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尤尼克,过来,快点”

    妮娜的叫唤从房子外面传来,叶惟应了声,就关上笔记本电脑,穿上大衣往房外走去,打开房门,顿时一股寒冷窜进来,外面一片银装素裹,见不到有她的身影。

    他刚刚走出门口,门都还没有关上,突然侧边飞来了一个小雪球,砰的一声砸在他头上炸开,只见一道穿着淡紫色羽绒服、戴着粉蓝手套的身影从左边屋转角冲出,往前院那边奔去,发出铃铛响般的欢笑

    她稍微跑远,就立即弯身往雪地又搓了个雪球扔来,“哈哈哈”

    “你是个死人了。”叶惟抚抚脑袋的发凉处,对一个南加州孩子来说,所有跟雪有关的事物都玩得不多,他不太熟练地往地上搓起雪球,一会儿又被她扔了一个,终于搓好向她砸去,“我发现你缺乏信念…让人不安”

    妮娜一下躲开,NI6,原力锁喉毫无效果,她一边还击,一边笑喊:“来啊,来啊”

    两人在院子奔来跑去,打着雪仗,这事儿真要讲点经验,过得一阵,叶惟的身上满是雪花,而妮娜几乎未被砸中一次,她突然停下,张开双手的道:“我让你,我站着不动,让你扔一个。”

    他骤然啊的一声发狠地冲过去,她惊叫起来,连忙往周围闪躲,乱抓着雪扔他,“你耍赖,打雪仗不是这样的,不要啊,啊”

    “我是个邪恶的大师,希瑞-塔奇。”叶惟的奔跑速度不是妮娜可比,追上去,他从背后一把箍住了她,前冲着的娇躯煞住,他的双手隔着一层厚衣服,都能感受到到腰腹的纤细,全身的柔韧。

    他把她整个倒拔般抱起,要把她扛到肩上,妮娜挣扎地乱踢双脚,不住地大笑大叫。

    正当这时候,米哈埃拉的疑惑话声从屋子里隐约传出来:“你们两个又怎么了?”

    “快走,快走”妮娜连忙说,家里还不清楚她和尤尼克恋爱了呢。

    叶惟松开她,她随即带头往悬崖树林那边奔去,“走走走。”

    冬天的微微阳光下,树林的空旷雪地上,一个雪人渐渐地堆成,半人高,上下两个大雪球,妮娜认真地雕刻它的头部,叶惟到周围折了一些树枝回来,给雪人添上双手和五官。

    “它笑得还不够。”妮娜不满意嘴巴树枝的“样子,拿掉,折成几段调整为的灿烂样子,这才满意,看到雪人在笑,她自己也笑了,“你不觉得它很可爱吗?”

    “我觉得你更可爱。”叶惟搂着她的肩膀,妮娜靠了靠他,笑呵出的热气都带有心头的甜蜜。

    “妮娜。”

    “嗯。”

    亲了亲她的秀发,看着雪景和雪人,叶惟有感而发:“如果我们是一部电影,现在肯定会用班得瑞的音乐做配乐,唔,用《雪之梦》吧。”妮娜轻声的说:“我没有听过呢,一定很好听。”

    叶惟给她描绘道:“是的,那是轻缓的钢琴纯音乐,悠悠的,就像身处于仙境,美丽的大自然,有雪花在飘舞,但不寒冷,只有一股暖意,因为你并不孤独,拥抱,那温暖是从内心而起的,像春天,一切都非常好,因为我们在一起……”

    妮娜抱紧了他,双眸弯成了月牙,贝齿比雪还皓白。

    “尤尼克。”

    “嗯?”

    “你说我明年在世青赛可以拿到奖牌吗?”

