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再也受不了了,那对疯子让我彻底明白,情侣是婊子养的!人们想结婚,又不想结婚,人们结婚了,人们离婚,人们又结婚,又一次离婚!都烦的是我,我不做了!”

    “正因为世间充满着迷茫,我们应当给世人带去光明和希望。你的工作非常重要,你让那些彼此相爱的情侣们明白自己的心,立下厮守的誓约,非常非常重要……”凯奇双手交叉捂着胸口,满脸陶醉。

    “那就好,这么重要的工作,肯定有人抢着做,你找别人吧。”

    “没有谁可以做得像你这样出色,天使们尊敬你,你不想大家认为你是个失败者吧?”

    “不是维多利亚的秘密天使就好。”

    “无论是人或神,我们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考验,这就是对你的一次考验,我不接受你的辞职。”

    凯奇严肃起了脸庞,叶惟看着他,两人边走,边说了几回“真不让?”、“真的。”

    “那好吧,全世界想结婚的混蛋情侣,听着,你们完了!在我任内,没有人可以顺利完婚。”

    凯奇却毫不担心的样子,“我也希望世人会那么遵从神明的指导。你是婚礼的指引者和见证者,却不是独裁者。婚礼,是人们通往美好的大门。”

    “婚礼这种玩意,纯粹是人们浪费金钱和时间,折磨自己、折磨亲戚朋友们,就为了告诉前任们‘我很幸福’,但我往往看到,他们举行糟糕的婚礼时,前任们在旅游。够了,这回我一定要辞职……”

    就在这时,叶惟脸色大变,像看到了什么景象,惊道:“等等,那对疯子,他们又要结婚了,上帝啊!”

    “我在这里。”

    “嘿嘿嘿,你说得对,大家总是会受到各种考验,他们的新考验,来了。”

    叶惟笑声阴险地大步走去,走出了镜头,落在后面的凯奇顿时也变了神情,不再是刚才的轻松惬意,心有余悸地呼了口气,嘀咕说着:“不辞职就没问题,有婚礼之神,就是因为我早就受够了……”

    “Cut!”詹妮弗-安德森的喊声响起,摄影机停下,片场恢复了其它动静。

    吉娅真有些意外,第一次没有因为叶惟在表演过程中忘记、说不顺溜台词等原因而NG,一个菜鸟演员初演长镜头没犯这些错误,已经很不错了,大概也因为是他自己写的剧本段落。

    至于演得怎么样,她觉得马马虎虎,够得上业余演员的水平,却没什么微表情变化,很单调,好像没有让这段戏爆发起来。

    而她堂叔就不同了,这只老鬼知道怎么表演,尤其是运用他的眉毛和眼睛,表现着心中真正的想法,和台词形成反差,绝对达到了叶惟想要的效果。她不想这么说,但笼子蛋糕演戏真的很棒!

    “尼克,你真是浑身都是戏啊!”摄影机旁的叶惟也赞叹不已,刚才一段戏完全被对方所掌控,让他越发清楚自己在表演方面的青涩,跟奥斯卡影帝一比,就像个宝宝。

    他赞着来到监视器前,众人也围了过来,看起了刚刚的镜头,技术上没有出错,但是……

    “不行,我NG了,我演得太闷了。”叶惟自嘲一笑,“我像尼克的助理,气氛上不对。”

    “我想是前面缺乏着情绪变化。”詹妮弗-安德森说着建议,“你可以更放一些的。”

    “边走边谈”镜头需要出彩的表演支撑,不然就会像两个角色在闲话家常。要拍一个边走边谈十分轻易,要拍好、拍出一个可观的高度,却很难。

    吉娅高兴地哈了声,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她向叶惟做了一大堆搞怪的表情,仿佛鬼上身了,“你该这么演。”

    “嗯,我得多加几分力气。”叶惟思索着点点头。

    “惟格,你有没有考虑过恶搞一下《白宫风云》?”这时旁边的凯奇问道,对于怎么拍,演员也可以有自己的想法,听不听看导演的了。

    叶惟明白凯奇在说什么。

    恶搞喜剧电影大致有几类,一类是以无厘头鼻祖之一的《白头神探》(1988)系列为代表,拿当代热门电影、新闻事件和人物等开玩笑,再加上无数的乌龙、出丑、搞砸,密集的笑点像越战丛林里的地雷,总有让你笑得肚子痛的,《王牌大贱谍》系列也属于这个类型。

    另一类是法国经典《晚餐游戏》那种,巧妙地运用台词和情节来营造笑料。

    还有新兴的一大类型是以《惊声尖笑》系列为代表,对多部热门电影或对一个电影类型进行模仿恶搞,比如在这里,这一类就会模仿一部热门影视的某个经典边走边谈镜头,搞笑地颠覆观众的认知。

