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什么?你再说一遍?加拿大我那么辛苦复习,好不容易才进了哈佛-西湖,你转头跑加拿大溜冰去了,你杀了我吧……”

    吉娅得知消息后,几乎就要发疯,惊叫声通过手机传来:“你明知道我是因为你才对复学有兴趣,还要是地狱哈佛-西湖现在我进去做什么?你真是……混蛋……”

    “你有太多要做了,我们要在高中部创立追梦联盟俱乐部,再走向辉煌我不在的时候,俱乐部会长由你和列夫联合暂代。”

    “也算是件事,哈我想到了,我要拿明年电影节的叶惟奖,可不能让你一个人全部威风去。”

    “这就对了,加油,我们所有人都加油。”

    “嗯……惟,俱乐部我会打理好的,你照顾好自己,想喝酒了告诉我,我带你去我家的葡萄园尽情地喝,醉死都没问题。”

    “你这么认真,我好不习惯……”

    “我说真的,照顾好自己,别让我失去追赶的目标。”

    “哦好吧。”

    叶惟心头暖暖的,通知吉娅后又支会安娜索菲亚,小妮子刚刚拍完自己在《查理与巧克力工厂》里的戏份,正回到丹佛老家享受悠闲的夏末,《萨曼莎》要ll月下旬才首播,《都是戴茜惹的祸》则要到明年2月,在收获之前,她不会再接戏了。

    不过她很想客串日光小美女》,一个路人也好,叶惟跟她说视乎到时有没有适合的机会再定。

    “多伦多?那里我熟啊,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打给我问。”

    不就是拍《萨曼莎》时在多伦多待了两个月,叶惟笑了声,回她道:“好的,就指望你罩着我了。”

    “我当然会有些话我想跟你说好久了。”安娜索菲亚也不笑嘻嘻的,依然有着稚气的话声透着温柔:“不管外界怎么说你,我了解你是怎么一个人,在我心中,Y是一个高大的、睿智的、善良的、幽默的好男生。

    当你跌倒了,他会扶起你;当你迷路了,他会把你带回来;当你骄傲自满,他会说‘注意了小妞,;当你失落沮丧,他又会说‘坚强起来,让这个世界震惊,。他就是这么好。

    而当他迷路了,我也会把他带回来;当他跌倒,我也会扶起他;当他面对困难,我会跟他说相信自己,没什么可以击败你,

    惟,无论作为好朋友,还是作为约会对象,我永远支持你,永远。”

    “阿娜……”叶惟有种说不出的感动,“谢谢,谢谢你。”

    “嘻嘻怎么样,说得好不,这些话我想了好久还有一句:所以,对于叶惟我已经有了心意,我将永远不会放弃叶惟。”

    “谢谢你,你是一个天使,阿娜索菲亚-罗伯,你是上帝派下来给世间带来温暖的天使。”

    “那你感动不?”

    “感动。”

    有着叶惟最近强势的曝光度,《婚期将至》的票房理所当然地出现了反弹的情况,就像坏事中的好事,IP心抓住这最后机会做好最后的收尾,争取突破四千万北美票房。

    所有的新闻都是好新闻?布瑞恩、莱斯利、高兹曼等人知道不是,只是因为VIY太COOL了

    他各方面人气的增长,体现在网络的搜索热度上,看看那条上扬的直线,情况似乎真不坏。

    叶惟也暂时遵守着自己的承诺,没有继续酗酒、没有继续闹事,也没有参加派对享乐,虽然有那么多各种的派对、夜店活动邀请他出席,他却以工作繁忙为由一概拒绝,他也的确忙着日光小美女》的前期筹备。

    汉克斯也看到了,VIYR勺坏不是童星自毁的那种坏,而是狂放不羁而已,天才哪会没有点性格,也就放心了很多

    外界的质疑声并未停下,对叶惟的八卦兴趣也没有停息,这小子女朋友是谁,这小子拿着60万预算会怎么乱挥霍?

