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呜呜呜,尤尼克死了……”

    叶惟走后,房间里沉静了一阵,突然又响起了伤心的哭声,哭一阵又沉静一阵,又哭。

    这让留守房外的米哈埃拉颇为担心,隔着门不断地安慰,说叶惟就是尤尼克,他一直都是,没什么变化。

    房里传出摔东西的声响,妮娜哭喊道:“你们不懂,他才不是尤尼克,他只是跟尤尼克长得一样而已,他是坏小子VIY他是个混蛋他是个邪恶的大师,达斯-维达他杀了尤尼克……”

    什么一起努力,真是个笑话,人家已经是一个超级巨星,已经梦想成真。

    他不是什么从跳蚤市场掏到的只属于她的宝物,而是一件早已光芒万丈得全世界知道、就她不知道的圣物。他不是那个努力、英勇、善良、幽默、又呆又酷的尤尼克,他是……

    他是个陌生人,她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的陌生人。

    不会原谅他的,一辈子都不会。

    不会……

    过了不知多久,房外又传来温和的话声:“吃晚餐了,妮娜,我和你爸爸都很抱歉,我们当初没考虑到这种情况,我们考虑了别的,如果你一开始就知道,你肯定会向朋友们炫耀家里来了个大明星,你会得意忘形,你的生活会被扰乱的。”

    “那你们为什么要让他住进来啊,神经病”妮娜气骂。

    “因为尤尼克是个好孩子,我们喜欢他,只是我们该早点告诉你。”

    妮娜怒气冲冲的走出房间,下楼去吃晚餐,在餐桌上什么都不想说,吃了几口面包就离桌走人,向那全世界第一混蛋父母吼道:“VIY不能再住在我们家了,我要他立即搬走,立即”

    总算他们还有些人性,对此没有罗嗦的点头同意,说叶惟的事情上一切按照她的意思来。

    夜色越发的深了,妮娜在房间里漫无目的走来走去,把那些优惠券全部撕烂,本来打算和“尤尼克”一起去看的,他才不稀罕;从衣柜把一套成熟的新内衣拿出来要扔掉,本来做着准备什么时候……

    拿着剪刀就要剪断左手腕上的NI编绳手链扔掉,刀尖碰着绳身时,却又不知为什么,就是下不了手,扔掉了剪刀

    “真气人”她叫了声,走到窗边望了望,只见那杂物房一片漆黑,走到电脑桌前看了看,进了叶惟的博客浏览了一会,心里难受,百般滋味,叹息地关掉,也把被海蕾等人吵个不停的手机关掉,走到床边躺下,感觉被茫然淹没

    大混蛋,说不定他光在多伦多就有两个女朋友,现在正搂着另一个,就算没有,他随时都可以找到新女友,比妮娜-杜波夫漂亮、聪明、好、重要……

    管他呢,管他去死,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最好不想见到他,不想听到他的声音……

    身子翻来转去,心思也在翻腾,“尤尼克”的话不断浮现:这个我才是真的,我们的感情才是真的。妮娜听着,我不会放弃的,因为我爱你,等着我。

    见鬼去吧全是见鬼的谎言。妮娜把头埋到枕头里,又扯过被子捂住自己,闭着气不呼吸,快憋死时才一下抬起头,大口大口呼吸,混蛋,无论你做什么,说什么,我都不会原谅你。

    一整夜,妮娜都睡不好,似乎有朦朦胧胧的睡了会,做了个不知所谓的梦,又似乎只是自己的浮想:尤尼克被邪灵入侵了,成了另一个人,突然有好多女的叫喊着围住他,一个个跟他亲嘴,是海蕾她们,还有那些明星模特……

    然后,一个穿着有蓝花图案的白色连衣裙的少女,从容的走了上去,扭了扭他的耳朵,拉着他走远了,莉莉-柯林斯。

    有道悬崖,她站在另一边,急得大喊大叫“尤尼克,尤尼克”,他回头望了一眼,做了个拜拜的手势,柯林斯也在望来,在微笑,说“省省吧,他是我的惟格,跟你玩玩而已,当真了?”

