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是说,跟日光小美女》同档期的电影?”

    如果有什么利益冲突,叶惟第一想到的就是档期。

    “是的,我推断这方面的可能性最大。”布瑞恩严肃的话声从手机传出。

    最好的上映日期是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做正确的事,而影片撞车则是必须考虑的方面。北美每周都会有多部新电影上映,难免会出现题材、内容、话题等各种各样的撞车,要争抢同样的观众群。

    时至今日,其实好莱坞发行商们已经渐渐呈现出一种“校友化”的发展趋势,因为公司高管们经常换东家,导致了两个情况,一是每个人都有朋友在其他公司里,二是说不定明年我就会到现在的敌对公司去。

    所以大家和气生财,别说使阴招损招了,正当竞争的热情都缺乏,如今的风格是什么?打电话、开会议等等地沟通,“喂,我们也要在4月l号上映。”、“我们也是啊好吧,该怎么调整?”

    如果谁不择手段地沉重地打击了对手,那他也将遇到同样的打击,在生意中这样每个人都会是输家,就像用核武器可以取得胜利,但两个核武国家却不会打核战争。

    而且身为雇员,公司利益第二,个人利益第一,金字塔的顶层空间非常小,谁不想被其他人一起踢出去,还是要遵守一些规则的,否则刚刚给公司带来一场大胜就被解雇掉,自己的高管位置被别人坐上去,公司赢了,人输了,谁会这么做?

    撞车实在对彼此都没有好处,怎么聪明地选择最好的日期同时极力避免撞车、把利益最大化是大家最关心的。

    然而,这个世界不是天堂,撞车是少不了的,竞争也是。

    203年2月,狮门影业宣布其重要影片《惩罚者》定档204年4月6号,米拉麦克斯的《杀死比尔2》却也定档于4月6号,同样是B级动作惊悚剧情片,同样以年轻男性为目标观众,两家公司都不愿改档。

    于是那一周发生了对决,最终《杀死比尔2》以271家影院收下355万票房,击败了249家影院收下1787万票房的《惩罚者》,它们下画时的全球票房是6亿∶054亿,《杀死比尔2》杀死了《惩罚者》。

    不过米拉麦克斯没有一贯地大炒其票房,因为不想惹恼狮门引起更大的冲突,撞车的胜果偷着乐。

    世界上是有复仇这种东西的,同在204年,迪斯尼和皮克斯的动画大作《超人总动员》定档10月l日,6万制片费、333家影院、最顶级的品牌,没人愿意跟它过不去,除了梦工厂。动画大作《鲨鱼故事》定档10月l日,756万制片费,406家影院。这真是让媒体大众错愕,为什么?

    因为梦工厂动画的CPO兼创始人之一的杰弗瑞-卡森伯格以前当过迪斯尼的制片部主管,挽救迪斯尼的人之一,却由于和CPO兼董事会主席迈克尔-艾斯纳意见不合、激烈争吵而被踢走,才有了梦工厂。

    《怪物史莱克》的成功让梦工厂有了挑战迪斯尼的信心,《鲨鱼故事》故意撞车,一场恶战似乎在所难免。

    只是迪斯尼让外界失望了,《超人总动员》的上映期改为ll月6日,没有对决的兴趣。梦工厂再改的话就过线了,没有,最后《鲨鱼故事》B6亿全球票房,《超人总动员》6-l亿全球票房,生意上皆大欢喜。

    有时候是避免撞,有时候是找撞,影片排期实在是一门大学问,现在发行商不只是自己决定,还会在相关方面的中立统计调查公司上花钱,以得到更全面的分析和协调。

    日光小美女》定于ll月ll号,多么好的日子,周五、老兵节,一旦影片有冲击颁奖季的潜能,那还有着足够时间报名和造势,又和定于2月2号上映的《慕尼黑惨案》错开,又有敌人狭路相逢,虽然不是相同观众群的撞车,话题性却更高了,容易引起外界的兴趣,有利于宣传。

