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周六,叶惟又来到“切削工人”工作室忙剪辑,没有苏珊妮从旁帮忙,效率自然慢很多,但起码进展条有在前进。

    今天是24号,按照目前的速度下去,5月10号左右就能完成精剪版初版,然后就可以开始音效和配乐工作了,到时继续抓紧时间,月底前后制完工没什么问题。

    他恨不得今天就完工,然而他有一条永远不愿去违背的制片准则:快速不是因为牺牲了质量。

    还有一条信条:花工夫不一定能出好电影,但越花工夫,出好电影的概率越大!

    从早到晚,一天一晃又要入夜,办公桌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这几天一有来电,叶惟心头就会咯噔一下,还好一看是布瑞恩打来的,这才松了口气,接通:“嘿布瑞恩。”

    “你怎么还没过来?快点。”

    “什么?去哪里?”

    “当然是我的工作室,赶紧过来定妆!”

    “为什么?”叶惟听得疑惑,那头布瑞恩惊讶道:“你不会忘了吧?今晚CDF的慈善晚会!”

    噢!叶惟顿时隐约想起了前几天布瑞恩跟他说过这事,CDF(儿童保护基金会)将在洛杉矶哪里举办一个慈善义卖和鸡尾酒会,邀请他出席参加,《天使之舞》的百万善款就是捐给了CDF。

    这几天忙得都忘记了,他看着几块屏幕,靠了靠椅背,不想浪费一个夜晚,更没心情到热闹的地方去,就问:“我可以不去吗?等我有钱了再直接给孩子们捐款。”

    “不行!”布瑞恩几乎大叫,CDF成立三十多年了,是全美规模最大的非营利性儿童保护机构、全美最有影响力的慈善机构之一,要知道创始人玛莉安-赖特-埃德尔曼曾经是马丁-路德-金的助手之一。

    数不清楚那么多的好莱坞名人明星都是CDF的忠实支持者,公益慈善是明星们必不可少的活动,不管你真情还是假意,做这些好事只会收获好名声,而且出席晚会只算是最基本的行动,最好是到非洲去!保护儿童或者动物。

    叶惟的公众形象是正面阳光的,就更加需要做慈善了,CDF邀请,外星人入侵地球都要去!

    “惟,成为CDF的著名支持者是打造你的公众形象的一环,这次他们会邀请你,你真的是走运了,因为他们是要向媒体推荐几个热心公益的青少年明星,你说能不去么?有了今晚,你才有机会以后出席CDF年度的‘克服困难’颁奖典礼。”

    叶惟一想,自己多点曝光,对《婚期将至》也有宣传作用,“好吧。”

    “你现在能开车了对吗?立即过来,这都要迟到了!”

    ……

    先到布瑞恩工作室做好了行头,叶惟由布瑞恩的一名助理托森开车载着前往慈善晚会的举办地,西好莱坞的罗斯福酒店。

    数个月之前,他曾经作为斯皮尔伯格的一天助理到过那里出席沙龙,今番再来,身份却成了一个“青少年明星”。

    晚会19:30开始,叶惟到达酒店时不算太晚,刚刚19:00多。

    这个活动不同于那个圈内沙龙,好些媒体记者们早已守候在宴会厅外的宽阔通道,就在印着“Children‘s-Defense-Fund”字样的长长的蓝白色宣传背景板对面摄影位,明星嘉宾们入场时往那一站,摆个POSE,他们的相机就会亮起一片闪光。

    叶惟一身简朴的黑色休闲西装和深灰长裤,脚踏一双白鞋带的黑匡威布鞋,脸上挂着微笑,跟往常相比显得有点冷淡。

    托森没有跟进来,在一名工作人员的引领下,他往前方的背景板走去。

    那边的媒体记者们看到他,没什么激动,大都还要想一想,才想起他是谁,今晚唯一的一位亚裔明星嘉宾,叶惟。

    他们的想法显然差不多,叶惟?最近好像挺火的,什么电影天才,有点故事。而《洛杉矶时报》的记者卡尔-麦克曼最清楚,是的,VIY!这小孩已经是他们电影版的宠儿了,等会得多拍几张。

    正当叶惟阔步来到背景板中段前面,一个个曝光灯闪亮起来,如同一片繁星,这时候又有一位明星嘉宾到来,也是青少年明星,杰瑞米-桑普特!

