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时光匆匆,2月9日是205年的春节,叶家全年最重要的节日,l月下旬都在多伦多过的叶惟早一天就回到洛杉矶,与家人团圆过年,大家都一身新衣,托托也穿上福字红外套,以祈求今年有福,大收红包的朵朵笑得咔咔声。

    节日总是一个接着一个,有大众节日也有私人节日,次天10号大年初二,艾玛的生日也到了。不过今年10号是星期四,春节和生日都不是联邦或加州假日,照常上学上班。

    在新年工作真是挺没劲的事情,但随着日光小美女》开拍日期越来越近,叶惟的空闲时间越来越少。

    就算是独立影片,各种的会议还是永无休止似的,有些会议是必要的,有些会议叶惟真觉得是浪费时间,可是不开又无法得到一些决定,不是他拿不定主意,是他需要说服和协调各方。

    好莱坞机器中的制片人和导演的苦楚他着实尝到了,本来经验和资历都浅,又太过年轻,问题也就更多了,这叫“权力越小,会议越多”,如果60万预算全部是他投资……坏处是风险巨大,好处是没有无用的会议,不但省时,还有利于身心健康。

    每当开会开到郁闷的时间,叶惟就想想吴宇森,想想他说的“我在《变脸》拍摄前开了B个月的会议,真是浪费时间”

    除了会议,实质工作也在进行,今天就要做场景勘察FCH-COHT),但勘察的只是第二候补场地,第一候补在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那边有税惠政策。只有发生一种非常坏的情况,在多伦多拍不成、在新奥尔良拍不成,才会转道回来洛杉矶。

    虽说在洛杉矶拍谁都方便,然而税高人工费高,如果发生这种事,要么又加预算,要么缩短拍摄日控制预算,到时候就真的一个头两个大了。

    这天一早,在剧组各部门的头头跟随下,叶惟开始一天的考察工作。

    哈佛-西湖初中部,早上9∶2,半小时活动时间准时到来,整个校园掀起浪潮一般,学生们或前往自己的社团活动地,或闲逛聊天。

    作为亚裔学生占到2%勺学校,中国新年在这里颇受重视,虽然不放假,但学校方面有相应的致辞庆祝,昨天年初一,亚洲美国文化俱乐部等社团也组织举办了庆典活动。

    年初二,热闹却没有减轻多少,因为今天是追梦联盟俱乐部的活动日,一群接过权力的年轻人没有失去传统,若然不是教员制止,几乎都要在学术中心前放鞭炮了。

    很多社团也在活动,学术中心二层的一个典型教室里,前面的黑板上,用彩色粉笔写着优美的英文“uruaIItttuv”,下面是一行“HauteNr”,周围画了些喜庆的鞭炮图案,还有一行方方正正的简体中文字“新年快乐”。

    这里是新闻学学会的活动地。

    教室中间十几张课桌围成半圆的一小圈,坐着十来个青春男女学生,而半圆前方的那张课桌则是会长位置,一个身着红黑格子外套、白色宽T恤和淡蓝牛仔裤的少女站在桌边,桌上摆着一叠文件。

    “麦琪、芬恩、大伙儿,中国新年快乐”活动开始之初,莉莉笑说地祝贺,两位亚裔成员和众人都纷纷笑贺,莉莉回头望了望黑板,“我没有写错字吧?新字太难写了。”

    “没有。”麦琪摇头,众人都轻笑,莉莉也笑了声。

    其实去年起她在“世界语言”一科就选修了中文,而且有着不少积累,所以写得还挺好的,不是吗?莉莉回过头,敲敲桌上的文件,说道:“我做了一份计划书,关于创建一本我们社团的年刊出版物,今年是创刊第一期。”

    “好啊”、“支持”众人听了都很兴奋,加入新闻学学会本就有这个期愿。

    莉莉把那叠计划书分派下去,最后只剩一份拿在手中,她半倚着会长桌子,一边翻看计划书,一边说着想法:“现在初中部和高中部一共有五份学生刊物,其中周刊两份、月刊也两份,年刊只有一份,就是《年鉴》。”

    众人微微点头,她扫视了大家一圈,又道:“《年鉴》是跟学校官方合作的,内容都很正式,我们的照片、成就、感言等等,但在我们的日常生活方面很缺乏,所以我的创刊想法是,我们来填补这方面的空白,内容更为休闲,可以是趣事,也可以是八卦。”

