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周北美票房

    B月6号-月2号,204年

    ————电影————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

    《借刀杀人》———第l位——-第l周————-18B家——————lI413———3,362l1—-fd6362ll

    《猪头逛大街》—-第9位——第2周————26-家(2)——,444——626971——14,415,32

    《大人物拿破仑》-第2位-第9周———-46家(2——6102——B33I944———14,2437

    《婚期将至》——第2位——-第2周———4家(34)———I6B———36,476(6—---fd68662

    B月14号,距离那断裂之日过去一个月了。

    按照原本的旅游计划,两人应该身处于欧洲周游列国,享受着甜蜜的青春,然后是亚洲,月底再回美国,那该多

    布伦特伍德,日落大道东段居民住宅边的一个公交站点,夏季的午后阳光依然灿烂,树木上的松鼠在径自忙碌,花草的美丽一如当初,有着大海味道的微风也不曾变化。

    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女站在路边,她穿着雪白的及膝连衣裙,脚下一双浅蓝凉鞋,左手提着一个米黄色香奈儿手提包,右手拿着一朵鲜洁的百合花。

    她的长发露额地往后扎起了个马尾,清丽的脸容略施淡妆,两道英气的粗眉,挺拔的鼻子,气质优雅而飒爽。

    而那双清澄的大眼睛,正望着大道对面路口那边,似乎在等待着谁,只是随着时间过去,不时地流转起一丝的怅惘。

    突然这时候,少女隐约听到一把熟悉的叫声从身后传来:“莉莉”想得入神的她惊了惊,立时转身望去……没有人,错觉而已。她看了看左腕上的手表,望向了蓝天,继续等待。

    路过的年轻男生的目光都会被少女吸引去,走很远也回头看看,哪个混蛋让这么个美女等他?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刚从学校那边赶回来。”

    “学校?啊哈,很有趣。”

    少女想着什么,抬起手中的百合花轻轻一嗅,淡淡的清香还在。

    “算了,我们先分开吧,我们都需要空间重新审视一下我们的关系。”

    “一个答案,算了吧,我不喜欢和前女友做朋友,不说了,我还有事情忙。”

    “IA关系第四条,无论是什么原因,一方想结束关系,那么……都要经过三个月冷静期在那三个月里,我们保持一种半结束的状态,不打电话,不联系,一个月见一次,一起玩一天,去以前喜欢玩的地方玩,做以前喜欢做的事。三个月、三次见面后,如果还想结束,那才结束。”

    他还记得吗?

    “再见了,我的挚友,我们九岁十岁时就相识了,曾经一起爬山爬树,学习爱和Ab身心都一起受过伤。”

    布伦特伍德,南格雷特纳格林街,叶家,男生房间里,叶惟一边往行李箱收拾着行李,一边唱着《UONIN-TU-8。

    坐在那边电脑椅的列夫叹了一口气,不像平时那样嘻哈地一起唱,神情有些伤感,说道:“我不太喜欢你这个惊喜,突然要去加拿大做交换生,我们好不容易才终于上高中了啊”

    叶惟把床头柜上一本《花花公子》扔给列夫,继续唱着:“再见了,我的挚友,要离去真的很难,当所有的鸟儿都在天空歌唱时,春天就弥漫在空气中,到处都会有可爱的女孩,想起我,我就会出现在那里。”

    就连最爱的读物,也无法调动列夫的情绪,“惟哥,你和莉莉真的散了?可怜可怜我和康妮吧……”

    叶惟顿了顿,转身走向衣柜,又唱道:“我们曾拥有快乐,拥有乐趣,也曾拥有阳光季节,但我们一起爬山的那些时光已经逝去了。”

    “什么学校来着?”列夫叹息的问道。

    “韦克斯福德艺术学校,一家公立高中。”叶惟终于说话地回答。列夫大惊地道:“公立高中?”

