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女士们先生们,男生们女生们,欢迎来到萨珀斯坦剧院,欢迎参加今晚的慈善晚会,一个关于爱和希望的晚会。”

    205年l月B日的洛杉矶夜空没什么特别,哈佛-西湖初中部校园,清亮而柔和的少女声音通过音响设备,响彻着剧院。

    观众席上座无虚席,几乎所有的初中部学生都出席了,还有些教员和家长们,这是由初中部学生会联合中学慈善会、亚洲美国文化俱乐部等多个社团自发组织的对南亚海啸的募捐晚会。

    一张张年少的脸庞都神色平和,望着舞台上的白裙少女,她扬着两道粗眉,手持无线麦克风,正进行着脱稿的开场白。

    她是晚会的主持人兼发起组织人,校报《光谱》的编辑,新社团“新闻学学会”的社长,初中部学生会本学年的女会长。

    莉莉-柯林斯,大名鼎鼎的人物,另一位学校传奇人物叶惟的前女友。

    l月15日星期六晚,现场直播和没有广告的“海啸赈灾义演”音乐会在NHC等10个美国广播网同时播放,在印尼、斯里兰卡、伦敦、纽约、洛杉矶的7个地点共同摄制,上百名的参与嘉宾群星璀璨,老中青都数不过来。

    克鲁尼、凯奇、德普、迪卡普里奥、伊斯特伍德、弗里曼、皮特、威利斯、塔伦蒂诺……哈莉-贝瑞、歌蒂-韩、凯特-哈德森、娜塔莉-波特曼、梅格瑞恩、娜奥米-沃茨、斯万克、齐薇格、泽塔-琼斯……魔力红乐队、麦当娜……还有克林顿、布什两任美国总统出镜。

    其中也就少年嘉宾很少,拉莫-威利斯随着父亲一起出席,当然还有不可忽视的神童叶惟,作为美国本土独苗的亚裔青少年偶像,亚裔社群的光芒,VIY和另一位成名已久的亚裔嘉宾露西-刘(刘玉玲)似乎代表着什么,虽然他们都是华裔,不是南亚裔。

    所以电视屏幕上,给了他多次镜头,电视前的观众们只见在洛杉矶伯班克的NH演播室里,一身黑色休闲西装的他坐在观众席上,脸上神情淡淡,正如周围其他嘉宾。

    多伦多,尽管有着时差,妮娜可是准时守候在电视前收看,此时看到心中的挚爱,不由脸露微笑,真的无法哀伤

    她又想起刚过去不久的完美假期,巴黎、罗马,再是保加利亚的索非亚,她带着尤尼克到了她的家乡,又去了很多景点,游玩、谈心、做爱,留下终生不忘的美好回忆。

    “尤尼克,我美吗?”返程前一天,她穿着保加利亚的一种传统服饰红白单围裙cvIua点缀着花朵刺绣,头戴编织着硬币和珠子、插着鲜花的巾帽,她觉得很好看,但紧张于尤尼克会不会感到古怪。

    “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孩”不过,他满脸的惊艳,然后……

    想着那些甜蜜缠绵,妮娜轻笑了声,死呆子,把衣服都弄破了。

    索非亚之后,就回来北美了,乘坐不同的航班。她回到多伦多,韦克斯福德的寒假到l月6日结束;而他暂时回去洛杉矶,有工作也有慈善活动要忙。上个周末他过来了一趟,因为9号是她的6岁生日,那一天,又创造了很多很多的美好。

    妮娜想,我们是这么幸福快乐,世界上却又有那么多人们在受难,一定要捐钱现在也算有一点点积蓄,捐五百美元吧。

    多捐就拿不出了,旅游时花了好多,还要准备下个月19号尤尼克的生日礼物呢。

    “今晚我们齐聚在这里,并不是因为什么好事,我们都知道在去年,当地时间的2月2日,印度洋发生了可怕的灾难,九级地震造成了巨大的海啸,很多人死去,很多人失去了他们的家人、他们的家园、一切。

