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9月6号(九月份第一个星期一)是北美的劳动节,在美国和加拿大都是全国假日,人们喜欢在这天举家出游。

    叶惟没有跟着杜波夫家出去游玩,而是“到爱静阁探亲去了”,实际上飞往了纽约。

    他的身份秘密也面临着危机,因为这次纽约行除了工作,还要去7号开幕的205年春夏纽约时装周转几圈,往什么秀场的T台边一坐,曝光一下;然后又去9号开幕的第2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号-18号)转几圈,都是布瑞恩安排的活动。

    行程有点忙碌,学校那边不得不请了几天假。

    在叶惟看来,此行最重要的还是跟艾伦河金的晚餐。经过这段时间的洽谈,从经纪人到了阿金本人,赫勒也要退下火线,由第一制片人和导演的他来做关键的面谈。

    作为一个半独立制片人,得益于好莱坞机器的专业,他现在可以看到这些知名演员的“球探报告”,不是公众形象的他们,而是行业人际关系调查公司做的报告,包括影人的事迹、状况、性格分析等,以便让制片人更好地跟他们打交道。

    虽然每个人都不可能被一份报告说透,每个人都会变,但还是有些用的,像他的报告可能说他“易冲动”,不全对,但说他“爱开玩笑”,那就错不了,跟他聊天的时候,无碍多说笑,在性格严肃的人面前则不要多说半句。

    而在阿金那份长长的报告中,叶惟注意到“慷慨,幽默,亲和,没有废话,容易兴奋或紧张,很多钱(做生意成功、富有创造力),很多朋友,喜欢助人,容易陷入用爱和魅力去帮助别人争夺权力”这些关键词。

    什么是阿金加盟的因素?什么是阿金不加盟的因素?

    显然片酬都不是,一心赚钱的话盯着60万预算的项目是傻子;奖项?他既不觉得阿金有多么渴望,却肯定不是无欲无求,考虑到他现在的冲奖公信力,也不是奖项;那只能是兴趣。

    对剧本故事的兴趣、对天才少年电影的兴趣。

    据赫勒说,阿金非常喜欢日光小美女》的故事,经纪人那边也认为“爷爷”这个角色百分百适合他,他也有着205年的合适档期,如果换了别的导演,也许阿金想都不用想就点头。

    其实混到阿金的境界,就算日光小美女》拍成了烂片也不会伤害他的演艺事业,这算是演配角的奖励,只要做好自己的表演,名声就不会坠下。虽然如此,没人喜欢花上大量时间和心血就演了一部烂片。

    阿金考虑的无非是天才少年是否名符其实,叶惟想自己的专业能力已经充分证明了,问题只在于他能不能驾驭那个新故事。

    会面的地点是位于曼哈顿的罗斯福酒店,也是叶惟此行下榻的地方。

    7号的夜晚,春夏时装周已经开幕,大苹果城比夜空还要璀璨,繁华的景象在曼哈顿随处可见,那边有百老汇的歌舞戏剧,那边又有布莱恩公园的时装走秀……马路上车来车往,酒店的餐厅里侍应走来走去。

    灯光明亮而暖目,分散的张张白餐桌边坐着就餐的顾客们,各各交谈着什么。

    “阿金先生,很高兴见到你。”

    “呵呵,我也很高兴。”

    靠边的一张餐桌,叶惟见到了单独前来的艾伦河金,70岁的白人老头子,头上只有两侧稀疏的白发,眉毛也在发白,早已皮肤松弛的脸上有着些老人斑,眼角满是鱼尾纹,但是精神矍铄,双目仍有着一股锐气。

    在电影业打混快6年,屡经时代的变迁,演员、制片、导演、编剧都做过,也曾经在百老汇演戏和导演,德高望重的老江湖。

    这次面谈,如果有谁要怵,只会是比阿金的孙女还小两岁的叶惟。

    阿金往桌边椅子坐下,打量着对面的小鬼头,突然道:“我们像不像共产党人在接头。”