    叶惟打开衣柜,将一些秋冬季衣服拿出来,回答道:“学校已经尽力了,你知道在这个时候、用这么短的时间做一对一的单独交换,还要是艺术学校,真不容易。而且加拿大的公立学校不比私立差,有些还更好,这家高中挺出名的,我有得学了。”

    “好吧。”列夫点点头,看着叶惟把一件件衣服放进箱子,“什么时候回来?返校节回来吗?”

    “我不知道,看看到时的情况。”叶惟耸肩地笑,“伙计,什么时代了,用不着艰难离别,你想的话我们天天视频通话。”

    “虽然你很帅,我也没有那个兴致。”列夫先想到找女孩视频通话才有意思,再想到一个女孩,惊道:“吉娅大师还不知道昨天她打给我,问了我一些学校的事情,她很兴奋和我们一起上学。”

    “所以我还没告诉她。”叶惟竖指作嘘了下,“不然她突然不读了,她爷爷科波拉肯定要找我麻烦。”

    这时候,他的私人手机来了条短信,拿出打开看看。

    “老地方”,少女把百合花放好到路边的灌木从上,拿出手机翻动了起来,没有新短信,什么都没有。

    早已结束了,一个月前的那一天,她亲手结束的,不是吗?

    “你知不知道哪里可以买到《北方之光》?我找不到。”

    艾玛-罗伯茨发来的短信,叶惟顿时扭头问列夫:“你家的书店有《北方之光》卖吗?这书卖断货了?”

    “谁知道。”列夫愕然的摊开双手,又不是他在管理书店,“如果是普通畅销书,我那里肯定有;冷门书和绝版老书不一定有。”

    他突然敲敲大鼻子,拿出手机打给书店,“什么时代了,我问问……爸爸,店里还有《北方之光》卖吗?哦,惟哥,有这书跟卖断货扯不上半点关系,你要十本都有。”

    “OK。”那叶惟明白了,艾玛没话找话而已,不过这本书是他推荐的,对她的购买有一点点责任,就回复道:“你可以去我朋友列夫家的‘爱丽舍书店,找找,这是地址,韦斯特伍德……”

    “你有空来做我的向导么?我想多买几本书。”

    看着这短信,叶惟不由微笑,一边跟列夫说道:“伙计,你家今天要有一笔大收入了。”一边回复道:“你先去吧,到达前15分钟叫我。”他家离列夫家的书店也就十来分钟的车程。

    过了没有半小时,艾玛来短信说差不多到了,叶惟就开车载着列夫来到位于韦斯特伍德的“爱丽舍书店”,已经得知情况的列夫不肯下车,说不碍手碍脚云云,支持他追求新的恋情。

    “嗨VIY你能来真是太好了,我今天很有购书欲,想听听你的意见。”

    书店外面的宁静街道,当看到叶惟下车走来,艾玛高兴地朝他走去,她身着悠闲的T恤和牛仔裤,画了眉、涂了很浅的口红,好像在努力显得成熟一些,但还是那么身形娇小。

    “不只是意见,还有折扣。”叶惟对她微笑示意,带头走进那小书店,从小到今不知来过这里多少次了,简直像自己的另一个窝,进店后,他和账台后的列夫爸爸笑打起招呼,以及养在书店的一只花狸猫伏尔泰。

    而当见到后面的艾玛,伏尔泰一下就跳到她肩膀上去,不怕猫的艾玛逗弄着它。

    “你是来买书还是来买猫?”叶惟喊问道。

    “买书。”艾玛抿嘴一笑。

    “你要的《北方之光》,拿着吧。”叶惟走在距离门口最近的销售书书架前,拿了一本未拆封的新书给她,又问道:“你还想买什么书?”艾玛一时说不上来:“你有什么推荐吗?”

