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索耶,你出去的时候还只是个年轻人,但你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个明星!——《第四十二街》

    2004年5月27号,星期四,到来。

    哈佛-西湖初中部校园,尽管这个学年临近结束,依然一片朝气蓬勃。早上9:25,每天的活动时间到了,学子们来来往往,参加着各个俱乐部的活动。

    学术中心一层杂物房,追梦联盟总部,此时挤满了各年级都有的学生,男生多女生少,肩膀并着肩膀,一点点空隙都没有。

    他们大都满脸认真,望着前方那台正播着DV影像的电视,屏幕里是他们的英雄叶惟,他坐在电影工作室的剪辑台前录下的这段影像,神情硬朗,目光炯炯,话声从平和渐渐变得昂扬:

    “嘿,伙计们,今晚《婚期将至》就要开始展映了。你们大概都知道它的故事。它不是追梦联盟的电影,而是我家的公司惟朵图像的电影,但那只是法律上的,事实是,它充满着追梦联盟的力量!

    正是《阳光小美女》项目,正是你们,正是我们的青春狂热,我们幼稚的、纯粹的、真挚的、不可思议的梦想力量!

    为它赢得了重制的机会,让它可以以一个全新的面貌告诉这个世界,它是谁、我们是谁!

    很久以前,我跟你们说,我很愤怒,我想做些大事!做些正确的事!

    我给了你们一个选择,是要做丧尸还是活人,而你们选择了真正地活着!我们都受够平凡了,受够他马的‘你不可能做到’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这就是大事,这就是正确的事!我们做到了!!

    你们可以高兴,但一定要保持你们的愤怒,这就是我们回应世界的方式:去它的平凡,我们的电影要上映了!

    银幕很小,容不下我们的心志,银幕又很大,让你我的梦想奔驰!

    所以,我真诚地邀请你们,今晚,19:30,到比弗利中心13影城去,那里有我们梦寐以求的——超越!”

    勇士们,冒险的召唤已经向你们发出了,我在那里,等着你们的到来!”

    DV影像还没播完,杂物房就已响彻了年轻激昂的叫喊声,众人心中的热血在沸腾,“是的!我会去的!”、“惟哥,当然!”

    ……

    今天真是个大日子,从早上开始,索尔顿律师就满怀着兴奋,让他的扑克脸时不时有笑容。

    先不说成败,一个16岁少年能有这样的成就,谁说他不会前途广阔?连带着他的律师也要走运。

    他也受邀出席今晚的展映礼,前些天就准备好了衣装,一套崭新的阿玛尼黑色正装,一条白花格红领带,它是有些显眼,不过他知道自己就想显眼,惟格说得好,这叫有魅力!

    时间过得真慢,晚上怎么还没到呢?

    有着这个想法的还有很多人,像惟朵图像的投资人之一、中年便利店老板麦克-施瓦兹。

    像上次那样,所有投资人都会出席,但这次真的不同了!看看那些报纸怎么说的,还有尼古拉斯-凯奇客串!

    “哈哈哈!”最近施瓦兹一想到这事,就高兴得笑出声。

    他是个粗人,不懂什么电影发行,在他看来,都这么厉害了,《婚期将至》怎么可能还会不成功?自己投资的10万要赚大了,而且更爽的是挣面子!在家人面前挣、亲戚朋友面前挣、在随便一个陌生人面前也挣!

    都说他没有本事,只是一辈子开间便利店赚些卖色-情杂志、避孕套的钱,瞧瞧现在怎么的,他投资的电影成了个现象!

    谁说非要那些好莱坞人才能玩电影,谁说像他这样的大老粗乡巴佬没有梦想,他也年轻过,发梦过,这回就要尝尝圆梦的滋味!

    “惟格这小子,我一直都说他好,哈哈哈!这小子好啊!”

    会再次出席的不只是投资人们,上次有去的叶家的亲人朋友们,全都收到了邀请,也都听到叶惟的一句话:“不管有着什么原因,上次让大家那么失望,非常抱歉;而这次,我相信会给大家带来美好的回忆。”

    ……

    下午放学后,虽然距离展映还有些时间,但莉莉不容许自己再犯上次电影节的愚蠢错误,她要赶紧回家化妆穿衣,然后赶到13影城,和翠丝特、康妮她们提前入场。

    与此同时,许多人都开始行动了,出席这种场合怎么能穿个T恤沙滩裤去,就连巴德都没有这种想法!他要穿一件特大码的休闲西装,不能给惟哥丢脸啊!

