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谁能想到第一次创作会议,小老大就准备得这么充分?

    人到中年的白人艺术指导唐纳德-格雷厄姆-伯特(caIGraamBur没有想到,正有点儿尴尬。

    唐纳德之所以会坐在这里,源于王颖的牵线,他和王颖是多年的老友和搭档了,他的入行处女作就是《喜福会》,后面又合作过《芳心天涯》、《世界中心》和《都是戴茜惹的祸》。年初拍完戴茜之后,他就处于待业的状态,直至加盟了日光小美女》。

    (另一个世界,唐纳德后来成了大卫-芬奇的长期搭档,并以26年的《本杰明-巴顿奇事》拿下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

    正值壮年的白人女布景师希瑟-莱夫勒(TaLeffe同样没有想到,宽胖的脸上流露着惊讶。

    她之所以在会议室,则是因为詹姆斯-沙姆斯的牵线,她是个刚入行没几年的新人,处女作是20l年的独立影片《吉米秀》150万成本,收了03票房),然后几年间又为6部电影工作过,最出名的是《情归新泽西》,而还未上映的《吮拇指的人》的投资商之一是泰德-霍珀的制片公司“这里是那里1Tat-prtIc”,一来二往,她有了这次加盟。

    (另一个世界,希瑟后来以214年的《美国骗局》得到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布景师提名。)

    迈入中老年的白人道具师托尼-波纳文图拉cBcavctur也没有想到,入行这么多年,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从波纳文图为193年的《暗黑天使》做场务工头起,他已经入行2多年了,为近40部影视作品工作过,什么类型都有,好的坏的,其中有烂的传奇《富家女之恋》,也有至今的个人代表作《非常嫌疑犯》。

    他的加盟是彼得-赫勒的成果,《乔丹传人》的道具师正是他,当赫勒提出这个人选,叶惟一看到《富家女之恋》就觉得有一种宿命在里面,所以点头同意。

    不过波纳文图是个不愁工作的大牌道具师,等着明年夏天上映的《家有仙妻》可是660万的制片成本,而且就在他同意加盟之后没几天,乔治-克鲁尼编剧、导演和主演的《晚安,好运》项目也找上了他,档期冲突,只能二选一

    因为和赫勒的交情,以及行业信誉,他并没有撤消口头承诺,而是选择了争议巨大的日光小美女》。

    (另一个世界,托尼-波纳文图拉加盟了《晚安,好运》,走向事业的巅峰。)

    三人组成了一个充满才华、经验丰富的强大阵容,是很让人满意的;此外美术组还有一个重要人物美术设计师还未确定人选,这是因为要先确定导演想要的美术风格,艺术指导一番合计后,再找适合的美术设计来执行和统领设计工作。

    艺术指导则是统领美术组、摄制组和服装、化妆的人,在美术会议商议之初,唐纳德当然有责任拿出自己的那份概念草图,他也有带来了,只是在叶惟的这份面前,实在是有些少得不够看。

    希瑟和波纳文图还好,现阶段他们不需要做多少的概念图,然而他们的那份剧本解析,都做得很潦草。

    所以三人一方面既是不由赞叹叶惟的认真和专业,另一方面怎么好意思,被个青少年新人教训丨了……

    会议室静悄悄的,赫勒心中在忐忑,这是惟格给老油条们的一个下马威吗?准备充足是好事,但没有事先跟大家说好你们要准备到什么程度,这就欠缺处事的圆滑了,除非是有意的下马威。

    这样做事不是不行,可是他认识的Y不是这种苛刻严肃风格的导演,难道真的变了?

    他们在看叶惟的概念图,叶惟也在看他们的准备材料,看着这些简单的草图,那张年轻的脸庞笑了笑,对众人赞道:“老兄们,工作都做得很好,很适合,它们给了我很大的参考空间。”

    听到他这么说,众人都不禁一笑,会议室的气氛顿时松了下来,这个电影神童果然是个好相处的聪明人。

    赫勒心里呵呵的笑了,神童就是神童

    不管这是不是个下马威,大家的确有点准备不足,VIYR勺巨量准备放大了这点,但他没有盛气凌人,没有责怪,没有得意洋洋,而是帮大家圆了过去,没有着眼准备的数量多寡,却着眼于他们的概念图的完成程度。

    在初次会议,各部门的概念图简单粗略才是专业行为,如果一上来就是高度渲染的成画,那是不行的,你是导演还是导演是导演?只有导演是决定最终的电影画面和效果的人,他们的工作是提出概念、参与商议和执行导演的决定

    Y似乎废话的一句“很适合”,其实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会议室里没有人有错误,这鼓励了士气,也得到了人缘。

    就连下马威都达到了,看看这一大叠文件,谁还敢轻视这位年纪轻轻的国王?