    而《白宫风云》这部电视剧有着大量而且精致的边走边谈镜头,这已经成了它的一大标志。

    但《婚期将至》不是这一类型,他没有使用一个模仿镜头,像开头伯恩飞身救戒指的慢镜头,并没有恶搞《黑客帝国》或者什么影片,它有一些《白头神探》、有一些《晚餐游戏》、有一些《安妮-霍尔》,就是没有《惊声尖笑》。

    因为他不喜欢模仿,也不想观众们对他的印象是“恶搞片导演”,这不是他的定位和目标,他想观众们看到的是一部新喜剧,有着自身的闪亮魅力,而不是经典电影的吸血鬼。

    “我们不是那种风格,事实上我们就是一部滑稽的喜剧,新喜剧。”叶惟对凯奇解释道,“如果是拍《惊声尖笑》,那是一个好主意。”

    “哦!”凯奇有些惊讶,到现在才搞清楚这一点,他一直以为VIY是拍《惊声尖笑》那种,恶搞热门的婚礼、爱情电影,毕竟模仿对16岁少年导演更容易,不过他想错了,VIY有着更大的野心!

    没有颠覆热门电影的力量,要搞笑,难度无疑大了很多。

    这小子做得到吗?真让人好奇!

    “再拍一条吧,这回我试试方法派,哈哈!”

    ……

    “洛威特,想到办法了?”

    “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那小子是有些才华,但这种所谓的天才、奇迹的事情,一旦有任何失败,哪怕一点点,他都会失去关注、失去价值,所以不用理会《阳光小美女》,只要《婚期将至》失败,他就玩完了。”

    “是这样没错……可我们插手不了《婚期将至》的事务。”

    “我们只需要把他们的正确变为错误。”

    “怎么说?”

    “他们正做着《婚期将至》的营销,还准备炒作宣传片对决,这样对它的关注和未来的销售当然有好处,但越受关注,人们的期待也会越大。

    《我盛大的希腊婚礼》没有炒,其它那些做出好成绩的低成本电影也不会炒,都是在电影节拿了奖项,上映前宣传一轮,从几家影院上映做起,当有小规模或者大规模上映时,才会‘突然’的出现在公众视线,像一个惊喜。正因为人们之前没听说过它们,几乎是零要求,它们才是惊喜,才会那么成功。

    《婚期将至》呢?他们炒作上了,少年天才拯救家庭的重制作品!谁听说了,都会认定那小子对它使上了自己全部的才华。

    几个月来,你对他的事听说得够多了,多得都烦了,但还会关注着《婚期将至》的成绩结果。而负责在展映打分的影评家们,他们对他和影片都有了一个新的高要求,当没有看到期待中的水平,呵呵……他们可刻薄得很,天才?不过就那样而已。”

    “你是说,我们帮他们把人们的心理预期炒上去,炒高到一个叶惟根本不可能完成的高度!”

    “影评家们的心理预期!本来以他们的操作,叶惟做到60分,影评界就会承认他是个天才;但我们做些事,把它提高到70分,80分!越高越好。只要影评家们看了展映后,说些坏话,这事就结束了。人们知道的是,这部电影仍然很烂,天才VIY只是一场恶劣的商业炒作,《阳光小美女》也是其中一部分。

    叶惟始终是个16岁小孩,尝到失败后,我们再见机打压一下,不怕他不意志消沉,不怕他不失去自信,那样天才也变庸人了。这叫捧得越高,摔得越惨。”

    “哈哈哈,洛威特,你真是个反营销的天才!”

    “天才我不敢当,当天才是很累的,不能做不好任何事情,中等也不行,因为你是个天才!你做不到A,你就不是,你不是,你就只是一堆垃圾。”

    “不过……如果叶惟做到了,我们不是还帮了他做宣传吗?”

    “呵呵,你担心什么,一部大烂片重制成恶搞电影而已,能有什么惊喜吗?之前那小子给我们看的重制方案,只是由他配音说些俏皮话而已,现在可以拍些新镜头,应该是些模仿恶搞吧,《惊声尖笑3》的影评口碑烂到什么程度了?

    他还自己演,他是个不懂表演的亚裔小子!你会喜欢?就算他能做到80分,我们就炒到预期90分!

    炒他的才华,炒他的故事,炒《婚期将至》的期待,炒得让他们自己都害怕!”

