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全世界准备!不想被伤害的话,闲人杂人全部走开!”

    4月1号上午,洛杉矶,圣莫尼卡的海洋大道中段一处,《婚期将至》片场正进入开拍倒计时。

    前几天旅游回来后,叶惟立即就投入到重制拍摄最后的筹备工作中,29号哈佛-西湖恢复上学,他自然只能请假了。

    莉莉则重返校园,还有列夫他们,消息早已走漏了,列夫八卦了很多,他真不好意思告诉好友“我还是处男”,只是嘿嘿直笑,说非常美妙,但不能分享细节,这个真不能。

    虽然不包括演员剧组有23人,还只能算是基本结构型剧组,各部门简洁而健全,主管们是好莱坞老油条,助理们则是大学生。

    因为有普雷通的牵线搭桥,对于这个项目的情况和薪酬来说,邀请到的人员们都不错。

    执行制片人彼得-赫勒,这个青壮年男人有着近十年制片经验,参与过7部电影的制作,最出名的是2002年的《乔丹传人》,他是第二制片人,不过这部制片成本$3000万的家庭喜剧,票房着实不怎么样,只有$5143万北美票房,收回制片费都难。

    所以赫勒这两年一直没有新工作,处于被行业淘汰的边缘,但他的制片能力足够担任叶惟的执行者了。

    副导演詹妮弗-安德森,36岁的女人,也有近十年的从业经验了,《美少女啦啦队》的第二副导演,青春偶像剧《橘子郡男孩》的第一副导演,对副导事务十分在行。

    摄影师肖恩-毛瑞尔,年近四十的壮年男人,在行业已经打混了16年多,掌镜过短片、音乐录像带、电视电影、电影等,最出名的是《美少女啦啦队》和《乔丹传人》,因为后者的失败,他也受到了牵连,事业倒退回去了,现在只有些音乐MV的工作。

    他们加盟《婚期将至》,是给叶惟机会,也是得到叶惟给的机会,期望着可以翻身和上升。

    当然,众人确实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才会赌这一把。

    尤其是毛瑞尔,他以前没有拍过恶搞电影,这回却像终于找到了人生目标,充满着激情,对怎么拍提出了很多独到的见解,因而打动了叶惟,成为导演的好搭档。

    有了这么一个专业剧组,叶惟身为导演,除了绘制分镜,要做的其实不是很多,演员们还是那帮人、分解剧本和拍摄日程计划交给副导演、场地和设备等有执行制片人去办,美术、道具等部门也运转自如。

    他做得最多的就是决定,手下们把事情做出A、B和C,然后由他选择一个答案。

    不过他还有很多别的事情要做呢,开设专栏那边有了新进展!

    不是什么小报,而是《洛杉矶时报》!这份地位崇高的主流大报有意在电影版登他一期文章,看看反响怎么样,再做后续决定。

    布瑞恩把消息告诉叶惟的时候,话声十分激动:“这篇文章你一定要写好,如果你能在《洛杉矶时报》上有一个每周专栏,这会很好地帮助你保持人气、稳固你的才子形象,这是一篇至关重要的文章!”

    是的,只有反响很好,才会有每周专栏的可能;反响一般般,不定期约稿;反响差劲,那就……

    登稿日期是4月5号,文章4月3号就得交给公关团队把关,叶惟已经想好写什么了,而且满怀着信心。

    经过三月份最后三天的集中筹备,四月份第一天,星期四,重制镜头开拍的大日子!

    “开始录音。”

    “录音开始。”

    此时街角的片场一片安静,只有副导演和录音师的声音陆续响起,要在没有封锁的繁华大道边干净地录音不是容易的事,问题不在于路人,而是来往的车流,唯有抓紧平静的片刻时间完成拍摄,真不行就后期补录。

    剧组人员们都站着不动,一眼望去有点奇怪,一大半的壮年中年脸孔,另一小半是年青人脸孔,还有两个青少年!

