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他们是白痴。”

    听了波特寇和格兰德的报告,叶惟这么说,自信未来有一天,源泉电影和阿莱恩斯会后悔莫及的,现在只剩下狮门、罗格和时代精神了,都在假期之后才看片面谈,驱魔录像》始终会找到发行商的。

    圣诞新年假期已然到了,工作方面不管怎么样也暂时放下,他可要好好度假一番,今年发生了太多事,这个月来又高速运转,正是时候休息充能,然后迎接新一年的挑战。

    号的夜晚,叶惟和家人开心地共度佳节,遥想去年的平安夜,是在拉斯维加斯过的,真像过了很久很久。

    每逢佳节收发祝福、贺卡和礼物必不可少,在这方面叶惟从来不马虎,让他略有点疑惑的是,关系正常化的莉莉没有祝福,没有回复……什么都没有,看来她还是不想做什么朋友,那好,随她吧。

    但圣诞节这天,他们通了短信,却是因为发生了一场举世震惊的可怕灾难,印度洋发生了大地震和海啸,造成东南亚各地数以十万计的人伤亡。叶惟得知后第一时间向在各地旅游的朋友们发短信问平安,心情焦虑。

    “我没事,我在英国。”莉莉回了短信。

    朋友们都没事,这让他松了一口气,只是看着新闻里的灾区惨况,又无法不感到难过。作为公众人物,而且是全美不多的亚裔明星偶像,他有责任和义务去做更多。

    布瑞恩和莱斯利也告诉他要做好这次慈善,在博客等地发表祈祷慰问声明、捐款、准备参加一场现场直播的海啸赈灾义演音乐会,明年l月15号举行,无数的巨星明星都将出席。能为灾民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他没有二话。

    为死难者默哀后,自己的生活在继续。

    圣诞节的次天,妮娜只身搭乘早班航班从多伦多来到了洛杉矶,叶惟没去机场接机,派了车去接她。狗仔队是不会放假的,在遍地是狗仔的洛杉矶,一切都要注意。

    离开机场,前往迪士尼乐园,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风景,妮娜心头百般滋味,感觉自己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世界电影之都,娱乐中心,尤尼克出生成长的地方,他的家人们,他的朋友们,他的世界……

    在这种心情下,经过近一小时的车程,她来到了目的地,乐园入口广场里游人如织,满是欢笑热闹,这里没有灾难,“地球上最快乐的地方”。她张望周围地走向前方的睡美人城堡,在一张张大人小孩的笑脸中寻找着什么。

    很快,就见到身着红外套和牛仔裤的尤尼克站在护城河桥头边,拖着个四、五岁的可爱小女孩,米妮老鼠般的装扮,胖乎乎的小圆脸,刘海和短马尾,肯定就是朵朵了。

    “妮娜”叶惟也见到她了,挥手笑喊地走上去。朵朵蹦跳地跟在旁边,眨巴着大眼睛,似乎想着什么鬼主意。

    “尤尼克。”妮娜快步过去,一照面顿时被他搂住亲吻了额头一下:“看到你没事真好。”她心有同感的说:“我们真幸运。”叶惟点头道:“我们都要感恩珍惜。”

    两人又亲了亲嘴才分开,妮娜弯下身子,扮童音的向朵朵笑道:“嗨我是妮娜,我知道你是尤尼克的妹妹朵萝茜,你真可爱。”

    “我是朵萝茜,但谁是尤尼克?”朵朵歪头的问道。

    见妮娜一怔,叶惟开始察觉到不好,连忙拍拍她的脑袋,“尤尼克就是我忘了我跟你说过什么吗?”朵朵撅嘴地打量着哥哥的新女朋友,忽然顺口溜般念道:“莉莉,莉娜,莉莉,莉娜……”

    叶惟立时确定今天心软带朵朵一起来玩是个错误的决定,看看更怔的妮娜,他没好气的道:“不是LINA,是NINA”朵朵却大声的叫:“莉娜”他不禁怒了:“谁教你这么没礼貌的?她叫妮娜,你再说莉娜,我就揍你。”

