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下午好,福克斯探照灯吗?我是个独立制片人,尤尼克-顾,最近制作了一部胶片电影驱魔录像》,正在寻找着发行商,惊悚类,伪纪录片旧片重制风格,制片费6万美元。是的,是《女巫布莱尔》的方式,但是有着很多不同……OK,好吧,再见。”

    圣莫尼卡,惟朵影像和追梦联盟总部办公室,叶惟正用新的工作手机打着电话,“再见”都几乎没说完,那边的发行部接线员就挂断了,态度是从听到“伪纪录片”开始变化的,失笑的语气简直跟普莱斯他们一样。

    此前已经联系过IPC了,就算《婚期将至》是IP今年最卖座的影片,26万北美票房,远远高于第二位《终极探险》的59万、第三位《金属乐队∶某种怪兽》的22万,经过经过半年来的海外发行,现在也有了32万海外票房,总票房达到3B万。

    就算如此,IPC同样没什么兴趣,没有影碟发行可以,影院发行就两三家影院试试吧,不过宣传费是零

    这样都很可能要亏钱,IP今年发行成绩最差的《深林欲》-周在最大4家影院收下总共B106美元票房,一万都不够,四个拷贝的钱都赚不回来。

    叶惟可不认为驱魔录像》只能得到这种待遇,IPE刂梦工厂都会后悔的,还有上百发行商等着识宝,虽然有实力的数得过来。

    “你好,环球公司吗?我是个独立制片人,尤尼克-顾,手上有一部惊悚胶片电影驱魔录像》找着发行……”

    “不好意思,顾先生,我去问过我们经理了,我们公司现在对伪纪录片并没有购买兴趣。我们建议你先参加一些电影节,如果影片能拿到什么奖项,可以再联系我们。”

    “下午好,华纳兄弟公司吗?你好,我叫尤尼克-顾,是个独立制片人,我最近制作了部胶片电影……”

    当得到一声“H”后放下手机,叶惟嘿的一笑,巨头就是巨头,多说几句都不。

    如果在70年代、8年代,你在好莱坞大喊“我这有部电影要卖”,大家会很有兴趣,因为那时候拍电影还比较贵比较难,说电影肯定是3NN胶片拍的,现在?拿部迷你P都能拍片了,还有那么多数字格式,拍电影不再是高门槛,看看圣丹斯电影节每年报名影片的急增就可见一斑,所以现在喊“我这有部电影要卖”,很难得到理会,尤其是部小成本伪纪录片。

    哪怕他强调了是胶片电影,六大公司都摇摇头。

    圣丹斯电影节?明年那届的报名截止日早就过了,再要参加就得等2UU年那届。IPTA(独立电影电视联盟)举办的AP(美国电影市场)?ll月初就完了。其它的电影节和交易市场?

    叶惟不能亲自出面,不能用“叶惟”的名义,出面的只会是格兰德和波特寇,以他们的生涯成绩去卖伪纪录片,那真的不如以新人身份先电话联系,他就不信没一家发行商想看看,老顽固不多了啊。

    加油,加油,希望就在下一个电话他继续看着办公桌上的发行商名录,继续打给下一家。

    “嘿,米拉麦克斯吗?我是独立制片人尤尼克-顾……”

    “顾先生,伪纪录片不在我们经营的范围,不是现在,你早6年找我们就好了,祝你好运。”

    “你好,新线影业吗?我是……”

    “先生,我们已经要放假了,你可以在假期后再打来,但伪纪录片就不必了。”

    “告诉你们一件有趣的事,刚刚有个独立制片人打来推销他的驱魔伪纪录片,《女巫布莱尔》那样的,问的还是影院发行”

    纽约,下班时分,新线影业发行部宽敞的办公室还一片热闹,上映还没一周的《指环王-》北美票房已破亿,这回全球票房破10亿美元可以说毫无悬念,又是辉煌的一年

    《指环王》系列给新线带来了巨大的成功,让经过三十多年发展的公司隐有主流巨头的风范,公司上上下下都倍感昂然。

    现在一听到这事,整个办公室哄然大笑,众人都满脸欢乐,不只是即将到来的假期,这笑料足以⊥他们笑上一年

    电影业有很多聪明人,也有很多蠢蛋,这里就有一个。

    驱魔、伪纪录片,开什么玩笑

    在驱魔人前传》票房失利不久的今天86万制片费,18l万北美票房下画),驱魔类型根本不值钱。这部剥削片应该是跟风之作,想乘着驱魔人前传》的效应赚一笔,结果风没有跟成,还烂在手里了。真蠢,像这种跟风、山寨剥削本该抢先出手的。