    她继续叫着,不管不顾地冲过去,却掉下了悬崖,梦醒。

    恶梦妮娜抹了抹涌出的眼泪,坐起身望望窗外,天朦朦亮了,外面又在下雪。

    大骗子真不知道哪去了,起床洗漱打理过后,她准备到一楼健身房做瑜伽,想着突然的变故,想着那恶梦,低落着肩膀。

    见到妈妈从厨房那边走来,妮娜心情凌乱的问道:“那家伙有说什么时候回来收拾东西搬走吗?我要避开他。”

    “没有,尤尼克只说正在回来。”米哈埃拉说。

    “现在?那我先回房间去,他走了你再叫我,我不想见到他。”

    妮娜转身要走,却看见那人从屋子大门那边而来,他回来了她的心顿时揪住,不知所措地轻哼了声,加快脚步走去。

    “早上好,各位”叶惟抬起戴着黑手套的右手打招呼,不再隐瞒的情侣手链很显眼。他好像承受了很多风雪,穿着两件大棉袄,脸庞有些冻红,灰色毛织帽子有点湿漉漉,浑身透着一股寒冷。

    米哈埃拉关切问道:“尤尼克,你还好吧?”厨房里的康斯坦丁闻声走来,叶惟笑说:“没事,好好的,能喝点热水就更好了。”

    “别再叫他尤尼克了他不是”妮娜忍不住大吼,擦身而过时,瞪了他一眼。

    “妮娜,我去洗漱一下,你去换好衣服,我们先去一个地方,再去吃早餐,接着直接去上学。先生、夫人,可以吧?”

    康斯坦丁和米哈埃拉都笑了笑,不掺和地走开了。

    “嘿,他在非礼你们女儿,你们都不管吗”妮娜挣开被他握住的手,真是没好气,他好像没发生过任何事情似的,“你疯了?”

    “没有,只是饿了,我需要食物。所以行动起来,快点快点。”叶惟推推她的肩膀,一如往常的亲昵。

    “别碰我,别跟我说话。”

    “什么最可爱?答案是生气的你,我还真不舍得让你不生气。”

    “为什么你不去死,就会哄人,骗人”

    “快点,那地方可美了。”

    “我不去。”

    “快点,快点。”

    妮娜不知自己脑袋哪根神经不对,被他哄着哄着,就换好衣服,坐上了路虎车,刚好一点的心情又十分压抑,什么中国政府补贴,这辆破车当然是他买的,有钱的电影天才,这就能骗人玩吗?

    “我不去了,我要下车。”她要推开车门出去,车门却锁死了。

    “出发喽”叶惟迅速地开动车子,在有着一层薄积雪的路上驶去,真像没有出过事,语气轻松:“妮娜,时间有过去、现在和未来,人生也是,我们每个人都受困于过去,憧憬着未来,而生活在现在。

    我想先跟你说说我们的现在,昨晚我突然明悟了,我非常庆幸以这种方式认识你,并且开始我们的爱情。”

    妮娜闻言嗤了声,望着车前方的清晨社区雪景,既不想跟他说话,可有些话不吐不快,就用保加利亚语说道:“你的脑子有毛病?这是什么见鬼的方式?我是个傻瓜,每个人都说我幸运极了,让我享受跟你的时光,好像明天你就会甩掉我,那算什么呀?

    她们不知道,我不喜欢叶惟,我不认识他,就算他很好,全世界第一好,那关我什么事?我喜欢的是顾游,我们会一起努力,会一起经历很多第一次经历的……我希望在你拍P短片的时候就认识你,你知道吗?

    你说你想和我创造更多属于我们的美好,我不知道你说真说假,可那就是我的感受啊

    现在,没什么是属于我们的了,就连以前的也被毁去。本来我以为自己最了解你,可我发现自己对你一无所知,以为你会是我一生的擎爱,我什么都会给你,我什么都准备给你……可现在你让我害怕,我不喜欢这样。

    如果你是尤尼克,我现在会抱着你,告诉你我很难受,让你亲吻我。我只是想离开,多看你一眼,我都,我都……”

    妮娜擦着眼泪,看看聆听的他,突然一想他会不会懂保加利亚语?他可是个天才她立时不继续说了,我都想哭

    虽然叶惟最近有抽空学习保语,但基本上没有听懂她一句,就听出P、VIY尤尼克这些英文名词,猜也猜得到她在说什么,应该是说说他欺负她,她不开心,她喜欢尤尼克而不是VIY她想和尤尼克努力而不是和VIY风光。

    不管怎么样,叶惟一边开车,一边笑道:“妮娜,我真的这么觉得,我才这么开心。我们之所以相爱,不是因为我是个电影明星,也不是我有了一些成就,或者其它什么,我们是因为被彼此的纯粹所吸引,然后开始,然后相爱,多么好”

    “不,不对,你在误导我,我不听”妮娜双手捂住了耳朵。

    有这反应说明她有心动,叶惟不禁高兴的笑了声,继续道:“我说真的,自从成名之后,很多时候你做不了自己,做自己是一种奢侈,别人还不会理解你。我觉得没什么好抱怨,进去那个行业就要准备好那样,在公众视线下生活、维护公众形象,你做什么都会有人评头论足,除非你是个无关重要的小角色。

    但尽管这样,我还是想做自己,那是尤尼克。

    想想看,如果我们是以另一种方式认识,你知道我是VIY那很可能我们都不会开始,你可能就会成了我的一个粉丝,一个代言人。我爱你的热情、善良、可爱,我都没有机会看到了,我只会看到……噢又一个热情的粉丝她带那么多朋友围观我,要我签那么多名字,她想做什么,到6a销售VIY签名吗?

