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二场,第一个镜头,第一条。”

    啪哒,“Action。”

    周五这天开工后不久,海滩上的片场响起了第一次Action声,喊的人自然不是“Fire”叶惟,而是副导演詹妮弗-安德森。

    众人都望着海滩远处的表演区,这是一个长焦镜头,他们亲爱的导演VIY的镜头!

    这镜头并不复杂,“婚礼之神”降临人间,举着双手从大海走来,好像摩西分开红海一般,没有台词,只需要他从远处走近摄影机这边,但要做到精彩的肢体表演!让人看着就想笑。

    这是叶惟在重制镜头里的第一次表演,也是他人生里第一次当电影演员。

    不可能没有一些紧张,叶惟看到那边詹妮弗打起行动手势后,顿时浑身一振,默默念着“我是婚礼之神!我是婚礼之神!”努力让自己进入表演状态,举起了双手,动作招摇地走向前面,肩膀在抖动,手指在摆舞。

    演得还好吧?应该还好,继续走,不要望镜头,多点动作好不,继续走……

    有些事情真的到自己做的时候,才知道要做好有多么困难。

    虽然很多演员都只是没有文化的乡巴佬,只会被人指着要怎么怎么做;但那些优秀和伟大演员,在片场这么多人注目、这么多干扰的情况下,还能成为角色,奉献一场场经典的演绎,让人真不得不竖起大拇指。

    叶惟只看过足够多的表演学书籍,并没有表演经历,在那个梦中没有,在哈佛-西湖也没有。

    事实上,学校的艺术课就像体育课,是必修的,有着丰富的艺术课程可以选择,还有众多艺术表演活动,像“表演季”的音乐会、舞台剧、舞蹈展示等,不过他选修的是视觉艺术的绘图,以及表演艺术的器乐,他的吉他就是从学校学到的。早知道就修修戏剧了。

    他也不清楚自己有没有表演天赋,反正就这么演着,傲气地走了一段路,直至听到詹妮弗-安德森喊“CUT”。

    “走位没有问题,演得……我觉得还好。”当叶惟走到摄影机边,詹妮弗评价道。

    吉娅鼓了几下手掌,很好笑的样子,“我判断不了,你在我这里,什么不做都搞笑。”

    众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但他们说了不算,NG还是Good-Take由导演,也正是叶惟自己来决定。

    如果是胶片拍摄,那也真是麻烦,只能看些同步摄像;而数字拍摄“所见即所得”,当下叶惟来到摄影机边的监视器前,在摄影助理皮特-琼的操作下,他看起了刚才拍下的镜头,心情很有些兴奋和忐忑,希望自己是个表演天才……

    只见屏幕上,“婚礼之神”姿态自恋地走来,后期这个镜头会配上神圣庄严的音乐,形成反差而产生笑果。

    不过他随即就皱皱眉头,双手举得太久,都感觉僵硬了,而且身体其它动作也不太协调,是真的烂,自己不是表演天才。

    “不行,这条NG。”叶惟迅速有了决定,“给我几分钟,我再调整一下自己的动作,然后再拍。”

    众人没什么意见,导演说了算,因为不用重新布置,他们难免会看着他做调整,可这么一来,叶惟更加不自然了,说来奇怪,他向来是一个大咧咧的人,当着众人演戏却还会忸怩,开始理解嘉宝了。

    “伙计们,回避视线!”叶惟无奈一笑,我不是熊猫,“算了,我还是走远些吧,吉娅,过来!”

    在众人善意的笑声中,两人来到十几步外,没办法再怎么回避,还有些沙滩游客望着呢。

    叶惟一边调整着表演幅度,一边让她观察着感官分别,吉娅说着:“嗯,这个还行,像雕像;这太夸张了,像神经病……”

    受着这些“侮辱”,他暗暗下了决心,有机会有空就学学表演,像高中的艺术课就要选修戏剧!

