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艾伦河金加盟日光小美女》

    这个消息先在内部传开,整个制片团队都欢欣鼓舞,监制高兹曼对此也相当满意,阿金真是一个非常棒的人选。演员加盟向来是宣传点,得到承诺后就可以公布的,就算以后又退出都是常事。

    支会了阿金一方,普雷通当即向媒体们宣布了新情况。

    不能说业界地震了,因为阿金还没那么大的份量,却绝对的一片哗然,阿金也不是无名小卒

    在日光小美女》的人选话题上一向有着很多的争议,尤其在VIY表现出堕落倾向之后,就已经有媒体把加盟《阳光小美女》定义为“冒险”、“疯狂”、“愚蠢”等负面词汇,他们不看好会有哪个知名演员加盟,预测会是像《婚期将至》那样找来一些普通和新人演员。

    谁能想到,第一个吃西红柿的人,竟然是70岁的老戏骨艾伦河金跟叶惟相差了54岁。

    惊人的决定阿金方面的发言人证实了这事,表示了阿金对于这次出演的期待:“美国是一个相信任何事情都可以实现的地方,艾伦欣赏叶惟的梦想和才能,也对剧本充满了兴趣,他们有了一次愉快的面谈,加盟是水到渠成的事

    老灵精?老糊涂?

    两种声音一同响着,而随着这条消息,聚光灯下,那道黑发身影又出现了。

    纽约布莱恩公园,春夏时装周让这里变得人山人海,夜色降临,公园入口外的第六大道上,娱记们的相机闪光灯追逐着每位到场的明星名人,这时又是一阵光芒闪耀,一位在纽约的稀客,今年横空出世的电影神童,叶惟。

    “VIY”、“一个人来看秀?”、“还在藏着女朋友还是在公园里面?”……

    娱记们纷纷跟他打起了招呼和开玩笑,希望他多停留一会儿,说点什么,他现在可是话题制造机。

    他穿着白衬衫和黑色休闲西装,卷起双手衣袖,配合新的发型短碎发,显得十分清爽神气,俊朗不输模特的脸庞上挂着微笑,他朝他们望了望,眼神噬人般明亮,就在一位男助理的伴随下走进了公园。

    闪光继续照亮他远去的背影。

    夜幕下的公园灯火通明,大帐篷秀场里正是NhceI11a品牌的亮相,T台上一位位身着不同的漂亮衣服的女模特走着猫步,展现着服装的时尚和自身的美丽。周围的观众座无虚席,靠近T台两边的是明星名人们,众人的目光随着模特的走动而动。

    摄影的焦点不但在T台上,还在T台边,其中受到记者们关注的一处区域,有海顿-潘妮蒂尔,有叶惟。

    他们很想拍到两人亲密交谈的照片,可惜两人不是相邻坐着,隔了几个位置,不能说成是约会,只是出现在同一个地方。

    布瑞恩拨通了助理托森的手机,叶惟在纽约的活动由托森负责打点,他有点紧张的问道:“惟格和潘妮蒂尔情况怎么样?”

    他没有和叶惟说清楚,安排出席时装周,除了曝光,还是制作个机会让叶惟和海顿潘妮蒂尔相识。

    作为经纪人,布瑞恩最大的工作是给叶惟找工作,但他和公司都对叶惟有着高期望,对于王牌客户,他们的婚恋情况就不得不理了,惟需要一个新女朋友,他也肯定会有新女朋友。

    好的女朋友可以⊥他的事业和生活都得到提升;差的女朋友会把他带入泥潭,让他沉迷享乐,或者意志消沉。

    以前惟和莉莉-柯林斯恋情稳定,布瑞恩在这方面很省心;两人突然散了,惟闹得几乎不可收拾,这变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要给惟找女朋友不难,事实上这小子现在很抢手,他的优秀、他的独特都让他吸引着同龄女星们,如果不是跨族裔恋爱需要些感觉、开明和勇气,亚裔男生还受着很多刻板印象影响魅力,惟会让她们发狂的。

    就算这样,一定会有一个又一个女生扑上去的,有因为名利,有因为被吸引……最后会是谁得到天才坏小子?

