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周北美票房

    B月2号-月2号,204年

    ————电影————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

    驱魔人前传》—-第l位——-第l周——203家————B59B———,666—,66,69

    《大人物拿破仑》-第14位-第ll周———-77家(14)——615B—297299B—2,2670l

    《恋恋笔记本》—-第17位——第9周————6l家——————,03B———I2279——76,/422

    《婚期将至》——第2位——-第14周———-3家(3)———I60———6,60———752617

    B月28号夜晚,菲尔-柯林斯的歌声点燃了满座的斯台普斯中心,包括《‘11-B-T-M-eat》等诸多的经典曲目引爆了天使之城,大获成功的演唱会。

    叶惟在月桂河保护区继续着荒野生存,钓鱼、挖野菜、啃野草,一直玩到该回去的2号下午,那盒压缩饼于连包装纸都没有拆开,欢畅的五天,A的成绩。

    正如每次野外露营结束时要做的,他在营地一棵大树的树身上刻上“VI”,背上东西离去,留下一大堆的柴火灰烬。

    当傍晚回到士嘉堡的杜波夫家,叶惟跟在前院草坪上踢着足球的妮娜遇了个正。

    看到他风尘仆仆的样子,好像好几天没有洗澡,发着一阵男生汗臭,妮娜捏着鼻子,又疑惑又好笑的道:“有人被亲戚虐待了。”

    “我?没有啊。”叶惟朝她走上去,心情已经是大不同,“我有份礼物送给你,也是自己做的。”

    “别跟我说话,尤尼克-霍金。”妮娜身子一转,大步走去了,说抵制他就一定抵制他。

    叶惟耸肩兼鬼脸,见足球滚落在脚边,一脚把它踢向她,使出了最佳射手的脚力脚法,嘭的打中了她的后背。那边妮娜一下惊疑地缩肩抱头,反应过来,傻了的回头望去,“你想死吗”

    “呃,这难道不是保加利亚的道别方式么?”

    “不是”

    妮娜气呼呼地又转身走,看不到叶惟捉弄得逞的坏笑。

    B月3号,星期一,北美各地很多的学校开始了新的学年,留恋着夏天的学子们回归校园生活。

    这是叶惟和妮娜到韦克斯福德上学的第一天,一个十年级,一个九年级,都由米哈埃拉开车载去,妮娜非常不乐意跟顾游同车,要求在学校前一个街区下车,自己再步行过去,以表示对他的鄙视。

    这个情况大概要到叶惟开上自己的车才能解决了。

    开学日自然有开学典礼,相比哈佛-西湖,这里属于简单了事,l100多个学生集合在学校的田径场上,校长汤姆扌丨萨罗讲话,又有学生代表进行演讲,欢迎新生们,展望新学年。

    新生们的兴奋期待写在脸上,挥洒青春的高中

    叶惟也很高兴,对他来说十年级才是高中的开端,而且可喜的是还没有人认出他,最多疑惑地多看几眼,学校里白人、南亚裔比较多,亚裔、黑人等族裔则是平均数,亚裔家庭还是喜欢学术型高中。

    “从现在开始,我不只是个狼獾,也是个维京人了,有功受奖”

    “有功受奖aImaQutaut1Erat)”是韦克斯福德的校训丨同样是南加大的校训丨所以他很喜欢。

    洛杉矶,哈佛-西湖初中部、高中部也都迎来开学日,初中部萨珀斯坦剧院,正举行着开学集会。

    舞台上初中部校长珍妮-海布蕾希兹说着开学致辞,舞台下安静中涌动着热闹的暗潮。

    七年级新生们对一切都那么新鲜,很多人都已经听说了VIYR勺传说,比如去年就在这个剧院里,他让赫德纳特校长丢了老脸,想想都感到兴奋。加入俱乐部是另一个让人兴奋的话题,追梦联盟无疑是其中一大热门,但现在要进去可得经过重重的考核。

    已是八年级生的巴布作为考官之一,头是仰着的,要不怎么被新生们景仰?

