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好,小子。”

    听到这把沉沉的声音,叶惟心中不禁有点波动,曾经跟这声音谈话是那么小心翼翼,曾经又那么愤怒,不过现在都不会了。

    望着蓝天,他说道:“夏延企业和日光小美女》的瓜葛,我不会宣传,算是还给你那杯红酒,但你那份陷阱合同呢?它也能随风而去吗?我是个新人,我不太懂好莱坞的坏规矩,我也没兴趣去懂那些垃圾。

    但我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而你们想骗走我的项目绝对是错。洛威特后来还一次又一次地犯错,他做了多少错事,我不知道你是否都清楚,也许跟你无关,我不在乎。

    我不在乎洛威特在不在你旁边、会不会听到这些,看在拉莫的份上,我要给你一个忠告。”

    对方的气息更重了,叶惟继续说自己想说的:“理查德-洛威特,一只满肚子坏水、虚张声势的小苍蝇,正在杀害着你的事业,你之所以还没被杀死,只不过因为你是威利斯,不是因为他有多大能耐。

    他无法带给你奖项,是因为他无法为你找到好的文艺片约,是因为好的文艺片电影人都瞧不起他。

    还有阿诺瑞夫金,另一只虚张声势的小苍蝇,我虽然没多少制片经验,却知道好的制片人需要有一种重要品质,是他所没有的,制片主见。而他?你怎么高兴,他就怎么做,不管那么做对项目会有什么影响,他不是在制片,是给你拍马屁。

    而你真的被拍得很开心,威利斯先生,在这点上你很可笑。”

    “呵呵……”威利斯的怒笑声从手机传出,暴风雨的前夕般压抑:“小子,电影卖到二千万,就觉得可以教训丨我了?”

    “哈哈哈”叶惟也笑了,像拉莫说的,老糊涂,“等你成了个老得打不动的过气动作明星时,教训丨你的人就不只是我了。这就是我想说的话,对了顺便说一下,管好贝丽吧,继续骄纵她只会毁了她,再见。”

    按了结束通话,他入定般想了想,又打给了洛威特,通了。

    “惟格,谢谢你打给我,和布鲁斯谈好了吗?”洛威特的话声满是盖不住的紧张,好像快要被一条绳子勒死。

    “我有几句话跟你明说,如果你他马的再继续踢我,最好一次就把我踢爆,不要给我任何再爬起来的机会。否则我以后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把你完完全全的搞死让你只能躲到冥王星去,知道冥王星吗?继续与我为敌,你会知道的。”

    嘟嘟嘟——

    叶惟的声音不高,语气不重,却有着一股言出必行的力量。

    绿油油的高尔夫球场上,洛威特的脸庞涨红成了猪肝色,心里憋得发慌,却又无处发泄,这小子,该死的小子…

    一个狂妄的小子在鬼叫而已,现在最重要是威利斯的态度。

    他当然不愿意让叶惟和威利斯直接谈话,却毫无主动权,那小子是块又臭又硬的石头,威利斯是个随时爆炸的炸弹,而且其实不需要他转告就能谈话,他阳奉阴违的话,可能正是中了那小子的算计。

    要不要这就打给威利斯问问?洛威特犹豫地走了一段路,哪还有心思打高尔夫,突然这时手机来电了,威利斯

    他的心脏被重重地抓着,额头又冒起一层冷汗,自己最重要的客户、自己之所以是CAA王牌经纪人的原因、自己的权杖

    接通,轻声:“布鲁斯,事情好了吗?”

    “那事好了,但是。”威利斯的语气很沉静,静得让洛威特心惊,很多时候,冷静比暴怒难对付得多,但是什么

    “我们的合作结束了,今天我就会向CAA要求给我更换经纪人。”

    “不,不,不”洛威特失声惊叫了出来,一个踉跄,急得几乎晕倒过去,“布鲁斯,冷静……再给我一个机会”

    没错,除了威利斯,他还有好几个分量不轻的明星客户,然而这是一副多米诺骨牌,一旦最前面的王牌倒下,就是他的灾难的开始。威利斯都炒了他,其他人怎么想?行业怎么想?

