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们是无法想象肌肉痉挛和身体紧张可以给艺术创作过程带来多大害处的。当这些痉挛和紧张在人们的发音器官内形成时,就算是那些天生有着一副好嗓子的人,声音都会开始变得嘶哑,甚至丧失说话的能力。

    当演员的腿处于紧张状态时,他就会像麻痹患者一样走路;如果双臂紧张,就会像冻僵了一样,变成木棍,抬起时跟道口的木栏杆完全一样。这样的紧张以及它们所引起的后果也经常会出现在演员后背、脖子和肩膀上。在任何情况下,这些痉挛和紧张都会丑化演员和于扰他们的表演。

    不过最坏的情况就是这种紧张发生在脸上,它会让人的脸扭曲变形,使表情变得麻木、呆板。那时,眼睛就会突出来,痉挛的肌肉会让脸表现出令人讨厌的表情,不符合演员当时所要表达的感情。

    紧张可以出现在横膈膜和其他参与呼吸过程的肌肉中,破坏这些过程的正常运作,呼吸产生困难。所有这些状况必然会对演员的体验、体验的外在表现以及演员的一般自我感觉产生不好的影响。

    ……在创作之前,为了不让肌肉束缚行为的自由,应该让它处于平常的状态。如果我们做不到这一点,那么,我们在舞台上时就会表现得像《我的艺术生涯》一书中所描述的那样。在这本书里写道:因为紧张,演员会紧握拳头,将手指深深地攥进掌心中,或者会钩紧脚趾,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上面。”』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演员自我修养》

    午后的阳光照洒着韦克斯福德艺术学校的校前草地,还在休息时间,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在散步、玩耍或聊天。

    叶惟坐在邻近校区边缘的一棵茂盛橡树下,入神地看着手中的书,关于肌肉松弛的部分。

    因为一来就入读十年级,在表演基础理论课程上,他有落下一些的,为此自觉地补课。

    理论这东西好像不懂也没关系,凭着经验就可以做好,但往往就只能那样了,不思进取的演员吃完了青春饭,自然就消失不见,也许当过明星偶像,却是一辈子的小演员。如果有学习理论,萃取前人的想法、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视野则会越发的开阔,就能发现问题,并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他表演起来经常N就算-Tae也显得稚嫩生涩,很多的表演痕迹,演恶搞喜剧还能勉强地过关,演正剧就格格不入了。

    除了是因为技巧不足、对表演的感知缺乏,也是因为基础修养的浅薄,好像如何松驰和控制肌肉,他做得很不够,只有做好这一方面,才可能有成熟的表演。

    不懂表演的人不知道这有多么重要,这又有多么困难。“身体是自己的”,这是句谎言,试试做个左边脸上扬、右边脸下降的呈形的表情?未经过训练的人,定然会两边脸的肌肉颤抖个不停,根本做不了。

    这就是为什么普通人演员就算创建了角色、投入了巨大情感也表演生硬,给人一种很假的感觉,这就是肌肉的控制。

    表演是一种超越真实的真实,要控制就先要松驰,不只是脸部,而是全身的每一块肌肉。要松驰又得先发现,明显的高度肌肉紧张容易发现,一个微小的连出现在什么地方都无法立刻感受的紧张就难找到了,非常困难。

    那种时刻就这样,明明知道演得不好,却不知道怎么可以演好,找不出问题,更不要谈解决。

    导演,是帮助演员们完成这些工作的人,所以为什么一个懂表演的导演会是更好的导演,这只是其中一个方面而已。

    但说到底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自己的表演状态,伟大的导演也不能让一个小演员变得伟大,伟大的演员只能因自己而伟大。

    “嗯……”叶惟一边看书,一边思考,又看了一页后放下书,躺到草地上,按照书上说的训练方法做起练习,他放松着自己的身体,默默观察着每一块肌肉的状况,让它们放松、再放松……