    什么年代了,还伪纪录片,《女巫布莱尔》能成功是因为当时的网络面貌还不发达,才能欺骗大众,现在能骗谁

    “倒霉可怜的制片人。”、“他有没有说花了多少钱?6万?他多半要破产了。”、“没有人会理他的。”

    “听上去他不那么认为,还跟我说什么市场需求,‘要不你们先看看?也许是个像《指环王》那样的惊喜呢?,

    “哈哈哈”、“我就知道还有笑点”

    “顾先生,我们给你个建议,你可以参加电影节,或者走海外发行,北美市场已经被《女巫布莱尔》掏空了。”

    “我们可以看看电影,但只对光碟发行有兴趣,顾先生,这个类型上不了院线的,奇迹没有第二回。”

    “先生,抱歉,我们要开始放假了。”

    “听你的声音,你年纪不大吧?我个人给你个忠告,别在这部伪纪录片上浪费时间了,你会损失更多的。年轻人不要老想着走捷径,试图复制成功不会让你获得成功,没有人是傻子。”

    纽马克特、帝门影业、IDP木兰花、细线、思索影业……

    H,H,H,H,H,H

    在这个下午,叶惟几乎被所有活跃于市场的发行商拒绝了个遍,除了已经放假电话没人接的,接通的近40家发行商里只有仅仅6家愿意看看电影怎么样再说:狮门影业v)、罗格影业vtuv、阿莱恩斯(AI11ac)、源泉aIu、时代精神ee)。

    其中狮门是迷你主流独立公司,刚因为《电锯惊魂》大出风头;罗格是环球今年刚办的子公司,专门制作发行低成本动作和恐怖片,今年发行了《僵尸肖恩》和《鬼娃孽种》;另外三家是实力平平的小发行商。

    而其它公司直接连面谈都没有地拒绝,还是那些原因,伪纪录片不行的,就连《女巫布莱尔2》都走正片风格,没有人相信可以再来一次,哪怕不是像《女巫》那样3万制片费收。48亿全球票房,哪怕只是赚十万八万,都没有人相信。

    群体心理有时候真的很奇妙,能让人睁着眼睛都看不见,一开始是一个两个人说不行,然后是三个四个……然后形成群体心理,他们就断定绝对不行,直至被事实狠狠地教训丨

    不过还好,还是会有不受群体心理影响去看待事情的人,也有可能是因为如今打电话说“我这有部电影要卖”的人太少,他们闲着没事做等放假于是不看白不看。五家公司约定的时间不一,明天节前有两家,格兰德和波特寇分别去一家。

    现在圣诞节的气氛随处可见,叶惟家也是如此,屋内屋外都有着各种装饰,朵朵有空就去后院瞅瞅那棵挂满饰物的巨型圣诞树,生怕它会溜走一样,还让托托在旁边守着。

    星空夜幕下,朵朵和托托又一次去巡视圣诞树,而屋子二楼的男生房间里,叶惟正用电脑和妮娜进行着视频通话

    他们早已计划好这个假期去欧洲两人旅游,等圣诞节那天过了,妮娜就来洛杉矶会合,玩上一天再出发,真让人期待的旅程。

    “真棒”妮娜听了他说驱魔录像》成功打动大人物们,日光小美女》可以改用胶片拍摄,她顿时绽放高兴的笑容,为他开心。越来越接受尤尼克等于VIYR勺事实了,因为真的没什么改变。

    她更关心的当然是驱魔录像》,兴致勃勃地问道:“那它什么时候上映?”

    “呃,会的……”叶惟话声停顿,妮娜显然不懂电影发行这些,不知道有什么难题,她觉得电影拍好了,接着不就是上映吗?这么想也正常,他怎么都是VIY不是没有上映过电影。

    看着屏幕里她满怀期待的笑脸,他笑了笑,只道:“可能不会那么快,发行需要个过程。”

    妮娜惊讶道:“是要做什么宣传吗?尤尼克,我这几天有想过…”她的笑容中多了点羞赧,却又有着跃跃,“我是不是也要像个明星那样,接受媒体采访、上电视节目……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我该说什么?我想不到。”

    “哈哈。”叶惟笑了声,虽然很扫兴,却还是要说:“你知道因为我的身份要保密,我们的恋情也要尽可能低调,另外这是伪纪录片,银幕里外都要营造一种真实感,所以应该不会做多少宣传,你暂时不用跟媒体打交道。”

    “噢。”妮娜微微地点头,似松了一口气,又似有点失落。

    “你想做宣传?”叶惟不由问道。

    “有些想。”妮娜更羞的低低眸,像做了什么坏事,又直视屏幕,明眸含情,“我就是想说说……你的片场是最好的片场。”叶惟温声道:“会有机会的。”妮娜提起劲地问道:“那大概有个时间吗?”