    但不管怎么样,一旦定下档就有了利益冲突,尽管电影观众的消费行为有着随意性,观影次数是不固定的,影片越多、市场越热、周票房总额越高,有话题更可能共赢,问题在于想成为周冠军的不只一部影片,蛋糕往往几乎全被周冠军吃掉。

    ll月4日,《鸡仔总动员》,迪斯尼,6亿制片费,动画片,目标全年龄观众群。

    ll月4日,《锅盖头》,环球,26万制片费,萨姆jl丨德斯执导,杰克-哈伦哈尔、今年奥斯卡影帝杰米-福克斯主演,战争传记片,目标成年男性观众群,目标颁奖季。

    ll月ll日,《勇敢者游戏2》,66万制片费,索尼/哥伦比亚,乔恩-费儒执导,克里斯汀图尔特主演,科幻喜剧片,目标青少年、家庭观众群。

    ll月ll日,《要钱不要命》,40UU万制片费,派拉蒙,嘻哈明星50分主演的半传记动作犯罪片,目标歌迷、嘻哈粉丝、黑人成年观众群。

    ll月ll日,《傲慢与偏见》,焦点,26万制片费,凯拉-奈特莉主演,爱情剧情片,目标情侣观众群,目标颁奖季。

    ll月ll日,《绝地威龙》,米拉麦克斯,26万制片费,詹妮弗-安妮斯顿主演,惊悚剧情片,目标成年观众群,目标颁奖季。

    ll月ll日,日光小美女》,梦工厂,60万制片费,家庭喜剧片,目标全年龄观众群,目标颁奖季。

    ll月18日,《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华纳兄弟,6亿制片费,魔幻片,目标全年龄观众群。

    ll月18日,《与歌同行》,二十世纪福克斯,26万制片费,音乐传记片,目标约翰尼-卡什歌迷、全年龄观众群。

    如果是因为档期撞车而有了这次设局陷害,那么按理幕后策划者跟这些影片离不开关系,是谁?

    《哈利波特》首先可以划掉;派拉蒙和梦工厂关系不错,《要钱不要命》的市场完全不同,也可以划掉;《锅盖头》、《绝地威龙》、《与歌同行》的冲突性都不高。

    嫌疑最大的还是索尼/哥伦比亚,《勇敢者游戏2》、叶惟的出身;焦点的嫌疑也不小,不是沙姆士,是大卫-林德,现今卡司的日光小美女》成功的话会让他失去竞争环球CPO的机会;迪斯尼?也许它就是《非常嫌疑犯》里的凯文-史派西,他们也有理由这么做,跟梦工厂的恩怨。

    “那女人看着像日本人吗?”布瑞恩问道。

    “看不出来,那是个火辣的婊子,辣得我的中日韩雷达失灵了。”叶惟自嘲的笑了笑,望着车外的风景,又道:“再说就算是索尼做的,为什么非要找日裔,找个华裔也行啊,地球上最不缺的就是婊子。”

    “看来你理解了我的话,谁都有可能。你记得,无论什么时候,什么情况,小心点说话,你可以谈我的屁股、你的屁股,但不要谈种族、政治、同性恋……它们不能从你的嘴巴里出来,明白吗?”

    布瑞恩叮嘱了又叮嘱,十分严肃:“我是犹太人,可我都不喜欢说这个词,懂吗?你不用回答我,一碰到这种话题,你就走得远远的,越远越好。小子,你现在需要的是时间当你越来越是个大人物,中国电影市场越来越重要,到时候哪怕谁看你不爽,想把你摔下去,多的人捧着你在上面。”

    其实一开始VIY本就是个长远计划,只是叶惟的爆炸力让大家都措手不及。

    “我知道该怎么做。”叶惟又笑笑。

    “你最近尤其要小心,他们应该不会就这样放弃的,明天哪份小报上说你勾搭粉丝遭拒我也不奇怪。我这边会给你打听留意的,告诉汤姆他们也由我来吧,你别想那么多,做好自己的工作,找些不惹麻烦、不伤害自己的乐趣。”布瑞恩说。

    叶惟闻言笑道:“哟老兄,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总是找得到乐趣。”

