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科顿》,这就是我们说的自负用人名当剧本的名字,是不是需要那人是个名人?像爱因斯坦、拿破仑、孔夫子、甜饼怪……但科顿?那是谁?我们不认识,我们又怎么会有兴趣?除非ttc不是人名,是指喜欢的意思,可这不是个爱情片剧本啊

    伙计们,这名字会害死一个好剧本的,想想忙碌的大人物们看了名字后会怎么做,把它扔进垃圾桶。别叫《科顿》了,驱魔人科顿》都好很多,驱魔录像》FITae)?我喜欢这个。”

    只有一人的办公室里,叶惟看着手中剧本的封面,向P镜头有感而发。

    剧本名字就像人的外貌,第一眼过去,大家都在以貌取人,而“科顿”长得非常平庸,不是丑,而是平庸得让人毫无印象、毫无感觉、毫无神秘气息、毫无期待、毫无兴趣。

    他可以肯定,如果有人愿意制作它发行它,不管是谁,一定会改名字,他会改为驱魔录像》。

    “它的梗概是这样的,一个不相信有恶魔的驱魔师,在纪录片摄制队的跟随下,到了个偏僻小镇为一名少女驱魔,发生了恐怖的事情。”

    叶惟一边打开剧本,一边说着:“没什么特别的伪纪录片故事,浓重的《女巫布莱尔》模仿痕迹,所以我把它排得这么后。说到伪纪录片,我是很喜欢这个类型的,好拍,哈哈,让我们开始看吧。”

    P影像开始变得安静,只有翻动剧本的声音,叶惟认真地读着一页又一页,神情多了些兴趣。

    主角科顿是个牧师,也是个驱魔师,从小传道,却不相信有上帝和恶魔的存在,布道、驱魔都只是为了赚钱和帮助别人。他的所谓驱魔全是骗局,知道同行们也这样,因为看到一条新闻说一个小男孩在驱魔仪式中被活活捂死,他决定自己请人来拍制一部纪录片,证明驱魔是假的,避免有更多人受害。

    这是故事背景,然后他接了一份工作,到一个叫伊万伍德的小镇去为疑似中魔的少女玛姬威策驱魔,他带着有女录音师、男摄影师的两人摄制组前去。

    到了当地,科顿知道了案子的细节,生活在农场的玛姬一家是虔诚的基督徒,她的母亲几年前因为癌症死了,这让她的父亲斯威策大受打击,虽然还忠诚于信仰,却不认同当地的教派,从那开始,斯威策不让子女去教会学校上学,转为家庭教育,玛姬、玛姬的哥哥拉蒙,一个愤怒的、爱护妹妹的年轻人。

    几年下来,玛姬应该过得很封闭压抑,以至出现了精神问题,无意识的伤害农场的牲畜。科顿欺骗他们说玛姬是被一只强大的恶魔“AbaIam”入侵了,他用骗人的把戏为玛姬做了驱魔仪式,之后,他相信已经治好了玛姬的精神状态,而斯威策则相信驱魔成功,拉蒙看破了骗局却没有揭穿,在他们的感谢下,科顿一行人离去。

    第一幕结束,似乎就是这样了,科顿是对的,世界上没什么神魔,只有精神心理问题。

    然后,第一转折点到来,那天晚上,玛姬突然出现在科顿一行人回家路上入住的汽车旅馆的房间,而且神智不清

    “哦噢,这里这里,来了,恶魔要来了”

    叶惟笑说了声,看得颇为高兴,这剧本的第一幕还不错,交待故事背景有一点点慢,但营造出了气氛、悬念和期待,期待什么?当然是恶魔的现身,骗子驱魔师和恶魔的交锋。

    给我更多的惊喜吧继续翻动剧本,进入第二幕。

    科顿他们带玛姬到医院看病,却得到她完全健康的诊断。第二天早上,斯威策来医院把玛姬带回家了,科顿他们去找斯威策一家的前牧师曼利询问情况,曼利说他已经两年没有见到玛姬了。科顿他们又到了农场,出事了,拉蒙被玛姬用小刀割破了脸,斯威策带拉蒙去医院,把玛姬用铁链绑在她的床上。

