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周北美票房

    10月2号-ll月4号,204年

    ————电影————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

    美版《咒怨》—-第l位——-第2周————B34B家———————6,2B——2,213,141—--660170

    《电锯惊魂》—-第-位——-第l周————2-15家———————10,49——43I2—--43I2

    《大人物拿破仑》-第15位-第2l周——37家———————I6B——59660———,UUI7

    《天空上尉与明日世界》-第位—-第7周—-3家———6————8,331———37,2I72

    时间进入到十一月份,204年美国总统大选在2号举行了,乔治-布什获胜,未来四年白宫还是由共和党作主。

    而电影院刚刚迎来了今年的万圣节档期,每年这个时候,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恐怖片,204年则有着很多“东方元素”。

    索尼的日本经典恐怖片《咒怨》美国版连续两周夺冠,对于它的106万制片成本来说,两周收下七千多万,破亿没问题,这绝对是赚翻了,可以预见在往后几年,好莱坞翻拍亚洲的经典惊悚片会成为一种风气,只要有钱赚,这其实从2年梦工厂的美版《午夜凶铃》大获成功就开始了。

    不过今年最大的惊喜不是美版《咒怨》,而是B级恐怖片《电锯惊魂》

    仅仅20万的制片成本,首周票房就二千多万,虽然它在影评界毁誉参半,但是近3%勺烂番茄观众喜爱度,INDb7分,都表明这部CHLT片正在创立自己的宗教,迅速招收着大量的教徒。

    独立片商狮门影业如同明星般闪亮,而一对来自澳大利亚的2岁主创,华裔导演兼编剧詹姆斯-温(温子仁),编剧雷-沃纳尔,也都惊艳地亮相。这对哥们表现出的才华,让他们看上去前途无量,尤其是温子仁,已然被赞为恐怖片天才。

    也许两人的未来不会一路平坦,但他们已经有了一个极好的开端。

    今年的华人导演可谓爆发,有《电锯惊魂》,也有之前的两周冠军《英雄》,当然还有《婚期将至》,诞生了叶惟这个超级神童。

    然而在温子仁倍受瞩目的同时,叶惟最近越来越没声息了,在那些专业的电影行情地方看不到他的身影,只有在大报娱乐版、花边小报、八卦网站等地,才能偶尔找到他,跟谁传绯闻、跟谁约会……

    说到电影,他的最后声息还是两个月前艾伦河金的加盟,当时引起了一小阵行业的小反应,然后他就像离开了拍电影的世界。

    除了《洛杉矶时报》电影版周一的专栏“VIY说了”,每期一篇文章从不间断,可是这个专栏最近也呈现人气下降的情况,不难找出原因,VIY最近说的话缺乏着争议,要么是影评、半影评,要么是表演、下厨等各种心得,甚至是日志。

    尽管依然风趣幽默,却少了几分犀利和激动人心。

    有些读者都向《洛杉矶时报》反馈说,他们期望着看到那个说“胶片正在死去”、“看上去人人都要变成掠夺者”、“我将永远不会对这件事道歉”……的VIY而不是说“练瑜珈有助于肌肉松驰”、“宫爆鸡丁的正宗做法”、“今天救了只猫咪”的VIY

    而他的影评还是相当有人气的,时不时一篇都足以支撑着专栏。

    第一篇影评《青春的我们都是傻子》现在已经被影迷粉丝们奉为神级,奉为《大人物拿破仑》的最佳影评,还不是马后炮,而是在罗杰-艾伯特倒竖拇指时预言般力挺它,这部CHLT片已经收到四千多万票房,比《婚期将至》还要高过一头。

    人气方面也已是这样,所以有些拿破仑的狂热粉丝还拿他来开涮:在拿破仑面前,婚礼之神就是个唱赞歌的凡人

    两部影片通常都被放到一起来说,现在新一届的颁奖季又开始了,金球奖、奥斯卡这些当然是最热点,而属于年轻人、青少年们狂欢的那些奖,像NTV电影大奖、青少年选择奖、儿童选择奖等,也许有着一场恶战,最佳影片属于谁?明年才会知道。