    追梦联盟在高中部也建立起来了,这么一件大喜事,列夫、巴德他们琢磨着怎么才能实现放鞭炮庆祝,但与此同时,在这片宽阔古雅的校园中,响起了一把女声惨叫:“真进地狱了,那个贱人”

    “吉娅大师,你不觉得玩的时间有很多吗?嘿嘿。”、“是啊是啊”

    听了列夫他们的话,吉娅几乎晕倒,却无法反驳,高中部每周上五天学,每门学术课每周上四次而已,这意味着比初中部有更多的X时间,让学生们做更多的社区服务,超越学术地设计和发展自己感兴趣的领域。

    不但T成绩要好,申请大学的个人简历也要漂亮,比起光读书考试要难,也更有乐趣不是吗?

    “那得先完成学术要求T平均分2100…个贱人”吉娅的惨叫声连绵不绝,“我也要上艺术学校”

    相比常年的全美T2高中之一的哈佛-西湖,叶惟切身感受,在韦克斯福德上学太爽了

    课程表上学术课只能靠边站,表演理论、形体动作、声音、戏剧理论、戏剧排演等等,这些才是主角。而且学风太不同了,宽松、艺术、不炫富,在哈佛-西湖,每个人都好像在赶路,而在这里,四处的走廊上都有学生靠墙坐地,做着自己的事。

    不会有教员呵斥,也没有人觉得不好,与艺术有关的事物随处可见,演戏声、音乐声飘扬在空气当中。

    食堂里还有中餐提供不用多费唇舌跟校方理论,虽然手艺一般般。叶惟最喜欢的还是健身房,这是不多的优胜于哈佛-西湖的设施之一,因为表演系学生需要进行形体的塑造和锻炼,这可是课程。

    中午休息时间,叶惟刚刚离开食堂,来到外面的走廊,学生们人来人往,这则是他不喜欢的一点,太挤了。

    这时候,他见到了熟人,妮娜和三个女生一起谈笑着走来,他不知道那是她的新朋友或是老同学,想来以她的性子,认识些新朋友轻而易举。人群中,叶惟抬起手就要打个招呼,“嘿,妮……”

    妮娜也看到他了,眸光又当即移开,和朋友们匆匆走过,没有理睬他,真的就像完全不认识

    “OK。”叶惟无奈的笑了笑,往前走去。

    身边走近了一个平头卷发的白人男生,“那女孩真辣,辣女孩总是那么傲慢。我是戴米安-拉什,十一年级,视觉和媒体艺术。”叶惟伸手和他碰碰拳,“尤尼克-顾,十年级,表演艺术。”

    “先说明一下,我是同性恋。”戴米安正经的语气,不怕被周围人听见的声量。

    “噢。”叶惟怔了怔,性取向不是开玩笑的点,这样公然出柜的高中生,他是第一次见到,也许在艺术学校很常见?毕竟从事艺术行业的同性恋有很多很多。他不是恐同者,点头道:“没关系,我是支持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开明人士。”

    “那我们有没有可能?”戴米安颇期待的凝目。

    “没有,我只喜欢女生。”叶惟认真说。戴米安顿时失望的神情,叶惟又道:“我们可以做朋友。”戴米安连忙道:“我愿意”

    洛杉矶,射手女校同样开学了。

    艾玛-罗伯茨升上了八年级,此时正在英语课的教室里发着呆,四周的女生们叽叽喳喳说着话,她拿出那本《不法之徒》翻了起来,想起那天,不由双手托着脸颊,呼了一口气,那坏蛋在多伦多怎么样了?

    一周北美票房

    B月2号月2号,204年

    ————电影————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

    《英雄》———-第l位——-第l周————2-l家—————lI60————B226B—2,226-

    《大人物拿破仑》--第14位-第2周-----706家(20—4476---fd,1561--—*345668

    《婚期将至》——第2位——-第14周———-17家(18)———I174——2,15B———B24776

    开学周的影市也有亮点,晚了中国公映时间近两年的《英雄》拿下周冠军,《卧虎藏龙》之后华语电影的又一次胜利,米拉麦克斯的发行颇受争议,若然是在2年它提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时趁热上映,票房理应会更高。

    《大人物拿破仑》继续着奇迹,这部仅仅40万制片费的喜剧片已经成了一个现象,深受年轻人欢迎,风头盖过诸多大片。

    也遮掩了《婚期将至》很多光芒,在媒体上赫斯夫妇是英雄式的天才,叶惟则是堕落的坏天才。不过《婚期将至》的票房收尾做得还不错,乘着叶惟人气上升的势头,距离四千万票房的目标只差两百万不到,并不是无法实现的梦