    布瑞恩最希望是艾玛-罗伯茨,只是被朱莉娅-罗伯茨那边团队警告了;而这时候,突然出现了惊喜,潘妮蒂尔的团队告诉他,对认识叶惟,潘妮蒂尔是积极的态度,也就是有好感

    海顿潘妮蒂尔其实比艾玛-罗伯茨还适合,现年15岁,最火热的童星之一,她从4岁起就开始演电视剧,至今在十多部电影和电视剧里演出,克里斯汀图尔特之所以能演《战栗空间》,是因为开拍前潘妮蒂尔放弃了角色,斯图尔特才能顶替上去。

    潘妮蒂尔今年有三部电影(《流行教母》里配角,一部未上映独立电影主演,一部电视电影主演),明年有两部电影(一部主演,一部配角),正处于上升的势头,如果她和惟恋爱,那真是双赢的组合,一对金童玉女。

    但布瑞恩知道,以VIYR勺性格,稍有强求都不行,所以他悄悄安排了这次看秀,期望惟和潘妮蒂尔自然而然地擦出火花。

    “他们认识了,好像很谈得来。”托森先说了好消息,又道:“但我看惟格对她没什么意思。”

    “怎么说?”布瑞恩顿时皱起了眉头。

    “看完秀之后,他拒绝了潘妮蒂尔到别处玩的主动邀请。”

    布瑞恩听了几乎以头撞墙,这说明潘妮蒂尔大有兴趣进一步发展,惟格在想什么到底想要什么女孩,潘妮蒂尔不漂亮吗?他叹息问道:“潘妮蒂尔有什么反应?”

    “就我看来,她没有生气,也没有坚持,他们没戏……”托森说。

    惟,你总不可能找到又一个莉莉-柯林斯啊布瑞恩无奈,忽然一惊:“那些模特,那小子不会看上哪个模特了吧

    这是他对这次活动的顾虑,模特中太容易出差女友了,知名模特不会喜欢个小年轻,就算好上了也是姐弟恋,小模特则只会吞食惟的名气,对其事业毫无益处;而且一旦惟喜欢和小模特恋爱,换女友可以像模特换衣服换得那么快

    “我看到的是有几个少女模特跟他交谈认识,我看不到的应该有更多,你知道惟格怎样的,他和每个女生都谈得很欢,她们像想吃掉他,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看上哪个。”

    感情这种事,经纪人能做的就是撮合和说清利弊,布瑞恩只希望是托森判断错了,惟其实是有兴趣和潘妮蒂尔约会的

    一周北美票房

    9月-号9号,204年

    ———电影---------排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

    《英雄》———-第l位——-第2周————2家(6)———645B———13,632—37,2I86

    《大人物拿破仑》—第14位-第13周——-3家(180—487——430836——77618

    《婚期将至》——第37位——-第6周———26家(6)———6———55,82———B-8,67

    本周北美影市,《英雄》蝉联了周冠军;《大人物拿破仑》继续发力冲刺,扩大着商业奇迹和流行现象;而《婚期将至》首次平均单馆票房跌破一千,这意味着它离全线下画不远了。

    “惟,你和海顿潘妮蒂尔?”

    “哈哈哈,没有的事,秀场那么多人,那么多女孩,难道都跟我在约会吗?我算是谁?”

    “我是想跟你说,这周周日晚上3,我主演的电视剧《UfaUu》在尼克频道开播第一集,你记得吧?”

    “记得,不过我不看尼克频道很多年了,就连《天使之舞》在上面播的时候,我都没有看。”

    “我不管,你一定要看,我想问问你我演得怎么样。”

    “我尽量收看,你知道我现在住在寄宿家庭,屋子里的电视有另一个人争,好消息是周日晚上她通常会出去玩的

    “她?”

    “是的,她,房东的青少年女儿,傻里傻气的。”

    “哦……漂亮吗?”

