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姑妈,加盟吧,求你了,我听了你那么多次,你就听我一次你也说了那是个好剧本,艾伦河金、桑德拉-布洛克,他们都认同他的能力什么自毁是可笑的污蔑,你看他最近有闹事吗?产后半年,就拍两个月,加盟吧”

    “为什么你就想我加盟?给我个原因?”

    “因为他是个天才你说伊丽莎白-艾伦是个天才,那VIY呢?他是什么?”

    “他是个坏小子,姑妈知道你想什么,我加盟了你就有更多机会和时间接触他了,对吧?喜欢他了?”

    “我欣赏他……是是是,我喜欢他不行吗?我做好准备恋爱了,一个好男朋友是我的18岁成人礼追求,我开始努力了,我就是你说的想法,我承认我是个自私鬼……啊随便你了,我就知道我以后一定要演他的电影,因为他是个天才”

    “什么成人礼追求?”

    “一本驾照,一辆好车,一个好男朋友和很多很多的书再用好车载着好男朋友去买好书……不说了,反正你不关心。”

    “艾玛,我……我会想的。”

    “对不起,姑妈,你想你的吧,别管我的气话。”

    “惟?太棒了,哈哈,你真的说动她了,你怎么做到的,哈哈哈,这是个可以登上纽约畅销书排行榜的好消息

    手机里传出艾玛欣喜的叫喊,叶惟看着车窗外倒退的街景,车子正驶向布伦特伍德,他笑道:“我得说这几乎全是你的功劳,你知道你姑妈是多么疼爱你,你完全影响了她的态度。”

    不能告诉她内情,他却可以说些心里话:“我不知道你跟她说了些什么,她说那让她下定了决心,赌我会成功。

    “这样是吗?我就是说你是个天才,还有……我爱她,我要告诉她,她是我的偶像。哈哈我们要好好庆祝一下,怎么样,叫上吉娅他们?”艾玛语气跃跃。

    “明天晚上行吗?我才回来,要和家人先团聚,明天白天准备带我妹妹出去玩。”

    “行,我可以,去哪里?”

    “学校?”

    “哈哈,无聊。”

    “保龄球?好啊,我现在特别想打个全中。”

    当回到布伦特伍德的南格雷特纳格林街,接近黄昏时分了,叶惟从车内远远望见那栋叫家的房子,心头满是温暖,情不自禁地咧嘴笑,早了点回来,算是对这个成果的奖励。

    “乔治,停车。”距离还有几家邻居的路,叶惟就下了车,飞奔地跑向自家前院,已经见到草坪上朵朵和托托正玩着扔球游戏,托托突然有所察觉,叼着网球就狂奔过来,叶惟大喊一声:“看看谁回来了”

    那边的朵朵哇的惊叫起来,满脸不敢相信和高兴,张手奔来,“哥哥”

    “想我了没”叶惟一把抱起了她,捏捏她的脸蛋,使劲地搓着她的脑袋,“想我了没”

    “想,可是不是还有2天我才生日么?”朵朵抱着哥哥,激动中有点困惑。

    “要是被你猜到了,我还是你哥哥吗?”叶惟放声大笑,举起了她,“惊喜”朵朵举起双手欢呼:“惊喜”托托兴奋地在旁边打转,叼着球跳来跳去吸引注意力。

    叶惟的突然回来,让全家一片欢乐,见儿子好好的,叶浩根和顾乔都很感到欣慰,最欢喜的还是朵朵,一刻不停的跟着哥哥,晚上还要睡同一个房间,动用耍赖不走的招数,最后结果是她和托托睡床,叶惟睡在旁边一张折床上。

    “尤尼克,你睡了吗?”

    刚刚安稳的睡下,叶惟收到了妮娜的短信,算一下时差她那边都半夜了,不禁回复道:“不是让你别这么晚睡吗?对身体不好。”

    “你也没睡。”妮娜随即回复。

    “我是被你的短信吵醒了。”

    “我是睡醒了一觉,好了书呆子,明天我们去玩不?”

