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只是这样而已吗?

    看着电脑屏幕中的影像,老头儿并没有被逗笑,只是这样可没有惊喜……

    宣传片在继续,一段快切的镜头片段,是些男主角做的努力和叶惟的“帮助”,还是不断搞砸,所有人都在叹息的一个画面后,回到了开头的草坪场景,叶惟惊道:“等等,那对疯子,他们又要结婚了,上帝啊!”

    随即是黑屏白字的介绍画面:史上最灾难的一场婚礼,他们全是婊子!

    一个个单人镜头,旁白女声说着:“导演,叶惟!特邀助理导演,吉娅-科波拉!还有一群你们不在乎的人!

    5月27号,洛杉矶比佛利中心13影城,来找乐子吧!”

    再回到草坪场景,尼古拉斯-凯奇发疯般手舞足蹈,看着不远处的几头野鹿,“摇滚起来,摇滚起来,我们安全了,跳起来!”

    那几头野鹿突然像暴怒的公牛般冲来——

    “啊!!”

    宣传片结束画面,显示着惟朵图像、普雷通、IFC等制片商和发行商的信息。

    “呵呵。”老头轻笑了一声,总体看下来,很明显能看出哪些镜头是叶惟拍的,哪些是吉娅-科波拉拍的,前者的大气精致,而后者的构图尚在音乐录影带水平,剪辑、配乐等方面都很青涩和平顺,缺乏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

    如果满分是四颗星,他会打两颗星,评语是“没什么惊喜,不推荐,因为有更好的选择。”

    不过对于一个17岁少女来说,科波拉这孙女表现得不错了,有着这个年纪的高水平和可以期望的天赋,只是还无法让他惊艳,小女孩,你的导演之路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看看神童怎么样。”老头儿打开了叶惟的宣传片,还真有些期待呢。

    刚才GIA版宣传片已经把《婚期将至》的故事顺说了一遍,VIY版会用什么不同的角度角度吗?什么风格?

    小子,如果你想表演什么,现在就是时候了!

    “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宣传片刚一开始,就响起了神圣的配乐,影像是个海滩场景,叶惟从远处举起着双手走来,切换着特写,他一脸自恋的贱样,旁白男声响起:“一个男人,名叫婚礼之神,他是上帝的使者,他是情侣的朋友,他主持全世界的婚礼,他维护全世界的和平!”

    突然这时,音乐停下,中景镜头,一对情侣从两边画框跳了进来,抱在一起疯狂地拥吻,正好挡着了叶惟的路,他挥拳起脚地把他们打出了画框,继续傲然地走向前面,喊了声:“音乐!”

    “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哈哈。”老头不由就轻笑了声,有趣,镜头、表演、旁白、配乐都有趣,最有意思的是那对情侣的出场方式,荒诞恶搞的气氛一下跃然而生,开头就让人眼前一亮!

    旁白又说:“但现在,他遇到了挑战。”接着也播起了一段男女主角的故事的镜头组合,快速而精准地介绍了他们相识、相恋和求婚,他们搞砸了事情,然后女主角不想结婚了。

    “希腊哲学家德谟克里特说,使人幸福的不是体力,也不是金钱,而是正义和多才。其实那是我告诉他的。”

    随着叶惟的话声,镜头变成了老式电视机屏幕,里面播着《我盛大的希腊婚礼》的婚礼影像,就见到他站在电视机旁边,自信地说道:“如果你连希腊婚礼都主持成功,这个世界没有其它婚礼能难倒你。”

    电视机前方一大群穿着白衣服、戴着很假的翅膀的天使们欢呼鼓掌。

    黑屏白字的介绍画面骤出:史上最灾难的一场婚礼,每个人都想自杀了事!

    又是一些搞砸的笑料镜头,每次叶惟试图帮助男女主角,都会狼狈收场,又一次后他抓狂地叫喊起来:“你们还是别结婚了!”