    他们站在索尼HDC-F950摄影机边,一个是高大的黑发少年,简约阳光的暖色衣服,头上戴着道奇队的棒球帽,手上拿着导演取景器,入神地看着镜头前的两位主演。

    这里的导演,片场的上帝,VIY。

    而在他旁边站着一个高大少女,也正看着表演区,她身着白T恤和军绿色军装裤,戴着一朵古旧的黑色导演皮帽,这是弗朗西斯-科波拉戴了多年的帽子,脖子挂着导演取景器,吉娅-科波拉,特邀助理导演。

    “开始摄影。”

    “摄影开始。”

    这场开机戏是伯恩向卡娜求婚的场景,叶惟新编的情节,伯恩求婚成功,但戒指掉进了马路边的排水口。这会是重制版的开头蒙太奇组成部分,一边是他们倒霉的求婚,另一边是在婚礼之神的主持下,《我盛大的希腊婚礼》成功完婚的幸福画面。

    重制镜头里近70%跟叶惟饰演的婚礼之神有关,他必须出镜,不过不是今天。

    今天属于“伯恩”托德-塞吉,“卡娜”阿什丽-玛托,两人已经彩排好了,这时候等待着那一声号令。

    “加速。”

    “标记。”

    “第三场,第一个镜头,第一条。”

    场务助理苏珊拿着场记板往摄影机镜头前展示了一下,接着打板,啪哒——

    美妙的打板声!叶惟的心头顿时热血翻腾,虽然《婚期将至》不完全是他的导演作品,凯文-托马斯那个贱人的名字也会出现在导演栏里,但它一直都是父亲的电影梦,一切的开端!

    它也已经是他的孩子,也许没那么漂亮,还满身伤痕,却承载着他的梦想,父亲的梦想,大家的希望。

    只有拍好,家里的经济困境才可能快速解决,爸爸妈妈不用那么劳累;只有拍好,《阳光小美女》才可能一切顺利地开展,甚至邀请到巨星加盟;只有拍好,他才会进一步证明自己的电影才华!

    编剧、制片、导演、主演!作品才是最大的权力,就用这一部新的《婚期将至》来告诉世人,VIY是个挡不住的他马的天才!

    “Action!”

    叶惟大喊一声,片场随即进入拍摄状态,两位演员开始表演,悬挂在他们头上的枪型话筒跟着晃来晃去,肖恩-毛瑞尔操作着摄影机,灯光组几人控制着灯光……

    “卡娜,我爱你,可以嫁给我吗?”

    “噢……是的,我愿意!”

    伯恩欣喜地要给卡娜的左手中指戴上戒指,却惊讶地发现戒指买小了,戴不进去,只好用力地推,卡娜吃痛地惨叫一声,条件反射般握拳甩开,中指向着他,而求婚戒指飞了出去!

    看着飞在空中的戒指,两人都神情惊恐!

    “CUT!”镜头结束,叶惟在众人的目光下,微笑地指导道:“还可以,但能够更好,我需要你们的表情再古怪、再夸张些,特别是戒指掉落的时候,记得,你们就像看到了鬼魂,有多惊悚就多惊悚!再来一条。”

    这可是开幕的一大笑点,让观众们的兴趣一下爆发,也让他们对故事和气氛有了明确的期待,那就是搞笑、滑稽、劣质。这种KEY镜头,一定要拍到最好。

    “第三场,第一个镜头,第二条。”

    “Action!”

    最后这个镜头拍到第六条,叶惟才满意地通过了。

    这只是个主镜头,这场戏还有不少工作,包括戴戒指等的插入镜头、伯恩扑倒想要抢救戒指的慢动作镜头、两人的特写镜头等。尽管还是在这里拍,因为机位和灯光的不同,又得布设一番。

    叶惟正要去跟两位主演讲戏,吉娅却严肃地跟他低声说:“你的帽子歪了。”

    这是一句他们之间说好的暗号,真正意思是“在片场文化方面,你犯了不专业的错误”,叶惟疑惑地皱皱眉,“严重吗?”

