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突然之间,叶惟陷入到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让他感觉莫名其妙,这就是明星名人吗?现实的教训丨让他意识到了自己这个新身份,VIY不再只是个普通学生了。

    paaa(狗仔队)这种物种开始出现在他的身边,他甚至半点察觉都没有,就像被躲在暗处的狙击手瞄准,多么荒谬。

    但他没有时间和心情去骂他们,一大堆问题已经降临,首先,莉莉

    他第一时间打给她要解释,说那不是真的,莉莉平静的说等她回到洛杉矶再讲,她肯定很生气,不过他想只要解释清楚就没事的,这个通情达理的女孩了解叶惟是什么人。

    叶惟觉得自己和莉莉早已建立了一种心灵上的连系,别人无从触及,就像一棵参天大树,不会被些小风雨刮倒。

    所以更麻烦的问题是,因为这笔糊涂账,他失去了朱莉娅-罗伯茨的信任

    那天才听了他说“莉莉是我的全部”,转眼闹出这事,罗伯茨怎么想?艾玛又怎么想?

    头痛很难跟她们解释,专门打过去太过唐突;还有那么多朋友……

    叶惟只好以群发短信的方式,发给包括艾玛在内的好友们:“那不是真的,我没有和克里斯汀图尔特在约会,里面有着巨大的误会,朋友们,请相信我,我没有劈腿。”

    他收到了众人声音不一的回复,翠丝特回了个“你烂透了,莉莉很伤心”,康妮也是指责“VIY你真让人失望”,列夫、巴德他们倒是站在他这边,却似乎也不太相信,说什么“理解你”、“无论如何一辈子好朋友”。

    吉娅说“只要你拍好电影,就算你把自由女神,我还是你的助理”,拉莫说“你做得很不体面,但这就是好莱坞明星,新人”,安娜索菲亚说“惟,我相信你不然你早就和我KI6了,顺便说一下,我才是你的第二约会对象

    他最紧张的艾玛,则回复道:“现在最需要解释的人是莉莉,只要你真没有,我会支持你。”

    她的话表明了自己和罗伯茨的观望态度,这让他稍松一口气,等莉莉支持他后,大家都会愿意相信他的,一切也会好起来。

    菲尔已经选择了相信叶惟,一开始老混蛋暴怒不已,几乎要立即飞来洛杉矶揍他,直至他也怒了:“我和你粘在一起几天,你有见过我跟除莉莉之外的哪个女生通电话吗?我这个人做过就一定认,没做过我不会认。”

    “小子,你的脾性我也有些知道了,男人和男人,你的话我会信,但莉莉……她让我们别管,多说几句她连我们都恨上。我已经把《c-ec-e1》告诉了她,她没什么反应小子,我帮不了你。作为一位父亲,我警告你,也恳求你,不要伤害我女儿。”

    而莉莉母亲塔沃曼就冷淡得多,望他处理好这件事,是与不是,都别混蛋下去了。

    这事也惊动了汉克斯那边,大人物们并不是要过问他的私生活,只是他的形象关系着工作上的事。

    布瑞恩、莱斯利,整个团队有着统一态度:注意形象你是个阳光天才少年,不是丑闻小子

    布瑞恩的一番提醒甚至很难听:“你要玩女孩也聪明点,你知道有多少女粉丝想跟你U吗?找她们,戴好避孕套”说了气话,他又劝道:“如果你管不好自己的欲望,你很快就会被成名带来的诱惑毁掉,甚至是死亡,死因是吸毒过量。我不想看到你有那一天。”

    “我没有,我说了我没有。”叶惟只能这么说。

    现在说了也没人信,不过在外界的眼里这不是丑闻,有些粉丝甚至欢呼雀跃,终于知道VIYR勺女朋友是谁了是的,他和克里斯汀成了一对热恋当中的青春小情侣。非常可笑。

    但莱斯利说:“有那些照片,你说你们没在约会只会闹得更大,外界还会说你虚伪,所以这事最好的公关是不作任何回应,只要你和克里斯汀没有继续约会,过上一阵子,你再和其他人约会,大家就会自然地认为你和克里斯汀分手了,这事就过去了。”

    也只能这么办,而因为之前克里斯汀和安格拉诺的约会关系早已进了公众视线,这下安格拉诺脸上很不好看,他的公关团队立即向媒体说两人已经分手一段时间了,安格拉诺没被背叛。

    一切变得纷杂,叶惟不禁感慨,就像《蝴蝶效应》里那样,一个小小的细节就会导致巨大的变化,只是随手回回短信,却其实推倒了一副多米诺骨牌,真该骂自己多手。

    还好爸爸妈妈都信任和支持着他,还有朵朵她一看克里斯汀的照片,就喊说“哥哥才不会喜欢她”

    就在这一片纷乱中,过了一天,14号,莉莉终于回来叶惟太想念她了,尤其出事之后,他需要一个拥抱。

    小女孩的眼睛里,映着远处那一大群狗仔记者的身影,他们手中的摄影器材曝起一片片闪光,她回过头,往妈妈的肩膀躲去,“为什么他们要跟着我们?我不喜欢他们。”

    “莉莉,不用理会他们的。”抱着她的妇人声音温柔。

    “是因为爸爸吗?你们要离婚?”