    “不要紧,不要吼她”妮娜把朵朵扯到自己怀中,依然一脸笑容,“叫我莉娜也行的,那也是我的昵称。”

    “但是…”叶惟皱皱眉,虽然事实是这样,她的全名妮可莉娜IkIu更普遍的昵称其实是莉娜或者妮可,最少的反而是妮娜。但他不喜欢、也知道她不喜欢叫什么莉娜,最可恶的是,朵朵是在故意捣乱

    他严肃的道:“你再叫错一声,你不是我的宝贝妹妹。”

    朵朵嘴儿一扁,像快要哭了。妮娜不满的嗔道:“尤尼克你怎么能这样,别吓她朵朵,没关系的,你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朵朵却似乎不敢了,不开心的说:“哥哥会揍我。”妮娜点点她的鼻子,笑道:“他要揍你,我就揍他,我们一起去玩。”

    “那我们要扮什么吗?”朵朵一边走一边问,“以前莉莉和我来迪士尼,我们都会扮白雪公主,可漂亮了。”

    走向睡美人城堡的妮娜又怔,而跟在后面的叶惟又炸了:“小撒谎精你们什么时候来过迪士尼玩了?我看你不用扮,你就是匹诺曹”他再三再三叮嘱她不要在妮娜面前提起莉莉,她却当耳边风,还说起谎话,莉莉和她来迪士尼?根本没有这回事。

    朵朵急道:“我没有,我没有莉莉还带我去海滩、去动物园,可现在她都不带我去了,我好想她都因为你,坏蛋哥哥,你为什么不和莉莉好了。”小孩子发起脾气,什么都说,她突然冲妮娜哭道:“我不喜欢你,我喜欢莉莉,你好老”

    “朵萝茜-叶,叶朵,你完了”如果说之前是吓唬妹妹,这下叶惟是真的火冒三丈,她有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而且妮娜和莉莉同岁,就大两个月,怎么就“好老”,身体发育上更成熟?那整天动个不停的妮娜是比莉莉成熟

    “我现在就把你送回家去,然后再来玩。”他要动真格了,有朵朵在旁边,只会坏事。

    妮娜的脸色有点不自然,但还是帮着朵朵:“尤尼克,你真八卦,我和朵朵女生谈话,关你什么事?”

    “不,她今天必须要为自己的无礼受到惩罚。”叶惟没有说笑的意思,“还有撒谎”

    “我没有”朵朵猛地往前面城堡奔去,拉都拉不住,几乎撞翻沿途几个路人。

    叶惟顿时只能奔着跟上去,“给我停下”妮娜也奔跑跟着,连声道:“没关系,真的没关系,会好的,交给我,我和朵朵会成为好朋友的。呆子,交给我”见她认真,他无奈地点头:“好吧。”

    他想想又道:“朵朵很粘我,其实问题不是你怎么样,是只要是我女朋友,她谁都不喜欢,怕她的哥哥被人抢走。”他笑了笑,“其实她对莉莉-柯林斯更过分,那时候她几乎把柯林斯气哭了,‘我不喜欢你,你像个男生,她就是这么说的。你也会这么对待你哥哥的女朋友吗?”

    “不会,我懒得理他……”妮娜笑说,情绪并不高。

    “反正她的话,你不要往心里去,她甚至不认得哪个是莉莉,有次她把吉娅大师叫莉莉,我们一帮人都笑疯了。

    “我没有”就在叶惟哈哈笑的时候,几个身子外的朵朵回奔过来,叫嚷着:“吉娅大师是吉娅大师,艾玛是艾玛,安娜是安娜,莉莉是莉莉,妮娜是妮娜,我才没有分不清楚”

    妮娜的神情又闪过不自然,傻笑了声:“哈哈。”

    叶惟做了今天唯一的聪明决定,不再提起任何这些敏感话题,转移朵朵的心思:“谁想到奇幻王国玩?”

