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加里,我们有了个最新的发行想法,日光小美女》改用胶片拍摄。”

    普雷通总部的CPO办公室里,加里-高兹曼看着办公桌上的电话机,因为梦工厂发行部主管特利-普莱斯的话而皱起眉头。

    其实他对眼前的事早已有着意料了,LM整个项目方案都是由叶惟一手一脚搭建起来的,这天才小子一开始为了吸引投资人,就打着省钱制片的招牌,像到多伦多拍摄、用高清数字摄影机等等,以求把钱更多地花到线上阵容和影片本身上面去。

    这是非常好、非常专业的方案,为他的项目赢到了很多的好感,是有了后来这些事的原因之一。

    然而现在的情况不同了,尤其当汉克斯、罗伯茨加盟主演后,LM项目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用数字拍摄也变得不合时宜。

    高兹曼知道巨星们肯定希望使用胶片,原因很简单,胶片还是现今的唯一王者,它的质量、它的地位、甚至是工作方式,都是巨星们喜欢的,很多演员会被胶片运转的嗓音影响表演,却不是这些靠着胶片电影成为巨星的巨星,没了嗓音反而不习惯。

    最重要的是,安全,他们出演LM冒的风险够多的了。

    “我们主要是考虑到几个方面。”特利-普莱斯继续说着,“一个是对票房的影响,虽然不宣传胶片还是数字,观众们没多大感受,这也属于一个变数,而且观众们更喜欢胶片的成像效果,会有潜意识的影响。

    另一个是对奖项的影响,如果影片的品质足够它冲击颁奖季,那数字拍摄就会成了它的重大缺陷,你也知道学院那些人的想法,数字拍摄算不算电影,还没有得到真正承认。”

    “我知道……”高兹曼当然明白,也许未来不远的一天,数字会替代胶片的地位,就目前而言,特别是一部文艺片而言,胶片还是最好的选择,如果数字拍摄的结果是B那换成胶片拍摄就会是A乃至A

    这是一种行业的共同观点,比起数字,胶片拍摄是更大的挑战,更难,更专业,更受人尊重。

    观点被时代潮流改变前,奥斯卡那些荣誉殿堂是属于胶片的,NTV大奖那些青少年定位奖项倒不在乎这些,年轻人接受新事物,总是比学院那些老顽固要快。

    问题是,他在心中苦笑了声:“考虑奥斯卡?你们对日光小美女》真做了这种定位?”

    该高兴吧,《极地特快》的平庸成绩实在让他高兴不起来,从立项到上映三年多,寄以厚望的大制作却成果惨淡,他又一次切身感受到电影业的残酷,以及那条训丨诫:无论你妈妈说了什么,别以为自己的项目一定会成功

    许多幻想的最终是教训丨越陷入一种头脑发热的状况,就越可能发生悲剧,而现在很多人都对叶惟头脑发热了。

    高兹曼泼冷水的道:“但我们也要考虑,项目突然改用胶片拍摄行不行得通?现在离拍摄期是还早,拍摄日程可以调整,可怎么调整都是九周总时间,胶片拍的话,每天的实际工作时间至少减少时,甚至时,惟格够用吗?”

    “时间上可以抓紧,就看惟格工作做得怎么样。”普莱斯说,“他还有一支摄制团队。”

    哎高兹曼有点腹诽,发行人员就是发行人员,没有多少片场经验,根本不清楚实际情况。

    没错,叶惟是导演,不是摄影师,不用由他来操作机器,而同样的场面调度,胶片和数字对导演来说没什么分别,LM剧组的摄影师肖恩-毛瑞尔胶片拍摄经验丰富,理应可以带领摄制组解决技术上的问题。

    有些导演在拍处女作时,甚至认不全那些摄影设备。

    可是一相比,胶片拍摄会产生很多新问题,导演始终才是做决定的人,面对那些突发情况时,叶惟有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应对?谁知道,谁能有把握说出答案?