    叶惟想了想,“最近的新书全在这里了,旧书怎么样?冷门书怎么样?冷门但是很有意思。”

    “当然我就是想要那种书。”艾玛忙不迭地点头。

    “跟我过来,我们做个淘书客”叶惟带着她来到书店里面的几排满载书架前,这些全是年份不一的旧书,有些挺珍稀的,列夫爸爸花了工夫才收购回来,价格自然很贵,像这种绝版珍稀旧书,一个月卖几本都能维系下去。

    “欢迎来到图书的宝藏”

    叶惟展开双手地介绍,艾玛笑容甜美,露着酒窝儿,的感叹一声。当下,两人淘了起来,一开始叶惟介绍哪本,艾玛全都喜欢要买,后来五、六本后,她感觉到不像样了,才开始懂得拒绝般,让叶惟好笑。

    “《不法之徒》(an-M,约翰-康奈利写的,侦探惊悚小说,这本不是很旧,去年的书,怎么放到这里来了,你看过没有?”

    “没有,我甚至没听说过。”

    “哈哈,也许你的年纪还不适合看这种书,这就像B级电影。”

    “我不是一个小孩”

    艾玛皱眉地说,叶惟却不在意地笑笑,捧着那本《不法之徒》翻动看起来,她瞪瞪双眼,凑了过去也要看,他却抬高上去不让看,因为身高差距,她还真看不到,只能转到他旁边,踮脚抬头地望去。

    几乎是紧挨着他的身体,突然被他的气息一冲,她才察觉到这点,心中忽有些乱了,眼睛余光偷偷瞥着他。

    “约翰-康奈利的书就是够劲。”叶惟看了中间几页,正说着书,转目看了看艾玛,只见她的脸蛋在发红,目光一碰撞,神情更有点古怪。他看得出,这是怎么了。

    他故意地低头凑过去,凑近她的脸庞,凑近她的嘴唇……

    艾玛呆住了,呼吸骤然变得急促,不由地往后退了一步,但他当即靠近一步,后面是书架,她也不退了,微微地噘起嘴唇。

    啪就在两人要吻上的瞬间,叶惟往后一退,站直身子,用手中的《不法之徒》轻拍了她的头顶一下,露出了捉弄的笑容,“小女孩,别太靠近我,我对于你,太危险了。”

    他把书本扔给她,“这本不错的,推荐给你。”

    “噢……”艾玛手忙脚乱地接住《不法之徒》,看着叶惟转身走去,她悄悄地呼出积聚在胸口的那一股热气,抓紧手中的书。

    时间一点点消逝,距离第一次闲逛约定的4∶6nm也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

    公交站点边,白衣少女的脸庞毫无神气,再一次环顾着周围,眸光翻寻着草丛树木间,但是没有身影。

    他不会来了,他不会来了……没什么先分开一下,没什么IA关系,全都结束了。

    少女又一次眺望对面路口的地平线尽头,一切风平如故,她生涩地一笑,转身往家的北面方向走去,脚步很缓慢,手上把手提包甩来甩去,脚上踢着于净的路面。

    走了一会,她又踩着那些路上的树木荫影,一跳一跳的前行;又跳上路边一户居民的前院围栏的石边上,展着双手小心地走了段,跳下来,继续走,把飘零的一个薯片袋捡起,走到前面不远的垃圾桶扔进去。

    她做了个偷乐的表情,粗眉又渐渐微皱,又走了一段路,看见路边一处花丛正在盛放,她将右手一直攥着的百合花放到那花丛里,宛如也在那里生机灿烂,她看了一会,几番摆动,把它摆得完美无疵。

    天空上飞着一群归巢的鸟儿,少女迈步走去。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但是。

    这样确切的爱,一生只有一次。

    下午在书店什么都没有发生,除了艾玛买了十几本书。

    叶惟和她就在书店外道别,然后和列夫前去了圣莫尼卡海滩,跟巴德、陈诺、科尔温等人会合,在他去加拿大前的最后这个周六,痛快地玩了一场。

    大家都很不舍得他走,大家可也知道,拍好日光小美女》,追梦联盟才会向世人绽放出自己真正的光芒。

    从圣莫尼卡回到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也许是潜意识,也许真是心血来潮,叶惟骑着自行车往外面晃悠去。