    她转身走到黑板前,拿起白色粉笔写下Ameut、In,笔头停下,她圈起了这个八卦,回头对众人道:“我知道你们很想在年刊上看到我和叶惟的八卦,答案是不了。”她双手做了个兔耳手势,“那家伙已经上了这份刊物的黑名单了。”

    “哈哈哈”众人毫无顾忌地乐笑,因为莉莉显然在说笑。

    “哈哈。”莉莉翘嘴歪脖地一笑,认真道:“八卦可以有,但篇幅很少很少,只能是健康的八卦,不能为了博眼球就乱来,更不能伤害到任何人。不只是八卦这一块,其它所有的新闻选材都要这样,这是我们年刊的宗旨之一。”

    成员之一的翠丝特疑问道:“那样会不会跟《年鉴》分别不大?”

    “好观点”莉莉指指死党,自信的道:“《年鉴》其实是一种展示和记录,但我们呢,‘有趣,……”

    哒哒哒,她往黑板写下“Puu”。

    “这也是我们的宗旨”

    多伦多,韦克斯福德艺术学校,同样没有春节假期,亚裔和非亚裔都照常上学。

    自从和尤尼克恋爱、接着又出演了驱魔录像》之后,妮娜对表演艺术的兴趣超过了其它艺术,所以只读了综合艺术一个秋季学期,在冬季学期,她就申请换到了表演艺术-戏剧专业。

    学习表演是有趣的,最有趣的是和尤尼克一起训练,一起排戏,一起出演学校的舞台剧,之前一月下旬时她和他就联手演了一出《罗密欧与朱丽叶》,很好玩。

    妮娜发现自己在表演方面颇有优势,从小的辛苦终于有了回报,凡是身体动作的课程,像肌肉放松和控制、动态伸展等等,对她来说没什么难度,因为学舞蹈,她几岁大就开始练拉班动作了。

    不过表演不只是身体,要学的太多了,比如表情细节,在驱魔录像》片场,这是她NG最大的原因,有时候少,有时候多,有时候太生活化,有时候又太戏剧化。

    正上着的是一堂即时表演课,空旷的表演室里,地板上坐着二十多个学生,罗谢尔老师讲着课,妮娜一边专注的听着,一边以圆珠笔往手中的褐皮笔记薄记着笔记,写得密密麻麻。

    现在她在读书学习上,真的用心了很多很多,笨蛋做不了尤尼克的女朋友

    “我们经常会说如果你把真实的生活搬上舞台,没有人会相信它。为什么呢?因为发生在生活中不同寻常的事情,一旦呈现在观众面前,他们会感到难以置信,这不可能发生,尽管生活永远比戏剧更具戏剧性,没有人会相信

    罗谢尔老师顿了顿,好让写笔记的几位学生可以写,也让众人消化消化。

    “但是,当你以戏剧的形式,运用具有魔力的这个词去告诉他们。观众就算还是不会相信你表演的内容会在生活中发生,却仍然会很享受舞台和银幕的故事。是其中的关键,假如就是具备了可能性,我们说的可信度、说服力。

    我们要怎么才能呈现出有说服力的表演?非常讽刺,恰恰是避免过分地生活化,不生活化比生活化更让人感到真实”

    看着学生们的笑脸,罗谢尔老师继续笑道:“我们要用一些在生活中不会有的解读、反应和细节,构建观众需要的可信度。”

    学生们既感有趣,又若有所思,妮娜赞同地点头,这引起了罗谢尔老师的注意,“妮娜,你有什么看法?”

    “我认为……”妮娜被提问得有点突然,边想边答道:“就像不高兴,我们在生活中可能会面无表情、发呆,可那样观众就看不出了,所以要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她皱眉瞪目的,“把内心的情绪放出来,让观众看得明白。”尤尼克是这么说的。

    “就是这个道理。”老师拍手称赞了一声,“我们要把角色的情感释放出来,表演的时候不要问‘在这种情况下,我会怎么做?,,而要问‘在这种情况下,我的角色会怎么做?,但这还是生活化的表现,有一种方式是更加不生活化的。”

    老师的话让众人都怔了怔,妮娜连连地写着笔记,怎么呢?

