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天下来后,《婚期将至》剧组众人总算习惯了叶惟的新Action,再当他喊Fire,显出些酷气来了。

    达鲁姆他们很好奇,收工后问起叶惟怎么有了这个兴致,他只笑说“电影人,说电影话。”可不能让老油条们轻视啊!

    其实老油条们最关心的还是VIY的才能,真的专业吗?真是个天才吗?真可以领导好一个专业片场?虽然他有着《天使之舞》,也有着前期筹备中的出色表现,但直到现在,没有一个老手心里没有几分忐忑。

    没错,他们中很多人都已经处于电影业的边缘,快要被淘汰,也得不到什么像样的机会,可是谁会甘心呢?没有人会。

    因为在《乔丹传人》就合作过,彼得-赫勒和肖恩-毛瑞尔是老朋友了,晚上,两人一起到圣莫尼卡的“葡萄酒酒吧”喝一杯。

    酒吧里光线昏暗,全凭每张酒桌的一盏油灯照明,顾客们喝酒笑谈,而他们坐在靠墙一桌边,也正喝着鲜红的葡萄酒。

    “肖恩,这个世界是无法预测的。”赫勒的脸上有些自醉,轻摇着葡萄酒杯,“我们两年前怎么可能想到会有今天。”

    “我们都知道,这是一个残酷的行业。”毛瑞尔自嘲地摇摇头,“我们的运气还没有坏到透,很多人连这样的机会都得不到。”

    两人真的很感慨,想想当初制作《乔丹传人》时,哪个不是满怀着期待,3000万制片预算!NBA娱乐公司参与投资,还请到阿伦-艾弗森等一众NBA巨星客串,他们都觉得自己要飞黄腾达了。

    没想到上映后票房一败涂地,影评口碑也够差劲,IMDb上只有不及格的5分。

    导演约翰-舒尔茨、第一制片人巴里-约瑟夫森那些大人物还能自保,他们则成了替罪羊,这次再合作,竟然是为一个小子打工。

    一个比布兰达-宋大不了几天的电影小子!一部大烂片的重制!你说是不是世事难料?

    “机会,机会……”赫勒重复念着这个词,喝了口酒,叹道:“这样的一个机会!为一个16岁小孩重制一部大烂片。”

    毛瑞尔一时沉默,那16岁小孩毕竟是老板,说他坏话总会让人顾忌,不过因为是老朋友了,他们也没有利益冲突,就道:“这已经是我两年来得到的最好机会了,起码这是电影项目。你不看好?”

    “坦白说,我真的不知道。”赫勒的眼底有着茫然,“我之所以加盟,是有兴趣,也是需要一份工作,我没有工作很久了。”

    他的苦笑透着落魄,“这个项目似乎没什么成功元素……问题都在于我们的老板,拍一天了,你感觉他怎么样?”

    “我们的老板……”毛瑞尔举杯喝酒,望着油灯摇曳的火光,想着今天的拍摄,说道:“他的确是专业水平的导演,而且充满着激情、很多的才华闪光,他的天赋,真不是约翰-舒尔茨可以比的,我也说不准……他明显有一种风格,你知道平庸的导演什么都平庸,但好导演的镜头总有强烈的个人风格,我看到的是,VIY有这种迹象。”

    “Fire?”赫勒忽然说道,两人顿时都笑了,VIY在这事上真有些急了,导演个人标志是慢慢形成的,哪能突然说变就变。

    毛瑞尔笑道:“我想是吉娅-科波拉教他的,今天愚人节的整蛊吧,年轻人都喜欢玩闹……”说到愚人节,他忽而生起些感慨:“真是惊人,他只有16岁,愚人节的玩笑吗?”

    “16岁的天才。”赫勒一想到这点,心头就难安,“如果这回再没什么成绩,我可能就得离开娱乐业,做点别的什么去了。”

    “彼得,也不用那么悲观,我们都以为《乔丹传人》会成功,结果呢?我们以为《婚期将至》不是那么好,说不定它反而会大获成功,让我们都在行业内得到一个新位置,哈哈!”

