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叶惟拉着艾玛进屋子拿了饮料,正要往热闹的前院去,艾玛忽然生起兴趣说想参观一下他的藏书,他就带着她往二楼房间去。

    楼梯上一边走着,艾玛一边说着:“惟,你把工作做得太漂亮了,我姑妈的加盟是正确的,斯特里普的也是。”她的语气越发老成:“我知道你的经历,因为《婚期将至》,你家几乎都破产了,可是看看现在……”

    一见叶惟面无表情的,她感到话语不妥,连忙说:“对不起。”

    “没关系。”叶惟没有看她,也还是没有表情,来到二楼,走向自己的房间那边。

    “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想说这个,我是想说你很厉害。”艾玛抿了抿嘴,话声早已没了故作的老成,“很了不起

    “你非要道歉的话,我可以接受你的道歉。”叶惟转头看看她,“善于寻找并承认自己错误的人不多,再加上可爱就更少了,你算一个。”艾玛顿时微笑起来,他又说:“你瞧,这就是了,不过你瞧不到。”艾玛的笑容更欢,露出酒窝儿。

    很快,当走进他的房间,她立时惊呼地走向那几排书柜,又好奇地看看四周,不禁问:“那块石头是什么?”

    “知识之源。”叶惟望了靠墙的黑石一眼,本要给她解释一番,私人手机却突然来电振动,他拿出一看,说了声“我接个电话”,一边往房间外走开,一边接通,声音不大的道:“妮娜?今晚不出去了……周日那天,嗯,红色和黑色吧,好,拜拜。”

    收线后,他回过身去,只见艾玛几乎贴在后面,满脸异常的八卦。因为现在和妮娜基本定了,可以说了,他自然的道:“房东家的女儿,好像跟你说过,她叫妮娜,我和她最近开始约会。”

    “啊……”艾玛的脸容一下唰的涨红,双眸瞪得大大,慌急、生气、黯伤:“你们在约会?那我们呢?”

    叶惟微微耸肩,她的三分钟热度还没有完?从她身边走过,往书柜走去,“我说过了,我们不适合,我拒绝你了

    “我不是小孩子,我不是小孩子,我不是小孩子”

    艾玛的喊声从身后传来,叶惟还没完全转身,就被什么撞了上来,被撞得跌向后面,被抵到了书架上,身前的艾玛踮起脚,双手压着他,脸庞欺来,吻住了他的嘴唇,激烈而笨拙地吻着……

    我们在接吻艾玛不管不顾地吻着,眼眸半张半闭,按着他的胸口,他的心跳在加快他回吻了,噢

    双眸一睁,她被狠狠地回吻起来,身子被他用力地抱住,双手、嘴唇、舌头都不知要怎么回应,脸上烫得像要融化,心里跳得像要爆炸,他接着会做什么……

    突然,一切嘎然而止,他把她松开推开,咬了咬嘴巴,“我不喜欢被女生强吻,我可以告你的。”

    “对不起。”艾玛喘息不定,抚了抚烫得难受的脸蛋,没有再进攻,微低着头的道:“我认识你比她早,我向你表白比她早,我和你约会也……我们那天在书店就开始了,她才是后来的,不是我。”

    抬头看他一脸平静,她想哭,“我只是觉得,我应该得到一个机会,刚才我摸到你的心脏,你的心跳有加快”

    “受到极度惊吓,心跳也会加速的。”叶惟往房间外面走去。

    “你不是。”艾玛连忙挡在了前面,跃动了下,“你没看到吗,这几个月,我长高了很多。”

    很多?叶惟打量了她几眼,“可能是我也长高了很多,所以没多大感觉,关键是?”

    “关键是,你是觉得我太小了,像安娜索菲亚那么小,但其实呢,我们只相差-岁,这反而是男女适合的年龄差我知道我的身体还不成熟,再给我一些时间就好,可我的心智已经好了,我懂得恋爱了而且我们早就开始了,是你一脚踏两船……”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叶惟举手投降,绕开她走去,“也许我们不该通那么多电话,我让你误会了,我的错

    艾玛紧皱着眉头,突然叫道:“为什么你选择她,不是我?给我一个答案,真心的,难道你不是觉得我太小?”

