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罗杰-艾伯特是谁?

    简单来说,这个61岁的老头认了影评家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他是首位获得普利策批评奖的影评人(1975年),他有自己的影评电视节目,他在《芝加哥太阳报》有一个刊登了三十多年的每周评论专栏,他写书,他的影评被全球超过200家报纸发表……

    他是个真正懂得电影魅力、并引领着世人去感受的影评大师,在斯皮尔伯格被旧好莱坞骂着是“为无知少年制作消遣片的工程师”之时,他首先给斯皮尔伯格竖起两只大拇指,——这可是他注册了商标的标志,一部影片的影碟封面上有这两只大拇指的话,那就不愁卖了。

    他那直率的、辛辣的、充满冷幽默的评论,已经成为了大众心中的一把天平,一边是好片,一边是烂片。

    电影人们以能得到他的称赞而兴奋荣幸,电影公司则为之狂喜,罗杰-艾伯特约等于影评界!除了某些他与影评界的大众态度恰恰相反的时候。

    所以,叶惟是不是天才小子?《婚期将至》好不好看?他的潜力怎么样?这老头是一块试金石!

    虽然叶惟成了最年轻的电影版每周专栏作家,《恶搞的前世今生》还引起了影评界对他的关注,但艾伯特!一部过亿成本的大片办影评人首映,都不一定能请动他,《婚期将至》这么的一部小成本烂片重制……

    而且因为艾伯特两年前不幸患上了癌症,一直与病魔抗争,尽管影评工作没有停下,他出席的公众活动却少了很多。

    邀请他出席这件事,只能说碰碰运气,也许还真成了呢。

    只是谁能说得清楚假如真成了,又是福是祸?想得到一只大拇指,都不是件容易事。

    艾伯特的评论还那么毒舌,如果他看了不高兴,写的影评最后说:“我讨厌这部电影,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这部电影,讨厌它。讨厌所有假笑的、愚蠢的、苍白的、侮辱观众的时刻,讨厌那种认为大家会喜欢它的自我良好感,讨厌它含蓄地侮辱了观众因为它相信自己能娱乐每个人。”

    ——这是他1994年给喜剧《浪子保镖》的评论结尾。

    如果这种事发生在《婚期将至》上,那一切都毁了。

    所以发出邀请后,叶惟无疑往万丈悬崖边又走近了一步。

    ……

    无论如何,“VIY说了”专栏一开,上百万份的报纸一卖,网络上一传,叶惟的热度爆升到了一个新的层面!

    而在第二天,《洛杉矶时报》就告诉了布瑞恩好消息,《恶搞的前世今生》大获好评,再一次!以21%的优势再一次蝉联了周一电影版的最受欢迎文章的宝座!这已经是连续四周,叶惟统治了四月份的周一。

    继续这样下去,还写写影评的话,他简直可以成长为下一个罗杰-艾伯特,甚至现在已经有人称为他“小小艾伯特”了。

    不过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一些读者反映这期有些笑话讲得太高端了,希望VIY能多多考虑一下普通读者的认知水平,狗和帕丽斯-希尔顿那个就很好!让毒舌来得更猛烈些!

    同时一些业内人士却反响热烈,希望叶惟多创作“David-Back-Ham”这样的好玩笑话出来,有好事者告诉了大卫-扎克,据闻他知道后哈哈大笑,笑得停不下声来。

    也在笑的还有洛威特等人,这下好了,他们正愁着怎么让影评界盯上叶惟,并且对他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没想到他们自己完成了这项工作,主动走上断头台!

    如今只需要把这篇狂妄的文章推送开去,自然就会形成一股将叶惟绞成碎片的恐怖力量!

    当影评界对他嘘声一片,看他还怎么好意思自诩是天才,那样的舆论下,普雷通又怎么好意思向公众宣布要投资他制作《阳光小美女》?有人愿意投资他几百万美元,是因为他有商业价值,他是天才偶像才会有。

    如果他不是,他除了失去商业价值,长片制片能力也让人怀疑,重制都做不好,完全的新片他搞得来?