    “谁告诉你的?”

    “学校里大家都在说……”小女孩皱皱眉,双眼闪烁着泪光,“可以不离婚吗?求你们了”

    “小甜心,一段感情该结束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放手……那对大家都好,没什么是过不去的,我们会去美国,开始新的生活。”

    小女孩扁了扁嘴,并不能理解这些话,只是想,美国没有这些对吗?我向上帝发誓,我不要再像妈妈那样半夜哭泣

    “莉莉”

    下午近四点,酒店房间是目前最适合的见面地,叶惟早已订好洛伊斯圣莫尼卡海滩酒店的一间海湾观景套房,想着和莉莉解释清楚后,送上唱片,然后……也许会发生什么好事。

    看到外面走廊的白衣粗眉少女,叶惟顿时满脸舒坦的笑容,只要看看她,都会那么舒心。

    “快进来。”他一边把她领进房间,一边自嘲道:“真不敢相信发生这种事,我那个该死的绯闻,太扯淡了……”他说着笑了声,但没有笑下去,看得出莉莉不太劲,她的平静不是真的平静,而是一种空洞,像失去了灵魂。

    “很有趣吗?”莉莉忽然问道,“所有这一切,在你看来,很有趣吗?”

    叶惟怔了怔,跟想象中的她无奈地笑、生气地嗔骂,或者热情拥抱完全不同,他也认真起来:“我没觉得有趣,我都快疯了。莉莉,我想你。”他张手要拥抱她,倾诉分别了一个月的思念,她却避了开。

    “解释。”莉莉的双眸像有一道凶光闪过,眼眶像有哭泣的痕迹,声音很冷:“解释啊。”

    “OK,我们坐下再说”叶惟皱皱眉头,已经知道莉莉的心思和自己想的不同。

    两人来到豪华的大厅沙发坐下,海风从观景阳台吹进来,却不能阻止气氛的越发凝结。叶惟看着她,不带半句假话地说道:“我想从头说起,在那个慈善晚会,我认识了克里斯汀图尔特,那时候我有跟你说过。”

    那时莉莉说克里斯汀是她朋友,不过交情一般般,偶尔还会闹不愉快,所以他才对克里斯汀一向没几句好话。

    莉莉没有说话,听着他继续道:“自从《婚期将至》上映之后,她时不时会发短信给我,朋友之间,我不好意思总是不回,但我就算回复她,也是她问什么我回什么,我从来没有越线,你看看。”

    他拿出手机展示着相关短信,莉莉看了看,的确是些简单的交流,只是这些证明不了什么……一些短信可以删掉,通话呢?其它手机?她反而注意到另一个情况,“你没有说过你和她经常通短信。”

    “拜托。”叶惟不想笑,却失笑了,“经常和我通短信的女生多了,包括翠丝特、康妮我根本没把克里斯汀当一回事。”难道要把每一件事都说清楚吗?那什么叫信任?他可没有检查她的手机。

    “翠丝特、康妮没有和你单独去看电影、亲吻、开车,那是我们的车……”

    莉莉的话声骤然高了一下,语腔有点颤抖,呼了一口气,又是平静:“那是我们的车,记得吗?我们的车。”

    “嘿,嘿。”叶惟看到她忍不住显露的怨怒,这才明白事态严重在她那边,这件事是一场可怕的狂风他收起所有的玩世不恭,严肃道:“你先听我说完,那天我又去看电影……”

    当下他把那晚的情况一一说出,没有编加半点,忠实地还原了整个事实,最后道:“接着我把她载到了比弗利山庄那边,让她下车,我就回家去了。第二天,扯淡的绯闻突然出现,就是这样我说完了。”

    一直沉默着的莉莉笑了,苦涩的怪异的微笑,“惟,你明明是个编故事的天才,为什么这次不编一个可以骗倒我的故事?”