    但他们不知道,叶惟正在离开洛杉矶,这个繁华的大都会,这个影视娱乐业的世界中心。

    不同于洛杉矶、纽约这两大中心,虽然多伦多是加拿大最大的城市,近年来还因为税惠和低成本成了一个新兴的制片厂,就媒体关注而言,它一样是冷清的,远离好莱坞,远离百老汇和时尚,没什么活动,也没什么狗仔队,在那里也很难拍到有价值的照片,错失机会不说,还要忍受那里的寒冷天气,那里简直什么都没有。

    在LA或NY住惯的人,大概都不会喜欢多伦多,明星名人到那儿居住,如同流放。

    叶惟过去后,将先办好入学和寄宿方面的事,这些安定了再继续参与日光小美女》的筹备,赫勒他们不会停下,现阶段的事务他早就安排好了,这本来是个旅游假期。

    因为要住寄宿家庭,老乔治暂时不会跟过去,但他依然是叶惟的助理,薪水照给,做些在洛杉矶的跑腿工作。

    韦克斯福德艺术学校十分欢迎叶惟的入读,连专业艺术的入学考核几乎都要免了,考也只是走个程序而已。校方还准备给他安排一场开学演讲,分享成功经验和鼓励同学们。

    叶惟拒绝了,不想搞那些,现在的心情只想低调,他提出了要用化名入读和生活,希望校方尽可能地保密他的身份。尽管他不像《哈利-波特》那些人那么出名,别人还不一定认识他,“VIY来了”也不一定能造成什么轰动。

    他就是不想当个“大人物学生”,只想平静地学学表演,认识几个新朋友,做几件普通事。

    韦克斯福德那边觉得很可惜,却也理解和同意了,叶惟的身份会是顾游(utaeKu,尤尼克-顾),来自中国的留学生,至于别人会不会认出他再宣扬开去,由他自己处理了。

    化名是好莱坞明星的一大常备工具,很多时候都会用上,就像太阳墨镜一样,奥普拉-温弗瑞常用的化名是“索菲-李(”,索菲是她的小狗名字,李则是她的娘家本姓。

    而U11v是唯一的、独特的意思,对应中文惟字,Ku是他的母亲姓氏。

    顾游,一个顾着家的游子。

    一个放逐自己的流浪者,一个重新出发的背包客。

    B月17号,叶惟出发的日子。

    意向文书等已经签好了,他将和学校高中部的弗兰德老师一起到多伦多办理余下手续,爸爸妈妈不会跟去,也不去机场送机了,常驻机场的狗仔队现在也把叶惟当成猎物,就在家中道别吧。

    中午ll∶45的航班,早上9点多,该走了。

    “到了就打电话回来,有什么事都打回来告诉我们,别自己死撑,爸妈是大人,你再天才也比你更懂应对很多事,知道吗?”

    街道边的前院草坪上,顾乔正反复叮嘱着儿子,叶浩根点头地应和着“没错”,朵朵闷闷不乐的站在旁边,还有蹲坐着的托托。

    不远处老乔治正把几个行李箱放进大众车里,叶惟微笑道:“我知道了,我会的,你们不用担心,我懂得照顾自己。”

    叶浩根想说什么,最后只是一叹,拍拍儿子的肩膀,“爸爸相信你。”顾乔也说不下去了,以为要到他上大学才会有这一天,却突然…她的目眶有点发红,不由揽着前边的朵朵。

    这一离别,可能就要到十月份朵朵生日,惟才会回来一趟,然后是感恩节、寒假,他们又怎么舍得。

    “嘿”叶惟看向从早上听说了他要到外地上学要很久才会回来,就没有说话的朵朵,大笑了声:“甜豆,不跟哥哥说再见么?”

    “呜,呜……”朵朵突然扁扁嘴,大眼睛一下通红流泪,大哭了起来,挣开妈妈的手扑向他,抱着哥哥的腿不放,“我不让你走,呜呜呜,我不让你走……”

    叶浩根和顾乔都脸露苦笑,托托着急地围着打转,叶惟蹲下身子来,捏捏她满是泪痕的脸蛋,哄道:“没事,别哭没事儿,哥哥会回来的,带着一部很好很好的电影回来”

    “呜呜,我不要,我要哥哥……”朵朵继续伤心地大哭,扯着他的手。

    “你的生日,我一定会回来的10月2l号,对吧?”叶惟抬手搓搓她的脑袋,“从今天开始倒数,唔还有65天很快的。”