    轻视?要说三人之前有没有这样的想法“再怎么天才也是个小孩”、“这份工作不难”,肯定是有的,现在也不能说完全没了,不过他们知道,这种心态只会让自己搞砸和出丑

    就眼下这个阶段而言,VIYf把工作做得不但不逊于成年导演,而且非常的出色。

    无论是场景插画、道具草图、关键帧,光是精妙的画工就让人惊奇,表现出的概念也让他们豁然开朗,十分直观地明白导演想要的效果。叶惟的年龄和资历,并不是制片的绊脚石,只是耀眼的光芒。

    看着几场戏的分镜图的毛瑞尔也在暗赞,所以说当VIYR勺摄影师真的很幸福,有这么精细的分镜,他奶奶来都可以扛好摄影机。

    “惟格,你会着暖色调?”赫勒一边看图一边问,帮忙把话题说开。

    “是的绝对的暖色调。”叶惟点点头,这时看到一张唐纳德画的大众巴士的草图,剧本上写的只是“大众牌巴士”,什么型号、什么外观都是可创作的地方。

    有一个前提,车子必须是大众巴士,其它任何的旅行车、房车任何品牌的任何车都不行。

    因为大众巴士是上世纪6年代的嬉皮士运动、整个嬉皮文化的重要元素,在那个年代,几个嬉皮士开着一辆小巧的大众巴士到处去,这是历史的一幕画像。在这个故事里,大众巴士是一个灵魂地位的象征,中产家庭的一家人都成了嬉皮士,最终打破了主流社会对于成功失败的定义的枷锁,奔向了自由。

    此外爷爷显然一直就是个嬉皮士,从那个年代过来的,家里的旧巴士也是他的,而坐着大众巴士离家到处去、最后吸毒而死正是嬉皮士的归宿。

    嬉皮精神也是公路电影的一大精神,从《邦妮和克莱德》就开始了。

    至于这辆巴士的型号和颜色,其实也由故事注定了选择:一,必须是6年代的一款经典车型;二,刚好够坐六个人的大小;三,它像阳光一样淡黄色,全黄不利于视觉的感官,那么就只有经典的黄白色可选。

    虽然这些是情理之中的决定,叶惟还是要说一下以确定,扬了扬这张巴士草图,说道:“改为车尾更小一些的型号,那样放爷爷的尸体时才会困难;黄白色,当然要旧,有点凹痕,车子的内饰也要做做,突显年代和爷爷的背景设定,这是辆极不常用的尘封的车;而车身外部有没有涂鸦,各做一个版本让我看看,有涂鸦也要精简,不要画得整辆车都是。”

    众人纷纷点头,唐纳德和波纳文图拉都作了记录。

    会议开了一个下午,最后可以说取得了圆满的成果,很多方面超乎了第一次会议的范畴,大家对叶惟的意图清楚明白,可以展开下一步工作了,在多伦多完善各部门需要的人手、勘景、到道具仓库和市场找道具和造道具……

    制片上也要继续筹建剧组、确定演员。

    这些工作可快可慢,影片的拍摄期已经定于明年的4月6月,还有一段充足的时间来做筹备。

    各部门的筹备工作量多不多,其中一大关键要看部门得到的预算多不多,没钱什么都做不了。而这次制片组给了美术组相当多的预算,因为叶惟非常注重影片的美术表现,所以美术组就不算清闲。

    有职业道德、有志于做出一番成绩的人都会为此而高兴,唐纳德他们毫无疑问不是混吃等杀青的人,都满怀着于劲。

    拍摄期之所以不在暑假,而安排在4月6月,还要花一笔钱给小演员请老师授课,又耽误时间,是因为这样才有望于明年年底上映,这是未定的A方案;B方案则是明年拍好做好后,放到2UU年参加圣丹斯电影节,然后是全年各个电影节,再于2UU年秋冬季上映。

    B方案是小成本独立影片的正常发行策略,像《大人物拿破仑》在203年夏天就拍好,204年l月在圣丹斯首映,6月登陆影院展映,从开拍到上映一年时间,这算快了,多的是影片超过一年半、两年时间。

    但日光小美女》不是正常的独立影片,2UU年秋季叶惟都18岁了,也就失去了未成年的宣传点,就这个项目来讲,上映时叶惟年龄越小,宣传就越有利,影片就越传奇。而且谁知道两年过去,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位神童,或者曾经的神童?

