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胶片拍摄有很多难题,胶片拍摄又有很多乐趣,还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整个世界都有了菲林感,从默片时代、黄金时代、新好莱坞、数字革命前夕,在它还没有逝去的时候拥有它,叶惟喜欢这种感觉。

    技术问题有团队一起解决,表演问题则靠导演和演员了,让他欣慰的是,演员们的表现都很好。

    饰演科顿的莱恩-德桑蒂斯、饰演斯威策的马克-卡尔顿、饰演女录音师玛拉的玛拉-巴里、饰演拉蒙的戴米安-拉什……以及其他演员,他们全是从未有过影视演出的、没有INDb个人页面的、不属于任何工会的业余演员,舞台剧经验都少,最多的是在一些娱乐场所做即兴表演。

    即兴表演能力是这次选角叶惟最看重的方面,因为没有彩排,也不准备保姆般导戏,演员的即兴发挥非常重要。

    这些演员真的又便宜又好用,绝对伪纪录片,还愿意一连B天没有休息地全速工作。

    一开始“科顿”他们在镜头前十分生涩,都有些放不开手脚,他不得不导了很多,不是讲戏,而是调整他们的心理状态,说就按照他们平时的表演风格就行了,不同的是要说台词、要完成要求的走位和动作,但不用想着是演电影,自然发挥就好。

    不用一个上午,他们就进入了状态,也因为是拍伪纪录片,相比演员的精确走位,摄影师的手持捕捉更重要,稳定镜头就更好演了,所以他们发挥出来后就没有大问题。

    而妮娜,今天进入剧组的妮娜,真要赞赞她的表演天赋,也许比不上娜塔莉-波特曼、凯莎-卡斯特-休伊斯、阿比吉尔-布莱斯林那些天才,也可能比不过艾玛、安娜索菲亚的现实力,可妮娜是有天赋的。

    别看她平时像个笨姑娘,在片场对场景要什么感觉、角色的想法,都有自己的一套理解和塑造,由于“玛姬”的塑造弹性极大,她让玛姬变成了自己,也让自己变成了玛姬,使她的本色表演有了说服力。

    还有很强的表演节奏感、极大的热情和努力,一个白天下来,换了三处片场,她都有着好表现也不是什么奇事。

    妮娜当然会N有时候是因为过火,有时候是表演细节不够精确,又容易把“表演程度多点”理解为拉张脸庞……这些青涩是正常的,不见得那些天才就没有。

    叶惟为她而高兴而骄傲,他知道大伙儿一听说妮娜是他女朋友的第一反应就是:“不会吧?难道这不是专业项目吗?”

    现在他们都看到了,没有人在胡闹,妮娜不是洋娃娃,不是傻瓜,不是天才,却是个优秀的女孩。

    夜幕笼罩着多伦多,寒风吹拂着地上的、树木上的积雪,一片黑暗的白茫茫,何氏农场里,驱魔录像》剧组正在加班拍摄。

    从清晨到现在七点多,一圈钟就中午午餐时间休息了半小时,下午6点晚餐半小时,再全体加班到B点,拍摄今天的一场重头戏,科顿给玛姬第一次驱魔。

    片场是农场的古宅里的一个普通客房,如今经过朱莉-贝格霍夫的艺术部门布景之后,已经成了一个简朴而又温馨的女生房间,妮娜把自己房间的一些小物件也带来布景,符合3年代气息的物件。

    此时众人正做着开拍前的准备,格雷迪、玛拉他们正检查着摄影器材,木床旁边贝格霍夫带着美工做最后的布景,门口走廊上格兰德和波特寇拿着剧本小声讨论,是否可以把哪句台词改得更好……

    经过一整天的奔波忙碌,每个人脸上都泛着疲惫,然而心中的一团火却不曾熄灭。

    科顿一众演员站在房门边,每人手中都一份剧本,听着叶惟简单的说戏:“科顿,你就是在演戏,让观众看得出你在欺骗斯威策他们,浮夸的老骗子。斯威策,你正常反应地紧张、难受,对科顿是希冀的,对玛姬是心痛的。拉蒙,因为你知道是把戏,看热闹,觉得有趣,又似乎有一点点不安。OK?”