    惟格证明自己是个神童的《天使之舞》、《婚期将至》都是数字作品,他也许连负片、正片都分不清楚。为什么要让他那么难呢?说到底他还是个6岁小子

    难度多一点和少一点都大不同,高兹曼觉得相比想什么颁奖季,先想好更实际的吧。

    但他不能直接这么说,他可是LM项目的监制,要给梦工厂那边信心,就说道:“特利,这事儿先问问惟格再说

    “多少能力做多少事,你记得跟他说,如果真有信心和能力冲击颁奖季,但用数字拍摄,到时候所有人都会后悔的。”

    特利似乎听出他不怎么积极,话语颇有深意。挂了电话后,高兹曼顿时牢骚了声:“影片没拍好,大家更要后悔

    他简直可以看到未来的一场灾难,筹备期没问题,一切像很顺利,到了拍摄期,开拍第一天就出了很多问题,叶惟又因为不熟胶片片场而无从解决,乱七八糟的事情接连发生,最糟的是时间不够用了,一天下来什么都没有拍成。

    但是为了赶上进度,只好调整日程,删减一些剧本场景,那本来应该留到剪辑室里决定取舍的,却在片场就做了决定。然而删减了还是不行,那只能牺牲质量,每天匆匆忙忙,拍出一堆没什么镜头语言、表演精致的平庸影像。

    冲击颁奖季?首先要有质量才可以冲击啊,拿一部烂片只能冲击金酸莓奖,那时候它是数字还是胶片,谁会在乎

    想到这些,高兹曼几乎要替叶惟做回复,不行,真不行。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当汤姆知道了,当惟格知道了,他们会什么反应?好大喜功真的改用胶片?打开潘多拉魔盒

    绝对不能让他们拍脑袋乱来,该怎么跟他们说呢?

    多伦多,白雪在飘零。

    叶惟的心情很靓,妮娜这傻妞真可爱,一旦选择了谅解和信任,她对他的热情度从低于合格线的6快速地升了回去,几乎是眨眼的功夫,就回到了3

    还没有离开悬崖公园,回车上拿了单反相机来拍照留念,她就似乎全回来了,在各个雪雕旁边做着搞怪的表情动作,仗着自己的身体柔韧,做出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举动,把雪健身球当真健身球的使、在雪王宫上空弯腰后仰、虚骑在雪猪上作势前冲……

    真是令他捏了一把汗,生怕她一下子站不稳摔下去,把他的宝贝艺术品砸烂。

    玩够了离开公园,到附近餐厅吃过早餐,到学校上学。

    从今天开始,叶惟不再戴眼镜上学,不再刻意地隐瞒身份了。那副眼镜的威力再次得到验证,又因为VIY正处于风头,一个早上他就被认出几次,中午在食堂进餐时,终于不可避免地引发一阵轰动。

    从一个亚裔女学生开始,变成各族裔的一群人又笑又叫地围在周围,同时吸引着全食堂人们的目光。

    “你真是VIY?”、“噢我的天你也在这读书?多久了?”、“不敢相信能给我个签名吗?”、“VIY我好喜欢你”

    叶惟扫视着餐桌边众人的笑脸,越围越多了,透过人群的缝隙见到妮娜站在不远处望着,而坐对面的戴米安呆滞的样子。

    “伙计们,谢谢,谢谢”叶惟举起了右手,“就是我,婚礼之神,喜欢我的人,欢呼吧”

    “啊啊”食堂里顿时爆起了一阵激动的叫喊,周围无论男生、女生都兴奋不已,教员们也惊讶了,走来要疏散人群。

    “太棒了,太棒了”有亚裔女生激动得泪花直冒,惊喜、放肆、狂热的气氛弥漫在空气中,让青春男女们如同身处派对。

    叶惟笑了笑,从来不让喜欢自己的人失望,今天又高兴,当下高声的道:“你们知道在《婚期将至》片场拍摄的时候,当我把那个蛋糕踢倒在地,它最后怎么了吗?”

