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叶惟在洛杉矶待了三天,跟家人朋友们一番欢聚,又回到了多伦多。

    这次得到的工作成果是巨大的,罗伯茨确定加盟,汉克斯也开始认真考虑,可喜的还有罗伯茨说会帮忙游说汉克斯这绝对是决定性的助力,罗伯茨一句话,比得上他说一百句一千句。

    不过他不只是空口说白话,已经把最近的原始材料交给汉克斯过目,阿甘会导演会制片,只要不是心存偏见,以那些概念图、分镜图、整个筹备的表现……他自信足以获得汉克斯的信任。

    这次叶惟也处理了一些其它事务,比如十分重要的,奥利弗的演员人选。

    选角组一直在工作,奥利弗是重中之重,现在进行到第二轮试镜,其中有一位特别突出和适合的演员,阿比吉尔-布莱斯林。

    今年B岁的阿比吉尔来头不小,-岁有了第一个商业广告,6岁在沙马兰的《天兆》里初登大银幕(主要配角),并因为优异的表现拿到一个青年艺术家奖“最佳10岁以下电影女演员”提名。

    接着她在几年间,演了4部电视剧各一集、4部电影(两部独立片主演,两部商业片配角)。

    对她的表演能力无需有任何怀疑,早就看过《天兆》,叶惟又看了她的试镜录像,她主演的《寻女记》的PB(未发行,已在特柳赖德电影节上映)、《切斯纳特:中央公园英雄》的个人片花(未发行)和《流行教母》、《公主日记2》里的配角片花,当即就可以拍板确定,就是她

    这是个天才演员,在《切斯纳特》里她能演得很开心,放着演,而在《寻女记》里又有内敛文静一面,收着演;不可思议的成熟,简直是为表演而生。

    至于她的外形气质,她在《天兆》里可爱得可以融化人心,“幸好”越长越不精致了,还换了牙,两颗门牙之间有一道大牙缝,这对“奥利弗”来说价值万金,再戴上个大眼镜,增胖一点,阳光,甜,普通,一切都那么完美。

    而且她和艾伦河金、罗伯茨的形象没有冲突,跟可能的汉克斯也是,现在的她是个万能演员。

    不用浪费钱继续试镜了,也不用拍样片,阿比吉尔-布莱斯林。

    对于叶惟这么于脆做出决定,选角组并不意外,阿比吉尔实在赢得太多了,再选一年都不一定找得着这么好的,在“奥利弗”上接下来的工作交给制片组,跟阿比吉尔的团队商议签约的事。

    叶惟一点都不担心,如果谈得不怎么顺利,只要向他们透露一下暂时还不能公布的重磅消息,相信什么都好说。

    选角方面接连地有了重大突破,其它各方面也都稳步前进,叶惟的心情好得很,虽然周日那天被朵朵气得不轻。

    亚历山大真气人全世界最刻薄的哥哥

    妮娜想起就想打他一顿,事情是这样的,爸爸妈妈之前就告诉亚历山大家里住了个国际寄宿生,他一回来就嚷嚷着“他在哪里?他在哪里?”然后她说尤尼克去探亲了,给他看看尤尼克的照片,希望听到什么好话。

    结果这家伙爆笑起来,好像要笑得在地上打滚,憋着很多话说不出似的,挤眉弄眼,脸上全是调侃、揶揄、欢乐,分明在说“他太搞笑了”、“他是个怪胎,是个傻蛋”,“你不是吧?”

    难以置信真够讨厌的。她就骂他:“你想说什么就说,有你这样对待客人的吗?尤尼克是个很不错的人,你不该嘲笑他。”

    “我哪敢嘲笑他,我是嘲笑你,哈哈哈……我不能说,我不能说,哈哈,他真是个天才,尤尼克-顾,哈哈哈哈…

    他看出我喜欢尤尼克?笑我喜欢个呆子?妮娜气得发抖,气得睡不着觉,有个烂人哥哥,太可悲了他笑什么笑,他和尤尼克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凭什么认定别人是个蠢猪,蠢的是亚历山大