    他们成了流离失所的灾民,他们需要每一位有能力帮助他们的人伸出援手,和他们一起重建家园,战胜灾难。

    我们就是那些可以伸出援手的人,今晚,我们是筹款目标是五十万美元,主要接受学生们的捐款,也接受教员和家长们的捐赠,所有的善款都会捐给红十字会。晚会将进行歌唱、舞蹈等艺术表演,衷心希望我们的爱,可以慰藉逝者的灵魂,也给活着的人带来希望。现在,请大家为死难者默哀三分钟。”

    清亮的少女声音停下,剧院里一片寂静,众多人都闭上眼睛,做着祈祷的手势。

    三分钟后,舞台上,莉莉才又说道:“接下来,我先献唱一曲,我父亲菲尔-柯林斯的《AuBapaanIe》,如果大家的心有所触动,请不要只是触动,请踊跃捐款,谢谢。”

    台下顿时响起了一片掌声,没有口哨或呼喊,众人就礼仪地鼓掌,但心感激动的学生其实不在少数,莉莉-柯林斯献唱那真的不多见,今天之前估计全校就叶惟听过她唱歌,还要是她爸爸最有名的歌曲之一《天堂里的另一天》。

    忧伤的伴奏随着鼓声而在剧院响起,清越的节拍,永不过时的曲调。

    莉莉轻走了两步,跟着节奏微微点头,望着前方一排排座席上的人们,似在想着什么,就对着麦克风唱了起来:

    “她在街道上向一个路人呼唤

    先生,你可以帮帮我吗?

    天气寒冷,而我流离失所

    你能告诉我有哪里是我可以去的吗?

    那人继续走着,头也不回

    他装作听不到她的话

    开始吹着口哨穿过街去

    好像留在那里会让他尴尬

    噢,重新考虑一下吧

    想想另一天你我刚好在天堂中相遇

    噢,重新考虑一下吧

    有那另一天,你我刚好在天堂中相遇

    从欧洲回到洛杉矶后,叶惟就立即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之中,当然非常不舍得离开妮娜身边,可他不会容许自己沉迷美色而耽误事情,休息的时候就要休息,努力的时候就要努力

    回到洛杉矶的第一天,他主持进行了“迪怀恩”的终选试镜,最后确定了人选。

    整份终选名单里最有竞争力的是四个人,17岁的迈克尔-安格拉诺、19岁的保罗-达诺、23岁的迈克尔-皮特、2岁的乔恩-海德。四个人四种不同的气质和不同的表演风格。

    就“迪怀恩”的年龄而言,安格拉诺是最符合的,但真实年龄往往对选角最不重要,只要像就行了,观众们又看不到演员的出生纸,乔恩-海德2岁时在《大人物拿破仑》里演个高中生一样演得真实可信。

    安格拉诺想什么,叶惟看不真切,对方好像真想真正地和解,做个朋友之类。他不是小气鬼,安格拉诺也没什么让他仇恨的,迈克尔,跟你和解可以,跟你女朋友就不行了,等你们什么时候分手了再做朋友吧。

    现在只有工作安格拉诺最先被淘汰出去了,正是之前疑虑的,他的气质太阳光、健康,看不到忧郁,不适合演迪怀恩。

    乔恩-海德接着被淘汰,因为尽管经过造型化妆,他和“拿破仑”不会很像,但他的长相更成熟了,而且他的表演风格偏向商业喜剧,而不是黑色幽默的文艺片。

    日光小美女》故事好笑的不是人物自身,却恰恰是因为一群看上去不搞笑的人做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形成了反差对比才好笑,笑中又有心酸和思考,所以乔恩-海德被淘汰了。

    保罗-达诺和迈克尔-皮特,两人的气质相似,都有着忧郁、神经质的标签,细分下则其实是两种,皮特的忧郁是真忧郁,摇滚,颓败,灰暗,在他身上几乎是看不到半点阳光,就算笑也是消沉的。

    保罗-达诺不同,他的忧郁透着一股傻气,以及书卷气,一个内向、不善交流的书呆子,假忧郁,像在装蒜。

    叶惟不需要做多少考虑,就选出了胜出者,这些人中最适合的,保罗-达诺。

    没几天后,日光小美女》官网上公布了这个线上阵容的最后一员,翻转“迪怀恩”的卡牌,就能见到一个忧郁的呆子:“我恨所有人”

    “你们做了吧,一定做过了,VIYR勺表现怎么样?”