    她到底是真被恶魔附体,还是精神出了问题?科顿三人发现了一条转折线索,原来玛姬怀孕了

    而且矛头好像直指向斯威策,因为前面已经揭示过他脾气不好,他酗酒,他古怪,又有曼利的话,还有拉蒙的纸条,说别让斯威策和玛姬单独在一起。真相似乎是斯威策强暴了自己女儿,导致玛姬患上精神病。

    “让我猜猜……”叶惟停止了阅读,对P镜头说了一下纲要后,猜测道:“我猜玛姬没有被人强暴,只是在她体内生长着一只恶魔。拜托,恐怖呢,后面一定要更恐怖啊”

    他看到了一些不太对劲的苗头,整个故事在往悬疑的方向走去,还试图做一些人文讨论,就商业元素而言,引入了强暴剥削、伦理剥削,却偏偏缺乏着惊吓、紧张、灵异这些,第一幕的期待在哪里?

    他想看骗子驱魔师被事实教训丨想看玛姬被恶魔折磨,想看恶魔的可怕,就像驱魔人》里面小女孩的30度转头,而不是更多的悬疑,因为有没有恶魔、科顿斗不斗得过恶魔这两个核心悬疑已经够了,玛姬怀孕悬疑实在没什么必要,这样还能接受,千万不要再复杂化。继续看……

    当晚玛姬开始发疯,杀了一只猫,还试图杀死科顿,最后关头被阻止了下来。

    这时候斯威策回来了,否认了乱-伦的指责,说玛姬是个处女,是受到了恶魔的玷污。他要科顿再做一次驱魔,但科顿认为玛姬最需要是去看医生,愤怒的斯威策驱赶科顿三人立即离去,否则就当他们强闯民宅,他还准备要用猎枪杀死玛姬,死亡是唯一的解脱方式。

    玛姬又开始发疯,到处跑,摄影师因为害怕建议离去,但科顿还要管,见到斯威策就要开枪杀女儿,他只好答应再做一次驱魔。

    第二幕结束,有些长,交锋终于要出现了。

    “终于,高潮场景多写些,爆发出来吧……”

    在农场的谷仓,第二次驱魔进行,第二转折点也到来,恶魔现身了通过玛姬和科顿有了直接对话,也终于有了驱魔电影的标志性恐怖秀场景“玛姬身体扭曲”,只是没几个来回就完了,科顿抓住恶魔不懂“BIu6”是什么,认为就是有人强暴了玛姬,她不是恶魔,只是个精神崩溃的女孩,这让玛姬好像回过神来。

    “拜托,认真的?”叶惟有些不满地拍了拍剧本,整天想着BIunR勺人写的吗?用对话的方式解决恶魔?驱魔斗法在哪里?恶魔的魔力在哪里?让人恐惧的东西在哪里?继续看……

    玛姬说自己其实跟一个叫普罗的咖啡厅侍应发生了性关系,所以怀孕的真相有了,她非常羞愧,精神压力的源头也有了。

    科顿安排了曼利过来接手斯威策一家心理辅导的工作,带着摄制组离去。

    故事又一次似乎就是这样了,但没有,当科顿他们好奇到了咖啡馆找普罗,普罗说玛姬撒谎,因为他是同性恋,只在6个月前在曼利家的一场派对上见过玛姬,和她有过简短的谈话。可曼利说过已经两年没见过玛姬……

    谁在撒谎?玛姬?普罗?曼利?曼利的派对是什么性质?孩子是谁的?到底怎么回事?

    “悬疑,还是悬疑,可是恐怖呢?”

    进入第三幕,科顿三人再次回到农场,已是夜晚,他们发现屋子里没有人,墙上被画满了恶魔的标志,继而发现屋子附近很吵,是曼利带着一群人在举行邪教仪式,玛姬痛苦地躺在神台上生下了恶魔之子,斯威策被绑在一边挣扎着。

    接着,曼利把畸形的恶魔之子扔进了火堆,火光冲天,这对恶魔来说是有益的洗礼。

    科顿见状,内心的信仰力量觉醒了,举着十字架冲向了火堆,要完成自己的驱魔使命。而摄影师和录音师连忙逃跑,却被追上来的邪教人员杀死,这人不是谁,正是玛姬的哥哥拉蒙,显然他早已加入了邪教,他一直是个坏蛋,TUFND。

    一个标准的《女巫布莱尔》式团队死亡的结局。也留下了多重悬疑,有没有恶魔?

