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5月24号,当《婚期将至》的后期制作全部完成,看着工作日程表上的一项项尽数划掉,叶惟几乎一头栽倒地板上,这才感到了累,这么多的努力,一个个的日夜,终于做好了!

    所有的后制人员们,像苏珊妮、莱纳兹等人,所有剧组成员们,像赫勒、毛瑞尔等人,都十分高兴。

    虽然这是部重制电影,却倾注着他们的心血,这其实已经是一部新电影,一部他们的电影。

    不管众人想什么,叶惟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回家大睡一觉,睡到自然醒来为止。

    要做好展映还得做很多工作,但不需要他去做了,IFC和普雷通会办好的,比如把影片送去MPAA审核评级。

    这不是法律上的硬性要求,可如果没有这个公认权威的评级,极少影院会有兴趣对其放映,就算有,然后自己评为PG-13级,观众们也不放心,尤其以家庭为单位的观众,谁知道会不会有孩子不能看的东西?

    还好没出什么意外,在普雷通的运作下速度很快,26号影片顺利地拿到了PG-13级(有小量粗话,暴力),让众人松了口气,也让叶惟疑惑,哪里暴力了?

    这下可以在13影城展映了!

    如果是好莱坞商业机器的发行步骤,展映或公映前都会有观众试映,进行精确细分的市场定位的观众调研,再作出修改。

    《婚期将至》没有这样做,一是因为预算有限,搞这些是要花时间和花钱的;二是叶惟已经处于热点爆发的后期了,媒体公众急切想看到结果;三是试映有时候有用,大部分时候没什么用。

    一部电影好坏不可能靠修补几下就能改变,试映最重要在于早一步对观众反响有个了解,制定公映的发行策略与预算,要是全场一片叫烂,原定1000万宣传费就减到500万甚至100万,但《婚期将至》就没什么宣传费……

    四是《婚期将至》是独立CULT电影,得有那个风范,越沾染好莱坞的气息就越不独立,那样外界对它的看法又会不同。

    同样的它没有专门的影评人试映会,全都集中到了首场展映上,就像电影节一样。

    不过它举行了一场内部放映,热烈的笑声下,每个人的信心都在上升,很好看,很搞笑!这是真的呢,或只是错觉?自己人的判断是可以错得非常非常离谱的,像《风语者》、《绿巨人浩克》,电影太难捉摸了。

    IFC已经给叶惟做了保证,只要首周票房超过6万,烂番茄新鲜度60%以上,IMDb有6分以上,第二周就扩大到100家影院!就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大家都知道了这个目标,大家都在动员着亲朋好友们去抽空捧场。

    追梦联盟可以出至少200票,在哈佛-西湖电影节和VIY成为朋友的年轻人们也能出100票。再加上很多已知的人们,8572张门票,已经卖出500多张!算是把零头预先完成。

    ……

    “那小子的电影明天就展映了。”

    “我当然知道,布鲁斯还问我知不知道什么情况,我能说些什么呢?他知道罗杰-艾伯特要出席,就几乎发怒了,我又说会有十多家媒体记者出席,他直接断了通话。”

    “你怎么那么清楚?”

    “布瑞恩-斯伯莱尔,那家伙告诉我的……那些脱口秀节目甚至对叶惟也有了兴趣。阿诺,你就盼着那小子失败得很惨吧,不然你就有麻烦了,《整十码》的票房太难看了些。”

    “如果叶惟成了,你没有麻烦?以布鲁斯的脾气,我们都有危险!你最好真的有做了些什么。”

    “我有做……现在影评界对那小子有了不切实际的期望,他还得罪了那么多人,我就知道《灵魂梦飞翔》那帮人烦死他了,只要他被影评界唾弃,就是他倒霉的开始,会有很多人出来收拾他的,汉克斯都保不了他。”

    “最好是这样,最好是这样……”

    “没问题的,一部烂片重制又能怎么样。”

    ……

    迈克尔-安格拉诺正和女朋友克里斯汀-斯图尔特聊着电话,兴致很高地说:“周末我们出去约会吧?看场电影?”

    “嗯好,看《婚期将至》吧。”

    “那是什么?”安格拉诺一时疑惑,好像听过,又想不起来。

    “一部电影,你不看报纸的吗?”