    “我”

    一天下来,叶惟不得不承认,妮娜收服小孩子很有一套办法,还有耐心和热情,和朵朵一起扮演卡通人物,一起玩一起笑,连他都被冷落到一边。当这天傍晚离开迪士尼乐园,朵朵已经完全像变了个人。

    她笑嘻嘻的,抱着妮娜的手一刻不肯放,还要妮娜背她,有着说不完的悄悄话,惹得妮娜也阵阵笑声。

    “哥哥,妮娜说请我到多伦多玩,溜冰,滑雪,堆雪人我要去,我要去”

    “哥哥,妮娜好厉害,她可以把头贴着小腿,我怎么做不到?”

    “哥哥,妮娜教了我几句保加利亚语,嘻嘻,你都不懂我才不说给你听,被你学了怎么办,以为我笨呀?”

    朵朵说罢又围着最新的好朋友妮娜打转,看到妮娜眨单眼示意,叶惟哂笑,小笨蛋,现在不嫌妮娜老了?不叫莉娜了?

    离开迪士尼乐园后,小魔头终于被送回了家中,她和父母有他们的旅游,而叶惟和妮娜则当晚出发,踏上欧洲之旅的第一站法国巴黎。

    当飞机离开洛杉矶,离开北美大陆,离得越远,妮娜的超自然活力越在恢复,虽然是坐在座位上,可从她的言语、神情、举动,每个细节叶惟都能感受得到,她的心情正得到真正放松。

    那个叫他猪耳朵,抱着他蹭,用雪球砸他,把NI手链戴到他右手腕上的火热女孩,回来了

第二百三十章 你们的电影太烂了    “下午好,福克斯探照灯吗?我是个独立制片人,尤尼克-顾,最近制作了一部胶片电影驱魔录像》,正在寻找着发行商,惊悚类,伪纪录片旧片重制风格,制片费6万美元。是的,是《女巫布莱尔》的方式,但是有着很多不同……OK,好吧,再见。”

    圣莫尼卡,惟朵影像和追梦联盟总部办公室,叶惟正用新的工作手机打着电话,“再见”都几乎没说完,那边的发行部接线员就挂断了,态度是从听到“伪纪录片”开始变化的,失笑的语气简直跟普莱斯他们一样。

    此前已经联系过IPC了,就算《婚期将至》是IP今年最卖座的影片,26万北美票房,远远高于第二位《终极探险》的59万、第三位《金属乐队∶某种怪兽》的22万,经过经过半年来的海外发行,现在也有了32万海外票房,总票房达到3B万。

    就算如此,IPC同样没什么兴趣,没有影碟发行可以,影院发行就两三家影院试试吧,不过宣传费是零

    这样都很可能要亏钱,IP今年发行成绩最差的《深林欲》-周在最大4家影院收下总共B106美元票房,一万都不够,四个拷贝的钱都赚不回来。

    叶惟可不认为驱魔录像》只能得到这种待遇,IPE刂梦工厂都会后悔的,还有上百发行商等着识宝,虽然有实力的数得过来。

    “你好,环球公司吗?我是个独立制片人,尤尼克-顾,手上有一部惊悚胶片电影驱魔录像》找着发行……”

    “不好意思,顾先生,我去问过我们经理了,我们公司现在对伪纪录片并没有购买兴趣。我们建议你先参加一些电影节,如果影片能拿到什么奖项,可以再联系我们。”

    “下午好,华纳兄弟公司吗?你好,我叫尤尼克-顾,是个独立制片人,我最近制作了部胶片电影……”

    当得到一声“H”后放下手机,叶惟嘿的一笑,巨头就是巨头,多说几句都不。

    如果在70年代、8年代,你在好莱坞大喊“我这有部电影要卖”,大家会很有兴趣,因为那时候拍电影还比较贵比较难,说电影肯定是3NN胶片拍的,现在?拿部迷你P都能拍片了,还有那么多数字格式,拍电影不再是高门槛,看看圣丹斯电影节每年报名影片的急增就可见一斑,所以现在喊“我这有部电影要卖”,很难得到理会,尤其是部小成本伪纪录片。

    哪怕他强调了是胶片电影,六大公司都摇摇头。

    圣丹斯电影节?明年那届的报名截止日早就过了,再要参加就得等2UU年那届。IPTA(独立电影电视联盟)举办的AP(美国电影市场)?ll月初就完了。其它的电影节和交易市场?