    但是最新的一篇影评《天空上尉和蒸汽朋克》也不怎么受欢迎,而且不灵了,虽然VIY在文章中把《天空上尉与明日世界》几乎捧上天,说它如何如何酷爆,就连他不知道蒸汽朋克为何物的朋友“N”都被打动。

    然而七周过后,这部科幻片即将全线下画,只收到可怜的三千多万票房,46喜爱度,已上映的几个海外市场同样不行,可怜是因为它的制片成本高达706万,开幕就铺3170家影院也不像是虚假宣传,它亏大了,彻彻底底的亏大了。

    之前风光无限、新人身份却邀请到好几位大明星出演的导演凯瑞-科兰,从云端掉到深渊,陷入无法脱身的泥潭当中。

    谁还会找他拍片,谁还会投资他,谁还会愿意出演他的下一部电影?

    除了去拍完全的独立片,凯瑞-科兰似乎没有其它选择。他有着一个非常非常高的起点,却落得了如此的结局,世人还不记得他的名字,他就要消失在影史的长河之中,让人唏嘘。

    这就是残酷的电影业,一部作品可以上天堂,一部作品可以下地狱,几乎全在于能不能赚钱。

    《天空上尉与明日世界》的失败,也是VIY第一次的荐片“失败”,这不但让他很多的专栏读者,还让他很多的影迷粉丝颇感失望,神童不应该有失败VIY最近到底怎么了?疯了吗?

    叶惟有没有疯,外界没有人知道,叶惟有没有为新项目努力,外界同样没有人知道。

    外界只能看到能看到的,叶惟好像迷失了,迷失在名利场的近边缘,沉醉于享乐,心思全在泡妞上,一会这个女孩,一会那个女孩,就是不于什么正事,就这样消耗着自己的小小名气,变成一个越来越小、越来越边缘的人物,最后无声无息的消失。

    不是吗?连他的博客都更新得少了,就算更新也不是跟电影有关,日光小美女》好久没新消息了,上篇文章是快一周前的显得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该死的,我该怎么说出来?”说什么?跟谁说?

    是要说什么坏消息吗?这真的让他的粉丝们猜测和担心。

    恰恰这个时候,一条流言突然出现在互联网上:“传日光小美女》被搁置,神童新片遭腰斩”

    流言最早由雅虎电影报道,众所周知,日光小美女》剧组一直进行着选角的工作,可是近日“奥利弗”的试镜活动突然终止了本来第三轮试镜在10月底进行的,结果所有通过第二轮试镜的小演员团队,都收到了暂停试镜的通知。

    “我们被告知没有第三轮试镜了,他们没有说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们是不是有了获胜者,只是让我们等着。”不愿透露姓名的一位参选小演员的经纪人向记者抱怨说,“这真是浪费我们的时间。”

    按照正常的流程,进行第三轮,也许还有第四轮、样片比拼,才决出人选,突然终止试镜的最大可能性,就是项目被搁置了。

    这个推断得到了一位知情人的侧面承认:“那剧本过于平淡、角色们的剧情过于分散,圈内人都知道,当初焦点之所以放弃它正是出于这个考虑。叶惟的筹备工作做得不怎么样,他的专业能力并不够,更大的问题是他的态度,相比筹备工作,他更热衷于约会玩乐,就像其他普通的青少年那样。他的马虎让他失去了汤姆-汉克斯的信任。”

    流言火速地传了开去,各个电影娱乐网站纷纷转载:日光小美女》拍不成了

    很多的原因,能力的不足、态度的不佳、形象的毁坏……总结的说,叶惟不再是那个让人敢把60万美元交给他的天才,只是个随时被淘汰的小花花公子。

    拍不成了,正如去年它也曾经筹备,都有模有样了却被焦点突然叫停,这是个被诅咒的项目。

    在现今的网络时代,瞬间就可以坏事传千里,不管是在北美,还是在亚洲,这个天大的坏消息很快就被关注着VIY获悉,对惟蜜们真是个沉重的打击,怎么会对惟黑们则是爽到入心的喜事,就说了