    “我可不敢奢想。”赫勒乐观不起来,“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要在影碟市场做出点什么,也不简单啊!”

    “我不懂发行,只是觉得叶惟的人气发展得不错,也许真能带动一下销量。”毛瑞尔说着,又开玩笑道:“也许还能收些票房。”

    “哈哈哈!”赫勒不禁摇头大笑,连连地喝酒,根本从未有过这种想法,他知道会有展映,但那只是给影碟宣传做势而已,最大的作用就是DVD封面上会有几条影评家写的一句话影评,当然只印上好话,鼓动顾客掏钱购买。

    影院上映?那需要多少发行费用?谁来发行?他笑道:“老朋友,别想这个了,想坏你的脑子。”

    “只是开个玩笑。”毛瑞尔敬了敬酒,也没多少想法,“别那么严肃,我们可是在制作着恶搞电影。”

    其实只要展映的反响及格,有个60分以上,影碟销量过得去,他们就满足了,也应该可以找到新工作的了。

    VIY能给他们吗?谁知道呢,世事难料!

    ……

    往年愚人节,必定是叶惟的“表演时间”,今年就低调得多了,只一早给朋友们打了些整蛊电话,认真说自己中午会回去学校一趟,结果当然是——骗你们的!

    4月2号,星期五,一大清早,阳光灿烂,《婚期将至》剧组来到圣莫尼卡海滩边继续开工。

    即将要开始一天的拍摄工作,叶惟却发现了一件奇怪事,只见彼得-赫勒拿着一朵牛仔帽子,像个乞丐般四处走动,那些老油条看到都会笑笑,拿出一张钞票写上什么,然后放进帽子。

    而达鲁姆等大学生们也是一脸疑惑,向赫勒问了什么,才恍悟和饶有兴趣的样子,接着也那么做。

    如果没有吉娅大师,叶惟会好奇地走上去问问怎么回事,有吉娅大师,当然问大师了,做导演真不容易。

    “吉娅,那是怎么了?”他拉着吉娅走到一边,望向快要走过来的赫勒。

    吉娅鄙夷地瞥了他一眼,“叫大师(Master)!”

    “OK,怪兽(Monster)。”叶惟诚恳的道,见她敛目,又道:“这是中国口音,个人标志之一。”

    吉娅一副不跟他计较的世外高人模样,淡淡道:“小孩,我真该收你学费,那是五美元星期五游戏(Five-dollar-Friady)。”

    “怎么玩?”叶惟双眼一亮。

    “这是好莱坞片场的一种惯例,在我爷爷年轻的时候,就开始流行这么做了。在一周即将结束的星期五,剧组里所有人都把一张写上自己名字的五美元钞票,放进一顶帽子里,然后这天收工的时候,再进行抽奖,抽到谁的名字,那笔钱就归谁了。”

    “噢,我明白了!”叶惟顿时大感有趣,笑道:“我最近的运气不错,看来今天要有一笔意外之财喽。”

    吉娅又作鄙夷,像穆托姆博那样摇动起了手指,“你最好不要那么做,这游戏有两条不明说的规矩,一,线上成员不参加,就会成为人人讨厌的守财奴;二,如果他们参加了,又抽中奖金,他们不能拿走!除非你想做一个被人在背后指着骂的蠢货。

    所以抽中你的话,你就要求再抽一次,或者用这笔钱请大家吃东西喝啤酒,别操蛋的自己收走了。”

    “哇哦,这里面可有着很高深的道理。”叶惟点点头,其实不用她教也能明白,因为这不是片场文化,而是为人处世的知识了。

    线上成员是剧组里赚得最多的人们,还贪图五美元星期五游戏的奖金?不被人骂就奇怪了。

    叶惟一边从钱包拿出一张五美元,用签字笔写上VIY,一边笑道:“还好我不是葛朗台、阿巴贡那些吝啬鬼,如果你了解以前的我,吓死你。”

    VIY是谁?VIY就是大方请客的人!别说五美元了,砸个五百美元、五千美元,都不眨一下眼。

    这一点事实上到现在,他都没有改变,只是被生活所困,不能再那样豪爽而已。

    “彼得,这是我那份。”当下,叶惟拿着钱走上去,把签名钞票塞到赫勒手中的牛仔帽里,“祝大家都有好运气。”

    赫勒颇为惊讶,周围的毛瑞尔等其他老油条也是,不过一看到跟着他走来的吉娅也把钱放进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GIA真是VIY的好搭档!