    “反差式的表演我们不高兴,但是笑容满脸;我们高兴,但是面无表情。这种表演形式有着更大的表演空间。

    我们今天就要做一种角色练习法,当你认为角色应该说什么或者感受什么的时候,把相反的话和感受表演出来,把角色真实的话和感受埋到心底,这可以⊥你们更多地理解角色的潜台词和动机。

    如果你提问的角度合理了,就会存在无限的可能性答案,无限的表演空间。这样就能以你的解读塑造你的角色了,一个反派可能充满让人喜爱的魅力,一个看上去凶巴巴的人可能其实只是害羞。

    现在分为两队,一队是高兴但不笑的人,另一队是不高兴但笑着的人,两人一组,表演吧”

    罗谢尔老师的话说罢,众人纷纷行动起来,妮娜被分到了高兴但不笑的队伍。

    表演前她思索着,自己的确很高兴,怎么不用笑容去表现呢?反差,反着来……

    妮娜微扁嘴巴,转着眼眸,样子似是放松又似是生气,有点摇头晃脑起来,像在哼歌,得意洋洋的。

    “生日快乐”

    10号这天晚上,叶惟出席了艾玛在家举办的14岁生日派对,无论从个人还是工作上来说,这场派对他都必须得去,朱莉娅-罗伯茨一家当然出席了,两个大胖宝宝十分健康,让他暗松一口气,宝宝们健康不生病,罗伯茨才不会突然退出,拍摄才会顺利。

    今天的主角是艾玛,最近几个月来,艾玛明显对他的热情下降了,电话短信什么的都少了,越来越少,她主演之一的《美人鱼》就要开拍,也没有问他什么角色构建问题。

    也许跟什么男孩约会了吧,叶惟还真是肩膀松了松,小女孩,就这样乖乖的不要捣乱,我可不想临门一脚踢飞。

    然而,似乎又错了什么,正当他做鬼脸逗弄着两个宝宝,惹得他们咯咯笑,众目睽睽之下,艾玛拉住他说“跟我来”,从屋子大厅拉到了二楼她的房间,他有些不想进去……

    “不看看我的藏书吗?”艾玛咧嘴地笑着,青春期生长速度真快,几个月而已,她的身材和脸容都越发成熟,此时身着湖蓝的半正式晚礼服,一头金发盘起,小女孩变小美人的风范。

    “呃,OK。”叶惟也不想显得提防着什么,正常好友般走进她的闺房,明亮、整洁、各种女生东西多而不乱,应该是先经过一番整理的,好几排书架靠墙而立,摆满了各种书籍,小说居多,女生小说又居多。

    他扫了几眼,赞道:“不错啊,比我的还多。”

    “书房里还有呢。”艾玛跟在旁边,笑笑,忽然道:“惟,我要另一份生日礼物,你的一个吻。”她嘟起嘴巴,不是开玩笑。

    “这就给你。”叶惟耸肩,一个吻不算什么,就要去亲吻她的左脸颊一下。

    艾玛点点自己涂了粉色口红的嘴唇,“这里。”

    “哈哈”叶惟失笑地看看周围,“没有狗仔队藏在房间里吧?”艾玛顿时睁目,“没有,没有”叶惟凑向她期待的脸容,还是礼仪式的虚吻了她的左脸颊一下,虽然滋啵的一声,却其实连肌肤都几乎没有碰到,“生日快乐。

    “这不算……”艾玛又无奈又情急,想起上回的教训丨才没做什么,握拳地走向那边的书桌,“过几天瓦伦丁节,你一定是在多伦多过,对吗?”