    数不清楚的经纪人(甚至是经纪公司),从签到一个重要客户开始飞黄腾达;又数不清楚的经纪人,从失去一个重要客户开始倒霉。这是10%先生的职业特性,客户的身价越高,他的身价才越高。

    而像威利斯这样级别的巨星,他的代理合同是CAAR勺一种传统合同,属于公司,经纪人共享,所以他说换经纪人就能换经纪人,他事实上还能享受多个经纪人的服务。更别说BICM等其它经纪公司一直存在的竞争。

    威利斯要换经纪人,洛威特什么都做不了,能做的就是全力让他回心转意。

    “我知道我在叶惟的事情上犯了太多的错误,布鲁斯,我保证以后再都不会有类似的情况发生”洛威特苦苦地哀求,“我会补救的,我一直都在为你寻找着可以冲击获奖季的影片的男主角片约,已经有进展了,布鲁斯,再给我一个机会”

    “不用说了。”威利斯的话没有丝毫缓和,反而有些不耐:“这几年来,我对你的能力很失望,是时候给我自己一个机会了。”

    完了洛威特深知对方的脾气,完了,他脸色发白,要用球杆撑着才还能站稳,迅速换到B计划,哀求道:“那让我担任你的联合经纪人,你的事务公司里我最清楚,我可以先不抽佣金,直到我为你找到让你满意的项目为止。”

    “不了,我要一个新的形象,你以后也不要再用我的名义,我们的合作结束了。”

    “布鲁斯,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

    “我们还是朋友,只是不再合作,就这样吧今天我就会向CAAf说的,就这样吧。”

    嘟嘟,通话被挂断,洛威特呆呆的站在那里,双目在失焦,整个世界转来转去……

    输了,在这场和叶惟、布瑞恩-斯伯莱尔阵营的斗争中,他彻底地惨败,走错了一步,走向了无底深渊。

    没有了威利斯,也没有了大牌经纪人洛威特,布瑞恩伯莱尔那帮人不会放过他的,他在公司的日子不会好过……他的阵营就像一道堤坝开始遍布了一条条裂痕,随时轰隆一声,全部爆开。

    VIYR勺未来一片光明,洛威特的未来,则是一片灰暗。

    “MTafuer”洛威特突然怒吼出声,粗俗的骂声与高尚的球场很不衬,他疯了般挥着球杆砸打草坪,却因为用力过猛,身体失去平衡,一下扭着跌倒,咔嚓一声,他感到自己的左小腿腓骨响了,顿时也痛得尖叫——

    “我的腿……”

    远处的几个球友看见,都惊讶地走来。

    最近阿诺-瑞夫金也过得不安,都怪《婚期将至》无端端窜了出来,而今年公司的唯二两个项目,电影《整十码》一败涂地406万制片成本,63万北美票房,4度),电视剧《热血警探》在“UA电视网”播了第一季l2集64年-月2日264年6月14日),因为收视不理想、商业不成功,没有获得第二季的续订。

    失败的阴影笼罩着夏延企业,公司创建之初雄心勃勃买下的那一堆剧本和小说的电影改编权,都压在那里了。不断亏钱的情况下,公司今年的制片表最后只剩一部《火线对峙》,三月份时就拍完了,现在除了它的后制,公司还没有其它落实的新项目。

    威利斯的片约不会少,但那是属于个人的;夏延企业却越做越小,越做越没有希望,他这个CP说不定明天就要滚蛋。

    要不是他以前是威利斯多年的经理人、多年的老友,早就发生了吧。只是因为《整十码》的惨败,威利斯和马修-派瑞都闹得有些不开心,别说在好莱坞这个名利场,在职场上生意上,涉及利益后,还能有几个朋友?