    还好在这方面,他不是只菜鸟,跟运动训练是一样道理的,他有放松和运用肌肉的经验。

    透过大树的枝叶缝隙,望着湛蓝的天空,渐渐的,全身松了下来,只是还有一处地方隐隐的绷紧,横膈膜?胸口?是心脏。

    今天是9月14号,两个月了。

    青春的两个月,是多么宝贵。

    眼前闪现过那张没有模糊半点的脸庞,他微微闭上眼睛,集中心思想象起一只猫蜷缩睡着的样子,然后模仿起它的睡姿。

    这对梅丽尔特里普来说大概像12的数学题,对他却不是轻松的事情,肌肉有动作,肌肉不能紧张,任何一块都不能

    观察发现哪块肌肉紧张了,就去消除它的紧张,然而像打土拨鼠机一般,成功消除了一块,就发现有第二块、第三块的出现,他直面着所有的哪怕最微小的变化,努力让身体达到一个在运用但整体放松的状态。

    寻找、确定、消除、另一边,确定,消除,又有……

    过了一阵,叶惟把自己弄得有些晕了,正如书上说的,他开始分不清楚哪块肌肉是哪块,好像鼻子长到了肚子上,像脖子跟脚踝连在一起,甚至意识都在模糊不清,一股困意涌上心头。

    该死,不就是表演吗,我才不会被难倒

    “看,妮娜,看那边,你那个怪胎邻居寄宿生”

    “啊?是的……是他。”

    “他看上去好痛苦,不会是吃了什么有毒的野草,中毒了吧?”

    妮娜一听顿时大惊,缩成那样的,看着像虽然已经对尤尼克彻底心灰意冷了,在这种时候,她还是急忙奔过去,又见他身边有一本什么《演员自我修养》,脸上没什么痛苦的神情,他突然睁开眼睛,嘿的一声。

    她翻翻白眼,走回去跟走来的几个朋友说:“他没事,在做某种表演练习而已。”

    “是吗,中午也不休息,真努力。”

    对这话妮娜是认同的,努力也许是尤尼克做人方面唯一的优点了,他去爱静阁亲戚家住的时候怎样不清楚,他住在她家的时候,总是努力得过头,很少出去玩,电视就看周日那部幼稚剧,其余时间几乎都在看书、训画画什么的。

    他似乎很懂画画,经常拿着一本古怪的画薄画,好像是在画漫画,一种兴趣爱好。

    她从房间的窗可以看到的,他每晚忙活到10∶3准时入睡,第二天6∶6准时起床,生活单调,睡得挺多。

    因为在那一次之后,就不一起晨运了,她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足球水平真是进步神速,今天早上他在树林踢,她无意兼悄悄的看了一会,这呆子要么本来就是个足球高手,要么是个足球天才。

    他的脚法简直校队那些人也就那样吧,不过足球不是乒乓,是团队比赛怎么就是个胆小鬼娘娘腔书呆子呢。

    “VIY我来了多伦多,有一场秀,要出来饮一杯吗?”

    “噢我想去,你这么明媚动人的女生,我怎么能拒绝?但我忙不开,又要做家庭作业,又要工作,甜心,抱歉。

    “哦好的,这几天,有空就打给我。”

    夜色笼罩着多伦多,简雅的小房间里,叶惟放下手机,继续埋头书桌上的绘画工作,打来的是个之前在纽约时装周认识的女模特,十八还是十九岁?他都不记得她的年龄和名字了,都怪那天有好些模特跟他交换了号码。

    有些东西不同就是不同了,做朋友可以,别的暂时没什么兴趣。

    而且真的要忙工作,跟美术部门的第一次创作会议月底就要进行,他要准备好会议足够用的概念图,像场景插画、重要画面(关键帧)和分镜图。

    场景插画是些空镜头的绘制,展现内景、外景的面貌要求,这对于所有需要搭景的超现实影片都十分重要;关键帧则是采取故事最重要的节点,用精细的光影加以描绘,它通常不是正常的分镜画面的尺寸,作用在于展示,用以拉投资、各种游说,以及向剧组人员们提供精确的画画气氛和影片风格,最后不一定会那么拍出来。