    因此梦工厂发行部才会这么着急,制订了个从开拍到上映半年时间的A方案。

    方案永远是方案,实际怎么样还要视乎一路下去的宣传效果,如果届时达不到预期的节点上,无法进入到上映前的宣传期,那只能走B方案,或是新的C方案。

    在这个问题上,有没有巨星加盟有着巨大的影响,有的话宣传很容易热起来,神童巨星更可以士话题爆炸。

    至于要不要冲击颁奖季?谁都知道,有什么疯狂的梦想,都等成片出来看看品质再说吧。

    会议结束后,叶惟搭车回到了士嘉堡杜波夫家,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他想自己是时候买辆车了,工作开始要到处跑,没有车真不方便,还好美国的驾照可以换加拿大的驾照,申请办理一下就行。

    夕阳的余晖映红了天空,前院里的妮娜一看到他,顿时走来,好像在等待他似的,脸上的表情跟平时完全不同,带着歉意的微笑,还有些温柔?反正白眼、漠然、鄙视什么的都不见了。

    她又怎么了?叶惟真有些疑惑,他对她是没意见的,打招呼、交谈都正常,但她上次跟他说话是……返校节那天?不对,那天她什么都没有说过,哦好像是看《UfaUu》第一集那天,对,半个多月了。

    “尤尼克。”妮娜走到跟前,挽了挽额边的秀发,双眸流转着柔光,道歉的说:“对不起,我误会你了。”她说着傻傻的失笑,似尴尬似羞赧的道:“我是今天才知道,哈哈,我真是个笨蛋对不,哈哈……”

    “你知道了?”叶惟噢的一声,终于还是被认出来了,这样也好,省得再挨她白眼。

    “嗯,我才知道你原来是”妮娜的脸烧红,敲敲自己的脑袋,“我早该看出来的,居然还给你做了那么多蠢事,我真笨……其实你一开始就可以告诉我的啊,我不会介意的,真的,我们可以做个好朋友。”

    叶惟微微耸肩,笑道:“我没有想故意瞒着你,米哈埃拉说你可能保守不了秘密,这还可能会打扰到你的正常生活,就让我别说,我尊重他们。妮娜,我一直很感激你的好意,那并不蠢,所以我们没事了?”

    “当然”妮娜高兴的叫道,探手去捏了捏他粗壮的手臂,“我一直都想有一个同性恋朋友。”

    “……什么?”叶惟顿时愣住了,全身的肌肉都一下变得紧张,指指自己,“同性恋?我?”

    “是啊……”这反应不对劲,妮娜的笑容僵住,双眸往旁边转了转,好像在询问旁人,“不是吗?”

    “当然不是”叶惟大声地表明性取向,看着她的俏脸变了脸色,真是啼笑皆非:“我是百分百的异性恋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尤尼克,你不用害怕出柜的,而且我不会跟别人乱说,我真的不会介意……”

    “打住,我非常、非常认真的跟你说,在这方面我不会开玩笑,也不会撒谎,只有一种情况下我会是同性恋:我是个女生”

    “那你是不是女生?”

    “不”

    妮娜一脸“这说不通啊”的苦样,跟在走向主屋的顾游旁边,又道:“但是,有人看到你和十一年级的戴米安-拉什玩得很近,举止还很亲密,他是同性恋,你知道吧?”

    学校里的传言总会那么多,她不是个热衷八卦的人,却还是能听到一些风言风语的,最近有说学校来了个天才,读书好的天才吧,还有一宗关于同性恋,关于尤尼克,她就上心打听了一下,还以为自己都明白了,他却说不是?

    叶惟瞥瞥她,好笑的道:“你刚才还说自己一直想有个同性恋朋友,那你是同性恋吗?我也是这样,我跟戴米安只是朋友,他不错的,很有艺术天赋,我喜欢这个朋友,就是这样。你有没有听过谣言止于智者,别傻了。”

    我傻?妮娜深吸一口气,恨恨的咬着嘴唇,脚步慢下来,看着他走进屋子……我才不傻她突然想起什么,连忙跟上去,问道:“等等,那你刚才说的秘密是什么?什么秘密?说啊,什么秘密”

    “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哥哥。”叶惟随意地回答。

    “不可能,天啊”妮娜气恼的叫了声,这家伙的“幽默”真能气死人,“我只有一个哥哥,告诉我……啊你是他们领养回来的?领养个6岁的家伙?”