    叶惟看看她,正要说什么,又摇头笑了笑,什么都不说,走了。

    “上个周末,我见过一个占沛,我问她,我喜欢一个男生,他对我有时很好,有时很坏,我们的未来会怎么样?她让我一副塔罗牌里随便抽出一张,你知道我抽到哪张吗?”

    他的脚步好像顿了顿,又好像没有,艾玛继续激动地说着:“第六张牌,恋人牌VI,你的名字就在那上面,她说我们会恋爱的你听到我说的了,不是你追求我,是我追求你,你个臭小子”

    塔罗牌?叶惟一笑,走出房间,那些吉普赛女巫察言观色胡扯一通,她还当真了,真是个小女生。

    “现在,抽出你的命运之牌吧。”

    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帐篷里,包着头巾的红发中年神婆神情淡淡,面前的榻桌上摆着一副塔罗牌,还有水晶球、香炉等物。

    坐在对面地上的娇小金发少女满脸紧张,又十分期待,伸手从牌堆里抽出了一张,手指都有点发抖。

    “现在,打开它。”神婆说。

    少女双目定定的,像在祈祷着什么,缓缓地打开,只见卡牌呈倒立,但她看得出,卡牌下方写着Tev,上方写着VI。

    “噢我的天”她一下激动得失声,恋人牌,情不自禁地笑,满心欣喜,“噢我的天……”

    “呵呵,看来你已经得到启示了,这张牌代表着一段新关系正在形成,很可能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恋情。但它是一张倒立牌,这意味着你还没有能力超越这段关系的最初阶段,你可能会暂时停滞不前,却可以看到一定的希望。所以他对你时冷时热,而你没有办法,是因为你没有能力,所以你们的关系还只是你的期待,未来也许会是一段热恋,也可能是毁灭性的变化。”

    少女听得连连点头,脸色又喜又忧,“那我该怎么办?”

    “你应该积极地应对,也要学会等待,他暂时还不属于你,当你有能力了,再去突破目前的状态。如果你不自量力妄加突破,这段关系就会陷入危险,如果你不理不管,它也会消亡。”

    神婆双手往水晶球抚着,闭上双眼,突然浑身颤抖,“我看到了,我看到你们……我看到了……”

    “什么?什么?”少女又着急,又怕打扰了对方的通灵。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第二百零九章 这叫人才资源整合    “你说又要邀请谁?”

    布瑞恩震惊的话声大响,叶惟厌恶的把手机离开耳朵一些,说道:“你不用这样吧,只是个几场戏的配角而已,汤姆、朱莉娅都加盟了,我觉得不会有什么问题。”

    汉克斯的来电后,布瑞恩紧接着就打来了,问过两天他是不是要回洛杉矶,几个公司高层邀请他共进晚餐。谁都明白,他现在的地位又升高了,CAA最有前途的年轻客户之一,只要有价值,这种公司的嘘寒问暖多着呢。

    除了个人事务,工作事务当然也会变多,因为梦工厂对日光小美女》的宣传费一定会增加的,也许比它的制片费还要高。

    两位巨星联手加盟的消息,还不会立即公布,要先等罗伯茨生了宝宝,还要请公关合计怎么宣传,可不能浪费这个核弹一丁点的威力,这是梦工厂发行的事了。

    布瑞恩没想到的是,汉克斯这边刚定,叶惟又说了一个女配角的人选目标……

    “你想做什么?你到底想做什么?”布瑞恩连声的感慨,“怪不得你会给霍维恩一百万盈利奖金,打的是这个主意?”

    “不是,我就是想大家都高兴,如果霍维恩帮帮忙就更好了,这也是‘人才资源整合,,哈哈。”

    叶惟轻笑了声,望着电脑屏幕里的INDbpR页面,“我可是她的头号粉丝,而且我看了INDbpR她明年的档期多得够演十部电影,她会感兴趣的,你帮我沟通一下吧,让我尽早联系到她本人。”

    “你直接问霍维恩就行了。”

    “老兄,我是尊重你,你可以说这是你的主意,助理制片人的工作。”

    “你小子……好吧好吧,这事就交给我了,不保证成功。”

    “我理解,世事总是这样。”