    在众人的笑脸注视中,他一边站了起身,一边继续道:“它很愤怒,说‘导演,虽然我是个蛋糕,可我也是个演员,有时候你要踢演员,有时候你不能踢,更不能踢得那么狠我不拍了,然后,它就走了。”

    话音未落,他往人群中跳起了即兴的步态舞(aaI,“来吧,宝贝,让我们走起来”

    这下众人轰然大笑,既为他的幽默而笑,又为他的舞动而热血沸腾,这真是VIY

    整个食堂都被引爆了,所有以为叶惟会高傲、难以接近、摆明星架子的人,此时也都纷纷欢呼,也有人纷纷加入起舞,艺术学校的自由氛围、本身精通舞蹈、叶惟带起的激情,都让他们享受着这快闪一般的CaaI如果有一个B⊥在打碟就完美了。

    妮娜在远处看着、笑着、鼓掌,尤尼克好酷,她以前一直想他做的酷小孩,可是……好不习惯。

    这天的韦克斯福德是震惊的、热烈的,全校上千的学生都知道了,叶惟在这里读书

    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他,也不是每个人都关心,但对于支持者们来说,就像中了乐透彩票

    “妮娜,你那个邻居原来是大明星老天,你准备瞒着我们到什么时候啊”

    “我要签名合影,太棒了”

    不习惯的事情井喷一样,在学校被同学朋友们唧唧喳喳,放学了被海蕾那些人唧唧喳喳,妮娜的手机快爆炸了,她们说一定要在今天看到叶惟,不然不放过她。真受不了她就跟她们约好傍晚到黄金广场的“普通话餐馆”见,她会带他去。

    可不能让那帮疯女孩知道尤尼克住在她家,否则肯定天天不得安宁。

    先去练了两小时芭蕾舞,妮娜对自己今天的表现挺满意,可惜一看场边,尤尼克在打瞌睡,之后两人开车前往黄金广场。

    当来到普通话餐馆外的街道,她终于消去了对给朋友们起不好绰号的仅有的一点点内疚,疯女孩

    如同梦境成真了,就在夜幕下的街道上,一群近十个少女早已等候在那里,海蕾、爱丽丝、莫尼卡、丽兹……一个不差一当她和尤尼克走去,她们就不约而同地尖叫起来,冲过来围着尤尼克,“VIY”、“噢我的天,真的见到你了”

    不管以前是不是VIY粉丝,她们现在都疯狂了,大粉丝的海蕾快哭出来,无视她的存在,一把就抱住尤尼克,抱了个实

    “海蕾”妮娜顿时急了,“我说过你们不能这样的……”

    “你好吝啬,自己天天有得抱,我就抱一会”海蕾抱得更紧。爱丽丝也挤着上去:“我也想抱你一下,惟,你不介意吧?”真不要脸,居然那么亲昵的叫着“惟”,还好没有玷污“尤尼克”,爱丽丝笑说着:“我叫爱丽丝,我喜欢你很久了,我们可以做个朋友吗?这是我的梦想。”

    梦想?妮娜快被气死,爱丽丝以前根本不是VIYR勺粉丝,就是什么明星都八卦而已,如果梦想是指有个明星朋友那倒说得过去。

    但丽兹是怎么回事?以前海蕾她们偶尔谈起VIY都没有加入讨论的丽兹,眼下却俨然一副资深粉丝的作派,争先抱住了尤尼克另一边胳膊,那样子好像她才是他的女朋友。真不敢相信

    “你可以亲吻你吗?只是脸颊”丽兹问道。

    “呃这个……你要问妮娜了,那是她的领地。”叶惟一脸哂笑。

    “噢”女孩们响起一片羡慕的叫声,领地她们的男朋友怎么就不懂这么说?

    妮娜双手叉着腰,本来想嗔斥她们一顿,突然又觉得算了,跟她们有什么好计较的,看看海蕾多开心,不要扫兴了,唉,谁叫我好人呢。她撇嘴的道:“你们要亲就亲,要抱就抱,就一分钟,不能亲嘴,I2B开始”

    “哇喔”女孩们立时争先恐后地对叶惟又亲又抱,拥抱一下是必不可少的,亲一下他的脸颊,激动得自己满脸通红,还有双手用力地抱着他,埋首在他胸膛,一个又一个。

    怎么时间过得这么慢妮娜焦急的看着手机时间,从一开始的没所谓迅速变得有所谓,她也不是那么好人受不了,真受不了,不管是不是到点,急喊道:“一分钟完了,停下,停下啊”

