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告诉我一个具体的数字!”

    “为什么要问这个?”加时-高兹曼的话声很疑惑,透着一点错愕,好像在说“你发什么疯?小规模发行?”

    “实话告诉你,我需要钱!很多、很多的钱!你就实话告诉我,我的电影要收到多少首周票房,才能继续前进?第二周或者第三周就可以有100家以上的放映影院?”

    望着漆黑一团的夜空,叶惟说得非常认真,“告诉我!”

    加里-高兹曼沉默了一下,才道:“实话是你也知道的,我们对《婚期将至》并没有院线发行的计划,展映是为了给它的影碟销售造势,还有提高你的名气。以你现在的热度,小规模发行不是没可能,但真的需要展映有一番好表现。

    普雷通没有发行系统,我们是跟IFC电影合作的,这次展映也由他们来办,以后影碟销售也是。”

    “嗯,我知道……”叶惟应了声。

    IFC-Films是AMC网络的子公司,主体业务就是发行独立电影,《我盛大的希腊婚礼》便是由它发行。

    但它主要是做DVD和VOD(视频点播)生意;在院线发行方面,99年成立以来每年发行平均不到4部,除了商业奇迹《我盛大的希腊婚礼》最大规模达到2000家以上(开幕周108家),每部影片的平均最大规模只有50家左右(平均开幕周不到3家),算是赚点可以确定稳赚的小钱。

    “多少票房,才能让IFC在第二周给我安排100家影院?”

    “按最新的计划,你的展映周会是1家影院,如果一周下来,能有一万美金票房,第二周就会继续,扩大到3-5家影院,我想以你的人气……应该可以吧。”

    高兹曼还是没有盲目乐观,对这个成绩都保持着警惕,又道:“如果次周想有100家以上影院,展映周票房就得有六万美金以上,周末三天要过半,而且口碑极好!六万美金……你知道这有多高吗?展映票定价7美金一张,这要近一万名观众捧场。”

    VIY现在是有些粉丝,但不代表仅仅在洛杉矶里专门花时间跑到一家指定影院、再花7美元买票进去观看、看了还说好的粉丝有这么多。谁清楚呢?VIY真有这个吸引力吗?还不知道影片的品质会怎么样呢。

    “惟,这一点都不容易,其实要能收到一万美金,已经很好了。”

    听着高兹曼的话,叶惟的眉头一动,心算出了个结果,说道:“准确来说,是8572位观众或观影人次。这当然不容易,但是,加里,我走的每一步都不容易,所以去它的,三万周末票房,六万首周票房,这就是我的目标!

    请你跟IFC的人说好,如果《婚期将至》做到了,他们到时候不要手忙脚乱,抓紧我的力量,第二周100家,第三周300家!”

    心中想起医院病床上的爸爸,强颜欢笑的妈妈和无忧无虑的朵朵,他双目里有一团烈火在燃烧。

    “这么说有点老土,我有信心,创造又一个的奇迹!”

    ……

    叶惟那一通电话让加里-高兹曼实在又困惑又好笑,不是说他看扁VIY,只是年轻人不太懂电影发行,他总不能跟着乱发美梦。

    但VIY自信过头也是有原因的,热度持续爆炸!

    《洛杉矶时报》电影版连续几天都有侧边小提示说“VIY说了”专栏将在26号开设的事情,16岁少年的电影专栏!还要已经大受欢迎,这真是新闻。不管怎么样,叶惟已向世人证明了自己有着非凡的写作才华。

    甚至有人把他和克里斯托弗-鲍里尼放到一起来谈,认为他们都不可思议。

    鲍里尼是个小说天才,他15岁时就创作了魔幻大作《伊拉龙》(1998),2003年出版后大获成功,被评为“2003年全世界最杰出的出版物之一”,人们惊艳于他的年龄和才华,青少年们把他视为超级偶像,电影公司争夺着小说的改编权,迫不及待地预言他将成为J。K。罗琳后最成功的畅销书作家……

    现年仅仅21岁!鲍里尼的光芒正闪耀着全球。

    所以媒体这么拿叶惟和他相提并论,那是找骂。果不其然,鲍里尼的千万粉丝在网上四处狂骂不已:“谁是叶惟啊?”、“他也配跟鲍里尼比!”、“他写什么了?几篇破评论?”、“他是个蠢蛋!”、“他不是拍电影的吗?电影拍不下去了?”……

    没有,电影宣传这边也有了新情况。

    《婚期将至》官网更新了“VIY-VS-GIA”的最新动态,这场5分钟宣传片对决,将在5月5号晚上8点正式开始,到时两人的宣传片都会登陆官网!