    ……

    那一个“边走边谈”镜头,叶惟足足NG了六次,因为赶进度才勉强过了关,他已经尽力了,效果怎么样只有在大银幕上才能真正见分晓。

    这天下午过了小半,剧组的导演变成了吉娅,她像模像样地拍起自己的专用镜头,可恨的是,她开拍时喊的是“Action”。

    叶惟也当起了她的助理导演,吉娅大师真是个片场孩子,她的想法虽然稚嫩,又不会怎么顾及灯光色彩,专业技术都没什么厉害,但她可以让大家明白她想要什么,能完成镜头的拍摄,光凭这一点,她就配得上导演这个称呼了。

    而且吉娅大师自信过人,指挥起一群老油条毫无压力,那气派让大家都不由称赞。

    “知道了吧,我是你的对手!”吉娅不只一次的这么对叶惟宣示。

    “是的,绝对的。”

    这一天,剧组还拍了一批新剧照,几乎都有着两个科波拉的身影,这些照片可是有媒体愿意刊登的!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40″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一百二十七章 吸血鬼之吻    尼古拉斯-凯奇!

    这位奥斯卡影帝,好莱坞巨星,即将降临《婚期将至》片场!

    除了吉娅大师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剧组里所有人都翘首以待,太棒了,真是难得啊,有几个低成本电影项目可以请到巨星客串?或者说有几个电影项目可以?

    没错,客串是花不了多少时间,问题是为什么?巨星为什么要冒客串的可能是部烂片、然后自己形象受损的风险?

    就算有吉娅的开口,也就是凯奇会答应了,死猪不怕开水烫,打从《风语者》后,他还真不怕什么演烂片的名声。

    “凯奇先生到了吗?”、“还没有。”、“没有巨星不迟到。”……

    开阔的草坪上,众人谈着,等待着,彼得-赫勒和肖恩-毛瑞尔满怀着兴奋,至少影片的成功机率,又增大一点了。

    拍《乔丹传人》时他们见过很多NBA球星,但说真的,阿伦-艾弗森、杰森-基德、德克-诺维斯基等人加起来,在他们这,都没有凯奇一半的份量大!

    “我堂叔的短信说到了,我去把他领过来。”

    这时候,吉娅犹如天籁的话突然响起,众人心中的忐忑顿时全部化为欢呼,不是临时有事不能来,真来了!

    “我和你一起去。”叶惟笑着跟去,大人物这么给面子,他哪能怠慢呢。

    “瞧瞧你们,冷静,冷静!”吉娅摊开双手,“只是一块笼子(Cage)里的蛋糕(Cake),我就那么叫他的。”

    众人乐笑,他可不是我们堂叔啊!

    两人离开片场范围,走了一阵,来到这片草坪外的车道,就见到一辆黑色的路虎房车驶来,一看就知道是好莱坞明星的车。

    叶惟询问的目光,吉娅点点头,当房车停在他们前面,后车门打开,走下了一个身材高长的中年男人,穿着灰色衬衫和休闲裤,长鼻子蓝眼睛,有点前秃,没有刮干净的胡渣,突显着他的忧郁气质,微笑起来又很亲和。

    不是谁,正是凯奇!

    “蛋糕,你迟到得真过分啊。”吉娅怒冲冲的走上去,右手食指点着左腕上的手表,“有点时间观念好不,你真不合作!不知道自己还要化妆?不知道我今天要拍些镜头?说吧,有什么借口?”

    “对不起,我的闹钟坏了。”凯奇跟堂侄女抱歉说着,却望着她旁边那个黑发华裔少年,最近听说了很多的VIY!

    的确凯奇迟到了近二十分钟,但叶惟真没什么怨言,人家来客串不是收了片酬或怎么的,纯粹给面子给机会。他笑说着走上去:“没什么,幸好上帝不臭美,做造型很快。”

    换套白袍衣服,粘上一些长胡子就好。不做发型,因为一是太像上帝,随时会有亵渎神明的争议,二是太不像凯奇,观众们就没感觉了。

    笑说了句,叶惟就伸出右手,认真道:“凯奇先生,非常感谢你的客串,这让我们都疯狂了。”

    他心里不可能没有激动,凯奇是他最喜爱的演员之一,他最爱之一的《变脸》里凯奇亦正亦邪的表演让他至今难忘,当然凯奇还有那么多的伟大表演,《鸟人》、《远离赌城》、《天使之城》……

    不能不提的《吸血鬼之吻》!凯奇年轻时演的经典喜剧,史上最搞笑最神经质的吸血鬼!他表演时甚至真的活吞了一只蟑螂!