    “看你怎么想了,你可以不在乎。”

    怎么能不在乎,可不能影响导演权威啊!叶惟向她努努嘴,就走开来到街道远处,十几步外忙着的众人肯定听不到了,他向跟来的吉娅问道:“怎么?”

    “噗……”吉娅未说先笑,看他真像看着个小孩般,“几乎笑死我了,天才,你的Action和街上随便一个路人那样普通。”

    “你是说……”叶惟也无奈笑了,感觉在被她整蛊,“我喊得不够激情?要像这样,ACT——ION!?”

    “那只会让你更像一只菜鸟。”吉娅很享受他的无知,悠悠说道:“小孩,是时候听听吉娅大师的了,这么说吧,只有那些菜鸟导演说Action才会真的说Action,你想让你的剧组人员们觉得‘这里是VIY的片场’、‘VIY是老大’,你就要用一句具有个人特色的话。”

    叶惟听着思索起来,有道理,这是一种心理战术,Action大家都会用,但某句话用的人只有VIY,那是他的特权。

    吉娅继续说着:“像我爷爷,他说的是‘Go,Go’;我还知道内塞尔吉奥-莱昂内说的是‘Actione’,意大利口音的英语;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有时候也会这么说,表达对莱昂内的致敬,不过他最常说的是‘Go-ahead(前进)’;而马丁-斯科塞斯,他说‘Action。Energy!(开拍了,打起精神!)’……而你?Action。”

    说罢,她又一阵取笑,喃喃着“Action”,六遍。

    “该死……”叶惟懊恼地拍了拍额头,似乎刚才是穿着皇帝的新衣,老油条们心里发笑,却没有人指出来,直至吉娅大师笑呼“你在裸体!”他一边拉拉棒球帽,一边庆幸道:“谢谢,你不告诉我,我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发现这个问题。”

    明星在银幕有个人标志,导演在片场也有个人标志!他来了兴致的想着,“我该用什么来说呢?”

    “你的选择,说F词也行。”吉娅耸耸肩,“我的早就定下了,‘Cheers’,你不要盗用!”

    “F词?”叶惟双眼一亮,想到了什么,“有了,F词不错!”

    就算天性彪悍,吉娅这下都愣了,随即兴奋地哈哈大笑:“那真的要创下吉尼斯世界纪录了——说F词最多的片场!”

    过得一阵,街角的片场再次变得一片安静,副导演詹妮弗喊着准备开机的话,然后是各部门的回应。

    “第三场,第二个镜头,第一条。”

    啪哒!

    来了!除了吉娅期待不已,众人都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很多很多年以后……反正,也许这是一个传奇的符号,VIY的Action个人标志即将诞生!

    叶惟有些激动地高声喊道:“Fire!”

    开火!

    气势磅礴,然而第一次,往往是尴尬的,众人都怔了怔,两位主演茫然地眨眼,呃,开始了吗?

    叶惟只好夸张地挥动手臂,用肢体语言提示着“开拍了!”,天啊这些人,难道还要他说清楚“注意啦,以后Fire是我喊开拍的方式”,那是酷还是傻?这些木头!

    还好,众人看得懂手势,表演和拍摄开始运转起来……

    老油条们面无表情,大学生们又疑惑又想笑,吉娅直接就在偷笑,好傻!帽子更歪了!

