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都不用,哈哈!”

    阴沉沉的天空忽然放晴,让众人都完全意想不到,看着笑哈哈的叶惟,诡异!诧异!他是怒笑吗?还是气疯了?

    德雷-夏里逊那么的心惊肉跳,老天,真希望导演臭骂他一顿,那样他还知道怎么反应……

    “德雷,你这回歪打正着了。”叶惟笑着指了指罪人,跟疑惑的众人说道:“我想到了一个新点子,可以让这个NG镜头变为好镜头。只要我们再拍几个镜头,让麦克风变为婚礼现场拍摄团队的麦,然后婚礼之神踢完蛋糕后,上去对着麦克风说点什么,这样会更酷更好玩。”

    原来刚才他是在思考!创作团队众人一听,明白了,一想,还真是挺有意思!

    詹妮弗-安德森越想越感有趣,大松一口气,也笑起来:“这点子也让婚礼更完整了。”

    “可以,真可以。”毛瑞尔点头赞同,还很好地解决了眼前的麻烦。

    “镜头台词你都想到了?”吉娅不由问,心头在惊叫,一个NG镜头就这样变成好镜头,这就是导演吗,处理意外情况的人!?

    叶惟耸肩地笑道:“想到了,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小孩,你真的很嚣张!吉娅眯眯双眼,不过也真的很厉害,差距啊!

    “哈哈,惟哥!”列夫夸张地竖起双手大拇指,巴德、陈诺和科尔温也纷纷竖起,唯有这样,才能表达他们的佩服心情!

    看着这些,不管什么原因,莉莉就是感到很开心。

    “OK,马上开始吧。”

    叶惟当即给摄制组讲起了即兴的构思想法,很快先拍了伯恩和卡娜对拍摄团队说话、瞪向摄影机等几个镜头,再是婚礼之神的镜头。他的布光思路是用聚光灯,聚到他身上,造成一种舞台明星的气氛,色彩上艳丽一些。

    “微仰视角度,用上广角镜头,大景深。”他跟毛瑞尔说了想法,这会把背景都清晰地拍进去,而且让他显得神明般高大。

    他又去跟演员们讲了走位和表演,做完这些工作,机位灯光等也弄好了,清场,开拍!

    “Action!”镜头后,众人目光又期待又紧张。

    镜头的景深处,伯恩和卡娜傻傻地走近草地上那一摊烂蛋糕,亲人宾客们愕然地围上去,而叶惟从人群之中大步走了出来,镜头稍稍拉远,画框上方的麦克风连吊杆都进入画面,灯光聚到了他身上。

    他冷酷地走到麦克风前,冷酷地道:“现在,他们真的得到了他们该死的蛋糕!(They-are-really-takes-the-fucking-cake)”

    VIY这句即兴台词,让大家都忍俊不禁,这是一句双关语,除了本身的意思,还有一层俚语意思,Take-The-Cake意指因为是一个最奇怪的让人难以置信的(尤指无耻、厚脸皮)非正常人而赢得一块蛋糕。

    所以它也是说:你们这帮让人受不了的Asshole,你们赢了!大爷赏你们一块蛋糕!

    毛瑞尔心中感慨,这句台词太棒了,没想到因为一个意外,反而激发了叶惟的片场即兴创作,诞生了整部电影最精华的一句话!

    这个16岁少年实在是才华横溢,遇到这种棘手情况,那些成年导演又有几人可以这样圆满解决?

    他还那么努力、善于交际、年轻,无论《婚期将至》成绩怎么样,他绝对前途无量。

    就连其实不怎么看好这项目的彼得-赫勒,也不由生起感叹,这个小子,真是个电影小子!

    “Cut!”詹妮弗-安德森喊停,片场顿时响起了一片高兴的掌声,吉娅向莉莉、列夫等人激动喊道:“他是个该死的天才!(He-is-a-fucking-genius)”

    “谢谢,谢谢——”叶惟做了几个骑士礼,走向监视器,“让我们看看,这回又会有什么穿帮呢?不会是摄影机跑进来吧?”

    “哈哈!”众人大笑,看了一番回播,没有任何问题!叶惟这才激昂地大吼一声:“过了,非常好!谢谢大家!!”

    掌声再次响起,他压压手让大家静下来,环顾着众人,说道:“这半个月来,谢谢大家的齐心协力,你们都非常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事实也证明了你们的专业,我虽然是个小孩,但没有受到什么欺负,当然吉娅大师是个例外,她几乎让我疯了!”

