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尼古拉斯-凯奇要客串《婚期将至》的消息,让团队众人都振奋不已,这无论是对影片的宣传,还是对叶惟的宣传,都那么的吸引眼球!

    好事连连发生,却也不惊奇,除了吉娅-科波拉的关系,凯奇向来和亚裔很友好,众所周知的他与华人导演吴宇森之间的多次合作,今年初还交了一个年轻的韩裔女朋友,神速地求婚成功,准备年内完婚。

    所以他对叶惟这个华裔天才小子,是很感兴趣的,明显大有前途的一个年轻人!多重原因下,也就有了这次客串。

    无论如何,在宣传团队那里,这件事一定要配合宣传片大战,好好运作。

    4月3号星期六,剧组周末不开工,现在可不同《天使之舞》那时候了,老油条们大都有家庭有孩子的,拍片就是打一份工,谁都不能抢走他们的周末。

    加上春假,叶惟都十几天没有见到朋友们了,挺想念的,上学去。

    一大清早,布伦特伍德落日大道东段的一个公交站点,也是哈佛-西湖校车的站点,平时莉莉就在这里乘车上学,叶惟有时候也来这边和她一起,有时候则坐更近的圣维森特大道的路线。

    今天莉莉一如往常,背着个浅蓝色的杰斯伯书包,站在站点牌旁边,等待着校车的到来。

    此时也在等校车的还有不同学校的一群青少年男女,他们笑闹着,说着一些生活八卦和娱乐八卦,几个男生搭讪着她,不是第一回了,但她向来没兴趣搭理,谈不到一块去,谈什么?

    莎士比亚?勃朗特三姐妹?简-奥斯汀?还是海明威?或者梦想?我想成为最年轻的脱口秀主持人?我想证明自己?拜托!

    这些人根本没有这种概念!

    “你们可以别来烦我吗?”莉莉终于对他们说话,却那么残酷:“我对你们说的蠢事一点兴趣都没有,那真的不酷。”

    几个青少年男生无奈地面面相觑,猜到了,又是这样!

    忽然这时,有一辆白色的两厢大众从南边道路徐徐驶来,在站点停下了,车内传出笑声:“嗨,美女!”

    “惟?”莉莉惊讶地看着驾驶座上的叶惟,脸上绽露笑容,“你可以开车上路了?”

    “我妈妈终于终于肯给我钥匙了,本来她还不愿意的,但我都要偷自己的车了。”

    叶惟笑着拍拍旁边的副驾座椅,“美女,上车,我们去兜风!”

    在青少年们的注目下,莉莉像一只欢快蹦跳的小鹿,走到车子另一边打开车门,坐到副驾上,关上车门。外面有男生们的谈论声:“这是很旧的旧款啊。”、“二手车?不会吧!”、“叶,你不是成大明星了吗?还开旧车?”

    莉莉把书包放到后座,一边系上安全带,一边有点兴奋地道:“开车,开车,但开慢点,安全第一!”

    “你这语气真有点像我妈妈,抱歉。”叶惟踩动油门,转动方向盘,往北边开去,喊道:“KITT,有什么坏蛋在做坏事吗?”

    莉莉笑了声,望望开阔的前方,又打量起了车头的内饰,惊喜地发现一张他们在威基基海滩的合影贴在那里,上面还放着一些五彩贝壳等物,甜蜜的回忆弥漫在车内。

    “以后你开车上学的日子,都要来载我。”

    “OK。”叶惟点头,现在没问题,下学年他升到高中部就不顺路了。

    突然,似乎路上有点不平坦,车子颠簸了几下,让两人也起伏不定,叶惟看看她,说笑道:“这是你坐过最烂的车吧?”