    而要“走红地毯”的叶惟更加不能马虎,想马虎也不行,因为他今天的造型由瑞秋-佐伊团队搞定!

    还有朵朵和安娜索菲亚,她们一起跟着他到了布瑞恩的工作室,就像买一送二,佐伊团队也给她们搞定。

    随行的还有安娜妈妈珍妮特,以及久别重逢的托托和贝拉,它们真会一起出席。

    佐伊瞥了瞥它们,就给手下们说“往它们脖子上各戴一个蝴蝶礼结,不同颜色!”至于忧郁的本吉,她说“让它裸着去!”

    朵朵一听,顿时惊叫道:“不行不行,妈妈说乌龟没了壳会死的,不能敲它的壳!”

    “也对,让它穿着龟壳去吧,再用彩笔往壳上画VIY……”

    叶惟听得瞪大眼睛,万幸佐伊的话还没说完:“VIY-Sure-Win!”那边留意着他的安娜索菲亚,几乎笑趴下了:“哈哈哈哈!”

    化妆室充满着又欢乐又紧张的气氛,同样的气氛还在很多地方燃起。

    “天啊,如果穿正装去,显不出我的特别,如果穿阿拉贡这套盔甲,我又会抢走惟哥的风头,天啊!”列夫痛苦不已。

    “我要的是特大码!!这只是大码,无良的商家,美国没救了!”巴德一边怒骂,一边努力地把休闲西装上衣的钮扣扣上,把自己累得气喘吁吁的都没成功,正要暴走,忽然想起之前舞会穿过的啊,难道是自己又胖了?

    陈诺慢条斯理地穿上一套灰色唐装,在镜子前转了个身,挺是满意,看看还有时间,打一盘《魔兽争霸3》再出发……

    科尔温没有回家,直接从学校出发前去,穿的是一套颇有哥特风格的黑衣……

    “爷爷,你真不去?好歹我也会出现在演职表里面,你唯一孙女的第一部电影!”

    吉娅已经做好了造型,也就随便收拾了几下,穿了件黑色半晚礼服,又不好看又难受,真是自找麻烦,女人真麻烦!

    反正她还是希望爷爷可以一起去捧场的,对《婚期将至》有宣传作用嘛。

    “年轻人的事我就不多掺和了,我在家看DVD就行。”科波拉乐呵呵的说,家里的影碟宝库已经多了一张《婚期将至》的内部赠送DVD,他答应“同步观看”了。

    “好吧。”吉娅看看手机,上面是堂叔发来的短信“吉娅大师,可以走了吗?”她打过去道:“行了,快来接我吧!”

    ……

    虽然大人物们纷纷不到场支持,却都十分关注着此事。

    看好并且将要投资叶惟的汉克斯和斯皮尔伯格、对年轻英雄故事极有兴趣的卢卡斯、在媒体上狂赞了叶惟一番的科斯特纳、之前有过通话并认识的李安、期待出现华人之光的王颖……

    一些电影业的哈佛-西湖校友,尤其是和叶惟成了朋友的吉伦哈尔姐弟。

    当然还有打造叶惟的幕后团队,布瑞恩、莱斯利、高兹曼,在叶惟身上,他们都有着投资!而且现在叶惟已经成了他们跟洛威特阵营对决的关键,叶惟赢,他们赢,叶惟输,他们输。

    这将直接影响到他们在圈内的权势,权势是一个很微妙的东西,摸不着看不透,有一部分叫“别人对你的信任”,

    他们是眼光奇准,还是愚蠢至极,就看这场不知不觉间投注了巨额筹码的赌局了,是的,赌局!

    叶惟的成败还将影响到不在对决中的很多人,比如迈克尔-阿恩特,比如彼得-赫勒、肖恩-毛瑞尔等人……

    比如菲尔-柯林斯、吉尔-塔沃曼,两人都因为女儿而密切关注着,心情非常复杂,小子失败了,莉莉会难过,小子成功了,莉莉又有新烦恼,唉!

    ……

    “老头子,别说我不知会你,我要去参加《婚期将至》的展映礼了。”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拉莫,我有什么对不住你,从来都是你说买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你说怎么样我就给你怎么样,你现在为了那个该死的不自量力的小子,整天来气我!!你……”

    “时间差不多了,我得走了,拜拜。”

    “拉莫,拉莫!!!”

    ……

    “我们的电影上映了!我们的电影又上映了!”

