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布瑞恩工作室的接待室里,叶惟见到了那个古怪的黑人拾荒者乔治,五十多岁的样子,有点络绎白胡,更衬出了沧桑的黝黑。

    “叶先生,你好。”老黑人从沙发起身迎去,今天穿着自己最得体的一套深蓝色休闲西装,陈旧但于净,当看到这位年纪轻轻的大人物,他咧嘴地笑,露出缺了一小块的白门牙。

    “你好。”叶惟与之握握手,微笑问道:“你捡到我什么东西?”

    “在那里。”老黑人指向沙发上的一个小盒子,粗哑的嗓音说道:“昨天我在捡垃圾,看到个很新的纸箱,就打开看看有什么,我看到你的照片我认得你,我在报纸上看过你的新闻,这些东西应该值点钱,我本来想卖给媒体,可是我又不知道那是不是犯罪,我就问人怎么能联系到你,最好让你买回去,有人跟我说联系经纪公司……”

    听着这些,叶惟疑惑地走过去,往纸盒里一看,只见是一个床头相框,两人合影,夏威夷威基基海滩,他和莉莉牵手欢笑……

    他顿时愣住了,脸色在变化,听不清楚对方的话声,良久,才问道:“你是说,你在垃圾场捡到这个相框?”

    “肖勒-坎宁垃圾场,一个大箱子,装满了东西,我只拿来几件,如果你要买回去,我就把它们都卖给你。”老黑人说。

    叶惟沉默地翻了翻盒子,拿起一枚百合花胸针转动了几下,气息渐渐地凌乱粗沉……

    “呼”他瞪目地长呼了口气,做了个怪异的表情,把胸针扔了回去,点点头:“我要买,你开多少钱?”

    “66美元。”老黑人开了一个价格,感觉值这个钱,却见叶惟有些发呆,不知是不是犹豫,他连忙改口道:“406美元?”

    “不,老兄,66美元,我买了。”叶惟说道,“但一件都不能少,这些东西对我……有着些意义。”

    老黑人欣喜的道:“好好,我没有动过那箱子,只是拿了最上面的几件给你看。”

    “那就好。”叶惟往沙发坐下,不去沉浸那份心绪,打量起这位拾荒者,觉得这人不坏,没有直接卖给媒体,开价又低;也不蠢,懂得联系到他;还不懒,太多懒人靠着领食品券过日子了,拾荒者其实都不懒。

    他问道:“乔治,可以说说你的故事吗?”

    “我的故事?”老黑人先一怔,然后兴奋地说了起来,从来没有大人物这么跟他说话。

    乔治-莫里斯五十六了,从小在市中心的贫民区长大,不想混黑帮,又没有文化了,几十年来什么底层职业都做过,侍应、洗车、修车、拾荒……年轻时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没有孩子,没有家人,年前从一家洗衣店失业后,又做起拾荒者,他的家就是他那辆破旧小货车。

    叶惟听完后,又感觉这人挺实诚,没什么吹牛,也不像有什么陋习,道:“我正招聘着一个司机兼私人生活助理,你有兴趣吗?”

    他现在越来越忙了,很多时候不想自己开车,那样在车上也能工作,而且有时候要做点什么真需要助理来提高效率,并不涉及工作方面,像去买份报纸、买个盒饭。他看乔治不错,想给对方一个机会。

    “真的?”老黑人大是惊喜,“一份工作?”叶惟点头道:“是的,先月薪三千怎么样?”老黑人激动地连声应好,突然走运了,又忙道:“那箱东西我不要钱了,全部还给你……”

    “不,那笔钱是你应得的。”叶惟打断他,“没有你捡到,我还是个傻瓜呢。但是现在……”

    他望了望那张合影,“我复活了。”