    旁白声高昂的说道:“导演,叶惟,一个他马的天才小子”,“尼古拉斯-凯奇,他会客串!”、“托德-塞吉、阿什丽-玛托,这个夏天,婚期将至!”

    快速的镜头组合,让人明白女主角的幡然醒悟,众人的努力,叶惟的震惊,就到了婚礼场景,一对新人正要切结婚蛋糕,叶惟冲过去飞起一脚——

    黑屏文字:5月27号,洛杉矶比佛利中心13影城!

    “你们完了!在我任内,没有人可以顺利完婚!”

    叶惟的画外音一落下,侧面近景镜头,女主角坐在教堂的前排长椅上,望着前方的大十字架,看上去一脸虔诚,真挚地说着心语:“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一个妻子,我很迷茫,我不知道誓言有没有用,最大的问题是,我不相信上帝。”

    这时镜头一拉,只见原来不是她在向上帝说话,在旁边站着一个年青牧师,牧师愕然的样子,“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希望能得到你的一些建议。”她要调情般的语气。

    “滚出去!”

    老头看得不禁笑了出声,“哈哈哈!”这种构造了情境再去颠覆的手法,永远都那么好玩。

    然而这还没完,下一秒,叶惟突然出现在画面中,没有任何特效,就突然站在两人前面,显然是由两个近乎相同的只是多了他的镜头连在一起。两人呆呆地望着他,“你是谁?”

    “你们能看到我?”叶惟讶然,“噢该死的,忘记隐身了。”他搓搓右手中指上的一只黄金戒指,下一瞬又不见了。

    两人呆了几秒,“Okay。”

    咚的一声,宣传片结束画面。

    “哈哈哈哈哈!”老头忍不住地大笑,许久没有觉得这么好笑过了,这个连环设置真是经典,把影像运动和台词玩得浑然一体,营造了不需要乌龙却荒诞、令人难忘的笑料。

    看似的一个镜头有着多重的变化,有着精妙的场面调度和恶搞的脑袋。

    这个结尾镜头无疑极大地突显了叶惟和吉娅-科波拉的水平差别,她的镜头是固定的,而他的镜头是活动的;她的想法像杂耍,就算壮观也不会让人意外,而他的想法像魔术,就算不壮观也让人大呼小叫。

    如果说GIA版宣传片是一个正常人做的;那VIY版宣传片,则是一个神经病做的,但恶搞电影要的就是神经病!病得越重越好!

    四颗星!毫无疑问的四颗星!评语是“不看它也许会错过一部好电影。”

    老头儿握着鼠标把进度条拖了回去,又看了最后一段一遍,还是十分好笑,“哈哈哈!”

    16岁少年的手笔!出席它的展映么?还真要好好想想了。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58″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战歌响起!    “哈哈哈!”

    被这两个宣传片、尤其叶惟版所逗乐的何止一个老头,众多的粉丝观众都在其中,如果把他们的笑态拍下做成集锦,也一定能把人笑翻。

    看到了!这5分钟没有辜负《恶搞的前世今生》让影评人们生起的期待,VIY不只是在说,他真的有在做,而且做得很好。他们大感惊喜,他们看到了不同于这个时代主流的恶搞,复古的精神,创新的手法!

    它比《鸭羹》、《空前绝后满天飞》更为摆明了态度,有点喜剧《安妮-霍尔》的技术影子,比《惊声尖笑》等新时代恶搞片也更大胆:这就是恶搞电影,你们也知道的,所以不用那么假正经了。

    但这种似乎不正经的自己点破的搞笑,并没有让观众出戏或者感到无聊,还是在故事之中,荒诞却有着真实的感受。

    年轻人的锋芒,尽显无遗!如果正片也可以有这个观感,甚至更多的惊喜,《婚期将至》绝对会是一部佳作。

    “嗨,斯考特,你看叶惟的宣传片了吗?”、“很棒的表现,我准备参加他的展映。”、“我想知道他把蛋糕怎样了。”……

    影评界骚动了!《洛杉矶周刊》的主编斯考特-方达斯、《纽约时报》的乔纳森-福尔曼、《艾伯特与罗佩》的理查德-罗佩……全是给《惊声笑声3》砸了烂番茄的知名影评家!

