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妮娜跟尤尼克的正式第一次约会,是周六当晚去奥德奥影城看了一场电影,这是他的机会,她就让他选择看哪部

    他真的充满着让人意想不到,又一个,没有选择新上映的动画喜剧《鲨鱼故事》,也不是什么爱情片,而是一部最近的科幻新片《天空上尉与明日世界》。

    近两个小时看下来,她既没有闷着,因为有些激烈的战斗场景,也没有觉得它有多么好,尤其它的风格很诡异,很多时候看不懂。她很少看科幻片,极少看这种古怪科幻片,在第一次约会看那是从来没有。

    尤尼克不这么认为,他看得非常入迷,散场之后还赞不绝口,说故事是个好故事,影片是部好影片,它不是风格古怪,这叫蒸汽朋克科幻,从一部叫《大都会》的经典老片一脉传下来的。

    他说他喜欢蒸汽朋克,它既有一种古典怀旧的美,又有一种超现实的未来的酷,两者结合起来,就产生了“优雅的震撼”。

    可惜的是,蒸汽朋克影片不太受欢迎,总是收不了多少票房,北美观众更喜欢基于现实科技方向的未来世界,或者像《星球大战》那样的星际科幻,所以蒸汽朋克科幻片很稀罕,几年都出不了一部,实在太难赚到钱了。

    因为这样,就连大导演科波拉想要翻拍《大都会》,都无法找到资金,尤尼克说那至少需要上亿美元

    他还说以后有机会也要拍部蒸汽朋克科幻片,满怀信心的样子,让人感觉他一定可以实现梦想。

    反正她觉得他可以,他那么努力,又很有艺术天赋,为什么不行?他还似乎很懂电影,一说到这方面,就说得停不住嘴,而且不是胡扯,虽然她有一大半听不懂。

    自己居然会清清楚楚地记得他说的话,居然会喜欢听,她也挺惊讶,但就是……喜欢这种感觉,《天空上尉与明日世界》已经列入她最喜欢的电影名单里了。

    这次约会很棒,尤尼克真的很好,很好很好,除了依然不肯换那副破眼镜。

    不过,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呆子了,心跳的速度好像每个小时都有变化,一直在加快。

    和妮娜第一次约会看了《天空上尉与明日世界》,这傻妞连蒸汽朋克是什么都不清不楚,竟然说影片古怪

    叶惟哭笑不得,就跟她讲了很多,又特地说了这部电影采用了全CG技术制作,全部戏在蓝幕前面拍的,结果她问蓝幕是什么?跟她说这是导演凯瑞-科兰的自编自导处女作,成本60万,请到裘德-洛、格温妮丝『拍特洛、安吉丽娜-朱莉主演,这有多么强大,结果她问……裘德-洛是谁?《天才雷普利》没有看过。

    她还知道安吉丽娜-朱莉是谁,演《古墓丽影》那个,真是一件幸事。

    大部分跟她说的脱离身边生活的话,都是在对牛弹琴,但谁知道呢,他是个放牛的,对这头保加利亚小牛越发的心动,喜欢她傻乎乎但愿意聆听、努力去明白的样子,喜欢她突然扑到他后背上的活力,喜欢她如火般的热情。

    因为多伦多的天气正迅速转冷,说不定哪天就要下雪,是时候添置冬衣了。

    第二天,时隔一个多月,他和妮娜又一次上街购物去。

    这次的变化是巨大的,倒不是他任由让她打扮得古精灵怪,而是妮娜会问他的想法和意见,她也不是那么没有眼光,尊重他的心意下,挑的衣服还不错,羽绒服、风衣、裤子……

    对于打扮他,她好像憋了很久,要一次全部释放,她还不用考虑价格。

    他告诉她中国政府对他有相关的衣服津贴,所以尽管给他买。妮娜听了高呼中国政府真棒,然后老实不客气的买了一大堆,连袜子都给他考虑到了,就差内衣裤而已。

    关于自己的真实身份,叶惟想说,又不想说。

    他喜欢现在的感觉,一说肯定会破坏,也许是彻底破坏,暂时还不是说的时机,顺其自然吧。

    正好妮娜说他们约会的关系先不要让她父母知道,为什么?她嗔说:“我们才开始,还有很多不确定,急什么,他们知道了会小题大做的;如果我们不继续了,他们又会尴尬。”还让他在家里的时候注意点,拿出在学校学到的表演本事。

    OK,没问题。

    就这样过了一个周末,接着好几天,继续,不继续?