    “哈哈”叶惟笑了声,“反正我不是,我是无党派人士,虽然现在是204年,但我对政治实在没什么兴趣。”

    他知道阿金开什么玩笑,阿金的父亲大卫河金是个画家和作家,是俄罗斯移民,在196年红色恐慌时,阿金的父母被指控为共产党人,因此被解雇了工作,日子过得艰辛,后来阿金出演讽刺恐共的《俄国人来了》可谓是本色演

    “开个玩笑。”阿金说,“我也不爱政治。”

    早知道老头是个幽默人,他这么开玩笑还是出乎叶惟的意料,如果功课没做好,刚才也许就会一愣,叶惟又微笑道:“我不了解俄罗斯,我知道中国发展得挺好,我每年都有去,一年比一年好。”

    两人都不喜欢政治,却谈起了属于禁忌话题的政治。

    阿金饶有兴趣地问起中国,叶惟知道什么说什么,谈了一会,心里感到奇怪,老头子似乎对日光小美女》根本不关心,说这说那的都是谈一些毫不相关的话题,他想这未尝不是展现自己的成熟的机会,也就顺着阿金的话题去说

    没有以前那般小心翼翼,同样的卖力交际,叶惟不可能不重视阿金,因为阿金才是关键人物。

    不管要邀请什么演员,是不是巨星明星都好,总得有一个开端,一个破解难题的突破点,那就是在知名演员等级以上,有人愿意加盟这部由青少年执导的长片,开了这个头,后面的工作会好做很多。

    阿金无疑是一个非常好、非常有说服力影响力的开端,这样的老江湖都加盟了,都认同了,这件事不是儿戏

    如果能请到阿金,汉克斯、罗伯茨以及其他任何人对他的信心和兴趣,都会大大上升。

    所以叶惟做了大量功课,准备着好好地游说老头子一番,但截止到目前,准备的东西还没有用上,说完中国又聊了一会百老汇,然后渐渐聊到了年少时光,甚至是婚姻,阿金2l岁开始第一次仅仅维持6年的婚姻,二婚3多年,三婚到现在快10年。

    没有废话?这一条好像不准确啊

    “我喜欢你的公开拒绝道歉声明,那个东西引起了我对你的电影的兴趣。”阿金忽然换了话题,终于谈到电影。

    叶惟正切着牛排吃,闻言笑了笑,坦然的道:“我就是不想做一个不是自己的人,不想把自己送进心理医生的诊所,吃什么药物,乱七八糟。而现在我很自在,这就已经够了。”

    “这样的心态很好。”阿金的老脸微笑,“他们都说好莱坞害人,其实是名利害人,不过好莱坞的笨蛋是多了些

    “哈哈,名利,说得对,这种时候我就有些太年轻了,我不敢说自己一直没事,只能尽力不要成为一个笨蛋。”

    叶惟说得有点感慨,阿金颇有深意的道:“女人会让人变笨,我们明知道要小心,最后一样会犯蠢。”叶惟默默地点头,“艾伦,你这话真该死的有道理。”

    “时代什么都在变,就这点不会变。”阿金一边往自己的牛排动起餐刀,一边道:“惟格,《婚期将至》我看了,拍得很好。”

    感觉对方想谈谈正事了,叶惟当即把准备派上用场:“谢谢,它是过去了,怎么拍好日光小美女》是我现在唯一想的,其中一点是你来演,这是个绝配。真是个充满魅力的老混蛋,他有他的生活哲学,随意、率性、洒脱、爱家人,不管他们怎么样,这跟‘理查德,赢家输家那一套是完全对立的,是故事的真正导师。

    而他对孙女的温柔,更让他可爱、慈祥、个性,也是与吸毒、好色、粗俗这些缺点的对立,亲身突显了故事的主题之一,每个人都不能简单地分为成功者或失败者,每个人有缺点,也有闪光点。”

    “嗯,嗯。”听了这一番话,阿金微微点头,“好,我加入,你得到我的加盟意向了。”

    什么……叶惟真的一愣,幸福来得太突然,让人难以置信,还以为老人家要问些问题,回去再考虑考虑,可是这就行了?