    “不了,别来找我,你哥哥这么久才回家一趟,你应该多享受家庭时间。”

    “就是不想见到他,小时候我们挺好,现在我们处于同一个地方超过半小时,就会有吵闹。”

    不,不要叶惟望望那边抱着托托说着话儿的朵朵,不要啊……

    第二天,天气依旧晴朗同,早上,叶惟带着朵朵出去玩,去的是就位于布伦特伍德的盖蒂中心,建于山上的艺术博物馆,卢外有中心花园,可以俯瞰洛杉矶,所以是洛城的一大著名景点,虽然建成开放以来,他们来玩过很多次了,不过胜在离家近,到那里游玩赏景总是不错的选择。

    免费乘坐缆车从山脚来到山顶,周日的盖蒂中心比平时热闹,游人的身影随处可见,幸好并不拥挤,没有破坏艺术氛围。

    来盖蒂中心当然要到中心花园玩一顿,朵朵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叶惟跟在后面,欣赏着周围秋季的美景,变着颜色的花草树木,远处的山下城市。

    走在这里,心里不可能不想起一些回忆,以前他和莉莉在盖蒂中心度过很多美好的时光,那些欢声笑语仿佛还可以听到……

    中心花园是他和她最喜欢的地方,就像它的设计者艺术师罗伯特-埃尔文说的,这是个随着季节而不断进行雕琢的雕塑。他们喜欢站在圆形水池边,看着绚丽多彩的花木,看着流动不息的瀑布,像置身于一个仙境。

    该死的,又想这些做什么,看看周围的颜色,季节已经不同了,叶惟有些走神。

    “咦”朵朵突然看到了谁在前方,大声叫道:“莉莉,莉莉”

    叶惟顿时如遭电击,瞪大的双目只见前方的水池栏杆边,几个游人站在那赏景,其中一道彩衣棕金发的身影看着真是莉莉,她正望着水池中的迷宫花坛。

    布伦特伍德真小他连忙一手拉住要奔过去的朵朵,一手捂住她的嘴巴,急道:“别叫她,别出声……”

    “为什么,莉莉……”朵朵话声含糊,却还在挣扎着大叫。

    叶惟扯着她要转身绕路走,“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和莉莉已经分手了,分手就是你在学校和某个人不好了,知道吗?”朵朵却还一个劲的叫莉莉,虽然叫不出什么声音。

    这时候,糟糕的事情发生了,莉莉好像听到了,她转头望来,看不太清楚她的神情,似乎,也有惊讶吧。

    叶惟条件反射般松开了捂着朵朵嘴巴的手,装着给她整理了头发几下,朝望来的她微笑地点点头,若无其事地路过般走过去,轻声地用中文警告朵朵:“你不要说话,哥哥给你买糖果;你乱说话,哥哥揍你。”

    “你猜猜?被你猜到就不是我啦”朵朵可开心了,挣开他的控制,奔了过去:“莉莉,莉莉我好想你呀”

    叶惟暗骂一声,朵朵你这个小坏蛋……

    “嗨,朵朵,嗨,惟。”莉莉走了上来,平静的露齿微笑,抚抚抱住她的手的朵朵的脑袋。

    “嗨,莉莉。”叶惟打了声招呼,不知什么心情,她好像是一个人来的,神色不错,还有点胖了,吃好睡好才会胖,果然早已放下了。他也不知道有什么好说,我觉得你的眉色不好看?以前对她总是有说不尽的话,无话不说,现在却一句都说不出。

    只是无关讨厌,虽然她做得挺过分的,但他知道,自己真的一点都不憎恶她,无法。

    “什么时候回来的?”莉莉也在看着他,双眉还是那么英气,双眸还是那么有神。

    “昨天,有点工作要回来办,明天又过去了。”叶惟说。

    莉莉点了点头,两人沉默了几秒,她突然道:“我有篇文章,要在月底那期的《PIe-GhrI》英国版上登刊,第一篇。”

    “噢,恭喜你……”叶惟想不准她为什么说起这个,却由衷为她开心,“你做到了,很了不起。”

    他欲言又止,几乎就把罗伯茨加盟的消息告诉她,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去,塞回了胸口,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莉莉。”朵朵笑着摇动莉莉的手,故作悄声:“我跟你说哦,我哥哥睡觉还叫着你的名字呢,昨晚我在他的房间睡,我听到了。”莉莉明显怔住,叶惟一下脸色大变:“闭嘴,你在乱说什么。”朵朵被冤枉地急道:“我没有乱说,你说‘莉莉,我……,”

    我你个头叶惟急忙伸手捂住她的嘴巴,让她的话声无法听清楚:“我……唔,呀……”

    他尴尬地笑道:“这就是我妹妹,很喜欢捉弄人,她知道我们怎么回事,就是想让我们尴尬,你别介意,我猜这事跟BNA有点关系。所以……我们要到喷泉那边看看,那就这样了,祝你有愉快的一天。”

    话音落下,叶惟强行扯走还想说什么的朵朵,在周围游人惊讶的目光中,拖着她离去,走得很远了,他才松开手,斥责起什么话,朵朵全不当回事的跑开了,他追了上去。

    收回了目光,莉莉呼出了一口气,再看去水池花坛,意兴阑珊,转身也走了。

    每次听到他的消息,或者看到他,心情都会低落一天、两天,可就算是这样,也还是想听到他的消息,想看到他

    为什么?

