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温-戴茜你去哪里了,我们到处在找你,哈哈,温-戴茜”

    《都是戴茜惹的祸》是今年圣巴巴拉国际电影节的参展影片之一,l月2日这天展映,导演王颖、主演安娜索菲亚-罗伯、西西莉-泰森都出席亮相,还有叶惟的助阵,这位电影神童一身时尚衣装,作为罗伯的男伴出席。

    座无虚席的剧院内,媒体人、影评人和普通观众都在看着大银幕,此时已经到了影片的结局。这天晚上因为打雷,受到惊吓的温-戴茜走失了,举行着一场亲友派对的奥珀尔等人找了很久找不到,正当大家失去希望,温-戴茜撞开屋门,自己回来了

    众人一片欢呼雀跃,孩子们抱住了温-戴茜,它露出了可爱调皮的微笑,影片就在温馨的歌声和情感中结束。

    因为温-戴茜,因为奥珀尔,这个平凡小镇的一群人建立了美好友善的情谊,生活变得有了欢笑,都因为温-戴茜

    一个上升镜头,银幕上显出片尾演职表。

    CA:

    OnaI-----Auuaa66

    prca-----ff-Bae

    GIaIa-----CIc-u

    与此同时,放映厅里响起了掌声,观众们都在鼓掌,但气氛并没有多么热烈,尤其一些影评人的神情更是微妙。

    “阿娜,你演得真好,很好很好很好的表现”前排位置,叶惟使劲地拍动双手,对坐在旁边的安娜索菲亚一连说了三个GPPAT

    他的确这么觉得,阿娜的表演无可挑剔,而影片也有着暖化人心的力量,真的很棒,但他也知道,这样一部标准的商业温情家庭片,缺乏深刻的主题,又有着最后一分钟营救,而且是温-戴茜自己跑回来……

    想想《幸福终点站》在影评界都只是刚刚合格,《戴茜》不可能得到多少的赞誉。

    “谢谢”已经ll岁的安娜索菲亚稍微长大了点,还是中长金发的发型,天使般的笑容,因得到他的称赞而兴奋,“我能演好,有你的功劳,惟,我要怎么谢谢你,嘻嘻”

    “不需要更多,你让我看到了奥珀尔。”叶惟冲她皱皱鼻子,又说道:“但电影本身可能会受到一些批评,无论如何,别理会那些人说什么,你演得非常好,非常可爱,保持吧小鬼”

    安娜索菲亚神气地点点头,“绝对要保持”

    散场后,叶惟和王颖也聊了几句,对于太过标准这一点,王颖的老脸满是无奈,意味深长的说了句“这就是好莱坞生意”,能有什么办法呢,多少权力做多少事,这种商业片的商业把关是精确到秒的,不会导演说什么就什么。

    “老伙计,我认为影片很棒了,我看过原著小说,故事本身就是缺乏矛盾冲突的,重点在于奥珀尔和温-戴茜的友谊、人与人之间的温情,你有着聪明的处理,影片是这么的温暖,这就够了。”

    叶惟很喜欢,但发行商二十世纪福克斯显然知道了影评界的反响不怎么样,影评发布时间推到很迟,一直到2月ll号才有第一篇影评刊登,到17号才是真正的发布日,18号,《戴茜》登陆-18B家北美影院。

    2月19号是叶惟的17岁生日,虽然不上不下的,但因为去年办得简单,今年生活不同了,又正值周末,好友们很早就期待说一定要搞个生日派对,吉娅更扬言他说不的话,就派人到多伦多绑架他回来。

    他也想回洛杉矶和家人朋友高兴地庆生,妮娜怎么办?她太重要了,她快乐他才会生日快乐,于是……

    多伦多时间18号傍晚,叶惟和妮娜一起乘坐飞往洛杉矶的航班。

    “别打扰我看书。”飞机的商务舱里,妮娜轻声嗔道,打了打邻座伸来拨弄她头发的手,叶惟说着OK地望向走过的美女空姐。她轻哼了声,继续阅读手中的《雪莱诗集》:泉水总是向河水汇流,河水又汇入海中,天宇的轻风永远融有,一种甜蜜的感情……

    诗句十分优美,可她心中不住地想起别的事情,又期待又忐忑,要见到他的父母、他的好友们了,她可要好好表现,他们一定都很聪明,喝着茶谈着诗歌等艺术,所以临急往肚子填些功课比较好。

    世上哪有什么孤零零?万物由于自然律,都必融汇于一种精神。何以你我却独异?