    叶惟瞪了她一眼,可恶的家伙,还不是你的主意,好吧,第一次的效果不怎么样,但是坚持下去,这就会是VIY的标志!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34″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第一百二十一章 第一次真难    想用一个春假就游完整个夏威夷是不可能的,从25号到27号,叶惟和莉莉陆续到了拉奈岛、毛依岛游玩,27号他们到了这次旅程的最后一站夏威夷大岛的科纳度假村。

    两人入住了预订好的一间海边茅草屋顶小木屋,马克萨斯人式,有着面朝大海的阳台。

    玩了一天后,此时夜色如水,刚刚下了一场蒙蒙细雨,转眼又已是一片月明,璀璨的星河和粼粼的大海相映成趣,海风吹拂下,岸上的椰树叶子轻轻摇曳。

    阳台的长藤椅上,两人依偎而坐,看着宁静的海景,都十分怡然。

    莉莉忽然说道:“惟,我爸爸告诉我,奥瑞安又怀孕了,预产期在今年12月,我又要多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了。”

    “哇,恭喜。”叶惟转目看看她,“你开心么?”

    “是的。”莉莉露出微笑地点头,“我觉得这肯定是件好事。”

    “你想要弟弟还是妹妹?”叶惟问道。莉莉想了想答道:“妹妹吧,我就差一个妹妹了。”叶惟望向星空,“妹妹很难缠的,听说朵朵这几天发脾气要找我,不过她会高兴的,我买了那么多礼物给她。”

    “明天下午我们就要回去了。”莉莉说着一叹,往他的臂弯里靠得更紧,“真快,一下就十天过去了。”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叶惟也搂紧了她,清爽的海风让情意越发涌流,“莉莉,这个假期是我人生至今最开心的一个假期,就像活在一个不真实的世界里,像一部全程幸福的爱情电影。”

    “你把我想说的话都说了,这是我人生最快乐的十天。”莉莉呢喃,是啊,那么幸福,那么甜蜜,绝对绝对的刻骨铭心的回忆,难以想象如果没有来,会是怎么样的糟糕。

    叶惟突然笑了起来:“现在我们都患上‘旅游结束恐惧症’了。”莉莉清笑了声:“有这个症吗?”他笑道:“有吧,我感觉旅游和看电影真的很相似,在一段时间内,完全远离了你的生活,享受纯粹的情感,它是不真实的,也是真实的。”

    “那我还真得了这个症,我不舍得离开。”莉莉嘟嘟嘴,“再玩一个月就好了。”

    “我也不舍得离开,但生活是要继续的。”叶惟眼里闪烁着一些别样光芒,“我都迫不及待要开始很多事情了,回去再准备几天,《婚期将至》的重制镜头就要开拍,计划要拍15天呢,二十多人的‘大片场’!

    一半人是好莱坞片场老油条,他们的岁数平均都大我一倍,全部由我来领导!真有些紧张啊。”

    “你才不会紧张,你可是VIY。”莉莉抬手捏了捏他的脸颊,“你可以做好的,你总是会做好。”

    “谢谢。”叶惟凑过去亲了她一口,自信满满的样子,“也没什么好担心,反正我是个新人,我一向都说自己还有太多需要去学习,像好莱坞片场文化,就算是达鲁姆那些南加大大学生都不懂,我们只懂些术语而已。”

    他想到什么,笑了笑道:“还好,我有个新助理,吉娅-科波拉,她不同,没什么片场文化是她不懂的,有她协助,我应该不会怎么出丑,除非她故意让我丢脸,有可能的,那家伙绝对有可能这么做!”

    莉莉一边挽挽秀发,一边道:“你们挺合拍的,认识没多久,就像老朋友那样了。”

    “大概是因为我们都热爱拍片吧。”叶惟说得来劲,这种悠然气氛下,想到哪句说哪句:“吉娅真的是个有趣的家伙,我看了她的短片,她可也充满着天赋,我们会互相提升。”

    “那很酷。”莉莉轻赞一声,明眸转动,“那很酷……”

    叶惟忽然想起吉娅大师是个女孩,顿时又亲她一口,郑重地道:“你放心,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她的眉毛太细了。”

    “去死。”莉莉忍俊不禁地捶了他一拳,嗔道:“我哪有担心啊……你不要自作聪明好不好。我才不用,世界上只有我才能忍受你的‘露白公主’!”