    那个箱子其实就在停在外面的小货车上,叶惟完完整整的拿到了手,作为一件垃圾,它确实挺新的,居然没什么挤压的痕迹。

    一件垃圾

    布伦特伍德叶家,二楼的男生房间里,叶惟正拿着一个大纸箱,把房间里所有关于莉莉的东西,一件一件地放进去,她送的库克镜头、白玉石……她的照片、一大叠各种贺卡……最后拿过床头柜上的相框,他看了一眼,那是电影节之后在星巴克的合照,坐在椅子上,他搂着她肩膀,她抱着叶惟奖奖杯,都笑得灿烂……

    砰的一声轻响,也被放进了箱内,箱子随即关上,一切都被黑暗淹没。

    叶惟抱着这箱东西来到充当杂物间的阁楼,把它放在角落的那个垃圾场纸箱旁边,用黄胶纸把它们都封好,心中也像封上了什么;再用黑色记号笔,往它们上面分别写上“不能扔的垃圾”,又写上日期“203年ll月264年7月”,还有两个名字“VIYLjC”,然后是墓志铭“坦白说,亲爱的,我他马一点都不在乎”,然后……

    “你在做什么?”叶惟自嘲一笑,扔掉记号笔,起身后退几步,望着那两座墓碑,许久后,右手拍拍自己的左肩膀,道:“欢迎回来,坏小子。”

    他转身离去,走了几步,突然猛地一脚踢向旁边的几箱杂物,嘭的重响他举起了双手,一边走一边喊起来:“喔嗬回归单身了,我也变得更强大了,一定要好好庆祝,哈哈”

    纽约夜景璀璨,已是晚上ll点多,前几天莉莉就来了这座城市旅游散心。

    惟并不知道,因为时差,她现在收到短信都会晚三个小时,只是今天过去洛杉矶的B∶6nm十几分钟了,还没有收到短信。

    莉莉站在酒店套房的阳台,看着五光十色的外面,却是无法不去想为什么,他怎么不再发了?他觉得……算了?

    一想到这点,她不由闭上眼睛,心头在茫然地颤抖,睁开眼睛,打开手机的短信箱,看起了叶惟的中午短信:“奇怪的人,奇怪的事也许我要收获到什么了。”

    得到什么?这是什么意思?

    莉莉想不明白。

    那天,女生房间里,粗眉少女拿着一个大纸箱,扫视着四周,几乎每件东西都可以⊥她想起他。

    她需要暂时把自己放到一个没有叶惟的环境之中,这样才能静下心来,去整理思绪和思考问题,以及为梦想而努力。

    此前已经在屋子里逛了一圈,放了小半箱东西。

    压着那份怅惘和心痛,少女把挂在墙上的那件6号红黑球衣拿下来,放进了箱子,接着一件又一件,他送的每件礼物和每张贺卡,也把之前在英国准备的没来得及送给他的礼物也放进去,还有那张模糊不清的表白纸……

    又放进收集的一叠《洛杉矶时报》VIY说了专栏文章,包括那首情诗。夏威夷旅游的纪念品……床头柜上的相框

    最后,少女走向自己的几个古玩收藏玻璃柜前,在亚历山大娃娃柜子前站了一会,打开柜子,把里面的简-爱娃娃拿出来放入箱子,那娃娃的左手绑着一条断掉的五彩手绳。

    这时候箱子里装得满当当的了,少女用胶纸封好,把箱子放到房间角落,过了一阵却还是不能心静,反而不断地去望它。

    少女只好把箱子有点艰难地抱起来,来到一楼的杂物房,放到一个角落边上。

    她呼了一口气,转身走了几步,又回头望去,仿佛那里面藏着的是她的心,纷乱的心思中,有期待着再度打开它的那一天。

    到时候,自己会是有了答案

    徘徊一会,少女终于离去,好好努力吧

    最近多洛丽丝过得很不好,她是吉尔-塔沃曼家的一名家庭助理,虽然排在玛德琳之后,也为这家人工作半年多了。因为塔沃曼和莉莉的脾气还好,她倒没受什么气,也不做悄悄往游泳池撒尿等诸如此类明星助理常有的缺德报复。