    结束这个通话后,叶惟按着手机翻起通讯录,心中似乎想找谁谈谈这件事,但跟好友们谈,除了让他们气愤和担心,打扰他们的学业,没别的,他不是想找安慰,就是想谈谈……在一个名字上顿了顿滑过去……

    妮娜?几乎按下拨打又取消,不男人应该自己面对困难,让女人快乐。

    叶惟摊开双手松开,手机掉落到驾驶座边上,向着仪表台上妮娜亲手缝制的淡粉色猪仔布偶、他们的爱情吉祥物“米米”说道:“丑恶的世界,对吧?”

    双手握着方向盘,他的眼神凝聚在停车场远方的道路,“米米,我告诉你,这场游戏我是立于不败之地。”

    为什么?

    “因为我从来没有在乎当偶像,我在乎的是拍电影。就算整个好莱坞抵制我、连独立片也拍不成,我会完蛋吗?不,我知道有一个地方永远都对我打开怀抱,那是我来自的地方,不是洛杉矶,是中国,一个拥有66年历史的伟大国家。

    你知道北美绝大多数人都不了解中国,他们从来没有踏上那片土地一步、就在只报道中国负面新闻的媒体上看些胡扯,就以为自己多聪明,说这说那的,一群白痴。布瑞恩有一句话是正确的,中国电影市场越来越重要了,什么时候成了大票仓,你再看看好莱坞拍不拍一堆华人演员的电影电视。伙计,一切都关于钱

    不是一切,我知道和钱无关的一件事是,中国总会有我的席位,中国中国人说了算我永远都不会没有拍电影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我立于不败,真他马幸福,哈哈”

    叶惟说着大笑了起来,看看米米,声音又冷下来:“但我不会就这样回去的,我要赢得这场游戏,再改变游戏规则

    我不需要知道对手是谁,白人、犹太人、黑人、日本人、外星人?我不在乎,先生们,你们以为自己面对着的是谁?”

    路虎车的打火启动声响起,叶惟一脚踩下了油门,车子往前方飞驰而去。

    “你们想玩?那就玩吧”

第二百三十七章 世间险恶    当2月1824日过去,《都是戴茜惹的祸》交出了自己的首周成绩单,在-18B家影院收下1545万票房,INDb66分,烂番茄新鲜度54喜爱度各方面都只是勉强合格。

    影评界对它评价不佳在于认为它平淡、标准,罗杰-艾伯特也给了差评,说它的故事“没有真正的骨肉,如同一潭死水”,但媒体大众对于安娜索菲亚-罗伯的表演都竖起大拇指,一颗冉冉升起的耀眼新星。

    2月2日是电影界一个大日子,第77届奥斯卡金像奖举行,当晚《百万美元宝贝》拿下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和最佳男配角四项大奖,成为了最大赢家。

    叶惟和奥斯卡没有关系,没有提名、不是颁奖嘉宾、也没有去蹭红地毯、奥斯卡之夜的众多派对一个没有现身,他在多伦多呢。布瑞恩对此颇是不满,本来他可以去参加名利场派对的,曝曝光、扩展人脉,现在都没了。

    叶惟倒不是怕交际,只是暂时不想过多地处身繁华,因为“这会破坏执导日光小美女》的感觉”,布瑞恩听了无从斥责。

    时间踏入三月份,日子就在忙碌努力的工作和甜蜜欢乐的生活中过去,每年的春假又快到了,但今年叶惟无法像去年那样去旅游了,因为4月4日就是LM的开拍日,他能过复活节假期,却不能像普通学生般一口气连着玩十几天。

    近来他请假越来越多,这个学年的一部分学业要完成不了了,真是给亚裔学生丢脸,很多老师说过他是害群之马,叶惟现在有点相信了。今天又请假了,早上开了个拍摄技术会议,此时中午,他正一个人在办公地附近的查理小屋餐馆内吃着午餐。