    时间也进入到9月份,NP公司公布了204年第三期的Q分统计,是为过去四个月的最新情况。

    一个夏天下来,有很多新的明星名人进入了调查范围,其中当然包括了叶惟,正面Q分2分

    这个分数让布瑞恩、莱斯利他们欢呼雀跃,叶惟比起他们另一个客户,以57分排在第一位的汤姆-汉克斯不算什么,像金盱布鲁斯-威利斯、汤姆-克鲁斯这些6分以上的人才能称为巨星,2分还够不上一线电视明星,但实在太惊喜了

    原来的最低设想是一年内10分,三年内2分,最乐观的想法也是要等日光小美女》成功后才可能2分,结果亮相半年不到,就已经2分,这绝对是最快的飙升速度之一。

    当布瑞恩欣喜地通知了叶惟,却得到对方一声懒洋洋的哦,“才2分?难怪这边还没有人把我认出来。”

    2分当然不会走在街上谁都认识,倒是会被人错认“你是那个,那个……演《猪头逛大街》的?”如果不是叶惟比约翰-赵年轻得多帅得多,肯定会有这种情况。

    “什么时候等我上了3分,像个热门肥皂剧明星了,再高兴吧布瑞恩。”

    “惟,我服你了,你只是个新人,多少迪斯尼孩子都没有这分数”

    另外还有一点……叶惟的负面Q分也远远超出预期:15分。

    这是非常危险、开始发臭的分数,而且得分不是主要因为“我不知道他”,而是“他是一个低劣的家伙”,我恨他也许是因为他近期的绯闻和丑闻,也许是其它原因。

    正负分加起来的总分分,其实知道YR勺人真不少了,热门肥皂剧明星不见得有这个总分,除非是《欲望都市》的一员。

    叶惟对负面Q分同样感到不满:“才15分?我以为怎么的都会有个2分。”

    布瑞恩哑然,真是第一次听到有客户希望自己的负面Q分高的,多少经纪团队、公关团队就因为某客户的负面Q分过高而被解雇,就算是专门哗众取宠搏人眼球的那些真人秀明星,都只希望自己的正面Q分高。

    “你不要故意做什么增加负面Q分的傻事啊”布瑞恩不得不提醒一句,想想那公开声明,真的有些怕。

    “没空,没兴趣。”

    布瑞恩想,VIY跑到加拿大去,有好有坏。

    坏的是离开了聚光灯范围,曝光度持续下降,自从他去了多伦多,媒体上他的街拍都没了,也没有什么他参加活动的消息,要不是“VIY说了”专栏每周一篇文章,在公众眼里,叶惟就像消失了一样。

    这对一个新星是致命的,大家还没有怎么记住你呢,你就没动静了。

    他现在是真心惋惜叶惟和莉莉-柯林斯玩完,本来叶惟出席前几天菲尔-柯林斯的洛杉矶演唱会的话,又有曝光,恋情又会自然地公布,如今什么都没有。

    而好的是多伦多是个远离种种诱惑的清静地,对突然成名的6岁少年来说,对日光小美女》才是计划的重中之重来说,那里最好不过。要知道VIY如今不但有名气,还有钱,开个派对、飙个跑车、吸个大麻什么的不在话下。

    钱可以⊥人幸福,钱也可以⊥人毁灭。

    能怎么样,就看叶惟自己的了,这个有人爱有人恨的坏小子。

    上映三个月,《婚期将至》的北美票房接近于尘埃落定,一笔笔分账结算也在陆续进行。

    时常会有这种情况:一部独立影片由一家知名或不知名的发行公司发行,赚了大钱,大家先是一片欢腾,最后是反目成仇。

    原因可能是发行商虚报票房,也可能是不遵守协议、拖欠款项……各种各样的问题。一个新鲜热辣的例子是《耶稣受难记》这部有着巨大争议的影片,制片人梅尔-吉布森刚刚把发行商纽马基特告上了法庭,纽马基特的实际分账比例和协议比例不一致。

    还好这种事情在IPE刂普雷通上没有发生过,他们既不是大得可以欺人的六大片厂,也不是以前没人关心、以后也人关心的小片商,他们有很多的顾忌,像汉克斯的名声,为什么要搞这种得不偿失的事?