    “我不知道,我祝愿你会,但拿不到也没事的,努力就好了,我知道你一直很努力。”

    静静了一会儿,妮娜抬头看看他,又说道:“你也很努力,我们一起努力,我们都会实现的”

    见他的目光望来,她有点傻傻的笑了几声,“这是个想法,最近才有的,我们不是都有梦想吗,你要拍电影,我要参加奥运会,我们可以……不只是恋爱,是互相激励、监督、帮助那些,然后我们的美梦都会实现……”

    “这想法很好,很好。”叶惟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专门做好一次表白式的行动再告诉她吧,当下只是搂紧了她,微笑道:“我很乐意。”

    妮娜开心的道:“那从现在就开始了你对电影真的很有天赋,总是有那么多的见解和想法,我想这是很难得的,我可没见过谁有这样,不过你差着实际行动,只是在学校学些表演是不够的,所以尤尼克,我觉得你可以先试着拍些P短片。

    这就需要买一部好的P,中国政府补贴吗?不补贴的话,我用我的积蓄给你买,把你整天画的那些图画拍出来,或者拍点其它什么,先是P,接着是更厉害的,那叫什么……”

    见她实在想不到,叶惟才出声:“胶片?数字摄影?”

    “摄影机就是用摄影机拍的。”妮娜说得有点兴奋,“拍好了,你以后可以再拍更厉害的,也可以读电影学院……”说着又有些担忧,“你留学完这个学年,之后会怎么样?回去吗?”她才不要让尤尼克回去落后的农村。

    “不是……不用担心。”叶惟想暂时应付过去,“我的留学表现不错,获得继续留学的资格。”

    “那太好了”妮娜放下一块心头大石,顿时一脸憧憬,说道:而我呢,先在艺术体操上完成我的梦想,退役之后就从事跟艺术有关的行业,你说演员好不?我会芭蕾舞剧,也有学了些表演基础,挺有趣的,我可以演你的电影。从P短片开始,我就做你的演员,怎么样,呵呵。”

    “谢谢……你对我真好。”

    “傻瓜,才刚刚说了什么,我们一起努力我对你好,你也对我好……那就行了啊……”

    听着她娇嗔的话,看着她有点脸红的样子,那眼眸中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叶惟不禁吻向她,“我会的……”

    妮娜动情地回应,心扉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情不自禁的道:“尤尼克,我爱上你了,我爱你。”她的心好像停止了跳动,期待着听到他的那一句,不知会是什么感受,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真正地陷入爱河。

    叶惟温柔地吻了她几下,说的却是“我知道”,妮娜小声的说:“你呢?”他点点头:“当然,在我吻着你的时候,难道你感觉不到吗?”又吻去。

    “告诉我,尤尼克,告诉我……”她呢喃,眸光在闪烁。

    他顿了顿,似乎把什么压下去,把什么提上来,额头碰着她的额头,“我是你的了,我爱你。”

    心跳猛烈地复苏,妮娜跳起来似的抱住他,忘情地吻动—

    “惟,恭喜你,不可思议的卡司真棒,你这追梦的蠢人。”

    夜幕下的布伦特伍德,发送了这条短信后,莉莉又望向电脑屏幕里叶惟的博客,笑喃道:“梦想是个混蛋,说得好。”

    自从上个月重新通了短信,她和惟发短信不再是什么大事,这些祝福问候是一定会的,偶尔也会闲聊几句,开玩笑、探讨话题,语气随意,关系越来越像以前了,也许等会的回复就不是短信,而是通话了。

    在期待的心情下,手机收到了回复短信:“谢谢,努力和幸运的结果。”

    他在忙吗?怎么好像没什么聊天兴致,莉莉挺挺双眉,又发去一条:“让我猜猜弗兰克的演员是谁?谜面要难些

    “HAHA,下周你会知道的。”

    好吧。莉莉抿起嘴,他应该在忙,过几天就是感恩节了,她准备那天打过去,也已经准备好了一份礼物……

    妮娜本来想周日那天就和尤尼克出去买P机,但他说先不急,挑选一个好型号和申请到补贴再去买。

    第二天周一,艺术体操那边每周训练三次,周一,周三,周五,所以放学后,她又要前往训因为今天妈妈有点事,尤尼克又有车,她就主张让他接送一次,可能以后都要这样。

    “拜拜,等会见。”