    记者们按动快门的手指立时都停了,纷纷笑着转移相机到了背景板的前段,打着招呼:“彼得-潘,晚上好。”、“杰瑞米,你看上去很好。”、“你可要多摆几个POSE。”……

    杰瑞米-桑普特,这位现年15岁的卷发少年,主演了去年的大片《彼得-潘》(首部让男演员演彼得-潘的好莱坞电影),尽管影片的票房称不上成功(1亿制片成本,4800万北美票房),但它得到了影评人和观众的一致好评,桑普特的表演更受到广泛称赞,拿到自己第二个土星奖“最佳年轻演员”的提名,而且是夺奖热门(5月5号颁奖)。

    所以他的星途还是很明亮的,也已经确定主演CBS的今年秋季新剧《会所》。

    在同龄明星中,论身价、论Q分、论粉丝数量,“彼得-潘”桑普特当然远远不是“哈利-波特”丹尼尔-雷德克里夫那种层次,却绝对是青少年明星中一颗闪耀之星,足以让旁边的亚裔小子黯然无光。

    桑普特走到背景板前段站定,俊朗的脸上满是笑容,向记者们挥起右手。

    咔嚓咔嚓!记者们连连地按着快门,闪光照耀着桑普特,而余光打到几步外中段的画框之外的黑发少年上,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有卡尔-麦克曼多拍了几张,才移到前段那边,他看着叶惟这样成了迅速被冷落一边的可怜虫,心里都不禁感慨,这真是尴尬!就像喊着“嗨,伙计们,我来了。”大家却说“你是谁?”、“没人对你有兴趣。”

    没办法,叶惟的稿子是写得很好,那部重制新片也有些关注,但在照片价值方面,跟桑普特相比,他只是个小角色。

    如果是丹尼尔-雷德克里夫站在这里,桑普特就成了小角色,叶惟则比路人好那么一些。

    与此同时,有工作人员上去带着神情淡淡的叶惟离开背景板,走向宴会厅,他的入场就这么简陋的结束,像个傻瓜。

    闪光灯只追逐最红的明星,永远都是。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54″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一百三十八章 努力与勇气    “告诉我一个具体的数字!”

    “为什么要问这个?”加时-高兹曼的话声很疑惑,透着一点错愕,好像在说“你发什么疯?小规模发行?”

    “实话告诉你,我需要钱!很多、很多的钱!你就实话告诉我,我的电影要收到多少首周票房,才能继续前进?第二周或者第三周就可以有100家以上的放映影院?”

    望着漆黑一团的夜空,叶惟说得非常认真,“告诉我!”

    加里-高兹曼沉默了一下,才道:“实话是你也知道的,我们对《婚期将至》并没有院线发行的计划,展映是为了给它的影碟销售造势,还有提高你的名气。以你现在的热度,小规模发行不是没可能,但真的需要展映有一番好表现。

    普雷通没有发行系统,我们是跟IFC电影合作的,这次展映也由他们来办,以后影碟销售也是。”

    “嗯,我知道……”叶惟应了声。

    IFC-Films是AMC网络的子公司,主体业务就是发行独立电影,《我盛大的希腊婚礼》便是由它发行。

    但它主要是做DVD和VOD(视频点播)生意;在院线发行方面,99年成立以来每年发行平均不到4部,除了商业奇迹《我盛大的希腊婚礼》最大规模达到2000家以上(开幕周108家),每部影片的平均最大规模只有50家左右(平均开幕周不到3家),算是赚点可以确定稳赚的小钱。

    “多少票房,才能让IFC在第二周给我安排100家影院?”