    “这方面倒是不错,傻气但可爱。”

    “我,我想说,惟,我的意思是…我不是一个小孩,我不是。我要说了我知道自己的感受,我心动了,对你

    “噢谢谢,我告诉过你了,我不适合你,你也不适合我,我们显然不在相同的频道。”

    “你怎么知道,我们可以先试试……”

    “看看我们是多么平静的谈着这个话题,像过家家一样,艾玛,恋爱不是这样的,也许你该找别的有兴趣的小男生试试。”

    被拒绝了……艾玛苦起了脸蛋,平静?手上紧握着手机,心跳快得好像要跃出胸口,耳朵滚烫得像着火,这是平静吗?

    他就是当我是个小孩,为什么我这么小不点的,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在纽约待了三天,又经过两小时航程,叶惟回到了多伦多,阿金的加盟真是大收获。

    阿金还像个导师,叶惟知道自己可以在阿金那学习到很多很多,不只是表演,包括导演,阿金电影和舞台剧都导过,后者还拿过托尼奖(戏剧界的奥斯卡),又是个乐意指点后辈的好人,他因此又多了一个很棒的老师。

    当他亲自把消息告诉了汉克斯,明显能感到对方的高兴,阿甘,是不是给你壮胆了些?

    另外有一件事很好笑,去看时装秀时,一看到自己的座位几乎紧挨着海顿潘妮蒂尔,他就猜到里面有鬼,托森还以为他没看出来,跟得那么紧,言语那么八卦,不用问都知道布瑞恩在做媒。

    海顿潘妮蒂尔人不错,挺成熟可爱的,他也喜欢她的表演,但约会就算了吧,和是不是有人撮合没关系,是根本不来电,她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外貌和性格都不是。所以布瑞恩又要失望了。

    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已经开幕,回到多伦多的10号晚上,叶惟到了罗伊-汤姆森剧院,出席特别介绍单元影片《撞车》的首映礼。

    这部36万制片费的独立电影的故事关于种族、文化等社会冲突,他对它本身就感兴趣,主演里还有桑德拉-布洛克他最喜欢的女演员之一,“谢丽尔”的梦想演员人选之一。

    当晚,叶惟又被记者们的闪光灯杀了很多细胞,值得的,不但看了一部超棒的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级别的电影,还如愿认识到同样出席了的桑德拉-布洛克。

    她在《撞车》的演出让人叫好,看她的喜剧就多了,演这种严肃题材一样出彩,这个令人喜爱的傻大姐的演技当真一流。而她的开朗亲切也让他印象深刻,没什么巨星架子。

    他抓住机会向布洛克推销了“谢丽尔”,她对此没有一口拒绝,笑说让他先把剧本给她看看,这事交由双方助理做了。

    罗伯茨是好,布洛克也是好,不过机会不高,原因不在于是不是他的电影,在于布洛克还没有认老,那么老。

    但起码多了一个机会,制片上不可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罗伯茨上面,而且这有着一个相互作用,如果布洛克有兴趣加盟,无疑会给了罗伯茨信心,这叫耕开的瘦田有人争。

    假如布洛克看了剧本没有兴趣,罗伯茨产后也明确拒绝,就要让选角导演组去找些人选给他考虑了。

    舅舅“弗兰克”那边,他不急着选角,因为等男女主角确定了,再向知名演员发出邀请,成功机会才大,现在多半是找死。

    所以选角导演组正忙着的是哥哥“德怀恩”和小美女“奥利弗”的人选,这两个人选就不图演员名气了,正在通过试镜系统寻找适合的演员,像《都是戴茜惹的祸》那样有着好几轮的筛选。

    能演好奥利弗的小演员真有点难找,不是要达科塔-范宁,而是要一个不算漂亮的小胖妞,却不是丑,是有着一种让人看到阳光般的甜美气质,像一个生活在身边的普通小妹妹,这是至关重要的。

    奥利弗是黑色幽默中的一抹阳光,正是她的力量让整个故事一直保持着温暖。

    剧组的线上在组建,线下也在组建,美工部门已经渐渐成型,第一次剧组创作会议即将要开展,以确定影片的美术风格。

    ll号的《多伦多星报》娱乐版上,持续有着电影节的动态,在《撞车》首映得到满堂喝彩、引起巨大关注的新闻里,配图用了嘉宾们在背景板前的合影,有桑德拉-布洛克,有助阵的叶惟。