    她无力地靠向沙发背,双手抓紧了浅红色的手包,“巧遇……哈哈,洛杉矶无数的影院,你告诉我巧遇。”

    “不是我,是克里斯汀说的巧遇”叶惟急了,挪动身子靠近她,“我认为她是找到我的,但我不确定她怎么找到,应该是跟我看的电影有关,《小可爱》在洛杉矶也就6家影院,她碰巧到了地标影城”

    “巧遇,她主动吻你……”莉莉喃喃,一想起那些图片,身心都在颤抖,“你这个白痴……为什么不编个更好的故事……我不是傻子,我也不是有多聪明,为什么不编个更好的故事……”

    “我没有编故事”叶惟握着她的手,冰冷,毫无回应。

    他只好动用准备好的一个环节,本来以为不需要用上的,拿起手机按动几下,“我现在打给克里斯汀图尔特,她答应了帮忙解释。”那边立即接通了,他也立即道:“嘿,莉莉在我旁边,你跟她说说,你那该死的感觉怎么让我成了个受害者”

    “嗨,莉莉。”

    听到这把声音,莉莉的脸色越发寒冷,依然死寂的沉默。

    克里斯汀说道:“我很对不起,是我任性了,不关惟的事,全部是我搞出来的……我找到了他,我吻他,其它什么都没发生,我,我”她似乎有点哽咽,“我很对不起,我搞砸了,我只是控制不住自己喜欢他……”

    “够了,拜拜。”叶惟见势不对,毫不犹豫地捏断通话,这家伙的语气好像受了很大委屈,跟之前说好的没有半点相同,她在故意混淆视听真是该死……他只能真挚道:“莉莉,相信我,我没有骗你。”

    莉莉的目光终于肯看来,凌厉、坚韧,好像有了个决定,“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不开按钮?我们说好的,为什么你还要骗人?”

    “我真的没有,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叶惟突然生起了点烦躁,“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你不肯相信我?难道你对这事的第一反应就是,我在骗你,背叛你?我在你心里就是这种人?我们恋爱九个月了,你还不了解我?我说不是就不是。”

    这些话,让莉莉的心剧烈地抖动,有那么一瞬间,她全然相信了他,是啊惟是什么人,我还不了解么?他没有骗我……

    接着有了另一个念头,就算他在骗人,就让他骗一次吧?就一次给他一个机会,他跟克里斯汀只是因为我离开太久、无聊玩玩而已,他爱的人只有我……

    旋即对这些想法感到无比的憎恶,几乎呕了出来,白痴妈妈原谅了爸爸一次,结果呢?没什么机会,不同就是不同了。

    不,如果惟没有骗我,那我这是在冤枉他,他一定很难过,相信他?

    可那些图片他没能躲开,他也没有推开,他在吻她,还继续让她上车,说不通啊说不通啊

    莉莉心里被巨大的痛苦和矛盾所淹没,脸上的神情越发冷淡了。

    “我有个主意。”叶惟突然砸了沙发一拳,“我要发表一份公开声明,克里斯汀不是我女朋友,我的女朋友是你

    “这么做有什么意义?”莉莉的思绪被斩断,话声渐渐高了上去:“还有我说了很多遍,我不想在媒体上说我的恋情怎么怎么……我不想”

    叶惟捂捂额头,叹了一口气:“我只是想哄你开心……莉莉,为了你开心,我可以做个被全世界骂的白痴,我只是想你能明白我的感受,那天我被强吻后,我感到好大的负罪感,我甚至想把自己的嘴唇割下来扔掉这是我的感受,我不想跟你争吵,我只想拥抱你……莉莉,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你想我怎么样。”

    “我想杀了你。”她声音很轻,却很认真。

    叶惟突然想起什么,立时兴冲冲的,哈哈,几乎忘记了一个宝贝,很多时候言语说不清楚的话,用歌曲来说

    “菲尔已经告诉过你了对吧,我有一首歌要送给你。”他起身走去正前边的CD播放机,拿起桌上的一张CD向她展示,有些高兴地道:“惊喜莉莉,它是我对你的感受。”他把CD放进机器播放起来。

    莉莉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看着他做这些,心头翻腾着不知什么的滋味。

    很快,豪华音响响起了欢快明朗的歌声,他唱得悦耳而深情,她却听得面无表情。

    叶惟紧张地望着她,期待着她可以相信他,期待着她什么都不说地过来拥抱他……

    “你正成为我的细胞,多么可爱的一个女孩,我会因为你的美丽而死,无药可救,我得死去了,现在开始我要做你的英雄……”

    听到这里,莉莉神情变幻,放下手包,站起身走了过去,却不是感动地拥抱他。叶惟察觉到不对,她按停了播放机,弹出光盘,她拿起了那张CD,双手猛然地把它扳断,又扳断,一边扳一边厉声喊道:“白痴歌曲两个白痴混蛋

    总以为送一首歌,就能什么事情都没有,白痴

    为什么好好的,非要做混蛋事,为什么就不能一直好好的……

    “嘿……嘿”叶惟错愕地大叫出声,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看着她随手一扔,满地的CD碎片,他心中像有什么也被扳断成一块一块,她在做什么?这首歌……她在做什么

    “白痴”莉莉猛地一下把那个CD播放机也推砸到地上,砰的一声,一脚脚地踢去,扭头望了他一眼,眼神是那么凌厉。

    叶惟骤然也是怒火爆发,情不自禁地怒道:“这件事如果说我有犯了什么错误,那就是我当时没有一巴掌抽开斯图尔特,那是我的错吗?突然间,全世界都指责我,就连你也是你一点点都不肯相信我,你有什么毛病为了这张CD,你知不知道我们做了多大努力……你有什么毛病,ECK”

    “那你有什么毛病?”莉莉咬着牙,“吻别的女孩,还是,你操她了……?”