    多伦多,艺术体操训馆里,一群高挑少女围着妮娜兴奋地唧唧喳喳,八卦着她们最关心的话题。

    妮娜一脸“被你们烦死了”的生气神情,走到一边去:“这是秘密,不告诉你们。”女孩们顿时失望地叫嚷,亦步亦趋地跟着她,爱丽丝语气调侃:“很差劲?真想不到,他看上去那么强壮……”丽兹也加进来:“这就不好了,这方面不行,长得帅、聪明幽默都不好。”

    明知道这是激将法,妮娜还是受了激,听不得别人说尤尼克半句坏话,冲她们啐道:“他厉害得很,我都受不了了,就说这一句。”她们都笑呼了起来,更加兴奋,爱丽丝浮想联翩的,“能不能把他借给我一天?一晚?”

    “不能”妮娜向她竖了竖中指。爱丽丝请求说:“我们一起哦?”妮娜笑骂道:“去你的”丽兹又八卦问道:“他什么尺寸?”妮娜要疯了似的大叫一声,随即惹来了教练的斥责声:“女孩们我看不到你们的彩带在舞动

    妮娜得救般挥动着手中的彩带棒跑过去,在空中跃了个一字马,落地,右脚站立,左脚往后,身子前倾,继续舞着彩带。

    爱丽丝、海蕾等人也舞动着过来,排练起团队动作,一道道彩带飞旋飘扬——

    汗水从额头滴落,妮娜却笑容盈盈,距离世青赛不远了,每当练得苦累的时候,只要想想尤尼克,就充满能量

    驱魔录像》找到发行商了

    在l月13日这一天,事情终于定了下来,说“终于”可能有点夸张,因为尽管它被活跃市场的发行商拒绝了个遍,叶惟、格兰德和波特寇都受了很多气,但总用时上着实也可以称为顺利,还是有公司懂得欣赏它的品质。

    不是时代精神,也不是罗格影业,前者认为“这不是伪纪录片,这是一团糟”,后者则考虑后认为“伪纪录片没有市场”。

    而狮门影业却认为它独特,有新意,有足够的商业性,也有能让评论界称赞的文艺性。他们提出了一个买断方案,狮门给悬崖电影一百万美元,驱魔录像》就归狮门的了,所有的版权。

    制作销售总用时一个多月,就能赚到55万,任何一个超低成本剥削片制片人都会满意,然而叶惟志不在此,他现在又不是急着要55万,更自信着驱魔录像》大有作为,所以不卖,他要的是合作发行商,而且是影院发行。

    这样一来,又不同说法了,狮门本来的打算是买下来做影碟发行,分成合作式的影院发行?还有着一堆保密的要求,尤尼克-顾想怎么样,泰伦斯-马力克?还是艾伦-史密西(美国导演工会的专用化名)?

    还有最最古怪的一条条款,如果发行商想要扩大影片的上映规模,需要得到制片方同意,还能不同意?那为什么要找发行?

    狮门方考虑了好几天,想和顾游进行面谈,却仍然只有神秘的电话通话,以及安德鲁-格兰德两人。

    格兰德两人转达了顾游的最新意思,一条打动了狮门的条款,影片影院发行6个月后,不管有没有大规模上映,狮门都可以自由地进行北美的影碟发行,一个非常有利于他们的分成比例数字。

    事实上狮门真不担心影院发行的方面,这片子够不够资格上映才是要先考虑的,最终结果是试试吧,投入微小的宣传经费,十万二十万,建个官网在网络上病毒宣传一下,再在两三家影院放映一周。

    这笔钱就当是驱魔录像》北美影碟的版权费,算起来狮门还有赚,本来100万才能得到,现在2万搞定,只需要满足一下悬崖电影的上映梦,为什么不呢?这部影片的品质勾动了他们的敏感嗅觉,真不舍得放过拥有发行它的机

    是指影碟,影院?狮门并没有抱以什么期望,经历去年愚人节档期的惨败后60万制片费的恐怖片《天赐》最后只收到3ll万全球票房),他们今年不打算再进攻这个档期了,只安排了喜剧片《心碎往事》和剧情片《国有财产2》小规模上映,抢占点恐怖片之外的票房,而恐怖片方面则主攻万圣节档期,《电锯惊魂2》。

    所以,去年《天赐》4月3日上映,开幕影院数22家。

    今年驱魔录像》定档4月2日,开幕影院数暂定2家,洛杉矶、多伦多各一家。

    l月14日,梦工厂发行宣布全球万众瞩目的日光小美女》定档,它将在今年ll月ll日北美公映

    这让娱乐媒体一片哗然,之前人们对LM的上映日期有着众多猜测,205年?还是2UU年?年初,年中,还是年尾?