    “那是你自己药物过量。”吉娅一句反击,让众人都爆笑起来,这么公然取乐导演,也就杀青之后敢了。

    “只是蛋糕过量。”叶惟笑笑,继续道:“《婚期将至》大概六月份会进行展映,我希望、我也相信我们会有一个好成绩,为了这个目标,我会努力把它的后期制作工作做好!到时候,我们一定能得到我们的蛋糕,好的蛋糕。至于现在这一个……”

    他望向远处那个烂蛋糕,“事实上,它还是可以吃的,不幸的是,尼古拉斯-凯奇今天没有来客串。”

    “哈哈哈!我会告诉他的。”吉娅闻言顿时大笑,笑得停不下来,“我会告诉他的……”

    很多人不清楚笑点,只作微笑,像莉莉也不懂,她的双眸看看周围,有人解释一下吗?

    但吉娅快笑死了,并没有解释的意思,越见众人疑惑,她越觉得搞笑,蛋糕在《吸血鬼之吻》片场吃过一只活蟑螂!

    “不过谁家里有养狗狗的,都可以报名带走一份,这两个蛋糕可不能浪费掉,给它们吧。我要一份,我家托托会喜欢的。”

    叶惟正说着怎么环保地处理烂蛋糕,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惊道:“慢着,慢着……还没完,我想到了几个新镜头!”

    什么?满心以为已经杀青了的众人纷纷愣住,VIY的思维太跳跃了!

    于是各回岗位,又拍新镜头,伯恩和卡娜一起拿着蛋糕切刀,往地上的烂蛋糕切去,都露出灿烂甜蜜的笑容,亲人嘉宾们欢呼鼓掌,这喻意着他们通过了神的考验,婚礼“顺利”完成。

    又一个镜头,婚礼之神回头望去,先是无奈的样子,然后微笑了,真挚的说了句:“祝你们新婚快乐。”

    神的祝福降下!灯光重回到一对新人的身上,完美的幸福结局。

    毛瑞尔的感慨更深了,本以为之前那样已经很棒,结果又被VIY提升了一层,这场戏、这部电影,都被提升了!

    而拍完这些新的即兴镜头,《婚期将至》重制版再一次宣告杀青!

    “等等,伙计们,我又想到了……!只是玩笑。”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43″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一百三十章 一脚踢    杀青戏是重制镜头里唯一的“大场面”:婚礼举行的几场戏。

    那些神父宣读誓词、交换结婚戒指等镜头都不用重拍,叶惟的设想是配上舒缓的音乐,营造一些感动的气氛,毕竟爱情修成正果的幸福结局是观众们的原始需求,一对讨厌鬼排除万难要完婚了,他们还是会感动的,善良的人们!

    感动和感伤都是很好的情绪,会让一个喜剧故事变得更有意义,更让人难忘,所以这部分就不恶搞了,当正剧处理。

    但紧接着是一个全剧最重要的笑点!结婚蛋糕意外倒地,旧版是伯恩和卡娜笨手笨脚,新版则是婚礼之神踢翻了。

    要重拍这场戏,场景、布景、服饰等都要和旧版镜头一致,在场演员们当然更要相同,彼得-赫勒在制片上没少花工夫才还原妥当。外景地是圣莫尼卡的“简朴自然事件”庄园,老板安妮特同意让剧组这天下午15:00-17:00取景两个小时,免费,只要在片尾字幕表打上感谢广告!

    而今天四十多位演员(绝大部分是群演)也还原了个七八成,剩下的是联系不上的,联系到的没哪个不乐意,最近VIY这么火热,笨蛋才不来。

    下午三点多,哈佛-西湖初中部放学后,列夫、巴德等一伙男生就火速赶过来庄园,他们要当群演客串!

    莉莉等几个女生也来探班,当她们来到庄园中被树木环绕的草坪上的片场,现场早已开机拍着了。

    这庄园以贴近大自然为风格,到处古木成林,花草一片片,春天让古朴的气息更为浓郁,高大的棕榈树又添着浪漫,再配上那些随风摇曳的白纱礼布,美丽得如同人间仙境。

    康妮连声的赞叹着,说着“我以后的婚礼也要在这里举行。”女生们几乎都生起一份少女憧憬,除了莉莉,她没有加入话题,双眸虽然也看着周围,却没什么心动的涟漪。

    “你们总算来啦。”那边列夫几人迎了上来,高兴的话声很轻,“我们的客串都完了,就刚才。”

    “噢!”康妮挺惋惜的,“我还想可以客串伴娘团里的成员。”

    列夫乐道:“我也想客串伴郎团的成员,但吉娅大师说不行,跟之前的对不上,最后我们坐到嘉宾后排增加人数,也不错了!”

    “吉娅大师?”

    “是的!”、“她好酷!”男生们都很兴奋,连自闭的科尔温都微笑,吉娅大师已经迅速征服他们的心了。巴德傻笑道:“她答应给我们带一支葡萄酒,哈哈!”列夫急忙嘘声,死胖子,这是秘密!