    当车子来到位于比赛者财产区的训卜的大街人行道边停下,妮娜提着背包下了车,向他送了一个飞吻,就往训馆走去,见到同样刚到的海蕾站在不远处,呆呆的望着这边,虽然对方近来很莫名其妙,妮娜心情好,笑着打招呼:“嘿,海蕾。”

    海蕾看看她,看看那辆白色路虎车开动驶远,直至消失在车流之中,才收回了目光,已是满脸通红,转身望着那边走进场馆的妮娜,呆呆的感叹:“噢,我的天……噢我的天那个是……妮娜,你,噢我的天……”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不可思议的卡司    “汤姆-汉克斯惊人地加盟日光小美女》”

    克里斯汀看着手中的《洛杉矶时报》电影版头版新闻,疲惫似的眼神,一脸诡异的微笑,“该死,该死……”

    她望望这期“VIY说了”专栏的新文章“动作捕捉fCGI创造了无限可能性”,他从称赞《极地特快》说开,说这是一次实际意义无穷大的技术突破,这部影片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成功,然后描述了这种技术的未来,它让真人演员的表演不再局限于自身的形象,而是可以成为任何物种;它也让电影制作者可以更好地讲故事,讲任何故事。

    文章又是那么专业、幽默、富有远见,最近几周,那个VIY又回来了。

    专栏只是一部分而已,他到底做了些什么,才得到了现在的局面?真让人……

    “感觉到一种需要。”

    惊叹的需要

    这个震撼全球影迷的加盟消息出现在每一处线上线下的娱乐版面,因为那是汉克斯,也因为《极地特快》正在新上映,宣布效果得到了最大化,更多人知道了叶惟,知道了日光小美女》。

    行业人员和影迷粉丝怎么会不震惊,投资和亲自出演是两回事,尤其在今年连接受挫的情况下,汉克斯居然把赌注押到了一个6岁少年的项目上,还没有定档的LM会不会在明年上映,作为汉克斯的下一次银幕亮相?

    如果是那样,汉克斯是在赌一把巨大的;就算不是,也总会上映的,他的出演实在太让人意外。

    史蒂文皮尔伯格、弗兰克-德拉邦特(《肖申克的救赎》导演、编剧)、罗伯特-泽米吉斯、科恩兄弟、朗-霍华德……

    这七、八个年头,汉克斯只出演这些人的影片

    叶惟?是神童不错,不过真的好吗?汉克斯的影迷粉丝们什么心情都有,有期待的,也有担心的,汤姆是什么想法?

    宣布后的第三天,汉克斯在接受《好莱坞报道者》的新专访时谈到了为什么加盟LM:“有时候你就是特别想要加盟一个项目,对角色有兴趣、对和其他演员、和导演合作有兴趣、现在的情况就这样。惟格有着狂放的一面,但他在工作上非常认真、非常有才华,无论什么演员,都会希望和这样的年轻才俊合作。”

    汉克斯这番话至少有一点是让大众都会接受的,VIYR勺确狂放,或者说,嚣张

    让人浮想联翩的“目前还有一位”,会是谁?

    “理查德”揭晓后,“奥利弗”卡牌随之开始了一周倒计时,那人是指这个角色的饰演者么?外界在纷纷猜测,只是首先有个问题,什么儿童女演员能称得上伟大?秀兰-邓波儿的儿时可以,在现今的年代,却没有这种ALI的童星,只有人气童星。

    火红的达科塔-范宁?还是VIYR勺好友安娜索菲亚-罗伯?

    滴哒,滴哒,一片猜测之中,时间匆匆,ll月2l日,“奥利弗”卡牌的倒计时从6B∶6∶6成了6∶0l∶3

    还有一分钟多,答案就会揭开。

    包括雅虎电影办公室在内的很多办公室里,媒体人们双目放光,准备着抢报可能的重磅消息,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之前没有任何人猜到汉克斯的加盟,这一次呢?

