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宴会厅里一片热闹,各界嘉宾们随意走动,三三两两地笑谈着话,形成了一股嗡嗡的嗓音。明星嘉宾们自然是最受欢迎的谈话对象,几位大人明星边都围着好些人。

    但热闹之外的宴会厅一处角落,叶惟一边饮着杯冰凉果汁,一边看着墙上的一幅不知道谁画的油画,不想参与到交际中去。

    他并不是一个不懂或不喜欢交际的人,上次在几乎同样的宴会厅,他用言谈震动了全场,只是今天实在没有兴致,其实他根本就不想来。

    “你好,你是叶惟,莉莉的男朋友对吧,我是莉莉的朋友。”忽然身后响起了一把女生的声音。

    叶惟转头看去,只见是一个棕发白人少女,身着干练的黑色连衣及膝裙,也拿着杯果汁,两道细长的眉毛,抿着嘴唇,没什么表情的样子,似乎有点疲倦,看清楚点,只是长成这种气质而已。

    他想想,噢,《小鬼神偷》里的“玛蒂”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又想起在电视上看过她一个公益广告,关于防治校园性-侵的,所以CDF也邀请她了吧。

    “我知道你,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很高兴认识你。”叶惟朝她点点头,又道:“莉莉不喜欢称我们的关系为男女朋友,她喜欢叫稳定的长期约会对象,但随便吧,就是男女朋友了。”

    “这点她没告诉过我。”克里斯汀还是没什么表情,打量了叶惟几眼,“听她说,你对我的表演有些看法?”

    叶惟耸耸肩,“不算吧,我就看过你在《战栗空间》和《小鬼神偷》里的表演,我认为你在女孩子气方面控制得很好,什么时候柔和,什么时候强硬,你有着自己的理解和演绎方式,你在创造角色,而不只是让自己在那里,这点很棒。”

    克里斯汀微微有点怔,大概真没想到从他这听到这么一番称赞,她道:“莉莉不是这么说。”

    “我不知道。”叶惟哪还记得跟莉莉评价了些什么,也许只说了缺点方面吧,你总不能当着一个女孩大赞另一个女孩。

    “她说你觉得我表情呆滞。”

    “那像是我说的,有些戏多点表情会更好。”

    “可是我在片场没有NG。”

    听到她这话,叶惟不由想这家伙真是个刺头,她摆明在说大卫-芬奇都觉得好,你觉得不好,那不搞笑么?他虽然没心情,不代表他会被个14岁的女孩说倒,随即就道:“可也没见你拿到奥斯卡提名。”

    “呵。”克里斯汀顿时咧了咧嘴角,因为无法反驳而笑,“呵呵。”

    “就是这样。”叶惟喝了口果汁,战斗力真弱啊。

    过了半晌,他没有说什么,克里斯汀也没说什么,却又没有走开,都望着不远处的热闹人群。又过半晌,她忽然说道:“看你的专访和文章,真没看出你是个不喜欢说话的人。”

    “不是,我的嘴巴受了伤。”叶惟随意地胡扯,感觉做回了以前的VIY,随意地毒舌:“跟你说话有点痛,像是什么惩罚。”

    “呵呵。”克里斯汀却没有生气,反而疲倦的气息在减轻,眼神饶有兴趣的,“我看过你的短片,拍得挺好,你这么年轻就有那样的导演才华,真让我有些惊讶,莉莉之前说过,我都不相信。”

    “谢谢。”叶惟笑了笑,既然对方示好,他也不会小气地继续攻击,还是随意说话:“你知道‘鸡尾酒会效应’不?”

    “不知道。”

    “它是指人的一种听觉选择能力,你能听到我的话是吗?但你听听周围,多么大的嗓音,多少人在同时说话,你为什么听不到背景音,但可以听清楚我这条音轨?这就是鸡尾酒会效应,当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到某个声音,就可以做到。”

    “那你想说什么?”克里斯汀很少这么问别人,这回她是真不懂对方的意思。

    叶惟摊摊手:“一个科学知识,鸡尾酒会效应,需要我重复一遍么?”