    比尔-盖茨来了都要犹豫,汉克斯还要顾虑自己的公众形象,取消合作都不是没可能,就算签了合同又怎么样,电影业没有“一定会拍”的合同,以前没有,以后也没有。

    洛威特仿佛能看到了叶惟落水狗般的样子,尴尬、苦恼、懊悔、悲伤……而他,解气!威利斯,高兴!

    ……

    在医院住了差不多一周后,叶浩根出院了,他的精神自然好了很多,就要让诊所重新开门营业。

    但被叶惟和顾乔严厉地阻止下来,休养半个月再说!这可急坏了他,半个月得流失多少客户?他好一番讨价还价,每天工作8小时,6小时?5小时!不能再少了!没事,真没事!

    然而说什么都没用,叶惟几乎是以死威胁,叶浩根才乖乖放假。

    等《婚期将至》展映了,会有不同的,我要改变这一切!叶惟满怀着这个信念,继续一刻不停地拼命工作。

    在忙碌下,时间就会过得很快,转眼般进入了五月份,然后5月5号就到了。

    这一天晚上,土星奖颁奖典礼举行了,杰瑞米-桑普特凭着《彼得-潘》拿下了最佳年轻演员一奖。

    他欣喜地上台领奖发表感言时,向着全场嘉宾观众,以及各方媒体,有些意味深长地说:“有个家伙说我的表演很差,观众们讨厌我演彼得-潘,但现在我可以用这个奖告诉他,他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无聊人。”

    台下一片热烈的掌声,都以为桑普特说的“有个家伙”是指批评他的人,少年人这么强硬不是坏事,还要是顽皮的彼得-潘!所以大家都觉得他这番话很棒,甚至有点感人,默默承受着评论压力而努力的好演员!

    世界上只有其他两个人,知道桑普特真正的意思:叶惟,你就是个可悲的小人物,我前途美好,而你只是个还没有红过就会消失的白痴!

    同样是这一天晚上,《婚期将至》官网的“宣传片对决”活动开始了!

    叶惟和吉娅-科波拉各自的5分钟宣传片登陆官网,期待已久的粉丝们纷纷观看……

    与此同时,第一款宣传海报也出来了,仍是以蛋糕倒地的画面为卖点,叶惟飞起了右脚,而包括一对新人在内的所有人都惊恐万状,右上写着一句宣传语“史上最灾难的一场婚礼,你们都得到自己的蛋糕了!”

    海报上看不到有凯文-托马斯的名字,显眼的名字只有两个,导演、编剧和制片人叶惟,客串演出的尼古拉斯-凯奇!

    还有着粉丝们关注的展映日期和地点,5月27号,洛杉矶比佛利中心的13影城!

    从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参与过《婚期将至》旧版首映的所有人,都感到非常兴奋,上次影院一片惨淡,为数不多的买票观众几乎全部咒骂着中途退场,而这次……该会有不同的景象!

    没有人敢肯定什么,但他们就是无法抑制心中的期盼,想象着观众满座,笑声接连不断地响彻着放映厅,每个人看完了片尾字幕,都久久不愿退场……

    “我想看《婚期将至》”点击人数:6,831

    ……

    前些天就收到了这个邀请,老头颇是惊奇,这么年轻的电影天才?

    他从业快四十年了,看着好莱坞、电影、世界的时代变迁,也看着无数人物起起落落,看过无数的经典,也看过无数的垃圾,已经很难再有什么人、什么电影能让他惊奇的了。

    这回他光是听着,就有了这种久违的感觉,如果这是什么商业包装,那也是个挺好的点子。

    于是他看了一同收到的短片DVD,还有那小子的好几篇文章,这些都让他的兴趣更大了,至少看上去真有这么一回事。

    但兴趣还没有大到让他答应出席展映的地步,他需要再考虑和观察一下,不想浪费一个晚上还累着自己的就看了一部毫无价值的烂片,还气得不写一篇评论骂骂它都不行。

    知道它今晚在网络上放出了宣传片,毕竟是件新鲜事,也有空闲,老头写稿之余,打开了那个官网准备看看究竟。

    网页做得还挺精美,他点开了“VIY-VS-GIA”活动,自然地看到两个年轻人的头像图片,不由呵呵一笑,孩子们,别让我失望啊!不然就要往博客上写点什么了,情绪化的人就这点不好。