    世事还总是这样:成了一个更为密切的利益共同体后,两人也更加亲密了。

    结束通话后,叶惟才开始慢慢品尝这份喜悦,很想与人分享,翻动起了私人手机的通讯录,写了条短信群发给一些密友,像列夫他们,还有吉娅、安娜索菲亚、艾玛:

    “超棒级别五颗星、保密级别五颗星的消息汤姆-汉克斯加盟另外我正在向另一位大人物发起邀请,猜猜是谁?提示一,她是女演员,提示二,我刚给她起了个外号‘月亮,,猜中有奖E:不要打给我,用短信,或者用心灵感应。”

    当短信发出去后,几乎是瞬间,他的手机就炸锅了,密友们欣喜的回复犹如洪水般冲来,带着一个个的猜测。

    叶惟一边看,一边回复,一边哈哈大笑,猜错了,又猜错了,就那么难猜吗?

    “惟告诉了大家一个惊人的消息,你要知道吗?要的话,我把他的短信转发给你,但是要保密。”

    黄昏下的圣莫尼卡海滩边人行道,行人匆匆,莉莉看着手机上的短信,挺起了双眉,她不常发短信来的,近来有时候会说一些惟的新消息,原因是希望帮助他们和好,她说自己也不舍得,但知道惟想要这样。

    是吗?她不知道我们是怎么闹翻的,不知道这里面有着多少愤怒、失望、隔阂,不知道好不了了……

    那天朵朵的话忽然浮现心头,莉莉走着走着驻步下来,按动手机,回复道:“要,告诉我。”

    马上就收到了她的新短信:“超棒级别五颗星……或者用心灵感应。”

    什么……他做到了。莉莉先是怔住,望望远处的大海,又望望北方,又看向手机,嘴角渐渐地翘起,露出了微笑,他做到了,他真做到了他很开心吧,他的梦想要成真了……

    Mc?她想起他们曾经玩过一个游戏,给明星名人们起外号,顿时就明白他的想法了,“月亮”是因为那女演员的表演富有变化,无论演什么都十分悦目,同时Mc是M字母开头,那女演员的名字也是M字母开头。

    想着,很想很想发条短信给他,很想很想说“我猜”。

    手指按动,编写了短信,翻动着通讯录。

    时隔多个月,叶惟再一次收到了莉莉的短信。

    2号这天晚上,他又回到洛杉矶,朵朵的4岁生日要到了,2l号星期四的清早,他就收到这条短信:“早上好,我知道今天是朵朵的生日,请帮我转告她,莉莉祝愿她生日快乐,我给她的生日礼物会由康妮交给列夫,再带给她。

    叶惟当即回复道:“好,我这就告诉她。”他朝还在餐桌边吃着早餐的朵朵喊道:“朵朵,莉莉说祝你生日快乐

    “莉莉莉莉来了吗?”朵朵就要跳下椅子奔来。

    “她没来,是短信,你好好吃早餐。”叶惟一边往花园走去,一边按着手机又发去一条短信:“朵朵说谢谢,她很高兴,很期待你的礼物。”不久就叮咚一声,莉莉发了一个微笑表情^—-^过来,他不由微笑了,不用∶了吗,也回了她一个^—-^。

    然后就这样。

    叶惟工作了一个上午,下午帮手布置生日派对的气球、彩带、儿童玩具屋等,安娜索菲亚和珍妮特带着贝拉来了,她的电视电影《萨曼莎》ll月2日就要播了,正在洛杉矶做宣传,家庭教育模式让她行动自由。

    三点放学时分过后,老妈从伯克利霍尔把朵朵接回家,客人们陆续到来,有邻居,有朵朵的小朋友们,也有他的密友们,很多的狗狗,崔姬、奥利都来了,一片欢庆热闹。

    小朋友们在前院那边玩闹,叶惟一伙人则正在后院,或坐或站,喝着饮料聊着天,准备做点什么有趣的蠢事。

    在此之前,众人都很想知道“月亮”是谁,他说今天揭晓答案和颁奖。

    “好了,请下你的赌注,每人一个答案,不能更改。”