    “不需要。”她看看他,也有点无厘头般的道:“你很CULT。”

    “说到CULT,我想起了《晚餐游戏》,也许我们现在就是参加着那样的一场游戏,被不知道谁愚弄着嘲笑着。”

    叶惟扫视着前方衣服光鲜的笑谈着的人们,“我不是说做慈善不好,可多少人是来做秀的呢,包括我,我不想来却来了。你看看他们多开心,好像在说‘感谢上帝给了我们一群不幸的儿童,这样我们才能做慈善,才能办晚会。’”

    克里斯汀又扬起嘴角地微笑,对这番话颇为欣赏,“我也不想来出席,我也不准备再出席了,没意思。”

    “人类是很懂得选择听自己想听的声音的,人们选择了听说慈善鸡尾酒会很好的话,却听不到说不好的。”

    “所以这才是你想说的话。”

    “也许,也许不。”

    这时候,两人都看着杰瑞米-桑普特笑容满脸地走了过来,简直应验了他刚刚说的那句话。

    “嘿!”桑普特向两人笑打了个招呼,自我介绍了番,目光一直看着克里斯汀,热情地说着自己看过她的电影:“你演得真棒,真棒!非常漂亮的表演,我非常喜欢。”

    “你的也不错。”克里斯汀回道。

    目前来说,桑普特的知名度比克里斯汀大得多,《彼得-潘》是票房失败了,但1200万制作成本只收到1670万北美票房的《小鬼神偷》也好不了哪里去,同属于亏本的行列。

    不过虽然如此,克里斯汀的星途还是比他更明亮,她有着两部即将今年发行的独立影片《不再沉默》(主角)和《暗潮》(配角),刚刚杀青的《一生爱永远》(配角),八月份开拍的科幻大片《勇敢者游戏2》(主角)。而桑普特只是去拍电视剧而已。

    所以桑普特跟她说话好像跟总统女儿说话,还不断地以眼神放电,至于旁边这个亚裔家伙,他还真听说过一点点,不过想想之前入场的时候,就知道什么电影天才是怎么回事。

    “还没请问呢,你是?”见这家伙还碍着不走,他这才好像不认识地问,“你和克里斯汀?”

    “我是叶惟,我们也是刚刚认识。”叶惟答道。

    那就行了,桑普特有做过调查的,克里斯汀-斯图尔特的约会对象是迈克尔-安格拉诺,没这个天才什么事,所以可以好好使用。

    他立时一脸的抱歉,道:“刚才真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会跟你一起入场,我不是故意的,那些记者就这样,有时候非常烦人。”

    “没什么。”叶惟说道,又不是傻子,自然能看到桑普特是虚情假意,似乎在道歉,其实更像是一种炫耀。

    “怎么回事?”克里斯汀来了兴趣。

    “都是我的错。”桑普特叹息地喝了喝手中的饮品,讲了一番之前发生的抢镜事情,一副检讨的口吻:“我都看到叶了,我应该停下来的,只是我以为……哎总之很对不起,叶,下回我会多注意,对了,你也是个演员吗?”

    “不太算,我的正职是导演。”

    “导演?”听到对方真这么自诩,桑普特不禁失笑了声,望向克里斯汀,俊脸上满是好玩的笑容,“什么导演?”

    想泡妞就要耍酷,而耍酷的一种方式是在女生面前逗弄一个又可笑又可怜的小丑,在他这里,“天才”叶惟就是那个小丑。

    “电影导演。”叶惟自己说道,已经能看出对方的把戏,真没有兴趣跟他罗嗦,“失陪一下,你们聊。”

    “等等!”桑普特却不让他离去,满脸感到什么惊奇和好笑的神情,手上做着一个镜头运动的动作,问道:“你和我们差不多年纪吧,就做导演了,真厉害。我就是想知道你拍了什么作品,我回去好看看。”

    叶惟耸肩地回答:“一部短片《天使之舞》和重制着一部叫《婚期将至》的长片,后者还没上映。”

    “上映?你的意思是,它会在影院上映?!”桑普特又惊了一惊似的,“哇!什么档期?多少家开幕影院?什么院线?”