    事实上这些工作可以由别人来做,一般是这样的,雇请一个或多个原画家,画出一些概念草图,再由导演决定要不要起用哪一份草图,起用之后,导演再向画家细说自己的想法和要求,画家再把草图高度渲染为原画,提供给美术组、摄制组使用。

    谢谢了,我自己来

    叶惟握着铅笔在画纸上画动,倒不是为了省钱,既然自己有这个能力,想要什么效果、风格、基调,自己画最清楚。

    但这次确实不同于《天使之舞》和《婚期将至》,就算他是一个控制狂,他也要跟美术指导一起工作,以后有些分镜是要一起确定的,精细的故事板要由分镜师团队来做,或者不做。

    因为故事板(黑白,还不是彩色)对一个低成本现实题材项目来说,既不是很重要,也有点奢侈了。

    我就要奢侈。叶惟想,这是自己真正的长片处女作,那么艰难和幸运才得到机会,没有理由不做到最多最好

    相比表演,这些工作对他就顺手得太多了,充满着激情和灵光。

    铅笔在画出一道道线条,尽自己所学,尽自己所能,他画着一张张的草图,又细细地渲染……

    “这堂表演训练课,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叫做木偶游戏。”

    时间渐渐过去,第2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落幕了,到了九月份的下旬。

    韦克斯福德,学校大楼里一层的一个表演室里,地板上正坐着二十多个的学生,围成了一圈,站在中间的白人女老师罗谢尔正笑说着什么。

    木偶游戏结合了想象的形体的伸展、控制和放松,形态姿态的变化与肌肉的必要紧张和心理感觉,形体状态与发声的关系等练习,有着多个训练项目,是肌肉松驰与控制的中阶基础训

    罗谢尔老师一边亲身做着示范,一边说道:“现在,大家先站起来,放松你们的肩膀,两手自然地下垂,双脚分开,与肩膀同宽,颈椎与腰椎自然地平直站立,身体放松,眼睛自然地闭合,面部放松,嘴巴微张,下巴放松。”

    周围的学生们都在跟着口令去做,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全身放松,一张张青葱脸庞上也更多是不自然,越去留意就越紧张。

    叶惟没有,经过这段时间以来的努力训练,不表演只是站着的话,他可以轻易地让自己进入全身放松的状态。看看四周的众人,虽然直接读十年级和经常请假,他想自己也没有怎么落下嘛。

    “现在,想象自己的头顶、手肘、手腕、指尖、膝盖、脚踝都有一根线,被我提在手里,头部的感觉就像是个放在你脖子上的气球,很轻很轻,飘飘然的,好了吗?”

    罗谢尔老师微笑地环顾着学生们,抬起着双手,手指摆动,道:“我是个木偶师,你们看我的手势,听我的指示而动作。”

    学生们纷纷点头应好,突然这时候,原本放松地站在那里的顾游,好像发羊癫一样全身抽动起来,双手双脚乱动个不停。

    众人顿时都错愕的望着他,就连罗谢尔老师都怔住,随即有男生也有女生都笑了出声:“哈哈”、“他在做什么?”、“顾?”

    老师的手停住,叶惟也停下了,罗谢尔老师若有明悟,右手微微地举起,叶惟的右手立即一下被扯起来般抬高,老师又作势拉拉面部,叶惟的脸庞立即被扯动起来,尽管还不能完全自如地控制肌肉,嘴角、嘴角等却都跟着线而扯动

    “很棒很棒”罗谢尔老师明白了,不禁大赞,跟众人笑道:“看看尤尼克-顾,你们以为他在做什么?在我说了我是个木偶师,他就已经开始表演了,这太棒了。”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面面相觑,目光又都看着顾游,原来是这样,不是他发羊癫,是他们反应慢……

    “尤尼克,谢谢你的演示,接下来和大家一起听我的口令做吧。”