    叶惟点点头,继续打击她的热情,“当然,我和妮娜一起过。”他扬起嘴角,“妮娜已经准备了很多庆祝活动……嘿嘿。”

    “我不想听,这是我给你的巧克力,qj刂友,的爱”艾玛拿起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笑容甜美,“这是我自己做的,那天要吃哦,别给别人吃,你要自己全部吃光。”

    “哦……好吧。”叶惟接过手中,重重的一大盒,怕是有一磅,“我一个人吃不过来……好了好了,怕你了,我会吃的”

    2月14日,瓦伦丁节,每年的这一天,全球必定有大量的巧克力被吃掉。

    今年这天是星期一,回到多伦多过的叶惟在学校受到巨星般的待遇,几乎每个同学都会祝贺他,男女都有贺卡,女生还会送上巧克力和鲜花,去年在哈佛-西湖是这样,今年在韦克斯福德也这样,真是幸福又幸运,

    “如果我是一只狗,今天一定要死很多次。”叶惟一边啃着吃不完的巧克力,一边发起这个古怪的感慨。

    今天清早没上学之前,在屋子草坪,叶惟和妮娜就已经交换了贺卡,情侣的爱,妮娜的贺卡上写着:“我本来想写很多话,但我想来想去,能想到的最真诚的话就是,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三个我爱你,一个英语、一个保加利亚语、一个汉语写就,他看得不由笑了:“我也爱你,这手中文写得不错,有天赋。”

    “我有练的。”妮娜自傲的说,今年起她开始学中文,其实成长在多伦多、士嘉堡,对中文一点不陌生,不过以前没有系统地学习过,而现在她非常感兴趣,尤尼克还抽时间学保加利亚语呢,她怎么能不学中文。

    跨族裔恋爱就有着互相学习对方的文化的一面。

    妮娜打开他送的贺卡,只见上面写道:“你有一亿个让我说我爱你的原因,只有一个让我说我恨你的原因,我恨你你爱我比我爱你更多,在这方面,我将是个永远的输家,谢谢你,我爱你”

    “哈哈”她情不自禁地笑,一下扑过去抱紧了他,动情地亲吻。

    这天的甜蜜注定是全天候的,白天上完学、周一体操训结束后,两人就开车出去约会,享受美好的情人节之夜

    洛杉矶,布伦特伍德,还是下午近傍晚时分,天空是黄昏的橙红。

    日落大道一个公交站点边,莉莉下了校车,往家的方向走去,她翻了翻挽着的手袋,里面装着今天收到的贺卡、礼物等,装得满满当当的,她随意拿出几张贺卡看了看又放回去,又随意拿出一块方形的巧克力,拆开手工包装纸,咬了口吃起来。

    “唔唔……好甜,不错的巧克力。”她想瞧瞧牌子,包装纸上却没有写,像是自制的巧克力,心中更加称赞:“谁送的?手艺不错啊。”再看看没有写着名字,奇怪

    这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拿出一看,接通:“嗨……我有空,《全民情敌》?呵呵,好像挺有趣的,不用了,在影院等吧,好,等会见。”

    手机放回袋子里,她又琢磨地看看手中的巧克力,往前方走去。

第二百三十四章 天堂里的另一天    “女士们先生们,男生们女生们,欢迎来到萨珀斯坦剧院,欢迎参加今晚的慈善晚会,一个关于爱和希望的晚会。”

    205年l月B日的洛杉矶夜空没什么特别,哈佛-西湖初中部校园,清亮而柔和的少女声音通过音响设备,响彻着剧院。

    观众席上座无虚席,几乎所有的初中部学生都出席了,还有些教员和家长们,这是由初中部学生会联合中学慈善会、亚洲美国文化俱乐部等多个社团自发组织的对南亚海啸的募捐晚会。

    一张张年少的脸庞都神色平和,望着舞台上的白裙少女,她扬着两道粗眉,手持无线麦克风,正进行着脱稿的开场白。

    她是晚会的主持人兼发起组织人,校报《光谱》的编辑,新社团“新闻学学会”的社长,初中部学生会本学年的女会长。

    莉莉-柯林斯,大名鼎鼎的人物,另一位学校传奇人物叶惟的前女友。

    l月15日星期六晚,现场直播和没有广告的“海啸赈灾义演”音乐会在NHC等10个美国广播网同时播放,在印尼、斯里兰卡、伦敦、纽约、洛杉矶的7个地点共同摄制,上百名的参与嘉宾群星璀璨,老中青都数不过来。

    克鲁尼、凯奇、德普、迪卡普里奥、伊斯特伍德、弗里曼、皮特、威利斯、塔伦蒂诺……哈莉-贝瑞、歌蒂-韩、凯特-哈德森、娜塔莉-波特曼、梅格瑞恩、娜奥米-沃茨、斯万克、齐薇格、泽塔-琼斯……魔力红乐队、麦当娜……还有克林顿、布什两任美国总统出镜。