    “哦,我想起来了!是个什么天才青少年的电影,叫VIY还是VIV的,那会不会浪费我们一个晚上?我想看《怪物史莱克2》。”

    “为什么浪费?”

    “不好看啊……像我们年纪的人能拍出什么?我们又不是不知道这个行业,《怪物史莱克2》吧?”

    “《婚期将至》。”

    “但是……克里斯汀,好吧,好吧,你总喜欢浪费时间,你认识他?VIY?”

    “不算太认识,看了电影才会认识,是一个天才,还是一个像你这样的普通人。”

    “你什么意思?”

    “我的话就是我的意思。”

    ……

    26号的夜空一片晴朗,初夏的夜风吹动着克雷斯特伍德山庄公园山林的树叶,让挂在枝头的颗颗繁星也摇曳起来,猫头鹰的咕咕叫声既打破了沉寂,也添着幽静的气氛。

    一辆大众轿车停在山路上,车头上坐着一对青春情侣,他们依偎着身子,垂下地去的双脚都在轻轻踢动,望着星空聊着话。

    “你感觉怎么样,紧张吗?”莉莉轻声问道,双眸看了看他。

    “也紧张,也不紧张。”叶惟往后倒去躺在车盖上,看着月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很近了,距离那个目标,很近了……上映、票房、评价,这些总会来的,我们该坦然接受,但怎么,怎么才能不紧张?赢家通吃,输家一无所有,这是个残酷的世界。”

    莉莉也倒身躺下,侧脸看着他,微笑道:“不,你赢得了我。”

    “什么时候?”叶惟也侧脸笑看着她,她的眉毛,她的眼睛,都让他心头大动。

    “从你向我说第一声HELLO的时候。”她的清声满是温柔而火热的情意。

    “是吗?”叶惟哈哈笑了几声,又想说拜伦的诗了,心中真是充满着阳光,“那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说的,你说我在欺压别人。”莉莉一笑:“你就是,你现在就在欺负我。”他叫冤道:“我们约会半年多,光是你欺负我好不好!”

    这玩笑却让莉莉微微皱了皱眉,“惟,对不起,我又混蛋了,不肯做你明天的女伴……”

    “不用道歉,因为那不重要!真的不重要。”叶惟连忙说,抚抚她的脸庞,道:“你一直都陪伴着我,开心、伤心、欣喜,苦恼,你都陪伴着我,需要形式上的什么女伴吗?你喜欢就可以,你不喜欢就不,你明白吗?”

    “我明白……”莉莉眸光如星,情不自禁的道:“你真好。”

    “是的。”叶惟笑了笑,转头望向星空,不然就忍不住要亲吻她了。他们做了一个约定,《婚期将至》上映前不做任何亲热,他突然呼唤般喊道:“婚期,快点到来吧!”

    莉莉也望向星空,许愿般喊道:“婚礼一定会成功!”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64″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一百四十六章 电影的事,用电影解决    《怪物史莱克2》在5月19号的上映,可以说已经揭开了2004年暑假档的序幕,这部动画大片(制片费0。75亿)只用了五天半的时间,北美票房就突破一亿美金,这就是大片,这就是夏天!

    夏天总会有一部部倍受瞩目的电影登上大银幕,像5月28号上映的,罗兰-艾默里奇主创、杰克-吉伦哈尔等人主演的《后天》(制片费1。25亿);6月4号的《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制片费1。3亿);

    6月18号斯皮尔伯格和汉克斯联手的《幸福终点站》(制片费0。6亿);6月30号《蜘蛛侠2》(制片费2亿)……

    欢迎看到暑假档的亮眼光芒!

    不过这些都和《婚期将至》无关,它不是那个世界的成员,它除了提前一天展映好抢占28号的媒体版面之外(如果挤到28号,不管好坏,29号全是《后天》),跟这些庞然大物没有任何的竞争关系。

    它的展映周会有多少票房,取决于叶惟的人气和它自身的口碑。

    也不是100%,这种事情没有100%,肯定会有观众面临着选择的难题,这个晚上想看一部新喜剧,那么看《婚期将至》还是?