    叶惟投了继续一票,而妮娜提都没提这回事,用行动表明着态度,她正忙着给他制作一件新饰品,之前的雪花项链有点嘻哈了,

    她现在知道他喜欢简洁大方的风格,要给他个惊喜,说了给惊喜的惊喜,傻妞。

    工作没有停下,从电影节至今经过大半个月时间,桑德拉-布洛克那边终于有了回复。

    “惟格,你有一个好剧本,我也相信你的专业能力,只是这个角色对于我,年纪有点偏大,这只是时机不对。”

    毫无疑问的婉拒,的确,布洛克的《特工佳丽2》明年三月上映,而在46月的档期,她手上有着另一个选择,出演改编自韩国奇幻爱情片的《触不到的恋人》,一个是中年妈妈,一个是爱情故事的女主角,选哪个?

    显然她已经做了决定,就算相同片酬和待遇,不认老的女演员是不会演妈妈的,以行业里带有调侃却残酷的话来说,女演员只有两个阶段,小女孩和老女人,没有中间地带可言。

    布洛克的决定合情合理,她亲自打来做回复,而不是让经纪人回,已是对他最大的尊重和友善。

    不管亲和还是高傲,邀请大人物加盟没有一个是容易的,但叶惟现在放不下巨星是因为非常实际的原因,他可不想日光小美女》拍好了却被梦工厂放到2UU年年底上映。

    被布洛克拒绝是意料之中了,叶惟一直打的主意是借助布洛克的影响力去影响其他演员的态度,特别是罗伯茨,所以又向她诚恳地游说了番,希望她可以多作考虑,意思也是说不要拒绝得这么快。

    布洛克与人为善,答应了继续考虑一段时间,不过这些事情不要流到媒体上。

    叶惟当然答应下来,多得几天是几天了,抓紧做点什么。其实他对罗伯茨加盟已经不抱什么希望,确定的拍摄期跟她的预产期只有仅仅半年,还要到多伦多这边来,谁能请得动罗伯茨?

    他知道自己还没有那么大的魅力,也实在找不到什么足以打动罗伯茨的东西,利益牌、感情牌都不行,人家根本不稀罕。

    但工作还是要做的,他想把布洛克的态度告知罗伯茨,这需要通过一个人,艾玛。

    他和艾玛时常会通电话,主要是她打来,交流一下读书和表演,聊聊生活闲话。

    “桑德拉-布洛克很喜欢剧本,也认为我没问题,但她对角色的年龄有很多顾虑,还在考虑。你知道这种时候,我想每个女演员都会佩服你姑妈出演《永不妥协》的胆识,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和她合作。”

    那头的艾玛一听有些着急:“事实上我姑妈,她很倾向于加盟日光小美女》了。”

    “真的?”叶惟的心猛地一跳,却没有几分相信,“艾玛,这可不能乱说,真实的情况决定着我的制片工作,这是真的?”

    “……是我的想法,她在一心准备着下个月的预产,可我相信她会加盟的,我了解她,你先不要找别人演。”

    “是的,我本来就会等你姑妈决定了再说。”

    可惜艾玛不是朱莉娅-罗伯茨,她信誓旦旦的话,叶惟也就听听,现在除非出现奇迹,不然罗伯茨的H随时到来

    奇迹没有出现,意外出现了……

    跟艾玛说过的第二天晚上,叶惟接到了罗伯茨亲自打来的电话,这还是她第一次打来让他都有点慌忙,而且她说的是“我们面谈一次吧,聊聊日光小美女》的事情。”

    她在电话里没有多说,语气不咸不淡,但似乎已有了答案,还带着警告地明确告诉他,这是次秘密面谈,艾玛不知道的,如果艾玛知道了立即取消,一切都不用再谈。

    艾玛肯定说了些什么艾玛说了些什么?