    而且还会公布影片的首款正式海报、以及展映日期和地点。

    人们的期望值在一爆再爆,VIY的人气值也在一爆再爆!

    完全失控了!也许洛威特他们笑得肚子痛,但叶惟团队已经改变了策略,炒吧,一起炒吧,冲上去,有多高就多高!

    叶惟就一句话:他马的上去上去上去上去上去上去上去上去!

    与此同时,懂些IT技术的陈诺建了一个简单的小网站“。loveviy。”,叶惟的粉丝网,也有着他的图片、新闻和消息等,还弄了一个官网所没有的“我想看《婚期将至》”粉丝登记点击。

    截止到2004年4月23号,去除了相同IP的重复点击,有效人数为920。

    这个数字当然不能反映真实情况,因为“爱叶惟”不是官网,尽管有在官网的友好外链列表之中,但关注者们中只会有很小很小一部分死忠,会支持到这个份上,还跑到这网站点击一下。

    这数字只能说多多少少反映了一些人气的最新变化。

    而它让列夫、巴德他们都兴奋坏了,好像看着一只被自己满仓了的一路猛涨的股票,“又涨了,又涨了!现在是926人!”

    “我这边是927……又涨了!”

    “这个周末就能突破一千人吧,厉害啊!”

    热度爆炸的负面作用也在浮现出水面,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亚裔出风头,也不是每个人都相信他是什么才子,所以VIY正遭受着越来越多的质疑声和攻击声。

    还是陈诺,他同时建了另一个网站“。viysuck。”(VIY烂透了)观测情况,也设了一个“我希望VIY消失”的登记点击,竟然已经有136人!IP来自全美各地,而且留言板上也很热闹,一堆人嘲笑、诅咒、鄙夷着叶惟,让列夫他们看了一回就不再进来了,免得被些无聊贱人气着自己!

    但极端的憎恨VIY者都有这么多,没有登记的会有多少?

    也许,爱他的人,恨他的人,几乎一样多!

    ……

    叶惟没有理会这些,因为父亲的病情稳定,只需要好好地静养,所以他从第二天起就没去医院。

    现在最需要他的地方,不是医院,而是剪辑室!最需要他做的事情,不是陪伴家人,不是约会,不是玩,是把该死的《婚期将至》重制版尽快做出来,做到最好!

    一连数天,他可以说住进了剪辑室,医院没去,学校没去,凌晨时才回家,天空没有全亮就又过来。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头脑累了就做做运动,或者写专栏文章换换脑子,其余时间都是剪辑宣传片、剪辑正片。

    莉莉叫过他出去玩,列夫他们也叫过,他都是同样的回应,抱歉,没空。

    于是乎,苏珊妮-海因斯每天早上到来,总会看到叶惟端坐在那里,专注地望着屏幕。

    如果不是他的衣服换了,她真以为他根本没有走动过,因为工作进展跟前一天她下班时全然不同,他晚上还在工作!

    叶惟毕竟是个精力旺盛得可怕的年轻人,就算是这样,在他脸上也看不到任何疲累的色彩;但是他的眼神,分明多了一些疯狂,像要狠狠地对待这个世界,狠狠地对待自己。

    苏珊妮的孩子的年纪跟叶惟差不多,看着一个青少年如此恐怖地努力,赞叹吗?她很有些担心!

    周五这一天,又到了傍晚下班时间,有家庭孩子的苏珊妮当然要走的,周末两天她都不上班。只是她真不希望叶惟继续这样,临走之际,她劝说道:“惟格,你是不是该休息一下了?这个周末你准备还待在这里?”