    他很卖力地耍酷逗弄,然而克里斯汀没什么表情,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是的,你问的那些都还没有确定,但它会在影院上映。”

    “真的吗?那就太棒了,你预计会有多少票房?”桑普特继续问着,老大哥般摇摇头,叹道:“我跟你说,票房这东西很烦人,又要看周末,又要看一周,上映之后,就不停要盯着排行榜的最新情况……不过你应该不会有这些压力,那也挺好的,一开始没什么期望,反而没有失望。”

    叶惟的双目聚了聚,这小子以为演了个彼得-潘、有些名气就能随便羞辱别人吗?真可惜,我不是那种突显你英明神武的软骨头。他笑了声,慢悠悠地说道:“说到票房,很遗憾你主演的《彼得-潘》惨成那样,我都不敢打开排行榜去看。

    你知道为什么吗?为什么观众们不看它?因为,他们就是无法接受你这摊臭狗-屎演彼得-潘。”

    说罢,他就大步往前方的人群走去。

    桑普特愣在了原地,一反应过来就满脸大怒,“噢真是,他怎么能骂人!我都抱歉过了,我没有恶意,他居然骂人!”他看看克里斯汀,“那家伙真粗鲁!”

    “可他说得对。”克里斯汀抬了抬手中果汁,就往另一边走去。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55″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一百三十九章 背景    周六,叶惟又来到“切削工人”工作室忙剪辑,没有苏珊妮从旁帮忙,效率自然慢很多,但起码进展条有在前进。

    今天是24号,按照目前的速度下去,5月10号左右就能完成精剪版初版,然后就可以开始音效和配乐工作了,到时继续抓紧时间,月底前后制完工没什么问题。

    他恨不得今天就完工,然而他有一条永远不愿去违背的制片准则:快速不是因为牺牲了质量。

    还有一条信条:花工夫不一定能出好电影,但越花工夫,出好电影的概率越大!

    从早到晚,一天一晃又要入夜,办公桌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这几天一有来电,叶惟心头就会咯噔一下,还好一看是布瑞恩打来的,这才松了口气,接通:“嘿布瑞恩。”

    “你怎么还没过来?快点。”

    “什么?去哪里?”

    “当然是我的工作室,赶紧过来定妆!”

    “为什么?”叶惟听得疑惑,那头布瑞恩惊讶道:“你不会忘了吧?今晚CDF的慈善晚会!”

    噢!叶惟顿时隐约想起了前几天布瑞恩跟他说过这事,CDF(儿童保护基金会)将在洛杉矶哪里举办一个慈善义卖和鸡尾酒会,邀请他出席参加,《天使之舞》的百万善款就是捐给了CDF。

    这几天忙得都忘记了,他看着几块屏幕,靠了靠椅背,不想浪费一个夜晚,更没心情到热闹的地方去,就问:“我可以不去吗?等我有钱了再直接给孩子们捐款。”

    “不行!”布瑞恩几乎大叫,CDF成立三十多年了,是全美规模最大的非营利性儿童保护机构、全美最有影响力的慈善机构之一,要知道创始人玛莉安-赖特-埃德尔曼曾经是马丁-路德-金的助手之一。

    数不清楚那么多的好莱坞名人明星都是CDF的忠实支持者,公益慈善是明星们必不可少的活动,不管你真情还是假意,做这些好事只会收获好名声,而且出席晚会只算是最基本的行动,最好是到非洲去!保护儿童或者动物。

    叶惟的公众形象是正面阳光的,就更加需要做慈善了,CDF邀请,外星人入侵地球都要去!