    205年颁奖季前夕的ll月谁能说它对那些金光闪闪的奖杯没有雄心?

    ll月ll日-17日这一周更会成为充满恩怨情仇的一周,看看都有什么影片定档在那周:《勇敢者的游戏2》,它的主演是克里斯汀图尔特,她和叶惟的绯闻众所周知;《傲慢与偏见》,它的制作发行商是焦点电影,LM是焦点放弃的项目也众所周知了。

    还有《要钱不要命》、《绝地威龙》这两部不容忽视的搅局者。而在下一周18日-日,另一部倍受期待的文艺片《与歌同行》公映,商业巨作《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公映

    与这些对手的竞争中,日光小美女》的前两周能有什么票房表现?

    在宣布LM定档的同时,梦工厂发行又宣布了关于它和叶惟的纪录片《VIY追梦、阳光小美女、神童诞生》定档

    它将在10月3日在科幻频道首播。

    对于叶惟,这个被认为还未真正证明自己、又被认为不可思议的少年天才,是完成一场震惊全球的盛况?还是被捧得越高摔得越惨?

    媒体大众都万分期待着答案。

    205年的新年,意大利罗马,帕拉蒂诺山,它是罗马城七座山丘里位处中央的一座,在山顶上望开去,可以看到古罗马广场和大竞技场,仿佛能看见当年狂热的观众们和殊死搏斗的角斗士们。

    原始部落尊敬讲故事的人,但是如果他的故事没讲好,他们就会杀了他,然后当晚餐吃掉。

    “每个人,听着”

    一对青春情侣正站在山顶古遗址的一处丘边,眺望着湛蓝的天空、山下古今建筑结合的罗马城。

    叶惟大感胸怀的开阔,雄心的勃发,向着山外喊道:“我不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不管是忧伤还是快乐,听着

    他猛地张开双手,仰起头,喊声越发宏亮:“我叫叶惟,我也叫顾游,日光小美女》会成功的,驱魔录像》会成功的,我的纪录片也会成功的,那就是我”

    旁边的妮娜也一下张开双手,一起大喊:“是的,这就是他胜利一次又一次,又一次”

    “成功和失败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他马要做到从小到大,从开始到现在,很多人都说我做不到,这个那个做不到,去他马的,我走到现在了,我还会继续走下去”

    叶惟放声大吼了一通,斗志和激情都在爆发,踢了几脚,双手指着天空,又喊:

    “这一年,205年,是属于我的一年全世界都将会认识我,他们一定会,因为我要拿到周票房冠军,不是一周,是两周三周四周我要拿到奥斯卡提名,我要上《时代》杂志封面,我要全世界高呼VIY我要告诉我妈妈:妈妈,我成了”

    妮娜看看他,双眸闪亮,突然双脚轻跃跳起了舞,“我要在世青赛拿到奖牌我要人们也认识我”

    “我还要告诉这个女孩向着全世界告诉”叶惟大喊,“我赢得她,已经是赢得了全世界”

    妮娜痴了,笑了,贴着他的身体动情地起舞,柳腰摆动,秀发飘然,“生活会变得更好的,因为我们会更好”

    “她在街道上向一个路人呼唤

    他能看到她在哭泣

    她的脚底已经起泡溃烂

    她走不动了,但她还在尝试

    噢,重新考虑一下吧

    想想另一天你我刚好在天堂中相遇

    噢,重新考虑一下吧

    有那另一天,你我刚好在天堂中相遇

    仔细考虑一下吧”

    流露着淡淡悲伤的歌声响彻着剧院,无论学生或家长,观众席每个人都听得动容,不愧是菲尔-柯林斯的女儿,唱得真好。舞台上的白裙少女还没唱完,一些人已经在无声地鼓掌。

    “噢哦”莉莉半闭着双目,呢喃了几声,随着心头翻腾的心绪,随着伴随音乐,又继续唱道:“

    噢,上帝,这里没有人能够更多地做些什么吗?