    叶惟的目光完全没有离开电脑屏幕,握着鼠标点着什么,随意回答:“我OK,没事的,我OK,你走吧,我再留一会儿。”

    “哎好吧,你注意休息,不要也累坏了。”

    过了不知多久,当剪好了一场戏,叶惟才又回答道:“OK,你走吧。”听不到动静,他转头看看,发现剪辑室里早已只剩下自己一人,苏珊妮不知什么时候走了。

    “今天才刚刚开始。”他伸了几下手脚活动了番,又继续忙活下一场戏。

    咕噜!没有晚餐的肚子渐渐响起了抗议的声音,他拿起手机就要叫外卖,却发现没电了,昨晚忘记充电……

    得了吧!他拍了拍肚子,起身在剪辑室走了一圈,果然发现茶几上有几包饼干,应该是苏珊妮买的,当下全部吃掉,就回去办公桌前继续工作,虽然还是有些饿,但做起事来会忘记的,不一会儿,他又全然入神了。

    夜色越来越深,而剪辑室的灯光一直长明。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53″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一百三十七章 医院    这几天,叶惟继续往学校那边请假,他的各科成绩保持着A,还有这些超越学术的优异表现,不怕升不进高中部。

    他顺利完成了不多的配音录制工作,今天起正式入驻位于圣莫尼卡的一家名为“切削工人”的影视后期制作工作室,开始《婚期将至》的剪辑。

    剪辑师一栏将会有两个名字,一个是他,另一个是苏珊妮-海因斯。

    这位从业二十多年的中年白人女人后制经验丰富,音效、音乐、编辑都做过,而剪辑方面已有13部影视作品,其中最出名的是都在2002年上映的《班哲明传奇》(制作成本1500万,票房2200万)和《下下星期五》(成本未公布,票房3300万),两部的成绩都不怎么样,这也让她至今处于失业状态,像肖恩-毛瑞尔他们那样,《婚期将至》是她现在能得到的最好机会了。

    而对他和《婚期将至》来说,剪过《下下星期五》等多部喜剧的苏珊妮,会起到巨大的帮助,毕竟他是第一次剪长片!

    之前他做配音那几天,苏珊妮已经把原始素材都整理好了,而今天他们的工作目标是完成采选剪辑,也就是一起检阅素材,由他说清楚节奏、时长、故事讲述方式等的设想。

    到了下午快5点的时候,两人高效率地完成了采选,时长是早已定好的90分钟,节奏清晰明快,讲述方式大胆恶搞。

    “还有一小时下班,我们这就动手做粗剪版吧!”

    剪辑室挺是宽阔,有小沙发、茶几,对面一张U型的长长办公桌靠墙而摆,上面摆满了非线式剪辑的电子设备,好几块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着不同的影像画面,两人坐在前面操作着鼠标。

    叶惟兴冲冲地说着,有点发福的戴着眼镜的苏珊妮笑道:“年轻人就是不知疲倦,我真没见过对剪辑有这份热情的人。”

    “做自己喜欢的事又怎么会疲倦?你不也剪二十多年了。”

    正准备开始粗剪的工作,叶惟放桌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拿起一看,打来的是妈妈,因为她很少在这个点数打来,他疑惑地皱皱眉头,不知为何心里生起了点不好的感觉,接通道:“嗨,妈妈,什么……”

    旁边的苏珊妮只见少年人的脸色立即大变,变得十分难看、惊恐、慌张!

    “他、他……噢,谢谢老天……OK,OK,我马上过去。”

    当叶惟放下手机,他仰头地呼了一口气,目光有些呆滞,右手突然猛地一拳砸打自己胸口,我的错,我的错!!!

    明知道老爸的健康状况不容乐观,还让他那么劳累,还抱有一丝侥幸,明明看到他疲惫不堪的,却还让他继续……如果老爸出了什么事……!

    “啊!!”叶惟不禁一声怒喊出来,抓起手机,起身要离去。

    “惟格,怎么了?”苏珊妮满脸惊讶,这年轻人不像是随便发火的人。

    叶惟看看她,急得几乎无法完整说话:“我得走了,我爸爸……进医院了,他是个牙医,之前给一个病人做完手术,突然晕过去了,还不知道为什么,但没有生命危险,没事的,我得走了……”

    “噢天啊,上帝保佑他,你快去吧。”苏珊妮也大感揪心,没什么比家人更重要。

    当下叶惟往剪辑室外面奔跑而去。

    ……

    圣莫尼卡UCLA医学中心,住院部一间单人病房里,叶浩根躺在病床上,已经恢复了神智,除了脸色苍白,似乎没什么大碍。

    顾乔正坐在床边,一脸忧虑的样子。

    “我没事,我怎么也是个医生,我清楚自己的身体,睡一觉就好了。”叶浩根的话声透着虚弱,脸上仍露着安慰别人的微笑,“乔,真的不严重,别这样,别让孩子们担心。”

    顾乔正要说什么,这时候病房的门被打开了,叶惟冲了进来,跑得微微喘气,“爸爸!还好吗?”