    她不由转头望向他走远的那边一眼,却见到他也在回头望来,一瞬间,像是永远。

第二百零五章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我在想……”叶惟一脸思索,看向皱眉的罗伯茨,“这样做,会不会还是让艾玛蒙受裙带关系的坏名声?

    罗伯茨的神情柔和下来,“是需要注意这一点,但你不用担心,你保持好口风和与艾玛的友谊就行了,我们会做好宣传的。”

    “好的,我还有个意见。”叶惟说。

    初秋的海风吹来,高兹曼想怎么就没有把VIYR勺头脑吹清醒,聪明人都知道该做什么选择。

    别看朱莉娅给了他一点脸色瞧,这只是大明星的惯有架子而已,其实她是多么赏识叶惟的才能,才会把赌注压到他身上。这事一成,朱莉娅就会变成全世界最想叶惟成功的人之一,会给他带去多少助力?

    叶惟和日光小美女》就会像索德伯格和《永不妥协》,更多,更轰动。到了颁奖季,如果,是说如果这部影片有那么一点点竞争力,单是朱莉娅一个人的影响力,都让它变为有一些竞争力,有一些就变为有很多。

    产后半年,不是全面复出,是专门给他拍片,这是多大的面子叶惟只要点头,不亚于在路上走着走着,捡到一大箱黄金。

    如果他失败了,那根本没有人会再找他执行这个秘密条款。至于出尔反尔,见证人的作用就在这里,这没有合同,不过如果叶惟成名后就背信,他在好莱坞的路肯定没那么好走了。

    惟格明明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却还在想什么?

    就见叶惟正色的道:“首先得说,我认为这样的方案好极、公平、让人兴奋。艾玛已经是个优秀的演员,再经过这一两年的成长,我对于跟她合作拍电影本来就很感兴趣,说实话,就算没有这回事,也许我下一部电影都会找她演

    然后,朱莉娅,我很感激你对我的信任,这是我的荣幸。”

    “嗯?”罗伯茨露出了微笑,知道他还有话。

    “这个方案只有一点是我不能同意的,关于谁来决定拍什么项目,我希望决定权交给我,由我选择和创建项目、担任第一制片人和导演,并且参与投资。但是我保证,项目会符合艾玛阳光、健康、甜美的形象,以及她是绝对的女主演。

    当然,你们可以参考和建议,我也会尊重艾玛的个人意愿,综合之后,由我来做最终决定。”

    叶惟不是个不知好坏的人,自然明白自己占了大便宜,是拍电影又不是约会,自己哪会吃亏。

    也真的多谢罗伯茨的下注,就是她不太了解他,她完全不用这么说话,要是温柔坦诚的做派,他会更感激的,所以对她错摆明星架子有点好笑,但她没有恶意,他是明白的,也不反感和艾玛合作,不反感拍少女主角的故事。

    他对很多的青春故事都充满兴趣,简直随时都能开工,问题是他不想拍一部《贱女孩》那种青春校园商业喜剧,观看可以,拍就无聊了,谁知道罗伯茨会不会安排这种项目,就算不是,非要他拍一个不怎么感兴趣的项目,那都是一次痛苦。

    决定权,这是他要的。

    “我没有想要亲自投资,你知道要做避嫌,你投资是最好的,只要让艾玛得到名声和权力,你可以100投资。”

    罗伯茨的语气也十分认真,带着些不容争议:“项目的选择我一定要有话语权,我不能把艾玛的事业成败全部交给你。”

    “双方同意才可以确定,怎么样?”叶惟就没有想过要罗伯茨完全放手,透露了真正意图,“我觉得这是最好的,拍电影需要感觉和激情,我们都知道的,只有身心投入的我,才是我,否则只是个普通人。”

    看着这小子,罗伯茨的手指轻敲着肚子,如果他真是个绝代的神童,他在制片上的眼光和才能,她又怎么比得上

    高兹曼注意到局面被叶惟掌控住了,冷静的应对,合理的要求,不卑不亢的态度,成熟的谈话技巧,一开始就失去主动的罗伯茨输得不冤。哎,这事算定了,一路胆大包天的VIY运气不错,终于还是请到了巨星加盟。

    叶惟又诚恳的道:“无论什么项目,只要是我负责的,我都是全力的我,只是有时候不是光努力就行,就像表演,总得对角色有着感觉才能创建角色的灵魂。”

    “唉。”罗伯茨忽然轻叹了声,略显柔弱的神色,“惟格,你能理解我吗?下个月我的宝宝们就要出生了,我说不清楚自己有多高兴,我又真的怕艾玛会感觉被冷落,她就像我的孩子,我们这个合作,是我能想到的、做到的给她最好的礼物。你能理解吗?”