    “哈哈哈”丽兹、莫尼卡她们心满意足的走开,海蕾虽然恋恋不舍也没有继续,爱丽丝却猥琐地捏了尤尼克的屁股一下,满脸欣喜的样子,像在说:赚到了,赚大了

    “呃……OK。”叶惟耸了耸肩。

    气人妮娜不可能不生气,她都还不会那样冲上去替他擦拭湿答答的两边脸颊,瞪着她们,宣示主权道:“你们不要太过分。”

    “放松,我们就是太高兴了。”、“是啊”、“合影才刚刚开始”

    这个自助餐聚会是疯狂的、嬉闹的,幸好还算短暂,大家吃了个饱、合影签名什么的也弄了个够,之后就拜拜了,她和尤尼克坐上路虎车离去,疯女孩们在车边又发出羡慕的暧昧的叫声,认为他们还有下半场活动,而且是SP¨

    天啊妮娜第一次对自己认识的这些损友感到羞愧,这些人太给她丢脸了,太衰了。

    尤尼克说得对,如果自己一开始知道他是VIY说不定也会是她们当中的一员,真的太衰了。

    夜空下,路虎车在回家的道路上前进,已经开了一段路了,叶惟还在不断的哈哈大笑,感到很有趣,“妮娜,你的体操队朋友们真热情,我喜欢她们,哈哈哈”

    “哼。”妮娜扁扁嘴,突然有点不太开心,“是吧,我和她们没什么分别,我只是幸运……”

    叶惟停下了笑声,看看她,知道傻妞的情绪还不稳定,又哄道:“你知道我心里只有你。无论如何,你今天已经很清楚地看到那个每个人的VIY了吧?跟尤尼克是不是有些分别?”

    “当然……”妮娜嘀咕,一天下来,当然有这个感觉,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呢,如果尤尼克才是真的,那情况真没有多坏,她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了解,而她却了解。

    “妮娜,我很抱歉,跟我谈恋爱,的确是会有很多不同的,多伦多没什么狗仔队还好,但是迟早有一天会……你也会进入公众视线,你会有压力,我能做的只有尽力保护你。”叶惟说,“这问题无法解决,只能去适应和面对。”

    妮娜浅露微笑,“我倒不觉得这些是问题,不就是一些媒体关注吗,我没事的,只是”只是你不要再骗我。

    这时候,叶惟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看看是工作手机,平时都会注意隐藏身份,转语音留言信箱再回复,现在不用了,当下接通来电,戴上了耳塞,说道:“你好?”

    “惟格,是我。”耳塞传出了高兹曼的声音,“今天梦工厂发行部那边有了个新的想法,我们要先听听你的想法,那边希望日光小美女》改用胶片拍摄。”

    “什么?你跟我开玩笑吗?改用胶片拍摄?”叶惟闻言一惊,“那会多了很多工作啊,还会浪费时间,光换胶片的时间加起来,我就得少掉好几天的拍摄日,为什么有这想法?”

    “呼,你知道就好……”

第二百一十八章 他爱这个女孩    “呜呜呜,尤尼克死了……”

    叶惟走后,房间里沉静了一阵,突然又响起了伤心的哭声,哭一阵又沉静一阵,又哭。

    这让留守房外的米哈埃拉颇为担心,隔着门不断地安慰,说叶惟就是尤尼克,他一直都是,没什么变化。

    房里传出摔东西的声响,妮娜哭喊道:“你们不懂,他才不是尤尼克,他只是跟尤尼克长得一样而已,他是坏小子VIY他是个混蛋他是个邪恶的大师,达斯-维达他杀了尤尼克……”

    什么一起努力,真是个笑话,人家已经是一个超级巨星,已经梦想成真。

    他不是什么从跳蚤市场掏到的只属于她的宝物,而是一件早已光芒万丈得全世界知道、就她不知道的圣物。他不是那个努力、英勇、善良、幽默、又呆又酷的尤尼克,他是……

    他是个陌生人,她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的陌生人。

    不会原谅他的,一辈子都不会。

    不会……

    过了不知多久,房外又传来温和的话声:“吃晚餐了,妮娜,我和你爸爸都很抱歉,我们当初没考虑到这种情况,我们考虑了别的,如果你一开始就知道,你肯定会向朋友们炫耀家里来了个大明星,你会得意忘形,你的生活会被扰乱的。”