    “明白。”、“好的。”众人点点头,叶惟看向旁边聆听的妮娜,一脸平静的道:“玛姬,一开始你是紧张不安的,科顿并没有成功驱魔,反而激怒了恶魔,它要让你尝点苦头,但你的痛苦并不是到达极致,中度而已,恐惧多过痛苦,无助,盼望着上帝通过驱魔师拯救你。你知道这里需要过度表演,爆发个七成给我吧。”

    “嗯,好。”妮娜思考着点头。

    叶惟鼓励众人道:“这是一个长场景,不过你们不用担心,我会分成很多个镜头的,大不了再加班一个小时。”众人轻笑了声,他不多说了,拍着双手走向格雷迪那边,没有副导演,只能自己来喊:“全世界准备,开拍了”

    一声令下,众人纷纷行动起来,进入拍摄状态。

    很快,哒的一声,场记劳德往镜头前打了板,叶惟道:“Ptv。”

    “好的,那我们开始吧,让我们向上帝祈祷,请闭上眼睛。”

    科顿一手圣经,一手特制的十字架,看着平躺在床上的玛姬,慷慨激昂地念道:“他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虽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你有勇气吗?玛姬?”

    “是的,先生。”玛姬紧张地点头,双手紧握祈祷般放在腹上。

    “你相信吗?你相信耶稣能把你体内的恶魔赶走吗?”科顿越说越快,越说越大声。

    几步外的斯威策绷脸皱眉,走动了两步。拉蒙似脸露微笑、似惊讶。

    “我相信,先生。”玛姬又点头,呼吸声更重了。

    “那就让他把它带走吧恶魔,以上帝的名义,走开。滚蛋吧,恶魔你折磨这位无辜少女的罪恶,以为上帝不知道吗?上帝的光芒已经降临,你离开这个女孩,以我主耶稣基督之名,以圣血之名,快滚吧,恶魔,我命令你滚蛋

    就在科顿喊着之时,表演区外的叶惟凑近麦克风按动随身听,播起了恶魔的叫声音效,剧本里是科顿的骗术,而为了后制时混音工作量少点以省时间,直接在片场播录。

    听到这声音,众人有着不同反应,斯威策惊讶,拉蒙好奇,科顿大义凛然,而玛姬满脸的恐惧,她看看周围,就要起身,突然轰隆一声,被做了手脚的木床震动起来,她顿时一声极度惊吓的尖叫:“啊”

    “它来了”她挪着身子往后退去,可是床头阻挡着她,突然又是大叫,带有了痛苦,好像被撕扯着,双眼一瞪,手脚乱甩乱踢,“不要,它来了,救救我,上帝,啊,啊……”

    叶惟看着,紧张得手心冒汗,默默说着:就这样,我的好女孩,就这样,恐惧,痛苦,就是现在

    这个夜晚直到B点,屋子里都不断响起驱魔的声音,以及少女的尖叫惨叫,导演一直冷静处理,当拍完了整场戏,这天要下班了,才大赞众人说“非常好”

    演得满头大汗的妮娜也方才露出笑容,让怀疑是不是真来了恶魔的众人松了一口气。

    10号过去,ll号继续一大清早开始拍摄,第一转折点已经拍了,本以为完事的科顿他们再次来到农场,怀孕悬疑、玛姬母亲死因悬疑相继出现,矛头都直指斯威策,是他杀死了妻子,还强暴女儿。

    有死因悬疑是因为玛姬开始说些疯话,像是精神问题,又像是恶魔现身,恶魔还就是她母亲的怨灵。

    要演好这些场景真的需要妮娜表演上的再爆发,因为狡猾的恶魔、怨恨的玛姬母亲、可怜的玛姬,是三种不同的形象,单凭本色表演是不够的,这要富有变化的表情和眼神表演,可不是容易事。

    所以这天里,妮娜的N变多了,叶惟的导戏也变多了,拍摄进度慢了下来。

    还有一个原因是周末了,康斯坦丁和米哈埃拉一起来探班,看看女儿演电影。他们只待了一个小时左右,就被妮娜赶走了,而且警告两人不要再来,他们杵在片场,她根本找不着演戏的感觉。