    在附近转了一会,渐渐的就接近“老地方”,他终于骗不了自己,今天不去那里一趟,他今后都无法安然入睡。不过当驶到那个公交站点,他连停车都没有地直接驶过去了,没有任何的身影。

    叶惟似乎漫无目的的往前驶去,却离莉莉的家越来越近,直至突然见到路边一花丛中一朵盛开的百合花,梦醒了般,调转车头驶回去。

    我爱你是因为你是我晚上入睡前最后一个想说话的人。

    不是因为我孤独,也不是因为害怕。

    是因为我想你能做个好梦。

    无论如何,希望你一直会有好梦。

    晚安。

第一百八十七章 以后人们只会说我是叶惟    “不,不,不……惟,惟格,VIY不……”

    笔记本电脑屏幕前,布瑞恩神色惊慌地大叫了出声,声音渐渐地降低,露出了苦涩至极的笑容……

    1Tavemadeup--mIudlac1Tea1aaI1vmaea-a

    (对于道歉我已经有了心意,我将永远不会对这件事道歉。)

    看完叶惟的公开声明的最后一句话,众生百态,如果把他们的一个个表情拼凑到一起,那可以称之为“人类表情大全”。

    他们的声音,如同一曲摇滚乐的伴唱,与叶惟从容而爆裂的歌声震荡着这个世界。

    我不在意,就算对抗全世界

    我是个能如自己所愿的大人物

    “他马的,这小子不把我弄得发狂不罢休啊”吉娅大吼一通,响彻了古屋子,吓得大科波拉老夫妇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安格拉诺还没有完全消肿的脸庞上,泛着复杂的表情,尴尬、羞愧、沮丧,第一次那么感到自己不如叶惟,还不是才能的方面,也不是身手,而是……魅力,“我输了,现在,我是输了……”

    “哈哈哈”克里斯汀大笑不已,看着那句“猜猜是谁?”,眼中闪过嗔恨,脸容转瞬冷了下来,“VIY我们走着瞧。”

    “自毁前程,哈哈,我就说他这样的人早晚会自毁前程”刚刚拆了左小腿石膏的洛威特高兴得就要跳舞。

    恨我者,尽恨我吧

    爱我者,我也爱你

    “大伙儿,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地球刚收到了一份来自VIYR”列夫兴奋地通知兄弟朋友们,“惟哥100恢复了”巴德气呼呼的反驳:“不对,这是更强的惟”陈诺惊叫着:“惟的声明正被大量转载等等……雅虎报道了”

    科尔温算是最平静的人,“我一点都不意外,惟就像一个弹簧,越是压他,他就爆发出越大的力量,从来都这样

    “随便吧,我现在浑身发热,惟哥就像一瓶白兰地你喝他,你燃烧”

    有一段时间没有过这种燃烧了,不是因为取得什么酷爆的成就,而是敢于击碎成就带来的枷锁,敢于操翻一切

    那个追梦联盟部落的首领,王者归来。

    “爱他”凯尔茜等影迷粉丝们,认识到了叶惟的另一面,早已有着种种迹象的真实一面,婚礼之神的真人版,Y这个绰号的真正意义,除了很少数人,他们更爱他了,爱他的阳光,爱他的坏

    当现实要击倒你,怎么办?

    别哭着找妈妈,握拳,打它

    艾玛从惊愕到失笑,再激动得脸红耳赤,心头被不知道什么激荡着,“姑妈,你错了,你对他的一切看法,全错了。”

    是不是很好玩?

    这很好玩

    “噢老天……”布瑞恩的苦笑真有点幽怨,也许这就是天才和凡人的分别,他当然不是个由公关团队设计的人,从一开始就是他自己的主意,谁敢设计VIY谁能设计VI?