    达科塔-范宁几乎每个抱有正面期待的人都会想过这个名字,范宁,范宁……

    6∶6∶6,挤满了人的工作间响起一阵叫声:“时间到了”比尔连忙刷新并点击变了模样的卡牌,它顿时翻转了过来,众人却看见了一张不怎么熟悉的面孔。

    七、八岁的样子,有点胖的圆脸,戴着一副圆框大眼镜,笑露出了一道门牙缝,下方的角色台词是:“我不想成为失败者,因为爸爸讨厌失败者。”

    卡牌上方的演员名字:阿比吉尔-布莱斯林

    这次没有惊呼声,工作间里很安静,众人面面相觑、耸肩、发笑,“就这样?”、“这就是‘意想不到的伟大演员,?”、“真的意想不到。”、“她演过什么的来着?”、“好像是《天兆》那个小女孩”

    “哈哈,看来就是这样了。”比尔笑了,几周来在办公室最开心的一个笑容,终于有机会可以调侃一下VIY要在斯特里普、汉克斯相继登场的情况下笑VIY无疑是个艰难的事情,但对方亲手给了他机会。

    他都已经想好了怎么说,当下一边要赶新闻稿,一边笑说:“我这么报道怎么样,叶惟要么高兴得过了头,要么在跟大家开玩笑,布莱斯林是个优秀的演员,却还不能称为伟大。”

    “这是真话。”众人响起了一片轻笑,这话,大家都会同意。

    “等等……”

    与此同时,感到失望的惟蜜们、关注者们有着很多,只有惟黑才会高兴,尽管阿比吉尔阳光可爱,但这就叫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吧,跟达科塔-范宁相比起来,阿比吉尔的名气太低了些。

    凯尔茜也有点失望,却给发来短信说失望的朋友们回复道:“别这样,VIY已经给了我们超多的惊喜,说不定这也是呢?谁说范宁就是最好的,不觉得布莱斯林长得更阳光吗?”

    她按了按E,看看有没有什么卡牌要开始倒计时,双眼一瞪,却见“谢丽尔”卡牌开始了,不是一周,只剩一个小时

    网络媒体们争相第一时间报道起阿比吉尔加盟LM的新闻,自然没有引起什么轰动,不乏着带有调侃的报道,就这个加盟上叶惟“戏弄了大众”,甚至“欺骗了大众”,而整件事就是这样了,“不可思议的卡司”是指两位ALt巨星,没有其他了。

    当然没有,官网首页就七张牌,剩下三张全是主演,难道指望VIY再找来一位巨星吗?

    那比老巫婆还要恶毒,叶惟虽然有夸张的地方,总体上确实让人惊讶和欢呼,这事儿也该告一段落了。

    娱乐行业永远不缺乏新闻的发生,不只是电影制作方面,更多的是明星名人的私生活方面。

    而最近这几天的娱乐版面绝对不会错过一件大事,媒体大众关心已久的,三天前的18号,怀胎十月的朱莉娅-罗伯茨生了

    这位“美国甜心”巨星顺利地产下了一对健康的龙凤胎,所有娱乐媒体都想得到两个宝宝的初生照片,都想知道更多的情况。

    不只是宝宝的,还有那天的附带出的很多事情,比如说盛传朱莉娅-罗伯茨的哥哥埃里克-罗伯茨有到医院探望,兄妹两人当年因为艾玛-罗伯茨的抚养权问题(朱莉娅支持艾玛的妈妈凯利-坎宁安),已经形同陌路很多年了,那天他们终于和解。

    还有一个确凿的情况,有狗仔拍到了照片,叶惟也到了HCLA医学中心,巧合?不他和艾玛-罗伯茨有说有笑的走进医院,明显是去探望朱莉娅。

    他为什么会到场?关他什么事了?如果不是因为艾玛,他又怎么能去?

    这加剧了两人的绯闻,即使他们已经宣称彼此只是好朋友而已。

    “等等……‘谢丽尔,开始了倒计时”

    这一声叫让比尔要切换到文档的手停住,众人都惊诧地看着谢丽尔卡牌的一小时倒计时,今天要连续宣布两个?怎么回事?似乎也从来没有人说过,非要一周揭晓一个……

    似乎“目前还有一位”不是指奥利弗的演员,而是指谢丽尔的演员?