    叶惟扬起双眉,终究没说暂时连发行商都没有呢,“还没有定,但会有的。”

    圣莫尼卡,源泉电影公司总部。

    “波特寇先生,我真得说,这个开头不怎么样。”

    小型放映室里正播着驱魔录像》的PB接见波特寇的部门主管罗彼文顿的中年脸庞上已显出不耐烦,没等波特寇说什么,他拿着遥控器按起了快进。

    “嘿”波特寇面容不禁变色,才看了两分钟不到就快进?太不专业了。他急忙道:“斯文顿先生,你不能快进

    “为什么不能?”斯文顿不以为然,继续时而快进、时而停下看个一分钟地观看,六分钟不到就拉到了结尾,十分肯定的说着:“这种剥削片看个五分钟就知道好坏了,基本上看个开头和结局就行。”

    波特寇看着对方一脸的自以为是,幸好今天来的是他,如果是VIY可能给这家伙一拳了。拉着看?这是看电影吗?这人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好好看,没有以一种公正平和的心态去看待要看到的故事,只是在找自己想要的片段,两者的差别太大。

    “结局也不行,观众喜欢更血腥的场面,你们这样不行。”斯文顿双手环了环胸,一副大人物的派头。

    “不是的,正常观众不是这样看电影,当投入情感,随着故事发展到最后,这是非常震撼的结局。”波特寇不是第一次受气了,制片人找发行不可能不受气,想说服对方从头好好看。

    “呵呵。”斯文顿的笑声有点不屑,那神情更似乎在说“拉着看这几分钟已经很给你面子了,还想怎么着,全部看完?你以为自己是谁,以为我是谁?史学家吗?又不是只有你一部电影,我就是这么看片的。”

    他一边站起身,一边说:“不好意思,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其实我对这次会面是怀有期待的,可惜你们的电影太烂了。这个故事本身就无聊,拍得也很差,没有足够的商业元素,也没有让人激动的地方。主角不是骗子吗,怎么中间又会驱魔了?”

    这下波特寇真想给他的驴脸一拳,什么叫科顿是骗子怎么又会驱魔,这根本不是问题,影片里已经清清楚楚地拍出来,科顿之所以是骗子是不相信,会驱魔是遵从家族古书记载的做法,这有问题吗?

    对一个只看看剧本梗概,然后拉着影像看了几分钟的人来说,可能是有问题的,不是影片有,是那人的脑子有。

    “还有那个女孩,她长得并不吓人,你们应该……”

    “闭嘴吧。”波特寇终于忍不住,这么多年混不好却就是改不了这脾气,对愣住的斯文顿说道:“先生,以你的观片方式,你没有半点评价它的资格,你知道那女孩演的角色叫什么名字吗?”

    斯文顿的脸色也变了,看着波特寇从放映机取出PB要离去,突然喊道:“这部烂片是不可能成功的,真浪费我的时间”

    阿莱恩斯公司总部,小型放映室,正播着驱魔录像》。

    部门主管肯-维尔曼耐着性子看了近二十分钟,终于对旁边的格兰德说了观影以来的第一句话:“不行,越看越不妥。故事展开得慢了,气氛出来后还不错,但是这种剪辑手法和镜头方式,怎么能叫伪纪录片?它既不是伪纪录片,也不是正片,不行。”

    格兰德皱皱眉,惟格已经准备过会发生这种情况,交待过要怎么说:“这正是它和《女巫布莱尔》的分别,是它的自身特点,观众不会再接受一部《女巫布莱尔》,但不代表不会接受伪纪录片……”

    “不不不,你们没有弄清楚,我们就是想看到又一部《女巫布莱尔》”肯-维尔曼摇摇头,谆谆般说道:“不是说完全复制,是要相同的节奏、结构、风格,做好二度剥削要做的。”

    “肯,我们不是二度剥削……”

    “不是?伪纪录片就是这样,观众要看的就是那些,怎么不是?你们改变不了的,二度剥削还比现在更好你们重新剪辑一个版本吧,那我们可以考虑做影碟发行。”