    手机来电了,莱斯利-达特,他接通,低落的话声显露他暂时失去了思考能力:“我已经看到了……‘漂亮,的回应。”

    “真是一个惊喜,,布瑞恩,哎,我不知道。”莱斯利叹了一声,很难说是生气还是无奈,叹着不由笑了:“从传统公关角度,这肯定是巨大的失败,他的完美形象毁了,一切积极的方面都要受到质疑。

    但这小子是只不受控制的飞鸟,让他做自己或许反而会更好,毕竟他也不是做什么坏事,年轻人的叛逆、才子的狂放,是一种美德。只要他的成就继续跟得上,其实‘叶惟,更有话题性和吸引力。”

    “我也明白,我只是担心,他是个亚裔男生,这样会不会太出格了……”

    “这些我们无法预料,按理说他打破亚裔男生的刻板印象越多,争议就越多,支持者也越多。我想总有这一天的,没想到它来得这么早而已,不过我看惟格能在压力下成长,之前我们总是在轻视他,这一次呢?”

    布瑞恩捏捏额头,莱斯利的话有道理,事情似乎并不是多么糟糕,前提是……布瑞恩苦恼道:“我还有一个更大的担心,接下来会是什么?那小子一旦碰上毒品,一旦沉迷着享乐,他就废了。

    他不像演员不用想电影怎么做,他是制片人和导演他的聪明大脑还管用吗?”

    “我们只能希望还管用了……”莱斯利叹息,没有把握认为叶惟一定不会沉迷享乐,因为他那么年轻,而诱惑那么多。

    是啊,也只能祈祷了。布瑞恩的头痛没有减轻,结束通话后,就要向汉克斯交待一番,但消息真传得见鬼的快,洛威特打来了,好像不停拨号抢进来般,他接通,就听到洛威特很贱的笑声:“布瑞恩,那小子给了你们正面一拳,不是吗?”

    这大概是近几个月来唯一让洛威特高兴的事情了,失去威利斯这张王牌后,他在CAAR勺地位日渐衰落,算不上重要人物了。

    “呵呵呵,当然不是,这可是漂亮的回应,你不知道狂放的才子更招人喜欢?”布瑞恩嘴上可不会泄露失落,高兴的语气。

    “漂亮的回应?哈哈”洛威特笑了几声,满是嘲讽的意味,“我们都知道的,他完了。”

    “只有傻瓜才会那样认为。”布瑞恩自然帮着叶惟说话,心中嘀咕“小子,你狂可以,别忘了攒狂的资本洛威特这些人可等着看我们的笑话。”他又道:“我很忙,就不跟你多说了,你好好养伤。”

    挂了洛威特后,他打给了汉克斯:“汤姆,惟格回应了,在他的博客发了一篇公开声明……”

    “我有收到他的短信……”汉克斯的话声有些紧张,“我还没看,他怎么说的?”

    当布瑞恩讲了个清楚后,汉克斯呆呆的说:“他是个刺头,他是个刺头……他是个刺头”

    是不是很好玩?

    这很好玩

    轰然了叶惟的醉酒打架绯闻事件经过这些天的发酵,再随着这一篇公开声明,轰

    《VIY不骗人》里实在太多料了,媒体们简直报道不过来:叶惟毒舌地否认了自己和克里斯汀-斯图尔特的绯闻、毒舌地调侃了安格拉诺一顿、承认喝酒却毫无悔改的意思,言辞犀利但是永不道歉

    网络媒体占得了报道的先机,第二天,一众纸媒纷纷跟进,《综艺日报》那些娱乐媒体不必多说,《旧金山纪事报》、《纽约时报》等大报也都报道,少不了《洛杉矶时报》,虽然关系密切一样起哄。