    “哇真的?”几个女生也来了兴趣。

    “Cut!”

    这时候,副导演叫停了,表演区中的叶惟已注意到莉莉她们,顿时笑着挥手走去,“嗨,美女们,欢迎来到VIY世界!”

    摄制人员们继续自己的工作,而吉娅跟着走去,打量起了这几个女生,她当然认得谁是莉莉-柯林斯,那个身着彩纹短袖宽松T恤和深蓝及膝裙的粗眉毛少女,天才的“稳定的长期约会对象”,真漂亮呢。

    “你们来得真是时候,最精彩的镜头马上要拍了。”叶惟跟她们打过招呼,看看莉莉,就道:“你们玩,我得回去工作了。”

    “Okay。”、“去吧,加油。”

    吉娅没走,跟她们过后,饶有兴趣地看着莉莉,“我有件事情想告诉你,关于你那个长期约会对象。”莉莉不知怎的心头有点紧张:“哦?”吉娅哈哈道:“他的演技好烂,而且他马上麻烦大了。”

    原来接下来的踢蛋糕镜头是个务必两条内过的镜头,因为剧组只准备了两个三层结婚蛋糕,只有两次出脚机会,否则又要费大事。

    众人都笑了。列夫满脸崇拜的看着吉娅,大鼻子有些红,道:“吉娅大师,可以让我在你的宣传片里客串吗?我在惟哥的短片《好人有好报》里面演得可棒了,奥斯卡提名的级别。”

    他又兴奋道:“对了对了,明天我们学校的电影节要举办了,哈佛-西湖高中部校园!你也可以来的,门票先到先得,不收取任何费用!”巴德连连点头:“是啊,吉娅大师,我们带你进去。”

    “我会去的,看看哪个混蛋争第四。”吉娅笑道。

    “哈哈,惟哥跟你说了!”列夫昂然的样子,“这句话是我的主意!最早是拉里-伯德的主意,但这里是我的主意!”

    “你个大鼻子混球,有种!”

    见男生们和吉娅打成一片,无视她们似的,莉莉和翠丝特外,康妮等几个女生生气了,这些呆子有本事永远不跟她们聊天!

    他们笑谈之间,那边摄制组也忙着准备工作,叶惟开始用假蛋糕进行彩排,真蛋糕虽然有两个,目标可是一条过。

    这个镜头有双重作用,一是搞笑,二是宣泄,两者形成爆发的力量。因为观众们喜爱婚礼之神,也想给伯恩和卡娜点教训,他这一脚会让他们激动叫好的,所以不容有失!

    叶惟还真感到些压力,导演和演员生涯以来最紧张的一个镜头!

    彩排还好,即将要来真的,他不由过去跟副导演小声说:“让大家打起十二分精神,别犯任何错误。”

    这也是副导演的片场职责:棒打一下大伙。

    詹妮弗-安德森这老油条比叶惟还懂,当下严肃着神情,边走动边喊道:“全世界打起十二分精神,这是一个要么成要么死的时刻,不要有半点搞砸!不然我们都有麻烦,打起精神!”

    剧组人员们顿时也都一脸严肃,弥漫开去一股压沉沉的气氛,每个人手上都小心翼翼的。

    列夫这些闲杂人更有一种大口不敢喘的感觉,生怕一喘就会把蛋糕吹翻。

    然而有时候就是怕什么来什么,当四位场务人员要把一个结婚蛋糕搬到表演区的蛋糕桌,只是几步的距离都出事!其中一位脚下打滑而摔倒,整个大蛋糕轰然砸到了草地上,整个片场旋即爆起了一片“噢不”的惊叫!

    望着地上那个烂成一摊的蛋糕,工作人员、主演群演、闲人杂人……所有人都瞪大眼睛,仿佛电影里婚礼的情况发生了。

    那四位搬运工脸色都白了,摔倒的不是谁,是帮忙的第二副导演达鲁姆,他趴在草地上抬着头,已经准备好了承受VIY一顿狂风暴雨的怒骂,他绝对不会还嘴半句,因为自己罪有应得……

    如果调换过来,他甚至会把搞砸的人当即逐出片场。

    众人都转而望向叶惟,只见他怪异地咧着嘴巴,不知想着什么。

    看来这回的棒打起了反作用,真是得到教训,不能再给大家压力了。叶惟虽然心里在滴血,却没有发怒,笑了声:“哈哈,太搞了,像婚礼之神踢了达鲁姆一脚!但我们还有一个,伙计们,先拍点片场花絮,然后收拾好,再来。”

    “导演杀人”警报解除!老油条和大学生们都松了一口气,列夫他们这才敢偷偷呼吸。

    莉莉跟好友们微笑道:“没事的,他不是尼禄。”

    近十分钟后,拍完花絮和清理完毕,之前的四人搬运起最后一个蛋糕!他们是全场最有经验的人了。而这次四人对得起叶惟的信任,像联邦快递说的,使命必达!

