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洛杉矶的上午阳光明媚,梦工厂总部的一个中型会议室里,众人已经就会议的主题讨论得一片激烈。

    今天参加会议的有几方人员,主制片方普雷通的CPE刂项目监制加里-高兹曼,汉克斯也以电话加入会议;梦工厂制片部主管杰夫迈,发行部主管特利-普莱斯,代表斯皮尔伯格的助理巴奥,以及几位文秘人员。

    这么多大人物齐聚一堂,对日光小美女》这个内部绰号“吉米”的项目不可谓不重视。

    之所以有这绰号,源于《天才小子吉米》这部20l年的动画片,主角吉米小小年纪就绝顶聪明,搞科技发明拯救地球。而在这里,吉米当然是项目第一制片人兼导演叶惟,吉米的机械狗高德则是第二制片人彼得-赫勒。

    当会议开始后不久,会议桌上就非常明确地分成了三派,以高兹曼为首的数字派,杰夫-斯迈也在这一派,两个监制大人物都认为用数字不是最好,却最适合、最稳健;以叶惟、普莱斯、赫勒组成的胶片派,则觉得可以做到最好为什么不做,以当前的梦幻卡司,共同追加100万投资并不是什么大事。

    无论加不加投资,改不改用胶片,拍摄周期是不能变的,汉克斯要为紧接着开拍的《达芬奇密码》工作,罗伯茨也不会喜欢超过说好的9周,还有方方面面的档期和宣传日期,9周多一天都不行。

    另外就是中间派了,汉克斯,他静静的听着,发言不多,可他的态度却至关重要,而他倾向于胶片派……

    斯皮尔伯格的助理巴奥没有意见,视会议的情况而报告。

    从开始的各抒己见,到两派的声音渐渐都有点大,没有人是坏蛋,都希望项目可以成功,看待问题上却有不同想法。什么是权力,权力就是可以一锤定音,搞定这些制片分歧。

    “我们在这儿谈论的是安全的能力范围,我们应该留在范围里,而不是冒险的走出去,哪怕前好像满地是黄金

    高兹曼的话声刚落,对面叶惟的声音又起:“形象的比喻,所以所有的分歧不都在于,我的范围有多大?我能不能做好”

    叶惟顿了顿,会议室顿时一片寂静,只有翻动文档纸张的轻微响声,他扫视着会议桌边的众人,吵得有点老脸涨红的高兹曼、默默点头的斯迈、普莱斯,没有出声的电话机。

    他继续洪亮的道:“在座各位,都没有人否定的几点有,一,胶片是现在更好的选择,不管从什么方面,它是最好的选择;二,共同追加一百万的预算并不是一个大不了的数字,各方都可以接受;三,如果导演是一个胶片拍片经验丰富的老导演,这场会议甚至都不会存在,所有的问题都在于,我,叶惟,一个6岁小子,能不能做好。对吗,加里?”

    “对但是小子,这并不是针对你个人。”高兹曼越发有些上火了,摊摊双手,“这里每一个人,没有人质疑你的专业能力,不然同样也不会有这场会议。”

    众人默默点头,汉克斯也说了声“是的”,高兹曼又说:“问题是我们要有一条线,不能无休止地提高对你的要求,增加你的难度,这不是针对你,每个项目都要这样,做好冷静、理智、严肃的风险管理,我们是在拍电影,不是玩一场赌博游戏”

    “我同意。”杰夫迈说,三十多岁就当上大公司KPY人物,这位斯坦福高材生不是爱赌的人,“项目现在就已经很危险了。”

    危险?叶惟礼貌的笑了笑,不礼貌已是哈哈笑了,我是德州电锯杀人狂吗?忽然一个主意冒了出来,如此的清晰

    他一边想,一边说:“我完全明白,我向来感激着大家对我的信任,不过先生们,这信任不是凭空来的,世事就是这样,要赢得别人信任你就得拿出点什么。加里、杰夫,我这次要拿出点什么,你们才会觉得不危险,这小子行

    其实叶惟自己也清楚答案,会议室里每个人也都知道,有没有能力用事实说话,作品就是最大的权力。

    为什么有“吉米”,是因为有《天使之舞》、《婚期将至》。

    高兹曼沉默,斯迈沉默,还是普莱斯这个始作俑者说道:“惟格,你用胶片随便拍点东西,证明一下自己拍得来就行了。”

    “那可不行,随便拍点东西可不行。”高兹曼立即说,真是到头来自己被这些办公室政客弄得火大,“我们从来不觉得问题在技术上,惟格不是摄影师;问题是在拍摄日程上,时间的问题是无法解决的,一旦出现连锁反应,谁来负责?”