    你看高山在吻着碧空,波浪拥抱着波浪;谁曾见花儿彼此不容:姊妹把弟兄轻蔑?

    阳光紧紧地拥抱大地,月光温柔地亲吻海洋:但这些接吻又有何益,若是你不肯吻我?

    真甜……妮娜看过一首首诗,死记硬背了一些,渐渐开始了犯困,“若没有亲吻,情诗又有何益”的感觉,看到不是情诗就更困了,不由打起了哈欠,《西风颂》怎么这么长……

    看着她从打瞌睡到靠着椅背真睡过去了,叶惟竭力地忍着笑,肩膀都在颤抖,拜托,妮娜,不喜欢诗歌何必非要这样,谁让你看了,不就是前几天情人节,给你念了首雪莱你听不懂吗,以后不念就是了。

    动作轻悄悄的把她膝上的书拿走,叶惟看了起来,就看到他最喜欢的一句:过去属于死神,未来属于你自己。

    也是莉莉最喜欢的。不过他想,以前他和她对诗歌的理解,并非有自己以为的那么深刻。

    洛杉矶时间18号晚上,两人下了飞机,没有一同离去,而是像不认识的陌生人般各自走人,洛杉矶国际机场太多狗仔了。

    这周末妮娜就入住布伦特伍德附近的日落大道豪美酒店,自行前去,第二天一早,自行打出租车来到叶惟家所处的南格雷特纳格林街,看着街道两边一栋栋高尚住宅,人生路不熟之际,她就见到戴着球帽和墨镜的尤尼克在前方招手,微笑地跟上去。

    “妮—娜”

    屋外草坪上,当看到除了偶尔视频通话、快三个月未见的妮娜,朵朵太高兴了,一点都没有忘记这是谁,扑上去要抱,托托也嗅出了什么,同样兴奋地扑去,终于知道惟身上的一股神秘味道来自何人

    “你好,朵朵,你好,托托。”妮娜灿烂的笑着,抱起朵朵亲了她脸颊一口,放下她,又弯身抱起围在脚边的托托,着实亲了它的鼻子一口。这让叶惟嫌弃的唔噢一声,“我不想和托托间接接吻……”

    “你没有亲过它?”妮娜瞪目,这么可爱的小狗再一看,难怪托托好像很委屈的样子,她抱着托托凑向他,“亲它”

    朵朵大感好玩的蹦跳,“哥哥快亲托托”

    “不,不,想都别想。”叶惟撇嘴,看着托托伸了伸舌头,不管它想做什么,它做不了

    “亲它”妮娜把托托往他的嘴巴凑得更近,突然噗通笑了起来。朵朵也嘻嘻笑,拍着小手掌。

    “今天是我生日,不是托托生日。”叶惟才委屈呢,脸庞躲来躲去就是不亲,却被零距离的托托舔了好几下,妮娜和朵朵都笑得欢乐,托托兴奋地摇着小尾巴。心知斗不过她们,叶惟往屋子撒腿就跑,“有本事就抓住我”

    朵朵首先奔去,被放下的托托也狂奔,妮娜一时兴起亦笑呼着追去,他没全力跑,她全力跑了,快到屋前就追上了,猛地一下跃起扑到他背上箍住他,哈哈大笑:“抓住你了”

    却看见一对中年夫妇正好走出屋子,微怔的停在门廊上,死尤尼克……

    妮娜连忙松开他,正经的道:“叶先生,叶太太,你们好,我是妮娜,妮娜-杜波夫。”心里哪能不紧张,尤尼克的父母

    但接下来的发展出乎她的意想,叶妈妈和叶爸爸都平易亲和,对她十分热情,似乎还是有好印象,而且他们都是第二代移民,并没有明显的文化差异,她又有备而来,献宝的秀起自己的中文,趁机又向乔讨教了一番,她知道乔在大学是学东亚语言的。