    出席完电影节,叶惟近来的公众活动告一段落,他“探亲完毕”的回到杜波夫家,妮娜依然不知情,可见她是多么不看新闻,哪怕是娱乐新闻。

    2号周日的傍晚,艾玛的一条提醒短信传来:“3nm开播,尼克频道,注意收看”

    晚餐过后,在帮米哈埃拉收拾了餐具后,叶惟走到屋子的大厅就要看《UfaUu》,却见不做家务的妮娜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一手抱着个靠枕,一手拿着遥控器,对着前方的液晶电视机随意地换着台。

    这家伙是不是存心作对?之前的周末根本见不着人,偏偏这周坐在家里……

    叶惟站了一会,不见她有走人的意思,时间又快到3nm了,只好问道:“妮娜,可以⊥我看半小时电视吗?我看一部剧集。”

    妮娜顿时诧异的瞥了他一眼,你也看电视?来了这么久,第一次出现这种要求她不由暂时打破了抵制令,闷了很久般呼出一口气,回应他道:“什么频道?”

    “尼克频道。”叶惟往沙发坐下,隔着她一个身位。

    “你是说……”妮娜又一次因为他而呆住,“尼克频道?尼克频道?噢天啊。”有没有搞错,她13岁起都不再看尼克频道了,他现在6岁了她很想笑,却无力得笑不出来,“看什么,《海绵宝宝》?”

    突然这时候,叶惟看到电视屏幕上出现了电影节的新闻报道,闪过他和布洛克站一起的画面

    妮娜正扭头望来,看不到,叶惟一下着急了,伸手一把将她怀中的遥控器夺过,立即转到尼克频道,时间刚刚好,《UufaUu》开始播了,响着艾玛演唱的主题曲,他饶有兴趣地看起来。

    “唉。”不知为什么,妮娜感到很心闷,叹了一口气,没出息,居然看这种小女生剧集,这人没救了……

    她摇摇头,没救了,真是看不下去,站起身往屋外走去,听到他边看边笑得咔咔响,她突然又来气,回头说道:“尤尼克,我真的看不惯你,宁愿看这种给小女孩看的幼稚剧,也不要和女生约会,这也不敢,那也不敢

    还有我警告你,不要再在学校吃草了,在哪里都不行这一点都不好,你这样做会被人笑的知道吗?知道她们怎么叫你吗,穷怪胎。要不是我帮你捂着,这称号早就传得全校知道了……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嘘,哈哈”叶惟刚要说什么,又被电视里的艾玛逗乐,其实不是搞笑,就是笑艾玛而已。

    “你看吧你看吧,真是的,我为什么要管你?”妮娜生气地走了,“我约会去了,和一个高年级男生去看电影,《生化危机2》”

    叶惟应了声OK,继续看着电视屏幕,不时笑哈哈,艾玛演得真不错。

    忽然,本应该走远的妮娜却走了回来,走到电视机前关上电源,荧屏随即一片漆黑,她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人。

    叶惟愕然的扭动脖子地看着她离开大厅,跳下沙发奔过去,重新打开了电视,继续一边看,一边笑哈哈。

第一百九十六章 阿金没有废话    9月6号(九月份第一个星期一)是北美的劳动节,在美国和加拿大都是全国假日,人们喜欢在这天举家出游。

    叶惟没有跟着杜波夫家出去游玩,而是“到爱静阁探亲去了”,实际上飞往了纽约。

    他的身份秘密也面临着危机,因为这次纽约行除了工作,还要去7号开幕的205年春夏纽约时装周转几圈,往什么秀场的T台边一坐,曝光一下;然后又去9号开幕的第2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号-18号)转几圈,都是布瑞恩安排的活动。

    行程有点忙碌,学校那边不得不请了几天假。

    在叶惟看来,此行最重要的还是跟艾伦河金的晚餐。经过这段时间的洽谈,从经纪人到了阿金本人,赫勒也要退下火线,由第一制片人和导演的他来做关键的面谈。

    作为一个半独立制片人,得益于好莱坞机器的专业,他现在可以看到这些知名演员的“球探报告”,不是公众形象的他们,而是行业人际关系调查公司做的报告,包括影人的事迹、状况、性格分析等,以便让制片人更好地跟他们打交道。