    叶惟摸了摸下巴,手掌一抬,“我给你整理,用胶片会有时间问题,先是一天完成不了进展,接着日程开始变得混乱,然后素材删减、质量下降,一切完蛋。这是你们的顾虑,对吧?”高兹曼和斯迈点头,叶惟咧嘴一笑:“时间问题,时间问题……”

    想着那个新生起的主意,他说道:“《电锯惊魂》,大家都知道吧,最近很红。”

    众人纷纷应是,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么大个商业奇迹,66多万北美票房了,全球票房破亿没问题,仅仅20万制片成本

    叶惟继续说:“我不知道是真还是假,反正它的宣传说它正式启动后,前期筹备只花了6天,拍摄期花了18天,后期制作没说,算它也18天怎么样?而它是一部胶片剥削电影,我记得是用潘纳维申拍的。如果詹姆斯-温来执导,有没有时间问题?”

    “你的意思是?”不管什么派,众人都听得疑惑。

    所谓剥削电影(ItatPIhm)不等同CULT片或低成本B级电影,剥削片是针对一种主题需求进行剥削的类型,像《婚期将至》是恶搞剥削,《电锯惊魂》是血腥恐怖剥削,这类影片有一个共同特点,成本低、制作周期短,CHLT片和商业奇迹的温床。

    “我意思是,我不会随便拍点东西,凡是涉及电影我就不会随便。”

    叶惟敛着双眼,环顾着众人,“如果有一个家伙,从确定剧本、启动制作开始算起,前制、拍摄、后制合起来2天时间,是《电锯惊魂》的一半,不多一天,不少一天,做出一部水平之上的胶片剥削片,你们觉得他怎么样?

    是的,那家伙会是我日光小美女》的前期筹备做得超前了,我有的是时间,我就花2天,我自己全部掏钱,用胶片拍一部剥削长片,证明给大家看,这小子行”

    会议室一片死寂,众人都呆若木鸡的样子,高兹曼张了张嘴巴,本想说冷静,说出的话却是:“你疯了?”

    “没有,只是生气了。”

第二百二十章 我保留意见    洛杉矶,还是未下班的傍晚时分,普雷通总部。

    听到叶惟的惊声,高兹曼松了一口气,看来惟格对自己有着清醒的认识,这就好了。因为汤姆已经意动了,倾向于改用胶片拍摄,不过只要惟格说不,这事就算完了。

    不急着说为什么,他谆谆的道:“使用胶片多了哪些麻烦,你在你的《胶片之死》里就写得很棒,我想《婚期将至》拍摄第一版的时候,你在片场见识过吧?有时候会把人气疯。”

    “是啊胶片就是个淘气鬼,但我不是胶片憎恨者,麻烦但是可以更好,我是愿意麻烦的,而且我还没有试过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电话机传出的叶惟的话,又让高兹曼的眉头皱了起来,绝对不能让惟格动心,说出早已想好的言辞:“他们觉得以现在的卡司,用胶片拍摄能得到更大的回报,用数字就有些浪费了,差劣的成像效果会影响观众的感官。”

    意思还是那个意思,说出来却像梦工厂发行部那边很不专业,就像一帮办公室的热衷搞政治和空想的外行人瞎指挥片场的内行人,这是常见的事情,让导演们极其厌恶的事情,办公室和片场从来都对立。

    高兹曼做了这么多年制片人,深深懂得这一点,只要让惟格觉得这事是办公室在乱搞,他就会嗤之以鼻。

    “哈哈他们以为观众的眼睛是电子眼吗?拜托,数字的成像质量当然会差些,但也没有差到这份上,我们不是要拍《天堂之日》。再说与其多花钱用胶片拍,还不如把钱花到后期调光调色那些地方,不见得能差多少,何必要用胶片?”

    颇有一种鱼儿上钩的感觉,高兹曼露出了笑容,这才说出要小心的一点:“另一个原因,他们认为胶片电影才是正统,有利于影片可能的冲击奖项的宣传和游说。”

    “是么?”

    多伦多,叶惟听到这个原因,顿时精神一振,继而想,的确是一边转动车子方向盘,驶向克里夫赛德社区,一边心念电转的思索,《星战前传》系列用数字拍摄都受着争议,那可是乔治-卢卡斯的科幻巨作日光小美女》用数字着实会多了一个不利因素。

    不能因为麻烦、困难,就放弃做到最好,那不是他拍电影的方式。

    梦工厂发行部这回是对的,但加里似乎……不想改用胶片。他不动声色的问道:“汤姆知道了吗?”