    同样你也不会看到我的一些特质,你会以另一种心态去看待我,不会骂我是呆子,不会带我去打扮……那你只会认识一个公众人物VIY但没有尤尼克。而尤尼克才是真正的我,你比很多很多人都要了解我。

    这是谎言吗?是的。这是真实吗?也是的。一种通过以谎言让我们看到真实的方式,多么幸运”

    “我不听,你乱说……”妮娜把耳朵捂得更紧,却怎么都还能听到。

    叶惟转转方向盘,驶进悬崖公园范围,大声了些:“我们的认识,我们的爱情,都是建立在最美好的基础上面,平凡。”

    “可那是假的。”妮娜嘟囔。

    “才不是,PAKE口ACP只有一个字母的差别,为什么,因为假象只能存在于表面;而真象呢,BPAL和UART,内心的情感才是真实的。如果只看表面,我们永远都不能得到真实,你认识VIY你得到真实了吗?你能了解到他的低落、痛苦,他的喜悦、兴奋吗,但从内心去,你就可以。”叶惟火力全开地扯着,也是心里话。

    妮娜转头看向车窗外,嘀咕道:“我没有你那么好学问,我说不过你,我只知道这不好……”

    “妮娜,看着我,你看到我是天才小子VIY还是那个努力向上的尤尼克?如果你看到尤尼克,哪怕一点点,你就是看到了我的过去、我的全貌,我不是一生出来就有现在的成就的,而是通过努力、挫折、努力。我很庆幸,你爱的是尤尼克,而不是VIY”

    “我是个俗人我不庆幸。”妮娜大声,以此压着心头的凌乱、忍着回头的冲动。

    这句之后,他笑了声,没有再说什么。妮娜继续以后脑勺对着他,静了一会,她这才发现他们来了悬崖公园,到了帆船俱乐部的停车场停车下车之后,他强拉着她的手,走向湖岸的北边。

    大清晨的,雪花飘舞,公园没什么游人,周围到处积雪重重,安大略湖的沿岸湖面已有些结冰,寒冷的湖风阵阵地吹来。

    两人渐渐来到悬崖公园的边缘,那天救了只野猫的悬崖段对开湖畔,当看见前面的阵势,妮娜不由自主地瞪目,发出一声惊讶的吸气声……

    “欢迎来到NI王国。”叶惟哈哈一笑。

    “你……你做的?”妮娜放轻脚步的走了上去,眸光流转,前面摆着一个个手艺不算精美、却能看得出来是什么的雪雕,最前面的是一只近乎l∶l的雪猪,耳朵特别大,好像生怕她认不出它是只猪,旁边地上用枝叶摆着“pIG”。

    叶惟摆着手,使出全部的表演本领,翘动鼻子演起一只猪,粗着嗓子像彭彭那样的声音:“OtukIu你好,我的王后,我是王国的吉祥物VIY他们都说我是天才,但我感觉出错了。”

    妮娜不禁微露笑意,白了他一眼,又看向另一个雪雕,“那是什么……”

    “那是眼镜大楼,以前是人们最喜欢去的休闲娱乐中心,自从王后到来之后,陈旧的眼镜大楼被改造成了图书馆,而新的休闲娱乐中心建成,铛铛,健身球中心它有着无穷的力量,就像伊甸园。噢,看到了吗,那是爱情猫,NI王国的另一位吉祥物,传说中,国王就是救了它,获得了王后的青睐。”

    叶惟跳舞似的走了几步,又演起了一只猫,用手掌抓抓脸,“传说是真的,喵喵——”

    妮娜不想笑,可是控制不住地笑,真不争气,你啊,太不争气了

    又看向那座全场最大的、努力要做成宫殿样子却很简陋的雪堆,就听到他高声介绍道:“那是最新建造的现代化的雪花王宫,它时尚的设计让它赢得了普利兹克奖,建筑界的奥斯卡”

    其实妮娜的目光,早已被雪花王宫旁边的两个大雪人吸引了去,明显一个是男生,一个是女生,笑脸甜蜜,手牵着手的……

    “就是现在了那是我们的雪人版,那是我,那是你。”叶惟走过去,站在男雪人旁边,夸张地做了一个和雪人同样的笑脸表情,打着V手势,“我可以确定,这个我是最酷的我。”