    没有的话,怪胎是因为乱-伦和早产,其它那些魔象是曼利的骗子把戏,就像科顿的驱魔。在邪教的影响下,小镇集体歇斯底里,充满着谎言,谁都有可能是强暴了玛姬的人,她之前的画图预言到三人的死亡是推断。

    有的话,恶魔是曼利的邪教召来的,那场派对就是选定祭品,也许发生了性,也许没有。玛姬在谷仓其实一直被恶魔控制着,她的谎言是想骗科顿他们走人,她之前的预言是预见。

    有也可以,没有也可以。这个剧本允许着多方面的解读,还有关于神魔、宗教、信仰的矛盾冲突……

    但是。

    “谁在乎?甚至是玛姬自己都不会在乎,该死的。”

    叶惟生气的骂了句,把剧本啪的一声放回桌上,向P镜头恨铁不成钢的道:“它本可以是一个好剧本的,有了个不错的开头、不错的第二幕前半段发展,然后驶向了错误的轨道,越驶越远。

    该怎么形容它的第二幕后半段,尤其是第三幕?傲慢?愚笨?科学方式?我们要看的是驱魔类的恐怖故事,不是一个似是而非的悬疑故事,我们要看的是恶魔,不是邪教

    是的,这种科学方式是对驱魔题材的一次有趣解读,隐藏的斗法维持着伪纪录片的真实感,也许还会得到影评人们的一些掌声,别傻了,他们说《电锯惊魂》是垃圾,可《电锯惊魂》却有了票房奇迹,有了大量粉丝,他们说《科顿》好,《科顿》却一定被骂臭。为什么?因为那些老兄看电影不用钱的啊还有人给钱请他们去看。”

    叶惟不禁一笑,右手食指去敲敲《科顿》剧本,问道:“你是谁?《记忆碎片》吗?《穆赫兰道》吗?这种故事方式适合写成一本悬疑小说,但不适合拍电影,我用我的人头担保,没什么观众会喜欢这样。

    我们要你兑现第一幕的期待,要视觉感官的刺激、心里的紧张,而不是不断思考谁强暴了玛姬,谁撒谎了,谁好谁坏。

    强暴、邪教、惊吓,这是三种不同的剥削可你连一种都没有做好,老兄,我告诉你你是谁,你是个恐怖故事。

    你说自己够真实?观众不是来看真实的,观众想被吓倒,而且伪纪录片不代表要真实,我们只是要真实的感觉,那差别可大了,我要真实我为什么不去看真纪录片,像《国家地理:教廷梵蒂冈》,我看过。

    你说自己有很多恐怖元素了?是挺多元素的,却没有哪个有过爆发,反而乱七八糟的,第二次驱魔里科顿有用任何的神秘仪式吗?他虽然是骗子驱魔师,但别忘了他怎么都是个驱魔家族的传人,他就不会一些什么吗?他的驱魔书呢?

    我还以为恶魔稍为现身后,他会开始尝试认真对待,用家传驱魔书上记载的驱魔方式去和恶魔争斗,并在过程中找回信仰,相信上帝。看看你都搞了些什么你就沉迷于悬疑,还去扯淡宗教、人文社会,而且我告诉你,我告诉你们。”

    停住话语,叶惟看看P镜头,又对剧本道:“科顿,你不但不恐惧心灵,也不震撼心灵,你要讨论的主题还已经讨论得一个星期有七天那么平常了你只是剥削了些人心的禁忌而已。

    你说我不懂你?呵呵你是不是想说,要相信有上帝,就要先相信有恶魔,上帝不一定有,恶魔一定有,信仰上帝很难,信仰恶魔很容易,但救赎你的必是上帝,毁灭你的必是恶魔。

    这些是真理,却不稀罕,放在你这里既不商业,也不文艺,在恐怖片玩文艺不是这么玩的,你愚弄了观众我们不喜欢你。

    可惜啊,真是可惜你有大概6是我想拍的,还有40怎么办?”