    好导演不都是自身也懂演戏,众多伟大导演终其一生,都不曾在舞台或者镜头前有过演出(客串不算),但懂演戏没任何坏处,只会帮助他更好地理解电影、演员,更好地导演,比如他的偶像之一李安。

    李安在台湾艺专影剧科读书时,演过大量舞台剧,拿过相关的话剧最佳演员奖,还演过芭蕾舞剧!到了伊利诺伊大学读戏剧系,因为语言不行,只能演些默剧和小配角,于是开始转型专攻戏剧导演,然后生起念头“当导演就要当电影导演”。

    在伊大拿到戏剧学士后,李安申请到了纽约大学电影制作研究所学拍片,接着有了后来的故事。

    所以别看李安一副老实巴交害羞羞的样子,真让他上台表演,这位大导演是不会怯场的,他可是个跳过芭蕾舞的人。

    “这样怎么样?”叶惟举着双手左右地摆了几下。

    “你不是会中国功夫吗?会不会耍点功夫更好?”吉娅忽然来了一个想法。

    叶惟摸摸下巴,思索道:“挺有趣的点子,这个思路可以往镜头多加一些元素,像一对在热吻的情侣,挡住了他的路,被他用功夫猛地打开,这能突显他的性格……就不知道和前后的戏搭不搭,多拍这么一个版本吧,后期剪辑时再看效果。”

    “哪来龙套演员?”吉娅问道。

    “让达鲁姆和帕雷拉上去客串就行了。”叶惟又摆动起了双手,“先搞定这个版本,这个幅度怎么样?”

    “你真不该问我怎么演戏,科波拉家族的女人都不懂演戏,最懂的还是我那个堂叔,对了。”

    吉娅想起了什么,微微眯起双眼,有点得意的笑道:“事情成了,我堂叔答应了客串,7号那天没问题。”

    “什么!?”叶惟顿时尖叫,快要抓狂一般,“你说什么,你说什么!现在才说!?”

    尼古拉斯-凯奇答应了在7号那天,来《婚期将至》片场客串“上帝”!

    “有什么大不了?吉娅大师开口,他敢不答应吗?”吉娅先不屑的嗤了声,再严肃说:“事先声明,他的所有镜头,你不能用在自己的宣传片里,只有我可以用!那天我还要拍几个我的独家镜头。”

    “哈哈哈!”叶惟仰头大笑,高兴啊,“没问题!”

    太高兴了!尽管“上帝”这个角色的戏份不多,就婚礼之神向其辞职那么一场戏而已,但这个角色的天然份量就非常重,需要搞笑,还不能亵渎神明和冒犯教徒。

    他本来有两大想法,一是实际的,找个有特点的无名演员来演;二是梦想的,找摩根-弗里曼来客串,弗里曼在去年的大卖影片《冒牌天神》里就演上帝。

    这个想法极难实现,除非汉克斯出面邀请,但汉克斯都让他使用《我盛大的希腊婚礼》一些影像素材了,还要人家怎么的?而且在吉娅的加入后,他有了新想法,邀请凯奇客串上帝!

    这也可以很搞笑,也十分劲爆!那可是凯奇!奥斯卡最佳男主角(《远离赌城》),去年奥斯卡还拿到个提名(《改编剧本》)!

    是的,他最近几年的运气时好时坏,有《改编剧本》的美名,也有《风语者》的惨败,导演处女作《索尼》不叫好又不卖座,制片的《大卫-戈尔的一生》也亏本兼一片骂声,主演的《火柴人》却又收获掌声,还定档了一部今年年底上映的上亿制片费的大片《国家宝藏》。

    这就是凯奇,一部好一部烂,一时被骂臭,一时又被追捧,但他始终都是一位好莱坞巨星!

    巨星来这小片场客串,那价值可就大了!想想各方面的宣传效应吧,多么幸运!