    其实对于儿子的感情事,叶浩根和顾乔从来都很少管,儿子有儿子的青春,他自己喜欢就行,何况莉莉、妮娜都是好女孩。

    对于自己轻易地得到了尤尼克家人的心,妮娜有些难以置信,准备好的诗歌还没有秀呢,找着机会却就是没有,他们根本不谈这个,反而谈谈多伦多、保加利亚这些她熟悉的方面,让她感到很自在。

    两人招呼了她一阵,就让年轻人自己玩去了。

    “进来,快点,我们没多少时间了。”

    屋子二楼,叶惟拉着妮娜的手,走进自己的房间。快九点了,列夫他们就要来到了,今天是星期六,高中部不用上学,所以他们可以上午过来,聚上一天。

    “哇……”妮娜好奇而惊讶地环顾四周,虽然在视频中见过他的房间,实地造访是第一次,眸光自然被那块黑石板吸引去,问道:“尤尼克,那是什么中国文化吗?那块黑石头。”

    “不是的,它是知识之源。”砰的关上门锁死,叶惟回答了每个女生都会问的问题,这些人为什么就不看《20l∶太空漫游》他不多说了,从她背后抱紧了她,亲吻起那修长的脖子。

    “嘿,停止”妮娜发嗔地打他,要挣脱开去。叶惟哀声道:“今天我生日……”他这么一说,妮娜几乎就心软,却感觉到他要有进一步行动,双手已经在不老实地捏着,顿时不依了,“不行,你家人就在楼下,要是发生什么尴尬的事……”

    “一次快的?”叶惟吻着问。

    “你哪有快的,不行……”妮娜红着脸。

    “可这是我的一个梦想在自己房间跟火辣可爱漂亮的女生做爱。”

    “你这个梦想真贱……”

    叶惟还想游说游说什么,外面走廊却传来朵朵的奔跑声,很快就是撞门声叫声,他只好作罢,大力地拍了她的屁股一下,恶狠狠的道:“等着,晚上就收拾你。”妮娜吐舌头做鬼脸,挑衅地挺了挺胸部。

    事实证明还好没做,没过十分钟,朋友们开始陆续到来了。

    艾玛不在其中,因为她正在澳大利亚拍摄《美人鱼》,只能远程祝贺和以后补送礼物,她说要亲自送,不让别人帮忙带。

    就算艾玛在洛杉矶也不一定会来,如果不想和妮娜碰面的话。

    吉娅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一来到屋子后院草地,就结实地搂住叶惟,拍打他的后背,“生日快乐,17岁了?还是比我小一岁,哈哈”她又近乎暴行地亲了他的脸颊一下,转目看向愕然的妮娜,哈哈笑着抱去,“妮娜对吧,很高兴认识你。”

    看着吉娅大师抱住妮娜狂亲了她脸颊几口,列夫等人生起一个想法,大师会不会是同性恋?

    “亲够了没有,你想亲就冲我来”叶惟似是吃醋地大嚷,指着自己的脸,众人一片爆笑。

    “没有。”吉娅上下打量着妮娜,啧啧的赞道:“你太辣了,该死的辣,妮娜,你真让我妒忌我要是有你一半辣,我都不会去学做什么导演,该死的辣。”

    众人的笑声停不下,巴德憨直的大声道:“吉娅大师,我觉得你更辣”列夫吃惊的看着他,什么时候开窍了?