    其中也就少年嘉宾很少,拉莫-威利斯随着父亲一起出席,当然还有不可忽视的神童叶惟,作为美国本土独苗的亚裔青少年偶像,亚裔社群的光芒,VIY和另一位成名已久的亚裔嘉宾露西-刘(刘玉玲)似乎代表着什么,虽然他们都是华裔,不是南亚裔。

    所以电视屏幕上,给了他多次镜头,电视前的观众们只见在洛杉矶伯班克的NH演播室里,一身黑色休闲西装的他坐在观众席上,脸上神情淡淡,正如周围其他嘉宾。

    多伦多,尽管有着时差,妮娜可是准时守候在电视前收看,此时看到心中的挚爱,不由脸露微笑,真的无法哀伤

    她又想起刚过去不久的完美假期,巴黎、罗马,再是保加利亚的索非亚,她带着尤尼克到了她的家乡,又去了很多景点,游玩、谈心、做爱,留下终生不忘的美好回忆。

    “尤尼克,我美吗?”返程前一天,她穿着保加利亚的一种传统服饰红白单围裙cvIua点缀着花朵刺绣,头戴编织着硬币和珠子、插着鲜花的巾帽,她觉得很好看,但紧张于尤尼克会不会感到古怪。

    “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孩”不过,他满脸的惊艳,然后……

    想着那些甜蜜缠绵,妮娜轻笑了声,死呆子,把衣服都弄破了。

    索非亚之后,就回来北美了,乘坐不同的航班。她回到多伦多,韦克斯福德的寒假到l月6日结束;而他暂时回去洛杉矶,有工作也有慈善活动要忙。上个周末他过来了一趟,因为9号是她的6岁生日,那一天,又创造了很多很多的美好。

    妮娜想,我们是这么幸福快乐,世界上却又有那么多人们在受难,一定要捐钱现在也算有一点点积蓄,捐五百美元吧。

    多捐就拿不出了,旅游时花了好多,还要准备下个月19号尤尼克的生日礼物呢。

    “今晚我们齐聚在这里,并不是因为什么好事,我们都知道在去年,当地时间的2月2日,印度洋发生了可怕的灾难,九级地震造成了巨大的海啸,很多人死去,很多人失去了他们的家人、他们的家园、一切。

    他们成了流离失所的灾民,他们需要每一位有能力帮助他们的人伸出援手,和他们一起重建家园,战胜灾难。

    我们就是那些可以伸出援手的人,今晚,我们是筹款目标是五十万美元,主要接受学生们的捐款,也接受教员和家长们的捐赠,所有的善款都会捐给红十字会。晚会将进行歌唱、舞蹈等艺术表演,衷心希望我们的爱,可以慰藉逝者的灵魂,也给活着的人带来希望。现在,请大家为死难者默哀三分钟。”

    清亮的少女声音停下,剧院里一片寂静,众多人都闭上眼睛,做着祈祷的手势。

    三分钟后,舞台上,莉莉才又说道:“接下来,我先献唱一曲,我父亲菲尔-柯林斯的《AuBapaanIe》,如果大家的心有所触动,请不要只是触动,请踊跃捐款,谢谢。”

    台下顿时响起了一片掌声,没有口哨或呼喊,众人就礼仪地鼓掌,但心感激动的学生其实不在少数,莉莉-柯林斯献唱那真的不多见,今天之前估计全校就叶惟听过她唱歌,还要是她爸爸最有名的歌曲之一《天堂里的另一天》。

    忧伤的伴奏随着鼓声而在剧院响起,清越的节拍,永不过时的曲调。

    莉莉轻走了两步,跟着节奏微微点头,望着前方一排排座席上的人们,似在想着什么,就对着麦克风唱了起来:

    “她在街道上向一个路人呼唤

    先生,你可以帮帮我吗?

    天气寒冷,而我流离失所

    你能告诉我有哪里是我可以去的吗?