    “等等,等一等!”叶惟突然又惊呼,“那我就要和凯奇演对手戏了啊!哇噢!”

    吉娅耸肩,“希望你到时不要NG太多,一天内没有拍完的话,我不知道他第二天还有没有空。”

    “没问题的,绝对没问题,凯奇,哈哈,凯奇!”叶惟高兴得手舞足蹈,吉娅突然叫道:“这不错,这个动作不错!”

    “是吗……我明白了!”叶惟明悟了什么,想着道:“我刚才忘记投入情绪了,该死的,给别人导戏说那么多,自己演起来倒忘了这回事,就用这种快要得意忘形的情绪去演吧!”

    当下,他拍着双手走回去,心情昂扬,喊着众人:“伙计们,准备开始!”

    “第十四场,第一个镜头,第二条。”

    啪哒,“Action。”

    摄影机的镜头中,“婚礼之神”自恋而得意地走来,微仰着头,举起的双手也在摆动,像演唱会中歌星呼唤着全场观众尽兴。

    詹妮弗-安德森不禁露出称赞的微笑,这次比刚才好多了,演得自然、投入,有些专业味道,VIY还是很有表演天赋的。

    “Cut,我觉得很好!”

    “OK,让我们看看……哈哈,谢谢凯奇,Good-Take!”

    ……

    从早上到中午,又到傍晚,在圣莫尼卡换了几个外景,剧组今天的工作不算一切顺利,也不算搞砸。

    叶惟的表演时灵时不灵,真的靠运气吃饭,有时一两条就过了,有时拍十条他都不满意,不过因为进展紧张,尤其是“一路狂奔”的下午,没那么多时间给他慢慢磨,所以有些镜头过得去就算过关了。

    幸好这是恶搞电影,演技并不是多么被在意,而且以副导演的话来说“你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

    高要求没有错,问题是他做不到,在演员道路上,他是一只纯粹的菜鸟。

    叶惟宣布收工后,街道边的剧组进行五美元星期五游戏的抽奖环节。

    众人都围着抽奖人吉娅,一张张或老或年轻的脸庞饶有兴趣,她双目望着天空,右手在牛仔帽子里捣了几下,就抽出了一张钞票,一边看上面的名字,一边道:“铛铛!中奖的是……VIY!”

    还真中了!叶惟惊喜地张张嘴巴,最近的运气真是好到爆炸啊,看来在夏威夷的神庙做的祈福不是白搭,4%不到都中了!

    在众人的笑脸和恭喜声中,他笑道:“吉娅,再抽一次吧,让我的好运带给大家,哈哈!”

    对此,老油条们都不禁默默地赞扬,不管怎么样,VIY是个在片场大家都喜欢的好家伙!大学生们若有所思,而吉娅不罗嗦,当即再抽一次,“铛铛,中奖的是——肖恩-毛瑞尔。”

    “哇谢谢,我走运了。”中奖没人会不高兴,毛瑞尔也是,中年脸庞笑开了花,也不是吝啬鬼,道:“我请大家吃雪糕!”

    “好啊!”、“太棒了!”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36″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一百二十三章 乔丹传人    一天下来后,《婚期将至》剧组众人总算习惯了叶惟的新Action,再当他喊Fire,显出些酷气来了。

    达鲁姆他们很好奇,收工后问起叶惟怎么有了这个兴致,他只笑说“电影人,说电影话。”可不能让老油条们轻视啊!