    但自从月中莉莉闹情变,家里的气氛也变了,因为一次小错误,以前不会呵斥的塔沃曼把她骂了一顿,甚至有解雇她的意思。

    多洛丽丝顿时心冷了,早就知道自己和明星名人雇主不是朋友

    她只是个低贱的助理而已,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运气好的话多做些年头才被解雇,然后写一本八卦书,曝些真假参半的内幕,像莉莉曾经和叶惟恋爱过,这是真;他们怎么恋爱、怎么分手就可以编了,越耸人听闻越好卖,也赚得越多。

    还可以当个八卦媒体的线人,只要事情做得漂亮,靠着卖消息也能来钱。

    这就是助理行业,很多明星名人的秘闻丑闻,不管真假都是从“前助理”那出来的。

    以前多洛丽丝没有想过做这些事,然而当这种想法像毒蛇般生了出来,就怎么都压不下去了,被解雇之前,捞些好处

    一个机会随即放到她面前,她看到了,莉莉在收拾屋子里所有关于叶惟的东西,一个大箱子那箱东西可值钱了,现在就能卖个好价格,如果收藏些年头,等莉莉以后成了大明星、那叶惟更加出名,卖上百万美金都可能……她会发达的

    但让多洛丽丝失望的是,莉莉不是要扔掉箱子,而是放进了杂物房。

    不过她还有机会,因为屋子的打扫清洁归她负责,只要把箱子当垃圾一起“清掉”,手法高明些,她就能安全地得到箱子。

    而且谁知道莉莉会不会再碰那箱子,多半过上一段时间就忘记这回事了,只是不知道那时她还是不是这家人的助理,她不能等下去,现在就要拿走。于是没几天后,她制造了假象,偷了箱子回家。

    可是多洛丽丝又害怕了,如果被人发现她其实是蓄意盗窃,被解雇、再也找不到下一份助理工作事小,被起诉要坐牢事大……她知道塔沃曼不是好惹的,越想越怕,又想把箱子放回去……

    然而就在她偷了箱子第二天,还没还回去,塔沃曼竟然发现箱子不见了立即找来她询问。

    多洛丽丝自然抵死不认,心里怕极了,她觉得一承认,塔沃曼就会叫来警察把她抓走,所以咬定一点,不知道什么箱子那箱子也许被当作垃圾扔了,也许被谁偷了,反正不关我的事。

    塔沃曼没有那么容易搞定,话说得很重:“如果真是你偷了箱子,你卖出去,我会有办法追查出来的,你会受到应有的惩罚。你不要怀疑这一点。多洛丽丝,把箱子还给莉莉,你只会丢掉工作、离开这个行业,我们不追究其它责任。”

    “不是我,女士,真不是我。”多洛丽丝依然不认,却知道自己一时贪念闯下大祸,塔沃曼会用什么手段?私家侦探?黑帮?

    还好她够小心,把箱子放到了别的地方,“你不信的话,现在就到我家搜查。”

    塔沃曼和玛德琳一起到她家搜了一番,当然没找到。而掌握着主动的多洛丽丝,已经悄悄叫不太知情的男朋友开车载着那个箱子,把它扔到郊外的肖勒-坎宁垃圾场,落实它是被当成垃圾扔掉……

    难以形容吉尔-塔沃曼有多么愤怒,如果不是莉莉去纽约旅游散心,在机场突然生了什么想法,打电话给她叫她把杂物房一个箱子放回其房间,她还不会发现这件事,家中失窃

    明星名人家被偷东西的事情常有,有被助理亲自偷,也有被助理客串小偷偷,或者就是小偷偷。但在她家真是第一次,最可疑的显然是多洛丽丝。这些助理雇用之初都经人推荐、又经过多番面试和考察的,却还是会有背叛,

    还要发生在这个关头塔沃曼倒想失窃的只是些金银珠宝,而不是莉莉的一箱宝贝……

    从仅有的两个安全监控摄像头中找不到直接证据,所以她只能先第一时间控制住多洛丽丝,再软硬兼施地希望对方醒悟过来。

    但多洛丽丝怎么说都不肯认,可她看得出就是对方偷了箱子,到其家里没找着,来迟了一步,她不会放过多洛丽丝,然而这件事也不适宜闹得被外界知道,那只会对莉莉造成又一次的打击,造成更大的精神困扰。

    现在最重要也最好的是尽快找回箱子,其次是防止箱子被多洛丽丝卖出去。

    另一方面,如果箱子找不回来,怎么跟莉莉交待?