    噢,上帝,你一定可以告诉我些什么的

    你能从脸上的皱纹认出她

    你能看到她在那里

    可能在每一个地方流浪

    因为那里不是她的容身之地

    噢,重新考虑一下吧

    想想另一天你我刚好在天堂中相遇

    噢,重新考虑一下吧

    有那么另一天,你我刚好在天堂中相遇

    天堂……仔细考虑一下吧

    天堂……仔细考虑一下吧……”

    当伴奏声渐渐隐去,少女的歌声也渐渐停下,突然,全场爆起了一片片热烈的掌声,观众们纷纷起立,依然没有人吹口哨或者喝彩,都用最大的掌声告诉歌者,告诉这首歌,自己心中的感动。

    “谢谢。”莉莉向着台下几个不同方位的众人点头致礼,抿抿嘴,泛起温和祝愿的微笑,说道:“请大家踊跃捐款,谢谢,我将首先捐献五万美元,希望可以帮助到需要帮助的人们。”

    众人的掌声顿时更大,响起了一声两声唐突的学生高呼,就要有更多年轻人喝彩,莉莉抬手压压,皱眉地做了个“你们真顽劣,给我认真点”的表情,飒爽而俏皮,她又大声道:“谢谢,接下来是‘百老汇孩子们,俱乐部的戏剧即兴表演,有请。”

    说罢,在掌声之中,她转身走向舞台的右侧,当走进侧边通道,那脸容的微笑消散不见,低垂的双眸隐有雾气。

    走吧。

第二百三十三章 这将是一个颠簸的夜晚    “哈哈,别挠我了……还挠?我要生气了,你惹怒我你就完了……哈哈……”

    “就挠你,就挠你个呆子,啊住手……”

    “知道害怕了吗?我告诉你,太迟了哎哟,放下枕头,规矩是不能动用武器,哎”

    “对坏蛋没有规矩,打你”

    “好吧,‘系紧你的安全带,这将是一个颠簸的夜晚,,哈哈哈哈——”

    意大利,罗马沐浴在明媚的早晨阳光下,一群白鸽子从共和国广场飞起,在天空自由飞翔,几只白鸽停到了波斯克罗豪华酒店高层的一个套房阳台上,咕咕咕的跳来跳去。

    透过白纱窗帘笼罩的窗户,只见意大利式古典风格的宽敞卧室里,一对青春情侣在大床上嬉闹,温馨甜蜜弥漫在空气中。

    鸽子们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从早上到中午,又到下午。

    在巴黎经过第一次,叶惟和妮娜都清楚知道彼此真是初尝禁果,他是因为笨拙紧张慌乱,她则是给出毫无疑问的初夜场面,都有点吓着他了,问她要不要叫救护车,被她又哭又笑着一顿好打。

    笨拙而血腥的初次后,他很想很想要,但她真的需要休息恢复,所以只再做了一次,她叫得发生着凶杀般,就没有再继续。

    在巴黎又玩了两天,他们来到了罗马玩了一天,妮娜凭着强劲的运动体质好得很快,于是从昨晚开始,两人就没有离开过酒店,准确来说是没有离开过套房。

    享用着酒店的送餐服务,除了进餐和卫生时间,其它时间都在享受男女欢愉,在卧室、在大厅、在浴室……在床上,在沙发上,在浴缸里,在大镜子前,在书桌上,在窗户前……站着,坐着,躺着,抱着……

    第一次很难,第二、第三、第四次……却越来越快乐,五盒避孕套的总数量急速下降,照这势头不可能够用完这个假期。

    一夜一天下来,两人乐此不疲,有时跳跳舞,或者妮娜独跳芭蕾、表演艺术体操、变换带来的新买的各种衣服,情难自禁时就又一次,试着各种花样,传统的、新创的,她柔韧的身体提供了无限可能性,他天马行空的脑子提供了想法。