    “难以置信”叶惟大叫了一声,直要抱头,“你有时候真的很莫名其妙”他说罢又有些后,压下怒火,声音有点沙:“我很抱歉……莉莉,你要知道,我怒极了……我的心就像这张CD。”

    “哈哈哈。”莉莉突然笑了,“惟,你真的很搞笑,你的心”那我的心呢?

    叶惟立时又忍不住,失笑的道:“看看你,我一直好声好气跟你说话,而你一直咬定我就是劈腿了。你总是喜欢这样,只相信你自己的判断,而我一向都尊重你,你说不做男女朋友,我尊重你,你说不能U我尊重你为什么

    因为我生怕你受到那么一点点伤害,别人叫我VI我早就不再是VIY了,我是LIY我全部都是你的,但就算是这样,你都不肯在感情上相信我莉莉,这才是问题所在”

    莉莉浑身都在颤抖,叶惟说不下去了,上前要拥抱她,“我爱你,我爱你……”

    她又避了开,脚步沉沉地走向沙发那边,一边拿起手包,一边竭力平静的道:“你这些话挺好听,所以……算了,我们先分开吧,我们都需要空间重新审视一下我们的关系。”

    叶惟噗通笑了,感到自己很可笑,说了那么多,他把自己的心都掏出来了,她还是不为所动

    他靠着背后的长桌,看着她准备离去的样子,忽然明白了一点,“你早就决定了,你在英国的时候就决定好了,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相信我,一开始想的就是分手,哇喔莉莉-柯林斯,你真厉害该死的厉害”

    一想到这点,顿时怒火冲天,说分手就分手,她把这段感情看作是什么?把他看作什么?

    哈哈他不是第一次分手了,那些所谓的前女友多少都会表现出留恋,可是她

    噢耶,那可是莉莉-柯林斯,摇滚巨星的女儿,分手在她眼里算什么,噢耶

    他越笑越好笑,气急攻心之下,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涌了上来,难道一切只是他自作多情吗?什么心灵连系,什么玩意,只是他想多了吗?好吧,莉莉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她爱的只是自己……

    不,惟,别气疯了,跟个女孩子吵闹做什么,女孩子的心思还不就是口是心非,莉莉很伤心安慰她。

    “对不起,莉莉。”叶惟又作道歉,鼓起劲地走向她,“我不知道现在是怎么了,告诉我你的想法,告诉我你真实的想法,好吗?”

    “我的想法?”僵在那里的莉莉笑了笑,心痛欲裂,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的想法就是,你说得对,我在英国就决定好了……我从来没想过我们会永远,我觉得所谓爱情……只是一时半刻的彼此消费而已,前一天你还可以爱得神魂颠倒,第二天你就可以完全不同……之前我真的很开心,但现在,不同了,惟,不管你有没有做,我不怪你……我早就知道会这样……”

    “你什么都不知道。”叶惟深呼吸,你知道我一直都想着我们的未来会是生儿育女,组建一个幸福家庭吗?你知道什么

    他忽然感到她有点陌生,这种感觉让他茫然,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完全不知道

    莉莉的双目湿润,强忍着打转的泪水,继续道:“惟,谢谢你,你让我变得更强大了,我更懂得怎么在这个混账的世界开心地活下去了,那就是……不要在乎太多的白痴事情。”

    “所以,就算是分手,我们永远不再在一起了,你也不在乎?”叶惟问道。

    “不同了……”

    “你不在乎?”叶惟又问道,笑道:“我们一起笑,一起伤心,我们一起追逐梦想,我们一起面对这个世界,我在乎而你不在乎?”