    塔沃曼想来想去,只好假装是为了寻找的问了女儿一番那箱子是什么样的,然后仿造了一个大概重量、封上胶纸的箱子放到她房间的角落,箱内装着的是些木料纸张……

    如果假箱子无法被真箱子替换,那么这个谎言会直至莉莉打开假箱子为止。

    到时会有几种可能,一是莉莉和那混小子和解,二是两人彻底分手,这两种情况,莉莉都不会怎么难过,愤怒和遗憾而已。

    最糟糕的是两人的关系还不清不楚,莉莉就知道了真相,那样她一定非常伤心。

    塔沃曼不会放弃找回箱子,同时为了防止另一种可能,箱子真的被当作垃圾扔掉,她又有雇人去各个垃圾场找拾荒者们打听一下有没有发现,不过假如是这种情况,找回来的希望十分渺茫。

    “哇哦哦”

    夜空之下,叶惟开着换了个面貌的大众轿车,载着老黑人乔治,在洛杉矶的道路上漫无目的地奔驰,车子并没有超速,他不于那种蠢事。他跟老乔治笑道:“老兄,如果这是一辆开篷跑车,你换成一个大胸的火辣美女,那他马的才最爽”

    老乔治乐呵呵地笑露出缺门牙。

    “ecae”叶惟尽情地大喊大叫,粗话从车窗飘出去,回荡在繁华的城市街道中,消逝在来往的车流中,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痛快地喷粗口了,跟莉特莉ItvrILtttaLI扔垃圾)fLI)恋爱之后,粗口一度与他绝缘。

    但现在,我自由了

    想怎么叫就怎么叫,“aeaeaeae”

    叶惟知道自己不是疯了,不是什么因为失恋而发癫,不不不,这只是找回了自我,粗口只是非常非常表面的东西,是心态。

    那个超吊的梦境让他成了个狗屁天才,生活的变化、梦想的追逐让他的心态渐渐有了很多改变,有些是好的,有些真不怎么样,比如像只狐狸般谨慎细微,这本来也没有问题,聪明人都那样,问题在于那些压抑、虚伪和郁闷我不喜欢

    以前每当有这种想法,叶惟就会想想家人,想想那女孩……

    可是现在?去它的他现在怕什么?现在什么都不怕

    《婚期将至》的票房收到36万了,家里的债务已经清零,剩余的盈利也能让家人更好地生活,而且“嗜烂牙医”本来就是高收入人士,没有债务的情况下,家中的财政根本不用他去操心,保证托托能吃上最好的狗粮。

    做明星?叶惟从来就不稀罕做什么明星,之前那么努力推销自己是为了快点还债而已,做明星跟梦想无关,不做明星不能拍电影吗?拍不出好电影吗?不,完全没关系

    泰伦斯-马力克,这个现年有6多的老兄,几乎是从来不在媒体面前露面,签的每份制片、导演等合同都有保护肖像权的规定,别人无法拍他照片,他也拒绝所有媒体采访,简直像个隐士,INDb上只有一张拍于196年的《细细的红线》片场照片

    猜猜怎么着?还是拍了那么多经典

    19/年拍完《天堂之日》,搬到法国隐居了2年,出山一部《细细的红线》拿个7个奥斯卡提名。

    明星们争着和他合作,是他选择明星,不是明星选择他

    这才是大导演,这才是大人物关键不是不露面,是自己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我就要过上,而不是做个感叹着“这就是现实啊”、“成熟点”的可笑普通人。