    和毛瑞尔他们待一个早上了,下午还要待,午餐大家都想有喘气的空间,就不一起了。

    查理小屋是间乡村风格的餐馆,墙砖破落的墙壁,朴素的装修,昏黄的灯光下,零星的顾客坐在简单的原木桌椅边,享用着乡野特色的食物,低低的谈话声,有女侍应走来走去。

    叶惟坐在墙角边的桌位,吃着鲜美的煎蛋和牛扒,近几天的午餐都在这里光顾,食物、服务和气氛都真不错,什么时候带妮娜来烛光晚餐也好。

    “打扰了,你是叶惟”刚进餐馆的一个年轻亚裔美女,正找着座位,突然发现了什么,径直走来,惊喜的样子

    她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一头直长的黑发,脸容漂亮,身材成熟姣好,白色毛衣外套里是深蓝色紧身连衣裙,双腿穿着黑色丝袜,手上挽着个女式提包,散发着。她说着说着一口多伦多口音的英语,一时间分不出是什么亚洲族裔。

    “居然能在这里遇到你,太棒了,我是你粉丝,我叫安吉丽卡-李。”

    被粉丝认出也不是第一回了,有时候会不想被认出,但不是美女粉丝,叶惟对她笑了笑,“很多人说我长得像他

    “你真幽默,你就是他对吧。”安吉丽卡的甜美声音中满是激动:“我们全家都超喜欢你,我、我父母、我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都是,我们都说你是华裔的骄傲。”叶惟说着谢谢,安吉丽卡看看他对面的椅子,期待的问道:“我可以坐下吗?”

    叶惟心情很好,餐馆的墙又不是透明玻璃,不会发生被外面狗仔拍到照片的事情,这里也没有狗仔,她站着说话反而要引起其他顾客的注意,又是华裔大粉丝,就点头道:“可以,请坐。”

    “哇。”安吉丽卡顿时高兴地弯身坐下,那一刹那浑圆的臀部让裙子绷紧,显出养眼的轮廓,她把提包放到桌上,向走来的女侍应点了一份煎蛋和可乐,就看着他,黑眼睛的神采有点迷醉。

    “我不是你的食物。”叶惟笑了声,继续切着牛扒吃,这么个漂亮女生,他要是单身的话很乐意和她调调情,看看有没有发展可能,但他有女朋友了,让列夫他们羡慕死、连本吉都说好的女朋友,他又不喜欢乱跟人调情。

    “你真有趣。”安吉丽卡露出迷人的笑容,又双手相握地说:“感谢上帝,让我在这里遇到我的偶像。《婚期将至》真的让我笑翻了,你演得好好,我现在最期待的电影就是日光小美女》,你在创造着奇迹,真厉害。”

    被她赞了又赞,叶惟自然挺开心,没有忘记不要飘飘然,“不只是我,拍电影是团队工作。”

    “团队,听起来很酷,我一向对电影是怎么拍的充满兴趣。”安吉丽卡娇柔柔的道:“有没有可能,我能到日光小美女》片场看一看?我真想看看做导演时的你。”

    叶惟耸耸肩,“我不能答应你,因为片场有可能是保密的,现在还不知道。”他说着喝了口清水。

    “哦……”安吉丽卡惋惜的神情,从手袋拿出了纸笔写下了一串数字,推给他,“这是我的号码,如果可以请联系我。”叶惟说OK,用水杯先压着那张纸,安吉丽卡的手指有意无意地触碰了他的手一下,语气暧昧的道:“其它时间也可以打给我。”

    “美女。”叶惟又耸耸肩,“我有女朋友了,我爱她。”

    “噢”安吉丽卡闻言有些失望,这时女侍应捧着餐盘上菜,待她走后,见叶惟不准备再说什么似的,她又道:“那也没关系,我相信上帝让我们今天相遇,一定是有什么意义的。”她一脸的虔诚,“我是基督徒,你呢,你相信上帝吗?”