    老师向叶惟示示意,不是每个学生都是天才,慢慢来。她点点手指,叶惟的脑袋轻飘地点点头。老师就继续示范着说道:“那么现在,大家想象自己的双手被线提起,提到高过头顶,双臂慢慢伸直——”

    学生们照着口令举起着双手,形态动作最像一个木偶的人,还是叶惟。

    罗谢尔老师走来走去,帮助那些有着多余紧张的学生寻找和排除,她走了一圈,在叶惟那只看了几眼,赞说很好就走开了。

    天才?叶惟更喜欢一句话,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第一百九十七章 谁会得到VIY    艾伦河金加盟日光小美女》

    这个消息先在内部传开,整个制片团队都欢欣鼓舞,监制高兹曼对此也相当满意,阿金真是一个非常棒的人选。演员加盟向来是宣传点,得到承诺后就可以公布的,就算以后又退出都是常事。

    支会了阿金一方,普雷通当即向媒体们宣布了新情况。

    不能说业界地震了,因为阿金还没那么大的份量,却绝对的一片哗然,阿金也不是无名小卒

    在日光小美女》的人选话题上一向有着很多的争议,尤其在VIY表现出堕落倾向之后,就已经有媒体把加盟《阳光小美女》定义为“冒险”、“疯狂”、“愚蠢”等负面词汇,他们不看好会有哪个知名演员加盟,预测会是像《婚期将至》那样找来一些普通和新人演员。

    谁能想到,第一个吃西红柿的人,竟然是70岁的老戏骨艾伦河金跟叶惟相差了54岁。

    惊人的决定阿金方面的发言人证实了这事,表示了阿金对于这次出演的期待:“美国是一个相信任何事情都可以实现的地方,艾伦欣赏叶惟的梦想和才能,也对剧本充满了兴趣,他们有了一次愉快的面谈,加盟是水到渠成的事

    老灵精?老糊涂?

    两种声音一同响着,而随着这条消息,聚光灯下,那道黑发身影又出现了。

    纽约布莱恩公园,春夏时装周让这里变得人山人海,夜色降临,公园入口外的第六大道上,娱记们的相机闪光灯追逐着每位到场的明星名人,这时又是一阵光芒闪耀,一位在纽约的稀客,今年横空出世的电影神童,叶惟。

    “VIY”、“一个人来看秀?”、“还在藏着女朋友还是在公园里面?”……

    娱记们纷纷跟他打起了招呼和开玩笑,希望他多停留一会儿,说点什么,他现在可是话题制造机。

    他穿着白衬衫和黑色休闲西装,卷起双手衣袖,配合新的发型短碎发,显得十分清爽神气,俊朗不输模特的脸庞上挂着微笑,他朝他们望了望,眼神噬人般明亮,就在一位男助理的伴随下走进了公园。

    闪光继续照亮他远去的背影。

    夜幕下的公园灯火通明,大帐篷秀场里正是NhceI11a品牌的亮相,T台上一位位身着不同的漂亮衣服的女模特走着猫步,展现着服装的时尚和自身的美丽。周围的观众座无虚席,靠近T台两边的是明星名人们,众人的目光随着模特的走动而动。

    摄影的焦点不但在T台上,还在T台边,其中受到记者们关注的一处区域,有海顿-潘妮蒂尔,有叶惟。

    他们很想拍到两人亲密交谈的照片,可惜两人不是相邻坐着,隔了几个位置,不能说成是约会,只是出现在同一个地方。

    布瑞恩拨通了助理托森的手机,叶惟在纽约的活动由托森负责打点,他有点紧张的问道:“惟格和潘妮蒂尔情况怎么样?”