    汤姆,汤姆-汉克斯?妮娜看看他,第一次见他处理工作上的事,感到又新鲜又古怪,尤尼克好像在演戏,却偏偏是真的……

    “汤姆没什么特别想法,倾向于用胶片。而就我看来,就制片的角度看来,惟,数字拍摄是最适合你的选择,我们也为此做了很多筹备了,突然改成胶片,这会伤害筹备成果,影响影片质量的。”

    叶惟闻言沉吟,其实称不上突然,距离拍摄期有着足够的时间去做调整,是会有很多问题,而最实际的一个是预算。

    他说道:“没那么严重,只是现在的预算都做好了,没有钱放到胶片、冲印等费用上,但增加一百万美元预算的话,就不是问题了,这笔钱可以由我们按照股份比例共同追加。”

    听到人家动不动一百万的,妮娜微吐舌头,望向窗外风景。

    “冷静,不是追加些投资就能解决,不要头脑发热。”高兹曼的声音有了点惊急,“拍摄周期才是最大的问题,九周可不多”

    “所以才要一百万这么多,你知道这些钱一大部分是准备支付加班费的,一些条件允许的天数里,我们可以加班,或者用法式工作制没有午餐时间,连续工作2小时,随时吃东西),把胶片麻烦消耗的时间补回来,日程上再抓紧一点就好。

    我们剧组有很多大人物,还有小孩,实行起来要多注意,我想问题不大,他们都那么专业敬业。”

    叶惟已经迅速有了初步方案,并不是头脑发热,把问题解决,让影片更好,为什么不?

    他想着更有些兴奋,虽然胶片淘气,却没有电影人会对它毫无兴趣,胶片Ihm)就是电影Ihm)啊也许拍过几次他就不想再拍胶片了,但在现在,他想拍,想把日光小美女》拍到最好

    “惟,嘴上的计划总会轻巧,你有没有想过,胶片片场是完全不同的世界,出现什么问题、怎么解决、解决得好不好,那都是完全不同的。你每天要一大早起来看一小时样片,你想过吗?”

    “刚刚才想可能要睡眠不足。”叶惟哂然的笑了笑,加里果然是反对派,至于为什么不难猜到,对他没信心呗。

    他认真的道:“哪个片场会没有问题?无论胶片、数字,什么问题没有?我有一支专业的团队,我有能力,我有信心。”

    “有些事不是有信心就行的……”高兹曼的语气流露出不满,“我们必须考虑相比票房和奖项更实际、更近的方面。”

    按了按耳塞,叶惟问道:“那你有了明确的态度?”

    “是的,小子,我的态度很明确,我不支持改用胶片,我跟汤姆也这么说,我跟谁都这么说,何必玩这么大?”

    叶惟望见前方的十字路口亮起红灯,徐徐地停下了车,加里一向都不怎么信任他,从开始接触普雷通到现在,就算他屡屡让对方惊喜,一时的改观似乎总也无法消除加里心中根深蒂固的年龄偏见,每当有什么困难,总是不认为他能够做好。

    如果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谁会相信你?叶惟不卑不亢的道:“这事要通过会议解决了,加里,我的态度也很明确,只要有利于影片,我就会迎难而上。”

    “哎,你还是再考虑清楚吧,我会劝说其他人的,这真的不是个聪明的变化。”

    “我保留意见。”

    这个电话会议不欢而结束,叶惟摘下了耳塞,看看副驾上望来的妮娜,耸肩地笑道:“一个老顽固阻止我成为一个老顽固。”

    “像是坏事?”妮娜饶有兴趣的说,有点关切,也就一点点,那是VIYR勺事。

    车行绿灯亮起,叶惟继续开车前进,答道:“坏事,有趣的是他不是个坏人,加里-高兹曼,他就是觉得我不行而已。女孩,你别看我被他们叫天才,又做着个60万项目,就可以随心所欲,想得美,只要不断地证明自己、悍卫自己才行,要不然一不小心,这些家伙就会控制你,你还觉得他们是正确的。”

    他敛了敛双目,话声放轻:“加里,试图控制我的结果就是你恰恰打开了关锁怪兽的笼牢。”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尤尼克?男子气慨、成熟、让人心动,妮娜想不是,那天他突然砸车的时候就这样,他在生气

    她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真说不出专业的建议或者睿智的话,就凭心的道:“既然,日光小美女》对吗,那是你的电影,应该是你喜欢怎么做就怎么做的,我支持尤尼克,所以也支持你,VIY”

    “我没有人格分裂……”叶惟好笑,却也心暖,“但你说得太对了,那是我的电影,该我做主。”

    “哄人。”妮娜翻了翻白眼,嘴角却微笑了。

    2号真是漫长的一天,这晚就着时差,叶惟和妮娜一起看了在电视首播的《萨曼莎:一个美国女孩的假期》。

    《萨曼莎》的首播十分成功,一部缺乏话题的电视电影不会有多大关注,也没有影评人关心,可它得到了很高的观众评价,INDb上开出了-的高分,烂番茄观众喜爱度也有8,而安娜索菲亚-罗伯的可爱和惊艳演出自然是观众们喜爱它的主要原因。