    “哈哈……”妮娜笑出了声,又忍下去,然而心跳的加速忍不了,不要原谅他,不能……

    “很久很久以前,NI王国出现了一次重大危机,王后说国王骗了她,她很生气。”叶惟摇摇头,“虽然结果是好的,但国王的确有不对的地方,为了得到王后的原谅,国王做了些事以表心意。王后,善良的王后她从中明白了国王,并原谅了他。”

    “没有,这很蠢,所有这些都很蠢……”

    一想起他不只是尤尼克,妮娜的笑不见了,嘀咕着不去看他,环顾着周围的冰雪世界,心中的触动却是抑不住。

    他从昨天傍晚出去到今天清晨,就自己一个人不眠不休的做了这些雪雕?夜间那得有多冷啊随时可以冷死他,尤其昨晚她还不断地咒他死,又漆黑吓人的,他就在这里忙前忙后……

    妮娜偷偷的看了他一眼,又怎么看不到他衣服的狼狈、神情的疲乏呢?

    “我知道这很蠢。”叶惟耸耸肩,笑道:“我就是想让你知道,我只是个普通人,我会做蠢事,而且是为你做蠢事。”

    他一边走向她,一边温声道:“妮娜,从来没有一个女孩让我愿意这样,冒着冷死、被幽灵袭击的危险,在外面堆了一个夜晚雪雕,我发誓没有,所有的前任都不行,只有你。

    我有想过为什么,我不知道,我就是一想到要失去你,我就发疯我愿意为了你放弃现在拥有的一切,然后重新开始。

    好吧,全部告诉你了,和你约会之后,我不说自己是叶惟,不是愚弄你,是因为我害怕,我怕你不喜欢我的另一面。难道不是所有人都会这样吗?对自己喜爱的人隐瞒着一些事情,然后一点点透露出去,这正是相爱的过程啊

    不是吗?我们从陌生到熟悉,从表象到内心,再到内心深处。

    你肯定也有隐瞒着我什么,也许是你不喜欢吃青菜,也许是你害怕蜘蛛……只不过我所隐瞒的这一面,有些大,我知道的,所以每当我越爱你一点,我就越多害怕一点,我像个傻瓜那样拖着,直至炸弹爆了。”

    “但是。”叶惟双手扶着妮娜的肩膀,凝视着她闪动的双眸,又道:“我是尤尼克,爱你的、你爱的,尤尼克。

    我不奢望你原谅我,如果你真的永远不原谅我,我只希望你会遗忘这件事,别让它伤害你的一切。我会离开你,尽自己所能去祝愿你、守护你。那是你不原谅我的、我爱你的方式。另一种方式就是NI王国的真人版,雪会融化,但我的爱不会。”

    他心里补充了句:“就算你不原谅我,也不要破坏这里,因为这简直是艺术,等会我还要拍照留念的,新买了个单反相机”

    “尤尼克……”妮娜的嘴巴颤抖,双眸泛泪,“你真是尤尼克吗?”

    “是的。”叶惟点点头,突然这一刻,只想抱紧她,把她抱进了怀中,低头轻吻了她的嘴唇一下,“感觉到吗?

    “我可以叫你尤尼克吗?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永远?”

    “当然”

    妮娜脸上笑中带泪,伸手抚抚他的脸庞,轻柔的道:“我知道你永远都不会再是那个只属于我的尤尼克了……可我还是愿意相信,你是尤尼克。因为如果你的话是真的,我不原谅你,那不是会让你心碎吗?

    我不在乎VIY但我不想伤害尤尼克,我害怕我做了错的选择,我这个人比较蠢……我就信你,不是叶惟,是顾游,你要再骗我一次,你就骗吧,大混蛋。”

    叶惟什么都不说了,捧着她的脸吻去,吻掉那冰凉的泪水,吻着她的灼热,心都要融了。

    他爱这个女孩。

第二百一十七章 把尤尼克还给我    整个训漫着一股神秘而紧张的气氛,好像有暗流涌动。

    妮娜正做着拉伸运动热身,弯弯腰、提提腿,想着尤尼克的P短片要怎么拍,双眸余光见到那边海蕾跟莫尼卡说了些什么,她们都在望着她,莫尼卡听了就大声惊叫“什么?”神情变得震惊,像她做了什么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说不上好坏。

    她们又在说什么八卦?真有些讨厌了。妮娜往地板坐下,继续热身。

    只见海蕾又走去跟爱丽丝、佐拉耳语了几句,她们也是惊叫“什么?”同样立即望来,同样震惊的神情。

    然后,海蕾又和吉娜、丽几人也都说了,全部人差不多反应,惊讶、惊笑、兴奋地追问、望过来……

    妮娜知道这绝对跟自己有关,她们在八卦她,当面她忍不住了,跃起身走去,“你们在说什么?想说就直接说,我怎么了?海蕾,我怎么了?”