    到了2号,拍摄的第五天,迫不及待的情况下,科顿开始半信半疑的遵从古书的第二次驱魔,开始与恶魔直面交锋。

    妮娜的表演又要多一层变化,癫狂。

    经过这十来天时间,“迪怀恩”的选角有了新情况,现在日光小美女》是个万众瞩目的项目,无数的年轻男演员都希望得到这个角色,不只是安格拉诺,主动参加试镜的知名演员直线上升,其中包括因“拿破仑”成名的乔恩-海德。

    终选名单上有着十人,有知名演员,也有不太知名却表现出色的演员,而他们都得到同样的消息,等圣诞和新年假期过了后,才会进行有叶惟坐镇的终极试镜,具体时间另行通知。

    他们不清楚原因,如果问问驱魔录像》剧组的人们,却会知道为什么。

    “噢年轻人就是年轻人,他会累吗?”

    当13号晚上收工后,格兰德和波特寇回到下榻的酒店,累得好像走回房间的力气都没有,唯一念头是赶紧睡觉,明天6点又要起来看样片。从剧本售出起,连续火速工作的第13天

    他们才三十几岁而已,绝对正值壮年,可这么折腾十几天,做事时还好,一听到叶惟那声“今天就到这里,辛苦大家了”,却整个人散了架似的,当天的心神已经用尽。

    不过两人是微笑着入睡的,睡得特别香甜、特别踏实,这些疲倦的另一面,是新作品在一步步实现,感觉上帝。

    疲累,却满怀着热情,这是驱魔录像》剧组的大面貌。

    每位创作人员都十分珍惜这次机会,相比一展才华抱负、梦想成真,相比憧憬中的美好未来,筋疲力尽算得了是

    格雷迪的右肩膀肿了一大块也不算什么,第一次尝试擦中药药酒,以前他不会试的,听了VIYR勺推荐才用,效果真不错。以前要是听谁说VIY只是商业炒作,他也就听听,现在则会郑重反驳,真不是。

    最有发言权的人是跟VIY共事过的人,格雷迪还不知道剧组里谁不服气那小子。

    服气?就朱莉-贝格霍夫看来,VIY就是那只恶魔有一种恶魔,可以⊥你心甘情愿为他卖命,做得好是你应该,做得不好是对不起他,他说好才是好,他说不好就做到他说好为止。

    太过不同了,虽然都是全速前进,驱魔录像》和《电锯惊魂》是不同的,这里更快、更多突然、更多工作。

    多少次因为叶惟的突发奇想,贝格霍夫为首的艺术美术组几乎跑断了腿,什么粗劣的剥削片,那是骗人的骗的不是观众,是骗他们上船。剥削片不会因为一个观众甚至都不会注意到的小道具而计较,剥削片不会在布景上讲究什么寓意什么潜意识,剥削片直接把要剥削的东西摆出来就是了,要血腥就给血腥,要胸部就给胸部。

    他也摆,只是摆的时候要求太高了点,但你能怎么办呢,他也是为了影片好,看着他年轻的脸庞满是热切,话语里满是信任,你自然想要做好。这真的跟詹姆斯-温完全不同,坏小子认真的魅力。

    贝格霍夫不是小女孩,却因为他睡不着觉,压力过大精神紧张亢奋了一整天后,脑子还是不断在运转,不知要怎么停下来,前天开始她要吃安眠药和配闹钟,跟自己说还有多少天……

    相比之下,玛耶斯-鲁贝奥轻松那么一点点,因为剧本时间只有三天,演员们的戏服不用准备很多,也就玛姬要多设计几套。导演的总体要求是“3年代、荒僻感”,她尽情施展着自己的想法,无论项目能不能发行和成功,这工作总比守着衣柜要有趣。

    直至13号晚上10点多,鲁贝奥突然被恶魔光顾了

    Y打来电话,之前准备好的一条暗红色连衣裙不用了,那本来是妮娜明天的戏服,VIY还说暗红可以跟雪景的白、黑夜的黑形成强烈对比,现在却说“我疏忽了一点,暗红色不符合玛姬的性格,不是最符合的,她是个朴素的农场女孩,不该有妖艳的暗红色裙。所以改为一条白裙吧,古典朴素的风格,不是洁白,是灰白,有杀死凯蒂溅的血花和沾染的大片血迹。”

    明天就要用,两条同款,一条有血迹,一条没有,突然往哪里找呢?