    傍晚时分,在马路中前行着的一辆黑色加长礼车里,朵朵喜气洋洋地鼓掌高唱着什么,肉乎乎的脸蛋儿上满是笑容,除了稍为长大了点,跟半年前没什么分别,还是那么天真烂漫。

    宽敞的车厢里坐着很多人,一片欢快的笑声。

    这时候,叶浩根也像半年前那样,欢叫道:“我们是电影大亨!”顾乔也难得地笑叫:“电影大亨!”

    “汪汪!”托托机灵地吠叫,惹得贝拉也吠了几声,它们的尾巴都使劲地摇摆着。那边在安娜在挥舞着拳头,喊着不知哪门子的祈祷:“地球,地球,地球,给我听着,所有的好运、好运、好运都过来!谢谢上帝!”

    叶惟静静地笑看着他们闹腾,一切都仿佛回到了去年《婚期将至》上映那一天,不同的是,现在充满着希望!

    ……

    入夜的天空下,很多车辆的目的地都是比弗利中心,媒体记者们的车、影评人们的车、观众们的车……

    ……

    电视屏幕上,年轻的脸庞满是决然,话声中满是澎湃:

    “伙计们,有人说,生活是一场大自然的残酷竞争,弱者被吃得什么都不剩下,只有强者才能生存下去。真的?假的?我不在乎!就算面对着千军万马,我们都无所畏惧!

    勇气给了我们盔甲,努力给了我们兵器,梦想给了我们白马!

    今晚,我们拥抱梦想!今晚,我们决一死战!

    这一仗,无论是赢还是输,是活下来还是死去,我们都会在一片辽阔的草原上,穿着闪亮的盔甲,拿着锋利的兵器,骑着健壮的马匹,我们会向着前方,GO,GO,GO!”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65″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一百四十七章 有小量粗话和暴力    5月24号,当《婚期将至》的后期制作全部完成,看着工作日程表上的一项项尽数划掉,叶惟几乎一头栽倒地板上,这才感到了累,这么多的努力,一个个的日夜,终于做好了!

    所有的后制人员们,像苏珊妮、莱纳兹等人,所有剧组成员们,像赫勒、毛瑞尔等人,都十分高兴。

    虽然这是部重制电影,却倾注着他们的心血,这其实已经是一部新电影,一部他们的电影。

    不管众人想什么,叶惟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回家大睡一觉,睡到自然醒来为止。

    要做好展映还得做很多工作,但不需要他去做了,IFC和普雷通会办好的,比如把影片送去MPAA审核评级。

    这不是法律上的硬性要求,可如果没有这个公认权威的评级,极少影院会有兴趣对其放映,就算有,然后自己评为PG-13级,观众们也不放心,尤其以家庭为单位的观众,谁知道会不会有孩子不能看的东西?

    还好没出什么意外,在普雷通的运作下速度很快,26号影片顺利地拿到了PG-13级(有小量粗话,暴力),让众人松了口气,也让叶惟疑惑,哪里暴力了?

    这下可以在13影城展映了!

    如果是好莱坞商业机器的发行步骤,展映或公映前都会有观众试映,进行精确细分的市场定位的观众调研,再作出修改。

    《婚期将至》没有这样做,一是因为预算有限,搞这些是要花时间和花钱的;二是叶惟已经处于热点爆发的后期了,媒体公众急切想看到结果;三是试映有时候有用,大部分时候没什么用。

    一部电影好坏不可能靠修补几下就能改变,试映最重要在于早一步对观众反响有个了解,制定公映的发行策略与预算,要是全场一片叫烂,原定1000万宣传费就减到500万甚至100万,但《婚期将至》就没什么宣传费……

    四是《婚期将至》是独立CULT电影,得有那个风范,越沾染好莱坞的气息就越不独立,那样外界对它的看法又会不同。

    同样的它没有专门的影评人试映会,全都集中到了首场展映上,就像电影节一样。

    不过它举行了一场内部放映,热烈的笑声下,每个人的信心都在上升,很好看,很搞笑!这是真的呢,或只是错觉?自己人的判断是可以错得非常非常离谱的,像《风语者》、《绿巨人浩克》,电影太难捉摸了。

    IFC已经给叶惟做了保证,只要首周票房超过6万,烂番茄新鲜度60%以上,IMDb有6分以上,第二周就扩大到100家影院!就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大家都知道了这个目标,大家都在动员着亲朋好友们去抽空捧场。

    追梦联盟可以出至少200票,在哈佛-西湖电影节和VIY成为朋友的年轻人们也能出100票。再加上很多已知的人们,8572张门票,已经卖出500多张!算是把零头预先完成。

    ……

    “那小子的电影明天就展映了。”

    “我当然知道,布鲁斯还问我知不知道什么情况,我能说些什么呢?他知道罗杰-艾伯特要出席,就几乎发怒了,我又说会有十多家媒体记者出席,他直接断了通话。”

    “你怎么那么清楚?”