    “那你们为什么要让他住进来啊,神经病”妮娜气骂。

    “因为尤尼克是个好孩子,我们喜欢他,只是我们该早点告诉你。”

    妮娜怒气冲冲的走出房间,下楼去吃晚餐,在餐桌上什么都不想说,吃了几口面包就离桌走人,向那全世界第一混蛋父母吼道:“VIY不能再住在我们家了,我要他立即搬走,立即”

    总算他们还有些人性,对此没有罗嗦的点头同意,说叶惟的事情上一切按照她的意思来。

    夜色越发的深了,妮娜在房间里漫无目的走来走去,把那些优惠券全部撕烂,本来打算和“尤尼克”一起去看的,他才不稀罕;从衣柜把一套成熟的新内衣拿出来要扔掉,本来做着准备什么时候……

    拿着剪刀就要剪断左手腕上的NI编绳手链扔掉,刀尖碰着绳身时,却又不知为什么,就是下不了手,扔掉了剪刀

    “真气人”她叫了声,走到窗边望了望,只见那杂物房一片漆黑,走到电脑桌前看了看,进了叶惟的博客浏览了一会,心里难受,百般滋味,叹息地关掉,也把被海蕾等人吵个不停的手机关掉,走到床边躺下,感觉被茫然淹没

    大混蛋,说不定他光在多伦多就有两个女朋友,现在正搂着另一个,就算没有,他随时都可以找到新女友,比妮娜-杜波夫漂亮、聪明、好、重要……

    管他呢,管他去死,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最好不想见到他,不想听到他的声音……

    身子翻来转去,心思也在翻腾,“尤尼克”的话不断浮现:这个我才是真的,我们的感情才是真的。妮娜听着,我不会放弃的,因为我爱你,等着我。

    见鬼去吧全是见鬼的谎言。妮娜把头埋到枕头里,又扯过被子捂住自己,闭着气不呼吸,快憋死时才一下抬起头,大口大口呼吸,混蛋,无论你做什么,说什么,我都不会原谅你。

    一整夜,妮娜都睡不好,似乎有朦朦胧胧的睡了会,做了个不知所谓的梦,又似乎只是自己的浮想:尤尼克被邪灵入侵了,成了另一个人,突然有好多女的叫喊着围住他,一个个跟他亲嘴,是海蕾她们,还有那些明星模特……

    然后,一个穿着有蓝花图案的白色连衣裙的少女,从容的走了上去,扭了扭他的耳朵,拉着他走远了,莉莉-柯林斯。

    有道悬崖,她站在另一边,急得大喊大叫“尤尼克,尤尼克”,他回头望了一眼,做了个拜拜的手势,柯林斯也在望来,在微笑,说“省省吧,他是我的惟格,跟你玩玩而已,当真了?”

    她继续叫着,不管不顾地冲过去,却掉下了悬崖,梦醒。

    恶梦妮娜抹了抹涌出的眼泪,坐起身望望窗外,天朦朦亮了,外面又在下雪。

    大骗子真不知道哪去了,起床洗漱打理过后,她准备到一楼健身房做瑜伽,想着突然的变故,想着那恶梦,低落着肩膀。

    见到妈妈从厨房那边走来,妮娜心情凌乱的问道:“那家伙有说什么时候回来收拾东西搬走吗?我要避开他。”

    “没有,尤尼克只说正在回来。”米哈埃拉说。

    “现在?那我先回房间去,他走了你再叫我,我不想见到他。”

    妮娜转身要走,却看见那人从屋子大门那边而来,他回来了她的心顿时揪住,不知所措地轻哼了声,加快脚步走去。

    “早上好,各位”叶惟抬起戴着黑手套的右手打招呼,不再隐瞒的情侣手链很显眼。他好像承受了很多风雪,穿着两件大棉袄,脸庞有些冻红,灰色毛织帽子有点湿漉漉,浑身透着一股寒冷。

    米哈埃拉关切问道:“尤尼克,你还好吧?”厨房里的康斯坦丁闻声走来,叶惟笑说:“没事,好好的,能喝点热水就更好了。”

    “别再叫他尤尼克了他不是”妮娜忍不住大吼,擦身而过时,瞪了他一眼。

    “妮娜,我去洗漱一下,你去换好衣服,我们先去一个地方,再去吃早餐,接着直接去上学。先生、夫人,可以吧?”