    其实老油条们最关心的还是VIY的才能,真的专业吗?真是个天才吗?真可以领导好一个专业片场?虽然他有着《天使之舞》,也有着前期筹备中的出色表现,但直到现在,没有一个老手心里没有几分忐忑。

    没错,他们中很多人都已经处于电影业的边缘,快要被淘汰,也得不到什么像样的机会,可是谁会甘心呢?没有人会。

    因为在《乔丹传人》就合作过,彼得-赫勒和肖恩-毛瑞尔是老朋友了,晚上,两人一起到圣莫尼卡的“葡萄酒酒吧”喝一杯。

    酒吧里光线昏暗,全凭每张酒桌的一盏油灯照明,顾客们喝酒笑谈,而他们坐在靠墙一桌边,也正喝着鲜红的葡萄酒。

    “肖恩,这个世界是无法预测的。”赫勒的脸上有些自醉,轻摇着葡萄酒杯,“我们两年前怎么可能想到会有今天。”

    “我们都知道,这是一个残酷的行业。”毛瑞尔自嘲地摇摇头,“我们的运气还没有坏到透,很多人连这样的机会都得不到。”

    两人真的很感慨,想想当初制作《乔丹传人》时,哪个不是满怀着期待,3000万制片预算!NBA娱乐公司参与投资,还请到阿伦-艾弗森等一众NBA巨星客串,他们都觉得自己要飞黄腾达了。

    没想到上映后票房一败涂地,影评口碑也够差劲,IMDb上只有不及格的5分。

    导演约翰-舒尔茨、第一制片人巴里-约瑟夫森那些大人物还能自保,他们则成了替罪羊,这次再合作,竟然是为一个小子打工。

    一个比布兰达-宋大不了几天的电影小子!一部大烂片的重制!你说是不是世事难料?

    “机会,机会……”赫勒重复念着这个词,喝了口酒,叹道:“这样的一个机会!为一个16岁小孩重制一部大烂片。”

    毛瑞尔一时沉默,那16岁小孩毕竟是老板,说他坏话总会让人顾忌,不过因为是老朋友了,他们也没有利益冲突,就道:“这已经是我两年来得到的最好机会了,起码这是电影项目。你不看好?”

    “坦白说,我真的不知道。”赫勒的眼底有着茫然,“我之所以加盟,是有兴趣,也是需要一份工作,我没有工作很久了。”

    他的苦笑透着落魄,“这个项目似乎没什么成功元素……问题都在于我们的老板,拍一天了,你感觉他怎么样?”

    “我们的老板……”毛瑞尔举杯喝酒,望着油灯摇曳的火光,想着今天的拍摄,说道:“他的确是专业水平的导演,而且充满着激情、很多的才华闪光,他的天赋,真不是约翰-舒尔茨可以比的,我也说不准……他明显有一种风格,你知道平庸的导演什么都平庸,但好导演的镜头总有强烈的个人风格,我看到的是,VIY有这种迹象。”

    “Fire?”赫勒忽然说道,两人顿时都笑了,VIY在这事上真有些急了,导演个人标志是慢慢形成的,哪能突然说变就变。

    毛瑞尔笑道:“我想是吉娅-科波拉教他的,今天愚人节的整蛊吧,年轻人都喜欢玩闹……”说到愚人节,他忽而生起些感慨:“真是惊人,他只有16岁,愚人节的玩笑吗?”

    “16岁的天才。”赫勒一想到这点,心头就难安,“如果这回再没什么成绩,我可能就得离开娱乐业,做点别的什么去了。”

    “彼得,也不用那么悲观,我们都以为《乔丹传人》会成功,结果呢?我们以为《婚期将至》不是那么好,说不定它反而会大获成功,让我们都在行业内得到一个新位置,哈哈!”

    “我可不敢奢想。”赫勒乐观不起来,“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要在影碟市场做出点什么,也不简单啊!”

    “我不懂发行,只是觉得叶惟的人气发展得不错,也许真能带动一下销量。”毛瑞尔说着,又开玩笑道:“也许还能收些票房。”

    “哈哈哈!”赫勒不禁摇头大笑,连连地喝酒,根本从未有过这种想法,他知道会有展映,但那只是给影碟宣传做势而已,最大的作用就是DVD封面上会有几条影评家写的一句话影评,当然只印上好话,鼓动顾客掏钱购买。

    影院上映?那需要多少发行费用?谁来发行?他笑道:“老朋友,别想这个了,想坏你的脑子。”

    “只是开个玩笑。”毛瑞尔敬了敬酒,也没多少想法,“别那么严肃,我们可是在制作着恶搞电影。”

    其实只要展映的反响及格,有个60分以上,影碟销量过得去,他们就满足了,也应该可以找到新工作的了。

    VIY能给他们吗?谁知道呢,世事难料!