    好像又弄巧成拙了,叶惟颇是感到头痛,又不能问她,绝对不能,否则就可能出现罗伯茨大怒、汉克斯也生气的情况。也好,行不行都早点有个结果,好在“谢丽尔”和整个线上阵容上开展新的事务。

    因为这事,他得赶紧回去洛杉矶一趟,10月ll日是加拿大的感恩节(十月的第二个星期一),连着周末两天有个小假期,本来打算和杜波夫家一起过的,现在只能以探亲为由暂时告别。

    妮娜并没有多问和挽留,她有自己的小心思,不一起过感恩节是可惜,却也松了一口气,她哥哥亚历山大马上回来过节了,她有些怕亚历斯和尤尼克会闹不愉快,那不是她想见到的。

    9号这天早上,叶惟坐上了飞往洛杉矶的航班,面谈就在今天下午。

第二百零二章 雨中曲    叶惟跟在妮娜后面不远,走着走着,渐渐进入附近的悬崖公园范围,再来到了湖边的堤岸,秋季让树木开始转换颜色,公园里四处红、黄、橙、绿的,一望无际的湖水波光粼粼,景色十分美丽。

    悬崖公园是个热门的景点,又适逢周末,公园里很多游人的身影,湖边树林有人在烧烤,内湖有人观赏野鸭和天鹅,帆船俱乐部的帆船在湖上快乐地冲浪……

    妮娜一边走,一边捡着路上的小石块往湖面扔去,忽然回头喊道:“我没事,别跟着我了。”

    “谁跟着你了?我在散步。”叶惟回应道。

    她闻言嘟囔起什么,听不清楚。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了很久,有近一个小时,过了帆船俱乐部,过了小沙滩,都要离开悬崖公园,到了另一个公园的地带。

    就见到前方有着秋黄色的稀疏植被的悬崖边,站着四个人在望着什么,妮娜走了过去,随即知道了怎么回事,只见近二十英尺高(五、六米)的悬崖一小处突出平台,一只小野猫困在那里。

    因为游人带来充足的食物,公园有着很多野猫,这只不知道怎么窜上了悬崖。四人说早上就看到它困在那了,本以为它自己会跳下来的,没成想到现在还困着。

    “怎么办?”妮娜为之揪心,扫视着这两对年龄稍大的年轻情侣,“我们不能不管它对吧。”

    他们也是面面相觑,“报警叫消防员来?”、“是的,报警吧。”

    “你们都让开。”叶惟真看不下去,就那么几米高而已,这段悬崖又不是陡峭得近乎直面,那地形几乎可以直接走上去,不然猫也跳不到那里,这些人都没有玩过攀岩吗?

    在众人的目光中,他一边走向悬崖,一边说道:“以这个高度,猫自己跳下来也摔不死,它留在上面只是觉得那里视线开阔,风景优美,我去打扰它一下,保证它下来。”

    “你真能行?”、“这好像有点危险……”、“是啊,不要逞能。”四位年轻人纷纷劝说,虽然他看着高大孔武,但那副眼镜……

    “尤尼克。”妮娜不由唤了声,又一次满心因他而生的惊讶,难道自己以前对他的看法全是错的?

    “我去过月球,你们信吗?”尤尼克毫不紧张地说笑了句,就徒手地攀爬上去,妮娜顿时叫道:“小心”

    对攀爬路线早有一番观察和确定,叶惟全神贯注地执行,爬上了斜坡,双手抓着一个个攀爬点,一步步地攀上去,越来越险峻了,距离那只小野猫也越来越近。

    地面的众人都非常紧张,妮娜轻声地喃着加油加油,张着双手往上抱,准备着如果尤尼克摔下来就接住他,心里几乎喘不过气,参加体操比赛都没这么紧张。

    很快,就见他爬到了野猫受困处的旁边,他喵喵的叫了几声,这里的野猫是不怕人的,小猫没有攻击他,不过有些不安。

    突然这时候,那小猫一下跳到了他的肩膀上,众人不约而同地惊呼了声,尤尼克却冷静的一动不动,没有一点害怕,小猫也就没有受惊,从他的身子顺着跳了下来,一落地就往远处的树林奔去,仿佛几下眨眼的工夫,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成功了”众人立时一番欢呼,但事情还没有完美结束,他们又紧张地看着尤尼克慢慢原路返回,当还剩三、四英尺高的时候,他一下跳了下来,平稳地落地,拍拍双手,打起了右手大拇指,笑道:“危机解除。”