    每次欢愉过后,都大有一种“青春真好”的感慨。

    夜幕再度降临,共和国广场的喷泉依旧清水洋溢,酒店卧室里,情-爱的味道愈发浓烈。

    “我爱你,尤尼克,我爱你……啊啊哈,唔呼……呼呼呼……”

    木床的摇晃声,奇妙的碰撞声,与女生的娇喘声一同响着,骤然一阵急促后,卧室里冲起女生的清脆尖叫,然后慢慢低寂下去,喘息着时不时一声呜呼,但男生的粗喘还在继续,木床的摇晃没有停下来,床头墙上的镜子里,人影还在动。

    女声快哭似的,“怎么还没有好……”

    “我早就说了,我的真正实力是很恐怖的”

    大叫一声,他把她翻过来,从她背后压去,双手按着她的腰窝,猛地又动起来,像带球单刀冲刺,尽情尽劲地冲,身下玉体荡起微微的波浪。她受不了地抓紧床单,头时而埋在枕头里,时而又仰起来,满脸似娇似痛,叫声颤抖:“N1Tave-ee!”

    他没有停下,反而整个人压到她身上,抓着她飘动的长发攥在手中,吻着她转过来的脸,“没事,很快就好,很快”

    “我忍不住了,呜呜,啊……好痛,尤尼克……”

    响声继续响了好一阵后,突然男女都叫出声来,“噢,老天操,太棒了……操”、“不,不,meu不……”

    叫声平静下去,喘息也渐渐消退,良久后,两人的轻笑声响了起来,继续搂抱在一起,感受着灵欲结合的美妙余韵。又是许久,他们说起话儿来,就像每次做完休息那样,随心所欲,什么都谈。

    “游泳和滑雪,哪个?”

    “真难选择,游泳吧,滑雪我从小玩得够多了。足球和做爱,哪个?”

    “哈哈,当然是做爱。舞蹈和音乐,哪个?”

    “舞蹈。拍电影和中餐,哪个?”

    “唔,你这就是想饿死我。”

    “你饿一点,就没那么久了。”

    “聪明鬼”

    “应该是一见钟情吧,真的,你那么漂亮,这有什么奇怪的吗?”

    “可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好古怪,我做着拱桥,呵呵,我还以为你是贼呢。”、“我是啊,我要偷走你,成功了。”、“哼,你那时好搞笑,‘我饿了,我需要食物,。”、“我的食物就是你。”、“呜唔……别吻了,我还要休息。”、“你才没这么柔弱。”

    啪啪几声,叶惟大力地打了她的屁股几下,妮娜顿时不依地发嗔,他却变本加厉地探向中间那一道,她扭动身子避开,气急的道:“色鬼呆子我真的要休息,还好痛。”

    “真悲伤。”叶惟又捏了那翘臀一把,才收回手,笑着平躺望向天花板,双手枕在脑下,“这样好了吧。”妮娜微笑,侧身依偎地抱着他,纤手在他身上游走,他不由嘿的叫道:“叫我别动,可你这是做什么……哎,不要掐,痛

    “男生这里有感觉的吗?”妮娜好奇地掐着他的右胸突点,“它有什么用?”叶惟哈哈笑:“当然有,像你一样的感觉,用处就是让女生玩吧。”妮娜半信半疑:“不可能吧?”叶惟笑道:“谁知道呢,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

    她弄了一会,忽然抬眸问道:“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吧,什么?”叶惟看向她的眼眸。

    妮娜就要说,又感到不妥,这问题不是突然有的,想过一段时间了,“还是不问了。”叶惟皱眉:“说啊。”妮娜笑着摇摇头,“一个非常蠢的问题,不问了。”叶惟说着拜托拜托:“你不说,我就会乱想,是什么问题呢,我是不是外星人?”

    “不,我只是有时候会胡想……”她顿了顿,傻笑道:“你这么好,为什么莉莉-柯林斯会和你分手……是她还是你?”