    “那不就是你吗?忍受自己的确很容易。”叶惟哈哈大笑,被她打了好几拳、踢了好几脚,他笑声渐停,温柔的说起情话:“莉莉,不用舍不得,我们还会再来的,夏威夷,还有很多很多其它的旅游胜地,我相信。”

    他想自己真爱上她了,不然怎么会如此憧憬,如果被那些“前女友”听到他这么说话,她们不会相信吧,他自己都难以置信。

    “我也相信。”莉莉心里甜滋滋的,什么裂痕早就没有了,心底的那些不安也消散了很多,一切都会好的!

    气氛美妙,情意汹涌,她看看他,几乎要说“我爱你”,他们之间的第一句!但又怕吓着他,就忍着没说出声,只在心中默默的道:“惟,我爱你。”

    “不用多久,暑假的时候,我们就再去旅游!”叶惟笑道,“我请的话,我们去长滩;你请的话,我不知道。”

    “那我们都要安排好日程了。”莉莉满脸期待,“《婚期将至》重制版是在6月份展映对吗?”

    “是的,要展映,也许还会小规模上映,这是我自己的展望,那就要做些宣传了;还要开展《阳光小美女》的前期筹备,但我想8月份肯定能有一些空闲时间,我不拍电影会死,不放假也会死。”

    两人聊了很多,直至快晚上10点,夜空又要下雨,才回去木屋里准备睡觉。

    木屋里的布置十分简朴,家具和装饰物都要么是木头雕刻的,要么是草料编织的,除了些电视、冰柜等现代电器,简直像回到原始部落,一张双人木床靠在墙边,铺着手工精致的草席。

    叶惟伸了个懒腰,躺倒在床上,有些困了。

    两步外的莉莉缓缓地脱掉外套,然后是T恤,上身只剩下一件粉白色的小背心,见叶惟没有多留意,她轻咬嘴唇,就把T恤扔向他,道:“惟,帮我把睡衣拿过来。”

    她知道的,这几天自己都在有意无意地创造着发生什么的气氛,只是他真的很守规矩,成了个书呆子似的,唉……

    这个假期最遗憾最愚蠢的事,她不想带回洛杉矶,她想终结它……

    “哦。”叶惟应了声,把脸上她的T恤拿开,伸手探了几下,抓起一件布质轻薄的花纹睡衣扔给她,心头真有点郁闷,这女孩知不知道这样很诱惑!她在干嘛,想憋死他吗?

    莉莉接住抛来的睡衣,看着他一动不动的躺着,也真无奈,不知道该怎么说。

    只好穿上睡衣,上床躺到他旁边,依偎进他的怀抱中,期待着他的手会不老实……

    叶惟轻抚了她的后背几下,浑身的热血就要沸腾,有个东西也蠢蠢欲动,转念一想又不能发生什么,开了个头还让自己更加难受,甚至忍不住而冒犯到她,何苦呢!!

    他就停下来,继续这些天的策略,抑压,睡觉!那几盒东西真是带得多余,一个都没用,哎,睡吧睡吧。

    过了一阵,惟都没什么动静,看来还是不会主动的了,最后的机会!莉莉深吸一口气,心跳极快,满脸通红,手上抚向他的肚子,轻声微微有点颤:“惟,我准备好了……”

    然而他还是毫无反应!她皱皱眉,抬头看向他的脸庞,只见他已经睡着了,微张着嘴巴,睡得很香甜。

    醒醒!莉莉无奈得真想撞墙,天啊,天啊……叫醒他吗?古怪!算了……下回吧,会有机会的。

    她依着他,想着心事,渐渐也朦胧地睡过去了。

    ……

    一夜过去,什么都没有发生,第二天,两人在岛上又玩了一个上午,下午回到瓦胡岛,乘坐傍晚的航班,飞回洛杉矶。

    梦幻般的春假结束了,众多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anodetype=”reportChapterBtn”uuid=”133″href=”javascript:;”class=”gray2″>举报本章</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