    终于这天,他在马里布沙滩,接到了突如其来的电话。

    “我刚刚和洛威特结束合作了,他不再是我的经纪人,所有公司的事务,你不要再向他透露。”

    什么?瑞夫金吓了一大跳,从沙滩椅上站了起身,茫然的看看周围享受夏日阳光的游人们,“布鲁斯,你真的想好了?”

    “我当然想好了,这不是一时冲动,洛威特已经失去我的信任,四年了他有让我的事业更进一步吗?他什么都没带给我”威利斯的话声冒着怒火:“这事不用你说什么,你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你是个制片人了,不是经理人”

    这句话让瑞夫金瞬间冷汗直飙,没有再给洛威特求情,连忙自保地说道:“有个好消息还没告诉你,林赛-罗韩那边对出演《倒霉爱神》很感兴趣,有她加盟的话,我们再找几家片商参股,这项目一定能行”

    “林赛-罗韩?”威利斯并不高兴,却越发烦躁和索然,“我们本来有个天才就因为你们这些白痴……该死的

    嘟嘟,通话被挂断,瑞夫金长呼了一口气,日子越来越难混了。

    因为叶惟和日光小美女》项目,CAA正发生着一场巨星更换经纪人的风云,而焦点影业也是暗流涌动。

    当初叶惟以一己之力,打动到威利斯投资和加盟日光小美女》,焦点要怎么办,两位联合CPO大卫-林德和詹姆斯-沙姆斯有着不同的看法,林德极力要回购剧本,动用一切手段都要。

    而沙姆斯则说没必要,而且以叶惟的性格,他不会同意的,与其搞僵了关系,不如就投资他拍部电影出来,他的短片已经显示了他有多么才华横溢。

    但林德不同意,出售日光小美女》的第一主张和负责人是他,他自然更为紧张,也是幸运,他游说到了萨姆jl丨德斯,又说动了威利斯他们,设局要把剧本从叶惟手中拿回来,以后给他一个助理制片人头衔就是了。

    沙姆斯却另有打算……

    对于焦点联合CPO詹姆斯-沙姆斯这顿晚餐的邀请,叶惟真是十分意外,本想拒绝,因为没什么好谈,不过李安打了个电话劝说他出席,说“沙姆斯不是个坏人,他有你想要的答案”,他有些疑惑,也就答应了。

    李安和沙姆斯是多年的好朋友,从第一部长片《推手》就开始合作,到现在算上正在拍摄的《断背山》,李安9部导演影片,只有《冰风暴》的演职表中没有沙姆斯的名字,他们的交情真能演一出《断背山》或者《喜宴》。

    晚餐地点在西好莱坞的pATINA餐厅,一家由超级名厨乔西姆普里彻尔掌勺的贵价餐厅。

    餐厅内的装饰布局时尚而洁净,一张张散而不乱的方形餐桌上铺着雪白的餐布,映衬着各式不同颜色的美食,顾客们几乎坐了个满,侍者走来走去,却一点不碍它的幽雅,谈话声也不影响音乐的轻柔。

    其中一张靠墙的餐桌,叶惟和沙姆斯已经寒暄过了,各点了佳肴正等待着上菜。

    “说实话,如果不是对安的敬重,我不会来。”叶惟有点面无表情,他喜欢李安不等于喜欢沙姆斯,像拉莫和威利斯。

    现年44岁的沙姆斯前秃兼有些白发,和善的长圆脸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褐色的双眼也透着和善的目光,看上去是一个善良儒雅的小老头。他闻言微微一笑,说道:“年轻人,阅后即焚。”

    叶惟顿时心头一跳,瞪目的道:“是你?是你”

    那个神秘人原来是沙姆斯……以他的身份当然能知道焦点的机密,但为什么?他那样做是拆自己的台啊为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沙姆斯保持着微笑。

    叶惟心念电转,洛威特一直说的都是大卫-林德怎么样,没有提过沙姆斯,那么一直是林德说Y,沙姆斯说H?为什么?只是因为好心?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这样思考,像这些大人物,不可能只是因为好心……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利益。

    他皱眉地问道:“为什么?我需要弄明白,为什么?”