    格兰德很无奈,继续说着叶惟的话:“我们都应该以一种新眼光去看待每件事物,才能有新收获不是吗?它并非剥削《女巫布莱尔》,从技术的层面上来说它比《女巫布莱巫》是更好的,而且我们拍出了自己的情感……”

    “呵呵呵。”肯-维尔曼忍不住笑了,又是摇头:“你们在想什么,惊悚类伪纪录片要什么技术?情感?你们以为自己是在拍《沉默的羔羊》吗?只要镜头够摇晃、场面够吓人就行了。”

    “它很吓人,不是有技术、情感,就不吓人了,是更吓人我们是想说,这是一部高品质的伪纪录片,不应该拿看待《女巫布莱尔》的眼光去看待它……”

    “这些话你跟别人说去吧,抱歉。”肯-维尔曼站起身,不准备再看下去了,“也许这是部好电影,但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就想要又一部《女巫布莱尔》。”

第二百二十九章 年轻人难免天真    2天时间制作一部胶片电影,叶惟完成了,准确而言是18天,从4号算起,前制4天、拍摄B天、后制6天,在2l号全部完工,2号这天回到洛杉矶,赶在圣诞假期前进行放映会议。

    此时梦工厂总部的一个放映室里,昏暗的光线,寂静的气氛,宽阔的投影幕布映着驱魔录像》。

    观众座位最前面的一排坐着一帮大人物,杰夫特利-普莱斯、加里-高兹曼、斯皮尔伯格的助理巴奥,汤姆-汉克斯今天也来了,还有个与他们的平均年龄严重不符的少年,叶惟。

    看着手持摄影的摇晃影像,众人的神情各有不同,叶惟老神在在的,高兹曼有点被晃晕似的捂额头,斯迈像看得入戏又像在思索,普莱斯又高兴又有些不确定,巴奥和汉克斯都像普通观众般紧张不安。

    HON一声枪响响起,他们都有所动作,皱皱眉、换换坐姿、往后缩了缩身子,屏幕上故事走向结局,随之是片尾演职表:

    导演:尤尼克-顾

    制片人:尤尼克-顾,安德鲁-格兰德,赫克-波特寇

    编剧:赫克-波特寇,尤尼克-顾,安德鲁-格兰德

    放映室里静了静,然后几乎是同时,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响起:

    “这是天才”

    “这是作弊”

    说天才的是普莱斯,而说作弊的是高兹曼,众人迅速阵营分明,跟上次会议没什么变化,汉克斯、巴奥暂时态度中立,斯迈不确定地思索。叶惟看向隔了两个座位的高兹曼,问道:“加里,现在又怎么样?”

    高兹曼摆手指了指投影幕布,老脸严肃的道:“我不是评价影片本身,是这件事,手持摄影的伪纪录片?这3分钟的镜头量有常规电影的一半吗,就算是常规剥削片?你说是用弗莱克斯轻量级二代拍的,那摄影机没了很多东西,也少了很多麻烦,但你总不能用它拍日光小美女》,你得用弗莱克斯白金、得用千禧年对吧?

    你并没有按照胶片拍摄的正常流程来做,没有面对那些可能的问题,你避开了,你有看样片吗?我怀疑你甚至没有看样片。”

    “我不否认这一点,我只亲自看了一天。”叶惟耸耸肩,却很认真:“之后每天是我的搭档格兰德负责看,有问题再叫我。我不认为这不好,这是视乎情况做的灵活变化,如果有充裕的时间,我会全程看的。”

    “这就是作弊的方式,”高兹曼左右看看众人,一副“你们看到了没有”的样子,“惟格,你是否能胜任胶片拍摄的问题,问题依然存在。”

    叶惟不禁失笑了声,真有些来气,沉着而自信的道:“先生们,如果这都不能说服你们,那我不知道什么叫拍电影。

    没有一个片场是没有问题的,而且问题充满着未知,我想这部电影不是证明了我能否解决某个特定的问题,而是我有着足够的领导一支团队去解决任何问题的能力,我可以用B天拍好驱魔录像》,难道我不能用九周40多个工作日拍好日光小美女》吗?加里,我第一次用轻量级二代拍片可以做到,第一次用白金、用千禧年、黄金……无论什么机型,也能做到。”

    普莱斯赞同地点点头:“惟说得对,他已经证明了要证明的,再说他不行就是刁难了。”汉克斯突然也表明态度:“惟确实做得够好了,这部电影虽然是伪纪录片,只花了18天就制作好,我们清楚有多难。”