    叶惟说着,就要把《科顿》扔到被放弃的剧本堆上去,忽然收住了手,冲镜头咧嘴笑了笑:

    “除非我们改变它恭喜你,你入围了,现在唯一入围的候选剧本。”

    时间在审读一个个剧本中过去,时间从傍晚到了晚上7点多,P机都已经没电了,当看完了全部的2个惊吓类剧本,入围名单上还是只有《科顿》。

    “我们没有太多的选择。”叶惟嘀咕地抓抓头发,又要说什么,这才想起没在录制,仍说道:“也许有了新挑战,修改剧本。”

    之所以愿意这么做,除了他喜欢这点子,修改幅度可以接受,更重要是这剧本非常的适合。

    一,它是伪纪录片类型,镜头少、调度少,比起常规电影拍起来迅速得多,就说故事开头那些人物坐着对镜头说话的场景,拍起来简直一个小时都不用,就能得到几分钟正片影像。

    二,它的场景还算集中,修改新版后可以变得更集中,就在斯威策的农场里,找好一个农场全部实景拍,不用跑来跑去,也不用搭建任何场景,只要做好布景就行,这又省下多少时间?

    三,它的人物设置够简单,新版可以更简单,科顿三人,玛姬、拉蒙、斯威策,找演员容易,演也不难,这次拍摄可要像《电锯惊魂》那样不彩排直接ttc,不然不可能如期完成。

    四,妮娜很适合出演玛姬

    这是他最喜欢的地方,玛姬6岁,妮娜也快6岁,玛姬的选角要求是甜美无辜的少女,妮娜符合,最最符合的是她能完成驱魔电影的标志,被恶魔附体的可怜女孩把自己的身体扭成让人不寒而栗的样子。

    比如脑袋往后转,腰身往后弯折,一字马,撕下自己的皮什么的,那样才恐怖,那样才是观众的期待。

    如果找一个没有练过的普通女演员来演,她怎么可能扭成麻花状?只能使用特技特效,那又要浪费时间了,越多那些扭曲镜头越费时,但是妮娜妮娜不需要,她可以轻易让自己像中魔般扭曲再扭曲。

    想到这,叶惟不由想起之前万圣节之夜,妮娜就这么吓过他,她整个人往后仰去,头几乎垂到后腰,长发垂到地,还在那故作诡异的笑,看上去真的形状恐怖,他当时真害怕她把自己折断了,还好没有。

    不过玛姬不是个好演的角色,如果真拍,真由妮娜来演,他有点担心她能不能应付得来,毕竟她只是刚在学校开始学些表演基础,以前大不了演过芭蕾舞剧,以及学校的舞台戏剧。

    本色表演够吗?现在真不知道,再看看吧,但妮娜高兴十分重要,他想她高兴。

    叶惟走去打开P机,趁着还有一点点电量,按了按,哗的开始录制,笑道:“有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把《科顿》买下来,再进行一定幅度的修改,再用改好的新稿拍成电影我亲自来改,记得我说过什么吗,哈哈,我会写作

    首先,我会把它的名字改成,驱魔录像》”

第二百二十二章 顾游的大计划    “大家好,我是顾游,尤尼克-顾,现在的时间是……204年ll月3日,洛杉矶时间-∶6nm。”

    小巧的银灰色P摄像机佳能M7001的屏幕上,影像一阵猛烈的摇晃,隐约看得清楚是在一个男生房间里,黑石板、书架、BE口-,随着话声,屏幕一转,出现了一张少年脸庞,他看了看镜头,就把它对准手上的手机屏幕,清晰地拍到时间。

    “从现在开始,我要做一件大事,找到一个适合的剧本买下来,再在2天之内,使用潘纳维申胶片摄影机和镜头把它制作出来,一部长片听清楚了,只有2天,一天不多一天不少,让我们看看能不能做到吧。

    你们知道,我长得有点像那个叶惟,就是拍了《婚期将至》重制版,现在做着日光小美女》项目那个,但我不是他,再说一遍,我叫尤尼克-顾,叫我尤尼克就行了,或者游,不要YO谢谢。”

    P镜头又一转,他笑了笑,又道:“OK,要拍电影,我们就需要有一家电影公司,因为很多事务都要以公司名义来做的……嘘,还可以避税我认识一个律师,他可以帮我搞定这些,现在我要打给他了。”

    P被放到了三脚架上,影像变得稳定,只见少年拿着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往书桌前的椅子坐下,很快就说了起来:

    “哈罗,格雷格-索尔顿律师是吗?我是顾游,哈哈,事情是这样的,我要新注册一家制片公司,由我独资,嗯还是注册在……不,就注册在内达华州吧,名字?我想想……想到了尤尼克爱妮娜,有重名了?看来我们发现了丘比特一个嗜好。那就叫‘悬崖电影,,就叫这个吧。

    律师,我要你快点快点再快点,我们现在的每一毫秒都非常宝贵,像百米赛跑。我还要你做好准备,一个小成本剥削片新项目的各种合同,注意好保密,一切保密好的,再见。”

    放下手机后,少年望着镜头,打了打大拇指,高兴的笑道:“伙计们,我们就要有属于我们的电影公司了,酷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要想想项目了,一切项目都源于一个想法,一个剧本。

    我会写剧本,但短时间内写一个足够好的长片剧本,就有点像超人做的了,我没有超能力,所以我准备买一个适合的现成剧本,等着被拍成电影的好剧本太多太多了,它们只是缺乏机会,那个叶惟也是这样找到日光小美女》的,我们也可以做到”

    突然这时候,由远而近的响起一把小女孩的欣喜叫喊声:“哥哥,哥哥,你回来了吗”

    “噢噢……”少年望向房门外面,一脸大感棘手的表情,“我妹妹萝萝回来了,我先去逗逗她,等会再继续。”

    他起身走到了P机前,伸手按去,哗的一声,摄像被关停了。

    “我们要曲奇—”

    “嘻嘻,甜饼怪”

    叶惟今天一回洛杉矶,就从机场直接去了梦工厂总部开会议,下午才回到家,又给了朵朵一个惊喜。

    会议最终算是取得了结果,高兹曼、斯迈都同意,只要他做到他说的,那什么都不用多说了,改用胶片。

    不过事情并不简单,现在“叶惟”不只是他自己这个人,而是和日光小美女》、梦幻阵容每一位都联系在一起的,他的一言一行都会影响着项目的声誉和运作,外界可是盯着的,无数双的眼睛

    突然做一个新项目非同小可,想想看,如果这个为了证明他的胶片能力的新项目出了什么差错,或者拍成了一堆狗-屎,或者什么麻烦,败坏了他的天才形象、损害了日光小美女》的观众期待,那不是大家都成傻帽了吗?

    尤其是低成本剥削片,随时就搞出一部十分低劣的垃圾,没错,剥削片是出了很多奇迹,但它们是垃圾海洋中的珍珠,垃圾海洋里最多的是什么?垃圾。

    所以多方都严正地明说,叶惟自己私下怎么搞都可以,却只能私下搞,不能曝光,不能被媒体外界获悉任何“叶惟在制作一部新电影”的信息,任何都不行,小漏沉大船任何跟新项目有关的人和事都要做好保密,一旦泄露就要立即中止。

    还有就是这部电影的发行问题,当然不能乱发行,无论最后他们认为影片是好是坏,他都不能把它拿去发行。因为叶惟的真正长片处女作是日光小美女》,只能是日光小美女》,除非他放弃“吉米”。

    就这些情况,叶惟提出了一个方案,并得到了一致通过。

    他将以顾游这个名字和身份去做新项目的一切一切,制片人、导演等参与职务在哪里的署名都会是尤尼克-顾,不会出现VIYR勺一个字母。就算以后要发行,也都这样,而且会要求发行商保密,并且不参与任何的宣传,顾游的所有资料都不曝光。

    泰伦斯-马力克起码还有一张戴着牛仔帽的片场照片,顾游要比马力克还狠,一张都没有,甚至连性别都是问号。

    众人喜欢这一点,而对于是否发行、怎么发行、什么时候发行,到时候再看情况,大前提是跟“叶惟”无关。

    各方各面全要注意,就像项目的制片商,追梦联盟不能用,惟朵图像也不能用,叶惟也没想用,因为会涉及到其他股东的利益,注册一家新公司就好,悬崖电影BhuffFIhm),取自他和妮娜定情的地方Buffe‘paBuff还有吓人的意思,正适合制作剥削片。