    都不知道急坏了多少的小姑娘,郁闷了多少粉丝,VIYR勺博客、官网留言板等地随之出现了很多着急的询问,自认头号粉丝的凯尔茜-周也留了一条竭力冷静的:“这肯定是不实的谣言,你们觉得VIY会态度马虎?我只相信他的官方说法。”

    说实在的,很多非铁杆的粉丝还真有动摇,以前那个VIY当然不会,近来这个VIY似乎……

    而那些普通关注者、新知情者,更加相信媒体的话,又一个过早成名而完蛋的人

    铁杆粉丝们坚守着VIY城堡,等待着他们的天空上尉驾着P40回来,把城外的敌人们击溃。一天、两天,天空上尉依然没有出现,他不可能没有听说到这条流言,他在哪里?

    三天,终于有了新消息,然而却是:“日光小美女》被搁置似成定局,官网今晨关闭”

第二百一十一章 VI,NI,LI    “嘿,我看了你在《PIeIr1》英国版上的文章,很棒的时尚见解,很棒的文章,期待下一篇。”

    哈佛-西湖一年一度的隐居活动到来了,九年级学生们正前往科罗拉多河,从洛杉矶飞到拉斯维加斯,再乘坐大巴校车到露营地。此时一辆辆前进的校车上,高兴的学生们有在聊天,有在玩手机,有看书,有看车窗外沿途的自然美景……

    莉莉看着手机上这条突如其来的短信,不由脸露笑容,明明是深秋的萧索景象,却似有初春的气息。

    “谢谢。”她按动着回复,写了又删,删了又写,许久才发了过去:“还没有你的水平,但我会继续努力,望能早日写点不只是给少女看的更有趣的东西,像你那样。”

    发送后,想着什么,莉莉轻笑了出声,旁边座位上的翠丝特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也许。”

    自从前几天朵朵生日那次重新通了短信,这是第二次,还是惟主动发来的,在那条“奇怪的人,奇怪的事也许我要收获到什么了。”之后的第一次。

    想起那条短信,莉莉的话声顿住,笑容也褪了下去,一开始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后来就想明白了,奇怪的人显然是指她,奇怪的事是指她不相信他,非要闹翻,他收获到的是不要再跟她这样的混蛋罗嗦,所以一切结束,朋友也不做。

    不过最近的情况变化,朵朵的话、安娜索菲亚的话,好像……那些事随风而去了,没什么对错,只是一些青春代价而已,他似乎是这么想的,似乎真的想重新开始。这些短信,难道不是一种迹象吗?

    之前朋友都不是,现在又是朋友了……

    这时候手机叮铃一声,又收到惟发来的短信,莉莉连忙打开看看:“万圣节你准备扮什么?简-奥斯汀?”

    “哈哈。”她不禁一笑,多久没有和他开玩笑了,奇怪的人变成了才女,心跳很快,有种窒息感,却又愉悦……回复什么好?

    “姐妹,恭喜你。”翠丝特的手肘顶了顶莉莉,看得出她在和哪个男生通短信,“终于又出发了。”

    “也许。”莉莉故作得意的转了转眼眸,侧着身子护着手机,不让好友偷看,编写着短信:“猜对了,那你呢?达西先生,还是希斯克利夫?”又删掉,太轻佻了,现在毕竟不是以前,重新写了一条发过去:“以我的眉毛,还是扮‘萨利,吧。”

    “别告诉我你要把眉毛染成青蓝色,那你的时尚专栏肯定开不成,除非你投稿的是《PIeca》。”

    看着手机,莉莉乐得双肩抖动,满脸神采奕奕,编写回复“你觉得我现在的眉色怎么样?”又删掉,再写:“请给我投稿方式。”

    “^-^,不说了,我上课。”

    “我们在去隐居,^—-^。”

    发了这条后,他没有再回,莉莉也没有继续发,靠着座椅,微笑着把之前的三条短信看了又看,“简”,只要不是开玩笑,每次他这么叫她的时候,都会非常温柔……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真想当初就回他短信……现在也不迟

    多伦多,艺术体操训馆里,年轻的选手们正做着各种训练,教练从旁指点,家长们零星的站在场边观看。

    那边有一小队少女表现得特别优异,舞着彩带棒,做着团队排练,她们当中有几人是加拿大国青队的成员,如无意外,明年五月份在捷克举行的艺术体操世界青年锦标赛的团体赛,她们都会为国效力,并展现自己的才华。