    “我相信。”叶惟继续吃起牛扒,说道:“在大自然、在宇宙面前,人类太渺小了,我相信有上帝的存在。”

    “那你也是基督徒?”安吉丽卡有点兴奋起来。

    叶惟啃着牛扒,好吃,心想一定要带妮娜来品尝,不经意地答道:“我是个多宗教信仰者,除了邪教,我尊重一切爱好和平的宗教。我认为上帝就是上帝,我们只是从不同的道路去寻找同一个答案。”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安吉丽卡认真的念了句《圣经》,“我相信信仰耶稣是最正确的道路。”叶惟不置可否的抿嘴,她又问道:“你有没有看过《耶稣受难记》?”

    叶惟不说话地点点头,心头在笑,耶稣没有教你调情要有个度吗?中国文化可有教。

    安吉丽卡叹了一声,“真是太残忍了,我看的时候几乎全程都在哭,耶稣为世人蒙受了太多苦难他来人间救赎我们,犹太人却背叛了他,我一直想如果没有犹太人的背叛,耶稣在这个世间再久一些,现在的世界会不会变得更好

    她睁着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咬着可乐杯的吸管,静待他说些什么的模样。

    叶惟正要说“我不那么认为,人总是在背叛神,什么种族都是”,话到嘴边,突然浑身的寒毛都唰的竖起,本能地感到身处于一股致命的危险之中,犹如被狙击手远远地瞄准,这女人是谁?为什么要跟我谈这些?

    基督徒,《耶稣受难记》,犹太人?

    哪有粉丝、哪有正常人初次见面就扯这些宗教、种族等禁忌话题的?以前是真没有遇过。

    他骤然想起了自己曾经是怎么对付凯文-托马斯的,如果安吉丽卡正偷偷进行着录音或摄像,如果自己被迷得昏了头,不管对犹太人有没有意见,跟她说“是啊,犹太人烂透了”、“犹太人真该死”,再被公布出去,会有什么后果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叶惟清楚明白,无论如何现在自己不能再和她说任何话最好买单走人,他喊道:“侍应

    “我很抱歉,我不该谈这些的……”安吉丽卡见他变了脸色,连忙道歉,“你是我的偶像,所以我说得太不注意了,对不起。”

    叶惟还是没有说话,从裤袋拿出一支签字笔,往她的号码纸另一面上写着“谁派你来的?”拿起向她展示了一下,就见到她的神情一变,似有点不安,演技也不是那么好,这下他可以肯定,她不是粉丝,她是个来害他的婊子

    幕后指使是谁?真他马歹毒,找个亚裔来博亲切感,装粉丝玩调情性暗示,要是他满心以为有艳遇,要是他是那种不管有没女友,有得上美女就上的混蛋,他已经出大麻烦了……

    “你是什么意思?没有人派我来。”那婊子还装着不解。

    叶惟没有再理会她,等侍应过来后,买单,给小费,起身走人,那张纸当然拿走,不给她留下。

    “是因为我是亚裔女生?”安吉丽卡连忙也买单,追了上来。叶惟不禁好笑,还想挑衅他和亚裔群体的关系,哈哈哈

    快步地来到餐馆旁边的小停车场,叶惟开着自己的路虎车走了,从倒后镜看着站在餐馆外街上的婊子越来越远,这才骂了一声“ECK”,一边开往办公地,一边思考着这事。

    过了一阵,车子驶进湖畔边的一个大停车场停下,他拿出手机打给了布瑞恩,能想到现在该问的人就是这位老兄了。

    嘟嘟几声后,那头接通了,叶惟望着车外的空旷地、远处走动的几个人,道:“布瑞恩,刚刚我应该几乎被人设局陷害了。”

    “怎么回事?”布瑞恩话声惊讶,当听叶惟说了经过,他冷静地问道:“你都说了什么话,一句句再说一次,好好想想,一个词都不要错漏。”叶惟当下复述了一遍,再三确定没有错漏,布瑞恩听罢松了一口气,“惟,绝对是有人设局害你。”

    真是不惹麻烦,麻烦找了上来。

    “你知不知道,只要你有提及犹太人,你就有大麻烦了;如果你有说上帝、犹太人的坏话,你完了。”