    众人早有想法了,坐在台阶上的巴德立时大声道:“桑德拉-布洛克。”这猜测引起一阵嘘声,站在台阶边的艾玛还白了他一眼。那边坐椅的陈诺推推眼镜,深思熟虑般说“杨紫琼?”门廊上站着的科尔温轻声猜:“薇诺娜瑞德。

    “你们都按自己的喜爱去猜,有考虑过剧本吗?”列夫摇头不已,一副专家的语气:“惟哥,是不是,秀兰波儿邀请她出演那个选美评委。”

    这下众人纷纷惊呼,叶惟却有些啼笑皆非,只说了句卩角色叫詹金丝女士”,秀兰儿都多少年不演戏了,又都多少年退出公众视线了,就算有着哈佛-西湖校友这层关系,也请不动邓波儿啊,尤其那是个反派,邀请邓波儿演是侮辱她。

    艾玛也作了猜测:“安妮-海瑟微,演詹金丝女士的助手。”其实像列夫说的,她这么猜是因为喜好,也觉得适合

    “我不猜。”坐椅的吉娅没兴趣的样子,“我感觉整个就是你的玩笑。”

    到处走动的安娜索菲亚这时神秘的一笑,“我知道。”众人的目光望向她,就听到她说:“梅丽尔特里普,演詹金丝女士。”

    “哈哈哈”叶惟激动地拍了一下手掌,从椅子站了起身,“安娜索菲亚-罗伯,猜中了完全正确”

    众人响起一片更大的惊呼,相比传说中的邓波儿,活跃在银幕上的、有着无数经典和无数奥斯卡的斯特里普更加震撼人心,吉娅惊叫道:“你个疯子”列夫亢奋叫着:“神圣的耶稣,梅丽尔特里普,她在《苏菲的选择》里演得太棒了”

    “她有多少奥斯卡奖和提名?”艾玛讶然的笑问。

    前两天刚查过还记得,叶惟回答:“两个获奖,最佳女主角和女配角各一个;ll个提名,最佳女主角九个,女配角两个。而获得最佳猜测者奖的是,安娜索菲亚-罗伯”他从衣袋里拿出了一个微型奖杯,隆重地颁给安娜。

    “其实”安娜似有点于笑,接过巴掌大的奖杯,“其实应该获奖的人是……”

    “惟哥,现在情况怎么样?我的偶像答应了吗?”列夫兴奋的声音掩盖全场,众人也都期待。

    叶惟点头笑语:“情况一切顺利,斯特里普看了剧本很感兴趣,也相信我有足够的能力,所以,伙计们……”

    这真是水到渠成,因为是个工作量不多的配角,档期、报酬什么的都适合,又有汉克斯和罗伯茨摆在那,斯特里普和他们都是好朋友,还有她经纪人凯文-霍维恩、公关莱斯利-达特的好态度。

    除了这些助力,更因为斯特里普是一个伟大的演员,神一般存在的演员,文艺片、商业片都好,只有成功让她身价更高,没有失败让她过气,她出演一部电影不必考虑太多,而她对这个史无前例的天才项目真的感兴趣。

    “基本上,成了”

    众人的欢呼声顿时响彻院子,弥漫着欢喜,汉克斯罗伯茨特里普,老天

    吉娅突然笑得有些奸诈:“既然这么高兴,那就让我们更高兴吧,别说吉娅大师亏待你们,看看这是什么?”她从身上的斜挎包里拿出了一瓶红酒,男生们随即双目发亮,“吉娅大师……”

    “好吧,请15岁以下的人、要开车的人自觉离开。”叶惟先把安娜驱赶到前院那边,又拉着跃跃欲试不肯走的艾玛走进屋子续杯饮料去,警告吉娅他们:“你们小心点,我妈妈是个坏警察。”

    要不是艾玛在,他也会喝,艾玛在就算了,其它地方他不管,要是艾玛在他家喝醉了,出去发酒疯,正好被潜伏在周围的狗仔队拍到,罗伯茨会是什么反应?射手女校什么反应?媒体什么反应?那随时可能要乐极生悲。

    “放心,我不会喝的。”艾玛看着他,被他拉着的手反去握紧。

    “很多人喝酒之前都说自己不会喝,再说自己不会喝醉,再说没有下一次,接着下一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