    “《断背山》是我的项目,日光小美女》不是。”沙姆斯温善的目光隐约一变,老狐狸的精光。

    听了对方这句话,叶惟突然全明白了。

    多得今天出发之前,有好好地查了一番资料,193年,詹姆斯-沙姆斯和泰德-霍珀成立了“好机器”电影公司,制作超低成本的独立电影,开始没什么成绩,直至和李安合作制作了《推手》,然后是《喜宴》、《饮食男女》……

    李安越成功,好机器也越成功。

    那时候大卫-林德还是米拉麦克斯公司的副总裁,负责国际销售的事务,后来好机器做大了,也要成立国际销售部门,1997年林德因此加入好机器,成了公司的合伙人。

    26年《卧虎藏龙》的巨大成功让好机器的价值到达一个顶峰,他们200l年把公司卖给了环球影业,又在2年跟其它几家公司合并成了现在的焦点电影,沙姆斯和林德一起出任联合CPO

    众所周知,焦点这几年的成绩很好,票房奖项都有,计划在205年上映的影片排了七、八部,正在拍摄中的《断背山》就是其中之一,由刚刚大红的杰克-吉伦哈尔和早已名气响亮的希斯-莱杰主演,还有米歇尔-威廉姆斯、安妮-海瑟薇

    这个卡司当然强大,但因为同性恋的题材不被看好,李安又才因为《绿巨人浩克》摔了一大跟头,外界都说吉伦哈尔和莱杰这次出演是自毁前途,以后你们的银幕形象是同性恋了。

    而《断背山》的制片人沙姆斯同样才狠狠地摔了一跟,他是《绿巨人浩克》的编剧和制片人

    想想环球是多么眼馋哥伦比亚的《蜘蛛侠》的成功,拿出37亿美元拍绿巨人,结果搞得一塌糊涂,董事会怒不怒?

    而下任环球影业的CP铁王座,只有一个人可以坐上去,会是沙姆斯吗?不但不,他还已经摔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行业位置。

    所以《断背山》的预算只有146万,低于同期的《不朽的园丁》、《傲慢与偏见》等焦点项目,但它是沙姆斯的项目他看中的剧本、他发起的制片,他在赌一把大的,《断背山》就是他全部的赌注。

    本来日光小美女》项目卖出去,沙姆斯应该毫无意见,他根本不在乎,不过如果林德拿了回去,请到萨姆jl丨德斯执导、威利斯主演,以及一个连锁反应下的强大阵容……

    预算极可能超过146万,然后它也被安排到205年上映,冲击同一个颁奖季。

    那么整个焦点和环球的制片、发行和冲奖资源,都会被严重分薄,不被看好的《断背山》随时变成了替补。

    所以沙姆斯不可能喜欢看到“林德的日光小美女》”,就算他们是多年的搭档和朋友,也有着权力的斗争……

    “我明白了”想通这些,叶惟不由哂笑,难怪李安会说“沙姆斯不是个坏人”,不是坏人,也不是100好人,大概全世界都没有那样的人。

    “呵呵。”沙姆斯笑笑,这时候侍应上菜了,两人都没有说话,直到餐桌上香气四溢,侍应微笑着走开,他才说道:“我只是更喜欢《断背山》剧本,而且你的事情,我得给安一个交待。”

    叶惟喝了口果汁,想着道:“无论如何,谢谢你那封信,它确实提高了我的警惕。詹姆斯,直说吧,你想怎么样?希望我不要宣传焦点的失误?还是着重宣扬大卫-林德的过错?”