    方达斯骂它“只有单纯平常的模仿”,福尔曼说“平庸的戏仿”,罗佩说“这种风格非常死气沉沉”、罗佩的节目搭档艾伯特说“这电影充满着著名和半著名的面孔,虽然只有两个是好笑的。”

    他们早已受够了那些无休止的愚蠢的懒惰的戏仿,而现在,《婚期将至》燃起了一道希望之光!

    大银幕上,似乎终于又要出现一些真正有趣的、给老鸟们看的恶搞!

    还要是由一个16岁的小年轻创造!谁不好奇?谁不期待?于是悄然之中,一部宣传预告片搅起了影评界一番大动静。

    与此同时,普通关注者们也为之兴奋,VIY官网、《婚期将至》官网活动页面等地的留言板,涌现着一条条留言:

    塞缪尔Au说:“迫不及待想要看到这部电影,VIY的宣传片赢,LOL!”卓娅-亚斯说:“当然是VIY胜!我已经看了五遍,每次都笑得几乎下巴脱臼,没有夸张。”我是奥芙拉说:“惟格演得太好了,只为了他的表演也要去看。”

    “为什么只有在洛杉矶才能看到?我是旧金山的,什么时候这边有上映?”、“老兄,在旧金山你就开车过去看吧,我是内布拉斯加的弗里蒙特人,没指望了。”、“我准备做一回追星族,专程飞到洛杉矶看!”……

    而比赛的战况和双方的实力一样,十分悬殊,目前叶惟以68%得票率,遥遥领先于吉娅的32%。

    吉娅版不是不好,只是跟叶惟版一比,什么都输了一大截。

    投票给她的人们,自然有些是真心更喜欢她的版本,也有很多人的投票原因是她是个女孩,或者有凯奇。比如像列夫,“对不起了惟哥,虽然你是我的死党兼偶像,但吉娅大师是我的女神(Goddess),嘿嘿!”

    还发生了丑陋的赂贿,巴德也投给了吉娅,“惟哥,吉娅大师真给了我一瓶葡萄酒!”

    陈诺只承诺不会做黑客修改数据;而科尔温,没有人知道他的选择。

    吉娅大师当晚就打给了叶惟,恶狠狠的道:“该死的天才,你的版本真棒,但是告诉你,我会一直追赶你的!给我小心点!”

    ……

    正如预料中那样,这件事件营销成功吸引到了媒体们的关注和报道,传统的、网络的都可以看见,《洛杉矶时报》、《纽约时报》、雅虎、今日美国……官网的流量急剧增加,雅虎、谷歌的相关搜索热度也在飙升!

    叶惟的名气再次直线地快速上扬!连着“Loveviy”网也小火了一把。

    “我想看《婚期将至》”点击人数:10,358

    突破一万大关!可惜这些人不全是洛杉矶的,而是遍布全美及至全球各个地区,这里面的洛杉矶IP只占到一成不到,其中又有多少人到时真的会去看展映,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一个可以确定的情况是,“天才小子叶惟”的潜能非常巨大,大家都有兴趣知道他会有什么成绩!这简直就像一场收视爆炸的真人秀。

    从5号起到8号,媒体们开始了新一轮对叶惟的自发宣传,读者爱看,他们爱报!

    “天才的表演,VIY完胜。”——《综艺日报》;“《婚期将至》看上去很美味!”——《好莱坞报道者》;“你所不知道的神童VIY的另一面:运动篇”——《人物》……

    看着这些变化,洛威特、特瑞西等人渐渐高兴不起来了,多了一些凝重和担忧,因为这不是他们想要的事态。

    他们要的是影评界高期望、媒体大众低知名,那样一旦影评界杀死了《婚期将至》,叶惟就会立即消失。可是现在非但影评界的质疑声下降、称赞声上升,叶惟的公众知名度还在扩大!