    世青赛可是一个巨大的舞台,只排在奥运会、世锦赛之后,而对于她们的年纪,非举国体制运动员,这可以说是最高舞台。青春期是一个体操运动员的分水岭,能不能入选国家队,能不能参加下届的北京奥运会,适不适合继续在这条路走下去,就看明年的了。

    刻苦的训练持续了两小时,女孩们都挥汗如雨了,教练训丨完话后,她们走向更衣室,准备收拾收拾后回家去。

    宽敞的更衣室里,有女生更换着衣服,有女生用毛巾擦着头发,有女生对着镜子补妆,也有女生们唧唧喳喳的谈着什么,谈男生永远是女生们的一大话题,有人说昨天在一家咖啡厅,看到一个超帅的男侍应,简直像模特。

    “比起VIY怎么样?我最喜欢他那个类型。”华裔女生海蕾问道,穿上一条休闲长裤。

    “不好说,VIY还年轻,那个男侍应看着像艾什顿-库彻,好高大。”挑起话题的白人女生爱丽丝说,对着小镜子眨动眼睛,用眼线笔小心地画着眼线。

    另一个亚裔女生莫尼卡加入话题道:“你们知不知道,Y和艾玛-罗伯茨好像约会了,狗仔有拍到他送她回家的照片,就是朱莉娅-罗伯茨的侄女。”爱丽丝漫不经心的说:“他不是和海顿潘妮蒂尔好上么?”海蕾比她们都清楚:“那只是绯闻之一,坏小子。”

    这时候,那边洗手间里走出一个棕发少女,她还在琢磨着之前的训练,双手做着上扬的动作。

    “妮娜,比赛不是在明天。”有女生取笑了声,坐在长椅上的海蕾几人也都笑了,“妮娜的目标可是金牌。”、“可爱姑娘,来”

    妮娜冲她们做起鬼脸,往长椅坐下,从背包里拿出外套披上,笑问道:“你们在聊什么?”

    “帅哥。”爱丽丝说,海蕾同时说:“VIY”

    听到这名字,妮娜隐约记起了什么,“是那个天才小子吗?拍电影那个?”

    “嗯,你觉得他怎么样?”海蕾饶有兴趣地问,好像还没问过妮娜,正要说说VIY怎么迷人,却听到妮娜噗通的笑说“你还喜欢个孩子。”海蕾顿时生气的道:“你注意点说话,他是我的偶像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

    “海蕾,不好意思,我不是要贬低VIY我……我没那意思。”妮娜连忙道歉,谁让你一副迷醉的表情,那是个孩子啊

    海蕾撇撇嘴的不想多说,爱丽丝调和的喊道:“还是说回那个侍应吧,真的很像艾什顿-库彻,你们谁想认识他不,我可以给你们那家咖啡厅的地址。妮娜,你要不要?你最近在单身是吧?我认识的想和你交往的男生很多,都要被他们烦死了。”

    “不要。”妮娜忍不住笑了笑,看着她们,不知为什么就有一种优越感,她们的男朋友和追求者都是些笨蛋。

    她一边穿上长裤,一边笑道:“我很好,不用了。”穿上鞋子,提起背包,向周围喊了声“大伙儿,我走了,拜拜。”往更衣室门口走去,呢喃的笑语只有自己听得到:“我有尤尼克,我有尤尼克就够了……”

    尤尼克到爱静阁探亲几天后,已经又回来,虽然这样,下次那呆子探亲,她说什么都要去爱静阁瞧瞧。

    嘟,嘟,嘟——

    “你好,我现在暂时不便接收你的电话,请在我闭嘴之后留言,愿原力与你同在。”

    洛杉矶,布伦特伍德,射手女校,中午的阳光照洒校园的中心广场,树荫边的木坐椅上,一个金发少女紧锁眉头,望着远处走动的女生们,叹了一口气。

    朵朵的生日派对之后,惟就不怎么理会她了,送她回家的一路上都不说话,好几天了,他说的“也许我们不该通那么多电话”是认真的,不是那么多,是一个都不白天打过去总是转语音留言信箱,晚上打过去就算接通也说要忙,短信都不怎么回,回也是回个没意义的表情符号。

    他在用这种方式,明确地拒绝她,明确地说:我们没在约会。

    搞砸了吗?艾玛捂了捂额头,神婆都说了不要在没有足够能力之前乱来,那天却一时冲动……这可怎么办?