    “哈哈哈,你的秘密已经被我撞破了,妮娜-杜波夫,你真是好样的”出乎意料,海蕾高兴地笑说起来,其他人也从周围笑着围了过来,她们的兴奋激动如同拿到了奥运会金牌,丽说:“妮娜,我要个签名和合影不过分吧?”爱丽丝忙说:“签名合影?我们是谁,陌生人吗?妮娜,你一定要介绍我给他认识,哈哈,我终于要有明星朋友了

    “我也要,我也要,我可也是他的大粉丝”莫尼卡激动说着,佐拉问道:“以后日光小美女》拍摄的时候,我们可以到片场探班吗?我想看到朱莉娅-罗伯茨,还有汤姆-汉克斯”

    “还有梅丽尔特里普”、“太棒了”、“真酷”她们笑成一团,爱丽丝又说:“怎么开始的?天啊,你真幸运。”

    “是啊,你个幸运女孩”、“你们是什么关系了?我意思是他是个坏小子对吧,你最好抓紧机会跟他发生点什么……换了我我就会那么做。”、“哈哈,这有点浪,但我同意,我同意……”、“已经发生了?他的表现怎么样?”、“嘿嘿”

    她们说的笑的,妮娜都听不明白,也不知自己什么表情,什么跟什么呀,秘密?见到梅丽尔特里普?她倒想那可是她最喜欢的演员,瑞秋-麦克亚当斯都只能排第二。

    “等等。”她双手举了举,打断她们的唧唧喳喳,抓住了关键问题:“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他是指谁?”

    这下子,除了海蕾众人都有些疑惑,“真是VI吗?”、“海蕾,你不会认错了吧?”、“噢不空欢喜一场?

    “绝对没有认错我认错谁也不会认错VIY”海蕾气急的看向妮娜,“你再装也没用了,刚才开车送你来的那个人,你敢说他不是惟格-叶?”

    妮娜又愕然又好笑,噗通笑了:“那个人是我男朋友,他叫尤尼克-顾,不是惟格-叶……惟格-叶就是VIVIY不是个小孩?”她好像误会什么了,“他跟我们差不多大?”被她们一通白眼,她扁嘴嘀咕:“天才小子天才小子的,谁知道啊……他长得很像尤尼克?”

    尤尼克是个华裔男生,VIY也是个华裔男生,也许有点像吧,但海蕾还说自己是大粉丝,这都能认错,真搞笑。

    爱丽丝没好气的嘘了声:“妮娜,要这样吗?跟姐妹们还来这套,要这样吗?你说他是你男朋友了?讲快告诉我们,怎么开始的?”众人又重新激动起来,海蕾羡慕的说:“跟VIY恋爱了都不说,还让我以为你是叶惟憎恨者,你真坏看在惟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你可要做好他的女朋友。”

    “最重要是介绍我们认识”爱丽丝再次强调,“放心,我不会挖墙角的,我就是想有个明星朋友。”

    莫尼卡、丽她们都连连点头,“我也是。”

    “要么海蕾认错了,要么你们在合起来捉弄我,这不有趣。”妮娜生起了些闷气,“你们要认识尤尼克等会就行,但他不是VIY”

    “女孩们?”教练的喊声传来,她们聚着说话好一会了,这让她不满。

    妮娜的态度真是让众人扫兴,看来应该是海蕾认错了,像那个长得很像艾什顿-库彻的侍应也不是艾什顿-库彻。

    爱丽丝不太甘心:“是VIY让你不要宣扬的吗?那我可以理解。”众人一听又燃起希望,跟明星恋爱肯定要注意很多。妮娜懒得理她们了,转身要走。海蕾突然惊道:“我想起了,哈哈,我果然不是认错,他说的朋友N,就是NINA我的天,你们一起看的《天空上尉与明日世界》,那你们都开始快两个月了。”

    “海蕾”妮娜霍然回过身,惊慌的叫了一声,“《天空上尉与明日世界》,你怎么知道的……”

    “你认了”、“真是VIY太好了,我要认识叶惟了”众人顿时兴奋得又蹦跳又击掌,妮娜这坏蛋,非要逗

    “你怎么知道的,你怎么知道的?”妮娜有点眩晕感,连声问着海蕾。

    “因为每期的VIY说了文章我都会看,而且是认真的看。”海蕾对拆穿妮娜的隐瞒很得意,对要认识VIY很亢奋,“然后我和我男朋友一起去看了那电影,还不错,有些地方看不懂,跟VIY一起看,他肯定给你解释了对不?”