    期待值到达了顶峰,人气值却像疯狂的野马继续奔驰!

    “洛威特,人们对这小子的兴趣,好像还是超过了我们的预想……”

    “真不明白,他明明只是个亚裔小子啊!”

    “这个国家又发疯了。”

    “不,不会的……不会的……”

    上升,上升,上升!

    太可怕了!布瑞恩他们也心头乱跳,加里-高兹曼不得不咽下难以置信的口水,然后认真地与IFC进行沟通,虽然第二周就超过50影院有些超现实,不过最好还是做好准备吧,万一,他是说万一叶惟做到了,真不能手忙脚乱……

    但是好几个惊喜,已经让他手忙脚乱!

    “但愿这部电影不会让我失望。”斯考特-方达斯答应出席展映!

    “电影就是电影,我不会因为叶惟的年龄而不公正地对待它,无论它是好还是坏。”乔纳森-福尔曼答应出席!

    “宣传片做得很好,只希望不是把所有笑料都放出来了。”理查德-罗佩答应出席!

    《今日美国》的麦克-克拉克,《旧金山纪事报》的彼得-哈特劳布,《西雅图时报》的莫伊拉-麦克唐纳德,也都答应出席——

    有这些主流媒体的专栏作家兼知名影评家参加,《婚期将至》的展映可以说星光璀璨!

    就在8号这天晚上,高兹曼又得知了一个新消息,几乎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IFC方面说,那个老头答应了!

    影评之神,罗杰-艾伯特,出席!!!

    “我要求不高,全场看下来,我笑出声20次就一只大拇指,30次就两只大拇指。”

    等于平均3-4。5分钟就要笑一次,这可一点都不容易,因为人笑着笑着就会疲倦的,笑点必须一个比一个强烈才能维持着“笑出声”,不只是微笑,是LOL!

    可是能请到这个老头,怎么都要赌一把了。

    这个消息让布瑞恩等人、《婚期将至》剧组成员们都振奋不已,彼得-赫勒、肖恩-毛瑞尔他们还惊呆了,自己加盟的到底是一个什么项目?这样的成本、这样的重制,竟然能请动艾伯特……不可思议!

    “我想看《婚期将至》”点击人数:18,264

    ……

    5月9号,周日,外界纷纷扬扬,叶惟还在剪辑室。

    这些天来,总有很多朋友给他发短信和电邮,问他什么时候重新露面,他已经“消失”大半个月了,哪都见不到他,平时就算了,一个个重要的学校活动都不参加,像昨天在洛伊斯圣莫尼卡海滩酒店举行的初中部舞会,他都没有去。

    谁会不去舞会?就算撑着拐杖也要去啊!就算列夫他们知道他家里的情况,都不由叹息,惟哥对自己太狠了。

    这也让莉莉昨天没有男伴,无数人想做她的男伴,但她只是跟翠丝特、康妮等好友和列夫、巴德这些叶惟死党一起玩而已。

    叶惟真像被谁绑架了关在一个地牢里,谁都找不着他,打电话过去他都说“我很忙”,说不了几句就结束通话。要不是吉娅大师严正声明她没有做过什么行动,他们都要打911了。

    叶惟并没有欺骗好友们,他确实很忙,经过这些天的拼搏,明后两天里就可以完成精剪版!呕心沥血的精剪版!

    越接近那个终点,他跑得越起劲,又怎么舍得离开这里去跳舞?