    “谢谢了胖子。”吉娅朝他伸去拳头,“今天我就是你女朋友了,一天。”巴德兴奋不已地叫着“真的?真的?”伸拳和她一碰,大乐道:“我有女朋友了,我也有女朋友了”

    “亲她,亲她”叶惟起哄地大喊,“巴德,你活了一辈子,就等着这一天,现在还等什么?她是你女朋友,快亲她”

    列夫也跟着起哄了,陈诺和科尔温都连连地点头,刚来的安娜索菲亚忙问着“发生了什么事”,朵朵叫道:“巴德有女朋友了”

    巴德的胖脸涨得通红,一拍大腿,冒死地上前亲了吉娅脸颊一口。吉娅随之狂笑,搂着他的胖肩膀,“这才是我的男孩”

    众人在笑,妮娜也在笑,心头其实是木然的,好意外哪有喝茶谈艺术,哪有难以融入的成熟,哈佛-西湖、星二代、童星,感觉这些人也没什么特别,也是爱玩爱笑的年轻人……

    还有尤尼克和吉娅-科波拉真的只是好朋友,以前是她多想了。

    “妮娜,你就告诉我,怎么可以像你这么辣?”吉娅又问。

    妮娜条件反射的回答道:“体操、舞蹈、芭蕾、瑜伽,我都从小练”见众人的神情似乎不对,她连忙道:“还有艺术,像戏剧,像诗歌,有助于陶冶身心,.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呵呵。”

    “哇喔”吉娅、列夫、巴德都在惊呼,重新打量着她,诗歌他们好像看到了什么,惟是真喜欢这类型啊

    “怎么了……”妮娜被他们惊了惊,怎么像这里就她一个人喜欢诗歌似的,咳咳。

    见巴德那愣货就要口没遮拦,叶惟急忙哈哈笑,“妮娜只是开玩笑,她对诗歌没有特别的热情,但是体育运动就不同了那是她的最爱。我要举办二对二足球赛,谁来参加?”

    时光在笑闹玩耍中过去,过了下午三点,叶家很快越发地热闹,哈佛-西湖初中部放学了,又来了几位宾客,女生

    跟列夫约会关系稳定的康妮也来了,她和叶惟本就是好朋友,由于莉莉才变得疏远,现在事情都清楚了,过了这么久了,她想总不能因为莉莉不知想什么,就断了这边的朋友圈子。

    “惟,生日快乐”前院草坪上,康妮有一段长时间没见过VIY了,现在一看真是双眸发亮,真可惜,很早就跟莉莉说好要是她和VIY散了,她就会约他约会,没想到反而被那个妮娜抢走了,她只有列夫这个大鼻子无胆色鬼……

    “谢谢。”专程和列夫出来迎接的叶惟笑着搂抱了康妮一下,接过她两份礼物盒,心头一动,问道:“这是?”

    “蓝色包装的是我给你的礼物,淡黄色包装的是翠丝特给你的礼物。”康妮说着停顿,都为死党有点不好意思,“莉莉没送礼物给你……”

    叶惟噢的耸耸肩:“也许她不记得了吧。”列夫都不知说什么好,不想再被牵连。康妮讪笑道:“我问过她,她说不送,但让我跟你说声,生日快乐。”

    “好的,谢谢。”叶惟点头,忽地一笑,“莉莉有自己的想法,我向来尊重她,不送礼物就不送礼物,你们别觉得她小气,不是的,虽然我不是百分百了解她,但她绝不是小气的人,她也许认为……这对我们都好。走吧,我们的足球赛要开始了”

    康妮默默想着,这话要不要告诉莉莉呢?算了,不掺和人家的事情了。

    不久,叶家后院的小足球场边,众人大笑大叫,叶惟和妮娜一队,列夫和康妮一队,进行着二对二比赛。之前吉娅和巴德一队,朵朵和安娜索菲亚一队……全都输了个惨。

    随着足球再次破网,妮娜的传球,叶惟的射门,两人高兴地庆祝,妮娜几个翻腾后,叶惟一把抱住她,连连地击掌

    15分钟还不到,6∶0了

    列夫又累又挫败的倒在草地上,“不公平,不公平……你们的足球水平太高了,这不公平。”康妮抹着脸上的汗,无奈认输道:“我们输了。”以前VIY和莉莉组队并没有这么厉害,他们能踢个-∶l左右,现在完全是被虐待……

    “不公平”列夫痛苦地大叫,引得那两人笑得更猖狂:“接着谁来挑战?”旁观的众人面面相觑。

    “其实有一种更公平的方式……”这时候,陈诺推推眼镜,小小的声音恰似高人的语气:“电子游戏。”