    “都不是,我没有这些意思。”沙姆斯慢条斯理地用着刀叉,吃起了自己点的一盘蔬菜沙拉,“没有人知道一切,电影公司错过好项目是常有的事,焦点已经算聪明的了。”

    他看着叶惟,文雅的话声有着一股诱惑:“而且我们还有合作的可能,惟格,你知道的,焦点的制片和发行能力都很好,只要你的电影拍得好,就不会失去你应该得到的荣誉,想想看,普雷通、追梦联盟、焦点,这对大家都只有好处。合作的话,我会出任焦点方的制片人,没有林德什么事。”

    叶惟也开始吃起自己的水果沙拉,一脸思索,这样日光小美女》给焦点带去什么成绩,都是沙姆斯的功劳。

    “我有个问题,萨姆jl丨德斯当初知道内情吗?”他忽然问道。

    “据我所知”沙姆斯想了想,“门德斯不清楚详情,他知道的只是剧本在你手上,但他们会说服你让出去的,至于过程怎么样,他不是不能知道,他是不想知道。”

    他说着老脸一笑,叉起一块胡萝卜放进嘴巴,“年轻人,等你打混多些年头,你就会明白,有时候不知道一些事情比知道更好。”

    “也许。”叶惟沉吟地应了声。

    沙姆斯也不追问有没有合作的机会,一边慢慢吃着美餐,一边讲起了故事:

    “十几年前,我和泰德-霍珀在纽约成立了焦点的前身机器,做独立制片,那时候林德还在米拉麦克斯。我和霍珀都是办公司的新人,在电影业什么都不是,没有资源、没有钱,我们自称是‘无成本制片之王,,两万美元就能拍片。

    那时我们急着打响名堂,一段时间之后赚了点钱,就想拍部真正的创业片,我们正好看到了安在NYHR勺学生片《分线界》,拍得真好,就他了”

    沙姆斯说着失笑了起来,“我们就找他当时的经纪人问能不能安排我们和安谈谈,结果他的经纪人说安很忙,对我们公司那么低预算的小制作没有兴趣见鬼,那时安从NYK毕业六年了,也坐在家里六年他很忙?”

    “哈哈。”叶惟听得也不禁笑了,作为李安的影迷,他熟知李安的故事,但这些内幕是第一次听说。

    “后来安跟我们说,那经纪人对他的第一部电影的要求是至少20万美元预算的剧情片,怪不得他坐了六年。”

    回忆的神色在沙姆斯脸上浮现,“没想到过了一阵,安找上我们了。他刚刚在台湾得到了一笔新闻局给的华语片辅导金,拿着钱在寻找制片人,他有个NYHR勺朋友介绍了泰德给他,巧合他找到我们的时候,我们真是很惊讶,你不忙了?

    然后我们就第一次合作了,《推手》,那是安的处女作,也是好机器的创业作,40万美元预算,拍摄周期四个星期,那段时间我们每个人才真的都忙晕了,后来《推手》很成功,一路走过来,《卧龙藏虎》让我们都成了‘大人物,,接着有了焦点。”

    话声停了下来,沙姆斯笑叹了声,看着对面沉思的年轻人,道:“惟格,我是个卑鄙者,也是个梦想者,回首我的电影生涯,我敢向上帝说,我没有罪过。”

    叶惟依然没有说话,想着什么。

    “我知道日光小美女》项目还没有正式开展,你应该在找着制片人,考虑一下我吧?我的能力没问题,我还可以教你很多在好莱坞拍片的东西,我还比别人更懂得怎么和华人导演相处,我更懂中国文化,当然你和安不同,你是洛杉矶人。

    但怎么结合东方视角的优势,把一个西方故事讲得比单纯的西方视角更多,我可以帮助你。”

    沙姆斯语气真诚,这番话不管利益不利益,都站得住脚,多年来他和李安一起成长,“父亲三部曲”和《卧虎藏龙》他都是编剧之一,李安能成为现在最成功的华人导演,绝对有着他一份功劳。

    “像《追女至尊》?”叶惟突然说道。

    “哈哈哈”沙姆斯为之大笑,《追女至尊》是好机器制作的一部电影,讲一个中年男人怎么用中国古代老子的“道”学说去泡妞的故事,他笑道:“那是泰德的影片,后来证明不算聪明,但我真的能帮助你,老子、孔夫子的学说都行。”

    叶惟想着笑了笑,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第一百六十七章 是个人物了    “冷静,布鲁斯……”

    马里布乡村俱乐部,开阔优美的高尔夫球草地上,想在周六放松一番的洛威特因为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而满头冷汗,连忙走到一边去,几位球友见惯了,但这回似乎很严峻,洛威特的慌乱可不寻常。

    “冷静?搞成现在这样,你让我冷静?”