    “不是,只是说笑,好吧我告诉你了,就说一遍,我是个电影明星。”

    妮娜真的快被气死了,这家伙在一通乱说什么,看那部什么《UfaUu》看神经了吗?

    “你要是电影明星,我还是超级英雄呢”

    “哪个?”

    “女超人……天啊,真书呆”

    一周北美票房

    9月号-0号,204年

    ————电影————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

    《灵异拼图》———-第l位——-第l周————-104家————B462———624790—2624790

    《英雄》——————第10位——-第6周————1713家————I70———,6——914,618

    《大人物拿破仑》--第ll位-第16周-----1024家———-—*,26-----,364---—622996

    《婚期将至》——-第l15位——-第19周———ll家(6)——201————2,6l1———B360

    本周北美影市只有全年最淡的177万周票房总额,周冠军都表现一般;而《大人物拿破仑》在大规模上映后的第二周继续冲刺,四千万票房是没问题的了,超过100倍的回报率,比《婚期将至》创造的效应还要大。

    媒体们都说它火得莫名其妙,可年轻人们就喜欢,有什么办法。Y和罗杰-艾伯特曾经的影评口水被翻了出来,从票房和人气的角度,这回叶惟完胜艾伯特;而赫斯夫妇为《婚期将至》写的影评也被翻出,成了一段美谈。

    美谈中赫斯夫妇是主角,不再单纯阳光、曝光和人气下降的叶惟是配角,甚至是反派。

    都是神童(虽然有普通神和超神之分),都是小成本影片,都是突然地成名,一对淡然的金童玉女,一个堕落的坏小子。

    《婚期将至》在本周后正式全线下画了,北美票房定格在B5660终究是未能冲进四千万票房俱乐部,144万的差距如同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梦想成真?遗憾?一切刚刚开始。

第一百九十九章 努力就是乐趣    “惟哥,你真的不回来参加返校节了?这可是返校节啊”

    “今年不参加了,明年吧。”

    “你知道那天是周六,周末不工作,回来吧兄弟,我了解你,你是在惩罚自己,你肯定发了疯的只做事,一点都不去玩。兄弟,分手不是你的错,别这样了,回来吧,我们想念你。”

    “我才没有惩罚自己,我是让自己忙着工作,但这是因为我来感觉了,一种新环境、新生活给予我的安静感觉,可以全身心去努力,你明白吗,像返校节这种热闹事、那些非常高兴的玩乐,都会破坏我的这种感觉。我珍惜它,我现在的状态就像……像打开了水龙头,我可不想关上。所以兄弟,我不回去了,你帮我带去我的祝福。”

    “好吧……兄弟,我想说,一个人总是在向前的。”

    “你真是列夫?你什么时候会说道理了?”

    “失恋的不只是你康妮都不理我很久了,哎,我准备在返校节求求她看看有没有转机……如果我看到莉莉,我该说什么?”

    “问好,要是她问起我,你就说惟在多伦多过得很好,向你们问好。”

    “那你自己注意身体,不要拼坏了。”

    过不了几天就到了9月2号,星期六,今年哈佛-西湖的返校节举办日。

    高中部校园早早就一片热闹,官方活动一直从下午-点到晚上9点,全天候的体育比赛,充满趣味性和娱乐性的节目,又有大量的多元文化的美食一直供应到晚上10点,晚上还有学生会举办的“我们的返校节舞会”……

    热闹中没有出现那道天才身影,让人颇为失望。

    加拿大学校没有返校节,周末还是周末,叶惟继续着自己的平静生活,但昨天起他感冒了,多伦多换季的天气还是有些影响力,他可是极少生病的人,要么列夫那家伙成了媲美贝利的乌鸦嘴。

    时不时打个喷嚏,鼻子挺难受的,米哈埃拉要带他去看家庭医生,他拒绝了,普通感冒而已,不吃药自然就会好,他向来如此。

    周日早上,叶惟正坐在前院草坪的木椅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看着剧本画着分镜草图。

    就看到打扮漂亮的妮娜从屋子里走出,又要出去玩了,其实她是个称得上努力的人,平时下学了还要去练体操、练芭蕾什么的,早上也练,在家中有空也练,练得双脚都变形了,并不懒惰,不过在周末她是肯定出去玩的,最近好像还交了个新男朋友。

    “玩得开心。”见她望来,叶惟向她摆手道别,抽了抽鼻涕,继续画着这一个正面双人镜头。

    妮娜扁嘴的微微摇头,没说什么地往外面的大街道走去。

    然而这时候响起嘟嘟的车鸣,有一辆银白色凯迪拉克8V驶来,停下,青春男女们的笑声已经传来,后排车门打开,妮娜坐了进去,抱怨着“不是让你们在外面等吗?”车上的几人望着草坪这边,望着那个画着画的眼镜鼻涕虫,有女生问道:“那是谁?”