    “呃。”叶惟怔了怔,双目上望,哈哈的笑出声:“怎么说呢。”妮娜忙声道:“我就说了很蠢,我不该问这种问题的,我是个傻瓜你想我怎么道歉?怎么都行。”她笑容娇羞而热情。

    叶惟笑了笑,伸手抚摸起她的光滑玉背,想着那些往事已经没有多少怅然了,也许是深藏心底,也许是真的放下,可以笑说过去:“她甩了我。”妮娜瞪眸:“她疯了?”心中百般滋味,那人疯了……

    “莉莉……柯林斯,她是那种……那种很冷静的人,她对感情有自己的一套看法,和你不同,她认为爱情只是一时的消费……我想无论如何,每段感情能不能一直下去都是未知数,但你不能用这种心态去恋爱,不然怎么可能全心全意去爱一个人?”

    他说着轻呼一口气,又失笑:“你知道之前我和克里斯汀图尔特闹了绯闻,那女孩那女孩才是疯的,叛逆,任性……迈克尔-安格拉诺还跟她复合。可怜的安格拉诺,他不可能有个好女孩。”

    妮娜对斯图尔特两人没兴趣,想着什么,追问道:“然后?”

    “然后,柯林斯就不高兴了,她认定我背叛了她,我们吵了一场,我做了些努力,她都不理睬我,还……总之就完了。”叶惟忽然有点心塞,吻了吻妮娜才好受回来,笑道:“然后,你拯救了我。”

    噢身为女生,妮娜隐隐感觉柯林斯好像也没什么大错,但是……她抱紧他,脸庞轻蹭着他,“你是我的了,我一个人的……”

    “是的,我很早就跟你说过,我全部是你的了。”叶惟看着她甜甜的笑脸,故作吃醋的语气:“那你呢,你怎么和……你前男友分手,他叫什么来着?”他一时想不起来,“就是我们相遇那天的那家伙,叫什么?想起了”

    “啊”红了脸的妮娜慌急地大叫,以叫声掩盖着他的话声,伸手捂住他的嘴巴,又嗔又急:“不要说了,好丢脸,没认识你之前,我很蠢……你只要知道,我只爱过你,我只爱你妮娜只爱尤尼克”

    “我知道的。”叶惟温柔地拍拍她的腰背,“我没有不高兴,那家伙?告诉你,那天他其实没走,想找我晦气,我几乎把他扔下悬崖,他吓坏了。”才知道的妮娜惊讶地叫道:“噢我的……怪不得他没有再烦我,原来……”叶惟哈哈大笑,妮娜也笑了,“你真是个坏蛋。”

    “有时候吧,我更喜欢当女生的坏蛋。”他的手又开始不安分,“不如剩下的假期就在这里过了,不离开这个房间。”

    “不行。”她毫不犹豫地否决,不满似的嘟嘴:“本来今天要去帕拉蒂诺山那边的。”

    “帕拉蒂诺山哪有你美……”叶惟嘿嘿坏笑,右手探向她的胸部,“哪你有这么好玩……”

    真坏真坏真坏妮娜皱眉瞪目地装凶,心里却是甜透,“尤尼克,我们会一直下去吗?”

    “嗯?”叶惟的手停住,还是第一次被女孩这么问,看着她满是期待满是爱意的眼眸,认真的道:“我说实话,我的女孩,我不知道。”

    妮娜噢了声,掩不住心中的失落,为什么不哄哄我呢,就又听到他说:“我不会轻易说永远,不想为了哄你就说一定会,但这代表我没有信心和希冀吗?不是,我是这么想的,珍惜现在,创造未来。我们要想的不是永远不永远,是要想怎么去爱对方,更多更多的爱,那样自然而然就会永远了。”

    她品味了一番,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这才是成熟睿智和认真痴然蔓上了脸容,“你真好。”

    “我很坏,你才好。”叶惟抬手抱紧着她,“我想说另一句话,并不是哄你:为了你,我可以放弃全世界,因为你太好了。”

    “这就是哄我……”妮娜忍不住地笑,但我喜欢听,哄吧,哄死我吧。

    “现在,我们去洗个澡怎么样?”叶惟温声,见她咬唇地点点头,坐起身跳下大床,做了个请的手势,“女士优先。”妮娜一边起身,一边挽着凌乱的秀发,“不抱我去?”叶惟耸耸肩:“省点体力,等会还有一大堆工作要做呢

    “那我不去了。”

    “真赖皮,背着吧,背比抱省力。”叶惟上前背靠她蹲下身子,妮娜张手搂去,他背起她,笑声之中,往卧室外走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