    有这么一个特邀助理,应该是挺幸福的事情。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35″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下一位名导    “全世界准备!不想被伤害的话,闲人杂人全部走开!”

    4月1号上午,洛杉矶,圣莫尼卡的海洋大道中段一处,《婚期将至》片场正进入开拍倒计时。

    前几天旅游回来后,叶惟立即就投入到重制拍摄最后的筹备工作中,29号哈佛-西湖恢复上学,他自然只能请假了。

    莉莉则重返校园,还有列夫他们,消息早已走漏了,列夫八卦了很多,他真不好意思告诉好友“我还是处男”,只是嘿嘿直笑,说非常美妙,但不能分享细节,这个真不能。

    虽然不包括演员剧组有23人,还只能算是基本结构型剧组,各部门简洁而健全,主管们是好莱坞老油条,助理们则是大学生。

    因为有普雷通的牵线搭桥,对于这个项目的情况和薪酬来说,邀请到的人员们都不错。

    执行制片人彼得-赫勒,这个青壮年男人有着近十年制片经验,参与过7部电影的制作,最出名的是2002年的《乔丹传人》,他是第二制片人,不过这部制片成本$3000万的家庭喜剧,票房着实不怎么样,只有$5143万北美票房,收回制片费都难。

    所以赫勒这两年一直没有新工作,处于被行业淘汰的边缘,但他的制片能力足够担任叶惟的执行者了。

    副导演詹妮弗-安德森,36岁的女人,也有近十年的从业经验了,《美少女啦啦队》的第二副导演,青春偶像剧《橘子郡男孩》的第一副导演,对副导事务十分在行。

    摄影师肖恩-毛瑞尔,年近四十的壮年男人,在行业已经打混了16年多,掌镜过短片、音乐录像带、电视电影、电影等,最出名的是《美少女啦啦队》和《乔丹传人》,因为后者的失败,他也受到了牵连,事业倒退回去了,现在只有些音乐MV的工作。

    他们加盟《婚期将至》,是给叶惟机会,也是得到叶惟给的机会,期望着可以翻身和上升。

    当然,众人确实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才会赌这一把。

    尤其是毛瑞尔,他以前没有拍过恶搞电影,这回却像终于找到了人生目标,充满着激情,对怎么拍提出了很多独到的见解,因而打动了叶惟,成为导演的好搭档。

    有了这么一个专业剧组,叶惟身为导演,除了绘制分镜,要做的其实不是很多,演员们还是那帮人、分解剧本和拍摄日程计划交给副导演、场地和设备等有执行制片人去办,美术、道具等部门也运转自如。

    他做得最多的就是决定,手下们把事情做出A、B和C,然后由他选择一个答案。

    不过他还有很多别的事情要做呢,开设专栏那边有了新进展!

    不是什么小报,而是《洛杉矶时报》!这份地位崇高的主流大报有意在电影版登他一期文章,看看反响怎么样,再做后续决定。

    布瑞恩把消息告诉叶惟的时候,话声十分激动:“这篇文章你一定要写好,如果你能在《洛杉矶时报》上有一个每周专栏,这会很好地帮助你保持人气、稳固你的才子形象,这是一篇至关重要的文章!”

    是的,只有反响很好,才会有每周专栏的可能;反响一般般,不定期约稿;反响差劲,那就……

    登稿日期是4月5号,文章4月3号就得交给公关团队把关,叶惟已经想好写什么了,而且满怀着信心。

    经过三月份最后三天的集中筹备,四月份第一天,星期四,重制镜头开拍的大日子!