    《婚期将至》目前的32万美元票房,由三方分账:放映商、发行商和制片商。

    怎么分呢?早在合同制订阶段就已经定好的了,索尔顿律师因此还得了一笔律师费。

    要弄清楚票房分账,首先要明白第一步,放映商和发行商之间怎么分。

    以术语来讲,电影院为一部上映影片支付给发行商的费用叫做该片的“租金”,之所以用这个词,是因为电影院使用电影的版权是有时间限制的,而不同时间的租金占票房收入的比例可以不同,结算时间也不一,视协议而定。

    通常情况下,主流发行商可以得到6卫金,放映商得到剩下的47

    而独立发行商没有主流发行商的实力,一般只能得到406如果是在艺术院线发行就更低了,只有340%,因为独立片商的艺术片往往没有做过什么宣传,导致影院自身要承担很多宣传费用。

    所以说拍文艺片是吃力不讨好,什么都艰难,还赚不到钱,只是有些影片总要有人去拍。

    这个百分比的计算还要涉及到两种主流的分成协议:标准协议和总计协议。

    标准协议又有着不同的几种,最主流的是3/10Iaa170方案A有着“房屋租费(影厅的运营成本和场地费)”,前24周3/10(发行商/放映商)地分账,接着每周递减的60604060…¨方案没有房屋租费,前24周直接70-0到最后大概60

    这种协议十分复杂,双方为了利润最大化,存在着很多的角力,开幕就大规模上映的影片前几周票房是大头,发行商喜欢3到了后面收尾,发行商分的本来就少,如果还要交房屋租费,那基本上就是白忙活,随时还亏了人力成本。

    于是另一种完全不同并且更加简单的分账方式应运而生:总计协定。

    所有票房收入按照最初商定的一个比例进行分配,而且不存在房屋租费,从第一周到最后一周都这么分,一般流行的是55

    采用标准还是总计,还要视乎影片自身的情况,像《蜘蛛侠2》那样的大片当然用3/10了,它的前两周(包括首周末前两天)北美票房是。77亿,到现在第9周。6亿,用总计的话放映商会笑疯的。

    但对于上映周期十分漫长的独立影片则完全相反,像《我盛大的希腊婚礼》上映周期长达6l周,如果用传统的9010,第10周之后等于把这部电影送给放映商;又像《大人物拿破仑》,到了第2周才开始冲刺。

    又像《婚期将至》,它第l周只有l家影院,3/10又有什么用?

    所以IPE刂院线方签的是总计协议,649,这已经是IPC最大的能力了,也幸亏它的母公司是AN播网。

    按649算下来,32万美元票房里,1944。2万租金归发行商,186。6万属于放映商。

    这笔租金,再由发行商和制片商分,怎么分要视乎影片的版权归属,发行商买断了?还是分成?分成的比例是多少?

    《婚期将至》并不是买断,而是分成合作,当初双方制订的比例是扣除发行总费(一,宣传费;二,发行成本,包括拷贝费、运输、印刷、律师费等,一般为总租金0),再以366分(发行商片商),这是双方都满意的公道百分比。

    发行成本可以有着很多猫腻,但普雷通和IP作有些年头了,就算IPC要占点便宜,也不会过分。

    前后宣传费总额是150万,发行成本66万,扣除这-15万之后,总租金就变成了约63万,IPC拿走5706万,其它1059。6万交给制片商,而按协议IP还要补偿普雷通的6万宣传费,所以普雷通拿到手会是约l109万。

    再接着,就是制片商们内部的分账了,这涉及股份比例,还要看看有没有赞助投资的情况。

    在《婚期将至》的案例里,要分钱的只有两家公司,惟朵图像和普雷通,虽然20万制片费里,普雷通只出了10万,然而它在重制版上出的力气,像组建剧组、提供《我盛大的希腊婚礼》的镜头、联系发行等,使它有理由占更多的股份。

    当初协定的是70-0(惟朵图像/普雷通),假如高兹曼和汉克斯预知《婚期将至》这么能卖,会不会要求提高己方的分红比例?