    妮娜的脸色从通红,渐渐转为苍白,握紧了双拳,摇着头地走开了:“那是尤尼克,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搞错了,他是尤尼克……”

    长得像?也许就只是长得像,也许他们是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兄弟……

    《天空上尉与明日世界》?巧合而已,或者他们真是双胞胎,尤尼克给VIY说了这部电影,还有她,然后……也许这是中国政府的什么任务,也许是代笔赚钱,尤尼克写的文章给VIY发布,生活所迫而已……

    接下来的两小时训练,妮娜在心神不定中度过,好些动作都出错了。海蕾她们还是逮着机会就说什么叶惟,问很多东西,她说了不是,她们却疯了般的继续笑继续问,后来她于脆不说话了,说了不是就不是。

    好不容易今天的训结束了,更衣过后离开训她们一群人紧跟在后面要看明星,被她吼了,才隔了十来步的跟着。

    “别熄火”妮娜朝驶来的白色路虎车大喊,副驾车门一开,她就连忙窜上去,砰的关上车门,急道:“快开车,快”她回头望向窗外,海蕾等人挥着手奔跑过来,“妮娜,等等啊”、“VIY我叫海蕾,我是你的粉丝”

    “尤尼克,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很诡异……”

    妮娜这才坐好,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心慌的道:“她们说你是……”转头望向他,“VIY惟格-叶,那个天才小子,她们说你是他,主要是海蕾,她还知道我们一起看了《天空上尉与明日世界》,她们说……”

    窗外的夜色街景在倒退,她说着停下了话,因为尤尼克神情古怪,皱眉地欲言又止。她突然明白了什么,心头一片空白,脑海却异常清晰,“这是真的,你不叫尤尼克-顾,你叫惟格-叶,你不是来自中国,你来自美国……”

    米哈埃拉说你可能保守不了秘密,这还可能会打扰到你的正常生活,就让我别说。

    好吧我告诉你了,就说一遍,我是个电影明星。

    我哪敢嘲笑他,我是嘲笑你,我不能说,哈哈哈,他真是个天才,尤尼克-顾,妮娜,为什么你还不明白,YPAHYPAHh

    尤尼克真不是你想的这样,他是个优秀的男生,我和你爸爸都很喜欢他,他不会搬走的,你要适应这个变化。

    很多声音涌了上来,爸爸、妈妈、亚历斯,他们都知道的,甚至学校里也有人知道,才会有那些传闻,什么学校里有个天才、学校里有个超级巨星,还把尤尼克联系到一起,原来那不是玩笑捉弄,不是指菲菲-多布森……

    惟格-叶?为什么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尤尼克-顾是惟格-叶?

    “妮娜,我一直在找机会告诉你,我本来准备美国感恩节那天给你个惊喜的……我的错,是的,我还有另一个名字,另一个身份,中文名叶惟,英文名惟格-伊凡-叶,绰号VIY随便吧,那是我。

    但我也叫顾游,尤尼克-顾,这也是我。

    我不知道你的朋友们说了些什么,你说这是真的,,那可不一定,她们并不了解我,所有人都可以认识那个VIY但是很少很少人会认识尤尼克,这个我才是真的,我们的感情才是真的。我不在乎她们想什么,妮娜,我只在乎你的想法,你有理由生气,尽管发出来,骂我、打我、接受我,什么都好,不要说离开,因为我确定,我们正在相爱。”

    妮娜木着脸容,拨开他伸来的手,“别说了,专心开车吧,我想回家……”

    一路上,叶惟继续说了前因后果,由于筹备日光小美女》而来了多伦多,怎么住进她家,为什么用化名和秘密行事,更多的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因为妮娜什么都不搭话,他说玩笑话、说甜蜜话、说真心话,她都面无表情。

    好消息是,他感觉妮娜虽然很怒,却没有决绝,不同莉莉一开始就想好要怎么做。妮娜有在听的,只是不说话而已。

    当回到杜波夫家院子外车道,车子刚刚停下,妮娜当即解安全带、提背包,迅速地下车走去,在雪地上踩出一串深深的脚印。

    叶惟连忙也下车去,快步追了上去,一走进屋子,只见米哈埃拉从厨房那边走来,笑问妮娜:“今天的训练还好吗?”