    又有那么一瞬间,莉莉全然相信了他,泪水忍不住地流出,然而那些图片又汹涌眼前,那张可笑的表白纸……她哽咽的道:“我不在乎。”

    “OK…好吧。”叶惟呼了一口气,她很伤心,她也很混蛋。他叹道:“莉莉,如果你说的不是真心真意的话,那你听听我的想法,我在乎,我真的在乎,我没有骗你,我在乎你……”

    “惟,我得走了,你总是很会说话,就这样吧……我得走了。”

    莉莉待不下去了,这里就像地狱一样,她做不到,她知道自己做不到,就算现在说相信他,她还是会怀疑下去……只是继续闹,继续闹,闹得全世界都知道……而且再在这里待下去,也许她又会往极端的方向去想,脑海里已经隐现着和他一起死去的画面,她得走了……

    看着她加快脚步地离去,继而彻底地离开了套房,叶惟才有些无力地坐到沙发上,望着天花板,满心茫然,又叹了一口气。

    音乐电台的声音在道路上很多车辆的车内响着:“你是否也尝过失恋的滋味?和前任不经意的相遇,又是什么心情?接着这首歌是菲尔-柯林斯的《1Mta1uhnBatu》

    “你知道我从来不想再遇上你

    我只是个恰好路过的朋友

    长期以来我一直躲避着你

    我开始疑问自己为什么?

    现在我,我只希望下一场雨,落在我身上

    是的,我希望现在就开始下雨,落在我身上

    你说过你的生命里不需要我

    我想你是对的

    而我从来不想给你带来任何痛苦

    但看上去我又一次伤害你了

    现在我,我只希望下一场雨,落在我身上

    落到我身上,我身上

    虽然你的伤痛已经消失,我的那一份却还在,纠缠心底

    而且我知道,它夜夜地吞噬著我

    我只能等待着你的示意

    只因为我知道,我知道我从来不想给你带来任何痛苦

    而我明白我让你失望

    但在我的内心深处

    我知道我永远无法再紧抱你一次

    现在我,我只希望下一场雨,落在我身上”

    走在圣莫尼卡沙滩边上的少女,不断地抹着汹涌的泪水,望着辽阔的大海,她一步步走去,把手包扔进了大海,转身离去。

第一百八十章 我就知道    洛杉矶,西湖录音室。

    经过一个周末兼周一的奋战,在菲尔-柯林斯的指导下,叶惟先是写好了歌词,然后艰难地作了曲,前者他还有些天赋,后者就几乎完全不行了,不过“能力越小责任越小”,旋律简单没所谓,像菲尔说的“不是噪音就差不多了”

    接着菲尔帮忙编曲,然后是正式的录音。

    之前他给《婚期将至》录制旁白和配音音轨,就接触过专业录音了,但不是唱歌他真是献了丑,幸好菲尔因为听不下去还是传了些功力,他也有音乐基础,而且有着一个强大的专业班底,让他好听的声音更加于净而有磁性,这算是他在音乐方面唯一的先天优势。

    地狱式的努力下,叶惟终于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首专业歌曲《c6cee1》

    Yu6ce-c11既是歌名也是歌词的记忆点,11是一个有趣的词,它既是细胞的意思,正好合乎歌词的主题,我中了一种叫“你”的病毒,被入侵到了全身细胞;它又有墓穴的意思,也合乎主题,你是坏小子的墓穴,遇到你就没撒了。

    你正成为我的细胞,你将是我的坟墓

    “Yu6cee1(你正成为我的细胞)

    H181rI,111e6caerceattfu1(多么可爱的一个女孩,我会因为你的美丽而死)

    Nce11(无药可救,我得死去了)

    N--ercr(现在开始我要做你的英雄)

    ……”

    年少的深情歌声响彻着录音室,噢噢的喊声不再鬼哭狼嚎,却很是悦耳,专业的录音室作品水平。

    两把高兴的哈哈笑声相继响了起来,叶惟和菲尔击了一下手掌,又是一阵大笑,想想莉莉听到《c6cee1》感动高兴的样子,他们就乐坏

    “我的经纪人布瑞恩一直盼着我做一首歌曲出来,让大家听听我的音乐才华,终于完成任务”

    “这首可以,其实你也不是那么笨,不比那些迪斯尼孩子差。”

    “还不是因为你教得好。”

    “哈哈哈”

    “不过我这首单曲的第一个听众,只能是你女儿,莉莉-柯林斯哈哈哈”

    2号晚上,叶惟送别了回去英国的菲尔,相处了几天时间,两人谈创作、谈莉莉、谈各方面,出乎意料的投缘合拍,也成了忘年交,有空再一起玩,有机会就进行电影原创歌曲方面的合作。

    距离莉莉回来还有几天,叶惟一边热切期盼,一边积极做着日光小美女》的筹备工作。

    这次的剧组会是一般规模的好莱坞剧组,该有的都有,却不失简约:

    金字塔顶是“监制”,制片组的老大,监督着所有其他制片人,加里-高兹曼、汤姆-汉克斯。

    制片组有一众制片人,叶惟、彼得-赫勒、马克-福利尼奥,负责管理电影的前期、拍摄期和后期等全程的制作,处理商业交易以及保障制片资金。制片人直接管辖编剧,还有制片主任。