    “我是说,不会是朱莉娅-罗伯茨吧?”

    “哈哈哈”

    工作间里欢笑成了一片,谁都知道现在罗伯茨是怎么个状况,刚刚当上妈妈呢,她的心思可全部都在孩子上,关于她的演艺事业,什么时候复出?有没有什么新计划?这些问题早就有媒体问过了,罗伯茨也早已说过多次,自己会暂时息影,所有计划就是手头上的两份配音工作。

    所以这不是VIYR勺问题,是不存在可能的问题,谁的项目都那么说。

    在这个时刻,如果有谁把朱莉娅-罗伯茨和日光小美女》联系到一起,真的开玩笑而已。

    “新消息,LM这周连续宣布两个演员,稿件别忙着下定论”

    “新消息,叶惟的博客更新了,快去看看”

    一个个消息涌入媒体人们的视线,也显示在关注者们的电脑屏幕上,就在奥利弗的演员揭晓后十分钟不到,叶惟的博客突然更新了一篇日志,十分简短的一句话:“你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什么?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惊疑在蔓延,仿佛有一股恐怖的力量正在笼罩,他什么意思?他要做什么?

    看着这句AreYuB,比尔不禁吸了一口气,还要不要抢发新闻,要不要调侃VIY高兴过了头?

    正当大家都以为结束了,天空上尉的无敌舰队里隐约飞出了又一道巨大的飞船身影,那么铺天盖地,叫人兴奋,叫人绝望……

    一个小时煎熬的,期待的,不安的,昂然的,互相通知的,越来越少的……一小时。

    滴哒,滴哒,一台台电脑、笔记本电脑的前面聚集了更多的人,一双双不同颜色的眼睛望着屏幕里那张卡牌。

    卡牌倒计时终于变为6∶6∶6,一瞬间,服务器受到了几近崩溃的压力,还是尽自己所能,让卡牌翻转

    “什么……?”

    “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VIY这家伙是个疯子这家伙是个疯子这家伙是个疯子”

    不是一个,不是两个,也不是三个,所有新知情的人都满脸的震惊,下巴已经掉到了地上,好像眼睁睁地看着…

    卡牌上是一个女人,熟悉的漂亮女人,她一脸灿烂的笑容,咧开着大嘴巴,露出洁白的牙齿,下方的角色台词是:“亲爱的,苗条也好,肥胖也罢,只要你乐意的话,不管你想怎样都很好。”

    上方的演员名字是:朱莉娅-罗伯茨

    电脑屏幕前,艾玛咧嘴一笑,旋转座椅往后转身,“爆炸时间,到”

    HON

    他们看到了,整个地球在爆炸。

    是叶惟在开火,他在开火

    开火,开火,开火

    “不可思议朱莉娅-罗伯茨加盟日光小美女》”—今日美国;“VIYR勺不可思议的卡司,汉克斯和罗伯茨将首度联手”—《纽约时报》;“朱莉娅-罗伯茨产后将火速复出?”—《综艺日报》;“天才电影掀起巨星加盟热潮”—《洛杉矶时报》……

    头版,头条,配图,封面,媒体们疯了,好莱坞男演员和女演员现今的两张名片齐聚,该怎么报道,该怎么去评说这件事

    惟蜜们疯了,又一个ALt巨星演员

    没有丝毫过气,今年两部电影,都在下个月10号公映的《偷心》和《十二罗汉》,一部文艺片,一部商业片,导演分别是迈克-尼科尔斯(奥斯卡最佳导演,《毕业生》)、史蒂文-索德伯格(奥斯卡最佳导演,《毒品网络》)

    而她自己一个奥斯卡最佳女主角,两个提名;汉克斯两个奥斯卡最佳男主角,三个提名;斯特里普两个奖,十一个提名

    三人加起来,有着6座小金人,6个提名,假如再算上阿金的两个提名,18个提名

    这一份璀璨得刺目的金光,将会在叶惟的导演和制片下,闪耀在日光小美女》

    惟黑们是真的疯了。

    “哈哈哈永远不要说不可能”青春年少的追梦联盟成员们,在击掌,在欢呼,跳舞,笑出了眼泪

    这个疯狂的夜晚,叶惟又更新了博客,一篇不长不短的很VIYR勺文章:

    『你们都知道了,一位伟大而美丽的母亲加盟了我们的梦想,朱莉娅-罗伯茨,祝福你和你的两位宝宝永远健康快乐。

    伙计们,我要给你们说一个真实故事,一年前,一个几乎什么都不懂的15岁小子决心去追梦,他凭着热血感染了很多朋友,他得到帮助,也得到机会,他遇到过挫折,遭受过嘲笑,他曾经坚定,也曾经彷徨,他想过是否转走一条看上去更平坦的路,而非是自己想走的路?

    他是个蠢人,所以到了最后,他对那些想法说,见鬼去吧如果坚持梦想是最愚蠢的事情,那就让我愚蠢至死

    那小子叫叶惟,这就是今天的由来。

    伙计们,不要只看到光芒,也要看到光芒下的那一道长长的影子,所有的这一切都不容易,未来也一定不会容易

    梦想是个混蛋,它不断地向你许诺会和你结婚,让你甜蜜,让你陶醉,但安定的一天永远不会到来。那又如何?我们还是爱它,这很蠢,很蠢很蠢,可是,梦想是属于蠢人的,追逐它,总有些时刻,你会和它一起笑着看夕阳。

    然后,黑夜到来,再度出发。

    就算这样,就算突然失去了这一切,我还会继续,因为叶惟是个蠢人。愿大家都做个蠢人,愿大家都有梦想成真的刹那。』

    “胜利了”城堡里万民在激动欢呼,先前弃堡逃跑了的人们则正从四面八方重新汹涌回来,远远就可以听到天空上尉的胜利宣言。

    因为那响彻着整个湛蓝的天空

    “朱莉娅-罗伯茨号”巨型飞船也随之发声了,并不是公关发言人,而是亲自就加盟LM一事接受了《洛杉矶时报》的专访,没有谈初为人母如何如何,全是这次加盟:

    『LAT:这表示着你的产后复出吗?

    罗伯茨:我的重点毫无疑问是我的家庭,这次加盟不代表我要全面复出,我只是想演这部电影而已,暂时不会考虑其它。

    LAT:为什么有这个决定?叶惟怎么打动你的?

    罗伯茨:因为他是个天才啊。他的故事、努力、才华等各方面都打动我,当我决定要在他的新片里出演,他说“欢迎欢迎,可我付不起你的片酬”,我说“小鬼,给我个角色,你把电影拍好就行了。”

    LAT:你将首次和汤姆-汉克斯联手。

    罗伯茨:这让人兴奋,其实我们谈论什么时候联手有些年了,汤姆是那种最优秀的演员,和他对戏一定很有趣。

    LAT:多谈谈叶惟?

    罗伯茨:像他自己说的,他是个又聪明又愚蠢的人,我想只有这种人,才能做到他现在做到的。

    LAT:叶惟说的“不可思议的卡司”还有谁吗?

    罗伯茨(笑):这个问题你们得问他,我当然希望有更多优秀的演员加入剧组,越多越好。』

    看着那张已经明亮起来、开始了一周倒计时的“舅舅”弗兰克卡牌,所有人都在期待,又会是谁?

    “噢天啊。”看着手机上叶惟发来的通知短信,本以为自己不会再激动的阿恩特,还是激动得快晕过去,“天啊

    旧金山,帕罗奥多,卢外篮球场上,几个少年正打着球。

    “我说我以后要打上NHA你们相信吗?”

    那华裔少年一边运着球,一边认真的说。玩伴们嘿嘿直笑,都有些不以为然,华裔少年突然加速突破,在罚球线旁边位置急停中投,篮球在空中划出一道彩虹般的弧线,他喊道:“之前跟你们说叶惟的现在,你们也不会相信。”

    唰,球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