    虽然每个人都不可能被一份报告说透,每个人都会变,但还是有些用的,像他的报告可能说他“易冲动”,不全对,但说他“爱开玩笑”,那就错不了,跟他聊天的时候,无碍多说笑,在性格严肃的人面前则不要多说半句。

    而在阿金那份长长的报告中,叶惟注意到“慷慨,幽默,亲和,没有废话,容易兴奋或紧张,很多钱(做生意成功、富有创造力),很多朋友,喜欢助人,容易陷入用爱和魅力去帮助别人争夺权力”这些关键词。

    什么是阿金加盟的因素?什么是阿金不加盟的因素?

    显然片酬都不是,一心赚钱的话盯着60万预算的项目是傻子;奖项?他既不觉得阿金有多么渴望,却肯定不是无欲无求,考虑到他现在的冲奖公信力,也不是奖项;那只能是兴趣。

    对剧本故事的兴趣、对天才少年电影的兴趣。

    据赫勒说,阿金非常喜欢日光小美女》的故事,经纪人那边也认为“爷爷”这个角色百分百适合他,他也有着205年的合适档期,如果换了别的导演,也许阿金想都不用想就点头。

    其实混到阿金的境界,就算日光小美女》拍成了烂片也不会伤害他的演艺事业,这算是演配角的奖励,只要做好自己的表演,名声就不会坠下。虽然如此,没人喜欢花上大量时间和心血就演了一部烂片。

    阿金考虑的无非是天才少年是否名符其实,叶惟想自己的专业能力已经充分证明了,问题只在于他能不能驾驭那个新故事。

    会面的地点是位于曼哈顿的罗斯福酒店,也是叶惟此行下榻的地方。

    7号的夜晚,春夏时装周已经开幕,大苹果城比夜空还要璀璨,繁华的景象在曼哈顿随处可见,那边有百老汇的歌舞戏剧,那边又有布莱恩公园的时装走秀……马路上车来车往,酒店的餐厅里侍应走来走去。

    灯光明亮而暖目,分散的张张白餐桌边坐着就餐的顾客们,各各交谈着什么。

    “阿金先生,很高兴见到你。”

    “呵呵,我也很高兴。”

    靠边的一张餐桌,叶惟见到了单独前来的艾伦河金,70岁的白人老头子,头上只有两侧稀疏的白发,眉毛也在发白,早已皮肤松弛的脸上有着些老人斑,眼角满是鱼尾纹,但是精神矍铄,双目仍有着一股锐气。

    在电影业打混快6年,屡经时代的变迁,演员、制片、导演、编剧都做过,也曾经在百老汇演戏和导演,德高望重的老江湖。

    这次面谈,如果有谁要怵,只会是比阿金的孙女还小两岁的叶惟。

    阿金往桌边椅子坐下,打量着对面的小鬼头,突然道:“我们像不像共产党人在接头。”

    “哈哈”叶惟笑了声,“反正我不是,我是无党派人士,虽然现在是204年,但我对政治实在没什么兴趣。”

    他知道阿金开什么玩笑,阿金的父亲大卫河金是个画家和作家,是俄罗斯移民,在196年红色恐慌时,阿金的父母被指控为共产党人,因此被解雇了工作,日子过得艰辛,后来阿金出演讽刺恐共的《俄国人来了》可谓是本色演

    “开个玩笑。”阿金说,“我也不爱政治。”

    早知道老头是个幽默人,他这么开玩笑还是出乎叶惟的意料,如果功课没做好,刚才也许就会一愣,叶惟又微笑道:“我不了解俄罗斯,我知道中国发展得挺好,我每年都有去,一年比一年好。”

    两人都不喜欢政治,却谈起了属于禁忌话题的政治。

    阿金饶有兴趣地问起中国,叶惟知道什么说什么,谈了一会,心里感到奇怪,老头子似乎对日光小美女》根本不关心,说这说那的都是谈一些毫不相关的话题,他想这未尝不是展现自己的成熟的机会,也就顺着阿金的话题去说