    “按最新的计划,你的展映周会是1家影院,如果一周下来,能有一万美金票房,第二周就会继续,扩大到3-5家影院,我想以你的人气……应该可以吧。”

    高兹曼还是没有盲目乐观,对这个成绩都保持着警惕,又道:“如果次周想有100家以上影院,展映周票房就得有六万美金以上,周末三天要过半,而且口碑极好!六万美金……你知道这有多高吗?展映票定价7美金一张,这要近一万名观众捧场。”

    VIY现在是有些粉丝,但不代表仅仅在洛杉矶里专门花时间跑到一家指定影院、再花7美元买票进去观看、看了还说好的粉丝有这么多。谁清楚呢?VIY真有这个吸引力吗?还不知道影片的品质会怎么样呢。

    “惟,这一点都不容易,其实要能收到一万美金,已经很好了。”

    听着高兹曼的话,叶惟的眉头一动,心算出了个结果,说道:“准确来说,是8572位观众或观影人次。这当然不容易,但是,加里,我走的每一步都不容易,所以去它的,三万周末票房,六万首周票房,这就是我的目标!

    请你跟IFC的人说好,如果《婚期将至》做到了,他们到时候不要手忙脚乱,抓紧我的力量,第二周100家,第三周300家!”

    心中想起医院病床上的爸爸,强颜欢笑的妈妈和无忧无虑的朵朵,他双目里有一团烈火在燃烧。

    “这么说有点老土,我有信心,创造又一个的奇迹!”

    ……

    叶惟那一通电话让加里-高兹曼实在又困惑又好笑,不是说他看扁VIY,只是年轻人不太懂电影发行,他总不能跟着乱发美梦。

    但VIY自信过头也是有原因的,热度持续爆炸!

    《洛杉矶时报》电影版连续几天都有侧边小提示说“VIY说了”专栏将在26号开设的事情,16岁少年的电影专栏!还要已经大受欢迎,这真是新闻。不管怎么样,叶惟已向世人证明了自己有着非凡的写作才华。

    甚至有人把他和克里斯托弗-鲍里尼放到一起来谈,认为他们都不可思议。

    鲍里尼是个小说天才,他15岁时就创作了魔幻大作《伊拉龙》(1998),2003年出版后大获成功,被评为“2003年全世界最杰出的出版物之一”,人们惊艳于他的年龄和才华,青少年们把他视为超级偶像,电影公司争夺着小说的改编权,迫不及待地预言他将成为J。K。罗琳后最成功的畅销书作家……

    现年仅仅21岁!鲍里尼的光芒正闪耀着全球。

    所以媒体这么拿叶惟和他相提并论,那是找骂。果不其然,鲍里尼的千万粉丝在网上四处狂骂不已:“谁是叶惟啊?”、“他也配跟鲍里尼比!”、“他写什么了?几篇破评论?”、“他是个蠢蛋!”、“他不是拍电影的吗?电影拍不下去了?”……

    没有,电影宣传这边也有了新情况。

    《婚期将至》官网更新了“VIY-VS-GIA”的最新动态,这场5分钟宣传片对决,将在5月5号晚上8点正式开始,到时两人的宣传片都会登陆官网!

    而且还会公布影片的首款正式海报、以及展映日期和地点。

    人们的期望值在一爆再爆,VIY的人气值也在一爆再爆!

    完全失控了!也许洛威特他们笑得肚子痛,但叶惟团队已经改变了策略,炒吧,一起炒吧,冲上去,有多高就多高!

    叶惟就一句话:他马的上去上去上去上去上去上去上去上去!