    “百分百理解。”叶惟重重地点头,当见到罗伯茨真放下巨星架子,明知道她未尝不是在收买人心,仍然情愿地被收买了,他说道:“我向你承诺,只要我有那个能力,我会让艾玛成为最热的新一代女演员之一。”

    原来是先强硬再示弱,高兹曼真要给朱莉娅送上大拇指。

    “我相信你能办到。”罗伯茨再次脸露微笑,“我有个工作之外的恳求,我管不了你和艾玛的事,就希望你个臭小子别伤害她。”

    “这点你更可以放心,因为没有这回事。”叶惟不禁好笑,再拿过一块糕点吃,“而且我最近开始新的约会了,艾玛会知道的。”

    新的约会?布瑞恩知道吗?高兹曼对布瑞恩忙着给叶惟做媒略有耳闻,不由有点八卦,哪个女孩?

    “约会,不约会,都不要伤害她。”罗伯茨又说了遍,自说自话一般:“我们这次会面,在艾玛、在别人那里是从来没有过,我加盟是因为我自己想加盟,以后你邀请艾玛出演你的新片,是因为艾玛适合。”

    “毫无疑问。”叶惟一边答应,一边心中大叫,罗伯茨同意了?加盟日光小美女》?

    一直保持冷静的心,渐渐压不住那份激动,快一年了,距离立下“巨星加盟、预售版权、借钱”的制片方案快过去一年了,虽然跟预期有了很多的不同,但是……

    巨星加盟的目标,似乎完成了。

    忽然,心头泛起了那一天在学校雷诺兹厅的制片会议,那张粗眉毛的脸容,如此清晰。

    “怎么邀请?这不可能……”

    “有个朋友告诉过我,‘就算没人看好你,你也绝对要坚持自己的想法,一直走下去。,我现在把这句话送给大家,这就是我们的宗旨,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你那个朋友说得好,试试吧。”

    原来,一直放不下巨星,依然这么执着,全因为,想看到她难以置信、欣喜、倾心的样子。

    现在她不在乎了,不过想想因为这震撼的消息,全世界会怎么被狠狠地砸打一拳,乡亲们,好戏才刚刚开始,别惊掉下巴了

    叶惟要确定地问道:“所以,我们说定了?”

    “就按你说的,项目的决定需要双方同意。”罗伯茨微笑点头,“臭小子,把工作做好吧。”

    “是的,乐意至极”叶惟高兴地握拳。

    看到这个面谈结果,高兹曼也是笑了,可怜的《查理-威尔逊的战争》,还能怎么呢,这是时代的造就,无法阻挡

    罗伯茨要加盟日光小美女》的消息,汉克斯是除三位当事人之外第一个知道的人,叶惟亲自电话告诉他的,尽管早有意料了,他仍然连声的感叹“这很惊人,这很惊人”,不管是以何种方式达成,这不是很惊人,这是不可思议

    叶惟郑重的说:“汤姆,现在,我正式再一次向你发出出演‘理查德,的邀请,来吧,于一票大的”

    “哈哈哈,我真的要好好考虑一番了。”汉克斯憨笑地回应,情况又有了不同,日光小美女》成功的话会爆炸的,惟格的前期筹备做得非常好,他也有空闲的档期。

    “这次我带回来一些我新画好的分镜图,汤姆,你可以看看,我完全准备好迎接大场面了。”

    叶惟充满着自信,多米诺骨牌已经倒下一块,罗伯茨来了,汉克斯还会远吗?

    日光小美女》的线上阵容容得下两位巨星,片酬、补贴和待遇不必多说,要研究的是分成比例,个人和公司的财务是分开的,投资归投资,个人分成归个人分成。

    2是好莱坞主流片商给线上阵容划出的通常总和最大分成比例,有时候会高达3独立影片的做法也差不多,现在账面上这比例还l没用,叶惟是零片酬零分成,得到一个史无前例的成名机会和追梦联盟的投资。

    而罗伯茨要走多少,合同怎么签,都有待商榷;汉克斯加入或不加入又会影响很多。

    至于什么时候公布消息,罗伯茨要求等她先生了宝宝再讲,但她说自己答应了就不会改变,已经定了。

    叶惟倒也不担心,罗伯茨说会告诉艾玛她加盟了,这就是表示不会改变,比向公众宣布还管用。

    艾玛到底说了些什么,才刺激得罗伯茨做出这个决定?撒娇?哀求?发脾气?真是个谜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