    “不,不。”朵朵抽泣着,眼泪不断地掉落,“是莉莉带走你吗?呜呜,我不准……”

    “哈哈不关她事,不是的,小甜豆,哥哥会买很多礼物给你,很多很多。”叶惟还要数数有什么礼物。

    顾乔却说:“惟,你该去机场了,朵朵,别耽误了你哥哥的航班。”她把哭闹着的女儿拉拖开去,叶浩根连忙也安慰,但是朵朵什么都不听,就是哭着:“我要哥哥,我要哥哥……”

    “记住了,6天”叶惟笑了笑,几个6天后,我会带着一部叫日光小美女》的好电影归家,这个世界会知道什么是火力全开的VIY到时候,别叫我英雄,我只是个坏小子。

    大伙儿,我的电影生涯才刚刚开始

    “你们也照顾好自己,朵朵,记得不要给托托乱喂东西,再见”

    他一边道别,一边坐上车子的副驾座,系好安全带,透过打开的车窗,继续向家人摆手道别,朵朵还在哭泣,他艰难地轻说了声:“乔治,开车吧。”

    老乔治开动了轿车,徐徐地往圣维森特大道方向驶去。

    叶惟看着,那个名为家的地方在慢慢地倒退在后面,妈妈跟朵朵说了几句什么,朵朵忽然挥着小手追上来,含着哭声地喊道:“哥哥,再见快点回来啊,再见”

    “拜拜”叶惟扭头贴着车窗边,向她笑喊摆手,又见到托托狂奔地追上来,他不由喊道:“托托,回去,守卫好我们家”

    托托在后面一直追着,车子驶了很远,它的身影还在倒后镜里,直至叶惟沉声向老乔治说:“不用停,开快点……”车速加快,它随即跟不上了,身影一点点退出倒后镜,看不到了……

    收回目光,叶惟靠着座椅,呼了一口气,早已握得指甲陷入掌心的拳头渐渐松开。

    车内静静无言,老乔治没说什么,他也没说什么。

    不久,车子上了圣维森特大道,往威尔谢大道而去,大道的两边是商业区,有着商店、餐厅、咖啡馆等,当驶过美发沙龙沙龙外面,看着车外风景的叶惟突然微瞪双眼,只见过了人行道的停车场上,十来步的距离,三个女生笑谈着走出来。

    其中一个蓝衣身影,是莉莉,她染了新的发色,她的长发,她的粗眉,都成了棕金色。

    这时候,莉莉停了停,似乎在望来,似乎看见他了……

    车子继续快速前进,只有那么几秒,女生们就落在远远的后面,叶惟无意识地抓了抓头发,擦了擦鼻子,面无表情。

    很快,上了威尔谢大道,再是圣地亚哥高速路,离开布伦特伍德,直往机场而去。

    “惟,我想换个发色,你觉得什么颜色好看?”

    “我才不管你要染成金色还是红色,你的眉毛一定要是黑色又黑又粗的眉毛最好看。”

    叶惟微微闭上眼睛,把口袋里的Ip的耳塞拿出塞进耳朵,听起了音乐。车子在前进,一首又一首,然后听到了鲍勃-迪伦的《1Yuuc-eftBHme》,听着听着,他的双目有点湿润。

    “我离开家乡的时候还年轻

    我出去后四处闯荡

    而我从来没有写过一封信回家

    给我的家,上帝,上帝,给我的家

    只是在几天前

    我把我的工资寄回家

    我遇到了一个我认识的老朋友

    他说你妈妈去世了

    你的宝贝妹妹什么都出了错

    你爸爸需要你立即回家去

    我的背上没有穿着衬衫

    我的名字不值一分钱

    我不能以这种方式回去

    这样的一种方式,上帝,上帝

    我不能以这种方式回去

    如果你错过了我坐的火车

    算算我出发回去的日子

    你会听到口哨声从一百英里外传来

    一百英里,亲爱的,宝贝儿,上帝,上帝”

