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家好,我是顾游,尤尼克-顾,现在的时间是……204年ll月3日,洛杉矶时间-∶6nm。”

    小巧的银灰色P摄像机佳能M7001的屏幕上,影像一阵猛烈的摇晃,隐约看得清楚是在一个男生房间里,黑石板、书架、BE口-,随着话声,屏幕一转,出现了一张少年脸庞,他看了看镜头,就把它对准手上的手机屏幕,清晰地拍到时间。

    “从现在开始,我要做一件大事,找到一个适合的剧本买下来,再在2天之内,使用潘纳维申胶片摄影机和镜头把它制作出来,一部长片听清楚了,只有2天,一天不多一天不少,让我们看看能不能做到吧。

    你们知道,我长得有点像那个叶惟,就是拍了《婚期将至》重制版,现在做着日光小美女》项目那个,但我不是他,再说一遍,我叫尤尼克-顾,叫我尤尼克就行了,或者游,不要YO谢谢。”

    P镜头又一转,他笑了笑,又道:“OK,要拍电影,我们就需要有一家电影公司,因为很多事务都要以公司名义来做的……嘘,还可以避税我认识一个律师,他可以帮我搞定这些,现在我要打给他了。”

    P被放到了三脚架上,影像变得稳定,只见少年拿着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往书桌前的椅子坐下,很快就说了起来:

    “哈罗,格雷格-索尔顿律师是吗?我是顾游,哈哈,事情是这样的,我要新注册一家制片公司,由我独资,嗯还是注册在……不,就注册在内达华州吧,名字?我想想……想到了尤尼克爱妮娜,有重名了?看来我们发现了丘比特一个嗜好。那就叫‘悬崖电影,,就叫这个吧。

    律师,我要你快点快点再快点,我们现在的每一毫秒都非常宝贵,像百米赛跑。我还要你做好准备,一个小成本剥削片新项目的各种合同,注意好保密,一切保密好的,再见。”

    放下手机后,少年望着镜头,打了打大拇指,高兴的笑道:“伙计们,我们就要有属于我们的电影公司了,酷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要想想项目了,一切项目都源于一个想法,一个剧本。

    我会写剧本,但短时间内写一个足够好的长片剧本,就有点像超人做的了,我没有超能力,所以我准备买一个适合的现成剧本,等着被拍成电影的好剧本太多太多了,它们只是缺乏机会,那个叶惟也是这样找到日光小美女》的,我们也可以做到”

    突然这时候,由远而近的响起一把小女孩的欣喜叫喊声:“哥哥,哥哥,你回来了吗”

    “噢噢……”少年望向房门外面,一脸大感棘手的表情,“我妹妹萝萝回来了,我先去逗逗她,等会再继续。”

    他起身走到了P机前,伸手按去,哗的一声,摄像被关停了。

    “我们要曲奇—”

    “嘻嘻,甜饼怪”

    叶惟今天一回洛杉矶,就从机场直接去了梦工厂总部开会议,下午才回到家,又给了朵朵一个惊喜。

    会议最终算是取得了结果,高兹曼、斯迈都同意,只要他做到他说的,那什么都不用多说了,改用胶片。

    不过事情并不简单,现在“叶惟”不只是他自己这个人,而是和日光小美女》、梦幻阵容每一位都联系在一起的,他的一言一行都会影响着项目的声誉和运作,外界可是盯着的,无数双的眼睛

    突然做一个新项目非同小可,想想看,如果这个为了证明他的胶片能力的新项目出了什么差错,或者拍成了一堆狗-屎,或者什么麻烦,败坏了他的天才形象、损害了日光小美女》的观众期待,那不是大家都成傻帽了吗?