    他这才慢慢的感到激动,“哇哦,我没有听错吧?”

    “没有,我加入。”阿金的脸上似乎有一丝不耐烦,“你很明显不是个笨蛋,还需要想什么?年轻人,我70岁了,死了都算长寿,说话说一句少一句,得省着说,你不要罗嗦。”

    “非常乐意”叶惟高兴不已,没有废话这一条太准确了,笑道:“我是真的找到了,就是这样,老兄,就是这样”

    他也明白为什么之前阿金说东说西了,看看他是个聪明人还是个笨蛋还好各种的话题他都能扯上一通,取得了阿金的信任。

    “我活到这把年纪,还能演个前所未有的天才电影,也很高兴。”阿金微笑的说。

    有了加盟的口头承诺,具体合同就由制片人和经纪人再细谈了,包括片酬、档期、待遇等条款,就这个案例而言,两人都知道,没有100也有99%会事成。

    第二天,很久没有新消息的项目、消失了小半个月的叶惟,突然出现在媒体大众的视线之中:

    艾伦河金加盟日光小美女》

第一百九十五章 有功受奖    一周北美票房

    B月2号-月2号,204年

    ————电影————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

    驱魔人前传》—-第l位——-第l周——203家————B59B———,666—,66,69

    《大人物拿破仑》-第14位-第ll周———-77家(14)——615B—297299B—2,2670l

    《恋恋笔记本》—-第17位——第9周————6l家——————,03B———I2279——76,/422

    《婚期将至》——第2位——-第14周———-3家(3)———I60———6,60———752617

    B月28号夜晚,菲尔-柯林斯的歌声点燃了满座的斯台普斯中心,包括《‘11-B-T-M-eat》等诸多的经典曲目引爆了天使之城,大获成功的演唱会。

    叶惟在月桂河保护区继续着荒野生存,钓鱼、挖野菜、啃野草,一直玩到该回去的2号下午,那盒压缩饼于连包装纸都没有拆开,欢畅的五天,A的成绩。

    正如每次野外露营结束时要做的,他在营地一棵大树的树身上刻上“VI”,背上东西离去,留下一大堆的柴火灰烬。

    当傍晚回到士嘉堡的杜波夫家,叶惟跟在前院草坪上踢着足球的妮娜遇了个正。

    看到他风尘仆仆的样子,好像好几天没有洗澡,发着一阵男生汗臭,妮娜捏着鼻子,又疑惑又好笑的道:“有人被亲戚虐待了。”

    “我?没有啊。”叶惟朝她走上去,心情已经是大不同,“我有份礼物送给你,也是自己做的。”

    “别跟我说话,尤尼克-霍金。”妮娜身子一转,大步走去了,说抵制他就一定抵制他。

    叶惟耸肩兼鬼脸,见足球滚落在脚边,一脚把它踢向她,使出了最佳射手的脚力脚法,嘭的打中了她的后背。那边妮娜一下惊疑地缩肩抱头,反应过来,傻了的回头望去,“你想死吗”

    “呃,这难道不是保加利亚的道别方式么?”