    拜托,拜托她再打过去一次,还是转语音信箱,只好可怜兮兮地留言道:“惟,是我,艾玛,对不起,那天是我过分了,我不该骂你的,你没有一脚踏两船,是我误会了。我们是朋友,不是吗,不要不理我,我都没心思听课了,我等着你的回复。”

    可恶的臭小子,姑妈说得没错,臭小子……

    艾玛盯着手机嘟囔了好久,中午休息时间快完了,才突然收到一条短信回复:“接受你的道歉,我们当然还是朋友,我是真的忙。别多想了,好好上课,放学了叫上几个朋友去玩,相遇适合你的男孩,我先忙,^-^”

    我已经遇到了她轻哼了声,心头总算安定了很多,“还是朋友”,勉强保持住目前的阶段,但毫无疑问有了一些破坏,积极面对、等待成长……提升自己的力量,会有机会的,明年……

    妮娜?是我和他先开始的,不是你和他。

    艾玛的脸上掩不住一股又羡又嫉,想着,拿过旁边课本堆上的《不法之徒》,从中取出当书签的那一张Tev塔罗牌,轻轻抚了抚卡牌上的VI,你什么时候才会变成正立的呢?

    在《UfaUu》里,她演的角色“艾迪-辛格”烦恼时就会唱歌解愁,谁不会?

    “感谢上天让我遇到你,我想陪伴在你身边……”

    看着那VI,她轻唱起了心之所至的《1ItBeM》,一时不禁微笑。

    飘零的雪花在夜空中犹如繁星落下,白色的路虎车“P40”往着悬崖公园的湖畔边驶去,路上的积雪不多,而树木都披上了一层雪白冬衣,帆船俱乐部灯火通明,泊在岸边的一艘艘帆船如同巨鱼。

    路虎车一直驶到最靠近湖畔边的停车位,正对着无边无际般的安大略湖,周围不少车辆,却一片宁静。

    今晚的约会比之前的又要更快乐,妮娜和尤尼克吃过晚餐,去溜冰场玩,再来公园看夜色湖景,真美她早就知道呆子还有一个优点,浪漫,她发誓,这个月来享受的浪漫,比过去十五年加起来都要多。

    妮娜知道虽然自己跳芭蕾、练艺术体操,其实是个俗人,以前根本不懂浪漫,尤尼克让她见识到了。

    外面天寒地冻,但车内十分温暖,不知什么时候起,两人挤在驾驶座上,自然而然地接吻起来,从若有若无,到轻轻柔柔……

    “唔,唔……”妮娜依偎着他,任他的吻渐渐变得激烈,感受到一种大概叫幸福的滋味,心头甜醉,情不自禁地抚摸他,在他的吻停歇间,说着动情的话儿:“尤尼克,我有些傻话想跟你说,能认识你太好了,不知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真好……”

    尤尼克搂紧了她,突然把她抱起放到他的大腿上,“很多人说过,但是我最喜欢你这句。”

    妮娜轻笑了声:“幽默是吗?”

    他笑了笑:“也许。”

    妮娜见他又要吻来,想起什么,顿时以手指按住他的嘴巴,“等等”,约会快一个月,没问题了,这份礼物可以送了。她上身往后一弯,探手拿过副驾上的手袋,又挺起身回到他怀抱中,从袋子里拿出什么,“惊喜”

    “哇。”叶惟一看,两条几乎一模一样的编绳手链,红色和黑色,中间都有一块银白的由两个英文字母组成的字牌:NI

    “我做了好久,它们可不只是DIY这是我设计的款式、字牌,然后到首饰店加工出来的,绳子还是我亲手编的。”妮娜邀功地说着,就想听到他的称赞,又解释字母的心思:“我的名字Nh11ua你的名字U11v,都有NI,哈哈。”