    那人继续走着,头也不回

    他装作听不到她的话

    开始吹着口哨穿过街去

    好像留在那里会让他尴尬

    噢,重新考虑一下吧

    想想另一天你我刚好在天堂中相遇

    噢,重新考虑一下吧

    有那另一天,你我刚好在天堂中相遇

    从欧洲回到洛杉矶后,叶惟就立即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之中,当然非常不舍得离开妮娜身边,可他不会容许自己沉迷美色而耽误事情,休息的时候就要休息,努力的时候就要努力

    回到洛杉矶的第一天,他主持进行了“迪怀恩”的终选试镜,最后确定了人选。

    整份终选名单里最有竞争力的是四个人,17岁的迈克尔-安格拉诺、19岁的保罗-达诺、23岁的迈克尔-皮特、2岁的乔恩-海德。四个人四种不同的气质和不同的表演风格。

    就“迪怀恩”的年龄而言,安格拉诺是最符合的,但真实年龄往往对选角最不重要,只要像就行了,观众们又看不到演员的出生纸,乔恩-海德2岁时在《大人物拿破仑》里演个高中生一样演得真实可信。

    安格拉诺想什么,叶惟看不真切,对方好像真想真正地和解,做个朋友之类。他不是小气鬼,安格拉诺也没什么让他仇恨的,迈克尔,跟你和解可以,跟你女朋友就不行了,等你们什么时候分手了再做朋友吧。

    现在只有工作安格拉诺最先被淘汰出去了,正是之前疑虑的,他的气质太阳光、健康,看不到忧郁,不适合演迪怀恩。

    乔恩-海德接着被淘汰,因为尽管经过造型化妆,他和“拿破仑”不会很像,但他的长相更成熟了,而且他的表演风格偏向商业喜剧,而不是黑色幽默的文艺片。

    日光小美女》故事好笑的不是人物自身,却恰恰是因为一群看上去不搞笑的人做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形成了反差对比才好笑,笑中又有心酸和思考,所以乔恩-海德被淘汰了。

    保罗-达诺和迈克尔-皮特,两人的气质相似,都有着忧郁、神经质的标签,细分下则其实是两种,皮特的忧郁是真忧郁,摇滚,颓败,灰暗,在他身上几乎是看不到半点阳光,就算笑也是消沉的。

    保罗-达诺不同,他的忧郁透着一股傻气,以及书卷气,一个内向、不善交流的书呆子,假忧郁,像在装蒜。

    叶惟不需要做多少考虑,就选出了胜出者,这些人中最适合的,保罗-达诺。

    没几天后,日光小美女》官网上公布了这个线上阵容的最后一员,翻转“迪怀恩”的卡牌,就能见到一个忧郁的呆子:“我恨所有人”

    “你们做了吧,一定做过了,VIYR勺表现怎么样?”

    多伦多,艺术体操训馆里,一群高挑少女围着妮娜兴奋地唧唧喳喳,八卦着她们最关心的话题。

    妮娜一脸“被你们烦死了”的生气神情,走到一边去:“这是秘密,不告诉你们。”女孩们顿时失望地叫嚷,亦步亦趋地跟着她,爱丽丝语气调侃:“很差劲?真想不到,他看上去那么强壮……”丽兹也加进来:“这就不好了,这方面不行,长得帅、聪明幽默都不好。”

    明知道这是激将法,妮娜还是受了激,听不得别人说尤尼克半句坏话,冲她们啐道:“他厉害得很,我都受不了了,就说这一句。”她们都笑呼了起来,更加兴奋,爱丽丝浮想联翩的,“能不能把他借给我一天?一晚?”

    “不能”妮娜向她竖了竖中指。爱丽丝请求说:“我们一起哦?”妮娜笑骂道:“去你的”丽兹又八卦问道:“他什么尺寸?”妮娜要疯了似的大叫一声,随即惹来了教练的斥责声:“女孩们我看不到你们的彩带在舞动

    妮娜得救般挥动着手中的彩带棒跑过去,在空中跃了个一字马,落地,右脚站立,左脚往后,身子前倾,继续舞着彩带。

    爱丽丝、海蕾等人也舞动着过来,排练起团队动作,一道道彩带飞旋飘扬——

    汗水从额头滴落,妮娜却笑容盈盈,距离世青赛不远了,每当练得苦累的时候,只要想想尤尼克,就充满能量

    驱魔录像》找到发行商了

    在l月13日这一天,事情终于定了下来,说“终于”可能有点夸张,因为尽管它被活跃市场的发行商拒绝了个遍,叶惟、格兰德和波特寇都受了很多气,但总用时上着实也可以称为顺利,还是有公司懂得欣赏它的品质。