    “我的邻居,别管他了,开车吧。”

    驾驶座上的高大白人男生喊道:“朋友,要不要一起出去玩?”

    “千万不要”、“车子坐不下了。”立即响起了女生们的紧张声,妮娜无奈的道:“别逗他了。”又有男生们的笑声:“他是个书呆子。”、“邻居怎么坐你家的草坪?”开车的男生又喊道:“你可以带上你的书,或者画板什么都行”

    “我说了别逗他。”

    “哈哈哈”

    在众人大笑之中,8V开动起来,往外面驶去。

    妮娜,看来那又是个烂人啊。叶惟嗤的一声咧咧嘴,转了转手中的铅笔,继续全神投入那长方形里,添了几笔后忽然觉得不好,嘀咕道:“这样拍太近了,这里应该可以有更深的深度,那就不是正面的角度……”

    想着,画着,充满着乐趣,也充满着挑战。

    以术语来说,观众有两种看电影的方式,积极的和消极的。消极的观众纯粹观看影片的故事内容,很少关心和懂得欣赏影片的构图和镜头;积极的观众不仅享受故事和视听,还探讨影片更深的层面,构图,色彩,镜头运动,道具设置等所有这些信息。

    它们不是初看或只看一次就可以全部看出来的,但正是它们让经典之所以为经典,经得住观众反复观看,每一次都会看到更多的精妙之处。

    对于消极观众,其实什么导演在他们看来都分别不大,比如让库布里克、斯皮尔伯格、李安和他分别拿着日光小美女》的剧本各拍一部电影,他们只能看到同一个故事,一家人出发去参加选美比赛,路上发生了很多事,到达比赛现场,失败,回家。

    而积极观众,会看到每个导演的魅力,不同的讲故事方式,不同的话。

    试想一下,他们会拍成什么样子?

    库布里克也许会用一种荒诞的形式主义,很多的深景深镜头,癫狂的华彩段落,发人深省的思想,像《发条橙》;斯皮尔伯格多半会遵从着商业手法和节奏,重点在于故事的乐趣,一切都刚刚好,像《幸福终点站》;李安会更注重角色们的内心刻画,也许就没什么激动人心的地方,温吞水的表现了一群人和一个社会,像《冰风暴》。

    我?叶惟不知道,他对这个故事已经有了很好的感觉,对美术和摄制也有了把握,不过具体怎么去讲,还有着太多的不确定性,这也是必然的,片场和剪辑室才能出电影。要知道,李安不画分镜剧本

    叶惟的风格?没人能轻易有风格,更没人能在电影做好之前就知道自己的风格,拍处女作要做的就是尽情撒泼,再看看自己的样子。

    在漫漫的导演之路上,他有了一个很棒的开始,别人说他是天才,但决不能自己也这么认为,不断的努力,一点点的积累,才会过上些年头,发现自己已经成长到一个无法被击败的境界。

    “多点呼吸空间吧,不对,似乎这段戏适合用一个长镜头?想想。”

    9月2号,日光小美女》美术组的几位头头(艺术指导、布景师、道具师)和摄制组头头肖恩-毛瑞尔、彼得-赫勒一起来到了多伦多,他们不但要参加第一次创作会议,也要在这边开展一些工作。

    明亮的小型会议室里,年轻的老大坐在方形会议桌的上方主位,另一端是“国王之手”赫勒,两边各坐着两位部门头头。

    第一次会议通常只是谈谈概念,让大家的想法做一次初步的交流,做到心中有数,所以各方准备的文案材料往往很简单。

    然而当众人拿到小老大分派下来的每人一份的导演原画的时候,厚厚的一大叠,他们都不由露出惊讶的脸色,这么多

    “来不及着色了,你们将近着看吧。”叶惟做了个请的手势。

    会议室一片寂静,他们只翻动了几下,就有点尴尬,因为相比之下,他们的准备等于没有准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