    “妮娜,为什么你还不明白,YPAHYPAHh”他一边笑,一边打着V手势,像在取笑亚裔。

    笑吧笑吧,神经病,尤尼克比你好多了,你会思考宇宙吗,烂人妮娜不想理他,快走吧,一回来就破坏安宁。

    真庆幸尤尼克去了探亲,不然可能就会发生冲突,开始是亚历山大不知死活的嘴贱,尤尼克先是不屑回应,亚历山大继续惹他,尤尼克突然抄起棒球棍一下砸过去……

    还好没有发生,还好感恩节就放假一天,这天傍晚,烂人哥哥终于走了。

    家里安全了妮娜当即给尤尼克发了一条短信:“我哥哥回大学去了,你什么时候回来?”不见了三天,还真有些想他。

    她才不管亚历山大说什么,尤尼克真的很好,她一直以为好是那样的,但他告诉了她好是这样的,还要只属于她感觉就像在一个跳蚤市场里,超低价买到了一件古董,不对,一件宝物。

    尤尼克说明天傍晚才回来,学校那边请假一天,不是病了吧?他说没事,是中国政府给了他一点事情要办。尤尼克不会是6种特工吧?间谍?他说都不是,是件好事,明天她就知道了,神神秘秘的。

    第二天,在妈妈的接送下,妮娜如常地上学,放学后去练艺术体操,到傍晚才回到家。

    她洗了个澡换了套衣服,就到屋子外面等着什么,天都已经一片漆黑了,路灯照得通明,寒风阵阵的袭到大衣上,冬天。

    等了一阵,妮娜正想发条短信问问,却见到一辆白色8V车从入口路方向徐徐驶来,棱角分明的线条,简洁优雅的外观,灯光下显得很新很帅,她不由多看了两眼,拿着手机要按动。

    没想到那车子往她家草地边停下,有人笑叫道“妮娜”,透过打开的车窗,只见车内驾驶座上坐着一个戴眼镜的黑发男生……

    “尤……尼克。”妮娜惊讶得张大嘴巴,双脚发麻般走上去,“怎么回事?这辆车?”

    “这是我的车,今天开始上路。”叶惟打开了副驾驶车门,招手笑道:“上车,我们出去吃晚餐和玩。”

    妮娜傻傻的哦了声,走过去要上车,忽然问了句:“你会开车?”叶惟点头道:“是的,呃,留学前政府安排教的。”妮娜弯身坐进车内,舒适的座椅、宽敞的空间,让她不禁左右张望,怔怔的又问:“你哪来的钱?这辆车很贵的吧?”

    “路虎揽胜132,也不是很贵……我不知道,政府送的。”叶惟笑说,想买这车很久了,梦想中的6岁第一辆车,居然在多伦多开上,“系上安全带,出发了。”

    “天啊,中国政府连车子都送,这太棒了”妮娜明白过后,这才激动起来,脸上尽展笑颜,回头看看超宽敞的后排座和车尾,摸摸这里碰碰那里,一边系安全带,一边欢欣地笑。

    “惊喜吗?”叶惟侧着脸凑向她,“是不是要吻我一口?”

    妮娜噘嘴啄了他的脸庞一下,又把他推了回去,笑声甜甜的:“那这就是你的车了?全部归你了?”

    “是的,全是我的了。”叶惟开动着车子,“你是不是该给米哈埃拉发短信告诉她我们出去玩了?”

    妮娜应好,一边发去短信说尤尼克有了车,一群朋友出去玩,晚点回来,一边兴致大起的问道:“我可以打扮它吗?这辆车,我觉得它需要一些内饰。”

    “当然可以,这方面,你想怎么打扮就怎么打扮,穿孔、纹身都可以。”

    “那我要好好设计了,仪表台贴点什么,上面可以挂点什么……”妮娜兴奋地说着自己的宏图,“你说呢?”

    叶惟听着,脑海隐约泛起了那辆大众车上的一些往昔,他转动方向盘,看看旁边的女孩,又望向前方的道路,笑道:“给我些惊喜吧,你知道吗,这是我们的车,我都给它起了个名字:P40哈哈”

    P40是《天空上尉与明日世界》里天空上尉的战机。

    “呆子。”妮娜双眸闪亮,“但我喜欢。”

    白色的新车行驶在夜幕下的道路上,离开克里夫赛德,驶向繁华,一个美好的夜晚才刚刚开始。

第二百零六章 一瞬间    “姑妈,加盟吧,求你了,我听了你那么多次,你就听我一次你也说了那是个好剧本,艾伦河金、桑德拉-布洛克,他们都认同他的能力什么自毁是可笑的污蔑,你看他最近有闹事吗?产后半年,就拍两个月,加盟吧”

    “为什么你就想我加盟?给我个原因?”

    “因为他是个天才你说伊丽莎白-艾伦是个天才,那VIY呢?他是什么?”

    “他是个坏小子,姑妈知道你想什么,我加盟了你就有更多机会和时间接触他了,对吧?喜欢他了?”