    其实对于发行,叶惟暂时没什么想法,现在想的是证明自己的胶片能力,而且哄妮娜开心。她不是想尤尼克拍电影吗,那就拍吧,不是想演尤尼克的电影吗,那就演吧,找剧本时注意要有少女角色就行。

    虽然像玩票,可他知道不是,也有信心拍好,所以总会发行的,上映、直接影碟租售、海外,什么都好,怎么都要赚回成本。

    成本预算是多少?剥削片不需要很多,用便宜胶片(胶片头)、买东西在退货期内用完退货、免费的业余演员和场景等等省钱大法,那五万美元都可以搞定,他的预算是3万-6万美元,家里拿得出来,不多不少,够用了。

    发行不发行是以后的事,最重要是,先如期地拍出一部好电影

    什么都得抓紧来办,他必须在明年一月份中旬前了结新项目,决定胶片还是数字,再做最后的投拍筹备,然后开拍。在这段时间内,他还照样要管理着LM,因为LM的前期筹备是在继续的,没有事务会停顿。

    算起来真正给他的时间,甚至会少于20天,他不得不请更多的假了,还好寒假快要到来。

    面对着这种挑战,又是用电影回应,叶惟十分兴奋,哦不,顾游要拍什么,他已经有了很多想法。

    剥削电影有着繁花般多的类别,典型的就有食人族、性、功夫、日本武士、惊吓、血腥……想要拍得快,就要场景集中,如果《电锯惊魂》不是集中在密室,不用跑来跑去、把时间浪费在转移片场上,它不可能拍那么快。

    恐怖片往往可以很集中,就在怪兽的巢穴就是恐怖片,他之所以有这个主意,是因为想到恐怖片,他很感兴趣

    跟朵朵玩了半小时后,叶惟就让她自己和托托玩去,有大事要忙呢。

    快步的走回房间,一看都快下午四点了,他的目光扫到堆放在床边的小山般的感恩节礼物,最上面是一个包装精美的淡蓝色礼盒,他收回目光走向三脚架,突然又转身走过去,几下手脚拆掉礼品纸,只见是库克镜头……

    “喜欢不喜欢?我也不知道它好不好,但我觉得你会需要的……”

    “莉莉…”叶惟想起什么,不由握紧了礼盒,想打电话告诉她“我很喜欢”,却猛地晃晃头,当即拿着这盒东西离开房间到了阁楼,放到那两座“墓碑”上面去,望了几眼,有点徘徊,“我真是不懂你。”

    “GO、GO、GO,伙计,抓紧时间”

    他左手抚了抚右手腕的NI手链,谁在乎VIY我是尤尼克

    哗的一声,三脚架上的P机又开始摄像。

    “大家好,妮娜你好。”

    叶惟对着P镜头笑了笑,拍下来就是准备给妮娜看的,拿起P,一边拍着自己,一边往房外楼下走去,“我们需要一个电影剧本,什么,什么,什么?怎么找呢?那有很多的方式,像到编剧工会啦、到经纪公司啦、制片公司啦、6a啦”

    “哥哥,你在拍什么?”当来到一楼,朵朵蹦跳地跟在后面。

    不理睬她,叶惟往车库走去,继续说道:“而我的公司也会收到一些剧本的投稿,呃不对,那是VIYR勺公司,其实我们是朋友。自从他成名后,他的公司就可以收到很多剧本,但因为没有雇请专门的剧本审读员,就堆在那里。

    他并不是拥有它们,只是拥有购买它们的机会。审读剧本可是个苦差活啊不过有句话是这么说的,黄金就在那黄沙之下今天,我们就要好好的读一读那些剧本,看看有没有黄金在里面。”

    哗的一声,P影像被关掉了。

    哗,当影像再次开始摄录,屏幕上的时间已经不同,4∶4hnm在一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办公室里拍摄。

    “这里是圣莫尼卡,惟朵图像公司的总部,悄悄的告诉你们,这里也是追梦联盟公司的总部”

    叶惟看看周围,真的有一段日子没有来过这里了,虽然来得不多,可一个总部是需要有的,还雇请了个员工,负责文书收发、管理资料、维护官网、回复影迷粉丝来信等所有工作,他就是三十出头的华裔青年杰伊-陈,陈诺的堂兄

    “嘿,杰伊,好久不见”