    “我不会那么说。”莉莉当然是坐惯豪车的人,从小到大还真没坐过几回这种旧款廉价车,但就是这辆二手旧车,却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独特感觉……

    “我会说……它是我们的。”

    到了学校,这辆旧车自然引不起任何轰动,九年级学生可以开车的不少了,学校停车场已有跑车的亮眼身影。不过这不是最威风的,有本事骑马来上学,不少学生都有自己的马,所以体育课的马术一项,向来很热门。

    这片富裕校园每个月的热点都不同,四月份的热点之一,无疑是4月16日,将在高中部橄榄球剧院举行的第一届哈佛-西湖电影节!玛吉-吉伦哈尔和杰克-吉伦哈尔姐弟这对明星校友,到时候会回校做嘉宾呢。

    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届电影节早已失去悬念,肯定是《天使之舞》告诉大家什么叫电影短片,什么叫天才!

    差距太大了,而且叶惟还有另一个参展作品《好人有好报》;还有一个由他编剧,列夫几人拍摄制作,康妮、翠丝特和莉莉主演的《冬季女孩》,同样是高中生作品中的优秀水平。

    “‘你们是来争第四的吗?’惟哥,到时你一定要这么说!”

    列夫兴奋地嚷嚷着,看着叶惟就觉得帅,果然男人和男孩是不同的,告别处男之后的惟哥,魅力更加迷人了。

    大家都充满期待,但一个最新消息是,约翰-威廉姆斯没有提交作品参加,他退缩了!说去年忙着球队的训练,没有时间拍摄。

    谁都清楚真正的原因,那家伙完全不是VIY的对手,去了也只是更出丑而已,找个可笑的退出理由还能骗骗自己。

    然而,威廉姆斯不会甘于被打上“失败者”标签,他什么都没有,就是家里有钱!

    4月4号星期天,是哈佛-西湖年度两个主要筹款活动之一的“聚会之书”今年的举办日,全校家长们出席一个鸡尾酒酒会,在活动中捐钱给学校,学校再用捐款兴建新的教学建筑、增添新设备等来回馈学生。

    往年,就像其他的学生家庭,叶家热心于这些活动,每次都会有所表现,虽然不是前茅,捐赠数额也远超平均线了,还有偶尔的豪爽行径——那本绝版漫画。

    但是以他们家现在的经济情况,昂贵的学费已经是极大的负担,这次捐款……预算是一千五百块,远低于平均线。

    就算这样,叶惟都强烈反对,捐个五百块得了!叶浩根和顾乔却十分坚持,说什么“我们做慈善,开心。”

    其实叶惟知道,他们只是想让他脸上好看而已,因为谁家捐了多少,学生们都会知道的,“现场竞买”环节本来就是为了给有钱家庭出风头,他们高兴了,才会捐得多。

    这天晚上,聚会之书在圣莫尼卡海滩洛斯酒店如期举行,当晚约翰-威廉姆斯家大出风头,他们家不是最有钱的,这次却总数捐了二十万!为了儿子的名声,也为了顺利升入高中部。

    捐了一千五百的叶浩根和顾乔,成了酒会上毫不起眼的龙套,但只要是VIY的事,就不会沉寂……

    酒会都还没有结束,就已经有众多初中部学生收到这么一条短信:“VIY父母捐了1500块,真是大慈善家,LOL。”

    “哈哈哈!”、“他是有些才华,钱包里却什么都没有。”、“难道没人吃糖果了吗?嗜烂牙医才捐1500?”、“听说叶惟和莉莉-柯林斯的春假旅游,都由柯林斯付钱,我们谈着的,可是个小白脸!”……

    很多短信迅速流传了开来,让列夫、巴德他们气得想打人,惟哥家遇上经济危机不是什么秘密了,前因后果在报纸杂志上写得清楚,都因为那个该死的骗子!可是这些人,居然还往人家伤口上撒盐,胡说是非,真贱!

    他们无法不发起反击短信:“有才华的人,会穷一辈子吗?”

    “还真会,梵高。”

    气人啊!“那就看看VIY还会穷多久,不说我们父母的钱,看看18岁的时候,谁有钱?”

    “为什么要不说父母的钱?你傻了?长辈的财富也是自身财富的一部分,穷就是穷,有钱就是有钱。”

    “你的长辈财富,早晚被你玩光!”

    “那挺难的,他们赚了太多了,要买多少辆二手车才能花光?一千辆?一万辆?”