    叶惟不能亲自出面,不能用“叶惟”的名义,出面的只会是格兰德和波特寇,以他们的生涯成绩去卖伪纪录片,那真的不如以新人身份先电话联系,他就不信没一家发行商想看看,老顽固不多了啊。

    加油,加油,希望就在下一个电话他继续看着办公桌上的发行商名录,继续打给下一家。

    “嘿,米拉麦克斯吗?我是独立制片人尤尼克-顾……”

    “顾先生,伪纪录片不在我们经营的范围,不是现在,你早6年找我们就好了,祝你好运。”

    “你好,新线影业吗?我是……”

    “先生,我们已经要放假了,你可以在假期后再打来,但伪纪录片就不必了。”

    “告诉你们一件有趣的事,刚刚有个独立制片人打来推销他的驱魔伪纪录片,《女巫布莱尔》那样的,问的还是影院发行”

    纽约,下班时分,新线影业发行部宽敞的办公室还一片热闹,上映还没一周的《指环王-》北美票房已破亿,这回全球票房破10亿美元可以说毫无悬念,又是辉煌的一年

    《指环王》系列给新线带来了巨大的成功,让经过三十多年发展的公司隐有主流巨头的风范,公司上上下下都倍感昂然。

    现在一听到这事,整个办公室哄然大笑,众人都满脸欢乐,不只是即将到来的假期,这笑料足以⊥他们笑上一年

    电影业有很多聪明人,也有很多蠢蛋,这里就有一个。

    驱魔、伪纪录片,开什么玩笑

    在驱魔人前传》票房失利不久的今天86万制片费,18l万北美票房下画),驱魔类型根本不值钱。这部剥削片应该是跟风之作,想乘着驱魔人前传》的效应赚一笔,结果风没有跟成,还烂在手里了。真蠢,像这种跟风、山寨剥削本该抢先出手的。

    什么年代了,还伪纪录片,《女巫布莱尔》能成功是因为当时的网络面貌还不发达,才能欺骗大众,现在能骗谁

    “倒霉可怜的制片人。”、“他有没有说花了多少钱?6万?他多半要破产了。”、“没有人会理他的。”

    “听上去他不那么认为,还跟我说什么市场需求,‘要不你们先看看?也许是个像《指环王》那样的惊喜呢?,

    “哈哈哈”、“我就知道还有笑点”

    “顾先生,我们给你个建议,你可以参加电影节,或者走海外发行,北美市场已经被《女巫布莱尔》掏空了。”

    “我们可以看看电影,但只对光碟发行有兴趣,顾先生,这个类型上不了院线的,奇迹没有第二回。”

    “先生,抱歉,我们要开始放假了。”

    “听你的声音,你年纪不大吧?我个人给你个忠告,别在这部伪纪录片上浪费时间了,你会损失更多的。年轻人不要老想着走捷径,试图复制成功不会让你获得成功,没有人是傻子。”

    纽马克特、帝门影业、IDP木兰花、细线、思索影业……

    H,H,H,H,H,H

    在这个下午,叶惟几乎被所有活跃于市场的发行商拒绝了个遍,除了已经放假电话没人接的,接通的近40家发行商里只有仅仅6家愿意看看电影怎么样再说:狮门影业v)、罗格影业vtuv、阿莱恩斯(AI11ac)、源泉aIu、时代精神ee)。

    其中狮门是迷你主流独立公司,刚因为《电锯惊魂》大出风头;罗格是环球今年刚办的子公司,专门制作发行低成本动作和恐怖片,今年发行了《僵尸肖恩》和《鬼娃孽种》;另外三家是实力平平的小发行商。