    尤其是低成本剥削片,随时就搞出一部十分低劣的垃圾,没错,剥削片是出了很多奇迹,但它们是垃圾海洋中的珍珠,垃圾海洋里最多的是什么?垃圾。

    所以多方都严正地明说,叶惟自己私下怎么搞都可以,却只能私下搞,不能曝光,不能被媒体外界获悉任何“叶惟在制作一部新电影”的信息,任何都不行,小漏沉大船任何跟新项目有关的人和事都要做好保密,一旦泄露就要立即中止。

    还有就是这部电影的发行问题,当然不能乱发行,无论最后他们认为影片是好是坏,他都不能把它拿去发行。因为叶惟的真正长片处女作是日光小美女》,只能是日光小美女》,除非他放弃“吉米”。

    就这些情况,叶惟提出了一个方案,并得到了一致通过。

    他将以顾游这个名字和身份去做新项目的一切一切,制片人、导演等参与职务在哪里的署名都会是尤尼克-顾,不会出现VIYR勺一个字母。就算以后要发行,也都这样,而且会要求发行商保密,并且不参与任何的宣传,顾游的所有资料都不曝光。

    泰伦斯-马力克起码还有一张戴着牛仔帽的片场照片,顾游要比马力克还狠,一张都没有,甚至连性别都是问号。

    众人喜欢这一点,而对于是否发行、怎么发行、什么时候发行,到时候再看情况,大前提是跟“叶惟”无关。

    各方各面全要注意,就像项目的制片商,追梦联盟不能用,惟朵图像也不能用,叶惟也没想用,因为会涉及到其他股东的利益,注册一家新公司就好,悬崖电影BhuffFIhm),取自他和妮娜定情的地方Buffe‘paBuff还有吓人的意思,正适合制作剥削片。

    其实对于发行,叶惟暂时没什么想法,现在想的是证明自己的胶片能力,而且哄妮娜开心。她不是想尤尼克拍电影吗,那就拍吧,不是想演尤尼克的电影吗,那就演吧,找剧本时注意要有少女角色就行。

    虽然像玩票,可他知道不是,也有信心拍好,所以总会发行的,上映、直接影碟租售、海外,什么都好,怎么都要赚回成本。

    成本预算是多少?剥削片不需要很多,用便宜胶片(胶片头)、买东西在退货期内用完退货、免费的业余演员和场景等等省钱大法,那五万美元都可以搞定,他的预算是3万-6万美元,家里拿得出来,不多不少,够用了。

    发行不发行是以后的事,最重要是,先如期地拍出一部好电影

    什么都得抓紧来办,他必须在明年一月份中旬前了结新项目,决定胶片还是数字,再做最后的投拍筹备,然后开拍。在这段时间内,他还照样要管理着LM,因为LM的前期筹备是在继续的,没有事务会停顿。

    算起来真正给他的时间,甚至会少于20天,他不得不请更多的假了,还好寒假快要到来。

    面对着这种挑战,又是用电影回应,叶惟十分兴奋,哦不,顾游要拍什么,他已经有了很多想法。

    剥削电影有着繁花般多的类别,典型的就有食人族、性、功夫、日本武士、惊吓、血腥……想要拍得快,就要场景集中,如果《电锯惊魂》不是集中在密室,不用跑来跑去、把时间浪费在转移片场上,它不可能拍那么快。

    恐怖片往往可以很集中,就在怪兽的巢穴就是恐怖片,他之所以有这个主意,是因为想到恐怖片,他很感兴趣

    跟朵朵玩了半小时后,叶惟就让她自己和托托玩去,有大事要忙呢。

    快步的走回房间,一看都快下午四点了,他的目光扫到堆放在床边的小山般的感恩节礼物,最上面是一个包装精美的淡蓝色礼盒,他收回目光走向三脚架,突然又转身走过去,几下手脚拆掉礼品纸,只见是库克镜头……

    “喜欢不喜欢?我也不知道它好不好,但我觉得你会需要的……”

    “莉莉…”叶惟想起什么,不由握紧了礼盒,想打电话告诉她“我很喜欢”,却猛地晃晃头,当即拿着这盒东西离开房间到了阁楼,放到那两座“墓碑”上面去,望了几眼,有点徘徊,“我真是不懂你。”

    “GO、GO、GO,伙计,抓紧时间”

    他左手抚了抚右手腕的NI手链,谁在乎VIY我是尤尼克

    哗的一声,三脚架上的P机又开始摄像。

    “大家好,妮娜你好。”