    “是的我知道”叶惟靠着椅背撇撇嘴,犹太人在当今世界的话语权太大了,在美国、在好莱坞、在传媒行业,都有着霸权般的地位,想要上升,就不要冒犯这个群体,因为《耶稣受难记》,梅尔-吉布森从二千万片酬巨星变成了过街老鼠。

    问题在于,就他个人而言,为什么要冒犯犹太民族?白人、黑人、犹太人,他们的历史恩怨关他什么事,耶稣是不是弥赛亚关他什么事,他都不信耶稣,就算要跟哪个族裔吵,那也必定是日本人。

    犹太人?叶惟没有偏见,莉莉就有4犹太血统,布瑞恩好像也有,任何一个正常人被恶意冒犯其民族,都不会高兴。

    试想如果有谁侮辱、冒犯华人,他也会愤怒,也会不再将其视为朋友,就这么简单。

    “有人想毁掉你,想毁掉日光小美女》。”布瑞恩的声音越发地沉,“我想这个计划早就有了,只是你不去派对、不去夜店,他们很难才找着今天的机会,日光小美女》快开拍了,他们等不下去了。”

    怎么毁掉一个前途大好的明星?毁掉他的形象、他的人脉关系、他的精神。

    华人和犹太人历史上只有恩没有怨,二战的时候,中国上海对犹太人提供了政治避难,保全了数万犹太难民的性命。所以华人在好莱坞历来有着一席之地,远到黄宗沾,近到吴宇森、王颖、李安等人,再到林诣彬、温子仁这些新生力量。

    另一方面很难看到日裔电影人,除了因为人口更少,也是因为无论就犹太人、白人而言,都不想凑日裔电影人玩。日本电影是作为另一种文化的独立存在,黑泽明、宫崎骏、动画片……是你们,而不会是我们。

    格雷格河拉基,最出名的美国日裔导演之一,新酷儿电影浪潮中的重要一员,有多少人认识呢。

    当然,华裔也不是“我们”,是“修铁路的家伙”,中餐、功夫、学习好智商高,也许还帅、有钱、有能力,但没有吸引力。

    什么是吸引力,可以⊥各族裔女孩尤其是白人女孩激动地大喊大叫“我要嫁给你”、“我要和你做爱”,这是吸引力,这就要是一个被捧得很高很高的流行文化偶像。

    华裔男生?做导演没问题,拿奥斯卡也没有问题,做有吸引力的偶像就有些政治不正确了。

    就如以前的迈克尔-杰克逊,在他之前,黑人是没有吸引力的,当他成为全球流行文化偶像,重新定义黑人男生的标签,他就已经得罪了很大一部分狭隘的白人群体,很多白人势力控制的媒体不高兴了,毁掉他

    说他是个怪人,说他在高压氧舱里睡觉,说他吸毒,漂白皮肤,说他是同性恋,说他是恋童癖……

    本来,迈克尔-杰克逊还有很多犹太朋友挺他,然而他年少无知,在《最佳的迈克尔-杰克逊》唱片集的歌词里写了很多像“我是犹太人,你想起诉我吗?”这类的短句,这冒犯了许多人,其中包括斯皮尔伯格这位老朋友。

    虽然后来杰克逊在媒体上再三道歉,说自己没有伤害任何人的意思,并把这些短句从录音带上抹掉,斯皮尔伯格后来也为杰克逊的《历史》专辑发表赞誉而和好,但不是每个犹太人都选择了原谅,杰克逊始终是失去了犹太力量的支持。

    就算时至今日,黑人男生的吸引力已经被主流逐渐认可,黑人白人的情侣组合在银幕荧屏都不是见不到,但迈克尔-杰克逊还是不能摆脱种种丑闻,因为已经迈克尔-杰克逊=奇闻丑闻,这既是一种刻意攻击,也是一种大众需求。

    可以预见直到他死去,他的丑闻还将继续。这种情况下,杰克逊哪怕本来不是怪人疯子,也要被逼疯。

    而叶惟,跟杰克逊相比,他还算不了是什么,但有了这种重新定义亚裔男生的标签的苗头。

    身为在好莱坞势单力弱的亚裔,尽管中国电影市场的份额在逐年上升,却还不是有多少,也许十年后非常重要,就当下205年,叶惟的商业价值在北美,而没有犹太群体的默认支持,再有商业价值也会被压下去。