    “叫我尼克就行了。”凯奇和这个少年人握握手,饶有兴趣的道:“我是真对这个项目感兴趣,16岁的电影天才的项目。”

    “哈哈。”叶惟正又要笑说什么,吉娅却比他还赶,推着堂叔走向片场那边,“别浪费时间寒暄了,快去化妆!”

    “好,好,吉娅大师说了算!”

    ……

    格里斐斯公园地大人稀,而且是周三,游客不多,“天堂”场景的草坪远处,只有刚巧路过的四个游客在拍着照,被剧组的场务人员礼貌地拦着,希望他们不要打扰到拍摄。

    “尼克,我只需要你故作着正经,其它的由你自己发挥。”

    即将开机拍摄了,摄制组正进行着最后的检查,而叶惟给凯奇讲着戏,吉娅在旁边监工一般。

    虽然对方是奥斯卡影帝,一进入到这种时刻,叶惟也不容许自己怯场,如果现在都搞不掂,《阳光小美女》还想邀请巨星加盟?资历最浅的导演也是导演,最大牌的演员还是演员,没什么好紧张!

    看着凯奇微微点头,他继续说道:“上帝不想婚礼之神辞职,因为他实在找不到别人愿意来做这份工作,但他让婚礼之神相信‘你很重要,你是唯一的胜任者’,所以这里面很微妙。”

    “我明白。”凯奇已经做好造型了,动作风骚地晃了晃头,棕色的胡子飘动,“一些刻薄对吧。”

    “对!”叶惟笑了笑,“就是MEAN!恶搞电影里所有角色都是MEAN的,上帝也不例外。”

    不愧是凯奇,几乎比他还清楚需要什么效果,就是这种,一点小贱,让人忍俊不禁,想要亲昵地笑骂对方一句,像个老朋友。

    “那你们最好本色演出。”吉娅的双眸扫着叶惟,非常MEAN的忍笑语气:“那应该不会NG太多。”

    “让我们看看。”叶惟拍起了双掌,向众人喊着:“准备开始!”

    很快,片场进入了拍摄状态,这场戏是这样的:

    上帝坐在草坪上的树边,悠然地看着远处吃草的鹿群,一片祥和宁静的景象。但上帝突然看到婚礼之神走来了,就像看到衰神,上帝连忙起身要开溜,却被婚礼之神叫住,然后他们一边走,一边谈。

    前几个镜头没什么表演,拍起来也没有难度,不用半小时就完成了,又拍了几个丰富素材的特写镜头和插入镜头,终于还是来到这场戏的重点,一个“边走边谈”镜头,叶惟和凯奇的对手戏!

    拍这种双人谈话戏的方式有很多,比如电视常用的来回切换两人的特写,穿插几个双人镜头,这是最简单的,那些镜头甚至可以在不同的工作日完成,拍特写时演员对着空气表演,观众也不会知道。

    而把这一段戏分解为多个不同角度、有着运动的双人镜头,也是一种,这样拍摄和表演起来都比较容易,就是把工作分成一小块块,然后一块块解决,注意不要越轴就好。

    但是“边走边谈”这种长镜头!

    却非常考验场面调度,没有复杂的调度也行,只不过看上去就像家庭DV录像一样而已,只有既有趣又有戏剧性的精心设计的边走边谈,才有必要。

    它也非常考验演员们的功底,光是一口气把十几个来往的台词顺序说出,就有记忆力和念白力的难题,有些演员甚至不能一次记得超过三个回合以上的台词!

    还要考表演的变化,一个镜头里有多个层次,那亦是让众多演员头痛不已的事情。

    好的“边走边谈”,是如同行云流水的,观众们没有任何察觉,却已经看了很多。

    这段戏只有上帝和婚礼之神的来回对白,没有别的,所以“边走边谈”能最快速、最集中观众注意力地完成这个过程,还可以带着观众领略一下天堂的美景,同时符合着前面上帝想要溜走的气氛。

    作为导演,叶惟在这里选择用“边走边谈”是完美的,不过作为一个演员,他似乎就有些不知死活了……

    他们没有铺设轨道,而是让毛瑞尔穿上斯坦尼康机甲地操作摄影机,镜头前方,两位主演并肩而站,准备开演。

    “呼,呼!”叶惟深呼吸了几下,好像拳击手上擂台时那样挥了几拳、跳了几下,才向副导演点头:“好了。”

    而尼古拉斯-凯奇泰然自若,什么大场面没见过?

    “开始录音。”詹妮弗-安德森指挥了起来,周围众人都一片安静,吉娅看好戏的样子,猜猜这个镜头NG多少条才会过?

    “第三十二场,第八个镜头,第一条。”

    啪哒,“Action。”

    听到这一声,两人就抬步在预设好的路线上往前方走去,表演开始!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39″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