    老头想了想,首先打开了吉娅-科波拉的宣传片。轻快的音乐响起,就见到尼古拉斯-凯奇造型怪异地坐在一片草坪上,镜头一切,一个黑发少年气冲冲地走去,“我要辞职!”凯奇露出一个诡异的表情。

    “我再也受不了了,那对疯子让我彻底明白,情侣是婊子养的……”

    伴随着愤怒的画外音,一些镜头片段播了起来,都是些影片男女主角的笑料,他们几乎搞砸了一切,直至是一个女主角的特写,她痛苦的叹道:“我要取消婚礼。”

    宣传片看了一半,似乎有点意思,老头却面无表情,没有半点微笑,只是这样而已吗?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57″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一百四十一章 恶搞的前世今生    “我想看《婚期将至》”点击人数:1,362

    4月26号,星期一,《洛杉矶时报》电影版正式新开了一个周一专栏“VIY说了”,开栏第一期占了一个版面!

    左上角是一张叶惟的大头帅照,中间是他的开栏文章《恶搞的前世今生》,右上角有着他的简介,介绍了他已经取得的各方面成就,尤其是热心慈善,右下角配着一幅他之前出席CDF慈善晚会的小图。

    一个阳光帅气、文武双全的天才人物!

    这下子,所有《洛杉矶时报》的电影版读者都不可能不认识这位16岁少年了。

    对于这个开栏规格,布瑞恩也是非常惊喜的,一个版面简直就是乔治-克鲁尼结婚了的待遇,太惊人了!据说这是总编约翰-S-卡罗尔的主意,老人家认定叶惟前途无量,会是报社一笔丰厚的财富、“新的活力”——那是他给叶惟起的外号。

    看到偶像的人气达到又一个高峰,粉丝们同样惊喜不已,巴菲特看盘时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恶搞的前世今生》写得还是那么犀利,版面的充裕让他挥洒自如,先是说起了恶搞的影史起源,从卓别林说到《鸭羹》,从《空前绝后满天飞》说到《白头神探》又说到《王牌大贱谍》,《脱线家族》、《反斗神鹰》、《警界双雄》、《惊声尖笑》、《美国派》……

    他用流畅简洁的行文,大致厘清了恶搞喜剧的成长,说到它们的技术,像《鸭羹》开创性的讽刺旁白、使用影像素材和充满新意的肢体技巧;也说到它们的精神,像《白头神探》无尽的笑料,《王牌大贱谍》贱到可爱。

    他的观点依然大胆而有趣,还有些狂傲:

    “经过90年代至今的恶搞热潮后,看上去人人都要变成掠夺者(Pillager),他们无心创造新的讽刺笑料,渐渐集中于简单的唯一的戏仿(Parody)上,让菜鸟(Newbie)观众们大呼过瘾。以下这些词经常用于形容现在的恶搞影片,它嘲笑了《电影1》、《电影2》、《电影3》……有句俗话说得好:哥哥要赚钱养家,弟弟要追寻梦想。”

    Pillager!Newbie!这两个词,用得让一些人鼓掌叫好、一些人心惊肉跳、一些人十分气恼,这小子好大的胆!