    高兹曼想说什么却语塞,反驳不了这点,这比顶级的剥削片制作者的平均速度还要快,至少惟格再次证明了自己是个神童。

    “我觉得现在改用胶片的风险是可以接受的。”斯迈终于想好,倒向了胶片派。最后巴奥也说道:“我看到的是一部优秀的影片,这达到了斯皮尔伯格先生的要求。”

    这下,高兹曼再反对也没用了,默然的点头,望着屏幕还在滚动的演职表,“但愿我们都不会后悔。”

    意见达成一致,胶片叶惟握了握双拳,真的舒了一口恶气,我就知道自己能做到心中高昂,脸上却没有表现半点得意或胜利的模样,高兹曼不是敌人,制片分歧都是为了项目好而已,大家是朋友、还要继续共事的搭档,为什么要闹更多的不愉快?

    他站了起身,向众人抱抱拳,郑重道:“谢谢大家的信任,真是我的荣幸。”看向高兹曼,“加里,我知道自己年龄轻、资历浅,还有太多需要证明的地方,你也是不想我搞砸,我理解的,我能做的就是继续努力把工作做好,还请大家多关照。”

    “最好那样,聪明小子。”高兹曼无奈地笑,又道:“你搞砸等于我搞砸,我怎么能不帮你?”

    “哈哈那我不可能失败。”叶惟笑说。

    众人生起了一片轻笑,矛盾完满地解决,他们没一个是闲人,纷纷起身准备散场。

    普莱斯高兴的赞道:“影片真不错,有些镜头把我吓得不轻,那女孩的扭曲动作有用特效?”叶惟笑声骄傲:“没有,全部由妮娜自己完成,她是加拿大艺术体操国青队的成员。”众人顿时纷纷称赞,汉克斯也赞道:“惟,拍得好,结局很有震撼力。”

    谈到影片本身,就连高兹曼也赞道:“故事挺不错的,节奏处理得很好,拍成伪纪录片有些浪费了。”斯迈亦说道:“剪辑的手法很有新意,惟格,你的电影天赋让人羡慕。”

    “谢谢,谢谢”听着众人的赞誉,叶惟满脸欢喜的笑容,这个月来的辛苦努力不是白费。

    妮娜发了一场高烧,差点变为肺炎,这两天才开始好转康复。好在后制期他几乎没有离开过工作室,比做《婚期将至》的后制还拼命,没怎么挨康斯坦丁和米哈埃拉的责备眼神。不只是他俩,剧组每个人都为驱魔录像》付出巨大的心血,他还付出了45万美元的制片费,现在得到这些人物的认可,它距离成功很近了。

    见众人要走,他连忙抓紧时机笑问道:“先生们,你们说它可以得到影院发行的机会吗?”

    言下之意是梦工厂、普雷通,谁想发行它吗?

    没有出现意想中的众人跃跃欲试,甚至争抢的情形,他们都明显的愣了愣,包括刚刚还赞不绝口的普莱斯也是这个反应,好像在说“发行?影院发行?你在说什么?”

    “……”叶惟的笑容不由退去,心头变沉,这些人没有兴趣,影片不错,但没有好到可以登陆各地影院的大银幕

    “恐怕这并不适合。”高兹曼摇头说,普莱斯这次同意他的看法:“小量的影碟发行是可行的,影院行不通。”

    直接影碟市场,还小量,一万张?一千张?那才是浪费叶惟100不认同他们的话,心念电转着该怎么游说。

    “这方面你们谈,我先失陪了。”斯迈作为制片部主管,不负责购片和发行的事务,说罢就往放映室外走去。没有话语权的巴奥也走了,他已经完成任务,如果发行部有意,与购片部沟通后,自会逐级请示上头。

    汉克斯厚重的脸庞神情思索,不知想着什么,应该也偏向不适合发行。

    高兹曼详细的道:“不是每部电影都适合影院发行,驱魔录像》就是这样,观众被《女巫布莱尔》骗了一次就够了,不会再上当的。它不是不好,只是没有在正确的时间出现。还要是你的电影,日光小美女》才是你的下部影片。”

    “尤尼克-顾和惟格-叶可以是两个人……”叶惟对此倒早有准备,知道这方面不过关不可能得到发行。

    “惟,听布瑞恩说,演玛姬的妮娜是你的女朋友?”汉克斯忽然问了个关键问题。

    才得知的高兹曼、普莱斯不约而同的说“那影碟发行也要先搁置”、“日光小美女》之后再发行它的影碟吧”,原因很简单,如果发行就可能让外界把妮娜、驱魔录像》和叶惟联系到一起,要猜测顾游就是叶惟并不是那么难