第一百八十八章 阳光季节    一周北美票房

    B月6号-月2号,204年

    ————电影————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

    《借刀杀人》———第l位——-第l周————-18B家——————lI413———3,362l1—-fd6362ll

    《猪头逛大街》—-第9位——第2周————26-家(2)——,444——626971——14,415,32

    《大人物拿破仑》-第2位-第9周———-46家(2——6102——B33I944———14,2437

    《婚期将至》——第2位——-第2周———4家(34)———I6B———36,476(6—---fd68662

    B月14号,距离那断裂之日过去一个月了。

    按照原本的旅游计划,两人应该身处于欧洲周游列国,享受着甜蜜的青春,然后是亚洲,月底再回美国,那该多

    布伦特伍德,日落大道东段居民住宅边的一个公交站点,夏季的午后阳光依然灿烂,树木上的松鼠在径自忙碌,花草的美丽一如当初,有着大海味道的微风也不曾变化。

    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女站在路边,她穿着雪白的及膝连衣裙,脚下一双浅蓝凉鞋,左手提着一个米黄色香奈儿手提包,右手拿着一朵鲜洁的百合花。

    她的长发露额地往后扎起了个马尾,清丽的脸容略施淡妆,两道英气的粗眉,挺拔的鼻子,气质优雅而飒爽。

    而那双清澄的大眼睛,正望着大道对面路口那边,似乎在等待着谁,只是随着时间过去,不时地流转起一丝的怅惘。

    突然这时候,少女隐约听到一把熟悉的叫声从身后传来:“莉莉”想得入神的她惊了惊,立时转身望去……没有人,错觉而已。她看了看左腕上的手表,望向了蓝天,继续等待。

    路过的年轻男生的目光都会被少女吸引去,走很远也回头看看,哪个混蛋让这么个美女等他?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刚从学校那边赶回来。”

    “学校?啊哈,很有趣。”

    少女想着什么,抬起手中的百合花轻轻一嗅,淡淡的清香还在。

    “算了,我们先分开吧,我们都需要空间重新审视一下我们的关系。”

    “一个答案,算了吧,我不喜欢和前女友做朋友,不说了,我还有事情忙。”

    “IA关系第四条,无论是什么原因,一方想结束关系,那么……都要经过三个月冷静期在那三个月里,我们保持一种半结束的状态,不打电话,不联系,一个月见一次,一起玩一天,去以前喜欢玩的地方玩,做以前喜欢做的事。三个月、三次见面后,如果还想结束,那才结束。”

    他还记得吗?

    “再见了,我的挚友,我们九岁十岁时就相识了,曾经一起爬山爬树,学习爱和Ab身心都一起受过伤。”

    布伦特伍德,南格雷特纳格林街,叶家,男生房间里,叶惟一边往行李箱收拾着行李,一边唱着《UONIN-TU-8。

    坐在那边电脑椅的列夫叹了一口气,不像平时那样嘻哈地一起唱,神情有些伤感,说道:“我不太喜欢你这个惊喜,突然要去加拿大做交换生,我们好不容易才终于上高中了啊”

    叶惟把床头柜上一本《花花公子》扔给列夫,继续唱着:“再见了,我的挚友,要离去真的很难,当所有的鸟儿都在天空歌唱时,春天就弥漫在空气中,到处都会有可爱的女孩,想起我,我就会出现在那里。”

    就连最爱的读物,也无法调动列夫的情绪,“惟哥,你和莉莉真的散了?可怜可怜我和康妮吧……”

    叶惟顿了顿,转身走向衣柜,又唱道:“我们曾拥有快乐,拥有乐趣,也曾拥有阳光季节,但我们一起爬山的那些时光已经逝去了。”

    “什么学校来着?”列夫叹息的问道。

    “韦克斯福德艺术学校,一家公立高中。”叶惟终于说话地回答。列夫大惊地道:“公立高中?”

    叶惟打开衣柜,将一些秋冬季衣服拿出来,回答道:“学校已经尽力了,你知道在这个时候、用这么短的时间做一对一的单独交换,还要是艺术学校,真不容易。而且加拿大的公立学校不比私立差,有些还更好,这家高中挺出名的,我有得学了。”

    “好吧。”列夫点点头,看着叶惟把一件件衣服放进箱子,“什么时候回来?返校节回来吗?”