    他看不到自己的眼睛,苏珊妮说它红得就像“吸血鬼的眼睛”,而且说他有点憔悴,这么高强度地工作大半个月,只是有点憔悴,已经能称为铁人了。

    管它呢,又到了晚上,叶惟还是入魔般坐在办公桌前,望着好几块屏幕,进行着剪辑的魔方游戏。

    哒哒!哒哒!不知何时,剪辑室的门忽然被敲响了。

    谁?晚上没试过有谁来,也没叫外卖,这几天都用黑面包做晚餐,叶惟疑惑地望去,“进来。”

    门打开了,只见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身着白T恤和深蓝中裙,两道英气的粗眉,脸露微笑,声音清爽:“我来探班了。”

    莉莉。

    “嗨……”叶惟顿时有点不自然地抹抹脸,心头一下下地激动跳动,虽然每天都会通短信,感觉挺久没看到她了。

    “惊喜吗?我不想先打给你,不然你可能不让我过来。”莉莉背着双手地走了进来,双眸四处看看,然后停在他脸上,流转着温柔的眸光,“我想你了,我想看到你。”

    叶惟微笑地点点头,“OK,我也是。昨天很抱歉,但剪辑快要完成了……”

    “我知道的。”莉莉故作着静悄悄地走来,“你继续自己的工作,别让我打扰到你,我会安静的!不过这里有几个小蛋糕,叮叮!”她背后的双手伸了出来,左手拿着一盒五、六个的小蛋糕,右手做展示状。

    “哇,谢谢!”叶惟真有些惊喜,嗅到香气,一阵饥饿感猛然涌了上来,连忙起身去拿,当即吃起来。

    挨了好几天的黑面包晚餐,吃起这种香甜柔滑的小蛋糕,不由吃相很难看,他几乎是一口一个,很有巴德的风范,塞得满嘴巴都是,含糊地说着:“很好吃,很好吃……”

    莉莉又好笑又惊讶的道:“慢点吃!你不会还没吃晚餐吧?”

    “不是,不是……只是它们太好吃了……”叶惟摇摇头,继续如狼似虎地把整盒六个蛋糕全部干掉,这才舒爽地坐回椅子靠着椅背。

    果然伺候好了肚子,灵感才会更多,他看看屏幕,对这一段镜头来了些新想法,马上就想尝试,只好道:“莉莉,我真的要先忙一下工作,你随便吧。”这么做是挺没风度的,但现在剪辑才是第一位。

    “好。”莉莉应了声,先是站在他背后,半晌后,又搬过一张椅子坐到旁边,安静地看着他剪辑。

    他的认真和努力让她心动,他的憔悴和静默又让她心疼,想着什么,渐渐有点痴了。

    叶惟忽然扭头看看她,笑了,她也笑了,四目相视,一段时间没见面的青涩都化作了甜蜜。

    他的心头就像被阳光照晒般温暖,在追梦的道路上,有你的陪伴真好,“莉莉,有些话我想告诉你。”

    “嗯?”

    没有说出来,叶惟拿过了桌上的纸笔,往一张淡蓝色标签纸上写了些什么,递给她。

    莉莉一看,双眸立时更为明亮,笑容也更灿烂,露出了贝齿,只见上面写着:“你的微笑给我忧郁的心,灌注了纯真的快乐,你那些灿烂阳光般的容光留下了一道光芒,让我的心变得光明。”

    她心里甜透了,“拜伦的诗《我见过你哭》,我没记错吧?”

    “是的,拜伦的诗,但我的心。”他耸耸肩。

    她不禁侧身往他的肩膀倚了倚,“我还是打扰到你了。”

    “阳光打扰了黑暗。”叶惟正要搂住她。

    莉莉却笑着推开了他,坐正着身子,鼓起了斗志昂扬的神情,举起了握紧的拳头,对他喊道:“继续工作吧,也许姑娘们正为少年的情话所颠倒,至于我们呢,且等上岸再尝这种味道!”

    拜伦的战歌!叶惟不禁大笑,却也浑身热血沸腾,“是的,我的女武神!”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59″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