    康斯坦丁和米哈埃拉都笑了笑,不掺和地走开了。

    “嘿,他在非礼你们女儿,你们都不管吗”妮娜挣开被他握住的手,真是没好气,他好像没发生过任何事情似的,“你疯了?”

    “没有,只是饿了,我需要食物。所以行动起来,快点快点。”叶惟推推她的肩膀,一如往常的亲昵。

    “别碰我,别跟我说话。”

    “什么最可爱?答案是生气的你,我还真不舍得让你不生气。”

    “为什么你不去死,就会哄人,骗人”

    “快点,那地方可美了。”

    “我不去。”

    “快点,快点。”

    妮娜不知自己脑袋哪根神经不对,被他哄着哄着,就换好衣服,坐上了路虎车,刚好一点的心情又十分压抑,什么中国政府补贴,这辆破车当然是他买的,有钱的电影天才,这就能骗人玩吗?

    “我不去了,我要下车。”她要推开车门出去,车门却锁死了。

    “出发喽”叶惟迅速地开动车子,在有着一层薄积雪的路上驶去,真像没有出过事,语气轻松:“妮娜,时间有过去、现在和未来,人生也是,我们每个人都受困于过去,憧憬着未来,而生活在现在。

    我想先跟你说说我们的现在,昨晚我突然明悟了,我非常庆幸以这种方式认识你,并且开始我们的爱情。”

    妮娜闻言嗤了声,望着车前方的清晨社区雪景,既不想跟他说话,可有些话不吐不快,就用保加利亚语说道:“你的脑子有毛病?这是什么见鬼的方式?我是个傻瓜,每个人都说我幸运极了,让我享受跟你的时光,好像明天你就会甩掉我,那算什么呀?

    她们不知道,我不喜欢叶惟,我不认识他,就算他很好,全世界第一好,那关我什么事?我喜欢的是顾游,我们会一起努力,会一起经历很多第一次经历的……我希望在你拍P短片的时候就认识你,你知道吗?

    你说你想和我创造更多属于我们的美好,我不知道你说真说假,可那就是我的感受啊

    现在,没什么是属于我们的了,就连以前的也被毁去。本来我以为自己最了解你,可我发现自己对你一无所知,以为你会是我一生的擎爱,我什么都会给你,我什么都准备给你……可现在你让我害怕,我不喜欢这样。

    如果你是尤尼克,我现在会抱着你,告诉你我很难受,让你亲吻我。我只是想离开,多看你一眼,我都,我都……”

    妮娜擦着眼泪,看看聆听的他,突然一想他会不会懂保加利亚语?他可是个天才她立时不继续说了,我都想哭

    虽然叶惟最近有抽空学习保语,但基本上没有听懂她一句,就听出P、VIY尤尼克这些英文名词,猜也猜得到她在说什么,应该是说说他欺负她,她不开心,她喜欢尤尼克而不是VIY她想和尤尼克努力而不是和VIY风光。

    不管怎么样,叶惟一边开车,一边笑道:“妮娜,我真的这么觉得,我才这么开心。我们之所以相爱,不是因为我是个电影明星,也不是我有了一些成就,或者其它什么,我们是因为被彼此的纯粹所吸引,然后开始,然后相爱,多么好”

    “不,不对,你在误导我,我不听”妮娜双手捂住了耳朵。

    有这反应说明她有心动,叶惟不禁高兴的笑了声,继续道:“我说真的,自从成名之后,很多时候你做不了自己,做自己是一种奢侈,别人还不会理解你。我觉得没什么好抱怨,进去那个行业就要准备好那样,在公众视线下生活、维护公众形象,你做什么都会有人评头论足,除非你是个无关重要的小角色。

    但尽管这样,我还是想做自己,那是尤尼克。

    想想看,如果我们是以另一种方式认识,你知道我是VIY那很可能我们都不会开始,你可能就会成了我的一个粉丝,一个代言人。我爱你的热情、善良、可爱,我都没有机会看到了,我只会看到……噢又一个热情的粉丝她带那么多朋友围观我,要我签那么多名字,她想做什么,到6a销售VIY签名吗?