    “不是”

    妮娜气呼呼地又转身走,看不到叶惟捉弄得逞的坏笑。

    B月3号,星期一,北美各地很多的学校开始了新的学年,留恋着夏天的学子们回归校园生活。

    这是叶惟和妮娜到韦克斯福德上学的第一天,一个十年级,一个九年级,都由米哈埃拉开车载去,妮娜非常不乐意跟顾游同车,要求在学校前一个街区下车,自己再步行过去,以表示对他的鄙视。

    这个情况大概要到叶惟开上自己的车才能解决了。

    开学日自然有开学典礼,相比哈佛-西湖,这里属于简单了事,l100多个学生集合在学校的田径场上,校长汤姆扌丨萨罗讲话,又有学生代表进行演讲,欢迎新生们,展望新学年。

    新生们的兴奋期待写在脸上,挥洒青春的高中

    叶惟也很高兴,对他来说十年级才是高中的开端,而且可喜的是还没有人认出他,最多疑惑地多看几眼,学校里白人、南亚裔比较多,亚裔、黑人等族裔则是平均数,亚裔家庭还是喜欢学术型高中。

    “从现在开始,我不只是个狼獾,也是个维京人了,有功受奖”

    “有功受奖aImaQutaut1Erat)”是韦克斯福德的校训丨同样是南加大的校训丨所以他很喜欢。

    洛杉矶,哈佛-西湖初中部、高中部也都迎来开学日,初中部萨珀斯坦剧院,正举行着开学集会。

    舞台上初中部校长珍妮-海布蕾希兹说着开学致辞,舞台下安静中涌动着热闹的暗潮。

    七年级新生们对一切都那么新鲜,很多人都已经听说了VIYR勺传说,比如去年就在这个剧院里,他让赫德纳特校长丢了老脸,想想都感到兴奋。加入俱乐部是另一个让人兴奋的话题,追梦联盟无疑是其中一大热门,但现在要进去可得经过重重的考核。

    已是八年级生的巴布作为考官之一,头是仰着的,要不怎么被新生们景仰?

    追梦联盟在高中部也建立起来了,这么一件大喜事,列夫、巴德他们琢磨着怎么才能实现放鞭炮庆祝,但与此同时,在这片宽阔古雅的校园中,响起了一把女声惨叫:“真进地狱了,那个贱人”

    “吉娅大师,你不觉得玩的时间有很多吗?嘿嘿。”、“是啊是啊”

    听了列夫他们的话,吉娅几乎晕倒,却无法反驳,高中部每周上五天学,每门学术课每周上四次而已,这意味着比初中部有更多的X时间,让学生们做更多的社区服务,超越学术地设计和发展自己感兴趣的领域。

    不但T成绩要好,申请大学的个人简历也要漂亮,比起光读书考试要难,也更有乐趣不是吗?

    “那得先完成学术要求T平均分2100…个贱人”吉娅的惨叫声连绵不绝,“我也要上艺术学校”

    相比常年的全美T2高中之一的哈佛-西湖,叶惟切身感受,在韦克斯福德上学太爽了

    课程表上学术课只能靠边站,表演理论、形体动作、声音、戏剧理论、戏剧排演等等,这些才是主角。而且学风太不同了,宽松、艺术、不炫富,在哈佛-西湖,每个人都好像在赶路,而在这里,四处的走廊上都有学生靠墙坐地,做着自己的事。

    不会有教员呵斥,也没有人觉得不好,与艺术有关的事物随处可见,演戏声、音乐声飘扬在空气当中。

    食堂里还有中餐提供不用多费唇舌跟校方理论,虽然手艺一般般。叶惟最喜欢的还是健身房,这是不多的优胜于哈佛-西湖的设施之一,因为表演系学生需要进行形体的塑造和锻炼,这可是课程。

    中午休息时间,叶惟刚刚离开食堂,来到外面的走廊,学生们人来人往,这则是他不喜欢的一点,太挤了。

    这时候,他见到了熟人,妮娜和三个女生一起谈笑着走来,他不知道那是她的新朋友或是老同学,想来以她的性子,认识些新朋友轻而易举。人群中,叶惟抬起手就要打个招呼,“嘿,妮……”