    “我欣赏他……是是是,我喜欢他不行吗?我做好准备恋爱了,一个好男朋友是我的18岁成人礼追求,我开始努力了,我就是你说的想法,我承认我是个自私鬼……啊随便你了,我就知道我以后一定要演他的电影,因为他是个天才”

    “什么成人礼追求?”

    “一本驾照,一辆好车,一个好男朋友和很多很多的书再用好车载着好男朋友去买好书……不说了,反正你不关心。”

    “艾玛,我……我会想的。”

    “对不起,姑妈,你想你的吧,别管我的气话。”

    “惟?太棒了,哈哈,你真的说动她了,你怎么做到的,哈哈哈,这是个可以登上纽约畅销书排行榜的好消息

    手机里传出艾玛欣喜的叫喊,叶惟看着车窗外倒退的街景,车子正驶向布伦特伍德,他笑道:“我得说这几乎全是你的功劳,你知道你姑妈是多么疼爱你,你完全影响了她的态度。”

    不能告诉她内情,他却可以说些心里话:“我不知道你跟她说了些什么,她说那让她下定了决心,赌我会成功。

    “这样是吗?我就是说你是个天才,还有……我爱她,我要告诉她,她是我的偶像。哈哈我们要好好庆祝一下,怎么样,叫上吉娅他们?”艾玛语气跃跃。

    “明天晚上行吗?我才回来,要和家人先团聚,明天白天准备带我妹妹出去玩。”

    “行,我可以,去哪里?”

    “学校?”

    “哈哈,无聊。”

    “保龄球?好啊,我现在特别想打个全中。”

    当回到布伦特伍德的南格雷特纳格林街,接近黄昏时分了,叶惟从车内远远望见那栋叫家的房子,心头满是温暖,情不自禁地咧嘴笑,早了点回来,算是对这个成果的奖励。

    “乔治,停车。”距离还有几家邻居的路,叶惟就下了车,飞奔地跑向自家前院,已经见到草坪上朵朵和托托正玩着扔球游戏,托托突然有所察觉,叼着网球就狂奔过来,叶惟大喊一声:“看看谁回来了”

    那边的朵朵哇的惊叫起来,满脸不敢相信和高兴,张手奔来,“哥哥”

    “想我了没”叶惟一把抱起了她,捏捏她的脸蛋,使劲地搓着她的脑袋,“想我了没”

    “想,可是不是还有2天我才生日么?”朵朵抱着哥哥,激动中有点困惑。

    “要是被你猜到了,我还是你哥哥吗?”叶惟放声大笑,举起了她,“惊喜”朵朵举起双手欢呼:“惊喜”托托兴奋地在旁边打转,叼着球跳来跳去吸引注意力。

    叶惟的突然回来,让全家一片欢乐,见儿子好好的,叶浩根和顾乔都很感到欣慰,最欢喜的还是朵朵,一刻不停的跟着哥哥,晚上还要睡同一个房间,动用耍赖不走的招数,最后结果是她和托托睡床,叶惟睡在旁边一张折床上。

    “尤尼克,你睡了吗?”

    刚刚安稳的睡下,叶惟收到了妮娜的短信,算一下时差她那边都半夜了,不禁回复道:“不是让你别这么晚睡吗?对身体不好。”

    “你也没睡。”妮娜随即回复。

    “我是被你的短信吵醒了。”

    “我是睡醒了一觉,好了书呆子,明天我们去玩不?”

    “不了,别来找我,你哥哥这么久才回家一趟,你应该多享受家庭时间。”

    “就是不想见到他,小时候我们挺好,现在我们处于同一个地方超过半小时,就会有吵闹。”

    不,不要叶惟望望那边抱着托托说着话儿的朵朵,不要啊……

    第二天,天气依旧晴朗同,早上,叶惟带着朵朵出去玩,去的是就位于布伦特伍德的盖蒂中心,建于山上的艺术博物馆,卢外有中心花园,可以俯瞰洛杉矶,所以是洛城的一大著名景点,虽然建成开放以来,他们来玩过很多次了,不过胜在离家近,到那里游玩赏景总是不错的选择。

    免费乘坐缆车从山脚来到山顶,周日的盖蒂中心比平时热闹,游人的身影随处可见,幸好并不拥挤,没有破坏艺术氛围。

    来盖蒂中心当然要到中心花园玩一顿,朵朵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叶惟跟在后面,欣赏着周围秋季的美景,变着颜色的花草树木,远处的山下城市。