    叶惟和妮娜相视一眼,都又笑了:“OK,谁怕谁”、“可以啊。”

    很快,热闹的气氛转移到了屋内大厅,众人用E2游戏机打着实况足球,叶惟和妮娜一队,列夫和陈诺一队,各控制着一支顶级球队对决,曼联皇马。

    情侣两人默契十足地按着游戏手柄,“长传禁区,就现在”、“传了”

    “铲他,铲他啊”另一边列夫和陈诺发了狂,慌忙地按起来,铲空了

    叶惟控制着的曼联前锋范尼斯特鲁伊在禁区内一脚起射,皇马门将卡西利亚斯跳起扑救却没碰到球,足球钻进了网窝

    “GOAL”叶惟在大喊,妮娜也同时在大喊,上半场还没完,-∶0了列夫两人懊丧的抓头,还是踢不过……众人的笑闹声响彻着大厅,康妮失望的骂:“列夫,你真烂。”吉娅喊着:“让开,下半场我来,你们真不行。”

    “谁来都没用。”叶惟向身边抬拳,“你们面对的是一个整体,整体大于部分之和”妮娜和他击掌,“我们是无敌组合”

第二百三十五章 巧克力    时光匆匆,2月9日是205年的春节,叶家全年最重要的节日,l月下旬都在多伦多过的叶惟早一天就回到洛杉矶,与家人团圆过年,大家都一身新衣,托托也穿上福字红外套,以祈求今年有福,大收红包的朵朵笑得咔咔声。

    节日总是一个接着一个,有大众节日也有私人节日,次天10号大年初二,艾玛的生日也到了。不过今年10号是星期四,春节和生日都不是联邦或加州假日,照常上学上班。

    在新年工作真是挺没劲的事情,但随着日光小美女》开拍日期越来越近,叶惟的空闲时间越来越少。

    就算是独立影片,各种的会议还是永无休止似的,有些会议是必要的,有些会议叶惟真觉得是浪费时间,可是不开又无法得到一些决定,不是他拿不定主意,是他需要说服和协调各方。

    好莱坞机器中的制片人和导演的苦楚他着实尝到了,本来经验和资历都浅,又太过年轻,问题也就更多了,这叫“权力越小,会议越多”,如果60万预算全部是他投资……坏处是风险巨大,好处是没有无用的会议,不但省时,还有利于身心健康。

    每当开会开到郁闷的时间,叶惟就想想吴宇森,想想他说的“我在《变脸》拍摄前开了B个月的会议,真是浪费时间”

    除了会议,实质工作也在进行,今天就要做场景勘察FCH-COHT),但勘察的只是第二候补场地,第一候补在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那边有税惠政策。只有发生一种非常坏的情况,在多伦多拍不成、在新奥尔良拍不成,才会转道回来洛杉矶。

    虽说在洛杉矶拍谁都方便,然而税高人工费高,如果发生这种事,要么又加预算,要么缩短拍摄日控制预算,到时候就真的一个头两个大了。

    这天一早,在剧组各部门的头头跟随下,叶惟开始一天的考察工作。

    哈佛-西湖初中部,早上9∶2,半小时活动时间准时到来,整个校园掀起浪潮一般,学生们或前往自己的社团活动地,或闲逛聊天。

    作为亚裔学生占到2%勺学校,中国新年在这里颇受重视,虽然不放假,但学校方面有相应的致辞庆祝,昨天年初一,亚洲美国文化俱乐部等社团也组织举办了庆典活动。

    年初二,热闹却没有减轻多少,因为今天是追梦联盟俱乐部的活动日,一群接过权力的年轻人没有失去传统,若然不是教员制止,几乎都要在学术中心前放鞭炮了。

    很多社团也在活动,学术中心二层的一个典型教室里,前面的黑板上,用彩色粉笔写着优美的英文“uruaIItttuv”,下面是一行“HauteNr”,周围画了些喜庆的鞭炮图案,还有一行方方正正的简体中文字“新年快乐”。

    这里是新闻学学会的活动地。

    教室中间十几张课桌围成半圆的一小圈,坐着十来个青春男女学生,而半圆前方的那张课桌则是会长位置,一个身着红黑格子外套、白色宽T恤和淡蓝牛仔裤的少女站在桌边,桌上摆着一叠文件。