    坐在椅上想了一会,鲁贝奥叹了一口气,离开房间离开酒店,这个夜晚不用睡觉了。

    嘀嘀嘀嘀

    天空还是一片黑漆,闹钟就已经响个不停。

    “唔……知道了”玛莎-维拉纽瓦缓缓的转过身,伸手去按停床头柜上的闹钟,强迫自己睁开眼睛,打着哈欠起床。

    身为剧组的化妆造型师,她每天都要最早地到达片场,最早地开始一天的工作,给主演们定妆。但每次她以为自己是最早到的人,就见到VIY在那里踢球,而要化妆的妮娜还在他车上睡觉。

    14号了,再怎么样,也只剩下今天和明天了,加油

第二百二十六章 日以作夜    这几天,妮娜感觉自己成了个哲学家,不断地思考着哲学问题:什么是玛姬的感觉?什么是驱魔录像》的感觉

    尤尼克为她准备了好多东西,装满了一大个行李包,当然有的剧本、好多影碟PB像驱魔人》系列、《女巫布莱尔》、《异形》系列、《午夜凶铃》系列、《咒怨》系列……全是惊悚恐怖片,还有一些真实的梵蒂冈驱魔的影像资料,以及好几本介绍恶魔神怪文化的书籍,他说这些她都要看看,最好全看一遍,再随着感觉去做进一步研究。

    除了这些,还有一个小小的自制电击器,一根电线搭着个黑盒,使用AA电池,可以不伤害身体的程度下电击自己

    “你要尝尝肉体痛苦的滋味,把它替代为恶魔的折磨。电几次找到感觉就好,你要是电伤自己,就是我心痛了。

    每次想起他这么说,妮娜就想笑,他是真的不知道艺术体操、芭蕾舞是怎么练的,当她是没有挨过苦头的娇娇女么,光是练腿功,她从小都不知道痛得哭过多少次,没有人生下来就会一字马,她的丑脚也不是生来就只有穿着足尖鞋才会漂亮。

    妮娜没有多说,就听从他的主意去做,因为这可是他的心意,电了自己几次,挺痛的,可心头却是甜的。

    尤尼克考虑到了这一点他那晚就提出一个很书呆、但又很专业的方案:“从现在开始,直到杀青,我们要进入封甜蜜,的状态,别让我扰乱了你的感觉,你是玛姬,你是玛姬,你是玛姬”

    所以几天来,温存亲热没有了,说话都不多,说就说影片工作的,他还语气平淡,避免眼神接触,好像在抵制她一样。

    让妈妈还以为是那乌龙让她和尤尼克闹矛盾了,才不是呢。当她拿着一份演员合同让爸妈签名,他们都吓了一惊,最后倒没有反对,她肯定是要往艺术方面发展的,小时候练芭蕾就定了,反对什么。

    尤尼克要给她一万美元片酬,她一分钱都不想要,这还不够吗?

    他说专业的事专业地处理,她就不推却了,有点积蓄也好,快穷死了,每月的丁点零花钱都留不住,之前想给他买P机还准备向妈妈借钱的,现在是不用买,圣诞礼物、新年礼物、情人节礼物,生日礼物等等呢?有了这笔钱,就可以买些好东西给他。

    拍摄周期预计是B天,她要参与的有6天,学校那边要请假,但尤尼克说艺术体操的训练不能停,不能影响明年的世青赛,所以在日程上安排好,下午三点到六点都不拍她的戏,留给她做训练时间。

    虽然这话在心里说了无数遍,可怎么说都还想说,尤尼克真好

    绝对不能辜负他的心意

    妮娜知道,驱魔录像》不是胡闹,不是让她像个公主那样玩乐,这是一起努力地专业地拍电影,一定要尽力做到最好。

    她其实不太喜欢看恐怖片,因为好吓人,她最爱看喜剧片,爱情喜剧就最棒了,说起来她还没有看过《婚期将至》,《天使之舞》也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看,可能以后什么时候会想看,但不是现在……