    “嘿,惟!我没事,就是不能通宵看球赛了哈哈。”叶浩根笑说,打起着精神。

    “我的天……”叶惟看着眼前这个似曾相识的画面,那个恶梦的一些悲痛片段顿时清晰地涌现眼前,让他快要喘不过气,浑身都在颤抖,缓缓地走过去,“我很抱歉,老家伙,我很抱歉……”

    “抱歉什么?儿子,我没事!”

    顾乔也强颜地笑起来,“你爸爸只是累晕了,CT结果显示没有脑出血的情况,但还要做些检查。”

    “医生怎么说?”叶惟手足无措地抓着头发,脑出血,这个词太可怕了,就算没有,他一听到都身心战栗,“医生呢?医生在哪里!?”

    “我不就是吗……”叶浩根还有心情开玩笑,顾乔和叶惟却真笑不了,他呵呵道:“今晚我就能出院。”

    “你想都别想!爸爸,你就好好躺在这里,把病情查清楚了、治好了才能走!别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我们在乎着你!还有你的诊所,我觉得要停止营业一段时间了,你需要休养!还有,你不能再那样工作了,你得回到正常的轨道上去!”

    叶惟说得十分激动,又压抑着情绪,微微湿润的双眼里闪烁着自责、担忧和难过……

    “我真的是个医生,我以前还在这里工作过,我说没事就没事。”叶浩根继续宽慰着家人。

    “爸爸,妈妈,你们别再这样累坏自己了,是的,我们有经济危机,但也不是马上要领食品券!”

    叶惟抹了脸庞一把,操他马的该死的金钱!他睁大眼睛,换了一副精神面貌,向父母郑重的道:“不用多久,下个月,《婚期将至》重制版展映后,我保证,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保证。”

    叶浩根和顾乔默默地点头,心中满是愧疚,去年就听过他这么说,然后他有了很大的变化,做到了自己的承诺,而现在……惟,你已经了承受太多不该由你承受的压力,不需要更多了。

    ……

    叶浩根的老友兼负责医生李医生说,是过度劳累和高血压引起的晕厥,幸好救护及时,没有造成更大的恶果,不过他的健康状况真不能继续拼命了,一定要好好休息和调养。

    “惟格,我们两家快二十年朋友了,如果你们太困难,我可以帮忙的。”

    在病房外面走廊,李医生私下跟叶惟这么说,语气无奈:“浩根是个牛脾气,乔向来也听他的,这样撑着图什么呢?向朋友借钱有什么要羞耻的?你是个男子汉了,你要明白你父亲不能这样了,这次真是运气好,如果还有下回,运气不好脑出血……我不敢说会怎么样,碰上脑出血就没有小事。”

    “我明白,我明白……”叶惟不断地说着,脸庞写满坚毅,“我明白。”

    在医院待到晚上,叶惟和母亲才一同回家去,父亲留院观察。

    当回到南格雷特纳格林街,两人先到兰登太太家把朵朵领走,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回到家看不到爸爸,才奇怪地问道:“爸爸呢?”而同样不知情的托托围在旁边,往他们身上嗅着陌生的气息,似乎有些疑惑。

    “爸爸这几天出差去了,要参加一个医学会议。”叶惟跟她笑说,心头却很痛。

    “噢!”朵朵张圆嘴巴惊呼一声,有着自己的理解,“一大群牙医一起拔牙吗?”

    “叫他医生。”叶惟搓了搓她的小脑袋,“哥哥去打个电话。”

    他一边往屋子的后院走去,一边拿出手机打给了加里-高兹曼,来时院子时,对方也接通了。他望着一片黑蒙蒙的夜空,直接问道:“加里,告诉我,《婚期将至》展映周要收到多少票房,才会有小规模发行?告诉我一个具体的数字!”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52″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