    “麦琪、芬恩、大伙儿,中国新年快乐”活动开始之初,莉莉笑说地祝贺,两位亚裔成员和众人都纷纷笑贺,莉莉回头望了望黑板,“我没有写错字吧?新字太难写了。”

    “没有。”麦琪摇头,众人都轻笑,莉莉也笑了声。

    其实去年起她在“世界语言”一科就选修了中文,而且有着不少积累,所以写得还挺好的,不是吗?莉莉回过头,敲敲桌上的文件,说道:“我做了一份计划书,关于创建一本我们社团的年刊出版物,今年是创刊第一期。”

    “好啊”、“支持”众人听了都很兴奋,加入新闻学学会本就有这个期愿。

    莉莉把那叠计划书分派下去,最后只剩一份拿在手中,她半倚着会长桌子,一边翻看计划书,一边说着想法:“现在初中部和高中部一共有五份学生刊物,其中周刊两份、月刊也两份,年刊只有一份,就是《年鉴》。”

    众人微微点头,她扫视了大家一圈,又道:“《年鉴》是跟学校官方合作的,内容都很正式,我们的照片、成就、感言等等,但在我们的日常生活方面很缺乏,所以我的创刊想法是,我们来填补这方面的空白,内容更为休闲,可以是趣事,也可以是八卦。”

    她转身走到黑板前,拿起白色粉笔写下Ameut、In,笔头停下,她圈起了这个八卦,回头对众人道:“我知道你们很想在年刊上看到我和叶惟的八卦,答案是不了。”她双手做了个兔耳手势,“那家伙已经上了这份刊物的黑名单了。”

    “哈哈哈”众人毫无顾忌地乐笑,因为莉莉显然在说笑。

    “哈哈。”莉莉翘嘴歪脖地一笑,认真道:“八卦可以有,但篇幅很少很少,只能是健康的八卦,不能为了博眼球就乱来,更不能伤害到任何人。不只是八卦这一块,其它所有的新闻选材都要这样,这是我们年刊的宗旨之一。”

    成员之一的翠丝特疑问道:“那样会不会跟《年鉴》分别不大?”

    “好观点”莉莉指指死党,自信的道:“《年鉴》其实是一种展示和记录,但我们呢,‘有趣,……”

    哒哒哒,她往黑板写下“Puu”。

    “这也是我们的宗旨”

    多伦多,韦克斯福德艺术学校,同样没有春节假期,亚裔和非亚裔都照常上学。

    自从和尤尼克恋爱、接着又出演了驱魔录像》之后,妮娜对表演艺术的兴趣超过了其它艺术,所以只读了综合艺术一个秋季学期,在冬季学期,她就申请换到了表演艺术-戏剧专业。

    学习表演是有趣的,最有趣的是和尤尼克一起训练,一起排戏,一起出演学校的舞台剧,之前一月下旬时她和他就联手演了一出《罗密欧与朱丽叶》,很好玩。

    妮娜发现自己在表演方面颇有优势,从小的辛苦终于有了回报,凡是身体动作的课程,像肌肉放松和控制、动态伸展等等,对她来说没什么难度,因为学舞蹈,她几岁大就开始练拉班动作了。

    不过表演不只是身体,要学的太多了,比如表情细节,在驱魔录像》片场,这是她NG最大的原因,有时候少,有时候多,有时候太生活化,有时候又太戏剧化。

    正上着的是一堂即时表演课,空旷的表演室里,地板上坐着二十多个学生,罗谢尔老师讲着课,妮娜一边专注的听着,一边以圆珠笔往手中的褐皮笔记薄记着笔记,写得密密麻麻。

    现在她在读书学习上,真的用心了很多很多,笨蛋做不了尤尼克的女朋友

    “我们经常会说如果你把真实的生活搬上舞台,没有人会相信它。为什么呢?因为发生在生活中不同寻常的事情,一旦呈现在观众面前,他们会感到难以置信,这不可能发生,尽管生活永远比戏剧更具戏剧性,没有人会相信