    也不知道威利斯刚刚是怎么了,也许是被拉莫刺了几句,也许是在哪份报纸上看到又一条的叶惟新闻,他憋了很久的怒火终于大爆发:“那部烂片都二千万票房,你觉得日光小美女》会怎么样?这是你的工作成果,你见鬼的ECKIN忄断”

    听着怒骂声,洛威特也在腹诽,是我提议踢开叶惟,但最后做决定的人还不是你好莱坞巨星

    他继续连连说着冷静,等威利斯骂了个够后,才赔笑的道:“布鲁斯,我承认我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关于叶惟的一切判断,我全都错了……”

    “你当然错了,我不是要你认错,我是要你解决”威利斯的怒火一点未熄,反而烧得更盛,“给我解决,现在”

    洛威特知道,如果今天不能让威利斯满意,那就完了。他早已准备过现下局面的发生,还能从容地说:“他们不会曝光那些内幕的……”

    “他们当然不会”威利斯暴怒地打断,“他们只会说夏延企业曾经考虑过投资叶惟和日光小美女》,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因为布鲁斯-威利斯不敢投资他发疯了,他是蠢蛋,是个胆小鬼,开公司只会亏钱的蠢货这还不够吗

    “冷静,冷静……”这下不只是额头,洛威特浑身都冒出冷汗,他不应该听到这些,一句都不应该别说是好面子的威利斯,哪位巨星对经纪人这么骂自己,还能合作下去的?这其实是骂经纪人啊

    见对方还不停,他急忙高声地道:“布鲁斯,先听我说完他们清楚游戏规则,内幕是不会曝光的,而你担心的情况,大家也可以沟通解决。”

    沟通工作自然由他来做,事实上之前就有做了,他跟布瑞恩伯莱尔交涉过,想起那个通话,不由更加郁闷。

    布瑞恩以一种胜利者的得意、轻蔑、高高在上的语气说:“这事的决定权不在我这里,也不在汉克斯那里,是在日光小美女》项目的制片人,叶惟那里。我问过他了,他还在考虑,如果有结果了,我会告诉你的。”直到现在还没有结果。

    其实威利斯亲自出面的话,汉克斯不可能不给个人情,这条幕后花絮有多大的宣传价值?没有。要想宣传叶惟的美国梦,说有几家公司拒绝过他就行了。但威利斯不会出面的,他还没蠢到说出这个提议。

    这就是现在的状态。洛威特暗骂了几声,继续道:“你放心,今天之内我就解决它,不,现在就解决”

    “你清楚我想要什么结果,该死的,你该死的巨大错误该死的”

    一串骂声之中,通话被挂断了,嘟嘟嘟—

    洛威特几乎要把手机扔出去,喘了好几口气,才缓缓地翻出一个许久没联系过的极不情愿联系的号码,叶惟。

    世事难料,情况变了,自从《婚期将至》走狗-屎运地爆发,公司管理层就给了他明确的提示,叶惟已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客户,不管之前有没有,不要动那小子哪怕一根毫毛否则布瑞恩不会高兴,CAAl也不会高兴……叶惟是个人物了。

    F(威廉-莫里斯奋进经纪公司)、ICM(国际创意管理合伙公司)、HTA(联合精英经纪公司)都垂涎的人物。

    在六月份最后一个周末,《婚期将至》的票房必上二千万美元,步入正轨的发行一路奔驰,叶惟没什么特别要忙的了,他的工作重点开始放到日光小美女》项目这边。

    这样除了一个剧本和一笔钱、确定了第一制片人和导演,其它方面一片空白的项目,前期筹备要做的工作太多了,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首先要把前期剧组搭建起来,一起完成那一大堆必要的开展实质筹备(花钱)前的文案工作。

    而第一目标是一个好搭档,他的联合制片人,或者叫执行制片人、第二制片人,他是国王的话,那家伙就是国王之手。

    国王之手不但要执行好他的命令,也要管理好各方面的杂务,像给剧组人员们买保险,这工作可不归他,不然哪有时间创作?