    叶惟对着P镜头笑了笑,拍下来就是准备给妮娜看的,拿起P,一边拍着自己,一边往房外楼下走去,“我们需要一个电影剧本,什么,什么,什么?怎么找呢?那有很多的方式,像到编剧工会啦、到经纪公司啦、制片公司啦、6a啦”

    “哥哥,你在拍什么?”当来到一楼,朵朵蹦跳地跟在后面。

    不理睬她,叶惟往车库走去,继续说道:“而我的公司也会收到一些剧本的投稿,呃不对,那是VIYR勺公司,其实我们是朋友。自从他成名后,他的公司就可以收到很多剧本,但因为没有雇请专门的剧本审读员,就堆在那里。

    他并不是拥有它们,只是拥有购买它们的机会。审读剧本可是个苦差活啊不过有句话是这么说的,黄金就在那黄沙之下今天,我们就要好好的读一读那些剧本,看看有没有黄金在里面。”

    哗的一声,P影像被关掉了。

    哗,当影像再次开始摄录,屏幕上的时间已经不同,4∶4hnm在一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办公室里拍摄。

    “这里是圣莫尼卡,惟朵图像公司的总部,悄悄的告诉你们,这里也是追梦联盟公司的总部”

    叶惟看看周围,真的有一段日子没有来过这里了,虽然来得不多,可一个总部是需要有的,还雇请了个员工,负责文书收发、管理资料、维护官网、回复影迷粉丝来信等所有工作,他就是三十出头的华裔青年杰伊-陈,陈诺的堂兄

    “嘿,杰伊,好久不见”

    杰伊是个当了一辈子书呆的老实人,就像大人版陈诺,也戴着眼镜,他笑呵呵的向镜头打招呼,并不知情叶惟具体要做什么,只知道老板过来看剧本。

    “杰伊是个很好的人,他堂弟诺亚也是,千万别跟他们玩《魔兽争霸-》,会输得很惨的”

    叶惟一边笑说,一边走向前方一张靠窗的办公桌,发出哇喔一声惊呼,调整P镜头的焦距,近景对准桌上那一大堆剧本,“看看,这些就是了……我大概数了数,应该有超过一百个剧本,没有错,杰伊说是17-个。

    相比工会和经纪公司的仓库,这有点少,但无论如何,谢谢他们的投稿,要知道这种方式多半是什么答复都不会得到,他们投稿是需要勇气的,怎么递剧本实在是个宇宙难题啊

    我们可以感受到,这些剧本的背后有着一个个动人的故事,这些剧本的里面也有着一个个精彩的故事,那么让我们开始吧

    杰伊,你今天提前下班吧,打给个女人约会去,我在就行了。”

    “哦好的,惟格,那我走了?”

    “约会去,不要回家打游戏”

    等杰伊走后,叶惟把P镜头对准自己,笑着道:“哈哈,我之前说过什么?我跟VIY长得有些像,真希望他的女朋友们也会认错我……只是开玩笑,妮娜……算了,还是剪掉这段吧。”

    哗,哗,影像重新开始录,他往椅子坐下,把P放到桌上一个适合的位置,侧角度对着自己,就闭上眼睛,往剧本堆里抽奖似的摸了几下:“芝麻开门,看看我们得到了什么……”

    抽出了一本剧本,他看了看封面,说道:“《爱无止境》,编剧是保罗瑞切,保罗,这样的名字真不起眼,也许这里面就有另一个《爱无止境》,如果叫,唔,《我不懂你,但我爱你》,也许好些吧,ECK,CUT”

    “你有毛病吗?”敲敲自己的脑袋,当即删了刚才一段,叶惟把这个不符合选择的爱情片剧本放到一边,“抱歉老兄。”

    继续录制:“芝麻开门,看看我们会得到什么……《一球制胜》,编剧积森-兰达尔噢真甜。”他向镜头笑了笑,“我猜他知道我是学校足球队的,所以碰碰运气,抱歉老兄,我要的是恐怖故事。”

    一个又一个剧本被看了名字、类别和梗概,然后被分类地放到一边,不久后,所有的惊吓类剧本都被挑出来了,2个。

    “OK,我们开始品尝大餐了。”