    不是时代精神,也不是罗格影业,前者认为“这不是伪纪录片,这是一团糟”,后者则考虑后认为“伪纪录片没有市场”。

    而狮门影业却认为它独特,有新意,有足够的商业性,也有能让评论界称赞的文艺性。他们提出了一个买断方案,狮门给悬崖电影一百万美元,驱魔录像》就归狮门的了,所有的版权。

    制作销售总用时一个多月,就能赚到55万,任何一个超低成本剥削片制片人都会满意,然而叶惟志不在此,他现在又不是急着要55万,更自信着驱魔录像》大有作为,所以不卖,他要的是合作发行商,而且是影院发行。

    这样一来,又不同说法了,狮门本来的打算是买下来做影碟发行,分成合作式的影院发行?还有着一堆保密的要求,尤尼克-顾想怎么样,泰伦斯-马力克?还是艾伦-史密西(美国导演工会的专用化名)?

    还有最最古怪的一条条款,如果发行商想要扩大影片的上映规模,需要得到制片方同意,还能不同意?那为什么要找发行?

    狮门方考虑了好几天,想和顾游进行面谈,却仍然只有神秘的电话通话,以及安德鲁-格兰德两人。

    格兰德两人转达了顾游的最新意思,一条打动了狮门的条款,影片影院发行6个月后,不管有没有大规模上映,狮门都可以自由地进行北美的影碟发行,一个非常有利于他们的分成比例数字。

    事实上狮门真不担心影院发行的方面,这片子够不够资格上映才是要先考虑的,最终结果是试试吧,投入微小的宣传经费,十万二十万,建个官网在网络上病毒宣传一下,再在两三家影院放映一周。

    这笔钱就当是驱魔录像》北美影碟的版权费,算起来狮门还有赚,本来100万才能得到,现在2万搞定,只需要满足一下悬崖电影的上映梦,为什么不呢?这部影片的品质勾动了他们的敏感嗅觉,真不舍得放过拥有发行它的机

    是指影碟,影院?狮门并没有抱以什么期望,经历去年愚人节档期的惨败后60万制片费的恐怖片《天赐》最后只收到3ll万全球票房),他们今年不打算再进攻这个档期了,只安排了喜剧片《心碎往事》和剧情片《国有财产2》小规模上映,抢占点恐怖片之外的票房,而恐怖片方面则主攻万圣节档期,《电锯惊魂2》。

    所以,去年《天赐》4月3日上映,开幕影院数22家。

    今年驱魔录像》定档4月2日,开幕影院数暂定2家,洛杉矶、多伦多各一家。

    l月14日,梦工厂发行宣布全球万众瞩目的日光小美女》定档,它将在今年ll月ll日北美公映

    这让娱乐媒体一片哗然,之前人们对LM的上映日期有着众多猜测,205年?还是2UU年?年初,年中,还是年尾?

    205年颁奖季前夕的ll月谁能说它对那些金光闪闪的奖杯没有雄心?

    ll月ll日-17日这一周更会成为充满恩怨情仇的一周,看看都有什么影片定档在那周:《勇敢者的游戏2》,它的主演是克里斯汀图尔特,她和叶惟的绯闻众所周知;《傲慢与偏见》,它的制作发行商是焦点电影,LM是焦点放弃的项目也众所周知了。

    还有《要钱不要命》、《绝地威龙》这两部不容忽视的搅局者。而在下一周18日-日,另一部倍受期待的文艺片《与歌同行》公映,商业巨作《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公映

    与这些对手的竞争中,日光小美女》的前两周能有什么票房表现?

    在宣布LM定档的同时,梦工厂发行又宣布了关于它和叶惟的纪录片《VIY追梦、阳光小美女、神童诞生》定档

    它将在10月3日在科幻频道首播。

    对于叶惟,这个被认为还未真正证明自己、又被认为不可思议的少年天才,是完成一场震惊全球的盛况?还是被捧得越高摔得越惨?