    四人笑成一片,纷纷抬手去和他击掌,称赞着他真勇敢

    妮娜满脸的笑容,尽露着皓齿,是啊,尤尼克真勇敢,他不胆小、不怕事、不阴险、不娘娘腔,这些原来全是犯笨的误解,他只是不喜欢随便生事,但到了真正需要他挺身而出的时候,他就会挺身而出,像现在……

    男子气慨,成熟,善良……

    她突然明悟了,尤尼克说得没错……他已经很酷了……

    “尤尼克,你这事做得真棒。”想着,妮娜也上前和顾游击了击掌,她想自己现在肯定一脸傻笑。

    “相比你的英雄事迹,这不算什么。”叶惟耸耸肩。

    妮娜噗通的一笑,其实他真的很幽默,不是在呆,他就是在幽默,有时候还装呆扮傻的捉弄她,真把人当笨蛋了,她嗔白了他一眼,“那是,在你救猫的这一会儿,我已经去救了好几个人了。”

    “哈哈。”叶惟也笑了声,知道自己和她已经没事,点头道:“做得好,地球需要你的善心。”

    见他们谈笑起来,那四人自认识趣地打了招呼就走了。

    两人亦没有待在崖边,肩并肩地继续散步。

    妮娜忽然留意到自己手掌有点血迹,继而发现顾游的双手手掌都有血痕,不禁惊道:“你的手。”叶惟抬起双手摊开,被石头擦破了皮而已,“没什么,不用打9l”

    “给我看看。”妮娜小心地揽过他的双手,好几道的大血痕,看着就疼,心头闪过曾经以为他不肯穿耳洞是怕痛的好笑想法,也不知自己怎的,她低头往那双大手吹了几下,“不痛不痛,痛痛快走。”

    叶惟顿时哈哈失笑,又听她故作认真的道:“别笑,有用的”他双手握拳举起,“嘻哈,都好了”

    “为什么我们之前不这么说话?”妮娜微笑,好声好气的说话。

    “我一直都这样,是你之前认定我是个呆子。”

    “那全是我的错了?才不是,你之前要不不说话,一说话就气人,而且你就是个呆子。”妮娜冲他呲呲牙。

    叶惟望着大海般的湖景,湖边的一道道游人身影也不能影响它的壮丽,似乎跳脱的道:“你知道安大略湖为什么叫安大略吗?”妮娜怔了怔:“不清楚。”他继续道:“因为‘Outart来自易洛魁语的‘aana,,意思是‘美丽之湖,,不骗你。”

    妮娜翻了翻白眼,明白他什么意思,自己住在这里这么多年都没学会,人家来了一个多月就知道,谁是呆子?

    “是的,我是个笨蛋。”她嘟囔,尤尼克还思考宇宙,大概这就叫学识广博,叫思想深邃吧,其实应该也是优点

    “不,你不笨,你很优秀。”叶惟一边走,一边笑道:“只是我们每个人都不同,你让我来一段艺术体操,我会搞砸的。”

    “谢谢……”妮娜看看他,真的超级大量,这让她有些羞愧:“对不起,这段时间我都在抵制你。我那些朋友还嘲笑你,尤尼克,我不喜欢他们那样的,这很没劲……”

    她说着又有些苦恼,“有时候我搞不清楚,他们笑你的时候,我想帮你说话,但我又怕被他们说我是呆子,说我不酷,这些事情好像很重要,但我又觉得其实不重要,我觉得他们是错的……”她摇摇头,笑道:“刚才的话当我没有说过。”

    “我都听到了,你只是并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叶惟想起日光小美女》的故事,有感而发的道:“这不只是你的问题,是每个人身处于一个社会中,所面对的一种共同的困境。高中学校是你的社会,这个社会的主流观点,是那些所谓的酷小孩是对的,是成功者,赢家;书呆子是错的,失败者,输家。

    也许你有时候觉得这种定义不对,但你只是想想,你不敢去反抗,因为那是对抗一个社会,对抗你的世界。妮娜,要敢反抗不是件容易的事,要有这么一种心态:去你的,狗屁主流,我有我自己的观点”

    “噢……”妮娜听得若有所思,没错了,他很有自己的见解……

    在昨天她可能还不想听这些,现在却想听到更多,她问道:“那你呢?你做到了对吗?”