    同样你也不会看到我的一些特质,你会以另一种心态去看待我,不会骂我是呆子,不会带我去打扮……那你只会认识一个公众人物VIY但没有尤尼克。而尤尼克才是真正的我,你比很多很多人都要了解我。

    这是谎言吗?是的。这是真实吗?也是的。一种通过以谎言让我们看到真实的方式,多么幸运”

    “我不听,你乱说……”妮娜把耳朵捂得更紧,却怎么都还能听到。

    叶惟转转方向盘,驶进悬崖公园范围,大声了些:“我们的认识,我们的爱情,都是建立在最美好的基础上面,平凡。”

    “可那是假的。”妮娜嘟囔。

    “才不是,PAKE口ACP只有一个字母的差别,为什么,因为假象只能存在于表面;而真象呢,BPAL和UART,内心的情感才是真实的。如果只看表面,我们永远都不能得到真实,你认识VIY你得到真实了吗?你能了解到他的低落、痛苦,他的喜悦、兴奋吗,但从内心去,你就可以。”叶惟火力全开地扯着,也是心里话。

    妮娜转头看向车窗外,嘀咕道:“我没有你那么好学问,我说不过你,我只知道这不好……”

    “妮娜,看着我,你看到我是天才小子VIY还是那个努力向上的尤尼克?如果你看到尤尼克,哪怕一点点,你就是看到了我的过去、我的全貌,我不是一生出来就有现在的成就的,而是通过努力、挫折、努力。我很庆幸,你爱的是尤尼克,而不是VIY”

    “我是个俗人我不庆幸。”妮娜大声,以此压着心头的凌乱、忍着回头的冲动。

    这句之后,他笑了声,没有再说什么。妮娜继续以后脑勺对着他,静了一会,她这才发现他们来了悬崖公园,到了帆船俱乐部的停车场停车下车之后,他强拉着她的手,走向湖岸的北边。

    大清晨的,雪花飘舞,公园没什么游人,周围到处积雪重重,安大略湖的沿岸湖面已有些结冰,寒冷的湖风阵阵地吹来。

    两人渐渐来到悬崖公园的边缘,那天救了只野猫的悬崖段对开湖畔,当看见前面的阵势,妮娜不由自主地瞪目,发出一声惊讶的吸气声……

    “欢迎来到NI王国。”叶惟哈哈一笑。

    “你……你做的?”妮娜放轻脚步的走了上去,眸光流转,前面摆着一个个手艺不算精美、却能看得出来是什么的雪雕,最前面的是一只近乎l∶l的雪猪,耳朵特别大,好像生怕她认不出它是只猪,旁边地上用枝叶摆着“pIG”。

    叶惟摆着手,使出全部的表演本领,翘动鼻子演起一只猪,粗着嗓子像彭彭那样的声音:“OtukIu你好,我的王后,我是王国的吉祥物VIY他们都说我是天才,但我感觉出错了。”

    妮娜不禁微露笑意,白了他一眼,又看向另一个雪雕,“那是什么……”

    “那是眼镜大楼,以前是人们最喜欢去的休闲娱乐中心,自从王后到来之后,陈旧的眼镜大楼被改造成了图书馆,而新的休闲娱乐中心建成,铛铛,健身球中心它有着无穷的力量,就像伊甸园。噢,看到了吗,那是爱情猫,NI王国的另一位吉祥物,传说中,国王就是救了它,获得了王后的青睐。”

    叶惟跳舞似的走了几步,又演起了一只猫,用手掌抓抓脸,“传说是真的,喵喵——”

    妮娜不想笑,可是控制不住地笑,真不争气,你啊,太不争气了

    又看向那座全场最大的、努力要做成宫殿样子却很简陋的雪堆,就听到他高声介绍道:“那是最新建造的现代化的雪花王宫,它时尚的设计让它赢得了普利兹克奖,建筑界的奥斯卡”