    ……

    叶惟真没时间理会这些事情,但心中也不是全无怒气,说他没关系,不要说他父母!那些不懂挣钱艰难的人不配!

    努力吧,只要《婚期将至》有好表现,就可以改变这个局面……

    最近几天的曝光有点消停了,他的表演要几个月之后才会跟世人见面,幸好他的文章,几天后就会。

    早在4月3号,叶惟就把写好的一篇稿件交给了公关团队,结果是团队没有做什么润色,文章也没什么犯忌的地方,最后一词不改地交给了《洛杉矶时报》。

    一篇文章好不好,是看得出来的,而莱斯利赞不绝口,她认为写得非常棒,行文有趣,还充满着技术性,显现出了叶惟的专业素养,又有年轻人的锋锐笔调,又有一些正面争议,是一篇只有VIY才写得出的、有着强烈个人风格的文章!

    在她看来,反响应该会很不错,布瑞恩也这么看,这可不是一些日记散文,写满了超越年龄的成熟和才气!这篇文章一出,叶惟的才子之名,定然会更加响亮。

    他们很期待,朋友们也很期待,就连莉莉都没有提前看到,叶惟非要玩神秘的留到那天报纸上,他们才能看。

    4月5号的《洛杉矶时报》,一大早,开始发售和派报了,电影版赫然刊登了一篇作者为VIY的文章,大大的标题写着:

    “胶片之死”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37″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一百二十四章 喜剧演员    “第十二场,第一个镜头,第一条。”

    啪哒,“Action。”

    周五这天开工后不久,海滩上的片场响起了第一次Action声,喊的人自然不是“Fire”叶惟,而是副导演詹妮弗-安德森。

    众人都望着海滩远处的表演区,这是一个长焦镜头,他们亲爱的导演VIY的镜头!

    这镜头并不复杂,“婚礼之神”降临人间,举着双手从大海走来,好像摩西分开红海一般,没有台词,只需要他从远处走近摄影机这边,但要做到精彩的肢体表演!让人看着就想笑。

    这是叶惟在重制镜头里的第一次表演,也是他人生里第一次当电影演员。

    不可能没有一些紧张,叶惟看到那边詹妮弗打起行动手势后,顿时浑身一振,默默念着“我是婚礼之神!我是婚礼之神!”努力让自己进入表演状态,举起了双手,动作招摇地走向前面,肩膀在抖动,手指在摆舞。

    演得还好吧?应该还好,继续走,不要望镜头,多点动作好不,继续走……

    有些事情真的到自己做的时候,才知道要做好有多么困难。

    虽然很多演员都只是没有文化的乡巴佬,只会被人指着要怎么怎么做;但那些优秀和伟大演员,在片场这么多人注目、这么多干扰的情况下,还能成为角色,奉献一场场经典的演绎,让人真不得不竖起大拇指。

    叶惟只看过足够多的表演学书籍,并没有表演经历,在那个梦中没有,在哈佛-西湖也没有。

    事实上,学校的艺术课就像体育课,是必修的,有着丰富的艺术课程可以选择,还有众多艺术表演活动,像“表演季”的音乐会、舞台剧、舞蹈展示等,不过他选修的是视觉艺术的绘图,以及表演艺术的器乐,他的吉他就是从学校学到的。早知道就修修戏剧了。

    他也不清楚自己有没有表演天赋,反正就这么演着,傲气地走了一段路,直至听到詹妮弗-安德森喊“CUT”。

    “走位没有问题,演得……我觉得还好。”当叶惟走到摄影机边,詹妮弗评价道。

    吉娅鼓了几下手掌,很好笑的样子,“我判断不了,你在我这里,什么不做都搞笑。”

    众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但他们说了不算,NG还是Good-Take由导演,也正是叶惟自己来决定。

    如果是胶片拍摄,那也真是麻烦,只能看些同步摄像;而数字拍摄“所见即所得”,当下叶惟来到摄影机边的监视器前,在摄影助理皮特-琼的操作下,他看起了刚才拍下的镜头,心情很有些兴奋和忐忑,希望自己是个表演天才……