    媒体大众都万分期待着答案。

    205年的新年,意大利罗马,帕拉蒂诺山,它是罗马城七座山丘里位处中央的一座,在山顶上望开去,可以看到古罗马广场和大竞技场,仿佛能看见当年狂热的观众们和殊死搏斗的角斗士们。

    原始部落尊敬讲故事的人,但是如果他的故事没讲好,他们就会杀了他,然后当晚餐吃掉。

    “每个人,听着”

    一对青春情侣正站在山顶古遗址的一处丘边,眺望着湛蓝的天空、山下古今建筑结合的罗马城。

    叶惟大感胸怀的开阔,雄心的勃发,向着山外喊道:“我不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不管是忧伤还是快乐,听着

    他猛地张开双手,仰起头,喊声越发宏亮:“我叫叶惟,我也叫顾游,日光小美女》会成功的,驱魔录像》会成功的,我的纪录片也会成功的,那就是我”

    旁边的妮娜也一下张开双手,一起大喊:“是的,这就是他胜利一次又一次,又一次”

    “成功和失败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他马要做到从小到大,从开始到现在,很多人都说我做不到,这个那个做不到,去他马的,我走到现在了,我还会继续走下去”

    叶惟放声大吼了一通,斗志和激情都在爆发,踢了几脚,双手指着天空,又喊:

    “这一年,205年,是属于我的一年全世界都将会认识我,他们一定会,因为我要拿到周票房冠军,不是一周,是两周三周四周我要拿到奥斯卡提名,我要上《时代》杂志封面,我要全世界高呼VIY我要告诉我妈妈:妈妈,我成了”

    妮娜看看他,双眸闪亮,突然双脚轻跃跳起了舞,“我要在世青赛拿到奖牌我要人们也认识我”

    “我还要告诉这个女孩向着全世界告诉”叶惟大喊,“我赢得她,已经是赢得了全世界”

    妮娜痴了,笑了,贴着他的身体动情地起舞,柳腰摆动,秀发飘然,“生活会变得更好的,因为我们会更好”

    “她在街道上向一个路人呼唤

    他能看到她在哭泣

    她的脚底已经起泡溃烂

    她走不动了,但她还在尝试

    噢,重新考虑一下吧

    想想另一天你我刚好在天堂中相遇

    噢,重新考虑一下吧

    有那另一天,你我刚好在天堂中相遇

    仔细考虑一下吧”

    流露着淡淡悲伤的歌声响彻着剧院,无论学生或家长,观众席每个人都听得动容,不愧是菲尔-柯林斯的女儿,唱得真好。舞台上的白裙少女还没唱完,一些人已经在无声地鼓掌。

    “噢哦”莉莉半闭着双目,呢喃了几声,随着心头翻腾的心绪,随着伴随音乐,又继续唱道:“

    噢,上帝,这里没有人能够更多地做些什么吗?

    噢,上帝,你一定可以告诉我些什么的

    你能从脸上的皱纹认出她

    你能看到她在那里

    可能在每一个地方流浪

    因为那里不是她的容身之地

    噢,重新考虑一下吧

    想想另一天你我刚好在天堂中相遇

    噢,重新考虑一下吧

    有那么另一天,你我刚好在天堂中相遇

    天堂……仔细考虑一下吧

    天堂……仔细考虑一下吧……”

    当伴奏声渐渐隐去,少女的歌声也渐渐停下,突然,全场爆起了一片片热烈的掌声,观众们纷纷起立,依然没有人吹口哨或者喝彩,都用最大的掌声告诉歌者,告诉这首歌,自己心中的感动。

    “谢谢。”莉莉向着台下几个不同方位的众人点头致礼,抿抿嘴,泛起温和祝愿的微笑,说道:“请大家踊跃捐款,谢谢,我将首先捐献五万美元,希望可以帮助到需要帮助的人们。”

    众人的掌声顿时更大,响起了一声两声唐突的学生高呼,就要有更多年轻人喝彩,莉莉抬手压压,皱眉地做了个“你们真顽劣,给我认真点”的表情,飒爽而俏皮,她又大声道:“谢谢,接下来是‘百老汇孩子们,俱乐部的戏剧即兴表演,有请。”

    说罢,在掌声之中,她转身走向舞台的右侧,当走进侧边通道,那脸容的微笑消散不见,低垂的双眸隐有雾气。

    走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