    妮娜也看到他了,眸光又当即移开,和朋友们匆匆走过,没有理睬他,真的就像完全不认识

    “OK。”叶惟无奈的笑了笑,往前走去。

    身边走近了一个平头卷发的白人男生,“那女孩真辣,辣女孩总是那么傲慢。我是戴米安-拉什,十一年级,视觉和媒体艺术。”叶惟伸手和他碰碰拳,“尤尼克-顾,十年级,表演艺术。”

    “先说明一下,我是同性恋。”戴米安正经的语气,不怕被周围人听见的声量。

    “噢。”叶惟怔了怔,性取向不是开玩笑的点,这样公然出柜的高中生,他是第一次见到,也许在艺术学校很常见?毕竟从事艺术行业的同性恋有很多很多。他不是恐同者,点头道:“没关系,我是支持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开明人士。”

    “那我们有没有可能?”戴米安颇期待的凝目。

    “没有,我只喜欢女生。”叶惟认真说。戴米安顿时失望的神情,叶惟又道:“我们可以做朋友。”戴米安连忙道:“我愿意”

    洛杉矶,射手女校同样开学了。

    艾玛-罗伯茨升上了八年级,此时正在英语课的教室里发着呆,四周的女生们叽叽喳喳说着话,她拿出那本《不法之徒》翻了起来,想起那天,不由双手托着脸颊,呼了一口气,那坏蛋在多伦多怎么样了?

    一周北美票房

    B月2号月2号,204年

    ————电影————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

    《英雄》———-第l位——-第l周————2-l家—————lI60————B226B—2,226-

    《大人物拿破仑》--第14位-第2周-----706家(20—4476---fd,1561--—*345668

    《婚期将至》——第2位——-第14周———-17家(18)———I174——2,15B———B24776

    开学周的影市也有亮点,晚了中国公映时间近两年的《英雄》拿下周冠军,《卧虎藏龙》之后华语电影的又一次胜利,米拉麦克斯的发行颇受争议,若然是在2年它提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时趁热上映,票房理应会更高。

    《大人物拿破仑》继续着奇迹,这部仅仅40万制片费的喜剧片已经成了一个现象,深受年轻人欢迎,风头盖过诸多大片。

    也遮掩了《婚期将至》很多光芒,在媒体上赫斯夫妇是英雄式的天才,叶惟则是堕落的坏天才。不过《婚期将至》的票房收尾做得还不错,乘着叶惟人气上升的势头,距离四千万票房的目标只差两百万不到,并不是无法实现的梦

    时间也进入到9月份,NP公司公布了204年第三期的Q分统计,是为过去四个月的最新情况。

    一个夏天下来,有很多新的明星名人进入了调查范围,其中当然包括了叶惟,正面Q分2分

    这个分数让布瑞恩、莱斯利他们欢呼雀跃,叶惟比起他们另一个客户,以57分排在第一位的汤姆-汉克斯不算什么,像金盱布鲁斯-威利斯、汤姆-克鲁斯这些6分以上的人才能称为巨星,2分还够不上一线电视明星,但实在太惊喜了

    原来的最低设想是一年内10分,三年内2分,最乐观的想法也是要等日光小美女》成功后才可能2分,结果亮相半年不到,就已经2分,这绝对是最快的飙升速度之一。

    当布瑞恩欣喜地通知了叶惟,却得到对方一声懒洋洋的哦,“才2分?难怪这边还没有人把我认出来。”

    2分当然不会走在街上谁都认识,倒是会被人错认“你是那个,那个……演《猪头逛大街》的?”如果不是叶惟比约翰-赵年轻得多帅得多,肯定会有这种情况。

    “什么时候等我上了3分,像个热门肥皂剧明星了,再高兴吧布瑞恩。”

    “惟,我服你了,你只是个新人,多少迪斯尼孩子都没有这分数”