    而其它公司直接连面谈都没有地拒绝,还是那些原因,伪纪录片不行的,就连《女巫布莱尔2》都走正片风格,没有人相信可以再来一次,哪怕不是像《女巫》那样3万制片费收。48亿全球票房,哪怕只是赚十万八万,都没有人相信。

    群体心理有时候真的很奇妙,能让人睁着眼睛都看不见,一开始是一个两个人说不行,然后是三个四个……然后形成群体心理,他们就断定绝对不行,直至被事实狠狠地教训丨

    不过还好,还是会有不受群体心理影响去看待事情的人,也有可能是因为如今打电话说“我这有部电影要卖”的人太少,他们闲着没事做等放假于是不看白不看。五家公司约定的时间不一,明天节前有两家,格兰德和波特寇分别去一家。

    现在圣诞节的气氛随处可见,叶惟家也是如此,屋内屋外都有着各种装饰,朵朵有空就去后院瞅瞅那棵挂满饰物的巨型圣诞树,生怕它会溜走一样,还让托托在旁边守着。

    星空夜幕下,朵朵和托托又一次去巡视圣诞树,而屋子二楼的男生房间里,叶惟正用电脑和妮娜进行着视频通话

    他们早已计划好这个假期去欧洲两人旅游,等圣诞节那天过了,妮娜就来洛杉矶会合,玩上一天再出发,真让人期待的旅程。

    “真棒”妮娜听了他说驱魔录像》成功打动大人物们,日光小美女》可以改用胶片拍摄,她顿时绽放高兴的笑容,为他开心。越来越接受尤尼克等于VIYR勺事实了,因为真的没什么改变。

    她更关心的当然是驱魔录像》,兴致勃勃地问道:“那它什么时候上映?”

    “呃,会的……”叶惟话声停顿,妮娜显然不懂电影发行这些,不知道有什么难题,她觉得电影拍好了,接着不就是上映吗?这么想也正常,他怎么都是VIY不是没有上映过电影。

    看着屏幕里她满怀期待的笑脸,他笑了笑,只道:“可能不会那么快,发行需要个过程。”

    妮娜惊讶道:“是要做什么宣传吗?尤尼克,我这几天有想过…”她的笑容中多了点羞赧,却又有着跃跃,“我是不是也要像个明星那样,接受媒体采访、上电视节目……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我该说什么?我想不到。”

    “哈哈。”叶惟笑了声,虽然很扫兴,却还是要说:“你知道因为我的身份要保密,我们的恋情也要尽可能低调,另外这是伪纪录片,银幕里外都要营造一种真实感,所以应该不会做多少宣传,你暂时不用跟媒体打交道。”

    “噢。”妮娜微微地点头,似松了一口气,又似有点失落。

    “你想做宣传?”叶惟不由问道。

    “有些想。”妮娜更羞的低低眸,像做了什么坏事,又直视屏幕,明眸含情,“我就是想说说……你的片场是最好的片场。”叶惟温声道:“会有机会的。”妮娜提起劲地问道:“那大概有个时间吗?”

    叶惟扬起双眉,终究没说暂时连发行商都没有呢,“还没有定,但会有的。”

    圣莫尼卡,源泉电影公司总部。

    “波特寇先生,我真得说,这个开头不怎么样。”

    小型放映室里正播着驱魔录像》的PB接见波特寇的部门主管罗彼文顿的中年脸庞上已显出不耐烦,没等波特寇说什么,他拿着遥控器按起了快进。

    “嘿”波特寇面容不禁变色,才看了两分钟不到就快进?太不专业了。他急忙道:“斯文顿先生,你不能快进

    “为什么不能?”斯文顿不以为然,继续时而快进、时而停下看个一分钟地观看,六分钟不到就拉到了结尾,十分肯定的说着:“这种剥削片看个五分钟就知道好坏了,基本上看个开头和结局就行。”

    波特寇看着对方一脸的自以为是,幸好今天来的是他,如果是VIY可能给这家伙一拳了。拉着看?这是看电影吗?这人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好好看,没有以一种公正平和的心态去看待要看到的故事,只是在找自己想要的片段,两者的差别太大。