    “惟,成为CDF的著名支持者是打造你的公众形象的一环,这次他们会邀请你,你真的是走运了,因为他们是要向媒体推荐几个热心公益的青少年明星,你说能不去么?有了今晚,你才有机会以后出席CDF年度的‘克服困难’颁奖典礼。”

    叶惟一想,自己多点曝光,对《婚期将至》也有宣传作用,“好吧。”

    “你现在能开车了对吗?立即过来,这都要迟到了!”

    ……

    先到布瑞恩工作室做好了行头,叶惟由布瑞恩的一名助理托森开车载着前往慈善晚会的举办地,西好莱坞的罗斯福酒店。

    数个月之前,他曾经作为斯皮尔伯格的一天助理到过那里出席沙龙,今番再来,身份却成了一个“青少年明星”。

    晚会19:30开始,叶惟到达酒店时不算太晚,刚刚19:00多。

    这个活动不同于那个圈内沙龙,好些媒体记者们早已守候在宴会厅外的宽阔通道,就在印着“Children‘s-Defense-Fund”字样的长长的蓝白色宣传背景板对面摄影位,明星嘉宾们入场时往那一站,摆个POSE,他们的相机就会亮起一片闪光。

    叶惟一身简朴的黑色休闲西装和深灰长裤,脚踏一双白鞋带的黑匡威布鞋,脸上挂着微笑,跟往常相比显得有点冷淡。

    托森没有跟进来,在一名工作人员的引领下,他往前方的背景板走去。

    那边的媒体记者们看到他,没什么激动,大都还要想一想,才想起他是谁,今晚唯一的一位亚裔明星嘉宾,叶惟。

    他们的想法显然差不多,叶惟?最近好像挺火的,什么电影天才,有点故事。而《洛杉矶时报》的记者卡尔-麦克曼最清楚,是的,VIY!这小孩已经是他们电影版的宠儿了,等会得多拍几张。

    正当叶惟阔步来到背景板中段前面,一个个曝光灯闪亮起来,如同一片繁星,这时候又有一位明星嘉宾到来,也是青少年明星,杰瑞米-桑普特!

    记者们按动快门的手指立时都停了,纷纷笑着转移相机到了背景板的前段,打着招呼:“彼得-潘,晚上好。”、“杰瑞米,你看上去很好。”、“你可要多摆几个POSE。”……

    杰瑞米-桑普特,这位现年15岁的卷发少年,主演了去年的大片《彼得-潘》(首部让男演员演彼得-潘的好莱坞电影),尽管影片的票房称不上成功(1亿制片成本,4800万北美票房),但它得到了影评人和观众的一致好评,桑普特的表演更受到广泛称赞,拿到自己第二个土星奖“最佳年轻演员”的提名,而且是夺奖热门(5月5号颁奖)。

    所以他的星途还是很明亮的,也已经确定主演CBS的今年秋季新剧《会所》。

    在同龄明星中,论身价、论Q分、论粉丝数量,“彼得-潘”桑普特当然远远不是“哈利-波特”丹尼尔-雷德克里夫那种层次,却绝对是青少年明星中一颗闪耀之星,足以让旁边的亚裔小子黯然无光。

    桑普特走到背景板前段站定,俊朗的脸上满是笑容,向记者们挥起右手。

    咔嚓咔嚓!记者们连连地按着快门,闪光照耀着桑普特,而余光打到几步外中段的画框之外的黑发少年上,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有卡尔-麦克曼多拍了几张,才移到前段那边,他看着叶惟这样成了迅速被冷落一边的可怜虫,心里都不禁感慨,这真是尴尬!就像喊着“嗨,伙计们,我来了。”大家却说“你是谁?”、“没人对你有兴趣。”

    没办法,叶惟的稿子是写得很好,那部重制新片也有些关注,但在照片价值方面,跟桑普特相比,他只是个小角色。

    如果是丹尼尔-雷德克里夫站在这里,桑普特就成了小角色,叶惟则比路人好那么一些。

    与此同时,有工作人员上去带着神情淡淡的叶惟离开背景板,走向宴会厅,他的入场就这么简陋的结束,像个傻瓜。

    闪光灯只追逐最红的明星,永远都是。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54″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