    叶惟看着桌上那一叠剧本,心中兴奋,从上到下的顺序是他刚才看了梗概后,生出的兴趣高低而排的,排第一位的剧本叫《居家杀人狂》,他拿过看了好一阵,却摇头地放下了,失望的道:

    “它有个很棒的想法,一个伪装成好男人的杀人狂,结婚之后,他本想改过,可婚姻生活带来痛苦,最后发现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是杀戮,他认为的,然后他就大开杀戒了,妻子的生日派对变成了血腥之夜。

    有些昆汀-塔伦蒂诺,但是第一转折点就不怎么样,从甜蜜变痛苦没有说服力,如果问题出在第二转折点,我还会想想可不可以做些修改,第一转折点?算了吧,毕竟我们还有这么多的刮奖券啊”

    他说着,又拿过排在第二位的《深潭水怪》打开,“它的梗概是五个年轻人到了湖边露营,他们发现了水怪,他们想把水怪抓起来,结果……找死的年轻人,是不是有点《女巫布莱尔》的感觉?有怪兽,有逃跑,有死亡,也许《狂蟒之灾》?希望我们有好运气吧。”

    读了一阵子后,叶惟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又放下剧本,“太多的静态对话,太少的动态恐怖场景,这故事并不刺激,抱歉。”

    就这样,看了一个又一个剧本,到了第十六个还是没一个满意的,就算有着好点子,全是些平庸的故事。

    “好鱼总在水底游,第十七个了,让我们看看……噢我记得它的梗概,很明显的驱魔人》和《女巫布莱尔》的影子。”

    叶惟对着P镜头摇了摇手中的剧本,名字:《科顿》,编剧:赫克-波特寇、安德鲁-格兰德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只是生气了    洛杉矶的上午阳光明媚,梦工厂总部的一个中型会议室里,众人已经就会议的主题讨论得一片激烈。

    今天参加会议的有几方人员,主制片方普雷通的CPE刂项目监制加里-高兹曼,汉克斯也以电话加入会议;梦工厂制片部主管杰夫迈,发行部主管特利-普莱斯,代表斯皮尔伯格的助理巴奥,以及几位文秘人员。

    这么多大人物齐聚一堂,对日光小美女》这个内部绰号“吉米”的项目不可谓不重视。

    之所以有这绰号,源于《天才小子吉米》这部20l年的动画片,主角吉米小小年纪就绝顶聪明,搞科技发明拯救地球。而在这里,吉米当然是项目第一制片人兼导演叶惟,吉米的机械狗高德则是第二制片人彼得-赫勒。

    当会议开始后不久,会议桌上就非常明确地分成了三派,以高兹曼为首的数字派,杰夫-斯迈也在这一派,两个监制大人物都认为用数字不是最好,却最适合、最稳健;以叶惟、普莱斯、赫勒组成的胶片派,则觉得可以做到最好为什么不做,以当前的梦幻卡司,共同追加100万投资并不是什么大事。

    无论加不加投资,改不改用胶片,拍摄周期是不能变的,汉克斯要为紧接着开拍的《达芬奇密码》工作,罗伯茨也不会喜欢超过说好的9周,还有方方面面的档期和宣传日期,9周多一天都不行。

    另外就是中间派了,汉克斯,他静静的听着,发言不多,可他的态度却至关重要,而他倾向于胶片派……

    斯皮尔伯格的助理巴奥没有意见,视会议的情况而报告。

    从开始的各抒己见,到两派的声音渐渐都有点大,没有人是坏蛋,都希望项目可以成功,看待问题上却有不同想法。什么是权力,权力就是可以一锤定音,搞定这些制片分歧。

    “我们在这儿谈论的是安全的能力范围,我们应该留在范围里,而不是冒险的走出去,哪怕前好像满地是黄金

    高兹曼的话声刚落,对面叶惟的声音又起:“形象的比喻,所以所有的分歧不都在于,我的范围有多大?我能不能做好”

    叶惟顿了顿,会议室顿时一片寂静,只有翻动文档纸张的轻微响声,他扫视着会议桌边的众人,吵得有点老脸涨红的高兹曼、默默点头的斯迈、普莱斯,没有出声的电话机。

    他继续洪亮的道:“在座各位,都没有人否定的几点有,一,胶片是现在更好的选择,不管从什么方面,它是最好的选择;二,共同追加一百万的预算并不是一个大不了的数字,各方都可以接受;三,如果导演是一个胶片拍片经验丰富的老导演,这场会议甚至都不会存在,所有的问题都在于,我,叶惟,一个6岁小子,能不能做好。对吗,加里?”