    走在这里,心里不可能不想起一些回忆,以前他和莉莉在盖蒂中心度过很多美好的时光,那些欢声笑语仿佛还可以听到……

    中心花园是他和她最喜欢的地方,就像它的设计者艺术师罗伯特-埃尔文说的,这是个随着季节而不断进行雕琢的雕塑。他们喜欢站在圆形水池边,看着绚丽多彩的花木,看着流动不息的瀑布,像置身于一个仙境。

    该死的,又想这些做什么,看看周围的颜色,季节已经不同了,叶惟有些走神。

    “咦”朵朵突然看到了谁在前方,大声叫道:“莉莉,莉莉”

    叶惟顿时如遭电击,瞪大的双目只见前方的水池栏杆边,几个游人站在那赏景,其中一道彩衣棕金发的身影看着真是莉莉,她正望着水池中的迷宫花坛。

    布伦特伍德真小他连忙一手拉住要奔过去的朵朵,一手捂住她的嘴巴,急道:“别叫她,别出声……”

    “为什么,莉莉……”朵朵话声含糊,却还在挣扎着大叫。

    叶惟扯着她要转身绕路走,“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和莉莉已经分手了,分手就是你在学校和某个人不好了,知道吗?”朵朵却还一个劲的叫莉莉,虽然叫不出什么声音。

    这时候,糟糕的事情发生了,莉莉好像听到了,她转头望来,看不太清楚她的神情,似乎,也有惊讶吧。

    叶惟条件反射般松开了捂着朵朵嘴巴的手,装着给她整理了头发几下,朝望来的她微笑地点点头,若无其事地路过般走过去,轻声地用中文警告朵朵:“你不要说话,哥哥给你买糖果;你乱说话,哥哥揍你。”

    “你猜猜?被你猜到就不是我啦”朵朵可开心了,挣开他的控制,奔了过去:“莉莉,莉莉我好想你呀”

    叶惟暗骂一声,朵朵你这个小坏蛋……

    “嗨,朵朵,嗨,惟。”莉莉走了上来,平静的露齿微笑,抚抚抱住她的手的朵朵的脑袋。

    “嗨,莉莉。”叶惟打了声招呼,不知什么心情,她好像是一个人来的,神色不错,还有点胖了,吃好睡好才会胖,果然早已放下了。他也不知道有什么好说,我觉得你的眉色不好看?以前对她总是有说不尽的话,无话不说,现在却一句都说不出。

    只是无关讨厌,虽然她做得挺过分的,但他知道,自己真的一点都不憎恶她,无法。

    “什么时候回来的?”莉莉也在看着他,双眉还是那么英气,双眸还是那么有神。

    “昨天,有点工作要回来办,明天又过去了。”叶惟说。

    莉莉点了点头,两人沉默了几秒,她突然道:“我有篇文章,要在月底那期的《PIe-GhrI》英国版上登刊,第一篇。”

    “噢,恭喜你……”叶惟想不准她为什么说起这个,却由衷为她开心,“你做到了,很了不起。”

    他欲言又止,几乎就把罗伯茨加盟的消息告诉她,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去,塞回了胸口,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莉莉。”朵朵笑着摇动莉莉的手,故作悄声:“我跟你说哦,我哥哥睡觉还叫着你的名字呢,昨晚我在他的房间睡,我听到了。”莉莉明显怔住,叶惟一下脸色大变:“闭嘴,你在乱说什么。”朵朵被冤枉地急道:“我没有乱说,你说‘莉莉,我……,”

    我你个头叶惟急忙伸手捂住她的嘴巴,让她的话声无法听清楚:“我……唔,呀……”

    他尴尬地笑道:“这就是我妹妹,很喜欢捉弄人,她知道我们怎么回事,就是想让我们尴尬,你别介意,我猜这事跟BNA有点关系。所以……我们要到喷泉那边看看,那就这样了,祝你有愉快的一天。”

    话音落下,叶惟强行扯走还想说什么的朵朵,在周围游人惊讶的目光中,拖着她离去,走得很远了,他才松开手,斥责起什么话,朵朵全不当回事的跑开了,他追了上去。

    收回了目光,莉莉呼出了一口气,再看去水池花坛,意兴阑珊,转身也走了。

    每次听到他的消息,或者看到他,心情都会低落一天、两天,可就算是这样,也还是想听到他的消息,想看到他

    为什么?

    她不由转头望向他走远的那边一眼,却见到他也在回头望来,一瞬间,像是永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