    “她是。”叶惟没有否认,也否认不了,话语快速而条理分明:“这不是问题,我们的恋情还没有曝光,我会尽量保密,曝光了也可以是因为看了驱魔录像》而和她约会,不是我出面说,随便找个‘身边的知情人,爆料就行了

    最重要的是,发行它是有利于日光小美女》的

    首先除了我们,所有可能爆料的知情人员都签了保密协议,妮娜也不例外,以后的相关人员也不例外。就算有谁想爆料,也不能明着爆,而且谁会做这种只会让自己惹大麻烦的蠢事?所以如果有消息流到媒体,也只会是未确定的流言,没有人承认,永远是流言。

    有的新闻都是好新闻,,驱魔录像》有话题有人气的话,对日光小美女》难道不是一种宣传吗?越成功、越多话题越好。对影迷来说,神秘的吸引力;而普通观众呢,你们知道他们根本没有八卦的闲心,流言不会影响到他们去看电影,有汤姆、有朱莉娅……一定要看他们甚至不知道VIY是谁。

    反正大家没有同意之前,我不会承认,不会回应,不会冒失,顾游就是顾游,叶惟就是叶惟。”

    叶惟一口气说了很多,三人却没什么动容,道理说得过去,问题在于驱魔录像》不是驱魔人》,高兹曼问道:“你没有想过,失败了是什么局面?”普莱斯更为强硬:“行不通的,这个风险我们就真的没必要去冒,LM做好现在的宣传计划就够了。”

    “我们可以像《婚期将至》那样先做几家影院的试映,再视乎票房成绩一步步推广,如果它是失败的行列,没人注意到它它就消失了,有没有产生流言都没什么影响,不是吗?没有花钱主动宣传,就只有成功才会有关注。”叶惟随即又说。

    “年轻人,这就是为什么行不通,没有经过宣传,它到影院上映只是多余,《婚期将至》有天才VIY它有什么

    普莱斯都笑了,年轻人看问题还是难免天真,谁不知道拍伪纪录片用不了多少钱,可是《女巫布莱尔》之后,谁靠伪纪录片在影院赚钱了?如果奇迹可以简单地复制,每家电影公司都在拍伪纪录片。

    他问道:“除了《女巫布莱尔》,你还能说出在影院看过哪部伪纪录片吗?”叶惟哑然,高兹曼和汉克斯同样说不出,普莱斯又说:“《女巫布莱尔》是至今唯一一部有过上映的旧片重制风格的影片。”

    使用伪纪录片手法的电影eucumctar)有很多类型,严格来说它不是什么新鲜事,新鲜的以及现在可以代表“伪纪录片”这个名称的是旧片重制风格cudla,是指假装影片是用一些别人拍好的影像制作而成,通常是影片的主角。

    《女巫布莱尔》是开创者,也是欺骗式病毒营销的开创者,在它的奇迹后,近年的惊悚类伪纪录片是多了,像《魂不附体》、《鹰眼下的危房》、《最后的恐怖电影》……但它们全是非影院作品。

    为什么没有公司再来一次发行“旧片重制”?太多原因了,其中之一是宣传费用,2万制片费,20万、26万宣传费才可能推广成功,为什么要把这笔钱赌在天生粗劣的伪纪录片上?

    另一方面,旧片重制风格不管怎么拍,都会有着浓重的《女巫布莱尔》模仿痕迹,这就是二度剥削了,谁会喜欢

    所以甚至没有人愿意尝试做个小规模发行看看,因为奇迹不可能再来一次,因为这是行不通的,因为不是大家都是傻子,是大家都不愿意做了傻子。

    “先生们,我认为1999年已经过去很久了,《女巫布莱尔》的成功不是一次消费的个例,是揭示了一个新兴市场,一种新的观众需求,而现在,观众们很饥渴就我个人来说……”

    叶惟还在试图改变他们的想法,然而普莱斯、高兹曼都脸露微笑,好像他是在说疯话,汉克斯也没有帮腔的意思

    他突然明白,跟他们说是没用的,他们既不看好伪纪录片可以在影院再次胜利,更不看好驱魔录像》会受欢迎,他们不会发行,绝对不会。

    “如果你们真的没有兴趣。”叶惟叹了一声,决心却没有动摇,“给我个机会,我会找其它公司合作,不管怎么样,我希望能让我的剧组在影院放映厅观看它,我欠他们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