    没有以前那般小心翼翼,同样的卖力交际,叶惟不可能不重视阿金,因为阿金才是关键人物。

    不管要邀请什么演员,是不是巨星明星都好,总得有一个开端,一个破解难题的突破点,那就是在知名演员等级以上,有人愿意加盟这部由青少年执导的长片,开了这个头,后面的工作会好做很多。

    阿金无疑是一个非常好、非常有说服力影响力的开端,这样的老江湖都加盟了,都认同了,这件事不是儿戏

    如果能请到阿金,汉克斯、罗伯茨以及其他任何人对他的信心和兴趣,都会大大上升。

    所以叶惟做了大量功课,准备着好好地游说老头子一番,但截止到目前,准备的东西还没有用上,说完中国又聊了一会百老汇,然后渐渐聊到了年少时光,甚至是婚姻,阿金2l岁开始第一次仅仅维持6年的婚姻,二婚3多年,三婚到现在快10年。

    没有废话?这一条好像不准确啊

    “我喜欢你的公开拒绝道歉声明,那个东西引起了我对你的电影的兴趣。”阿金忽然换了话题,终于谈到电影。

    叶惟正切着牛排吃,闻言笑了笑,坦然的道:“我就是不想做一个不是自己的人,不想把自己送进心理医生的诊所,吃什么药物,乱七八糟。而现在我很自在,这就已经够了。”

    “这样的心态很好。”阿金的老脸微笑,“他们都说好莱坞害人,其实是名利害人,不过好莱坞的笨蛋是多了些

    “哈哈,名利,说得对,这种时候我就有些太年轻了,我不敢说自己一直没事,只能尽力不要成为一个笨蛋。”

    叶惟说得有点感慨,阿金颇有深意的道:“女人会让人变笨,我们明知道要小心,最后一样会犯蠢。”叶惟默默地点头,“艾伦,你这话真该死的有道理。”

    “时代什么都在变,就这点不会变。”阿金一边往自己的牛排动起餐刀,一边道:“惟格,《婚期将至》我看了,拍得很好。”

    感觉对方想谈谈正事了,叶惟当即把准备派上用场:“谢谢,它是过去了,怎么拍好日光小美女》是我现在唯一想的,其中一点是你来演,这是个绝配。真是个充满魅力的老混蛋,他有他的生活哲学,随意、率性、洒脱、爱家人,不管他们怎么样,这跟‘理查德,赢家输家那一套是完全对立的,是故事的真正导师。

    而他对孙女的温柔,更让他可爱、慈祥、个性,也是与吸毒、好色、粗俗这些缺点的对立,亲身突显了故事的主题之一,每个人都不能简单地分为成功者或失败者,每个人有缺点,也有闪光点。”

    “嗯,嗯。”听了这一番话,阿金微微点头,“好,我加入,你得到我的加盟意向了。”

    什么……叶惟真的一愣,幸福来得太突然,让人难以置信,还以为老人家要问些问题,回去再考虑考虑,可是这就行了?

    他这才慢慢的感到激动,“哇哦,我没有听错吧?”

    “没有,我加入。”阿金的脸上似乎有一丝不耐烦,“你很明显不是个笨蛋,还需要想什么?年轻人,我70岁了,死了都算长寿,说话说一句少一句,得省着说,你不要罗嗦。”

    “非常乐意”叶惟高兴不已,没有废话这一条太准确了,笑道:“我是真的找到了,就是这样,老兄,就是这样”

    他也明白为什么之前阿金说东说西了,看看他是个聪明人还是个笨蛋还好各种的话题他都能扯上一通,取得了阿金的信任。

    “我活到这把年纪,还能演个前所未有的天才电影,也很高兴。”阿金微笑的说。

    有了加盟的口头承诺,具体合同就由制片人和经纪人再细谈了,包括片酬、档期、待遇等条款,就这个案例而言,两人都知道,没有100也有99%会事成。

    第二天,很久没有新消息的项目、消失了小半个月的叶惟,突然出现在媒体大众的视线之中:

    艾伦河金加盟日光小美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