    其实妮娜的目光,早已被雪花王宫旁边的两个大雪人吸引了去,明显一个是男生,一个是女生,笑脸甜蜜,手牵着手的……

    “就是现在了那是我们的雪人版,那是我,那是你。”叶惟走过去,站在男雪人旁边,夸张地做了一个和雪人同样的笑脸表情,打着V手势,“我可以确定,这个我是最酷的我。”

    “哈哈……”妮娜笑出了声,又忍下去,然而心跳的加速忍不了,不要原谅他,不能……

    “很久很久以前,NI王国出现了一次重大危机,王后说国王骗了她,她很生气。”叶惟摇摇头,“虽然结果是好的,但国王的确有不对的地方,为了得到王后的原谅,国王做了些事以表心意。王后,善良的王后她从中明白了国王,并原谅了他。”

    “没有,这很蠢,所有这些都很蠢……”

    一想起他不只是尤尼克,妮娜的笑不见了,嘀咕着不去看他,环顾着周围的冰雪世界,心中的触动却是抑不住。

    他从昨天傍晚出去到今天清晨,就自己一个人不眠不休的做了这些雪雕?夜间那得有多冷啊随时可以冷死他,尤其昨晚她还不断地咒他死,又漆黑吓人的,他就在这里忙前忙后……

    妮娜偷偷的看了他一眼,又怎么看不到他衣服的狼狈、神情的疲乏呢?

    “我知道这很蠢。”叶惟耸耸肩,笑道:“我就是想让你知道,我只是个普通人,我会做蠢事,而且是为你做蠢事。”

    他一边走向她,一边温声道:“妮娜,从来没有一个女孩让我愿意这样,冒着冷死、被幽灵袭击的危险,在外面堆了一个夜晚雪雕,我发誓没有,所有的前任都不行,只有你。

    我有想过为什么,我不知道,我就是一想到要失去你,我就发疯我愿意为了你放弃现在拥有的一切,然后重新开始。

    好吧,全部告诉你了,和你约会之后,我不说自己是叶惟,不是愚弄你,是因为我害怕,我怕你不喜欢我的另一面。难道不是所有人都会这样吗?对自己喜爱的人隐瞒着一些事情,然后一点点透露出去,这正是相爱的过程啊

    不是吗?我们从陌生到熟悉,从表象到内心,再到内心深处。

    你肯定也有隐瞒着我什么,也许是你不喜欢吃青菜,也许是你害怕蜘蛛……只不过我所隐瞒的这一面,有些大,我知道的,所以每当我越爱你一点,我就越多害怕一点,我像个傻瓜那样拖着,直至炸弹爆了。”

    “但是。”叶惟双手扶着妮娜的肩膀,凝视着她闪动的双眸,又道:“我是尤尼克,爱你的、你爱的,尤尼克。

    我不奢望你原谅我,如果你真的永远不原谅我,我只希望你会遗忘这件事,别让它伤害你的一切。我会离开你,尽自己所能去祝愿你、守护你。那是你不原谅我的、我爱你的方式。另一种方式就是NI王国的真人版,雪会融化,但我的爱不会。”

    他心里补充了句:“就算你不原谅我,也不要破坏这里,因为这简直是艺术,等会我还要拍照留念的,新买了个单反相机”

    “尤尼克……”妮娜的嘴巴颤抖,双眸泛泪,“你真是尤尼克吗?”

    “是的。”叶惟点点头,突然这一刻,只想抱紧她,把她抱进了怀中,低头轻吻了她的嘴唇一下,“感觉到吗?

    “我可以叫你尤尼克吗?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永远?”

    “当然”

    妮娜脸上笑中带泪,伸手抚抚他的脸庞,轻柔的道:“我知道你永远都不会再是那个只属于我的尤尼克了……可我还是愿意相信,你是尤尼克。因为如果你的话是真的,我不原谅你,那不是会让你心碎吗?

    我不在乎VIY但我不想伤害尤尼克,我害怕我做了错的选择,我这个人比较蠢……我就信你,不是叶惟,是顾游,你要再骗我一次,你就骗吧,大混蛋。”

    叶惟什么都不说了,捧着她的脸吻去,吻掉那冰凉的泪水,吻着她的灼热,心都要融了。

    他爱这个女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