    世事没有假如,在支付完剧组的后延薪酬和奖金的约8万后,103万里普雷通分得39万,惟朵图像分得2l万

    2l万只是简单计算的结果,别忘了还要交税索尔顿律师说了一大番各种税款,叶惟听得都不耐烦了,跟他说“能避税就避税,是的,我是个避税的混蛋,也是个不支持布什政府的好人。”

    什么优惠、避税都上,索尔顿律师算得大概还要交152惟朵图像从票房这个蛋糕拿到近60万美金是有的

    相比20万制片费、32万票房,很多吗?这就是为什么制片商在票房部分越来越难赚钱,系列电影越来越多的原因之一。

    当然,每部电影都有后期周边,问题在于在票房上失败了,后期周边就能成功?不是没有,只是极少极少。通常的是,赢家通吃,输家一无所有。

    《婚期将至》属于赢家了,惟朵图像也就不会只赚到60万纯利,影碟租售、电视播放版权费、海外发行等等,以后会有一张张支票陆续地飞过来,好的话能带来上千万的纯利。

    这些钱不是马上全部就打进惟朵图像的公司账户,结算是需要时间的,不过就是这个数字。

    最后是公司内部的分账,叶家占/%份,其他投资人总占2,施瓦兹老板他们现在是笑得见牙不见眼,赚大了

    叶家可以从60万拿走约470万,当清算了150万债务后,理论上还会有30万,这一笔钱就是叶家在《婚期将至》的北美票房上的大概纯利收益,不是很多,却绝对不少,在马里布买一栋海边度假别墅绰绰有余。

    从巨亏到盈利数百万,以及可预期的上千万,关键人物当然是叶惟。

    30万全部给他,都没人会说不好,除了叶浩根和顾乔,以前的VIY是怎么花钱的?他们是世界上最怕叶惟走向毁灭、最爱他的人,自然严格监管着公司账户,作为奖励,划了6万给他。

    但是每一次单笔超过l万元的花销,都要得到他们的同意,才会得到钱。

    所以叶惟的钱包虽然鼓了起来,还是被父母牢牢地控制在手中,他只有6岁,他们有权这么做,他也喜欢被他们管着。

    有了钱,就有了投资的心思,日光小美女》用不了那么多,放在银行很傻,电影业风险又很高。

    叶惟早有想法,劝说父亲拿出一笔钱把牙医诊所做大,请几个牙医老友进来合伙,做一家大型诊所。他可以介绍客户,在娱乐业要打理牙齿的人太多了,有了这些明星名人光顾,还怕没有其他普通顾客吗?有得做

    叶浩根挺感兴趣的,这事就是他的事了,叶惟不管。

    母亲那边,她说家庭是第一位,但叶惟觉得她也可以做一番事业,毕竟朵朵上学了,她有着很多空闲时间。创什么业呢?现在学中文的人正越来越多,开一家中文培训丨班什么的应该不错,顾乔也有兴趣,这是母亲的事了,他也不管。

    一切都在变好,整个家庭朝气蓬勃。

    “哥哥,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朵朵在电话里问,她已经入读伯克利霍尔的幼儿班了,没有人敢欺负她,过得很开心。

    “你的生日,还有多少天?”

    “48天”

    韦克斯福德艺术学校,这天下午,叶惟在艺术中心外走廊,又一次遇到了妮娜一伙人。

    两人好几天没有说过半句话了,从开学以来每次在学校里碰面,叶惟都会以微笑打招呼,而妮娜完全当他是空气,也就在家里早晚餐的餐桌上,在康斯坦丁和米哈埃拉面前,嗯、唔、呵呵的几句。

    这次又是这样,叶惟对她微笑地点点头,妮娜和两个女生朋友直接走过,他习惯了,并不为意。

    而那两个女生却多瞥了他几眼,当他走远后,其中的金发白人女生惊声问道:“妮娜,你认识他?那个眼镜家伙

    “唔……”妮娜一时不知怎么回答,“不算认识,他是我邻居家的国际寄宿生,怎么了?”

    “前天我看到他在外面草地摘了几根草放进嘴巴吃,我看到他嚼了一会吞下去了”金发女生满脸的古怪,另一个黑发南亚裔女生顿时惊道:“真的?太可怕了,妮娜,你不能跟这种人交朋友,不然我们都会难堪……”

    艺术学校不代表不推崇酷小孩,跟怪胎做朋友是不行的。

    妮娜的嘴角抖了抖,“他吃草?”他是牛?他只是放牛的而已啊

    “绝对是他,还是穿的这套衣服,他吃了一根又一根,我都看呆了。”

    “他不会是把野草当零食吧?”