    “布瑞恩-斯伯莱尔,那家伙告诉我的……那些脱口秀节目甚至对叶惟也有了兴趣。阿诺,你就盼着那小子失败得很惨吧,不然你就有麻烦了,《整十码》的票房太难看了些。”

    “如果叶惟成了,你没有麻烦?以布鲁斯的脾气,我们都有危险!你最好真的有做了些什么。”

    “我有做……现在影评界对那小子有了不切实际的期望,他还得罪了那么多人,我就知道《灵魂梦飞翔》那帮人烦死他了,只要他被影评界唾弃,就是他倒霉的开始,会有很多人出来收拾他的,汉克斯都保不了他。”

    “最好是这样,最好是这样……”

    “没问题的,一部烂片重制又能怎么样。”

    ……

    迈克尔-安格拉诺正和女朋友克里斯汀-斯图尔特聊着电话,兴致很高地说:“周末我们出去约会吧?看场电影?”

    “嗯好,看《婚期将至》吧。”

    “那是什么?”安格拉诺一时疑惑,好像听过,又想不起来。

    “一部电影,你不看报纸的吗?”

    “哦,我想起来了!是个什么天才青少年的电影,叫VIY还是VIV的,那会不会浪费我们一个晚上?我想看《怪物史莱克2》。”

    “为什么浪费?”

    “不好看啊……像我们年纪的人能拍出什么?我们又不是不知道这个行业,《怪物史莱克2》吧?”

    “《婚期将至》。”

    “但是……克里斯汀,好吧,好吧,你总喜欢浪费时间,你认识他?VIY?”

    “不算太认识,看了电影才会认识,是一个天才,还是一个像你这样的普通人。”

    “你什么意思?”

    “我的话就是我的意思。”

    ……

    26号的夜空一片晴朗,初夏的夜风吹动着克雷斯特伍德山庄公园山林的树叶,让挂在枝头的颗颗繁星也摇曳起来,猫头鹰的咕咕叫声既打破了沉寂,也添着幽静的气氛。

    一辆大众轿车停在山路上,车头上坐着一对青春情侣,他们依偎着身子,垂下地去的双脚都在轻轻踢动,望着星空聊着话。

    “你感觉怎么样,紧张吗?”莉莉轻声问道,双眸看了看他。

    “也紧张,也不紧张。”叶惟往后倒去躺在车盖上,看着月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很近了,距离那个目标,很近了……上映、票房、评价,这些总会来的,我们该坦然接受,但怎么,怎么才能不紧张?赢家通吃,输家一无所有,这是个残酷的世界。”

    莉莉也倒身躺下,侧脸看着他,微笑道:“不,你赢得了我。”

    “什么时候?”叶惟也侧脸笑看着她,她的眉毛,她的眼睛,都让他心头大动。

    “从你向我说第一声HELLO的时候。”她的清声满是温柔而火热的情意。

    “是吗?”叶惟哈哈笑了几声,又想说拜伦的诗了,心中真是充满着阳光,“那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说的,你说我在欺压别人。”莉莉一笑:“你就是,你现在就在欺负我。”他叫冤道:“我们约会半年多,光是你欺负我好不好!”

    这玩笑却让莉莉微微皱了皱眉,“惟,对不起,我又混蛋了,不肯做你明天的女伴……”

    “不用道歉,因为那不重要!真的不重要。”叶惟连忙说,抚抚她的脸庞,道:“你一直都陪伴着我,开心、伤心、欣喜,苦恼,你都陪伴着我,需要形式上的什么女伴吗?你喜欢就可以,你不喜欢就不,你明白吗?”

    “我明白……”莉莉眸光如星,情不自禁的道:“你真好。”

    “是的。”叶惟笑了笑,转头望向星空,不然就忍不住要亲吻她了。他们做了一个约定,《婚期将至》上映前不做任何亲热,他突然呼唤般喊道:“婚期,快点到来吧!”

    莉莉也望向星空,许愿般喊道:“婚礼一定会成功!”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64″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