    只见屏幕上,“婚礼之神”姿态自恋地走来,后期这个镜头会配上神圣庄严的音乐,形成反差而产生笑果。

    不过他随即就皱皱眉头,双手举得太久,都感觉僵硬了,而且身体其它动作也不太协调,是真的烂,自己不是表演天才。

    “不行,这条NG。”叶惟迅速有了决定,“给我几分钟,我再调整一下自己的动作,然后再拍。”

    众人没什么意见,导演说了算,因为不用重新布置,他们难免会看着他做调整,可这么一来,叶惟更加不自然了,说来奇怪,他向来是一个大咧咧的人,当着众人演戏却还会忸怩,开始理解嘉宝了。

    “伙计们,回避视线!”叶惟无奈一笑,我不是熊猫,“算了,我还是走远些吧,吉娅,过来!”

    在众人善意的笑声中,两人来到十几步外,没办法再怎么回避,还有些沙滩游客望着呢。

    叶惟一边调整着表演幅度,一边让她观察着感官分别,吉娅说着:“嗯,这个还行,像雕像;这太夸张了,像神经病……”

    受着这些“侮辱”,他暗暗下了决心,有机会有空就学学表演,像高中的艺术课就要选修戏剧!

    好导演不都是自身也懂演戏,众多伟大导演终其一生,都不曾在舞台或者镜头前有过演出(客串不算),但懂演戏没任何坏处,只会帮助他更好地理解电影、演员,更好地导演,比如他的偶像之一李安。

    李安在台湾艺专影剧科读书时,演过大量舞台剧,拿过相关的话剧最佳演员奖,还演过芭蕾舞剧!到了伊利诺伊大学读戏剧系,因为语言不行,只能演些默剧和小配角,于是开始转型专攻戏剧导演,然后生起念头“当导演就要当电影导演”。

    在伊大拿到戏剧学士后,李安申请到了纽约大学电影制作研究所学拍片,接着有了后来的故事。

    所以别看李安一副老实巴交害羞羞的样子,真让他上台表演,这位大导演是不会怯场的,他可是个跳过芭蕾舞的人。

    “这样怎么样?”叶惟举着双手左右地摆了几下。

    “你不是会中国功夫吗?会不会耍点功夫更好?”吉娅忽然来了一个想法。

    叶惟摸摸下巴,思索道:“挺有趣的点子,这个思路可以往镜头多加一些元素,像一对在热吻的情侣,挡住了他的路,被他用功夫猛地打开,这能突显他的性格……就不知道和前后的戏搭不搭,多拍这么一个版本吧,后期剪辑时再看效果。”

    “哪来龙套演员?”吉娅问道。

    “让达鲁姆和帕雷拉上去客串就行了。”叶惟又摆动起了双手,“先搞定这个版本,这个幅度怎么样?”

    “你真不该问我怎么演戏,科波拉家族的女人都不懂演戏,最懂的还是我那个堂叔,对了。”

    吉娅想起了什么,微微眯起双眼,有点得意的笑道:“事情成了,我堂叔答应了客串,7号那天没问题。”

    “什么!?”叶惟顿时尖叫,快要抓狂一般,“你说什么,你说什么!现在才说!?”

    尼古拉斯-凯奇答应了在7号那天,来《婚期将至》片场客串“上帝”!

    “有什么大不了?吉娅大师开口,他敢不答应吗?”吉娅先不屑的嗤了声,再严肃说:“事先声明,他的所有镜头,你不能用在自己的宣传片里,只有我可以用!那天我还要拍几个我的独家镜头。”

    “哈哈哈!”叶惟仰头大笑,高兴啊,“没问题!”

    太高兴了!尽管“上帝”这个角色的戏份不多,就婚礼之神向其辞职那么一场戏而已,但这个角色的天然份量就非常重,需要搞笑,还不能亵渎神明和冒犯教徒。

    他本来有两大想法,一是实际的,找个有特点的无名演员来演;二是梦想的,找摩根-弗里曼来客串,弗里曼在去年的大卖影片《冒牌天神》里就演上帝。

    这个想法极难实现,除非汉克斯出面邀请,但汉克斯都让他使用《我盛大的希腊婚礼》一些影像素材了,还要人家怎么的?而且在吉娅的加入后,他有了新想法,邀请凯奇客串上帝!