    “我不知道,看看到时的情况。”叶惟耸肩地笑,“伙计,什么时代了,用不着艰难离别,你想的话我们天天视频通话。”

    “虽然你很帅,我也没有那个兴致。”列夫先想到找女孩视频通话才有意思,再想到一个女孩,惊道:“吉娅大师还不知道昨天她打给我,问了我一些学校的事情,她很兴奋和我们一起上学。”

    “所以我还没告诉她。”叶惟竖指作嘘了下,“不然她突然不读了,她爷爷科波拉肯定要找我麻烦。”

    这时候,他的私人手机来了条短信,拿出打开看看。

    “老地方”,少女把百合花放好到路边的灌木从上,拿出手机翻动了起来,没有新短信,什么都没有。

    早已结束了,一个月前的那一天,她亲手结束的,不是吗?

    “你知不知道哪里可以买到《北方之光》?我找不到。”

    艾玛-罗伯茨发来的短信,叶惟顿时扭头问列夫:“你家的书店有《北方之光》卖吗?这书卖断货了?”

    “谁知道。”列夫愕然的摊开双手,又不是他在管理书店,“如果是普通畅销书,我那里肯定有;冷门书和绝版老书不一定有。”

    他突然敲敲大鼻子,拿出手机打给书店,“什么时代了,我问问……爸爸,店里还有《北方之光》卖吗?哦,惟哥,有这书跟卖断货扯不上半点关系,你要十本都有。”

    “OK。”那叶惟明白了,艾玛没话找话而已,不过这本书是他推荐的,对她的购买有一点点责任,就回复道:“你可以去我朋友列夫家的‘爱丽舍书店,找找,这是地址,韦斯特伍德……”

    “你有空来做我的向导么?我想多买几本书。”

    看着这短信,叶惟不由微笑,一边跟列夫说道:“伙计,你家今天要有一笔大收入了。”一边回复道:“你先去吧,到达前15分钟叫我。”他家离列夫家的书店也就十来分钟的车程。

    过了没有半小时,艾玛来短信说差不多到了,叶惟就开车载着列夫来到位于韦斯特伍德的“爱丽舍书店”,已经得知情况的列夫不肯下车,说不碍手碍脚云云,支持他追求新的恋情。

    “嗨VIY你能来真是太好了,我今天很有购书欲,想听听你的意见。”

    书店外面的宁静街道,当看到叶惟下车走来,艾玛高兴地朝他走去,她身着悠闲的T恤和牛仔裤,画了眉、涂了很浅的口红,好像在努力显得成熟一些,但还是那么身形娇小。

    “不只是意见,还有折扣。”叶惟对她微笑示意,带头走进那小书店,从小到今不知来过这里多少次了,简直像自己的另一个窝,进店后,他和账台后的列夫爸爸笑打起招呼,以及养在书店的一只花狸猫伏尔泰。

    而当见到后面的艾玛,伏尔泰一下就跳到她肩膀上去,不怕猫的艾玛逗弄着它。

    “你是来买书还是来买猫?”叶惟喊问道。

    “买书。”艾玛抿嘴一笑。

    “你要的《北方之光》,拿着吧。”叶惟走在距离门口最近的销售书书架前,拿了一本未拆封的新书给她,又问道:“你还想买什么书?”艾玛一时说不上来:“你有什么推荐吗?”

    叶惟想了想,“最近的新书全在这里了,旧书怎么样?冷门书怎么样?冷门但是很有意思。”

    “当然我就是想要那种书。”艾玛忙不迭地点头。

    “跟我过来,我们做个淘书客”叶惟带着她来到书店里面的几排满载书架前,这些全是年份不一的旧书,有些挺珍稀的,列夫爸爸花了工夫才收购回来,价格自然很贵,像这种绝版珍稀旧书,一个月卖几本都能维系下去。

    “欢迎来到图书的宝藏”

    叶惟展开双手地介绍,艾玛笑容甜美,露着酒窝儿,的感叹一声。当下,两人淘了起来,一开始叶惟介绍哪本,艾玛全都喜欢要买,后来五、六本后,她感觉到不像样了,才开始懂得拒绝般,让叶惟好笑。

    “《不法之徒》(an-M,约翰-康奈利写的,侦探惊悚小说,这本不是很旧,去年的书,怎么放到这里来了,你看过没有?”