    另外还有一点……叶惟的负面Q分也远远超出预期:15分。

    这是非常危险、开始发臭的分数,而且得分不是主要因为“我不知道他”,而是“他是一个低劣的家伙”,我恨他也许是因为他近期的绯闻和丑闻,也许是其它原因。

    正负分加起来的总分分,其实知道YR勺人真不少了,热门肥皂剧明星不见得有这个总分,除非是《欲望都市》的一员。

    叶惟对负面Q分同样感到不满:“才15分?我以为怎么的都会有个2分。”

    布瑞恩哑然,真是第一次听到有客户希望自己的负面Q分高的,多少经纪团队、公关团队就因为某客户的负面Q分过高而被解雇,就算是专门哗众取宠搏人眼球的那些真人秀明星,都只希望自己的正面Q分高。

    “你不要故意做什么增加负面Q分的傻事啊”布瑞恩不得不提醒一句,想想那公开声明,真的有些怕。

    “没空,没兴趣。”

    布瑞恩想,VIY跑到加拿大去,有好有坏。

    坏的是离开了聚光灯范围,曝光度持续下降,自从他去了多伦多,媒体上他的街拍都没了,也没有什么他参加活动的消息,要不是“VIY说了”专栏每周一篇文章,在公众眼里,叶惟就像消失了一样。

    这对一个新星是致命的,大家还没有怎么记住你呢,你就没动静了。

    他现在是真心惋惜叶惟和莉莉-柯林斯玩完,本来叶惟出席前几天菲尔-柯林斯的洛杉矶演唱会的话,又有曝光,恋情又会自然地公布,如今什么都没有。

    而好的是多伦多是个远离种种诱惑的清静地,对突然成名的6岁少年来说,对日光小美女》才是计划的重中之重来说,那里最好不过。要知道VIY如今不但有名气,还有钱,开个派对、飙个跑车、吸个大麻什么的不在话下。

    钱可以⊥人幸福,钱也可以⊥人毁灭。

    能怎么样,就看叶惟自己的了,这个有人爱有人恨的坏小子。

    上映三个月,《婚期将至》的北美票房接近于尘埃落定,一笔笔分账结算也在陆续进行。

    时常会有这种情况:一部独立影片由一家知名或不知名的发行公司发行,赚了大钱,大家先是一片欢腾,最后是反目成仇。

    原因可能是发行商虚报票房,也可能是不遵守协议、拖欠款项……各种各样的问题。一个新鲜热辣的例子是《耶稣受难记》这部有着巨大争议的影片,制片人梅尔-吉布森刚刚把发行商纽马基特告上了法庭,纽马基特的实际分账比例和协议比例不一致。

    还好这种事情在IPE刂普雷通上没有发生过,他们既不是大得可以欺人的六大片厂,也不是以前没人关心、以后也人关心的小片商,他们有很多的顾忌,像汉克斯的名声,为什么要搞这种得不偿失的事?

    《婚期将至》目前的32万美元票房,由三方分账:放映商、发行商和制片商。

    怎么分呢?早在合同制订阶段就已经定好的了,索尔顿律师因此还得了一笔律师费。

    要弄清楚票房分账,首先要明白第一步,放映商和发行商之间怎么分。

    以术语来讲,电影院为一部上映影片支付给发行商的费用叫做该片的“租金”,之所以用这个词,是因为电影院使用电影的版权是有时间限制的,而不同时间的租金占票房收入的比例可以不同,结算时间也不一,视协议而定。

    通常情况下,主流发行商可以得到6卫金,放映商得到剩下的47

    而独立发行商没有主流发行商的实力,一般只能得到406如果是在艺术院线发行就更低了,只有340%,因为独立片商的艺术片往往没有做过什么宣传,导致影院自身要承担很多宣传费用。

    所以说拍文艺片是吃力不讨好,什么都艰难,还赚不到钱,只是有些影片总要有人去拍。

    这个百分比的计算还要涉及到两种主流的分成协议:标准协议和总计协议。

    标准协议又有着不同的几种,最主流的是3/10Iaa170方案A有着“房屋租费(影厅的运营成本和场地费)”,前24周3/10(发行商/放映商)地分账,接着每周递减的60604060…¨方案没有房屋租费,前24周直接70-0到最后大概60