    “对但是小子,这并不是针对你个人。”高兹曼越发有些上火了,摊摊双手,“这里每一个人,没有人质疑你的专业能力,不然同样也不会有这场会议。”

    众人默默点头,汉克斯也说了声“是的”,高兹曼又说:“问题是我们要有一条线,不能无休止地提高对你的要求,增加你的难度,这不是针对你,每个项目都要这样,做好冷静、理智、严肃的风险管理,我们是在拍电影,不是玩一场赌博游戏”

    “我同意。”杰夫迈说,三十多岁就当上大公司KPY人物,这位斯坦福高材生不是爱赌的人,“项目现在就已经很危险了。”

    危险?叶惟礼貌的笑了笑,不礼貌已是哈哈笑了,我是德州电锯杀人狂吗?忽然一个主意冒了出来,如此的清晰

    他一边想,一边说:“我完全明白,我向来感激着大家对我的信任,不过先生们,这信任不是凭空来的,世事就是这样,要赢得别人信任你就得拿出点什么。加里、杰夫,我这次要拿出点什么,你们才会觉得不危险,这小子行

    其实叶惟自己也清楚答案,会议室里每个人也都知道,有没有能力用事实说话,作品就是最大的权力。

    为什么有“吉米”,是因为有《天使之舞》、《婚期将至》。

    高兹曼沉默,斯迈沉默,还是普莱斯这个始作俑者说道:“惟格,你用胶片随便拍点东西,证明一下自己拍得来就行了。”

    “那可不行,随便拍点东西可不行。”高兹曼立即说,真是到头来自己被这些办公室政客弄得火大,“我们从来不觉得问题在技术上,惟格不是摄影师;问题是在拍摄日程上,时间的问题是无法解决的,一旦出现连锁反应,谁来负责?”

    叶惟摸了摸下巴,手掌一抬,“我给你整理,用胶片会有时间问题,先是一天完成不了进展,接着日程开始变得混乱,然后素材删减、质量下降,一切完蛋。这是你们的顾虑,对吧?”高兹曼和斯迈点头,叶惟咧嘴一笑:“时间问题,时间问题……”

    想着那个新生起的主意,他说道:“《电锯惊魂》,大家都知道吧,最近很红。”

    众人纷纷应是,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么大个商业奇迹,66多万北美票房了,全球票房破亿没问题,仅仅20万制片成本

    叶惟继续说:“我不知道是真还是假,反正它的宣传说它正式启动后,前期筹备只花了6天,拍摄期花了18天,后期制作没说,算它也18天怎么样?而它是一部胶片剥削电影,我记得是用潘纳维申拍的。如果詹姆斯-温来执导,有没有时间问题?”

    “你的意思是?”不管什么派,众人都听得疑惑。

    所谓剥削电影(ItatPIhm)不等同CULT片或低成本B级电影,剥削片是针对一种主题需求进行剥削的类型,像《婚期将至》是恶搞剥削,《电锯惊魂》是血腥恐怖剥削,这类影片有一个共同特点,成本低、制作周期短,CHLT片和商业奇迹的温床。

    “我意思是,我不会随便拍点东西,凡是涉及电影我就不会随便。”

    叶惟敛着双眼,环顾着众人,“如果有一个家伙,从确定剧本、启动制作开始算起,前制、拍摄、后制合起来2天时间,是《电锯惊魂》的一半,不多一天,不少一天,做出一部水平之上的胶片剥削片,你们觉得他怎么样?

    是的,那家伙会是我日光小美女》的前期筹备做得超前了,我有的是时间,我就花2天,我自己全部掏钱,用胶片拍一部剥削长片,证明给大家看,这小子行”

    会议室一片死寂,众人都呆若木鸡的样子,高兹曼张了张嘴巴,本想说冷静,说出的话却是:“你疯了?”

    “没有,只是生气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