制片人,考虑一下我吧?我的能力没问题,我还可以教你很多在好莱坞拍片的东西,我还比别人更懂得怎么和华人导演相处,我更懂中国文化,当然你和安不同,你是洛杉矶人。

    但怎么结合东方视角的优势,把一个西方故事讲得比单纯的西方视角更多,我可以帮助你。”

    沙姆斯语气真诚,这番话不管利益不利益,都站得住脚,多年来他和李安一起成长,“父亲三部曲”和《卧虎藏龙》他都是编剧之一,李安能成为现在最成功的华人导演,绝对有着他一份功劳。

    “像《追女至尊》?”叶惟突然说道。

    “哈哈哈”沙姆斯为之大笑,《追女至尊》是好机器制作的一部电影,讲一个中年男人怎么用中国古代老子的“道”学说去泡妞的故事,他笑道:“那是泰德的影片,后来证明不算聪明,但我真的能帮助你,老子、孔夫子的学说都行。”

    叶惟想着笑了笑,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