    “所以,这算是情侣手链?”叶惟问道。

    “你说呢?”妮娜似嗔似电的白了他一眼,先给自己的左手戴上红色的那条,再给他的右手戴上黑色的那条。

    “妮娜。”尤尼克突然抓住了她的手,好像有些激动,他戴着手链的右手把脸上的眼镜脱下了,双目更加的炯炯有神,

    妮娜惊讶的微张嘴巴,这好像是她第一次见到他不戴眼镜的样子,她试过一大清早起床悄悄去偷窥,他却早有防备似的,也还是戴着眼镜睡觉,慢慢她都习惯那眼镜了,但现在……

    尤尼克把眼镜戴到她脸上,笑道:“其实我没有近视,戴眼镜只是为了时尚,可我不得不承认,你的手链才是时尚。”

    “呆子”震惊之余,妮娜真是哭笑不得,把那破眼镜摘掉扔到一边去,发嗔地连打了他胸口好几拳,“你傻啊,我不准你再戴任何眼镜,哦,墨镜可以。”尤尼克说:“在你面前我不会戴。”妮娜无奈道:“在哪里也不行,你这样更好看了,这个才是你。”

    “是的…我要你看到这个我,是因为我有一些重要的话想说,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快快一个月了,也不算快吧?”

    他的话让妮娜有点怔,心跳在加速加速,“你想说什么?”

    “也许你不知道,前段时间是我人生中很艰难的一段时间,我、我……新到一个地方,还有很多事情,都让我的生活蒙上一层低沉,然后你出现了。”叶惟轻抚着她的脸庞,看着她的明眸,心中满是灼热,继续道:“

    你就那么出现了,像一个奇迹,所有你的能量,拯救了我。

    我们都曾经有过一些误解,但我们正在越来越了解彼此,这种是奇妙的滋味,它可以⊥整个世界变得不同,让每一天都充满着惊喜,我想继续这样下去,我想和你创造更多属于我们的美好,做我女朋友好吗?”

    “好”妮娜毫不犹豫地点头,满脸激动和喜悦,“尤尼克,别管我点头还是摇头,我答应了”她紧紧地抱着他,“你感觉的也是我感觉的,只是我没那么好口才,我不懂表达,我就是觉得,你才拯救了我,我喜欢你……”

    此时此刻,不需要说太多,两人又开始甜蜜的亲吻,就在被雪花飘落的车内,两张没有阻隔的脸庞,相贴在一起

    感谢上天让我遇到你

    我想陪伴在你身边

    从现在到永远

    让我成为那个人

    不要让我们的天堂破灭

    如果你需要依恋某个人

    从现在到永远

    让我成为那个人

    我们的每次相遇相爱

    都让我找到全部的爱

    如果失去你甜蜜的爱

    生活要怎么继续?

    所以永远不要让我孤独一人

    告诉我,你只爱我

    而且会永远下去

    让我成为那个人

    告诉我,你会永远

    让我成为那个人

    天空正一片晴朗,科罗拉多河,哈佛-西湖露营地热热闹闹,这片地带,有着很多前辈们留下的隐居足迹。

    莉莉沿着河岸边漫步,渐渐有点远离了大本营,清澈得倒映着天空的河上,有同学们划着独木舟而过,她走向了那一片秋叶飞舞的树林,观察着周围的一棵棵白杨树,在寻找着什么,她知道有的,她知道他这个习惯……

    那次的夏威夷旅游,他们在野外一起做了很多这样的事情,那时候,真开心。

    突然,双眸一凝,看到了前方一棵大白杨的树身有什么,莉莉快步走过去,果然见到树身上一人高的位置刻着两个字母:VI

    他去年刻的。

    她的呼吸变急,心在怦然跃动,似是闷痛,似是高兴……

    站了好一会,才用手抚了抚树身上的字母,莉莉环顾了下周围,从衣袋拿出了一把瑞士军刀,在VI的下方刻起了什么来。

    刻了许久刻好后,她看着树身上的两个名字,不由翘起了嘴角,眸光流转着期盼。

    VI

    我们会和好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