    ·而制片主任负责安排拍摄日程和满足拍摄需求,→副导演(处理文案,协调剧组,管理片场)→制片助理

    当然还有导演,片场的上帝,指导演员表演,影片创作方面做决定的人,叶惟。

    导演要管的就多了,分为几大部门:

    造型部门:化妆师、发型师、服装设计师,三个不同的小组

    美工部门:美术指导/艺术指导(老大,设计剧本场景的真实环境,也管理造型、摄影、表演等整体的视觉风格)、道具师、布景师、外景勘景员、场景搭建员

    摄影部门:摄影导演(中间人,为画面、灯光效果和摄影机角度负责)→图片摄影师,→摄影师(老大)→第一摄影助理→第二摄影助理

    电力照明部门:灯光师、照明领班、电工技师

    录音部门:录音师、混音师、话筒操作员

    场务部门:场务组长、场务领班、场务工、摄影设备操作员

    另外导演还管着选角导演(寻找演员人选和负责临时演员)、场记。

    这些并不包括后期制作的各大部门,保险、运输、取得外景拍摄许可权等制片事务,也不要忘了各种的助理。

    在这种规模的专业剧组只当导演的话,叶惟确实可以在片场睡大觉地完成拍摄,但他一开始就要兼任摄影导演,在他看来,把指导演员、镜头拍摄和各种决定都做好了,才算是一个电影导演。

    搭建剧组就是为各个职位找到适合的人员,然后分拆剧本,开始进一步的筹备工作,像美工方面的各种设计、选定拍摄地,像制片主任要做好精确到每一天具体钟数的拍摄计划,场务组要安排好相应的器材设备,导演组要选好演员

    专业剧组就像一台精密的机器,各方分工合作,导演盯着众人,制片人盯着导演,监督又盯着制片人,投资方又盯着监督。

    打从决定了起用赫勒,叶惟的目光也看向了《婚期将至》的整个班底,可以继续合作的继续合作,尤其是那些非创作部门。

    而创作部门则要经过新的考察,毕竟有些人的确能力不足,有些脾气不怎么好,有些则是风格不适合,强要和他们合作只是害了影片,但所有人都得到机会,就看能不能抓住了。

    像肖恩-毛瑞尔,叶惟喜欢和他一起工作,他的摄影技术也不错,也就不错,所以叶惟没有不经考虑。

    毛瑞尔正在努力证明自己的能力,他得到了几页日光小美女》的剧本和一份导演阐述,要写一份摄影阐述和拍摄一些该风格的镜头给叶惟看;其余人也各有努力,全都需要时间完成。

    13号晚上,工作一天后,叶惟又来到地标影城看电影,看电影也属于工作的一部分

    没有选择大规模上映的新片《亚瑟王》和《王牌播音员》,而是选了一部音乐传记片《小可爱》,他现在可也是个歌手。

    影厅里,叶惟刚往观众席中间一排的位子坐下,手机来短信了,几乎每一天都会在晚上7点收到的克里斯汀的短信“你在做什么?”,不回吧不好意思,回吧跟她又没什么好说。

    还是随手回复:“在看电影,《小可爱》,开场了,不说了。”

    放好手机,叶惟专心地观赏大银幕上的故事,周围的观众们坐了一小半,都十分安静。

    这部歌舞电影片长26分钟,拍得还行,叶惟和众人都看得投入,不知不觉就看了快一个小时,他忽然听到旁边“嗨,VIY”的打招呼声,有人中途入座坐到旁边,他惊疑地转头一看,顿时吓了跳

    “你”他不禁惊声,昏暗的光线中是一张没什么表情的长发少女脸庞,克里斯汀图尔特。

    感觉就像她从手机里钻了出来,她怎么在这里?他明明没说自己在哪里啊,从来没说过。

    “真巧,我来这看电影,你不是说在看《小可爱》吗,我就进来看看,没想到你就在这里。”克里斯汀微微翘起了嘴角。

    “哦?”叶惟有些不相信,还感到一股怪异,失笑的道:“我看不是巧遇,你找到了我。”

    “怎么找?”克里斯汀望向了大银幕,靠向座椅背,心里知道其实自己就是找到的,因为每天的询问,她发现他每个周末必定会去看一次电影,有时不是周末也会看,今天周二又看了。

    哪家电影院呢?总是去一家,还是去不同的地方?