    “开始录音。”

    “录音开始。”

    此时街角的片场一片安静,只有副导演和录音师的声音陆续响起,要在没有封锁的繁华大道边干净地录音不是容易的事,问题不在于路人,而是来往的车流,唯有抓紧平静的片刻时间完成拍摄,真不行就后期补录。

    剧组人员们都站着不动,一眼望去有点奇怪,一大半的壮年中年脸孔,另一小半是年青人脸孔,还有两个青少年!

    他们站在索尼HDC-F950摄影机边,一个是高大的黑发少年,简约阳光的暖色衣服,头上戴着道奇队的棒球帽,手上拿着导演取景器,入神地看着镜头前的两位主演。

    这里的导演,片场的上帝,VIY。

    而在他旁边站着一个高大少女,也正看着表演区,她身着白T恤和军绿色军装裤,戴着一朵古旧的黑色导演皮帽,这是弗朗西斯-科波拉戴了多年的帽子,脖子挂着导演取景器,吉娅-科波拉,特邀助理导演。

    “开始摄影。”

    “摄影开始。”

    这场开机戏是伯恩向卡娜求婚的场景,叶惟新编的情节,伯恩求婚成功,但戒指掉进了马路边的排水口。这会是重制版的开头蒙太奇组成部分,一边是他们倒霉的求婚,另一边是在婚礼之神的主持下,《我盛大的希腊婚礼》成功完婚的幸福画面。

    重制镜头里近70%跟叶惟饰演的婚礼之神有关,他必须出镜,不过不是今天。

    今天属于“伯恩”托德-塞吉,“卡娜”阿什丽-玛托,两人已经彩排好了,这时候等待着那一声号令。

    “加速。”

    “标记。”

    “第三场,第一个镜头,第一条。”

    场务助理苏珊拿着场记板往摄影机镜头前展示了一下,接着打板,啪哒——

    美妙的打板声!叶惟的心头顿时热血翻腾,虽然《婚期将至》不完全是他的导演作品,凯文-托马斯那个贱人的名字也会出现在导演栏里,但它一直都是父亲的电影梦,一切的开端!

    它也已经是他的孩子,也许没那么漂亮,还满身伤痕,却承载着他的梦想,父亲的梦想,大家的希望。

    只有拍好,家里的经济困境才可能快速解决,爸爸妈妈不用那么劳累;只有拍好,《阳光小美女》才可能一切顺利地开展,甚至邀请到巨星加盟;只有拍好,他才会进一步证明自己的电影才华!

    编剧、制片、导演、主演!作品才是最大的权力,就用这一部新的《婚期将至》来告诉世人,VIY是个挡不住的他马的天才!

    “Action!”

    叶惟大喊一声,片场随即进入拍摄状态,两位演员开始表演,悬挂在他们头上的枪型话筒跟着晃来晃去,肖恩-毛瑞尔操作着摄影机,灯光组几人控制着灯光……

    “卡娜,我爱你,可以嫁给我吗?”

    “噢……是的,我愿意!”

    伯恩欣喜地要给卡娜的左手中指戴上戒指,却惊讶地发现戒指买小了,戴不进去,只好用力地推,卡娜吃痛地惨叫一声,条件反射般握拳甩开,中指向着他,而求婚戒指飞了出去!

    看着飞在空中的戒指,两人都神情惊恐!

    “CUT!”镜头结束,叶惟在众人的目光下,微笑地指导道:“还可以,但能够更好,我需要你们的表情再古怪、再夸张些,特别是戒指掉落的时候,记得,你们就像看到了鬼魂,有多惊悚就多惊悚!再来一条。”

    这可是开幕的一大笑点,让观众们的兴趣一下爆发,也让他们对故事和气氛有了明确的期待,那就是搞笑、滑稽、劣质。这种KEY镜头,一定要拍到最好。

    “第三场,第一个镜头,第二条。”

    “Action!”