    可以预见,当明年二月《都是戴茜惹的祸》上映时,才是光芒万丈的安娜时刻

    不过现在安娜就已经非常开心,看到自己上电视、得到惟A的称赞、感恩节要到了,一切都很好。

    今年的感恩节,叶惟不准备回家去,因为美国感恩节在加拿大可没有假期,这周还要上两天学,周末又想和妮娜出去游玩以稳定感情,反正感恩节在他们家不是最重要的节日,假期过后又因为工作要回去一趟,到时候再回家。

    到了2号这天中午,叶惟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来电,很久很久没有通过话的号码,莉莉。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者名字,他的心头又腾上来又沉下去,重新通短信有一段时间了,听着声音直接对话却是不同的,上次还是在盖蒂中心的偶遇,而且最近他觉得……自己和莉莉很难做朋友。

    先不去食堂了,他一边快步走向远离热闹的大楼外面,一边接通,平静的道:“你好。”

    “HPULH,惟,我是莉莉,感恩节快乐”莉莉似乎有点紧张。

    “感恩节快乐。”叶惟回说,不太明白她的意思,普通朋友的节日问候?好吧。

    “那么你回来洛杉矶了吗?”她语气平和,听不到有紧张了。

    “没有,我今年留在多伦多过。”叶惟一边说,一边向路过跟他打招呼的学生们点头微笑,“我还在上学呢,你没有去哪里旅游?”他有点多嘴,因为感觉这不像她的风格,去年她就回了英国过,然后……

    “没有,我留在洛杉矶,没什么……我就是有份感恩节礼物要给你。”莉莉失笑了声,“我给别人转交给你好了

    “哇谢谢,我也为大伙儿准备了感恩节礼物,下周回去才能给,假期都过了,呵呵。”叶惟刚要走出大楼又停住脚步,不要多说了,不管她什么意思,他就一个意思:“你知道,虽然我们有过一些很不愉快的事,但我们还是朋友,对吧,我的朋友?”

    “是的,是的……我也这么想,那些都过去了。”

    “嗯莉莉,我得去食堂吃午餐了,这里去迟了什么好东西都吃不到的,所以先就这样?OK,再见。”

    结束通话后,叶惟呼了一口气,转身走去。

    “再见。”

    洛杉矶,布伦特伍德,柠檬水餐厅店外,一个少女形单影只的坐在一张路边小餐桌后。

    她握着手机的右手垂下,长呼了一口气,看着小餐桌上的礼物盒,另一个型号的库克镜头。

    “我不想做你的朋友……”

    感恩节过后的黑色星期五,每年都会有抢购狂潮,今年却不再有叶家的任何身影了。

    在这个周末,叶惟和妮娜一家一起去了LaaIn滑雪场玩,这项运动是妮娜的强项、叶惟的弱项,不只是弱,他在雪地上可谓是丑态百出,笑得她几乎打滚,还好经过她手把手的传教,他这只菜鸟急速成长起来,不再是“像个老太婆撑着拐杖走路”,而是“跟我八岁时差不多”,她的原话。

    同样在这个周末,日光小美女》不可思议的阵容又揭晓了一员

    “舅舅”弗兰克卡牌的下方写着一句角色台词:“我只想让你们这儿每个人知道,我是全美最杰出的普鲁斯特的研究学者。”上方的演员名字写着:蒂姆-罗斯

    不是ALt巨星,却也让影迷粉丝十分兴奋,媒体们也挑不出任何的刺。

    尽管最近几年蒂姆-罗斯的事业不复3年代的威风,但他的《落水狗》的橙先生,《罗布-罗伊》的阿奇博尔德-坎宁安(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海上钢琴师》的196……都让观众们对这个老男人回味无穷,他依然可以得到制片费数千万项目的配角,数百万项目的主角。

    对外界来说,罗斯的加盟并不意外,他是个钟情文艺片的演员,演文艺片是常事,演商业片是稀罕事,LM这么个独特又独特的文艺项目,他不加盟才是意外。

    对叶惟来说,这真是如愿以偿,当初怎么能想到,自己的梦幻阵容四个里最终成了三个

    在罗伯茨和汉克斯加盟后,他倒知道不会有大问题了,因为蒂姆-罗斯的档期很充足,也没什么好输的,“三巨头”的阵容摆在那里,出演LM随时可能使他一扫近年星运的不济,来个银幕第二春。

    所以从发出邀请、看剧本、得到加盟意向、谈判……整个过程都非常顺利,为阵容又添上了一道耀眼的光芒。

    梦幻阵容差着一个德尼罗,叶惟却没有半点遗憾,艾伦河金最棒从阿金的加盟开始,选角事务就充满着惊喜和幸运,现在主演中只剩下“哥哥”迪怀恩的人选还没有选定,试镜仍在进行。

    不过这几天有了个制片问题,胶片?数字?还是要通过会议解决。

    新的一周,叶惟向学校请了假,飞回到了洛杉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