    她今晚突然对此很好奇,如果VIY每次看的是《蜘蛛侠2》那种几千家上映影院的大片,很难得到答案;但他不是,不像那些平庸普通的年轻人,他更喜欢看文艺片和小众CHLT片,而这些影片的上映影院数都很少。

    上网一查,那周的《大人物拿破仑》18家,《日落之前》2家,《小可爱》4家,而其中位于洛杉矶的也就四、五家,把几部影片综合起来,答案就出来了,兰乔公园区皮科大道,地标影城。

    于是她打车过来一看,还真的找到了叶惟。

    “我不知道。”叶惟耸耸肩,“也许你是一个E1秘密探员,通过手机信号定位找到的吧。”

    克里斯汀被逗乐的笑了声,“你真有趣。”

    “别说话了,看电影。”叶惟不管她了,不在乎,继续专心地观看影片。前后排刚要让他们安静的观众们都收回了话。

    克里斯汀没有说话,看他的时间却比看银幕多,越看越发心动,那股有了很久的感觉越发强烈,这人太有意思了,太酷……

    “嘿,这里不是《VIY看电影》的影厅,你走错了。”被她诡异的眸光看着,叶惟不得不出声,“而且你还没买门票。”

    “我感觉到一种需要……”她的眼睛一眨不眨,话声轻轻。叶惟皱眉道:“速度的需要?”说罢忍着笑意。

    “1vccdlTecac”是《壮志凌云》里汤姆-克鲁斯的经典台词。

    克里斯汀立时又笑了,身子似乎向他靠近了一点,“迈克尔-安格拉诺,他从来不懂得这么说话。”

    叶惟回了声OK,看着银幕的影像,心中说的是“关我什么事”。她又靠近一点,脸庞凑得更近,“我和他已经分手了,因为他很没意思。”叶惟继续回了声OK,心里说的还是“关我什么事”。

    “还有另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她微笑中的灼热驱散着慵懒,“我喜欢了另一个男生,他让我明白真正的心动

    “OK”叶惟又应了声,突然回过了神,好笑地看看她,不是指我吧?

    少女的身躯都要贴到他身上了,显然就是,他连忙避开了一些,认真了起来:“女孩,一,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你的朋友莉莉;二,我对你毫无兴趣;三,如果有什么误会,那真不是我的本意,抱歉了。”

    “我没说那男生是你。”克里斯汀说道,神情没什么变化,眼眸还在看着他。

    “那就好。”叶惟点点头,是不是都没所谓,她明白不可能就行。

    “不好意思,你们能安静点吗?”终于有一位后排观众不满地抗议,叶惟回头道歉了声,对她道:“听到没有?

    接下来克里斯汀都很安静,直至《小可爱》播完了,观众散场,她跟着叶惟一起离开放映厅和售票大厅,见他疑惑看来,她才道:“我也要走了,我们顺路。”

    两人出了影城,夜空下的街道灯光绚烂,车道上来往的车辆打出一道道光芒,照亮他们的脸。

    “就这样喽,拜拜。”叶惟跟她道别了声就走向停车场的方向,但她还是跟在旁边,他终于感到些无奈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恶作剧什么的,我不想跟你调情,一点都不想”

    “那你为什么要回我短信?”克里斯汀不生气地笑问。

    “因为我们是朋友”叶惟一瞪眼睛,快要无语的道:“最初你是莉莉的朋友,然后我们也成了朋友,而且我回你短信有多说过什么吗?噢见鬼,你这都能误会,从哪个时代坐时光机来的?”他不想多说了,加快脚步走人。

    “我没有误会。”克里斯汀也加快脚步跟着,笑道:“你真是个好男孩,我发现我更喜欢你了。”

    她一边紧跟,一边道:“我知道你和莉莉在恋爱,但这件事不关她的事,不关其他任何人的事,这是你和我的事。我这个人跟着感觉走,我现在的感觉就是……叶惟,我要你不是喜欢你,不是爱你,是要你”

    一个女孩子这么跟一个男生说,恐怕没有男孩会把她骂开,大部分都会心跳加快,无关情感和理智,只是荷尔蒙

    叶惟并没什么反应,只觉得眼前的状况很搞笑,“伙计,你还真是自我,不好意思,我对你没有那种感觉。”

    说话之间,两人来到了宽阔的停车场,继而走向一辆大众轿车。

    “这一刻,也许你没有感觉,但是……”就当叶惟站定要开车门,克里斯汀突然上前抱住猝不及防的他,青春的身体贴着他,踮起脚一下吻向他的嘴唇,狂热地吻了起来。

    见鬼嘴唇几乎是被她咬住,叶惟心头又生气又无奈又哭笑不得,跟女生约会多年,却第一次遇到这种想怎么就怎么得如此于脆的女生,没有兴趣

    总不能来个过肩摔,当然也不能让她吻下去,他先是躲避开她的热吻,再双手抓住她的两边肩膀把她推开,严肃道:“够了,我还是没有感觉,只有负罪感,我都不知道怎么告诉莉莉,笑话?算了吧。”

    “为什么要告诉她?”克里斯汀却吻得过瘾,脸容上多了一层激动的红晕,“我要你,吻我你吻了就会有感觉的。”