    他没有和叶惟说清楚,安排出席时装周,除了曝光,还是制作个机会让叶惟和海顿潘妮蒂尔相识。

    作为经纪人,布瑞恩最大的工作是给叶惟找工作,但他和公司都对叶惟有着高期望,对于王牌客户,他们的婚恋情况就不得不理了,惟需要一个新女朋友,他也肯定会有新女朋友。

    好的女朋友可以⊥他的事业和生活都得到提升;差的女朋友会把他带入泥潭,让他沉迷享乐,或者意志消沉。

    以前惟和莉莉-柯林斯恋情稳定,布瑞恩在这方面很省心;两人突然散了,惟闹得几乎不可收拾,这变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要给惟找女朋友不难,事实上这小子现在很抢手,他的优秀、他的独特都让他吸引着同龄女星们,如果不是跨族裔恋爱需要些感觉、开明和勇气,亚裔男生还受着很多刻板印象影响魅力,惟会让她们发狂的。

    就算这样,一定会有一个又一个女生扑上去的,有因为名利,有因为被吸引……最后会是谁得到天才坏小子?

    布瑞恩最希望是艾玛-罗伯茨,只是被朱莉娅-罗伯茨那边团队警告了;而这时候,突然出现了惊喜,潘妮蒂尔的团队告诉他,对认识叶惟,潘妮蒂尔是积极的态度,也就是有好感

    海顿潘妮蒂尔其实比艾玛-罗伯茨还适合,现年15岁,最火热的童星之一,她从4岁起就开始演电视剧,至今在十多部电影和电视剧里演出,克里斯汀图尔特之所以能演《战栗空间》,是因为开拍前潘妮蒂尔放弃了角色,斯图尔特才能顶替上去。

    潘妮蒂尔今年有三部电影(《流行教母》里配角,一部未上映独立电影主演,一部电视电影主演),明年有两部电影(一部主演,一部配角),正处于上升的势头,如果她和惟恋爱,那真是双赢的组合,一对金童玉女。

    但布瑞恩知道,以VIYR勺性格,稍有强求都不行,所以他悄悄安排了这次看秀,期望惟和潘妮蒂尔自然而然地擦出火花。

    “他们认识了,好像很谈得来。”托森先说了好消息,又道:“但我看惟格对她没什么意思。”

    “怎么说?”布瑞恩顿时皱起了眉头。

    “看完秀之后,他拒绝了潘妮蒂尔到别处玩的主动邀请。”

    布瑞恩听了几乎以头撞墙,这说明潘妮蒂尔大有兴趣进一步发展,惟格在想什么到底想要什么女孩,潘妮蒂尔不漂亮吗?他叹息问道:“潘妮蒂尔有什么反应?”

    “就我看来,她没有生气,也没有坚持,他们没戏……”托森说。

    惟,你总不可能找到又一个莉莉-柯林斯啊布瑞恩无奈,忽然一惊:“那些模特,那小子不会看上哪个模特了吧

    这是他对这次活动的顾虑,模特中太容易出差女友了,知名模特不会喜欢个小年轻,就算好上了也是姐弟恋,小模特则只会吞食惟的名气,对其事业毫无益处;而且一旦惟喜欢和小模特恋爱,换女友可以像模特换衣服换得那么快

    “我看到的是有几个少女模特跟他交谈认识,我看不到的应该有更多,你知道惟格怎样的,他和每个女生都谈得很欢,她们像想吃掉他,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看上哪个。”

    感情这种事,经纪人能做的就是撮合和说清利弊,布瑞恩只希望是托森判断错了,惟其实是有兴趣和潘妮蒂尔约会的

    一周北美票房

    9月-号9号,204年

    ———电影---------排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

    《英雄》———-第l位——-第2周————2家(6)———645B———13,632—37,2I86

    《大人物拿破仑》—第14位-第13周——-3家(180—487——430836——77618

    《婚期将至》——第37位——-第6周———26家(6)———6———55,82———B-8,67

    本周北美影市,《英雄》蝉联了周冠军;《大人物拿破仑》继续发力冲刺,扩大着商业奇迹和流行现象;而《婚期将至》首次平均单馆票房跌破一千,这意味着它离全线下画不远了。

    “惟,你和海顿潘妮蒂尔?”

    “哈哈哈,没有的事,秀场那么多人,那么多女孩,难道都跟我在约会吗?我算是谁?”

    “我是想跟你说,这周周日晚上3,我主演的电视剧《UfaUu》在尼克频道开播第一集,你记得吧?”