    罗谢尔老师顿了顿,好让写笔记的几位学生可以写,也让众人消化消化。

    “但是,当你以戏剧的形式,运用具有魔力的这个词去告诉他们。观众就算还是不会相信你表演的内容会在生活中发生,却仍然会很享受舞台和银幕的故事。是其中的关键,假如就是具备了可能性,我们说的可信度、说服力。

    我们要怎么才能呈现出有说服力的表演?非常讽刺,恰恰是避免过分地生活化,不生活化比生活化更让人感到真实”

    看着学生们的笑脸,罗谢尔老师继续笑道:“我们要用一些在生活中不会有的解读、反应和细节,构建观众需要的可信度。”

    学生们既感有趣,又若有所思,妮娜赞同地点头,这引起了罗谢尔老师的注意,“妮娜,你有什么看法?”

    “我认为……”妮娜被提问得有点突然,边想边答道:“就像不高兴,我们在生活中可能会面无表情、发呆,可那样观众就看不出了,所以要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她皱眉瞪目的,“把内心的情绪放出来,让观众看得明白。”尤尼克是这么说的。

    “就是这个道理。”老师拍手称赞了一声,“我们要把角色的情感释放出来,表演的时候不要问‘在这种情况下,我会怎么做?,,而要问‘在这种情况下,我的角色会怎么做?,但这还是生活化的表现,有一种方式是更加不生活化的。”

    老师的话让众人都怔了怔,妮娜连连地写着笔记,怎么呢?

    “反差式的表演我们不高兴,但是笑容满脸;我们高兴,但是面无表情。这种表演形式有着更大的表演空间。

    我们今天就要做一种角色练习法,当你认为角色应该说什么或者感受什么的时候,把相反的话和感受表演出来,把角色真实的话和感受埋到心底,这可以⊥你们更多地理解角色的潜台词和动机。

    如果你提问的角度合理了,就会存在无限的可能性答案,无限的表演空间。这样就能以你的解读塑造你的角色了,一个反派可能充满让人喜爱的魅力,一个看上去凶巴巴的人可能其实只是害羞。

    现在分为两队,一队是高兴但不笑的人,另一队是不高兴但笑着的人,两人一组,表演吧”

    罗谢尔老师的话说罢,众人纷纷行动起来,妮娜被分到了高兴但不笑的队伍。

    表演前她思索着,自己的确很高兴,怎么不用笑容去表现呢?反差,反着来……

    妮娜微扁嘴巴,转着眼眸,样子似是放松又似是生气,有点摇头晃脑起来,像在哼歌,得意洋洋的。

    “生日快乐”

    10号这天晚上,叶惟出席了艾玛在家举办的14岁生日派对,无论从个人还是工作上来说,这场派对他都必须得去,朱莉娅-罗伯茨一家当然出席了,两个大胖宝宝十分健康,让他暗松一口气,宝宝们健康不生病,罗伯茨才不会突然退出,拍摄才会顺利。

    今天的主角是艾玛,最近几个月来,艾玛明显对他的热情下降了,电话短信什么的都少了,越来越少,她主演之一的《美人鱼》就要开拍,也没有问他什么角色构建问题。

    也许跟什么男孩约会了吧,叶惟还真是肩膀松了松,小女孩,就这样乖乖的不要捣乱,我可不想临门一脚踢飞。

    然而,似乎又错了什么,正当他做鬼脸逗弄着两个宝宝,惹得他们咯咯笑,众目睽睽之下,艾玛拉住他说“跟我来”,从屋子大厅拉到了二楼她的房间,他有些不想进去……

    “不看看我的藏书吗?”艾玛咧嘴地笑着,青春期生长速度真快,几个月而已,她的身材和脸容都越发成熟,此时身着湖蓝的半正式晚礼服,一头金发盘起,小女孩变小美人的风范。

    “呃,OK。”叶惟也不想显得提防着什么,正常好友般走进她的闺房,明亮、整洁、各种女生东西多而不乱,应该是先经过一番整理的,好几排书架靠墙而立,摆满了各种书籍,小说居多,女生小说又居多。