    这几天真是吓了个够,每天晚上都自己一个人窝在房间里,对着电脑观看恐怖片,以及那些让人发寒的资料。

    睡觉都睡不踏实,自小随家庭信仰基督教,以前没怎么着意,而最近几天,她真的虔诚了很多,要念圣经才睡得着。

    不过吓得越多,妮娜越发找到了感觉,对玛姬也越发了解。

    几年前亲爱的母亲不幸去世了,然后像坐牢似的封闭在农场过日子,最近又被恶魔附身了,无意识地滥杀动物。太可怕了,发生这种事,当然很害怕,很迷茫,担心自己还会伤害谁。

    玛姬是个善良乐观的女孩,她并不想死,她想过正常的日子,她想恋爱,嗯,她暗恋着一个男生,小镇里以前的同学,很久之前在镇上无意遇到他一次,他还对她笑呢,他叫……尤尼克

    她想成为大人,想上学,恋爱,结婚,过上独立的生活,可以自己开车到处去,可以离开农场……总之,她不想死,死了什么都没有了,再说自己死了,谁来照顾凯蒂?那是她的猫,也是她的好朋友,有凯蒂陪着,很多孤苦才能过去。

    玛姬怕死,却又害怕自己变成恶魔,那太丑了,脑袋往后转,皮肤变得像树皮似的,全身的骨头乱突出来,满口的獠牙,眼睛发着幽光,说不定肚子突然爆开出来一堆异形……真的死了算了,不然又能怎么活下去,被尤尼克见到这么丑的她,生不如死

    孤独,压抑,害怕,绝望,憧憬着不可能实现的美好未来,不想死,死了又是一种解脱。

    妮娜觉得自己已经进入了玛姬的内心,但还不够彻底,还是因为她很开心,就算尤尼克不理她,看他一眼却就会很开心,这肯定是阻碍她成为玛姬的最后一个难题,怎么办呢,她问了学校老师、看了书,答案直指情感替代。

    就是玛姬郁闷,她现在又无法郁闷,那就想想以前的郁闷事,达到同一种情绪感觉就行了。

    这就要唤起情感,“记忆”真是有趣,明明一些事情和岁月已经过了很久,回忆起来只记得一两个具体的场景和想法,甚至一个都不记得,感觉却还在,而且可以唤醒。她想现在的青春感觉,过上些年头再回首,也一定是这样吧,不会忘的。

    妮娜想起了小时候,刚开始被妈妈带去学习芭蕾舞,害怕,压腿好痛,有些生气……

    生气?这几天她就有新的生气情绪刻薄的保险公司,居然不肯接受她的演员保险,除非没有在农场赤脚奔跑的场景。

    “保险公司怕你会受伤,问题不是奔跑,是赤脚,所以你穿上鞋子就行了,一双显眼的红鞋子。”

    “不行你不是说赤脚在雪地奔跑的效果最棒吗?他们不肯保,那就不要保险了,我不要,你把买保险花的钱给我更好。”

    “我在想有没有这个必要,赤脚在雪地跑,很容易冷着你,穿鞋子的效果也不是那么差……”

    “有没有保险都好,我到时候不会穿的,说了赤脚就赤脚。”

    不管尤尼克怎么改口风,妮娜已经下定了决心,赤足才是他真正想要的效果,不能因为愚蠢的保险公司就没有了

    6号、6号、7号,不只是她在忙,尤尼克更忙,每天就像一辆开到最高速的跑车,保险不是他负责的,招聘剧组员工、租器材、找服装道具也不是,他主要负责的是确定拍摄地和面试演员。

    最后全都找好了,演科顿、斯威策等角色的是多伦多本地的演员,而拉蒙是……戴米安-拉什

    因为尤尼克,妮娜也认识戴米安,她对同性恋没意见,却对盯着自己男朋友的戴米安有意见,瞧瞧他看尤尼克的眼神,跟海蕾她们一样,真让人没好气。他不是视觉媒体艺术的吗,也会表演?尤尼克却说他很会,形象气质十分适合拉蒙。