    一看到母亲,妮娜突然变了个人似的,怒喊道:“尤尼克-顾?有你这样欺骗女儿的吗,行为艺术吗,我恨你”她把背包砸向母亲,大步踏上楼梯往二楼走去,又瞪向从客厅惊出的父亲,“还有你,电脑告诉你要这样做的?我恨你”

    接住背包的米哈埃拉一脸讶然,问叶惟:“你们在约会?尤尼克,我跟你说过,如果你和妮娜约会,你首先要告诉她的。”真没怎么看出来,他们总是打打闹闹的,不过经常晚上出去跟朋友们一起玩,原来只有他们两人。

    康斯坦丁全当是青少年的恋爱吵架,不合时宜的开了个玩笑:“现在的人工智能还没到那种程度。”

    “所以才有这么多白痴”妮娜气得大叫一声,踏踏踏的走了。

    “我的错……”叶惟向康斯坦丁夫妇道歉地皱皱脸,会骂人就好,“我会搞定的。”

    “你修理个鬼,我不是个机器,你以为是电脑,坏了重装系统就好了吗?”妮娜的气愤骂声从楼上传来,砰的关上房门声。

    “她很生气,这有点难办。”康斯坦丁经验之谈,米哈埃拉叹了一声:“你去试试吧,有什么都好好说。”

    叶惟点点头,来到二楼妮娜的房间外面,敲敲门,“KucKuck”

    “滚开”

    “答错了。”他转转门把手,没有锁死的房门打开了,探头望进去,只见妮娜趴在床上脸庞埋在枕头里,他阔步走进房间,确定关系后也来过好几次了。

    妮娜的闺房风格不是整整齐齐,也不邋遢,就是各种东西放得有点零乱,书柜非常小,还装不满书籍,好些是他推荐的最近买的,但衣柜就大了,还有她宝贝的首饰柜,到处有体操、舞蹈的用品,角落也有排球、足球、滑雪板等体育用品。

    一把吉他挂在墙上,以及一些艺术涂鸦画作,一个粉色的胸罩挂在张椅子上,地板上散落着几张音乐会的优惠券

    “滚出去”妮娜抬头望来,瞪着双眼,“我要你出去。”

    叶惟径直走向床边,“我们都有过去,我只是有些过去你还没有了解,我可以说的。”

    “无赖”妮娜一脚踢向要坐到床边的他,踢了脚,又翻身跃起,走到电脑桌前坐下,开启电脑,很快打开了网页,谷歌搜索起了什么,顿时满目都是让人眩晕的新闻:

    “罗伯茨:我加盟是因为VIY是个天才”、“叶惟亲笔,我是个追梦的蠢人”、“汉克斯和罗伯茨将在日光小美女》首度联手,VIY称梦想成真”、“绯闻升级叶惟和艾玛-罗伯茨医院相会”、“不可思议的卡司,不可思议的神童”

    她并不点进去看,翻动着一页页,渐渐有些旧闻:“VIY现身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出席《撞车》首映”、“VIY现身纽约时装周,新造型展现时尚”……“喝酒,打架,阳光少年变坏小子:我永不道歉”、“叶惟和迈克尔-安格拉诺打架”、“《婚期将至》票房破三千万,神童继续创造影史”、“叶惟做客《每日秀》引爆全场,默认已有女朋友

    “妮娜,别看了,听我说。”叶惟杵在旁边,明显感到她的情绪不同了,她脸上流露着看得到的慌乱。

    妮娜不理他,继续看了一会,又输入什么,换到图片那边去看,一屏屏的叶惟的图片显示出来,新发型的、旧发型的,他坐在T台场边的、电影首映礼、电视节目、杂志写真、《婚期将至》的剧照、足球比赛、街拍、粉丝给他画的漫画、素描……很多,很多。

    是的,他是那么帅,那么酷,那么优秀,很不真实,他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完完全全不同于普通人的世界。

    怪不得他的足球踢得那么好,原来是学校的足球队长,怪不得他那么懂电影,原来人家本来就是个史无前例的神

    怪不得他不稀罕约会,怪不得他那么会约会,原来人家,是个花花公子……

    看着一张张“尤尼克”和各个女孩的照片,妮娜的嘴唇微微颤抖,忽然这才有了种确切的感觉,没什么尤尼克,只有惟格。

    她现在才明白的,VIY

    “妮娜,网上有很多东西只是流言,你知道的……”

    “艾玛-罗伯茨,难怪你喜欢看那部《UfaUu》,全是因为她,你女朋友?真正的女朋友?”妮娜的话声在颤抖。

    “当然不是我女朋友就是你,只有你。”叶惟要抢鼠标关掉网页,却被她打了一拳,他只好先解释道:“我和艾玛只是好朋友,我和她的绯闻是媒体乱编的,她姑妈朱莉娅要出演我的电影,朱莉娅生宝宝了,所以前几天我才赶紧飞回洛杉矶去探望她,这是工作的一部分。”