    28号上映的《灵魂梦飞翔》?如果说存在着一场竞争,只能是这部带有恶搞性质的R级喜剧。

    “六大”之一的米高梅制片和发行,1600万的制片成本,预定1500家开幕影院,主演汤姆-阿诺德(《王牌大贱谍》配角)、凯文-哈特(《惊声尖笑3》配角)、史努比-狗狗(说唱饶舌巨星)……它雄心勃勃!

    《婚期将至》的成本、主演卡司、发行和它一比,就像靠在一只飞机旁边的一辆二手货车,而且它的确是重制版。

    每个夏天都会很热闹,却不是每部电影都有资格参与进去。

    但每部要上映的电影都有宣传,近日《灵魂梦飞翔》的28岁的导演兼制片人杰西-泰洛(非裔)接受《综艺日报》的专访时,被问及“叶惟和《婚期将至》是最近的热点之一,你们的电影都是恶搞喜剧,都是银幕处女作,都属于少数族裔作品。”

    泰洛大笑地回答:“这种情况可不多见,我没有具体了解过《婚期将至》,但我不担心会有竞争,真的不担心。”

    当然了!他之所以愿意回答这种无聊问题,是因为完全不把它当一回事,竞争!?这是哪个国家的笑话?

    1家影院VS1500多家,200万制片费VS1600万,要多蠢才会这么想!对方有巨星客串又怎么样,如果巨星客串一下就能狂收票房,世界上没有电影会亏本。什么《婚期将至》,一场蹩脚的商业炒作而已。

    原本泰洛都没有这想法,现在引为笑谈,跟朋友们一提起这事就乐不可支:“不只是《后天》,给我制造麻烦的还有《婚期将至》,哈哈哈!我的妈咪,16岁的青少年下手最重,我要被抽得像个南方种植园的黑奴那样了,哈哈哈!”

    许多人看了报道也来逗趣。

    联合制片人大卫-鲁宾笑说:“你真不该回答这问题,他们正在偷走我们的人气!这就是他们的阴谋。”监制保罗-哈尔说:“我们是R级,给成年人看的,他们应该是G级,给儿童看的,竞争不大。等等伙计,我才知道我们是在一轮院线上映,他们是二轮院线,这好像竞争不起来啊。”

    “那小子要在我面前,我必须抽他一巴掌,告诉他这才是恶搞的力度!”汤姆-阿诺德好像说笑的话有着一股狠劲。

    “他只是个哭喊着要糖果的宝宝,懂什么搞笑。”凯文-哈特也很不满。

    这都是因为那一篇《恶搞的前世今生》,多少靠着叶惟说的“低廉愚蠢的戏仿”走运和赚钱的人不爽他呢,他算什么?一个什么都没做过的小孩子,竟然敢对他们的饭碗说三道四?他算个屁!

    甚至连个屁都不算,屁还能臭一下,他和他的“恶搞精品”噗一声后就会消失,谁都臭不着。

    竞争!?大家都几乎笑死。

    ……

    “I-don’t-want-no-teenage-queen!(我不要什么青春皇后!)

    I-just-want-my-movie-dream!(我只要我的电影梦!)

    If-I-die-in-the-studio-room!(如果我死在电影工作室里!)

    Box-me-up-and-drive-me-home!(把我装进棺材车载回家!)

    Put-my-camera-upon-my-chest!(把我的摄影机放在我胸口上!)

    Tell-my-mom-I’ve-done-my-best!(告诉我妈妈我已经尽力!)”

    音效工作室里,接近凌晨时分,只有一个黑发少年还在调音台前工作,昂然地唱着叶惟版《全金属外壳》军歌!

    歌声响彻——

    ……

    前几天,拉莫-威利斯收到了叶惟邀请她出席《婚期将至》的展映,她老头子虽然跟他闹得不可收拾,但她和他、莉莉都保持着不错的友情,所以她欣然答应了,那老头子做蠢事,她可不会做。

    老头子最近的运势真不怎么样,《整十码》上映一个多月了,然而这部花了4000万制片费的电影(虽然有一大部分是老头的片酬),居然只收到可怜的1600多万票房,从2600多家开幕影院到现在只剩50多家,烂番茄新鲜度4%……

    那等于说“你是一摊被呕了出来又被吃回肚子再呕出来的呕吐物!”