    宣传工作也要开始了,现在他正值热潮,是向媒体公众宣布普雷通投资他制作新项目的最好时机但在这个阶段,也就是宣布而已,按照宣传节奏走。

    不过今天周六,叶惟的行程表除了晚上有一个十分意想不到的晚餐,白天是陪伴家人玩。

    此时上午过了一半,他在家后园里踢着足球,朵朵和托托在旁边嬉闹着,笑声阵阵,门廊边椅子上的手机突然大响起来--

    “谁呢?”叶惟一脚把足球踢向龙门,抹了抹头上热汗,小跑过去拿起手机一看,顿时皱起了眉头。

    “朵朵,哥哥谈个电话。”他一边走向后园远处,一边接通了来电,“想说什么直接说吧。”

    “早上好,惟格,恭喜你的电影大卖。”洛威特虚伪的呵笑声传了出来,鬼知道他其实是不是正一脸想杀人的凶相。

    “让你失望了。”叶惟笑了笑,如今再面对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不会暴怒了,只是像看着摊恶心的呕吐物,“我说了直接说你想要的,关于日光小美女》?不要宣传夏延企业差点是制片方?”

    这件事汉克斯说由他自己来处理,他们不会插手,既是尊重他,也是尊重威利斯:你们的恩怨,你们自己解决。

    “惟,你真是个天才。”洛威特的声音充满着卑微似的语气,又是赞叹又是道歉:“现在我知道了,你有多么天才之前所有的一切,对不起惟,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以你的才智,你肯定理解这句话。”

    “我和你之间没有生意可谈。”叶惟又笑了,上次听到这句话,是阿诺瑞夫金想说服他以60万把日光小美女》项目卖给他们,现在洛威特也这么说,真是讽刺。

    洛威特忽然叹了声,整个语气和精神都低下去:“我输了,我真的输了,就给我一点点仁慈好吗?”

    “收起你这些假惺惺,我只想得到两个答案,一,踢我出局是谁的主张;二,你们请到的大导演是谁。”

    “当是我的主张吧惟,你太年轻了,让人判断错误不是什么无法理解的事对不,我只是判断错误了。”

    “我对你怎么着没兴趣,那大导演是谁?”

    洛威特沉默了几秒,才小声的道:“萨姆jl丨德斯。”

    “他知道你们的计划吗?”

    “这方面我不清楚,他是大卫-林德邀请的,他只是看了剧本很喜欢,跟布鲁斯谈得也很愉快,不是一定会执导。

    萨姆jl丨德斯,叶惟敛了敛双眼,第2届奥斯卡最佳导演(《美国丽人》),答案也许今晚能知道。

    “我不想跟你罗嗦了,你可以转告威利斯,如果他关心这件事,我可以跟他谈谈,就现在。要不要谈,你短信回我,别打给我,你怎么说我都不会喜欢你,惹烦我就没得谈了,再见。”

    结束通话后过了一小阵,叶惟还没回去踢球,收到了洛威特的一条短信:“布鲁斯想谈。”

    往门廊边的木椅坐下,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一个联系人名字,上次打过去是半年前的事了,那次真是骂了个痛快

    按下拨打,他望向湛蓝的夏日天空,嘟几声后对方接通了,隐约传来压抑的呼吸声,他语气不卑不亢:“你好,威利斯先生。”

    “你好,小子。”威利斯的话声很沉很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