    做明星?做世俗认为的大人物?哈哈哈我他马一点都不在乎。

    “乔治,人生在世匆匆几十年,你3岁了,只是个拾荒者,但我看你比很多明星还要快乐,因为你是你,不是由一支团队打造成的另一个人,光是这一点就够他们妒忌的了,难怪你不用看心理医生。

    很多时候,我们为了别人的想法和说法,为了一些其实你不需要的东西,去勉强自己不做自己,那样快乐吗?不我想要什么生活呢?暂时还没有完全想好,但我想玩着玩着,我就会知道的了,想玩什么就什么。”

    叶惟开往比弗利山庄那边,突然有了个想法,顿时笑道:“我告诉你什么是玩?今天,按照道理,我应该喝酒不过我只有6岁,法律说我不能喝酒,我不在乎我要喝酒”

    “我记得我10岁之前就经常喝酒了,呵呵,我爸爸是个混蛋。”老乔治露着两排参差不齐的白牙。

    “乔治,改天我带你去我爸爸的牙医诊所,补一补你的门牙,我这人有个强迫症,看不得别人有坏牙。”

    叶惟笑插了句话,又道:“但是玩归玩,我不拿别人的生命开玩笑,我不会酒驾,等会你来开车。”

    驶了一会,也不知道来到哪里的一家便利店外面,找了个停车位泊下,他掏了几百美元给老乔治,说道:“你进去,先买一本《花花公子》,再随你的心意买酒,把这些钱花光为止,给我点惊喜。人生的精彩在于未知,噢耶”

    老乔治一来感激着叶惟,二来这就是他的工作内容,老板说话,他去做。老乔治拿了钱下了车,跑进便利店。

    叶惟挪座到了副驾上面去,双手打鼓般轻拍着车前台,着实是越发兴奋

    他不但找回自我,也找回拍电影的真正乐趣,不再在乎能否邀请到罗伯茨、汉克斯加盟了,不在乎

    电影的好坏并不是由有没有巨星而决定,什么叫独立电影精神?拿部超级B可以拍,拿部P可以拍,一万美元可以拍,十万美元也可以拍,只要想拍电影,总是可以拍的

    更别说他现在有着足足60万的预算,真他马奢侈,要什么巨星?60万都拍不出一部好片的话,他就是全世界第一蠢驴。

    之前那么稀罕巨星,只是陷入了一个自己挖下的心态陷阱,他想给威利斯看看他可以邀请到巨星出演日光小美女》,想给大伙儿、给莉特莉看看,你们爱的VIY多么强大

    现在不是不想,而是想开了,爱来不来,来我也欢迎,不来我也没所谓。

    汉克斯的提携我永远记得,要努力创造好成绩回报他,也要做自己

    “噢宝贝宝贝”心情高昂,叶惟唱起了歌,不久后老乔治满载而归,“哈哈,看来我比‘陶仔,幸福多了。

    他一边拿过久违的最新版《花花公子》翻看起来,一边接过五、六瓶的啤酒、红酒和白酒放到脚边,当即开了瓶啤酒咕咚咕咚地喝起来,啊的感叹一声,“爽乔治,开车”

    “去哪里?”老乔治系好安全带,开动车子问道。

    “开着,开着。”叶惟摆摆手,喝着啤酒,看着外面的夜幕街景,说道:“你看到吗?整个世界,有着一个个的笼牢,越所谓成熟、越所谓成功的人,身上的笼牢越多,没什么了不起的,我玩够了,我已经感觉到了,今晚是那么清晰的感觉到那些笼牢伤害着我的创作力,还伤害着我这个人我的意思是,有些规矩你得去遵守,而有些,你就是应该去操它。

    乔治,这也是日光小美女》剧本故事想说的话,迈克尔河恩特,我,想说这个整天端着架子做人,累不累啊?操。”

    “呵呵呵。”老乔治都不知道叶惟在说什么,开车开得很稳妥。

    忽然这时候,私人手机来了条短信,叶惟拿出看看,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你好,我是迈克尔-安格拉诺,我想跟你谈谈,有关克里斯汀的事情。”他不禁哇喔一声,笑骂起来:“真不可思议,克里斯汀到底关我什么事?”