    “记得,不过我不看尼克频道很多年了,就连《天使之舞》在上面播的时候,我都没有看。”

    “我不管,你一定要看,我想问问你我演得怎么样。”

    “我尽量收看,你知道我现在住在寄宿家庭,屋子里的电视有另一个人争,好消息是周日晚上她通常会出去玩的

    “她?”

    “是的,她,房东的青少年女儿,傻里傻气的。”

    “哦……漂亮吗?”

    “这方面倒是不错,傻气但可爱。”

    “我,我想说,惟,我的意思是…我不是一个小孩,我不是。我要说了我知道自己的感受,我心动了,对你

    “噢谢谢,我告诉过你了,我不适合你,你也不适合我,我们显然不在相同的频道。”

    “你怎么知道,我们可以先试试……”

    “看看我们是多么平静的谈着这个话题,像过家家一样,艾玛,恋爱不是这样的,也许你该找别的有兴趣的小男生试试。”

    被拒绝了……艾玛苦起了脸蛋,平静?手上紧握着手机,心跳快得好像要跃出胸口,耳朵滚烫得像着火,这是平静吗?

    他就是当我是个小孩,为什么我这么小不点的,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在纽约待了三天,又经过两小时航程,叶惟回到了多伦多,阿金的加盟真是大收获。

    阿金还像个导师,叶惟知道自己可以在阿金那学习到很多很多,不只是表演,包括导演,阿金电影和舞台剧都导过,后者还拿过托尼奖(戏剧界的奥斯卡),又是个乐意指点后辈的好人,他因此又多了一个很棒的老师。

    当他亲自把消息告诉了汉克斯,明显能感到对方的高兴,阿甘,是不是给你壮胆了些?

    另外有一件事很好笑,去看时装秀时,一看到自己的座位几乎紧挨着海顿潘妮蒂尔,他就猜到里面有鬼,托森还以为他没看出来,跟得那么紧,言语那么八卦,不用问都知道布瑞恩在做媒。

    海顿潘妮蒂尔人不错,挺成熟可爱的,他也喜欢她的表演,但约会就算了吧,和是不是有人撮合没关系,是根本不来电,她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外貌和性格都不是。所以布瑞恩又要失望了。

    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已经开幕,回到多伦多的10号晚上,叶惟到了罗伊-汤姆森剧院,出席特别介绍单元影片《撞车》的首映礼。

    这部36万制片费的独立电影的故事关于种族、文化等社会冲突,他对它本身就感兴趣,主演里还有桑德拉-布洛克他最喜欢的女演员之一,“谢丽尔”的梦想演员人选之一。

    当晚,叶惟又被记者们的闪光灯杀了很多细胞,值得的,不但看了一部超棒的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级别的电影,还如愿认识到同样出席了的桑德拉-布洛克。

    她在《撞车》的演出让人叫好,看她的喜剧就多了,演这种严肃题材一样出彩,这个令人喜爱的傻大姐的演技当真一流。而她的开朗亲切也让他印象深刻,没什么巨星架子。

    他抓住机会向布洛克推销了“谢丽尔”,她对此没有一口拒绝,笑说让他先把剧本给她看看,这事交由双方助理做了。

    罗伯茨是好,布洛克也是好,不过机会不高,原因不在于是不是他的电影,在于布洛克还没有认老,那么老。

    但起码多了一个机会,制片上不可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罗伯茨上面,而且这有着一个相互作用,如果布洛克有兴趣加盟,无疑会给了罗伯茨信心,这叫耕开的瘦田有人争。

    假如布洛克看了剧本没有兴趣,罗伯茨产后也明确拒绝,就要让选角导演组去找些人选给他考虑了。

    舅舅“弗兰克”那边,他不急着选角,因为等男女主角确定了,再向知名演员发出邀请,成功机会才大,现在多半是找死。

    所以选角导演组正忙着的是哥哥“德怀恩”和小美女“奥利弗”的人选,这两个人选就不图演员名气了,正在通过试镜系统寻找适合的演员,像《都是戴茜惹的祸》那样有着好几轮的筛选。