    “她又是谁,海顿-潘妮蒂尔?纽约女孩,明星”妮娜的双目噙满了泪水。

    “不是我和潘妮蒂尔根本算不上熟悉,我们只在纽约时装周见过一次,我经纪人安排的,我后来才知道,他想撮合我和潘妮蒂尔,但那时候我已经想约会你了,我对潘妮蒂尔毫无感觉,所以这事没有成,第二次见面都没有。”

    对和潘妮蒂尔的绯闻,叶惟真的无奈,艾玛那还有些街拍照片,这个纯粹是媒体扯淡,真不知是哪个王八蛋弄的

    妮娜又点开一张图片,“尤尼克”和一个意大利人长相的少女溜狗笑闹,泪水快要掉落,“她呢,吉娅-科波拉?弗朗西斯-科波拉的孙女?《教父》,我知道《教父》……”

    “哈哈,她更不是。”叶惟不禁失笑了声,又认真的说:“我们都叫她吉娅大师,她是哥们我们都没什么绯闻,你再看看,这张照片那次是我们一群人在巴林顿公园一起溜狗玩的,那是我的狗,托托,他们是我的死党,那个叫列夫……”

    不待他介绍完,妮娜关了那些图片,又打开新的,眼泪顿时止不住地落下,“这个,克里斯汀图尔特,你前女友?现女友?”

    “如果你看了我对这事的公开声明,你一定不会这么认为,那天是她强吻我,这件混账事让我……”

    这张傻帽照片真该死,叶惟长呼了一口气,才继续道:“让我的生活变得一团糟,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吗,那是我人生中艰难的一段时间,然后你出现了,你拯救了我”

    妮娜满脸心绪翻腾的通红,又浏览着他和一个叫安娜索菲亚-罗伯的小少女的开心合照,知道了一部叫《天使之舞》的奇迹短片,不是P短片,是专业的……又打开他和一些青少年女模特的合照,看不下去了……

    她往后靠靠椅背,哽咽的道:“你究竟有多少个女朋友,每个城市有一个吗?你那些探亲,就是跟她们约会去?

    “不是……”叶惟从来不喜欢谈前任,但还是现在一口气说清楚吧,行不行以后都少个隐患。

    “相信我,所有这些都只是不实的绯闻,就最近几年来说,我是有个前女友,算是吧,她叫莉莉-柯林斯,我们是同校同学,有趣的是,我们反而没有绯闻。无论如何,我和她已经结束了,我们都有过去,最重要是现在,我的现在是你。”

    听了这番话,妮娜又搜索起什么,就看到今年奥斯卡红地毯上,柯林斯一家出席的图片,莉莉-柯林斯身着露肩及膝的蓝花白衣裙,笑容灿烂地看着镜头,那么美丽,那么不真实……

    “菲尔-柯林斯的女儿,摇滚巨星,奥斯卡……哈佛-西湖,电影节,叶惟奖……农村孩子?我才是农村孩子……

    突然,眼泪大滴大滴地涌落,妮娜呜呜的哭出了声。

    一听到她哭,叶惟不由有些急,抚着她的肩膀,温声地唤道:“妮娜,妮娜,妮娜……”

    “别叫我……在你心里,我到底算是什么?灰姑娘?在多伦多的女朋友?你的一个玩物?你的一个傻瓜?惊喜?你在玩什么?如果你是想愚弄一个女孩,让她爱上你,然后告诉她哈哈,你爱上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那我输了,你赢了……”

    妮娜哭得收不住声,话语断断续续。

    “在我这,你是个天使,一个热情、活泼、善良、漂亮的天使”

    “你真可恶”她突然一下起身,一边痛哭,一边双拳疯狂地打着他的胸口、他的肩膀,“你怎么修复?我什么都不要,我要尤尼克……把尤尼克还给我,把尤尼克还给我我喜欢的是尤尼克,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你…

    “我就是尤尼克。”叶惟站着让她打,疼得咧嘴,微笑,“我就是尤尼克。”

    妮娜哭道:“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不想跟你说话,我不会原谅你的,出去”她推着他,乱抓着东西砸他,“出去啊”

    叶惟不得不退了出去,砰的重响房门被关上,一直躲在外面的康斯坦丁夫妇都高高地皱眉,妮娜从来没试过这么暴怒,情况很不妙……

    “没事,我会搞定的。”叶惟深呼吸了一下,看着他们,说道:“我爱你们的女儿,我才不要失去她,让她跟那些烂人混在一起,我会搞定的,,我绝对会搞定的……妮娜听着。”

    他回头望向紧关着门的房间,“我不会放弃的,因为我爱你,等着我。”他看看康斯坦丁夫妇,又说“别担心我,我出去一趟,可能明早才回来,不用担心。”

    说罢,叶惟就匆匆地走了,不久,外面传来了路虎车开动的声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