    与此同时,懂些IT技术的陈诺建了一个简单的小网站“。loveviy。”,叶惟的粉丝网,也有着他的图片、新闻和消息等,还弄了一个官网所没有的“我想看《婚期将至》”粉丝登记点击。

    截止到2004年4月23号,去除了相同IP的重复点击,有效人数为920。

    这个数字当然不能反映真实情况,因为“爱叶惟”不是官网,尽管有在官网的友好外链列表之中,但关注者们中只会有很小很小一部分死忠,会支持到这个份上,还跑到这网站点击一下。

    这数字只能说多多少少反映了一些人气的最新变化。

    而它让列夫、巴德他们都兴奋坏了,好像看着一只被自己满仓了的一路猛涨的股票,“又涨了,又涨了!现在是926人!”

    “我这边是927……又涨了!”

    “这个周末就能突破一千人吧,厉害啊!”

    热度爆炸的负面作用也在浮现出水面,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亚裔出风头,也不是每个人都相信他是什么才子,所以VIY正遭受着越来越多的质疑声和攻击声。

    还是陈诺,他同时建了另一个网站“。viysuck。”(VIY烂透了)观测情况,也设了一个“我希望VIY消失”的登记点击,竟然已经有136人!IP来自全美各地,而且留言板上也很热闹,一堆人嘲笑、诅咒、鄙夷着叶惟,让列夫他们看了一回就不再进来了,免得被些无聊贱人气着自己!

    但极端的憎恨VIY者都有这么多,没有登记的会有多少?

    也许,爱他的人,恨他的人,几乎一样多!

    ……

    叶惟没有理会这些,因为父亲的病情稳定,只需要好好地静养,所以他从第二天起就没去医院。

    现在最需要他的地方,不是医院,而是剪辑室!最需要他做的事情,不是陪伴家人,不是约会,不是玩,是把该死的《婚期将至》重制版尽快做出来,做到最好!

    一连数天,他可以说住进了剪辑室,医院没去,学校没去,凌晨时才回家,天空没有全亮就又过来。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头脑累了就做做运动,或者写专栏文章换换脑子,其余时间都是剪辑宣传片、剪辑正片。

    莉莉叫过他出去玩,列夫他们也叫过,他都是同样的回应,抱歉,没空。

    于是乎,苏珊妮-海因斯每天早上到来,总会看到叶惟端坐在那里,专注地望着屏幕。

    如果不是他的衣服换了,她真以为他根本没有走动过,因为工作进展跟前一天她下班时全然不同,他晚上还在工作!

    叶惟毕竟是个精力旺盛得可怕的年轻人,就算是这样,在他脸上也看不到任何疲累的色彩;但是他的眼神,分明多了一些疯狂,像要狠狠地对待这个世界,狠狠地对待自己。

    苏珊妮的孩子的年纪跟叶惟差不多,看着一个青少年如此恐怖地努力,赞叹吗?她很有些担心!

    周五这一天,又到了傍晚下班时间,有家庭孩子的苏珊妮当然要走的,周末两天她都不上班。只是她真不希望叶惟继续这样,临走之际,她劝说道:“惟格,你是不是该休息一下了?这个周末你准备还待在这里?”

    叶惟的目光完全没有离开电脑屏幕,握着鼠标点着什么,随意回答:“我OK,没事的,我OK,你走吧,我再留一会儿。”

    “哎好吧,你注意休息,不要也累坏了。”

    过了不知多久,当剪好了一场戏,叶惟才又回答道:“OK,你走吧。”听不到动静,他转头看看,发现剪辑室里早已只剩下自己一人,苏珊妮不知什么时候走了。

    “今天才刚刚开始。”他伸了几下手脚活动了番,又继续忙活下一场戏。

    咕噜!没有晚餐的肚子渐渐响起了抗议的声音,他拿起手机就要叫外卖,却发现没电了,昨晚忘记充电……

    得了吧!他拍了拍肚子,起身在剪辑室走了一圈,果然发现茶几上有几包饼干,应该是苏珊妮买的,当下全部吃掉,就回去办公桌前继续工作,虽然还是有些饿,但做起事来会忘记的,不一会儿,他又全然入神了。

    夜色越来越深,而剪辑室的灯光一直长明。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53″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