    能演好奥利弗的小演员真有点难找,不是要达科塔-范宁,而是要一个不算漂亮的小胖妞,却不是丑,是有着一种让人看到阳光般的甜美气质,像一个生活在身边的普通小妹妹,这是至关重要的。

    奥利弗是黑色幽默中的一抹阳光,正是她的力量让整个故事一直保持着温暖。

    剧组的线上在组建,线下也在组建,美工部门已经渐渐成型,第一次剧组创作会议即将要开展,以确定影片的美术风格。

    ll号的《多伦多星报》娱乐版上,持续有着电影节的动态,在《撞车》首映得到满堂喝彩、引起巨大关注的新闻里,配图用了嘉宾们在背景板前的合影,有桑德拉-布洛克,有助阵的叶惟。

    出席完电影节,叶惟近来的公众活动告一段落,他“探亲完毕”的回到杜波夫家,妮娜依然不知情,可见她是多么不看新闻,哪怕是娱乐新闻。

    2号周日的傍晚,艾玛的一条提醒短信传来:“3nm开播,尼克频道,注意收看”

    晚餐过后,在帮米哈埃拉收拾了餐具后,叶惟走到屋子的大厅就要看《UfaUu》,却见不做家务的妮娜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一手抱着个靠枕,一手拿着遥控器,对着前方的液晶电视机随意地换着台。

    这家伙是不是存心作对?之前的周末根本见不着人,偏偏这周坐在家里……

    叶惟站了一会,不见她有走人的意思,时间又快到3nm了,只好问道:“妮娜,可以⊥我看半小时电视吗?我看一部剧集。”

    妮娜顿时诧异的瞥了他一眼,你也看电视?来了这么久,第一次出现这种要求她不由暂时打破了抵制令,闷了很久般呼出一口气,回应他道:“什么频道?”

    “尼克频道。”叶惟往沙发坐下,隔着她一个身位。

    “你是说……”妮娜又一次因为他而呆住,“尼克频道?尼克频道?噢天啊。”有没有搞错,她13岁起都不再看尼克频道了,他现在6岁了她很想笑,却无力得笑不出来,“看什么,《海绵宝宝》?”

    突然这时候,叶惟看到电视屏幕上出现了电影节的新闻报道,闪过他和布洛克站一起的画面

    妮娜正扭头望来,看不到,叶惟一下着急了,伸手一把将她怀中的遥控器夺过,立即转到尼克频道,时间刚刚好,《UufaUu》开始播了,响着艾玛演唱的主题曲,他饶有兴趣地看起来。

    “唉。”不知为什么,妮娜感到很心闷,叹了一口气,没出息,居然看这种小女生剧集,这人没救了……

    她摇摇头,没救了,真是看不下去,站起身往屋外走去,听到他边看边笑得咔咔响,她突然又来气,回头说道:“尤尼克,我真的看不惯你,宁愿看这种给小女孩看的幼稚剧,也不要和女生约会,这也不敢,那也不敢

    还有我警告你,不要再在学校吃草了,在哪里都不行这一点都不好,你这样做会被人笑的知道吗?知道她们怎么叫你吗,穷怪胎。要不是我帮你捂着,这称号早就传得全校知道了……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嘘,哈哈”叶惟刚要说什么,又被电视里的艾玛逗乐,其实不是搞笑,就是笑艾玛而已。

    “你看吧你看吧,真是的,我为什么要管你?”妮娜生气地走了,“我约会去了,和一个高年级男生去看电影,《生化危机2》”

    叶惟应了声OK,继续看着电视屏幕,不时笑哈哈,艾玛演得真不错。

    忽然,本应该走远的妮娜却走了回来,走到电视机前关上电源,荧屏随即一片漆黑,她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人。

    叶惟愕然的扭动脖子地看着她离开大厅,跳下沙发奔过去,重新打开了电视,继续一边看,一边笑哈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