    此后几天,海外的传媒也有所报道,像英国的《太阳报》,像中文网络的新浪搜狐等等。

    然后是各种的娱乐周刊杂志,《好莱坞报道者》、《名利场》、《人物》……

    “对于道歉我已经有了心意,我将永远不会对这件事道歉”这句话到处出现,而这些文章的标题什么都有,有的只是报道,有的带有评论,“VIYf绝道歉”、“电影神童宣布自我”、“是天才,也是混蛋”、“VIY正在走向深渊

    一片哗然的媒体和大众,很自然地分为了两派,爱叶惟的人,恨叶惟的人。

    有些人真被气着了,那些被叶惟称为扯淡媒体的人,他们不喜欢这个狂妄小子八卦媒体向来就这样,明星名人越与其较劲,受到照顾越多,被曝光的东西越多,形象越被毁,粉丝们会看到,原来他/她也是个凡人,甚至凡人不如

    而报纸销量、网站流量却在节节上升,八卦媒体是不会输的

    现在叶惟这么大胆,他们当然不会放过,当下无情地嘲笑他的狂妄、嚣张和愚蠢,打上一个个难看难听的标签,“做错事不肯认错”、“被小小成绩冲昏头脑”、“因为年龄而被高估”、“自我炒作绯闻”、“很快就会消失”、“克里斯汀图尔特甩了他,回归安格拉诺的怀抱,他失控打人”、“存在酒驾的可能性”……

    还传起了一个行业流言,汉克斯对叶惟的事情震怒,普雷通准备撤资,6岁少年拿着60万预算的日光小美女》拍不成了。

    这条八卦真的让迈克尔河恩特感到心惊肉跳,难道又来一次即将投拍却突然取消?才刚刚签好意向合同的彼得-赫勒、马克-福利尼奥、肖恩-毛瑞尔等人,都也一惊,空欢喜一场?

    索尔顿律师同样受惊,他可是日光小美女》项目的法律顾问,一个飞跃的行业位置变化

    不过叶惟的短信安抚了他们:“不要轻信流言,没有那回事,投资情况一切良好,电影人们,做好自己的工作吧

    早在风暴爆发之前,叶惟就和汉克斯有过一番电话,汉克斯确实是百感交集,说几句话就叹一口气,好像在说“你不争气啊”

    叶惟向对方摆出了自己的决心:“时间会证明我是怎么一个人,我是个小混蛋,但我不是蠢蛋。汤姆,其实你真不用担心我会自毁,不可能的,你要减少投资额我也理解,你减多少,追梦联盟补上多少,我对自己有信心。”

    但汉克斯没有,他说:“工作方面,只要你把电影拍好,其它我不管你;私人方面,我对你有句忠告,只有照顾好自己,你才能走下去。”

    “是的,我才不会因为路边的一些浮华就不再前进,谢谢你的忠告,等你什么时候听说我沉迷派对,你可以抽我

    “我不喜欢打架……”

    投资没有变化梦工厂、詹姆斯-沙姆斯的新公司“超级机器”全都没有退出,没那么严重。

    在这个行业里坏蛋、恶棍、臭脾气、怪脾气太多了,跟西恩潘这些老牌坏蛋(还越坏越受人喜爱)相比,叶惟只是个在“好莱坞坏小子大道”刚刚上路的新人,不过是未成年喝喝酒、打架、桀骜不逊而已,Tat?

    只要他能拍出好电影,真去吸毒,吸毒吸到死,一样是个传奇,全世界哀悼,因为作品才是最大的权力。

    处于风暴中的VIY没有被吓倒,针对八卦媒体们的种种传言,他又在博客发表了一篇非常简短的文章:

    “看了最近一些八卦媒体的流言,我放心了,我还是个天才。”

    是不是很好玩?