    他饶有兴趣地按动手机,回复道:“想说什么?说吧。”

第一百八十一章 微妙的平静    一周北美票房

    7月9号-15号,204年

    ————电影————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

    《蜘蛛侠2》—-第l位——-第2周——4,66家(14家)——15,34—6,2484—262,432

    《婚期将至》-第13位——-第7周———2家(93家)—2932——270B34——33,769,UU6

    《大人物拿破仑》-第19位-第6周——14l家(l家)———,36—I03B59B———,464l3

    叶惟和莉莉分手的消息在密友圈不胫而走,震惊了所有关心两人的人们,太可惜了,多好的一对啊

    只是感情这种私事,旁人也只能唏嘘了,而因为两人都没说什么,叶惟有没有背叛莉莉仍然是一个谜,他们有没有复合的可能也都不知道,毕竟情侣之间吵架是平常事。

    两人气过了、然后和好如初是很多人的心愿,像列夫,他正受着牵连,康妮不理他了追求了半个夏天突然成了泡影。但跟惟哥快十年的死党,列夫还是相信他的话,逢人也这么说,惟哥没有做

    陈诺、科尔温和巴德也都信了,却帮不上忙。

    菲尔鼓励着叶惟不要放弃,说“我确定我的女儿爱着你,无论她说了什么,别被她的坚强骗了。”

    叶惟就没有分手的意思,只是满心茫然,搞不懂莉莉的想法,他倾向于莉莉比他更茫然和伤痛,所以他要拿出男生的责任,努力把那些碎片修复回一张完好的CD。

    早午晚发短信、打电话,然而莉莉没有接电话,也没有回短信,像把他拉进了黑名单一般,他能做的只有继续,内心有一个信念,会好的莉莉是个聪明的女孩,她最终一定会相信他,幸福结局

    工作没有因为情变而停下,叶惟让自己更加忙碌起来,要组建剧组,也要邀请主演。

    由于和莉莉闹翻,朱莉娅-罗伯茨那边一片黑暗,他知道罗伯茨肯定厌恶他了,应该都让艾玛不要再和他来往。

    叶惟不能直接打给罗伯茨说什么,还是要在艾玛那打破死局。他组织了又一场狗狗聚会,发了邀请短信给她,在紧张的心情下,收到了艾玛的回复,也总算有了一丝生机,参加

    17号周六这天上午,布伦特伍德,巴林顿狗狗公园,一派悠闲而热闹的气氛,用木围栏围着的开阔草坪上,一只只不同品种的狗狗在快乐地奔跑,主人们有的站在一边笑看,有的跟狗狗玩耍,扔球扔飞盘。

    今天参加聚会的有叶惟和托托,吉娅和奥利,艾玛和吉娃娃崔姬,列夫和金毛狗宝格丹,陈诺和柯基犬阿不思,他没有邀请可能会乱说话的人,要不是怕气氛会沉闷,列夫这大嘴巴也不会来。

    众人碰头后,就解开了狗狗们的绳子,让它们进去草地狂奔,他们跟在后面,一边看着,一边聊天。

    “你还好吧。”艾玛看了左手边的叶惟几眼,没多想地问了句。

    如果她今天来这里被姑妈知道,肯定要挨骂,现在姑妈认为VIY是个花心大萝卜,说话没几句是真的,和他不宜交朋友。真是个控制狂,别人的感情事你又不清楚全部。反正她觉得VIY还好,而且这聚会还有吉娅,也就来了。

    “不怎么样,也可以说很烂。”叶惟自嘲了句,趁机向她解释道:“真的难以置信,我和克里斯汀都能闹绯闻其实我们只是平时偶尔通通短信,那天我在看电影,她短信问我在做什么?我就回说在看电影呢。她问我哪里?我说地标影城。