    最后这个镜头拍到第六条,叶惟才满意地通过了。

    这只是个主镜头,这场戏还有不少工作,包括戴戒指等的插入镜头、伯恩扑倒想要抢救戒指的慢动作镜头、两人的特写镜头等。尽管还是在这里拍,因为机位和灯光的不同,又得布设一番。

    叶惟正要去跟两位主演讲戏,吉娅却严肃地跟他低声说:“你的帽子歪了。”

    这是一句他们之间说好的暗号,真正意思是“在片场文化方面,你犯了不专业的错误”,叶惟疑惑地皱皱眉,“严重吗?”

    “看你怎么想了,你可以不在乎。”

    怎么能不在乎,可不能影响导演权威啊!叶惟向她努努嘴,就走开来到街道远处,十几步外忙着的众人肯定听不到了,他向跟来的吉娅问道:“怎么?”

    “噗……”吉娅未说先笑,看他真像看着个小孩般,“几乎笑死我了,天才,你的Action和街上随便一个路人那样普通。”

    “你是说……”叶惟也无奈笑了,感觉在被她整蛊,“我喊得不够激情?要像这样,ACT——ION!?”

    “那只会让你更像一只菜鸟。”吉娅很享受他的无知,悠悠说道:“小孩,是时候听听吉娅大师的了,这么说吧,只有那些菜鸟导演说Action才会真的说Action,你想让你的剧组人员们觉得‘这里是VIY的片场’、‘VIY是老大’,你就要用一句具有个人特色的话。”

    叶惟听着思索起来,有道理,这是一种心理战术,Action大家都会用,但某句话用的人只有VIY,那是他的特权。

    吉娅继续说着:“像我爷爷,他说的是‘Go,Go’;我还知道内塞尔吉奥-莱昂内说的是‘Actione’,意大利口音的英语;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有时候也会这么说,表达对莱昂内的致敬,不过他最常说的是‘Go-ahead(前进)’;而马丁-斯科塞斯,他说‘Action。Energy!(开拍了,打起精神!)’……而你?Action。”

    说罢,她又一阵取笑,喃喃着“Action”,六遍。

    “该死……”叶惟懊恼地拍了拍额头,似乎刚才是穿着皇帝的新衣,老油条们心里发笑,却没有人指出来,直至吉娅大师笑呼“你在裸体!”他一边拉拉棒球帽,一边庆幸道:“谢谢,你不告诉我,我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发现这个问题。”

    明星在银幕有个人标志,导演在片场也有个人标志!他来了兴致的想着,“我该用什么来说呢?”

    “你的选择,说F词也行。”吉娅耸耸肩,“我的早就定下了,‘Cheers’,你不要盗用!”

    “F词?”叶惟双眼一亮,想到了什么,“有了,F词不错!”

    就算天性彪悍,吉娅这下都愣了,随即兴奋地哈哈大笑:“那真的要创下吉尼斯世界纪录了——说F词最多的片场!”

    过得一阵,街角的片场再次变得一片安静,副导演詹妮弗喊着准备开机的话,然后是各部门的回应。

    “第三场,第二个镜头,第一条。”

    啪哒!

    来了!除了吉娅期待不已,众人都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很多很多年以后……反正,也许这是一个传奇的符号,VIY的Action个人标志即将诞生!

    叶惟有些激动地高声喊道:“Fire!”

    开火!

    气势磅礴,然而第一次,往往是尴尬的,众人都怔了怔,两位主演茫然地眨眼,呃,开始了吗?

    叶惟只好夸张地挥动手臂,用肢体语言提示着“开拍了!”,天啊这些人,难道还要他说清楚“注意啦,以后Fire是我喊开拍的方式”,那是酷还是傻?这些木头!

    还好,众人看得懂手势,表演和拍摄开始运转起来……

    老油条们面无表情,大学生们又疑惑又想笑,吉娅直接就在偷笑,好傻!帽子更歪了!

    叶惟瞪了她一眼,可恶的家伙,还不是你的主意,好吧,第一次的效果不怎么样,但是坚持下去,这就会是VIY的标志!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34″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