    ……

    往年愚人节,必定是叶惟的“表演时间”,今年就低调得多了,只一早给朋友们打了些整蛊电话,认真说自己中午会回去学校一趟,结果当然是——骗你们的!

    4月2号,星期五,一大清早,阳光灿烂,《婚期将至》剧组来到圣莫尼卡海滩边继续开工。

    即将要开始一天的拍摄工作,叶惟却发现了一件奇怪事,只见彼得-赫勒拿着一朵牛仔帽子,像个乞丐般四处走动,那些老油条看到都会笑笑,拿出一张钞票写上什么,然后放进帽子。

    而达鲁姆等大学生们也是一脸疑惑,向赫勒问了什么,才恍悟和饶有兴趣的样子,接着也那么做。

    如果没有吉娅大师,叶惟会好奇地走上去问问怎么回事,有吉娅大师,当然问大师了,做导演真不容易。

    “吉娅,那是怎么了?”他拉着吉娅走到一边,望向快要走过来的赫勒。

    吉娅鄙夷地瞥了他一眼,“叫大师(Master)!”

    “OK,怪兽(Monster)。”叶惟诚恳的道,见她敛目,又道:“这是中国口音,个人标志之一。”

    吉娅一副不跟他计较的世外高人模样,淡淡道:“小孩,我真该收你学费,那是五美元星期五游戏(Five-dollar-Friady)。”

    “怎么玩?”叶惟双眼一亮。

    “这是好莱坞片场的一种惯例,在我爷爷年轻的时候,就开始流行这么做了。在一周即将结束的星期五,剧组里所有人都把一张写上自己名字的五美元钞票,放进一顶帽子里,然后这天收工的时候,再进行抽奖,抽到谁的名字,那笔钱就归谁了。”

    “噢,我明白了!”叶惟顿时大感有趣,笑道:“我最近的运气不错,看来今天要有一笔意外之财喽。”

    吉娅又作鄙夷,像穆托姆博那样摇动起了手指,“你最好不要那么做,这游戏有两条不明说的规矩,一,线上成员不参加,就会成为人人讨厌的守财奴;二,如果他们参加了,又抽中奖金,他们不能拿走!除非你想做一个被人在背后指着骂的蠢货。

    所以抽中你的话,你就要求再抽一次,或者用这笔钱请大家吃东西喝啤酒,别操蛋的自己收走了。”

    “哇哦,这里面可有着很高深的道理。”叶惟点点头,其实不用她教也能明白,因为这不是片场文化,而是为人处世的知识了。

    线上成员是剧组里赚得最多的人们,还贪图五美元星期五游戏的奖金?不被人骂就奇怪了。

    叶惟一边从钱包拿出一张五美元,用签字笔写上VIY,一边笑道:“还好我不是葛朗台、阿巴贡那些吝啬鬼,如果你了解以前的我,吓死你。”

    VIY是谁?VIY就是大方请客的人!别说五美元了,砸个五百美元、五千美元,都不眨一下眼。

    这一点事实上到现在,他都没有改变,只是被生活所困,不能再那样豪爽而已。

    “彼得,这是我那份。”当下,叶惟拿着钱走上去,把签名钞票塞到赫勒手中的牛仔帽里,“祝大家都有好运气。”

    赫勒颇为惊讶,周围的毛瑞尔等其他老油条也是,不过一看到跟着他走来的吉娅也把钱放进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GIA真是VIY的好搭档!

    有这么一个特邀助理,应该是挺幸福的事情。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35″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