    这种协议十分复杂,双方为了利润最大化,存在着很多的角力,开幕就大规模上映的影片前几周票房是大头,发行商喜欢3到了后面收尾,发行商分的本来就少,如果还要交房屋租费,那基本上就是白忙活,随时还亏了人力成本。

    于是另一种完全不同并且更加简单的分账方式应运而生:总计协定。

    所有票房收入按照最初商定的一个比例进行分配,而且不存在房屋租费,从第一周到最后一周都这么分,一般流行的是55

    采用标准还是总计,还要视乎影片自身的情况,像《蜘蛛侠2》那样的大片当然用3/10了,它的前两周(包括首周末前两天)北美票房是。77亿,到现在第9周。6亿,用总计的话放映商会笑疯的。

    但对于上映周期十分漫长的独立影片则完全相反,像《我盛大的希腊婚礼》上映周期长达6l周,如果用传统的9010,第10周之后等于把这部电影送给放映商;又像《大人物拿破仑》,到了第2周才开始冲刺。

    又像《婚期将至》,它第l周只有l家影院,3/10又有什么用?

    所以IPE刂院线方签的是总计协议,649,这已经是IPC最大的能力了,也幸亏它的母公司是AN播网。

    按649算下来,32万美元票房里,1944。2万租金归发行商,186。6万属于放映商。

    这笔租金,再由发行商和制片商分,怎么分要视乎影片的版权归属,发行商买断了?还是分成?分成的比例是多少?

    《婚期将至》并不是买断,而是分成合作,当初双方制订的比例是扣除发行总费(一,宣传费;二,发行成本,包括拷贝费、运输、印刷、律师费等,一般为总租金0),再以366分(发行商片商),这是双方都满意的公道百分比。

    发行成本可以有着很多猫腻,但普雷通和IP作有些年头了,就算IPC要占点便宜,也不会过分。

    前后宣传费总额是150万,发行成本66万,扣除这-15万之后,总租金就变成了约63万,IPC拿走5706万,其它1059。6万交给制片商,而按协议IP还要补偿普雷通的6万宣传费,所以普雷通拿到手会是约l109万。

    再接着,就是制片商们内部的分账了,这涉及股份比例,还要看看有没有赞助投资的情况。

    在《婚期将至》的案例里,要分钱的只有两家公司,惟朵图像和普雷通,虽然20万制片费里,普雷通只出了10万,然而它在重制版上出的力气,像组建剧组、提供《我盛大的希腊婚礼》的镜头、联系发行等,使它有理由占更多的股份。

    当初协定的是70-0(惟朵图像/普雷通),假如高兹曼和汉克斯预知《婚期将至》这么能卖,会不会要求提高己方的分红比例?

    世事没有假如,在支付完剧组的后延薪酬和奖金的约8万后,103万里普雷通分得39万,惟朵图像分得2l万

    2l万只是简单计算的结果,别忘了还要交税索尔顿律师说了一大番各种税款,叶惟听得都不耐烦了,跟他说“能避税就避税,是的,我是个避税的混蛋,也是个不支持布什政府的好人。”