    “没有,我甚至没听说过。”

    “哈哈,也许你的年纪还不适合看这种书,这就像B级电影。”

    “我不是一个小孩”

    艾玛皱眉地说,叶惟却不在意地笑笑,捧着那本《不法之徒》翻动看起来,她瞪瞪双眼,凑了过去也要看,他却抬高上去不让看,因为身高差距,她还真看不到,只能转到他旁边,踮脚抬头地望去。

    几乎是紧挨着他的身体,突然被他的气息一冲,她才察觉到这点,心中忽有些乱了,眼睛余光偷偷瞥着他。

    “约翰-康奈利的书就是够劲。”叶惟看了中间几页,正说着书,转目看了看艾玛,只见她的脸蛋在发红,目光一碰撞,神情更有点古怪。他看得出,这是怎么了。

    他故意地低头凑过去,凑近她的脸庞,凑近她的嘴唇……

    艾玛呆住了,呼吸骤然变得急促,不由地往后退了一步,但他当即靠近一步,后面是书架,她也不退了,微微地噘起嘴唇。

    啪就在两人要吻上的瞬间,叶惟往后一退,站直身子,用手中的《不法之徒》轻拍了她的头顶一下,露出了捉弄的笑容,“小女孩,别太靠近我,我对于你,太危险了。”

    他把书本扔给她,“这本不错的,推荐给你。”

    “噢……”艾玛手忙脚乱地接住《不法之徒》,看着叶惟转身走去,她悄悄地呼出积聚在胸口的那一股热气,抓紧手中的书。

    时间一点点消逝,距离第一次闲逛约定的4∶6nm也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

    公交站点边,白衣少女的脸庞毫无神气,再一次环顾着周围,眸光翻寻着草丛树木间,但是没有身影。

    他不会来了,他不会来了……没什么先分开一下,没什么IA关系,全都结束了。

    少女又一次眺望对面路口的地平线尽头,一切风平如故,她生涩地一笑,转身往家的北面方向走去,脚步很缓慢,手上把手提包甩来甩去,脚上踢着于净的路面。

    走了一会,她又踩着那些路上的树木荫影,一跳一跳的前行;又跳上路边一户居民的前院围栏的石边上,展着双手小心地走了段,跳下来,继续走,把飘零的一个薯片袋捡起,走到前面不远的垃圾桶扔进去。

    她做了个偷乐的表情,粗眉又渐渐微皱,又走了一段路,看见路边一处花丛正在盛放,她将右手一直攥着的百合花放到那花丛里,宛如也在那里生机灿烂,她看了一会,几番摆动,把它摆得完美无疵。

    天空上飞着一群归巢的鸟儿,少女迈步走去。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但是。

    这样确切的爱,一生只有一次。

    下午在书店什么都没有发生,除了艾玛买了十几本书。

    叶惟和她就在书店外道别,然后和列夫前去了圣莫尼卡海滩,跟巴德、陈诺、科尔温等人会合,在他去加拿大前的最后这个周六,痛快地玩了一场。

    大家都很不舍得他走,大家可也知道,拍好日光小美女》,追梦联盟才会向世人绽放出自己真正的光芒。

    从圣莫尼卡回到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也许是潜意识,也许真是心血来潮,叶惟骑着自行车往外面晃悠去。

    在附近转了一会,渐渐的就接近“老地方”,他终于骗不了自己,今天不去那里一趟,他今后都无法安然入睡。不过当驶到那个公交站点,他连停车都没有地直接驶过去了,没有任何的身影。

    叶惟似乎漫无目的的往前驶去,却离莉莉的家越来越近,直至突然见到路边一花丛中一朵盛开的百合花,梦醒了般,调转车头驶回去。

    我爱你是因为你是我晚上入睡前最后一个想说话的人。

    不是因为我孤独,也不是因为害怕。

    是因为我想你能做个好梦。

    无论如何,希望你一直会有好梦。

    晚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