    玛姬的母亲,妈妈客串了,哈哈,这是她的主意,反正客串的就是些合影照片而已,要不也没有几年前的她和一个中年妇女的适合照片,这样还更有感觉。

    到了B号星期三这天,驱魔录像》剧组秘密地开机拍摄

    可惜的是,这天她继续上学、训练和准备,尤尼克说先把农场外的其它场景的戏都拍完,然后再拍集中在农场这个大场景的戏,这样效率更高,还可以给她多两天做准备。

    真的是两天,B号、9号过去后,她也不知道自己准备好了没有,如果可以她想做更多的努力,但是,玛姬的戏要拍了

    10号这天早上,妮娜初次尝到当电影演员的滋味,挺有趣的,在尤尼克的带领下,她跟着近二十人的剧组连续跑了两个地方,一个是汽车旅馆,另一个是诊所,化妆、造型,拍了玛姬不知怎么从农场追上科顿等人的戏。

    第一次镜头前表演,好像也没有多难,在旅馆时什么表情都不用做,呆滞失魂的样子就行,还有几个镜头要痛苦地呕吐。在医院也差不多这样,面无表情、无助、沉默。

    她感觉自己的表现还行,尤尼克不停说很好,就不知道有没有哄她的成分,她可不敢自满,真正的挑战在农场

    可以确定而且一定的是,导演非常棒在片场是如此清楚地看到,尤尼克有多成熟,有多天才,他领导着都是大人们的专业团队,却完全没有哪里不懂怎么做,有的是幽默、才华、领导。

    就像在旅馆要拍夜景,但早上是白天怎么办,她是不懂的,尤尼克说“用日光夜景(aFaNut)”,通过用滤光镜伪装成夜光拍夜景,他说这是一种摄影老把戏了,不过自从快速感光胶片和数字摄影流行开来,就变得不太常用。

    因为日光夜景的画面效果很粗劣,大剧组不省这钱,小剧组用数字没必要。现在只有特殊情况才用,他说就是这种粗劣的假夜景,用在恐怖片一些地方,会显得古怪、诡异,所以很适合。

    虽然妮娜想表现得更专业、更专业一点,可是尤尼克在片场,真的好帅……

    “全世界准备,闲人杂人走开”

    “录音就绪。”

    “摄影就绪。”

    “第三十四场第一个镜头,第一条。”

    “Ptv”

    10号下午起,驱魔录像》剧组入驻多伦多以北的万锦市一个被白雪覆盖的农场,万锦市过半人口是华人,农场主何景成老夫妇就是其中之一,他们的小农场属于家营产业,并不像同区的大农场福赛思家庭农场那样有观光游玩用途,拍电影更是第一回。

    如果不是叶惟这“花靓仔”,他们不会乐意被扰了清静,更不会乐意让剧组使用那栋有点古旧的屋子,他们居住的地方。华人之光要用那自然不同,就算要先做好保密,不能宣扬出去,何家一家上下都很高兴。

    为了做好保密,叶惟无所不用其极,除了各种协议、尽可能的不露面、一切低调,拍摄期为了防止被路人或者狗仔队拍到照片,凡是出外景,他就戴上眼镜、假发和鸭嘴帽,几乎都要异装癖了,到了农场终于可以喘一口气。

    早在开拍那天,仅仅一个早上,准确来说是拍了十分钟,他就开始实打实地尝到胶片拍摄的麻烦了。

    因为一盒标准的3NN胶片总长106英尺(05米),摄影机拍摄时每秒走片6英尺(。49米),再加上片头片尾的损耗,通常一盒就能拍摄十分钟,然后就得换胶片了,而换胶片是个技术活,一旦跑光就完蛋。

    叶惟没有熟练的技术去做,也不需要他做,这是摄制组的工作,没有助理的格雷迪亲自换,他则从旁学习和帮忙,几乎让片盒开盖,几乎把摄影机的抓片爪弄坏……

    是的,是的他承认一开始是有些手忙脚乱,大失导演的权威,但没有人说导演非要熟练装片呀“天才不能犯错”好吧,幸好不是发生在日光小美女》片场,幸好妮娜不在,否则他的导演给她的印象就要一团糟了。

    装片只是一小难题而已,不能当即看回放,只能看看绑摄影机上的P机拍下的东西,P机的电量又是麻烦……胶片的登记、送洗、管理……看样片开拍三天了,他并没有怎么看样片,让格兰德检查没有损坏就好,实在浪费不起那时间。

    不是这么火速,真不可能在第三天下午,就来到农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