    “去你的。”叶惟开始有些怒,打开车门就要坐进去,“再跟你说一遍,我对你没兴趣今晚的事情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没有其他人知道,我相信你的所谓感觉也只是一时冲动,等你冲动过了,大家还能做朋友。”

    “爱情都是从一时冲动开始。”克里斯汀径自坐进了车内,从驾驶座挪到副驾座上。

    “嘿下车”叶惟愕然的叫道。克里斯汀却不肯:“这里很难打车的,你载我一程吧,朋友。”叶惟举了举双掌,真有股打人的冲动,最后呼了一口气,坐进去关上车门,系安全带,打火,开音乐,踩油门,转动方向盘……

    与此同时,克里斯汀扫视着车内的布置,到处是莉莉,合影、单人照,还有她的字条,她的绘画……

    莉莉,你只是好运而已,你不会一直好运的,因为我加入了。

    英国,伦敦奇西克,正是13号的下午-点多,柯林斯家族古屋。

    自从有了新心态,莉莉就像活在一首欢快的情歌中,还有两天就回洛杉矶了,表白行动还没有拿定方案。

    她想了很多的方案,上回那么混蛋的拒绝了惟,怎么也得给他一个巨大惊喜弥补遗憾,不过想来想去,她又觉得“重现当天”反而最有心意,什么都不变,就是换了她拿着一朵玫瑰花表白。

    “不,还是百合花好”

    此时古屋的一个古雅的女生房间里,莉莉正坐在书桌前写着表白语,想着抿嘴一笑,送百合花就像把自己送给他一样

    她忽然又想开去,他们第一次正式约会也是在圣莫尼卡海滩,想起那天的情景,她不由连连地笑出声,那时候她和惟都还生涩,他很卖力地表现,说着各种俏皮话,很有趣……

    算算日子,和惟恋爱都有大半年了,是快9个月

    “真好。”莉莉又想了遍自己的目标,回去就确定男女朋友关系,八月份旅游的时候要和他完成第一次……涌起夏威夷的回忆,她顿时又笑了,情意也犹如泉涌,往纸上写起一句句表白语。

    忽然这时,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过一看,翠丝特打来的,接通笑道:“翠丝特,早上好。”

    “莉莉你还好吗?”翠丝特的语气很担心和慌乱,很不对劲。

    “我很好啊”莉莉听得疑惑,“怎么了?”

    “你还不知道……”翠丝特忍不住的叹息。莉莉皱起英眉:“知道什么?”翠丝特深呼吸了几下,仍然话语艰难:“你不要激动,答应我,你听了不要激动,我们还不知道真相是什么。”

    莉莉一边往纸上又写下一句“你让我不再害怕”,一边问道:“你在说什么?”

    “关于惟的……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刚才我看到新闻……他,他和克里斯汀图尔特,他们昨晚约会了,看电影,还亲吻……噢,莉莉,唉……”

    “你在开玩笑。”莉莉的脸色和声音都没有任何变化,“你在开玩笑对吧?”

    “我不知道,也许事情不是我们看到的那样……我不占着你的电话线了,惟肯定会打给你解释的,有什么事、想说什么都打给我,我永远支持你。”

    结束通话后,莉莉的右手肘撑着桌面,手掌托着自己的脑袋,望着那张写得密密麻麻的纸,“翠丝特疯了,一定是……”

    过了半晌,她打开了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上网,搜索起了什么,点进了一条娱乐新闻“叶惟和克里斯汀图尔特约会”,一张张图片打开了,两人从电影院走出来,走到停车场,两人接吻,上车,开走……

    “哈,我就知道……”

    那一声自嘲,那一张脸庞,那一双明眸,都出奇的平静。

    “我就知道,但是为什么…他明明可以先跟我开按钮,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她的嘴巴突然颤抖起来,一下子满脸通红,双眸如同破碎的浪花,一颗心已经不知所踪,大滴大滴的眼泪落下…

    相信个鬼,未来个鬼,爱情个鬼……混蛋,都是混蛋……

    手机又响了起来,伏在书桌上无声哭泣的莉莉没有动弹,任其响了好一阵,断了又响,她才无力的拿起看看,是妈妈。

    “莉莉”刚一接通,就是急切关心的声音:“莉莉?你在听吗,你还好吗,莉莉?”

    “妈妈,我知道了,我没事,这件事不用你们管,别管我和惟的事情……”话声哽咽而沙哑,泪水打湿了那张纸,模糊了那一行行铅笔字,“我今天就回去洛杉矶,我会听他解释的,我会的……我只是不明白一些事情而已……”

    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这样……

    如果他没有好的解释,我不会算了,我会杀了他,然后杀了自己。

Comments are closed.