    这也可以很搞笑,也十分劲爆!那可是凯奇!奥斯卡最佳男主角(《远离赌城》),去年奥斯卡还拿到个提名(《改编剧本》)!

    是的,他最近几年的运气时好时坏,有《改编剧本》的美名,也有《风语者》的惨败,导演处女作《索尼》不叫好又不卖座,制片的《大卫-戈尔的一生》也亏本兼一片骂声,主演的《火柴人》却又收获掌声,还定档了一部今年年底上映的上亿制片费的大片《国家宝藏》。

    这就是凯奇,一部好一部烂,一时被骂臭,一时又被追捧,但他始终都是一位好莱坞巨星!

    巨星来这小片场客串,那价值可就大了!想想各方面的宣传效应吧,多么幸运!

    “等等,等一等!”叶惟突然又惊呼,“那我就要和凯奇演对手戏了啊!哇噢!”

    吉娅耸肩,“希望你到时不要NG太多,一天内没有拍完的话,我不知道他第二天还有没有空。”

    “没问题的,绝对没问题,凯奇,哈哈,凯奇!”叶惟高兴得手舞足蹈,吉娅突然叫道:“这不错,这个动作不错!”

    “是吗……我明白了!”叶惟明悟了什么,想着道:“我刚才忘记投入情绪了,该死的,给别人导戏说那么多,自己演起来倒忘了这回事,就用这种快要得意忘形的情绪去演吧!”

    当下,他拍着双手走回去,心情昂扬,喊着众人:“伙计们,准备开始!”

    “第十四场,第一个镜头,第二条。”

    啪哒,“Action。”

    摄影机的镜头中,“婚礼之神”自恋而得意地走来,微仰着头,举起的双手也在摆动,像演唱会中歌星呼唤着全场观众尽兴。

    詹妮弗-安德森不禁露出称赞的微笑,这次比刚才好多了,演得自然、投入,有些专业味道,VIY还是很有表演天赋的。

    “Cut,我觉得很好!”

    “OK,让我们看看……哈哈,谢谢凯奇,Good-Take!”

    ……

    从早上到中午,又到傍晚,在圣莫尼卡换了几个外景,剧组今天的工作不算一切顺利,也不算搞砸。

    叶惟的表演时灵时不灵,真的靠运气吃饭,有时一两条就过了,有时拍十条他都不满意,不过因为进展紧张,尤其是“一路狂奔”的下午,没那么多时间给他慢慢磨,所以有些镜头过得去就算过关了。

    幸好这是恶搞电影,演技并不是多么被在意,而且以副导演的话来说“你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

    高要求没有错,问题是他做不到,在演员道路上,他是一只纯粹的菜鸟。

    叶惟宣布收工后,街道边的剧组进行五美元星期五游戏的抽奖环节。

    众人都围着抽奖人吉娅,一张张或老或年轻的脸庞饶有兴趣,她双目望着天空,右手在牛仔帽子里捣了几下,就抽出了一张钞票,一边看上面的名字,一边道:“铛铛!中奖的是……VIY!”

    还真中了!叶惟惊喜地张张嘴巴,最近的运气真是好到爆炸啊,看来在夏威夷的神庙做的祈福不是白搭,4%不到都中了!

    在众人的笑脸和恭喜声中,他笑道:“吉娅,再抽一次吧,让我的好运带给大家,哈哈!”

    对此,老油条们都不禁默默地赞扬,不管怎么样,VIY是个在片场大家都喜欢的好家伙!大学生们若有所思,而吉娅不罗嗦,当即再抽一次,“铛铛,中奖的是——肖恩-毛瑞尔。”

    “哇谢谢,我走运了。”中奖没人会不高兴,毛瑞尔也是,中年脸庞笑开了花,也不是吝啬鬼,道:“我请大家吃雪糕!”

    “好啊!”、“太棒了!”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36″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