    我后来才知道她那时候已经情绪失控了,她刚刚和安格拉诺闹分手,结果我碰上去了。她没问我就来到影城,我很惊讶,但见她情绪不好,就安慰了她几句,之后想把她送回去,因为那里挺难打车的,没想到在停车场,她突然吻了我。”

    叶惟无奈地摊手,“我都傻了,大概一两秒,推开她,说不,我对你没意思,你也在惩罚自己而已,这是个错误,停止吧。”

    他撇撇嘴,“就是这样,整件事没那么复杂,克里斯汀失恋了,有一点点发疯,我运气不好撞了上去。”

    这是修饰版说辞,因为真相版很多地方难以解释,修饰后反而更加合乎情理,也没有造成好像他把责任统统推给克里斯汀,她是可以理解的,他也是。虽然事实是另一回事,讽刺的是,人们更容易相信谎言。

    果然这个说辞,大家听了都觉得中听,这时艾玛也明白过来般点点头,“原来是这样,真糟糕。”

    “是啊,莉莉还很生气。”叶惟说着心里一痛,笑了笑:“我们都有些过火了,但是会好的,我想会的。”

    一定要好啊跟在旁边的列夫嘀咕,上帝保佑一定要好啊……

    “噢,祝福你们。”艾玛有点同情的道。

    “谢谢。”叶惟没有多说这话题,想确定罗伯茨的态度,问道:“你姑妈最近怎么样?”心里有着烦扰,说话都没那么灵光,他说了才感觉自己太直接了,正要补救,那边吉娅大师翻翻白眼,“艾玛,他想问你姑妈是不是烦死他了。”

    吉娅大师,矜持点啊叶惟只好自嘲:“是的,我很担心。”

    艾玛呵呵轻笑了声,“不用担心,我会帮你解释。”

    “谢谢你的支持太棒了。”叶惟真心的感谢,近几天来唯一值得高兴的事情,只要有艾玛解释,时间会显现真理,罗伯茨加盟的希望还在。

    “最近你有看什么好书吗?”艾玛问,这事不用多说,姑妈会知道真相的。她想谈点别的,她喜欢看书,虽然认识不久,她知道叶惟比她还要喜欢看书,什么类型和方面都看,怪不得他这么年轻就有个大报上的热门专栏。

    叶惟之所以是书虫,跟列夫这个发小离不开关系,因为列夫家的书店,他总能接触到各类的书籍,因此染上了书瘾。和莉莉恋爱后,也经常和她交流读书,他们的喜好一向非常相同……

    他马上又把那些凌乱收到心底,笑道:“有很多,我强烈推荐你看《四法则》,是《达芬奇密码》的类型,但有自己的风格,它有两条线,一条是悬疑揭秘的,另一条是人物们的爱情和友情等成长的情感,互相交织,写得很棒。

    艾玛顿时双眼一亮,“我在报纸上也看过它的介绍,它是今年目前为止T10的畅销书,看来一定要看看。”

    “绝对要看书虫不可错过的一本好书。”

    狗仔们尝到甜头了,叶惟周末游玩的照片又进入到大众眼球,叶惟和艾玛-罗伯茨约会不过还有其他友人,包括吉娅-科波拉,所以这是朋友们一起玩而已,照片里的叶惟笑得灿烂,时而与艾玛笑谈,时而逗弄狗狗,看上去很开心

    翠丝特和康妮这些莉莉密友看到,难免有些生气,才几天,VIY就跟没事人似的,又一个女孩

    这些心思只能藏着了,现在没人会跟莉莉主动谈起叶惟,主要是因为莉莉多次认真得可怕地说过“你们别管”。

    她似乎真的还好,逛街、游玩、运动、健身……劲头都很高,就像她跟她们说的:“这只会让我变得更强大”