    她们说着都停住了话,状况清楚了,没几套衣服更换、拿野草当零食的穷怪胎。

    “谁知道呢。”妮娜强颜地笑了笑,心里翻腾着不知什么滋味……

第一百九十四章 孤独是种享受    八月份还有7天,距离韦克斯福德艺术学校开学还有6天,这也是叶惟的小假期的最后几天,工作上靠短信、电邮跟进。

    他想这6天与其无所事事,留在杜波夫家挨妮娜的白眼,还不如出去游玩一番充充能。

    跟康斯坦丁夫妇和洛杉矶那边交待好之后,叶惟背上背包,说走就走,前往距离士嘉堡20多公里外沃特卢的月桂河保护区远足和露营。

    像月桂河保护区这种已被商业开发、有着旅游服务的热门露营地,并不是他的喜好,野外露营当然越荒僻越好,只是一来人生地不熟,二来很久没露营了,亚马逊丛林是梦想,现在先量力而行吧。

    不过不代表他要往热闹处去,到了月桂河,他没有入驻什么露营区,而是寻了靠近小溪河的丛林荒无人烟的一处,进行自己想要的荒野生存。

    叶惟携带的东西不多,之前在超市买了些简单的户外装备就出发了,一个蓝色单人帐篷、一个防寒睡袋、强光手电筒、瑞士军刀、打火机一盒压缩饼于,100电量的手机,有了这些玩意,就算他不离开帐篷地度过五天,都不会饿死或冷死。

    把帐篷架好,他看看周围,茂盛的树木遮掩着远处,只从枝叶缝隙间看见清澈的溪河在哗哗地流动,蓝天白云,有飞鸟翱翔。

    “哇喔”叶惟举起双手大叫一声,哈哈笑起来,心中尽是开朗愉悦。

    那些工具只是以防万一而已,未来几天里,他要过原始人的生活,尤其是食物

    河鱼、野草、野果、昆虫这些才是食粮,至于什么草果虫能吃,什么不能吃,也不是全然了解,吃自己知道能吃的就是了。

    而且河鱼是第一目标,旅游网站说这里只可以钓到Carn(包括鲤鱼、鲢鱼、鳙鱼、草鱼、青鱼等亚洲鲤科鱼类),所以钓鱼在这不受欢迎,因为北美人不喜欢吃Carn,嫌太多鱼刺和鱼腥重,钓了又放的人则嫌Carn太小,钓到都没有成就感。

    但身为识饮识食的华裔,叶惟对Carn没有意见,做好了一样美味,不受欢迎才好,换句话说,这儿鱼量充足。

    下午过了一半,叶惟来到溪河边钓鱼,用的是刚才制作的自制鱼竿,鱼线一抛,挂着刚挖的蚯蚓的!鱼钩咚的一声掉进河中。

    对于钓鱼,他一向不着迷,也不讨厌,然而此时此刻,这样坐在河边石头上静静地垂钓,真的很舒坦。

    有时候,孤独是一种享受。

    出外玩了一天,傍晚时分,妮娜回到家,望了望杂物房那边,只见房门关着,没看到那家伙。然后她发现屋子里也没有那道呆笨身影,到了晚餐还是没有见到他来吃

    餐桌边,她不由疑惑地询问爸爸妈妈:“那家伙去哪了?搬走了吗?”这么一说,心头顿时突了突,这就搬走了

    “没有,尤尼克去爱静阁探亲了。”米哈埃拉答女儿,不说是去了月桂河保护区露营,是因为不想妮娜心血来潮也要去,她知道那是很大可能的事情,等开学了应该就省心多了。

    “他在爱静阁有亲?那为什么要住我们家?”

    一个谎言要用很多谎言去掩盖,米哈埃拉只好说:“因为这样能帮他尽快融入这里,他到那边也住几天看看情况怎么样。”

    妮娜明白了,不满的歪歪嘴,真小气,说他几句就要走,搬走最好,猪耳朵,讨厌鬼。

    天色已然入夜,月桂河保护区万籁俱寂,丛林的蓝色帐篷边,插着一根粗实的树枝,一尾肥美的草鲤穿插在上面

    叶惟坐在旁边正捣弄着最原始的钻木取火,这绝对不是简单容易的事情,非常漫长,却也锻炼毅力。

    他不是第一次钻木取火了,在木头的选择、钻法、吹气引火时机等方面都有着经验,双手用木棒在一块小木块上不断地转动,钻了大概半个小时,才终于冒烟了,他欣喜地把火引草料拿起轻轻地吹气,继而成功地起火