    他的意思分明是说《惊声尖笑》这种电影只是在掠夺热门电影的价值,坑骗着那些不怎么懂恶搞、因为热门电影而被吸引进影院的菜鸟们。

    而这段最后一句“俗话”其实是个隐晦的揶揄,只有对恶搞电影很了解的影迷或者行业人士想一想,才会忍俊不禁。

    扎克兄弟!现年55年的大卫-扎克和53岁的杰瑞-扎克都是恶搞界的大师,他们一起创作了《空前绝后满天飞》、《白头神探》系列、《笑破铁幕》等电影,但来到21世纪,大卫“堕落”地接手了《惊声尖笑3》的导演话筒,在恶搞事业上一向弟不离哥的杰瑞这回没有参与任何职位。

    事实上,杰瑞向来就比哥哥文艺得多,他可是经典爱情片《人鬼情未了》的导演。

    一个小子竟敢这么讽刺大卫-扎克和《惊声尖笑》系列,连着还取笑了观众们一把,胆子大不大?不过这正是年少轻狂!

    不管扎克兄弟会怎么想,文章继续写道:

    『这不能怪任何人,如果以一种低廉的喜剧方式,就能赚到大钱,你还指望好莱坞去动脑子,那你已经领悟了恶搞的本质。

    但是想想未来吧,现在已经有《惊声尖笑》(直译为吓人电影)了,以后肯定还会有《科幻电影》、《爱情电影》或者《恶搞吓人电影》,当每个类型都被搞了一遍,戏仿时代的末日就到来了。

    不会那么快的,很长一段时间,电影人和观众都会乐此不疲,像一对新婚夫妇,直至他们受够了对方睡觉时放屁。

    而新故事、新笑料永不过时,希望到时候,我们还能重拾它的灵魂,恶搞不只是对别人的嘲弄,更是对我们自身的嘲弄,对平凡生活的一种癫狂解读,超乎意料、打破常理、荒诞不经,离无聊很近,又离无聊很远。

    我还想看到“三个帽子杂耍”(《鸭羹》经典片段),还想看到“两个女孩在酒吧打架”(《空前绝后满天飞》经典片段),而不只是拙劣的模仿。安娜索菲亚对此同意,她说了一番很有道理的话:

    “自从进入21世纪,什么都变得不对劲,我长高了,我的狗和帕丽斯-希尔顿都成了电影明星,贝克汉姆离开曼联了……就算红袜队拿到了世界大赛冠军,我都不会奇怪。”

    “贝克汉姆什么?”

    “David-Back-Ham(大卫支持拙劣的表演),不对,Beckham。”』

    从此,大卫-扎克多了一个绰号。

    很少人能直接吃透这个笑话,通常只能会意到第一层笑点,它有点深奥,正如这篇文章,不像《我的梦想就是做一个光芒万丈的演员》那样休闲调侃,却有着比《胶片之死》还要重的专业味道,叶惟充分展示了一番自己对恶搞电影的深厚了解,实在让人惊赞。

    这小子懂电影,懂什么叫恶搞!无论是普通读者,还是业界人士,看了都会生起这份感慨。

    而它实在又是一个价值连城的广告,就在同一个版面,可是印着他重制《婚期将至》的介绍呢,他说得这么厉害,又瞧不起《惊声尖笑》又说什么灵魂的,那他的恶搞片肯定不是简单的戏仿了?

    观众们期待,影评人们也期待,这篇文章真是说到影评界的心坎里去的,众多影评家都点头大赞,说得好,说得精妙!

    《惊声尖笑》系列的票房是高是赚钱,但影评口碑向来差到爆,在著名的影评网站“烂番茄”上,《惊声尖笑3》只有36%新鲜度,比第二部的15%好一点,就连系列第一部都只有54%,而它们的观众喜爱度全部超不过55%。

    《空前绝后满天飞》则是98%和89%!

    引起了影评界的关注和认可,这本来是好事,尤其对于现在“一路狂冲”的宣传策略,布瑞恩却还是捏了一把汗,就好像一步步走进一个降着帷幕的地方,帷幕背后是地狱还是天堂?

    不过以这个情况,也许这次展映,可以邀请到几位业内知名的影评人出席?比如……罗杰-艾伯特?

    如果能邀请到罗杰-艾伯特,如果能得到他的大拇指,那必然将是天堂。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56″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