    没有传媒的关注和造势,是不可能产生明星巨星的,叶惟之所以能掀起一时的天才现象,又有了进一步打破天花板的迹象,得到那么多大人物的垂青,除了才能,跟他的出身是有着重大关系的,亚裔但华裔,华裔但国民党军官的后代。

    不得不说一个关键人物,给叶惟的事一锤定音的,斯皮尔伯格。

    布瑞恩知道,很多人都知道,斯皮尔伯格对中国是有一股特殊情怀的,他的父亲曾是二战中缅印战区B2轰炸机上的通信兵,是跟中国远征军同一条战线打过仗的人,所以他跟西方主流一样不喜欢共产党,却有着中国情怀。

    而叶惟这个军官的孙儿,自然很得老兵儿子的斯皮尔伯格的好感,也成了他的大靠山。

    说不定以后什么时候,两人一起合作弄个《拯救大兵瑞恩》或《兄弟连》那样的关于中缅印战区的电影电视都有可能,这是他们的一重情感纽带。

    如果没有斯皮尔伯格的力挺,没有整个犹太群体的好感,不是好感也是平和的态度的话,叶惟难有现在的和更大的作为。

    眼见他不只是一阵风,真的要成气候了,又有一些人不高兴了,毁掉他

    因为叶惟不只关于自己,还关于亚裔男生的吸引力、社会意识形态里的形象定位,205年不是1975年了,传媒更发达、社会更开明,已经开始有《猪头逛大街》那样亚裔男生配漂亮白人女生的电影,《十六支蜡烛》有远去的迹象

    但这不是主流,这只是一点点试探,里面其实是存在着多方角力的,有人觉得是时候了,又有人觉得“不,他们还是书呆子”。

    在还是一棵小幼苗的现在,如果叶惟失去犹太力量的支持,还招来攻击,会怎么样?

    有着犹太血统的布瑞恩清楚,日光小美女》会被叫停,随便找个原因就行,叶惟会从云端掉下去,在丑闻中渐渐消失,到时候最好还是到中国发展,比在好莱坞混更容易出头。

    “你认为谁是指使人?”

    听到叶惟问,布瑞恩沉沉的道:“谁都有可能,连我都有可能,现在的电话可能正被录音。惟,你懂吗?这是他们的计划另一个害你的地方,你以为他们没有成功吗?

    只要你心情不好、烦躁、提心吊胆,接着对身边的人都失去信任,整天疑神疑鬼,压力过大,失眠,精神问题,药物,磕药……毁掉你的精神,毁掉你的创作力,他们就成功了。”

    为什么明星们几乎都要去看心理医生,为什么娱乐业的人会有群体性的被害妄想症,以及个人的被害妄想症,因为他们很难相信别人,不敢相信别人,身边的助理保镖甚至经纪人发言人都随时会出卖你,过来搭讪的一个人也可能毁掉你,坏蛋大人物可能对你图谋不轨,坏蛋小人物又只想你死。

    在媒体公众的视线下生活,什么都被放大,扣扣鼻孔剔剔牙也是丑闻,说错一句话就可能招来灭顶之灾……

    没有强大的心理素质,还是不要做名人明星比较好。

    “布瑞恩,你了解我,我不怕这些。”叶惟冷笑了声,“我可是只害群之马,他们想弄疯我,没那么容易。但我想知道是谁?”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某个看你不顺眼的白人势力、其它族裔势力搞的事,一家八卦小报、一个什么组织、一家娱乐网站都可能,不过这方面的可能性不是最大的,他们要搞臭你随便乱编就行了,没必要叫个女人去陷害你,多了被反水的风险。

    也可能是私人行为,某个人瞧你不顺眼,想你死,像洛威特,不过也不是最大的,反水和败露同样能毁掉他们。

    这应该不只是种族主义,是你和日光小美女》真的触犯了谁的实际利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