    “过去九个月,我过着梦幻般的恋爱生活,现在梦醒了,也该做点别的了,人生又不是只有恋爱,比如,我还有梦想,最年轻的脱口秀主持人每多过一天,实现梦想的可能就越小,我得努力了。”

    莉莉早已研究过怎么实现,首先要证明自己的才能,第一步成为一个自由撰稿人,然后开专栏她需要提高自己的文才。

    夜幕下,女生房间里灯光通明,没有出去玩,莉莉坐在电脑桌前,双手敲动键盘,写着一篇日志稿件。

    “洛杉矶的夏天炎热少雨,而伦敦……”她敲了一行,摇头地自言自语:“这只是又普通又闷的文字。”按着删除键删了这行,她想着写道:“在伦敦,人们总抱怨下雨太多了,但在洛杉矶,就像没有下雨这回事。”

    她翘嘴微笑,还不错,虽然比起惟的……

    微笑渐去,莉莉呼了一口气,压下那些凌乱,继续写道:“我总想如果两座城市的居民调换,他们又会抱怨什么呢?”

    突然这时候手机来短信的叮咚一声,她一看时间是B∶6nm,惟的短信。最近几天,惟不再打电话来了,而短信还是那么准时,3am、2∶30am、B∶6nm,真像闹钟一样。

    她拿过打开一看:“晚上好,今天过得好吗?我不错,确定了日光小美女》的摄影师肖恩-毛瑞尔,《婚期将至》的老伙计,期待这次新合作我画分镜头去了,随时欢迎你回复我。∶”

    莉莉定睛地看了好一会,放下手机。

    她不能回复,她知道不能,一旦回复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现在微妙的平静就会被打破,而她根本还无法面对和处理这份感情,一想就茫然,说不定又会吵架,没什么好的。

    “惟,我真的需要平静一段时间…”莉莉喃喃,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明白一些东西,“时间,我们都需要时间。

    “为梦想”她鼓劲地叫了声,重新望向电脑屏幕,努力写稿。

    一周北美票房

    7月6号22号,204年

    ————电影————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

    《我,机器人》—-第l位——-第l周——-0家—————I461———B3624——B3624

    《大人物拿破仑》-第17位-第6周——179家(3家)——B074—I446214———,340

    《婚期将至》--第18位-----第B周---—19家(2-家)—I86-----fI2796——3,UU63l

    “莉莉,早上好,开始辛勤的一天”

    “中午好,刚刚吃了十个墨西哥卷饼,还有五碗饭,因为巴德跟我一起他真有些肌肉了,很诡异。”

    “晚上好,今天怎么样?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雇用了《婚期将至》的整个录音部门,是的,包括那个几乎搞砸的话筒操作员德雷-夏里逊,其实只是那一次而已,他们做了漂亮的工作。不过日光小美女》会有很多行车镜头,他们要注意了”

    “哈罗,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该起床了。昨晚梦到你用垃圾网捞打我,我打不过,你真是个女武神。”

    “中午好,今天要在办公室吃盒饭天啊这也叫中餐?原来我一直是个大厨。”

    “新的情况我面试了好几个美术指导,大概过几天就能确定人选,《婚期将至》和日光小美女》的美术风格会很不同,所以不能雇用老伙计了。晚安。”

    最近一段时间,叶惟每天都忙着工作,就算周末也做自己的文案工作,每天继续发短信给莉莉,虽然她不回复,但他想她有看的,有时候坚持就是胜利,他有种预感,八月份的两人旅游会如期继续。

    这一天,发生了一件古怪事,一个黑人拾荒者通过联系CAA公司,说手上有他的一箱东西在垃圾场捡到的,要不他花钱买回去,要不就卖给媒体,那些东西有他和一个女孩的身影,拾荒者也不知道那是谁,就是觉得会值些钱。

    CAAR勺前台不敢轻视,联系到布瑞恩,然后继而联系到他。

    这事太古怪了,也让人好奇,于是就这天下午,叶惟到了布瑞恩的工作室,亲自接见那个拾荒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