    “算是吧,暂时,这需要一直努力。”叶惟微仰起头望着在变得乌黑的天空,“好像快下雨了,我们回去吧。我给你个忠实的建议,不要太过在乎别人的声音,他们知道些什么呢?重要的是,你自己想成为怎么样的一个人,你想做出什么事。”

    “你是说梦想?”妮娜跟着他往回家的方向走,想不清楚的神情,“我有很多想法,我想拿奥运会的金牌,我也想做个旅行家,我还想做个演员,对了,饰品设计师我想有自己的珠宝行和品牌……笑吧,你想笑就笑吧。”

    “为什么我要笑?”叶惟对此才感到好笑,“每个人都有着很多梦想,成为旅行家不只是你的、也是我的想法,你想去哪里?我要去亚马逊丛林。”妮娜莞尔一笑:“我去欧洲就好了。那你最想做什么?”

    “拍电影,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拍电影。”

    “导演的那种拍电影?”

    “是的,导演那种。”

    “你起码知道自己最想做什么,我都不知道。”

    “慢慢你就会知道的,其实我也有很多迷茫,谁会没有……”

    “海绵宝宝?”

    两人相视一笑,她就想问问他为什么会喜欢看《Ufabu》,是不是又是她误解了什么,突然这时,飘来一大片乌云的天空哗哗地下起了小雨,让公园里所有游人都一片手忙脚乱,清凉的雨水打在身上,也让两人加快脚步小跑起来。

    “等等。”妮娜脱下了自己的牛仔外套,披到了他的头上遮着风雨,顺手抹了抹他额头的雨水,“你感冒刚好,不要又冷着了。”

    叶惟转头看着她的笑脸,流转着温柔、热情和善意,曼妙的身子却因为寒冷而微微发抖,他连忙把外套披回她身上,“我的感冒只是个意外,我不容易感冒的,倒是你别冷着。”

    他又把身上的夹克脱下,双手举起遮盖着她的头顶,雨水落在夹克上,打得哒哒的声响。

    “但是……”妮娜又想说什么,他却很用力地把夹克捂了捂她的头,“我都被浇透了,你还没有,别但是了,罗嗦。”

    在这个时刻,两人就像搂在了一起,他在低头,她在抬头,脸庞凑得是那么近,眼睛看着眼睛,好像有什么怦的一声碰撞了。

    妮娜心动了,她知道的,她又不知道,因为这种心动的感觉很不同,很不同……

    不是因为对方是个酷小孩或者是个运动健将,没什么原因,就是……心动。

    这让她有点不知所措,竟然说道:“尤尼克,玛丽有意思继续跟你约会,放心,我会帮你安排的……”

    “不,我不要。”叶惟摇头,眼神定定地看着她,心中是一股非常复杂的感觉,压下那些不该有的怅惘,让那嫩芽萌发般的心动占据心头,向前看吧,向前看吧

    “为什么?你不是同性恋,你单身,为什么不肯约会……”妮娜的话声突然停下,被他的左手搂住肩膀,心跳骤然很快很快……

    叶惟扬了扬嘴角:“因为我对她没兴趣,我对你那些朋友都没有兴趣,因为我想跟你约会。”

    “我?”妮娜一下红了脸,拨了拨被雨水打湿贴在脸上的发梢,明亮的双眸微弯,“那我们约会好了。”

    “你完了,你会爱上我的。”叶惟一笑,不由把她搂得更紧,“你完了。”

    “我今天才发现你真的很……”妮娜还是没有口是心非的说刻薄,由着心动地笑道:“很酷。”

    “当然,被淋透的人可是我。”

    “哈哈”

    淅淅的细雨中,色彩斑斓的树林路上,米黄色的夹克下,两人谈笑着奔走回家,周围一片凉意,心里却一片灼热

    这场雨下得真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