    为了好玩,对抗全世界也没所谓

    “姑妈,你猜错了。”这天,艾玛来到姑妈朱莉娅-罗伯茨的家中,掩不住得意地笑说,说罢抿嘴地笑露出酒窝。

    罗伯茨没说什么,从屋子内步伐缓慢地走到后花园,午后的阳光从天空照洒而下,让她孕味十足的脸庞铺上一层光晕。

    “难道不是吗?”艾玛跟在旁边,不依不饶着这个话题,“你的猜测一句都没有中,一个词都没有中。”

    “好吧好吧……”罗伯茨翻了下白眼,往树荫处的一张木椅子坐下,就像那天的重现,但此时她的神情有着很大不同,似是没好气,似是认栽:“我承认,我对那小子的回应判断错误了。这未必不是他的策略。”

    “什么都被你说了去”艾玛觉得自己才应该翻白眼,骑墙主义者又怎么能理解“我要说我自己的话”,她皱皱眉头的道:“反正VIY不是你说的那种人,我的客串不会改变,而且我认为你应该加盟日光小美女》。”

    “哈哈”罗伯茨不禁笑了,怎么反过来成了艾玛劝她加盟,半说笑半认真:“那小子给你洗脑了?”

    艾玛往另一边椅子坐去,闻言嘲笑似的撇嘴,“跟你说真话,我感觉他现在不再在乎你会不会加盟了。”罗伯茨一怔:“哦?”艾玛继续道:“我可以感觉到的,他跟我说话随意了很多,他不怕惹你不高兴了,真不知你跟他说了什么,艾玛是个小孩?”

    这不好,这可不好罗伯茨的笑容消失不见,她似乎亲手给侄女送到了狼的嘴边……

    “难道你对他就没有些改观吗?”艾玛又问,“在他让你震惊之后,没有改观?”

    “有。”罗伯茨无奈应了声,不可能没有,叶惟变得更加的难以推测,猜不懂看不透,“我更不想你和他一起玩了。”

    艾玛无视后一句话,笑道:“那我就这样跟VIY说,你改观了,你会继续考虑加盟的事情,机会还很大,因为我支持他”

    “那坏小子真给你洗脑了”

    叶惟的二次言论让八卦媒体持续炸锅,人气的逆势飙升也让他的照片和新闻更值钱,狗仔们对他的热情自然也更高,期待着又一宗丑闻,期待着他真正的女朋友现身,或者他和哪个女孩好上。

    这是现在一大热门话题既然他说自己没和斯图尔特在约会,那么是谁?之前和现在都是什么情况?

    网络上还有八卦媒体弄了个“你认为她们谁才是叶惟的女朋友”,把和他有来往的女孩盘点了一番,然后又做了些无根据的猜测和主观的推荐交往,像海顿潘妮蒂尔,而当中三个有图片为证的最可疑,安娜索菲亚-罗伯?吉娅-科波拉?艾玛-罗伯茨?

    还是叶惟撒谎了,其实就是到目前为止不作任何回应的克里斯汀图尔特?

    那份猜测名单完全是打趣扯淡,然而观看者无不触目惊心,粉丝们讨论着哪个女孩和他最登配的同时,也有很多骂声扑向他。

    叶惟没有发表第三次言论,他显然投入到工作里去了,在博客上公布了几张日光小美女》的原画概念图,主角们在道路上推着一辆旧房车向前、“理查德”演讲他的成功法则……全是他的手笔,既大气又精细的画工让人称赞。

    当然就如现在所有的叶惟动态,揶揄声甚至骂声是不会少的,他已经成了一个争议人物,他的公众形象也已经不同了。

    看着叶惟的公开声明,威利斯的法令纹动了动,不知为什么微笑,嘲弄?自嘲?都不是,只是忽然想起当初在公司会议室,叶惟游说他们的时候,对自己的形象的描述。

    “我是个该死的天才坏小子,人们爱他,人们恨他,但你无法不去关注他”

    那时候,布洛赫哈哈地乐笑了起来,像看着个小孩在胡说,“这种形象真的不错,詹姆斯-迪恩和奥逊-威尔斯的结合体?呵呵”

    “我没所谓,但以后人们只会说我是叶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