    摄影机和灯光等早就设好了,副导演开始清场,众人各就各位,闲杂人们围在摄影机后面。

    而镜头前,在大蛋糕的周围站着一众演员,男女老少都一身婚宴礼服,满脸喜庆的笑容,他们看不到旁边隐身的婚礼之神。

    因为还没开拍,列夫几人还在交头接耳:“惟哥这一脚,就是世界杯决赛的点球决战的一脚啊。”、“惟哥脚法那么好,而且又没有门将,肯定行!”、“上帝保佑。”……

    很快,全场一片安静,点球时刻终于还是来临!

    啪哒一声,“Action!”

    镜头外,一双双眼睛都定住,一颗颗心都悬起……

    镜头前,众人欢欣鼓舞的,伯恩和卡娜一起握着一把长长的塑料蛋糕切刀,笑着走上前,要往桌上大蛋糕切去。

    “嘻嘻哈哈!”与此同时,景深处的叶惟蹦蹦跳跳起来,像做着热身工作,突然喊道:“祝你们新婚快乐!”

    话音未落,他奔跑而来,剩不到一米,骤然左脚撑地,右脚飞起,踢向铺着精美蕾边花纹白桌布的蛋糕圆桌——

    演员们假装没有看到,而镜头外的众多眼睛都一瞪!

    嘭砰!!蛋糕圆桌立时被踢得翻起,那个巨大的三层结婚蛋糕随之往地上飞崩!

    “噢我的天!”、“噢不!!”伯恩和卡娜都惨厉地尖叫,周围的家人宾客们全都惊恐万状,本能般伸出手,然而没有人可以拯救,整个结婚蛋糕砸在草地上……

    叶惟保持着一脚撑地一脚抬起的控腿侧踢姿势,赤-裸的右脚踝抖了几下。

    “Cut!”詹妮弗-安德森刚一叫停,吉娅就忍不住地大笑,其他人也纷纷又乐笑又鼓掌,这镜头太棒了,观众们一定会笑翻!VIY这一脚也真的势大力沉,不愧是足球队长,好脚法!

    吉娅跟莉莉等人大笑道:“他居然爆发了,没有NG!”列夫为叶惟骄傲的道:“凡是用脚来完成的事,惟哥都不怕。”巴德点头道:“他有一条黄金右腿。”莉莉也笑脸灿烂,“我保证,这一脚不是他最精彩的一脚。”

    这个镜头的完成,意味着所有的重制镜头杀青了!

    不过还是要看看回播判定是Good-Take还是NG,叶惟带头地来到监视器前,看起回播,詹妮弗-安德森的笑容忽然凝滞了,肖恩-毛瑞尔也发现了,吉娅也皱眉……

    就在叶惟踢完、众人惊叫的时候,麦克风好死不死地从画框上方跑进去了,非常明显的穿帮。

    “噢拜托。”、“天啊。”一片低沉的懊恼声生起,怎么回事!

    录音组的几人都一脸羞愧,话筒操作员德雷-夏里逊满脸带着惶恐的歉意,“我很抱歉,我的错……”

    这是个连贯的主镜头,麦克风闯进的5、6秒正是最精彩的时候,哪能剪辑切掉?再来一条的话,蛋糕已经没有了;导演也没有半点要在这里故意穿帮的意图……怎么办?

    此时就算是最老的老油条,心情都忐忑不安,这种情况下,导演气得暴跳如雷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同为华人导演的、以好脾气著称的李安,也曾经因为类似的情况气得一脚把身边的垃圾桶踢飞。

    因为大家做了那么多的努力,拍得演得都非常不错,就因为一个人的失误,全部搞砸了!能不怒吗?

    叶惟还只是一个16岁少年,他怒得要用话筒吊杆抽打德雷-夏里逊,众人都不会觉得有问题。

    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他们看着导演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庞,不由毛骨悚然,如果他大喊大叫出来,反而没这么吓人,现在他不说话,让人越发感到可怕……

    闲杂人们也很紧张,莉莉挺眉瞪眸的想说什么,可毕竟不是专业人士,也不知说什么好,只道:“能用特效抹掉吗?”

    “可以的。”吉娅点点头,向叶惟劝说道:“这个镜头做特效花的钱,明显比再拍一条要少,导演,做特效吧?”詹妮弗-安德森几人也同意,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但叶惟仍然没有说话,似乎被怒火完全烧坏了,又似乎在想着什么……

    “不,都不用。”

    众人一怔,他的意思是?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42″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