    他扫了几眼,赞道:“不错啊,比我的还多。”

    “书房里还有呢。”艾玛跟在旁边,笑笑,忽然道:“惟,我要另一份生日礼物,你的一个吻。”她嘟起嘴巴,不是开玩笑。

    “这就给你。”叶惟耸肩,一个吻不算什么,就要去亲吻她的左脸颊一下。

    艾玛点点自己涂了粉色口红的嘴唇,“这里。”

    “哈哈”叶惟失笑地看看周围,“没有狗仔队藏在房间里吧?”艾玛顿时睁目,“没有,没有”叶惟凑向她期待的脸容,还是礼仪式的虚吻了她的左脸颊一下,虽然滋啵的一声,却其实连肌肤都几乎没有碰到,“生日快乐。

    “这不算……”艾玛又无奈又情急,想起上回的教训丨才没做什么,握拳地走向那边的书桌,“过几天瓦伦丁节,你一定是在多伦多过,对吗?”

    叶惟点点头,继续打击她的热情,“当然,我和妮娜一起过。”他扬起嘴角,“妮娜已经准备了很多庆祝活动……嘿嘿。”

    “我不想听,这是我给你的巧克力,qj刂友,的爱”艾玛拿起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笑容甜美,“这是我自己做的,那天要吃哦,别给别人吃,你要自己全部吃光。”

    “哦……好吧。”叶惟接过手中,重重的一大盒,怕是有一磅,“我一个人吃不过来……好了好了,怕你了,我会吃的”

    2月14日,瓦伦丁节,每年的这一天,全球必定有大量的巧克力被吃掉。

    今年这天是星期一,回到多伦多过的叶惟在学校受到巨星般的待遇,几乎每个同学都会祝贺他,男女都有贺卡,女生还会送上巧克力和鲜花,去年在哈佛-西湖是这样,今年在韦克斯福德也这样,真是幸福又幸运,

    “如果我是一只狗,今天一定要死很多次。”叶惟一边啃着吃不完的巧克力,一边发起这个古怪的感慨。

    今天清早没上学之前,在屋子草坪,叶惟和妮娜就已经交换了贺卡,情侣的爱,妮娜的贺卡上写着:“我本来想写很多话,但我想来想去,能想到的最真诚的话就是,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三个我爱你,一个英语、一个保加利亚语、一个汉语写就,他看得不由笑了:“我也爱你,这手中文写得不错,有天赋。”

    “我有练的。”妮娜自傲的说,今年起她开始学中文,其实成长在多伦多、士嘉堡,对中文一点不陌生,不过以前没有系统地学习过,而现在她非常感兴趣,尤尼克还抽时间学保加利亚语呢,她怎么能不学中文。

    跨族裔恋爱就有着互相学习对方的文化的一面。

    妮娜打开他送的贺卡,只见上面写道:“你有一亿个让我说我爱你的原因,只有一个让我说我恨你的原因,我恨你你爱我比我爱你更多,在这方面,我将是个永远的输家,谢谢你,我爱你”

    “哈哈”她情不自禁地笑,一下扑过去抱紧了他,动情地亲吻。

    这天的甜蜜注定是全天候的,白天上完学、周一体操训结束后,两人就开车出去约会,享受美好的情人节之夜

    洛杉矶,布伦特伍德,还是下午近傍晚时分,天空是黄昏的橙红。

    日落大道一个公交站点边,莉莉下了校车,往家的方向走去,她翻了翻挽着的手袋,里面装着今天收到的贺卡、礼物等,装得满满当当的,她随意拿出几张贺卡看了看又放回去,又随意拿出一块方形的巧克力,拆开手工包装纸,咬了口吃起来。

    “唔唔……好甜,不错的巧克力。”她想瞧瞧牌子,包装纸上却没有写,像是自制的巧克力,心中更加称赞:“谁送的?手艺不错啊。”再看看没有写着名字,奇怪

    这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拿出一看,接通:“嗨……我有空,《全民情敌》?呵呵,好像挺有趣的,不用了,在影院等吧,好,等会见。”

    手机放回袋子里,她又琢磨地看看手中的巧克力,往前方走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