    什么优惠、避税都上,索尔顿律师算得大概还要交152惟朵图像从票房这个蛋糕拿到近60万美金是有的

    相比20万制片费、32万票房,很多吗?这就是为什么制片商在票房部分越来越难赚钱,系列电影越来越多的原因之一。

    当然,每部电影都有后期周边,问题在于在票房上失败了,后期周边就能成功?不是没有,只是极少极少。通常的是,赢家通吃,输家一无所有。

    《婚期将至》属于赢家了,惟朵图像也就不会只赚到60万纯利,影碟租售、电视播放版权费、海外发行等等,以后会有一张张支票陆续地飞过来,好的话能带来上千万的纯利。

    这些钱不是马上全部就打进惟朵图像的公司账户,结算是需要时间的,不过就是这个数字。

    最后是公司内部的分账,叶家占/%份,其他投资人总占2,施瓦兹老板他们现在是笑得见牙不见眼,赚大了

    叶家可以从60万拿走约470万,当清算了150万债务后,理论上还会有30万,这一笔钱就是叶家在《婚期将至》的北美票房上的大概纯利收益,不是很多,却绝对不少,在马里布买一栋海边度假别墅绰绰有余。

    从巨亏到盈利数百万,以及可预期的上千万,关键人物当然是叶惟。

    30万全部给他,都没人会说不好,除了叶浩根和顾乔,以前的VIY是怎么花钱的?他们是世界上最怕叶惟走向毁灭、最爱他的人,自然严格监管着公司账户,作为奖励,划了6万给他。

    但是每一次单笔超过l万元的花销,都要得到他们的同意,才会得到钱。

    所以叶惟的钱包虽然鼓了起来,还是被父母牢牢地控制在手中,他只有6岁,他们有权这么做,他也喜欢被他们管着。

    有了钱,就有了投资的心思,日光小美女》用不了那么多,放在银行很傻,电影业风险又很高。

    叶惟早有想法,劝说父亲拿出一笔钱把牙医诊所做大,请几个牙医老友进来合伙,做一家大型诊所。他可以介绍客户,在娱乐业要打理牙齿的人太多了,有了这些明星名人光顾,还怕没有其他普通顾客吗?有得做

    叶浩根挺感兴趣的,这事就是他的事了,叶惟不管。

    母亲那边,她说家庭是第一位,但叶惟觉得她也可以做一番事业,毕竟朵朵上学了,她有着很多空闲时间。创什么业呢?现在学中文的人正越来越多,开一家中文培训丨班什么的应该不错,顾乔也有兴趣,这是母亲的事了,他也不管。

    一切都在变好,整个家庭朝气蓬勃。

    “哥哥,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朵朵在电话里问,她已经入读伯克利霍尔的幼儿班了,没有人敢欺负她,过得很开心。

    “你的生日,还有多少天?”

    “48天”

    韦克斯福德艺术学校,这天下午,叶惟在艺术中心外走廊,又一次遇到了妮娜一伙人。

    两人好几天没有说过半句话了,从开学以来每次在学校里碰面,叶惟都会以微笑打招呼,而妮娜完全当他是空气,也就在家里早晚餐的餐桌上,在康斯坦丁和米哈埃拉面前,嗯、唔、呵呵的几句。

    这次又是这样,叶惟对她微笑地点点头,妮娜和两个女生朋友直接走过,他习惯了,并不为意。

    而那两个女生却多瞥了他几眼,当他走远后,其中的金发白人女生惊声问道:“妮娜,你认识他?那个眼镜家伙

    “唔……”妮娜一时不知怎么回答,“不算认识,他是我邻居家的国际寄宿生,怎么了?”

    “前天我看到他在外面草地摘了几根草放进嘴巴吃,我看到他嚼了一会吞下去了”金发女生满脸的古怪,另一个黑发南亚裔女生顿时惊道:“真的?太可怕了,妮娜,你不能跟这种人交朋友,不然我们都会难堪……”

    艺术学校不代表不推崇酷小孩,跟怪胎做朋友是不行的。

    妮娜的嘴角抖了抖,“他吃草?”他是牛?他只是放牛的而已啊

    “绝对是他,还是穿的这套衣服,他吃了一根又一根,我都看呆了。”

    “他不会是把野草当零食吧?”

    她们说着都停住了话,状况清楚了,没几套衣服更换、拿野草当零食的穷怪胎。

    “谁知道呢。”妮娜强颜地笑了笑,心里翻腾着不知什么滋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