    “哈哈哈Ptv,Ptv”

    看见草料燃起了熊熊的火焰,叶惟不禁大笑,太有成就感了,连忙把火种放进早已准备好的一堆柴薪于草里,有了一堆烈火。

    他拿过那根串着鲤鱼的树枝悬在上面烤,烤得渐渐飘起一片片鱼香,鱼皮变得金黄、鱼尾焦黑,也就烤好了。等稍为不那么热,他就开始吃起来,一边吃一边笑,还观赏着璀璨的夏末星空,好久没这么自由惬意了。

    鱼吃了一大半,火堆还在燃烧,随身携带的私人手机忽然来电震动,拿出一看,却是菲尔-柯林斯打来的。

    叶惟的笑声顿时停下,自从跟莉莉分手后,他和菲尔的通话和短信非常少,接近为零,他们都有些不知怎么继续刚建立不久的友谊,不过他正想给菲尔发一条道贺短信,明天就是菲尔的告别之旅巡演美国站的开始。

    2号在阿纳海姆办第一场,然后2号在洛杉矶办第二场……

    生活总得继续,叶惟接通了来电,笑道:“嘿,菲尔,晚上好。”

    “惟格,最近怎么样?”

    “还不错,先祝福你美国站的巡演一切顺利。”

    菲尔充满磁性的笑声传来,撺掇的道:“2号来斯台普斯中心捧场吧?你来就是坐最好的场边座,旁边有个美女

    “哈哈”叶惟也笑了,那两个座位本来莉莉早就预留好的,在夜风的吹拂下,望着浩瀚的星空,柴火烧得噼啪响,他已经能真正地自如谈起这回事,笑道:“你知道的菲尔,已经结束了。”

    菲尔叹息一声,很不混蛋的劝了句:“你是不是放弃得太快了?”

    “我没有,只是……”叶惟本想说说垃圾箱的事,话到嘴边却成了轻叹:“只是结束了。”他哂然的哈了声,又道:“我觉得,我们有我们的交情,跟莉莉没关系。”

    “小子,这也是我的观点,男人和男人。”

    “混蛋和混蛋。”

    两人说着都大笑起来,知道该怎么相处了。菲尔接着又道:“但有件事情,我真想问问你的意见,事关莉莉会开心还是会难过。”

    “哈哈”叶惟顿时又是乐笑,咬了鱼腹一口,“算了吧,你女儿的心思,谁能明白呢?我们都以为自己知道了,其实一点不知道,想想我们那首可怜的歌,噢……我这么说你别生气,你以为她是朵百合,其实她是一朵带刺的玫瑰。”

    说罢,噗的吐出了几根鱼刺,几乎咽下去卡着喉咙。

    “就是关于歌。”菲尔不理他的自嘲,说道:“洛杉矶站原定的演出曲目里有《c‘11BeTHat》,可是现在唱这个,我怕莉莉反而不开心,你说我要不要唱?”

    “真是个世纪难题。”叶惟一瞬间想起了很多,终究认真地想了一番,才道:“我给你分析一下,如果这首歌会让她想起那些已经变得不愉快的回忆,她放下了的话,她会念着父亲的好,不管怎么样,你支持着她;没有放下的话……她也会念着父亲的好,我是个混蛋,你是爱护她的天使。”

    “嗯……有些道理,我也倾向于唱,告诉她,你还有爸爸。”

    “是的是的,差不多就这样。”

    两人聊完了这个话题,又聊了会他们的忘年交话,最主要是互相嘲笑取乐了一顿,才结束了通话。

    把整条鱼吃完,肚子勉强饱了,望着夜空,叶惟轻唱起了珠儿的《TI》:“爱是坚持的,爱是甜蜜的,你敢不去改变一件事?我想和你心灵相通,去感受我现在和所有时间的感受,说你会留下来,永远这样,永远永远,我们永远不会改变……”

    他唱着唱着停下,失笑了几声,突然大喊:“已经结束了别忘了自己来加拿大读书是为什么?拍好电影,过好新生活,拜托老兄是的,先生。”

    “是的,先生也许我应该听听妮娜的,改变吧。”

    叶惟嘀咕着点点头,一脸下定决心的神情,“新的生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