    “结局也不行,观众喜欢更血腥的场面,你们这样不行。”斯文顿双手环了环胸,一副大人物的派头。

    “不是的,正常观众不是这样看电影,当投入情感,随着故事发展到最后,这是非常震撼的结局。”波特寇不是第一次受气了,制片人找发行不可能不受气,想说服对方从头好好看。

    “呵呵。”斯文顿的笑声有点不屑,那神情更似乎在说“拉着看这几分钟已经很给你面子了,还想怎么着,全部看完?你以为自己是谁,以为我是谁?史学家吗?又不是只有你一部电影,我就是这么看片的。”

    他一边站起身,一边说:“不好意思,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其实我对这次会面是怀有期待的,可惜你们的电影太烂了。这个故事本身就无聊,拍得也很差,没有足够的商业元素,也没有让人激动的地方。主角不是骗子吗,怎么中间又会驱魔了?”

    这下波特寇真想给他的驴脸一拳,什么叫科顿是骗子怎么又会驱魔,这根本不是问题,影片里已经清清楚楚地拍出来,科顿之所以是骗子是不相信,会驱魔是遵从家族古书记载的做法,这有问题吗?

    对一个只看看剧本梗概,然后拉着影像看了几分钟的人来说,可能是有问题的,不是影片有,是那人的脑子有。

    “还有那个女孩,她长得并不吓人,你们应该……”

    “闭嘴吧。”波特寇终于忍不住,这么多年混不好却就是改不了这脾气,对愣住的斯文顿说道:“先生,以你的观片方式,你没有半点评价它的资格,你知道那女孩演的角色叫什么名字吗?”

    斯文顿的脸色也变了,看着波特寇从放映机取出PB要离去,突然喊道:“这部烂片是不可能成功的,真浪费我的时间”

    阿莱恩斯公司总部,小型放映室,正播着驱魔录像》。

    部门主管肯-维尔曼耐着性子看了近二十分钟,终于对旁边的格兰德说了观影以来的第一句话:“不行,越看越不妥。故事展开得慢了,气氛出来后还不错,但是这种剪辑手法和镜头方式,怎么能叫伪纪录片?它既不是伪纪录片,也不是正片,不行。”

    格兰德皱皱眉,惟格已经准备过会发生这种情况,交待过要怎么说:“这正是它和《女巫布莱尔》的分别,是它的自身特点,观众不会再接受一部《女巫布莱尔》,但不代表不会接受伪纪录片……”

    “不不不,你们没有弄清楚,我们就是想看到又一部《女巫布莱尔》”肯-维尔曼摇摇头,谆谆般说道:“不是说完全复制,是要相同的节奏、结构、风格,做好二度剥削要做的。”

    “肯,我们不是二度剥削……”

    “不是?伪纪录片就是这样,观众要看的就是那些,怎么不是?你们改变不了的,二度剥削还比现在更好你们重新剪辑一个版本吧,那我们可以考虑做影碟发行。”

    格兰德很无奈,继续说着叶惟的话:“我们都应该以一种新眼光去看待每件事物,才能有新收获不是吗?它并非剥削《女巫布莱尔》,从技术的层面上来说它比《女巫布莱巫》是更好的,而且我们拍出了自己的情感……”

    “呵呵呵。”肯-维尔曼忍不住笑了,又是摇头:“你们在想什么,惊悚类伪纪录片要什么技术?情感?你们以为自己是在拍《沉默的羔羊》吗?只要镜头够摇晃、场面够吓人就行了。”

    “它很吓人,不是有技术、情感,就不吓人了,是更吓人我们是想说,这是一部高品质的伪纪录片,不应该拿看待《女巫布莱尔》的眼光去看待它……”

    “这些话你跟别人说去吧,抱歉。”肯-维尔曼站起身,不准备再看下去了,“也许这是部好电影,但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就想要又一部《女巫布莱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