    杰伊是个当了一辈子书呆的老实人,就像大人版陈诺,也戴着眼镜,他笑呵呵的向镜头打招呼,并不知情叶惟具体要做什么,只知道老板过来看剧本。

    “杰伊是个很好的人,他堂弟诺亚也是,千万别跟他们玩《魔兽争霸-》,会输得很惨的”

    叶惟一边笑说,一边走向前方一张靠窗的办公桌,发出哇喔一声惊呼,调整P镜头的焦距,近景对准桌上那一大堆剧本,“看看,这些就是了……我大概数了数,应该有超过一百个剧本,没有错,杰伊说是17-个。

    相比工会和经纪公司的仓库,这有点少,但无论如何,谢谢他们的投稿,要知道这种方式多半是什么答复都不会得到,他们投稿是需要勇气的,怎么递剧本实在是个宇宙难题啊

    我们可以感受到,这些剧本的背后有着一个个动人的故事,这些剧本的里面也有着一个个精彩的故事,那么让我们开始吧

    杰伊,你今天提前下班吧,打给个女人约会去,我在就行了。”

    “哦好的,惟格,那我走了?”

    “约会去,不要回家打游戏”

    等杰伊走后,叶惟把P镜头对准自己,笑着道:“哈哈,我之前说过什么?我跟VIY长得有些像,真希望他的女朋友们也会认错我……只是开玩笑,妮娜……算了,还是剪掉这段吧。”

    哗,哗,影像重新开始录,他往椅子坐下,把P放到桌上一个适合的位置,侧角度对着自己,就闭上眼睛,往剧本堆里抽奖似的摸了几下:“芝麻开门,看看我们得到了什么……”

    抽出了一本剧本,他看了看封面,说道:“《爱无止境》,编剧是保罗瑞切,保罗,这样的名字真不起眼,也许这里面就有另一个《爱无止境》,如果叫,唔,《我不懂你,但我爱你》,也许好些吧,ECK,CUT”

    “你有毛病吗?”敲敲自己的脑袋,当即删了刚才一段,叶惟把这个不符合选择的爱情片剧本放到一边,“抱歉老兄。”

    继续录制:“芝麻开门,看看我们会得到什么……《一球制胜》,编剧积森-兰达尔噢真甜。”他向镜头笑了笑,“我猜他知道我是学校足球队的,所以碰碰运气,抱歉老兄,我要的是恐怖故事。”

    一个又一个剧本被看了名字、类别和梗概,然后被分类地放到一边,不久后,所有的惊吓类剧本都被挑出来了,2个。

    “OK,我们开始品尝大餐了。”

    叶惟看着桌上那一叠剧本,心中兴奋,从上到下的顺序是他刚才看了梗概后,生出的兴趣高低而排的,排第一位的剧本叫《居家杀人狂》,他拿过看了好一阵,却摇头地放下了,失望的道:

    “它有个很棒的想法,一个伪装成好男人的杀人狂,结婚之后,他本想改过,可婚姻生活带来痛苦,最后发现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是杀戮,他认为的,然后他就大开杀戒了,妻子的生日派对变成了血腥之夜。

    有些昆汀-塔伦蒂诺,但是第一转折点就不怎么样,从甜蜜变痛苦没有说服力,如果问题出在第二转折点,我还会想想可不可以做些修改,第一转折点?算了吧,毕竟我们还有这么多的刮奖券啊”

    他说着,又拿过排在第二位的《深潭水怪》打开,“它的梗概是五个年轻人到了湖边露营,他们发现了水怪,他们想把水怪抓起来,结果……找死的年轻人,是不是有点《女巫布莱尔》的感觉?有怪兽,有逃跑,有死亡,也许《狂蟒之灾》?希望我们有好运气吧。”

    读了一阵子后,叶惟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又放下剧本,“太多的静态对话,太少的动态恐怖场景,这故事并不刺激,抱歉。”

    就这样,看了一个又一个剧本,到了第十六个还是没一个满意的,就算有着好点子,全是些平庸的故事。

    “好鱼总在水底游,第十七个了,让我们看看……噢我记得它的梗概,很明显的驱魔人》和《女巫布莱尔》的影子。”

    叶惟对着P镜头摇了摇手中的剧本,名字:《科顿》,编剧:赫克-波特寇、安德鲁-格兰德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