    这样的口碑,不用多说,以后的影碟销售情况也要烂透,《整十一码》、《整十二码》都是白日梦了,成本不可能收回,夏延企业又遭受了一记重拳。至于会亏多少钱,她不清楚,但看看老头那张黑脸,就知道肯定不少。

    夏延企业就没有赚钱的时候。她早就说了,阿诺-瑞夫金那家伙是个骗钱的马屁精,只会使着花招哄老头高兴,再这么下去,公司迟早倒闭。老头倒也没有蠢透,前些天杀青了的《火线对峙》就有参与制片,过问瑞夫金的事务了。

    可是又能怎么的,他不是什么电影奇才,站在幕前就厉害,幕后却一塌糊涂。

    这个周日,闲下来的老头又带着她们三姐妹一起出去吃早餐,在贝丽的强烈要求下,前往常春藤餐厅。

    早晨的阳光照洒着餐厅的卢外餐区,也让顾客们的笑容更显灿烂,他们时不时望望那边坐着一位银幕巨星的一桌,侍应走来走去,送上冒着热气的美味食物。

    而在街道对面的最佳摄影位置,一群狗仔队扎堆在那里,发出这边都能听到的谈笑声,他们的相机拍摄着明星的每个动作。

    “那些帕帕垃圾真烦啊!”拉鲁有点受不了,“怎么就没人来把他们骗走呢,像上次叶惟做的那样。”

    听到这个名字,贝丽顿时想起了什么,惊叫道:“那个有趣家伙!好久没见过他了,他最近好像成了明星,真是有趣。”

    “要不我们进去餐厅里吃?”威利斯的老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似乎没有听到女儿们说起叶惟。

    拉莫翻了翻白眼:“进去吃干嘛要来常春藤餐厅?”她一边使刀切着牛排,一边又道:“那有趣家伙现在叫VIY,他的一部重制电影都快上映了。在很早之前,我对他能做出成绩就一点都不意外。”

    “那电影叫什么来着?婚期……将至!”拉鲁刚问,自己想起来了,着实是因为不只一次听说到。她来了兴趣,切着煎鸡蛋的刀叉都停了下来,问道:“爸爸,你们不是要合作吗?怎么样了?”

    “呵呵。”拉莫发出一声古怪的笑声,拉鲁和贝丽还不知道这小半年来发生了什么事,她们不关心,她也没说。

    威利斯一瞬间冷了脸庞,就一瞬间,又微笑起来,“没有谈成,那小子很固执。”

    拉莫啃着鲜美的牛肉,懒懒的道:“本来成了,然后又变了,好莱坞嘛。但他找到了别人投资他,《婚期将至》也许就能看到有什么回报了,真的很难说,几千万成本的电影可以这样,谁知道几百万成本的电影能不能那样。”

    “拉莫……”威利斯的笑容快保持不下去,“不管他搞成怎么样,已经跟我们无关了!”

    贝丽却没有就此结束这个话题,有点生气的道:“他的电影要上映,有邀请我们去看吗?”她越想越气恼,想想那时候,有趣家伙能跟他们多说一句话都高兴得什么似的,这回就不怕惹怒他们?

    “他还一直没有答复我关于那只狗的事情!”她一脸颐指气使的神情,“爸爸,打个电话给他,叫他过来。”

    “呵呵。”拉莫又笑了声,不再多说什么,继续吃牛排。

    “也好啊,我要问问他电影的事。”拉鲁的兴趣更大,期待着父亲一个电话召唤叶惟来。

    “不,这是我们的周日,别被外人打扰。”威利斯自然一口拒绝了女儿们的要求,“别说他了,他那部电影没什么好问,就是在胡闹,他有点胡闹的本事,可电影不是胡闹就行的,那样不行。好了,我们说说别的,你们有什么想买吗?”

    “有!我有!”贝丽喊道。

    胡闹?拉莫还是不想说话,电影的事,用电影解决,如果《婚期将至》的票房超过《整十码》……

    有这可能吗?不过假想不是罪过,如果发生了,真不知道这老头会说什么,只希望他不会气得入院吧。

    ……

    5月23号,“我想看《婚期将至》”点击人数:31,627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62″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